校园之绝恋-第9部分_校园之绝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校园之绝恋-第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校园之绝恋-第9部分
校园之绝恋-第9部分您决定辞职,其实是为了我。” 文俊的眼里也掠过一丝惊讶,他看了看大家,又舔了舔嘴唇,接着自己的话叙述.第二十六章 章老师的死因(三)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的上午,我早早就来到了学校。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不希望章老师辞职,但却想不出办法。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发现章老师正在给茉莉浇水。他浇得那样专注,似乎全部的生命和意志,都集中在浇水这一件事上。我突然发现,章老师的穿着与往常不同,他穿了一件暗红色的衬衫,和一条深蓝的牛仔裤,戴着一副茶褐色的墨镜……” “啊——”柳笛颤抖地低喊了一声,心脏猛的紧缩起来。她模糊地,几乎是自言自语地问着,“他为什么要穿这一身衣服?” “是啊,我也不明白,”文俊老老实实地说,“已经是深秋了,天气这么冷,他只穿一件衬衫,怎么能受得了?可是,章老师似乎没有意识到天有多冷,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盆茉莉上。我不忍心打搅他,直到他浇完了花,回过头来,我才叫了一声:‘章老师。’ “‘哦,文俊,你来了。’他说。他的面容平静安详,甚至带着一点难得的温柔。‘你来看一看,这盆茉莉怎么样了?’他指着窗台那盆重新栽过的茉莉。茉莉已经恢复了一些生机,但叶子还有些发蔫。我如实告诉他:‘活下去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只要不再遭受破坏,它会长得很好。’章老师似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我走了,就不会连累它遭受摧残了。’” 柳笛心里一惊,这句话竟笼罩着那样不祥的色彩。难道,它在预示着什么吗? “我听到这个‘走’字,感到眼睛发酸。我突然明白了,我们实在是离不开章老师。他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是别人无法取代的。人,都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失去的东西有多宝贵!我冲动地喊了起来:‘章老师,我不想离开您!’章老师的脸上,闪电般地掠过一丝感动,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他静静地对我说:‘咱们批作文吧!’ “我们开始批作文。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用这样奇特的方式来批作文,对于这项‘苦差’,以前我觉得如坐针毡,现在却有一丝留恋。章老师一如平日那样严肃地,一丝不苟地批阅着每一本作文,即使已经辞职,他也在认真履行着教师最后的职责。然后,我读到了纤纤的作文。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一种想把她的作文本撕碎的冲动。可是,她这次作文却写得很好。她写的是五年前春节前一天的晚上,咱们市的那次特大火灾的事……” “啊——”其余三个人同时惊叫起来。 “是的,她写的就是那次火灾。那时,她正在奶奶家吃饭,而奶奶家就在失火的那幢楼房里。在那次火灾中,她的爷爷奶奶都被烧死了,而她则踩着一名大哥哥的肩膀,从一幢快要倒塌的墙的窗户上跳出来,幸免遇难。可是她刚跳出来,那堵墙就轰然坍塌了。后来,她没有找到挽救她性命的大哥哥,可是她说,她永远忘不了大哥哥在火光中那双明亮的眼睛。真的,她的文章写得很感人,连章老师都有些动容了。他抬起了头,身子向前探着,仿佛听得入了神。在我朗读的整个过程中,他竟没有打断一次。然后,他第一次问起了文章的作者。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纤纤的名字。