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13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1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13部分
星辰残梦-第13部分的一剑出自哪家哪派。这真是个稀奇的事。还没等血海回答,韩玉第二招已经使出。“春水寂寞映高山。”如滔滔春水,似滚滚波浪,浩浩荡荡,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带着漫天的煞气席卷而来,将血海刚刚停下来的身影裹在其中。无法反击,只能闪避,令血海畏首畏尾,难以适从。滚滚剑势就要袭到血海身上时,血海竟凭空蒸发了。他出现在距离韩玉足有数十丈的地方,远远避开这滔天剑势。“第二招了,血海你可认得?”宁梅香时刻不忘挤兑血海。血海叫苦不迭,这凌厉的剑势逼得他使出了“移形换位”的绝技,可是自己竟然看不出这剑法出自何门何派,自己还妄称熟悉全天下的功法,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血海心里有苦自己知道,但偏偏将不出来,难受极了。韩玉身子突然加速,如闪电,似脱兔,迅捷无比,风驰电掣般追向血海,人剑合一,已分不清哪是人,哪是剑,只见得一缕寒光划空而过,在这雾气昭昭石窟里这缕寒光分外醒目。“白驹过隙浮云梦。”《飘渺剑法》中以速度见长的一招出来了。血海是谁?这石窟里的精灵,经历了数万年的磨练,虽没与任何人动过手,但所学之广、所见之深,是任何人无法比拟的。韩玉这一剑本以速度见长,但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这鬼魅般的血海。血海在见识了韩玉精奥的剑法后,特别是自己没有办法使用灵力束手束脚的情况下,早已收起了轻视之心,在韩玉飞驰而来的时候,血海早已如同轻烟般飞去。“第三招了,血海,这是哪门功法?”宁梅香步步紧逼。“月满西楼碧月寒。”如月色倾泻,似光华无孔不入,无须防守,只要进攻,从上而下,倾尽全力,毕其一功。韩玉青衫飘洒,九纹赤炎剑光华四射,点点剑芒,灿若漫天星光,这一刻,韩玉在宁梅香的心中是最英俊的,但在齐小舟心中却充满了妒忌。八百年的修行,在凡人看来是有些悠长。八百年来,齐小舟在彩帆岛刻苦修炼,已经达到洞虚初期的境界了。洞虚初期,在巨峰大陆,也可以算是中上等的修者,八百年就到达这个高度,在巨峰大陆也可算是悟性极高之人。本来,齐小舟心高气傲,彩帆岛一众师兄弟,谁又能入其视野,他自认为,假以时日,彩帆岛天一宗的宗主也该由他来做一做。大师兄云卷山优柔寡断,二师兄华而立沉迷阵法,三师兄杨静文玩耍风尘,四师兄张志海资质平庸,六师弟常如新又有何资本与自己相比。彩帆岛天一宗,这修真界七大门派之一,下一代掌门的位置舍我其谁。凭空冒出个小师弟却那样令他吃惊,令他寝食难安。他亲眼看着这小师弟十几年来的神速成长。十几年来,这个小师弟从一个幼稚童子成长到风华少年,从一个普通凡人修炼达到修真界天才,每一步都令世人羡慕不已,每一步都严重威胁齐小舟日后接任掌门之位的梦想。齐小舟难以忍受。师父提前飞升,大师兄理所当然接任掌门,齐小舟梦想破碎了一大半,他将所有怨恨记在这突现的小师弟身上,他恨之入骨。但齐小舟就是齐小舟,他能忍,忍别人难忍之事,才能做别人不可做的事。他在等待机会,他要报复,但首先他要隐藏自己的一切迹象。他殷勤的对待每一个师兄弟,虽然藏了一肚子刀子。他笑对修真界每一派人物,他只想利用他们。他要置小师弟与死地,日后还有谁能与自己争锋?但他目前必须要曲意逢迎。这一天很快就来了。失踪了五百年的父亲突然出现,带给他更大的梦想,群魔宝殿的宝藏,是否是他今后成就修真界霸业的奠基石?他的梦想更大,他的蓝图更广,彩帆岛天一宗算什么,他一旦巨宝到手,天下奇大门派都要归附于身下,他的大业指日可待。可他忘不了这神奇的小师弟对他的威胁。父亲不是说这里危机重重吗?那好,就让这个天才的傻小子来这里送死吧。他传讯小师弟过来,他似乎看到了飞蛾投火。机关傀儡的硬气,三头魔猿的凶残,都比不上这小师弟的带给他惊恐。就目前来看,他已经无法与这小子对敌了。看到韩玉与血海比斗,看到韩玉剑法如神,齐小舟心里更加悲哀。既有我齐小舟,天下又何必再有个韩玉!形如魅影,剑若神嚎,风声鹤唳,百鬼齐哀。谁说宝剑无情,孤寂中带着多少哀愁;难道鬼神有意,落寞中含有无尽的哭泣。韩玉这一剑,带来了多少伤感,令天地为之动容。“故园回首庄蝶泣。”“第六招了,血海怎么样呀。”小丫头在胡说八道,血海却不去申辩,也没脸申辩。这是什么招数,有的地方类似天一宗的“大无量周天剑法”,但形似而神不似,剑意上已经完全超越了“大无量周天剑法”的意境,这绝对不是临时碰巧瞎使的,这是一门全新的攻击剑术。这娃子难道可以开宗立派了?他能自创奇功?这太不可思议了。血海沉迷各派功法数万年,从没想过能有所改变,这娃子是什么样的人?斜阳夕照,古道漫漫,孤影长剑,倚天而立,自古英雄多劫难,但英雄那无敌于天下的气概,舍我其谁的霸气,毁天灭地的剑势,令世间万物为之胆寒。“阳关漫道孤影寒。”更多的寒意袭上血海的心头,世间还有谁能令血海吃惊?韩玉绝对能算第一个。这娃子假以时日,那还得了?“第七招,血海认输吧。”血海什么也不说,什么也说不出来。远古传来的琴瑟之声,咚咚敲响的战鼓,每一下都击打在血海的心头。无穷的剑势,无尽的剑芒,裹挟这血海的身子,血海身形虚动,无处不在,又无处在,紧逼的剑影却无法击到实处,伤不到血海分毫,却刺伤了血海那孤傲的心。“鼓瑟琴声今犹在。”这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吗?“第九招,马上到了。”小丫头越数数越快,血海还是一言不发。无边大水卷住高山,也卷住了血海的身子。渺渺剑势,若通天河水般淼淼浩浩,遮天蔽日,无止无休。“活水长流绕高山。”《飘渺剑法》第八招!血海看到这银河乍泄般的剑势,似乎呆了一呆,身子竟不如原来那样灵活迅捷了。韩玉心里明白,血海在处处让他,让他得以将这一剑法从头到尾全部施展开来,这一仗对韩玉的修炼大有裨益,他的心已经完全沉迷于剑道之中,看到血海那精奥神奇的步法,绝代无伦的身法,层出不穷的幻影,给韩玉带来了无尽的启迪,酣畅淋漓的剑势,令韩玉别开洞天。这一刻,韩玉将自己在故园所悟的剑法有了更深一步的进化,他的思维,他的剑法得到了升华。这一刻,他已完全忘记这次比武的真正含义,修炼的道路就摆在面前,他一如既往的畅游下去。这一刻,血海似惊惧与这凡人界天才的剑势和意境,忘记了应该做的躲避。这一刻,发生了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怪事:韩玉滔天剑势,将血海那精壮的身体绞成了粉末。这世间失去了巨无霸般的血海!这空中留下了还在尽情舞动宝剑的韩玉!第三十八章血海冤魂 血海会死吗? 没有人回答。 大家只看到韩玉在空中独自起舞,剑花身影,令石窟内四壁生辉。 好久,韩玉舞完了宝剑,闭上双眼,停留在空中。 宁梅香和食百味、齐小舟都是修真高手,惊讶的看到韩玉现在在领悟什么,到了一个瓶颈,若能过了这一关,突破瓶颈,当更进一步。 谁也没有打扰他,让他安安静静地领悟。 随着一声清啸,韩玉含笑睁开了双眼,眼神中晶莹剔透,意境深远。 韩玉突破了。 洞虚中期! 韩玉再次创造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奇迹! “傻子,我爱你!”宁梅香不顾有食百味父子在旁,飞过去抱住韩玉,香唇吻在韩玉的面颊上,脸上充满了幸福与骄傲的神色。 “我输了!” 满室稀薄的雾气渐渐聚拢起来,形成了一个神色有些颓唐的的血海,站立在池子中央血红色液体之上。 “前辈,韩玉多谢你提携,得到今日之进步。” 血海淡淡的说道:“我一生与人动手两次,败了两次。第一次我至今不服,有机会我一定要翻身;但这一次,我服,恐怕永远翻不了身。” 傲气十足的血海竟开口认输了。 宁梅香抱住韩玉的双手撒开了,笑容洋溢在秀美的脸上:“输了,你就要兑现诺言呀。”小丫头是在明目张胆的敲诈。 血海沉吟了一下。 “怎么,你想耍赖,耍赖你可是小狗狗。” “哈哈哈!”血海恢复了豪气:“小丫头,不要自持你的先辈与我有渊源就敢跟我开口胡言,信不信我可以替你的前人惩罚你。” “哼!你耍赖就来横的,那你就是小狗狗。”宁梅香冲血海做了一个鬼脸。 血海如何能下得手惩罚这可爱顽皮的小丫头,无奈中苦笑一下:“韩玉,我在想有什么宝物能配得上你。你这把宝剑可谓是一件稀世珍品,我没有宝物可与它相比的。但你的功力还太差,日后修行之路很漫长,危险重重,我就送你一件宝物,或可帮你防身用吧。” 血海手中出现了一件红色的战衣:“这是一件极品魔器。你虽是修道中人,但这件魔器不分魔道都可以用。送给你吧。” 宁梅香赶紧问道:“这衣服叫什么?血海,你不要拿破烂来糊弄我们。” “哈哈哈!我血海是那种小人物吗?这件衣服叫血魂回天衣,传说是浴血奋战中的战神将自己和敌人的灵气凝聚而成的宝衣,宝衣本身就充满了杀气,这件极品魔器,超越了凡人界的极品灵器,它的真正妙用,只有你们日后慢慢领悟吧。” “那太好了,傻子,快收起来。”宁梅香赶紧伸手拿来了血魂回天衣,塞到韩玉手里。她心里最明白,有了这件宝衣,韩玉的生命就多了一份保障。她巧妙施计,不就是为了给情郎得到宝物吗?这叫天随人愿。 韩玉听到这是极品魔器,自是喜欢,但不好意思表露出来,美香将衣服塞入他的手,他将衣服纳入戒指之中,抱拳道:“多谢前辈赠衣。” 血海不置可否,紧紧盯向宁梅香,搞的宁梅香都有些不太自然了:“血海,你盯着人家女孩子看起没完还不害臊?”小丫头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挪揄血海。 “丫头,你真的想要紫煞魔域珠?” 该到宁梅香的条件了,宁梅香立马象换个人,神色庄重的说:“魔珠关系重大,与己与族,我都要势在必得。” “‘南海之滨,天之圣女,浴血得珠,再开魔域!’这传诵万年的歌谣是否就要实现了?”血还少有的发出伤感的话语。 “血海,我意已决,你就告诉我紫煞魔域珠在什么地方吧。”宁梅香这一刻身上充满了圣女的光辉。 “你当真不怕万劫不复吗?” 宁梅香转身看向韩玉,双手与韩玉牢牢抓住:“傻子,无论我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去帮我,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永远爱你!” 韩玉深情的看着宁梅香:“美香,我不会离弃你的,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宁梅香秀目隐含泪光;“傻子,有你这一句美香心都醉了。天大地大,大丈夫有可为有可不为,你多保重!” 转过身来,她小巧玲珑的的身体仿佛高大了许多,圣洁的面容凌然不可侵犯:“血海,不必多说了,你快指引吧。” 血海点了点头,在赞许这看似美貌的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血海这一口气吸来,但见那满池的红色液体竟凌空而起,全都灌入他的口中,不见他身体有任何变化,那滔滔红色液体源源不断地吞下他的腹内。 这一切太神奇了,在不长的时间,那池中鲜红的液体全部被血海吸光,可血海依旧保持着正常人的体型,依旧是那么健美。 这一池的红色液体都进了他的肚子了? 