他似乎吃了一惊,沉默了一会,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然后,他给文章打了98分。这,是这次作文的最高分。 “说实话,章老师的这个举动震动了我。事实上,这两天,章老师总是使我震动。我觉得他有一些属于精神上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感染着我,使我对他的看法发生了很大转变。我不能说喜欢他,但最起码可以做到敬重他了。”他深深凝视了柳笛一眼,恳切地说,“柳笛,你说得对,章老师不会去伤害别人,他居然脸报复都不愿意去做。” “谢谢你对他的评价,”柳笛轻微地点了点头,“你能说出这样的评价,也配去做章老师的科代表了。” 文俊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仓促地,他接着往下叙述: “批完了作文,我又帮章老师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是由他口述,我笔录的。报告上只有两句话:‘因体罚学生,我请求辞职。’短短十个字,竟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写完后,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让我把它送到校长室。我第一次看到章老师写字。我发现他虽然看不见,但字写得很洒脱,很漂亮。高校长就在校长室。他接过报告,什么也没说,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了办公室,章老师已经准备回家了。我们一起下了楼,他依然不用我搀扶,走得很稳健,很从容。走到校门口,他突然对我说:‘文俊,谢谢你这两个月来对我的帮助。’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烧,心中惭愧极了。每次中午批作文,我都是带着一肚子的诅咒和怨气,现在想起来。突然觉得那么后悔。章老师向我挥了挥手,就在这时,我惊讶地看到,他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那微笑,就像从满天的乌云中透出来的一丝阳光,那样温暖而明亮。我不禁呆住了,痴痴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一片苍茫而冷峻的秋色中。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时后,他真的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失了……” 文俊说到最后,声音竟哽住了,眼里闪动着泪花。柳笛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她一动不动地坐着,像一个石膏雕像。苏老师的双手轻微地颤抖着,似乎在竭力抑制着又一次袭来的痛楚。高校长面色沉重,他环视了一下整个屋子,就在一片静默之中开口了: “是的,车祸在一个小时之后发生的,就发生在他等车的车站上。据说是他听错了声音,走下了人行道,正好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撞倒。我接到通知的时候,他已经被送往医院了。我赶到医院,他还剩最后一口气,似乎就是为了等着我,他才拼命维持着这口气。他只留下了三句遗言:第一,不追究肇事者的一切责任,用自己的工资和保险金支付医疗和丧葬费用;第二,委托苏文教授把他的骨灰撒入大海;第三,他所有的藏书,包括竹吟居的藏书,全部遗赠给柳笛。” 高校长结束了他的叙述。一时间,室内静得出奇。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柳笛身上。柳笛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似乎在努力地想着什么。她很安静,安静得让人心慌,安静得让人恐惧,安静得让人痛苦。 高校长第一个忍不住了,他大步走到柳笛面前,沉痛而自责地说:“柳笛,这就是全部真相。