池子多大看不清楚,但深度明眼可见,足有三十余丈,这血海肚子该有多大?为什么不见大? 池子里空空如也,中央有一块凸起的石头格外醒目。 “小丫头,但愿你能成功,我也就了却了三万年的心愿。” “血海,我有一事不明,你是否能告诉我?” “你但问无妨?” “你为何对圣女这件事这么了解?” “因为是我通知南大陆死神家族遴选圣女来这里寻找紫煞魔域珠的。” 这话一出,石破天惊! 宁梅香显然也想不到,惊讶的问道:“是你?为什么?” “是我。我就是这这里生长的精灵。”血海看向宁梅香,缓缓说道:“十万年前,巨峰大陆刚刚建立,一切修真、修魔、修妖者都处于原始状态,那时候,南大陆的古老的死神家族就来到了巨峰大陆。他们在巨峰大陆发展蔓延,直到有一天禁制出现,他们被迫返回了南大陆,但却有一个死神家族的成员意外的留了下了。经过几万年的漫长岁月,这个留下的死神家族的成员的后代出现了一名叫死水的高手,成了巨峰大陆魔派的一个大首领,他聚集了大多数巨峰大陆魔派的高手,以摩云峰为根基,想要统领巨峰大陆的修真界。” 巨峰大陆的魔派大首领是死神家族的人,那不就是宁梅香的先辈? “三万年前,大华山度缺大师带领巨峰大陆的各大门派,数百小门派,整个大陆修真界的精英,大举进攻摩云峰,死水带魔派高手迎战,双方死伤惨重,死水退进这宝殿的第三层。 在这里,死水与度缺进行了一场惊天大战,死水技高一筹,重创了度缺,双方大战不仅毁了这大殿里的一切宝物,而且地面出现了这个大坑,这时,大坑里出现了紫煞魔域珠,死水知道这是异宝,就想夺取,但却被魔珠所伤,从而发现这魔珠只能有意志坚定的圣女才能得到,最终遗憾的与部下跟修真界进来的精英全部战死,死亡的修真者修魔者足有一万多名,他们的血液灌满了这个池子,枉死的冤魂不愿散去,在池子上空飘荡凝结,也就孕育我的出生。可以说我是血海里的精灵,也是万千冤魂的精灵。” 这是种什么样的精灵? 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血海。 “我出生后,承继了万千冤魂的功法,可谓天下无双。”说到这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韩玉:“这些冤魂中死水的冤魂波动最厉害,也就对他的心思最为了解,是他让我出得摩云峰到南大陆给死神家族报信,让她们遴选圣女来摩云峰取魔珠的。谁知道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那个卑鄙的仙人,他要毁灭我,哈哈哈,这万千冤魂、满池血液铸就的精灵注定无法毁灭,可是我当时的功力也无法与那卑鄙的仙人抗衡,被迫逃回这里,这仙人看无法毁灭我,就设下禁制,将我囚禁在这里,并封印了我部分功力,三万年来,我虽然功力大增,但禁制未除,我连本来十分之一的功力都没有。” 这话不啻时晴天霹雳。 巨峰大陆真的有仙人存在! 韩玉明明听紫苑大帝说,上界各界是不能来到凡人界的,紫苑大帝刺破虚空,破坏了空间禁止,为了追击一个魔王,来到了这天罡星。上古仙人不会任禁制无限残破的,他们会尽快修好禁制,阻止上界下凡的,这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紫苑大帝刺破禁制之时,还有仙人来到巨峰大陆,这十万年来,他们隐匿在某处,很少出来。但他们有几个?在哪里?来这里做什么?这就不是韩玉这群凡人所能知道的了。 韩玉由此联想起当年在百花坪时,慕容吟雪说过,也被禁制了两千年,自己后来见到慕容吟雪,也没注意这件事,就没有问。要知道,能给九级神兽下禁制只能是仙人,那就是说,慕容吟雪也见到了仙人。 韩玉暗暗想:下次见到慕容吟雪时,一定要问问当时是什么样的仙人禁制了她。 韩玉乱想的时候,血海接着说:“从此,我只能在这里孤独的等候,等候圣女的来临。