是的,文俊说得对,这次车祸与前面发生的事不可能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不是遭受这样沉重的打击而神思恍惚,章老师不可能听错了声音。如果你要埋怨,就埋怨我吧。我不应该把纤纤那个班分给章玉,作为校长,我应该想到纤纤那个脾气,早晚会跟章玉发生摩擦。我这个校长,事情发生前不知道预防,发生后又束手无策,天,”他轻声念叨着章老师父亲的名字,“一白,我不仅害了你,而且连你唯一的儿子也没有保住!” 文俊也走到柳笛身边,诚恳地说:“柳笛,我要告诉你,这件事发生前,我对你们之间的传闻深信不疑;发生时,我将信将疑;发生后,我全盘怀疑;现在,看到了你,我则一个字也不信了。我觉得,你们与下流卑鄙,不知廉耻根本挨不上边。即使你们之间真的有爱情,那也是极其纯洁而美好的情感。相信我,自从章老师出了车祸以后,几乎没有人说那些风言风语了,许多人甚至主动出来辟谣,大家都很同情你们。对不起,我又用了‘同情’这个词。我的意思是,大家都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是单纯而真挚的。我们可能一时被一些小人蒙蔽,但不能永远蒙蔽。人性虽然有许多残忍冷酷的东西,但也有许多美好善良的东西。” 柳笛轻微地动了一下,她舔了一下早就没有血色的嘴唇,似乎想给自己增添一些活力。然后,她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而平稳:“我不埋怨任何人,我只埋怨命运。章老师一生都在和命运抗争,虽然他失败了,但他没有屈服。即使是人生的最后几步路,他也走得那样漂亮!我不敢埋怨命运的不公平,因为章老师从来没有发出过这样的埋怨,即使命运对他实在苛刻。我只埋怨命运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章老师一起挑战黑暗。我知道我们注定要失败,但我宁愿被卷入无边的黑暗!宁愿和他一起轰轰烈烈地去死!” 所有的人都被柳笛这番话震动了。文俊第一个冲上来,握住柳笛的手,说:“柳笛,我真羡慕章老师,他居然能够得到这样纯洁、深沉而强烈的爱情,他死而无憾!” 高校长也诚恳地、真挚地、深刻地对柳笛说:“柳笛,你感动了我们,让我们在你和章老师的感情面前,觉得自己庸俗而渺小。可是,你不要难过。你愿意被卷入黑暗,可是章老师未必愿意让你遭受这份摧残。所以,你就把这次车祸,当成上天成就他心愿的一种方式吧!” 柳笛的嘴角微微地掠过一阵痉挛,她轻轻挣脱了文俊的手,低柔而坚决地说:“我想独自到操场去走一走,你们谁也别跟着我。” 操场上很安静,甚至连上体育课的班级都没有。柳笛迎着秋风,一动不动地站在操场边上,凝视着空旷的操场,凝视着南边的教学楼,凝视着那两扇足球门之间的“危险地带”。恍惚间,她似乎又感受到了每次扶着章老师经过那里时的恐慌,多么甜蜜的“恐慌”啊!一阵秋风吹来,卷起漫天黄沙,迷蒙中,柳笛似乎看到了那个夏日的中午——那篇最终被批为零分的作文,那平淡而揪心的叙述,那主动伸过来的手臂,那相互搀扶着走进风沙中的身影,还有那飘渺而清晰的歌声: “伸出你的手, 让我来搀扶, 走过苍茫孤寂的沙漠, 寻找渴望以久的绿洲……” 哦,章老师,如今,您一个人在黄泉路上孤独地行走,可曾有人搀扶着你吗? 秋风渐止,黄沙散净,柳笛突然发现,在校园西北角的一棵梧桐下,坐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她呆呆地坐着,手里拿着一个作文本,脸上的表情相当复杂:无奈、后悔、不甘、悲哀、痛苦、反抗、倔强……柳笛从没看过这样一张矛盾的脸。她颤动了一下,脸上立即罩上一层严霜,没错,一定是她!她轻轻走过去。女孩恍然不觉,梧桐金黄的叶子落了她一身,她竟连拂都不拂。 “我想,你就是韩纤纤吧!”柳笛问她,声音冷得能冻成冰快。 “我知道你就是柳笛!”女孩一下子站了起来,毫不畏惧地盯着她,脸上满是戒备和反抗,“不错,我就是纤纤,是我在课堂上痛骂章玉,是我让父亲把章玉赶出校园,是我拔了章玉视如心肝的茉莉花,你准备把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柳笛的声音仍然幽冷倨傲。 “好,那你看吧,从头到脚的看吧!”纤纤的声音高亢而倔强,“你好好看看,我不是凶手,也不是罪人,章玉的死和我毫无关系。难道他被车撞了,难道他丢了性命,我就应该受到谴责,受到攻击吗?