因为我的记忆告诉我,圣女来临,获取魔珠,将要历尽劫难,但一旦成功,意味着可以有与仙人抗争的本钱,也意味着我的禁制将要得到解除,那样我就可以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山洞,我就可以看到美丽的大好河山了,哈哈哈!” 当年血海离开这里,看到外面的大好河山,如何耐得住寂寞? 但韩玉听到这些,为宁梅香的担忧之心更重。 他不知道,若是失去宁梅香,他该怎么做? 宁梅香庄重的说:“血海,这魔珠就在池底吗?” 血海微微颔首。 宁梅香说道:“我要取得魔珠,我一定会成功的!”第三十九章紫煞魔珠 血池中间,一块凸起的石头显而易见。这块石头不大,也就是一尺多方圆,凸出地面的位置也不超过半尺高,浑圆天成,看似很普通,谁能想象,这神秘的紫煞魔域珠就在这不起眼的石块里?谁又能想象,这血池深处又有这神秘的所在?血海不吸干这满池血水,谁能发现得了?宁梅香不再言语,身形飘在空中,脸上端露纯洁圣泽的光芒,眼中绽放无暇的神色,纤细如玉的手指捏着那把精美的黑褐色小刀,那把令世人惊惧的死亡之刀---死神之光!自出生以来,宁梅香也没记得自己有这么端正过,这么严肃过,这把熟悉了几千年的死神之光今天捏在手里是那样的沉重。她从没想过自己能有如此责任重大。从懂事开始,宁梅香就被家族长辈捧为掌上明珠,受到悉心呵护,没受到半点委屈,十六岁独坐孤关,这一坐就是几千年,她所有的印象还停留在少女心扉上,直到出关之日,家族长老全聚集在她的身边,那一刻她才朦胧的理解自己出生以后所来的目的。她不想辜负长辈们的厚望,她知道自己就是他们寄托的所在,她必须为他们负责。迷茫中,她带着使命来到了巨峰大陆,见到了令她心仪的韩玉,那一刻她终将刻骨铭心,令她陶醉,她多么想与韩玉携手天涯,看日出,赏潮落,观飞鸟,度春秋。但几千年的家族寄望,无以计数的家族成员的殷切等待,令她难以抛舍。孤身进入群魔宝殿,她就知道自己一定不能空手而归,不能令所有家族成员失望,谁让她天生就是圣女。她羡慕任雨轩能够放得下包袱,跟盖东升一起隐居落雨谷,享受爱情的滋润,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她是宁梅香,她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负天下,更不能有负自心,自己的责任一定要自己承担起来。得到宝物,拯救家族,她才可以安心和韩玉厮守相亲。为了这一天,她无怨无悔。她终于祭起了死神之光!这一刻,这本已狼藉的第三层群魔宝殿忽然四壁生辉,美丽的弧光映照的大殿如同白昼,似流星划过天际,又似彩虹平地而起,美到了极点,孕育的杀气也寒到了极点,没有破空之声,没有电光般快,但这一点一滴更令人无法忘怀。死神之光缓缓延伸,终于切入到那圆滑的石头之上,一声几乎听不清楚的炸裂声起,圆滑的石头成粉状破碎飞溅而开,一股紫色的光晕笼罩开来。这个光晕笼罩的范围并不大,只有三丈左右方圆,光晕中间有一个紫色的圆球,在不停向四周散发着迷人的色彩。这就是紫煞魔域珠!宝珠出现,宁梅香兴奋异常,她身形一展,径向那宝珠冲去。“美香,小心!”韩玉急切的大声叫道。宁梅香已经义无反顾、义不容辞的落下去,但见那紫色的光晕激起一阵波纹,宁梅香已经投身到光晕之中。宁梅香双脚落到池底,距紫色的魔珠只有咫尺之遥,她收起死神之光,伸出玉手,探向魔珠,要将魔珠捧起,在双手距离魔珠不过数寸远时,忽然一股强大的粘合力将她的双手牢牢的控制在半路,进不得也退不出,宁梅香心头一惊,急忙催动全身功力,试图摆脱这股粘合力,然而,她纵然使出全力,那些功力都如泥牛入海,全无信息。这一下,她的秀眉紧蹙,鬓角渗出香汗来。这是她自出道以来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宁梅香坐孤关二千年,这些年来她心如止水,一心修炼,功力与日俱增,进境如神,虽只有两千年,但她道魔双修,业已达到归神后期的境界,在这巨峰大陆,她可以说是巅峰的存在。