是我让摩托车去撞他的吗?他打我就是不对!他就是不应该在学校教书!这几天我受够了,大家都指责我,好象我成了屠杀章玉的刽子手,而章玉倒成了无辜者。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章玉死了!谁不同情死人?谁去说死人的坏话?他死了,大家就都把他的好处想起来了。你知道吗?章玉用一条命挽救了你,否则,你在别人心目中,永远是个不干净的女人!现在,你们俩的感情倒纯洁了,我呢?难道章玉死了,他就没有过错了吗?错的永远是错的!”她突然高声地喊起来,“他就是不应该打我!就是不应该教书!就是应该卷铺盖走!我没错!我爸爸没错!我们都没错!是他错了!是他错了……” 纤纤喊着,不停地,任性地,反抗地喊着。可是,在一声又一声的呼喊中,柳笛却听出了一丝压抑在心中的悔恨。这个小女孩,是在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拼命维持着自己的虚荣和骄傲,掩盖和抑制着良心中的忏悔。如果没有听出这些,柳笛也许早就打她的嘴巴了。等她喊累了,柳笛才冷冷地说:“听说你有一个98分的作文,让我看看好吗?” 纤纤的斗志又高涨了起来,她劈手把手中的作文本摔给柳笛,抗拒着喊:“你看吧,随便看!不要以为提起98分,就能引起我的犯罪感,你做梦!大家都说章玉心胸宽大,以德报怨,什么以德报怨!我得98分,是因为我作文写得好,他不得不给我高分。你看吧,看我的作文哪里不值98分?” 柳笛没有理会她的喊叫。她默默地看了一遍那篇作文,然后问纤纤:“你还记得那位救你性命的大哥哥的样子吗?” 纤纤愣住了,她没想到柳笛会提出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下,她说:“我想我不大记得了,那时我很慌乱,很害怕,只想着要逃命。不过,我永远记得那双眼睛,在火光中那样明亮而深邃,坚强而镇定。如果我能再见到他,就凭那双眼睛,我也会把他认出来的。”她突然警觉起来,“怎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吗?我告诉你,这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决不是抄的!” 柳笛不动声色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拿到纤纤的眼前,声音冷得如同一潭微波不起的湖水:“你看,那个救你的人,是不是他?” 纤纤一下子惊呆了。她仔细端详了一会,突然把照片夺过来,紧贴在胸口,抬起头来,满眼都是激动和喜悦的泪水。“正是他!正是他!”她高声喊起来,“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没错,正是他!别人不可能有那样一双眼睛!”她突然握住柳笛的手,疯狂地说:“告诉我,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求求你,告诉我!我要见他!我一定要见他!” 望着这张疯狂而喜悦的脸,柳笛的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滋味。章老师,您那么高傲又那么善良,甚至对一个曾无情地伤害过您的人,都不忍心让她的良心有丝毫不安。纤纤看到柳笛这个样子,突然感到一阵恐惧。她拉着柳笛的手,哀求地说:“我知道你恨我。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我求你把这个人的名字告诉我,让我见见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那!” “你曾经见过他,可你现在见不到他了。”柳笛冷漠而悲哀地看着纤纤,“他,就是你曾经辱骂并伤害过的章老师!就是在那次火灾中,他失去了眼睛。” 说完这句话,她飘然而去。第二十七章 一封信 傍晚,柳笛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小车站上。 高大的金丝柳已经开始落叶了,柔软的枝条上挂了一树的金黄。丁香树的叶子早就落光了,细细的枝条在秋风中瑟瑟摆动着,仿佛是在做春天的梦。