她还从没有遇到过能令她紧张与危险所在,在这里,她头一次感到自己实在是太弱小,根本就无能为力。宁梅香感到惊慌,不知所措,无法适从,她的头脑里一片混乱。过度的紧张,引发她有些焦虑不安。她的头脑很乱,记忆中的一切都在缓缓地呈现出来……宁梅香生在南大陆旁死神岛上,在六岁时父亲宁远奇正式跟她谈起家族的事情来,从那时起她才知道自己生存在死神家族里,拥有死神家族的正宗血统。死神家族存在悠久,世代在死神岛居住,与其他九大修魔家族合称为魔派十大家族,这十大家族是南大陆修魔者的脊梁。南大陆原有一个顶级存在,那就是魔帝,魔帝功深造化,深得各派信服,一统南大陆,十大家族无不信服,都在他的统御之下。然而,十万年前,魔帝游妄都飞升魔界,新一代魔帝延焉刚接位之时,正赶上天地发生巨变,东大陆猝然沉没,延焉魔帝也随之失踪了。那一刻南大陆一片混乱,魔派十大家族都想要一统南大陆,一些隐居的魔头也纷纷现世,逐鹿南大陆,都想成为南大陆至高无上的存在,所以,十万年以来,南大陆魔派之间的战争就没有停止过,死亡时刻笼罩着南大陆所有的修魔者。死神家族在这场无休止的战争中不知道损失了多少成员。“南海之滨,天之圣女,浴血得珠,再开魔域!”这句十万年前留下的口诀成了死神家族想要摆脱战争恐惧的箴言。十万年来,死神家族遴选了很多圣女,潜回巨峰大陆,妄想得到魔珠,开魔域,一统南大陆,但始终未果。宁梅香的下生伊始,就被家族长老遴选为新一代的圣女,也意味着和死神家族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接过那寻找魔珠的重任。想到这里,宁梅香感到身上的担子太过沉重,她弱小的身子怎么能扛起这种重担?迷茫中,这重担落在她纤弱的肩头,她感到自己委实难以承受,脆弱的脊椎就要被压断,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下弯曲,痛苦的表情溢于娇嫩的脸庞。韩玉相聚宁梅香并不算远,清楚地看到在紫色的光晕里,宁梅香象木偶人般缓慢的行动着,身子在扭曲,面容在扭曲,整个人在痛苦的挣扎,韩玉大急,高声呼叫:“美香,你怎么了?你要挺住。”宁梅香对韩玉之言置若罔闻,身子及面容扭曲的更加厉害。韩玉哪能不顾宁梅香的痛苦,这个看似柔弱实则无比强大的女孩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名状的艰辛,韩玉看在眼里,疼在心头,他不再顾及什么禁忌,不再理会什么规则,他要拯救自己的心上人。韩玉舍身飞赴过来,他要把宁梅香带出光晕,带出苦海,带出魔殿。哪管是舍弃那唾手可得的魔珠,他也不愿意宁梅香受到半毫伤害。韩玉的身子刚刚接触到紫色的光晕,一股巨大的反撞之力袭来,韩玉在这股不可匹敌的巨大力量的撞击之下,被远远的的抛到大殿的石壁之上,随着与石壁撞击的闷然响声,韩玉跌落到干涸的血池旁,一口浓浓的鲜血喷出口外,落到池里,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宁梅香在光晕中还在痛苦的挣扎,根本就感觉不到外界的任何动静和变化。韩玉撑起身来,全身酸痛难忍,但见到宁梅香表情更加痛苦,他顾不上自己的伤势,祭出九纹赤炎剑,长吸一口气,暴喝一声,再度飞起,长剑引天,力劈光晕。宝剑的光芒和紫色的光芒首次接触,发出一声类似于霹雳的炸响,韩玉又一次被巨大的反撞之力撞飞出去,与坚硬的石壁再次碰撞,象皮球似的被撞回来,落在与紫色光晕十分接近的池底,大口的鲜血喷出,落到紫色光晕之上,转眼鲜血即无,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宁梅香无法感知外界发生的一切,她还在痛苦中挣扎着。无穷的压力越来越大,她感到自己几乎要匍匐在地上,浑身酸软无力,恍惚间,她想到了韩玉,那个英俊单纯的少年,是前生修来的缘分,还是命中注定的情节,自第一眼她就深深爱上了这个少年,这就是一见钟情吧。虽然她在心底极力压抑这个感情,但无可否认的是她越压抑,这感情越浓烈,以至于现在再见到韩玉自己不能自拔了。“韩玉,你在做什么?”想到韩玉,宁梅香心底一阵刺痛,连最后一点抵抗的力气都要放弃了。宁梅香要放弃抵抗,韩玉则不然,他永远不会放弃哪怕是一丁点希望的,他看到宁梅香在受苦,恨不得以自身来换取宁梅香的安全,他怎么能容忍宁梅香再自己面前承受苦难,这大口的鲜血吐完,他虽然身子难以控制,但神志反而更加的清醒,作为男子汉,哪怕是蚍蜉撼树,他也要摇下几个枝叶,决不让自己心爱的独自承受痛苦。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韩玉放弃自己的肉体的痛苦,进入一种心地空旷的精神领域,于是中,他对世界的感官更加灵敏,对周遭一切更加明了,他的身体不能也不方便动,但意识却提前行动,九纹赤炎剑在意识的催动下,再一次向紫色的光晕展开攻击。紫煞魔域珠就在眼前,伸手就可触及。宁梅香却连半分的力气都没有。这魔珠究竟有什么魔力,令家族十万年来舍命追求?宁梅香一无所知。现在宁梅香一点也不想知道魔珠的秘密,她的心飞到韩玉身上。她看不到韩玉受苦,但她殷切感受到韩玉也正在关心自己,为自己着急。(过年了,为自己放假几天,未来将尽快赶上!谢谢大家!祝大家新年愉快!)第四十章群魔复出 宁梅香在痛苦的挣扎着。 她的眼前又显露出韩玉的身影。她看到韩玉浑身浴血,衣衫褴褛,在艰难向自己爬行着,眼中全是及其痛苦的神色,宁梅香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韩玉,你不必为我受这么大苦!”她虽在高声叫着,但声音自己听来都极其微弱,难以分辨。她欲起身拉韩玉的手,但全身无法动弹,举手之劳都无法实现。 宁梅香悲哀的大叫一声,感到天地已经完全颠倒,人鬼之途近在咫尺:“韩玉,来生再见吧!”想到悲处,宁梅香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鲜红的血液都落在那紫色珠子之上。 说来也怪,鲜红的血液落到珠子上的时候,那浑圆的紫色光晕竟全部失去了往常的光华,一切都恢复到以前那石头还没炸裂时的状态。 宁梅香趴在地上,眼前就是被鲜血笼罩的的紫色魔珠,她只能用眼神去观看,却无力够取。 鲜红的血液覆盖紫色的魔珠全部,没有一丝光亮露出,初时很浓,渐渐地血色有些淡了,血液所包含的魔珠似乎也渐渐地小了很多,过了盏茶功夫,魔珠还被淡淡的血色全包围,已经变得只有婴儿拳头大小,并且漂浮到半空,在缓缓地向宁梅香移动。魔珠原来存在的位置留下一个尺余直径的圆坑。 韩玉、血海和食百味父子都在吃惊的看着这一切。 魔珠移到宁梅香跟前时,只有寸许直径的大小,突然加快速度,飞入宁梅香微微张开的小嘴,一瞬间滑入她的腹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在看宁梅香那粉嫩的双颊变得粉红起来,气色也一时强了不少,但身子依旧趴伏在地上,无法移动。 紫色光球一失踪,那地上余留的一尺多直径的圆坑里忽然传来一声霹雳般的炸响,随着响声,一大团黑黑的浓雾从坑里冒了出来,在室内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但极模糊的黑色人影,这个人影只能看到高大的外形,内在的一切都隐匿在浓浓的黑雾之中,一个像是传自远方的古老声音回旋在室内:“十万年了,我终于回到地面了。” 