那个铁皮站牌依然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迎接着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没有车祸,没有血,也没有逝去的灵魂。 柳笛坐在小花坛的边沿上,呆呆地看那水泥方砖的小径上遍布的落叶。落叶被秋风卷起,在地上打着旋,发出簌簌的响声。哦,那不是风,是章老师,在踩着落叶,来回地踱着步,倾听着秋天的声音。她似乎又听见了那低低沉沉的声音:“落叶不香,但是每一片落叶,都有太阳的味道!”“章老师!”她低低地,做梦般地叫着。没有人回答,章老师不能回答了,永远也不能回答了。只有秋风在呜咽,落叶在低吟,然后,就是静寂,死一般的静寂。以前,她和章老师在等车时,通常也是默默无语,可是总觉得彼此的心灵在交流着一些更真诚的语言。而如今,章老师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只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车站上,她,又和谁去交流呢? 晚风轻轻地吹来,送来了不知从哪家窗口飘出来的饭菜的香味。三三两两的学生背着书包,从柳笛身边经过,撒下一路欢歌笑语。这是太熟悉太熟悉的景象了。曾经,这是柳笛一天中最轻松最惬意的时刻,因章老师而轻松,因章老师而惬意。如今,章老师走了,带走了轻松,带走了惬意,剩下的只有孤独,孤独,无人分享的孤独,杀死灵魂的孤独! 夕阳正缓缓地向下沉,柳笛注视着天边的晚霞,那霞光依然灿烂!居然灿烂!为谁灿烂?霞光映着落叶的金黄,居然又渲染出了那种悲壮的美!为谁而悲?为谁而壮?柳笛看着那霞光,看着那落叶,耳边,依稀传来章老师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吉他的伴奏下,在那里唱着那支《AllKindsofEverything》: “夏天、冬天、春花和秋树, 山河可变,海水可枯, 日月可移,此情不变, 万事万物,万事万物, 都让我想起你——不由自主。” 哦,万事万物,万事万物,都存在着,都因章老师而存在着。那金丝柳,那丁香树,那铁皮站牌,哪一件没刻下章老师的身影?哪一件没记载着章老师的回忆?恍惚中,柳笛仿佛又看见章老师带着她在楼洞里避雨;看见章老师雪夜在站牌下一动不动的等她;看见章老师用金丝柳的枝条轻触着自己的脸,说着“春天真美”;看见章老师在雨中到考点的车站下等她,手里拿着一把没有打开的伞;看见章老师在用双手“看”着她,紧紧地拥抱着她;看见章老师伸出车窗的那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她看见了往昔的岁月,看见了岁月中所有不能磨灭的点点滴滴。而这一切,居然都成追忆!都成追忆!哦,太不公平!这世界太不公平!万事万物都存在,章老师为什么不能存在?章老师,他那么热爱生命,那么出类拔萃,那么坚强刚正,那么铮铮傲骨,为什么会消失了?为什么?车祸吗?为什么那该死的摩托会撞到章老师?当她知晓了自己的爱情时,曾那么坚定地认为没有谁会把她和章老师分开,可是,她如何去跟命运争?如何去跟死神争?她不能不埋怨命运!命运,你太不公平!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边的晚霞,逐渐由嫣红变成绛紫,又变成黛青了。暮色降临了,黑暗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哦,黑暗,那是章老师永远的敌人。属于盲人的黑暗太沉重了,柳笛今天才知道什么叫“沉重”,而这份沉重,章老师竟体会了五年。她曾天真地幻想帮助章老师战胜黑暗,能战胜吗?可能性太小了,甚至没等去“战”,她就被拖入无边的黑暗!可她愿意!她宁愿失去名誉失去前途,只求和章老师并肩站在一起!可命运。居然连这个机会也不给她! “是命运不给你机会吗?”突然,一个很小的声音,从她心底冒出来。她吓了一跳,这是谁在问?是她的潜意识在问。她知道自己的潜意识中,总存在着一种怀疑。怀疑什么?她不知道。可那种怀疑总以各种方式悄悄地钻出来。是啊,究竟是谁不给她机会?是命运吗?柳笛突然想起了纤纤的话:“章玉用一条命挽救了你,否则,你在别人心目中,永远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怎么想起了这句话?这句话中的观点似乎很熟悉,似乎从哪里见过。柳笛猛然想起,是《海天寄语》中的一段话: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不容易体谅活人,却很容易体谅死人。对于活着的人,人们很容易想起他的坏处,而对于死去的人,人们很容易想起他的好处。” 是的,这段话说得太对了,如今,章老师死了,人们不仅相信了他的清白,也相信了柳笛的清白。他们本来清白,命运却用这样的方式来成全他们的清白。能说命运公平吗?能说命运不残忍吗?能说命运给她机会吗?章老师既已失去了生命,要清白何用?没有用吗?真的没有用吗?对于死去的人来说没有用,对于活着的人来说也没有用吗?是谁给了她这份清白?是命运吗?柳笛又想起了高校长的话:“你愿意被卷入黑暗,可是章老师未必愿意让你遭受这份摧残。所以,你就把这次车祸,当成上天成就他心愿的一种方式吧!”是吗?章老师,您真的不愿意吗?柳笛在心里问着,反复地问着。然后,像回答她似的,一个低低沉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纯洁清新得就像这盆茉莉花。如果把她禁锢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她还能生长和开花吗?” 柳笛突然惊跳起来。章老师,您在告诉我什么?在告诉我什么?然后,她又听到了那个低低沉沉的声音:“我正在努力,让她不要爱上我。”哦,章老师,您是爱我的,爱得那么深沉而强烈。正因为爱我,您才不想去害我,而把这份爱封闭了那么久。当您发现,那份属于您的沉重的黑暗,已经把我的名誉和前程拖入命运的漩涡时,您毅然辞去了赖以生存的职务,,只为了让我不再受摧残。您总是尽自己的所能,把最好的东西给我,包括您留给我最后的形象——那阳光般璀璨的笑容。柳笛慢慢地坐下了,心中一阵凄凉。高校长说得对,命运虽然待章老师苛刻,却用这样一种方式,成全了章老师的心愿。哦,多么残忍的“成全”啊! 一个身影突然挡在她的面前。柳笛抬起了头,她看到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老太婆用昏花的老眼仔细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问:“姑娘,你是经常送那个盲老师来等车的女孩吗?是叫柳笛吗?” 柳笛无声地点了点头。经常,多么奢侈的字眼,今后,不会有那个“经常”了。然后,她出于礼貌地问了句: “大娘,您怎么认识我和章老师?” “我在对面烟亭卖烟,你们不认识我,我可经常看到你们来这里等车。后来,你有两个多月没来了吧,那个老师就一个人等车。我还看到了那场车祸,哎呀,实在是惨极了,满地是血……” “行了,大娘,别说了!”柳笛捂住了耳朵。让她去听这些,实在太可怕了。 “不过,”老太婆皱了皱眉,“那一天他很奇怪,一个人在花坛边上坐了能有一个小时。三辆2路汽车开过来,他都没有上,反而是一辆摩托车驶过来,他倒走下了马路。以前他可不是这样。那辆摩托车开得真快,可是老远就能听见声音,他怎么就没发现呢?看来,那天他有什么心事。” 岂止有心事?柳笛凄楚地想。可是,三辆2路车过来,章老师居然没有发现,这实在反常!难道…… “而且,”老太婆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他在出车祸之前,还烧了一封信。” “一封信?”柳笛哆嗦了一下,“什么信?他怎么会写信?” “是啊,我也奇怪。可他真的烧了一封信,我看得清清楚楚。他拿出那封信,沉思了好一会儿,终于借了行人的一个打火机,把它给烧了。”老太婆说得很肯定,“不过,他没有烧干净,烧了一半,就扔到了地上。他毕竟看不见啊!后来出了车祸后,我很好奇,就把那封信捡了起来,看到信封上有‘柳笛’两个字,我猜这就是你的名字,因为这三年除了你,我没看他和别人交往过。于是,我把剩下的那一半信收藏起来,等着你回来给你。不知怎的,我觉得这个老师出了车祸,你一定会回来的。”她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烧焦了的信封:“给你。里面的内容,我可一个字都没看过。” 柳笛哆哆嗦嗦地接过来,双手竟颤抖得打不开信封。天哪,章老师居然给她写信!为什么要写信?写了些什么?为什么又烧掉?