室内所有人看到黑影,听到这声音,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血海不敢怠慢,身形一展,也变得异常高大起来,左手一抄,从地上抓起了韩玉和宁梅香,右手微握成拳,凝视黑影:“你是谁,怎么会被禁制在这里?” 那黑影微喟道:“血海,我是十万年前这里的神,被三个卑鄙的仙人用诡计将我镇伏在这里,三万年前,我通过你告知南大陆来人救我出来,谁知道等了这么久,你真是没用。” “你是……!”血海强吞下要说出的话,陡然右拳忽的击出,巨大的拳头带出狂飙般风声,也带着刺鼻的血腥味击向黑影。 黑影暴喝一下,也伸出一拳,与血海巨大的拳头相抵,众人耳中但听得一声金铁交击般的巨响,黑影身形一晃,血海却被反击之力击得向后飞去。 血海后退之势极快,快若流星闪电,后退之势极猛,猛的象弹丸利矢,遇到坚硬无比的墙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石壁之上撞开一个巨大的窟窿,就像凿开一个巨大的甬道般,毫无阻拦的飞了出去,韩玉和宁梅香都被这漫天巨响震晕了过去。 血海象炮弹般把山壁撞出一个大窟窿,窜了出去,在带着韩玉和宁梅香飞离摩云峰不远时,听到身后听到身后那个古老而又飘忽的声音传来:“血海,我不想伤害你们,你们走吧。” 随后,血海看到偌大的摩云峰在缓缓地下沉,慢慢的高高矗立的山峰被夷为平地,这份震撼感令见过人久久难以忘怀。 在距离摩云峰几百里外的一个无名山头,血海放下韩玉和宁梅香,并用灵力将他二人催醒。 韩玉和宁梅香醒来后,看到血海又已经变成正常人大小,依旧是健壮而有力的体魄,只是眉宇间多了丝忧虑之色。 “血海,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到这里了?”宁梅香耐不住寂寞,醒来就问。 “这是离摩云峰不远的一个小山,摩云峰从此不再有了。” “是你毁灭了摩云峰?” “不是,是史前一个魔头,想不到他就在紫煞魔域珠下,被镇伏了十万年之久,你取走了魔珠,也释放出了魔头。” “那是个什么样的魔头?” “我也说不清楚,那个魔头身上有一种强大的魔力,连我都感到有些恐惧。” 沉默。 能令血海都感到恐惧的力量该有多么强大。 “我的禁制随着摩云峰的倒塌也已经解除了,我要找地方恢复的神功,巨峰大陆看来到了多事之秋呀。” 血海难得有所感叹,他不待二人回答,化作一缕清风,转眼消失了。 宁梅香看着韩玉,韩玉也在注视着宁梅香,良久,宁梅香说道:“傻子,咱们也找个地方先先炼化魔珠和宝衣吧。” 韩玉点了点头。 试剑锋峰陡如剑,笔直伫立在巨峰山脉的中路,远远望去,就如利剑直指苍穹。 在接近峰巅的山路上,有一对青年男女正在追逐着一个四级妖兽紫尾花纹貂。 紫尾花纹貂虽然是四级妖兽,但攻击力不强,只是动作异常迅捷,这对青年男女看来修炼也不是很高,虽竭尽全力。仍无法捉到那只小貂,反累的气喘吁吁。 “师兄,放飞剑吧,我怕它跑了。” “不,师妹,我一定要抓活的,给你做一个漂亮的围脖。” 男青年固执的说道,加快脚下步伐,紧紧追向紫尾花纹貂。 这对青年男女是试剑峰下古剑山庄的人。 男青年叫铁无涯,是古剑山庄庄主铁长恨的独生子,女的叫上官春儿,是他的师妹,也是他的情人。 古剑山庄在修真界很有名气,虽不在七大门派之列,但起名望也极其响亮,特别是铁长恨一身功力通神,据说已接近归神期,同时广交修真界好友,受到同道追捧,信誉极佳。 这天,铁无涯领着师妹上官春儿上山游玩,无意中发现了这只紫尾花纹貂,看到貂皮花纹非常好看,就想抓住给心上人做一个围脖,不料这个小貂非常滑溜,追了好长一段路也没能抓住。铁无涯不愿放弃,咬紧牙关拼尽全力追赶小貂。 紫尾花纹貂被追急了,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山洞,径直钻了进去。(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