她的头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句话:“所有的琴弦在崩断的时候,都会发出一声撕裂的呼喊。它不甘心在沉默中死去。”难道,他知道自己要崩断?知道自己要“死去”?天,柳笛不敢想下去了,一种几乎是惊悸和恐惧的神色飞进了她的眼底。她觉得潜意识中的那份怀疑在明朗,在扩大。她颤栗地展开了信,信已烧掉了大半,只剩下一个结尾了。柳笛瞥了一眼那上面的字。没错,是海天的字,章老师的字!尽管有些稀疏,有些生涩,柳笛还是能认出来。然后,她去看内容。那上面只有这样两句话,而这两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像爆炸般地在她耳边响起,震碎了她每根纤维,每根神经: “柳笛,今生我能给你的,只有一个清白的名誉和一个美好的前程而已。可是,如果有来生,如果来生我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我会在这个车站上——等你!”第二十八章 尾声 这是烟台的一个不知名的海滨。 海边没有沙滩,都是大片大片的岩石,嵯峨耸立,高接入云。这些岩石不知存在了几百万年,每一块岩石都伤痕累累,但仍然顽强而倨傲地挺立在这里。站在岩石上,可以看见很辽阔的海面——茫茫大海,苍苍云天。 冬天的大海,寒冷,空旷,寂寞,苍凉。大多数的时候,灰蓝色的天空接着灰蓝色的海水,天水相接之处,是一片蒙蒙的混沌。而现在,那里正悬着一轮巨大的落日。它就像一颗燃烧的心脏,放射出满天满地璀璨而辉煌的光芒,染红了灰色的海水,染红了灰色的天空,也染红了久久伫立在一块高岩上的两个黑色的身影。 柳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辉煌而郁悒的落日,任凭海风吹乱她的头发,掀起她的衣衫。几个月前,她看过这种景象,是在一幅巨大的油画上。那时,油画的作者就在她身边,为她讲述着神奇的大海。如今,她又看到了这种景象,而那个作者……泪水顺着她白皙的面颊划落下来,一滴一滴,滴在手中那个冰冷的骨灰盒上。 她的耳边,仿佛又传来了章老师那低低沉沉的声音:“海是最坚强的,它能包容所有的痛苦和不幸。” “章老师,”柳笛喃喃地说,“您不是一直想看大海吗?如今,我带您来了,来了……” 她颤抖地打开骨灰盒,把洁白的骨灰,一捧捧地撒向大海。随着骨灰而飘向大海的,是从苏老师手里撒出的,无数洁白的茉莉花瓣。海浪排击着岩石,涌上来又落下去,似乎在迎接归来的游子,那个洁白的灵魂。 章玉,又名海天,这个有着大海般渊博的知识,大海般深湛的思想,大海般宽阔的胸怀,大海般坚强的性格,和大海般伟大的灵魂的青年,如今,终于和他心爱的大海融为一体了。 柳笛默默地注视着海浪中漂浮的茉莉,似乎在追寻着章老师的灵魂。她的心情,如海潮般汹涌而激荡。哦,章老师,您这么年轻,生命竟在您28岁的年龄上,无情地画上了休止符。可是,这短暂的人生,您竟活得如此精彩!您曾用笔书写着世界,您也在用血泪书写着人生。甚至,当不幸的命运降临到您头上时,您竟毫无畏惧地同命运抗争到底。您不仅勇敢顽强地维护了自己的人格与尊严,还毫不犹豫地用死亡为代价,从命运的手中夺回心爱的人的名誉和前途,用生命诠释了您一生中唯一的爱情!您的文章,或有败笔;您的人生,绝无败笔!最后的五年,是您人生最悲壮最辉煌的篇章。而您同命运最后的一次交手,是您人生最大的手笔! 夕阳已经被海浪吞噬了一半,但依然顽强地燃烧着。大片大片绚烂而亮丽的晚霞泼洒在天际,把整个大海辉映成一座辉煌的圣殿。海风刮起来了,带着一股挡不住的寒意,苏文教授脱下自己的风衣,轻轻地披在柳笛的肩上。“柳笛,不要难过了,”他劝慰着,“你还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你会重新拥有一份属于你的情感。你,应该快乐起来。” 柳笛转过身来,深深地凝视着苏老师,诚恳而坚决地说:“您放心,我会快乐起来。我的名誉和前途,是章老师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我能不去好好珍惜它,好好创造我的未来吗?我说过,我的生命和灵魂,已经与章老师的生命和灵魂融到了一起。现在,我就是章老师,章老师就是我。他没有写完的文章,我替他写;他没有实现的梦想,我替他实现;他没有走完的道路,我替他走;他没有创造的辉煌,我替他创造!我要为他而活得快乐,活得崇高,活得精彩!我要和他一起走出黑暗,走向光明!” 苏老师的心灵震动了,他看着柳笛,这个小女孩那样坚定、勇敢、自负、顽强、高傲地站在那里,眼里燃烧着一份如火的激|情。那份激|情,似乎能把脚下那万年的岩石烧化。他一阵眩惑,似乎觉得面前站立的不是柳笛,而是海天!不,是柳笛和海天融合到一起的生命和灵魂!柳笛长大了,她不再是那个天真幼稚的小女孩,现在的她成熟而自信。年少已成为过去,成长,就在这磨难之后悄悄的来临了。“不过,”他拉住柳笛的手,感动而慈爱地问,“柳笛,你今后,真的不准备……” 柳笛摇了摇头:“我不会去爱任何一个男人了。我的生命和灵魂已经与章老师融为一体,又怎么能容得下其他男子呢?您听说过融合在一起的灵魂会分开吗?我不再埋怨命运,我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份人间最深沉,最强烈,最纯洁,最高尚,最执着,最长久的爱情。多少人穷极一生,也得不到这样的爱情,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又注视着那渐渐坠落的红日,轻声地念着高尔基的诗句: “美终究是美, 即使在它凋谢的时候; 我们的爱终究是爱, 即使在我们要死的时候。” 苏老师不再劝慰了。这样的爱,能忘却吗?能斩断吗?能背叛吗? “其实,”柳笛深深地凝视着苏老师,眼底是一片感动而眷恋的深情,“您应该为我们高兴,您看见我,也就是看见了海天。我是海天送给您的女儿,我会和海天一起,在您面前进孝,和您共享天伦之乐。您说呢?爸爸!” 两股热浪迅速地冲进了苏文教授的眼眶。他默默揽住柳笛的肩,什么也没有说。此刻,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了!他的儿女都是那样出色,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海风渐渐地紧了,风吹扬起柳笛的风衣,吹扬起她白色的围巾,使她看起来飘然欲仙。她看着滔滔波浪一层层地翻滚着,倾听着大海奔腾澎湃的潮声,渐渐地,那潮声似乎化做了一个低低沉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地诉说着: “柳笛,如果有来生,如果来生我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我会在这个车站上——等你!” 柳笛轻轻地,喃喃地自语着:“章老师,您等着我,我一定会来找你!一定!” 远处,那轮落日已经沉入大海,而满天的晚霞依然璀璨,依然绚烂,依然无悔地燃烧在海天之间! 全书完第十章 寒假与志愿(二) 晚上五点,柳笛照例去送章老师到车站等车——今天没有语文晚自习。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柳笛想从章老师的脸色中看出一些什么来,可是,她看到的,依然是那张平静而冷漠的脸。也许,陈老师还没来得及和章老师说吧。 黄昏悄悄地来临了。晚霞像火一般地燃烧着,遮掩了半个天空。镶着一圈金边的落日缀在地平线上,把整个世界涂上一层柔和的,金黄|色的光芒。柳笛扶着章老师来到了车站,想把他安置在小花坛边休息一会,可章老师却轻轻挣脱了她,径直走到那棵金丝柳的旁边。他的方向感向来是非常正确的。柳笛一征,怎么,有什么事情不对头了!难道陈老师已经找了章老师,而章老师答应了?不,不可能!自己对章老师的照顾决不是恩惠,章老师也从没把她当成恩惠,否则,他决不会接受自己的照顾!他,肯定不会答应! 四周很安静,除了他们,没有别人在等车。夕阳的光线游移到了金丝柳的树梢上,在地上投下一抹长长的影子。 “柳笛,”沉默了一会儿,章老师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沉滞,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来,“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柳笛两道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本能的,她知道是什么事情。 “下(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