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12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1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12部分
星辰残梦-第12部分尾巴忽地变得更加细长起来,在半空中怪异席卷开来,细小的白色头颅吐出大团的黑雾,黑雾中这条长长地尾巴将那两名黑衣人扫落到两旁的石壁之上,虽然大家都看到也知道这一击有先后的区别,但这两个人几乎同时飞出,可见长尾攻击之迅疾。本来这两名墨家子弟功力也不算弱,但与墨涵相比,尚有一大段差距,落到石壁之上,未象墨涵般滑落地上,而是被坚硬的石壁撞成肉饼,眼见已经回天乏术了。这自然是他们与墨涵功力相差太远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是那魔猿的尾巴上的细小的头颅放射的毒气,麻痹了他们的神经,使他们根本无法运功保护自己的结果。可怕的魔猿,全身都是攻击武器。墨涵已坐到地上,在默运玄功,治疗伤势,于面前发生的一切都不关心,他现在要的是尽快恢复功力,再与魔猿决战。他相信,自己带来的弟子们能够阻挡魔猿这一时的进攻,只要阻挡一时,靠墨家神奇的复原功法,他就可以恢复八成以上的功力,再战魔猿。魔猿巨大的头部从地下拔起,巨吼连连,吼叫声中,两侧飞出两条黑色的长索,在黑暗中象两条毒蛇般悄无声息的飞来,卷向魔猿的头部,在魔猿没有反应过来时,这两条长索分两侧将魔猿粗壮的脖子紧紧缠住,两个黑衣人出现在两侧,四只手一齐用力,布置了禁制,将魔猿控制在地上难以起身。魔猿看似难以解脱带着禁制的长索的束缚时,那个萎靡的弱小的头颅忽然睁开了眼睛,两道力芒般的眼神射出,刺向一侧的黑衣人。魔猿第三个头颅苏醒了!那两道利芒般的眼神射到一侧黑衣人面孔上,那名黑衣人大叫一声,仰面跌倒。这一下两个人布置的禁制和力道出现了偏差,魔猿巨大头颅连带着身子飞向另一侧,在那侧的黑衣人惨叫声中被魔猿砸成肉饼。十面埋伏阵刚使出,就有四名墨家子弟死在石窟之内。好强悍、好凶残的三头魔猿!好怪异的第三个头颅!韩玉见到这等惨状,不忍看下去。手中握紧九纹赤炎剑,非宁梅香紧拉,早已飞下去斗魔猿了。这时墨涵还在一侧静坐疗伤,但场上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在石窟中央,又出现一个墨涵,高举宝剑,昂头而立。韩玉一时感到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怎么出现了两个墨涵?“这墨涵真了不起,竟能用玄功幻化出幻影来。”宁梅香小声说道。韩玉知道,修炼到一定程度,是可以幻化出幻影的,幻影虽没有本体的实力,但足以扰乱人心。可是达到幻化幻影这一高度,至少要修炼到归神中期,这墨涵确实了不起。三头魔猿从地上爬起来,看到石窟中央又出现个人,恼怒的大吼一声,大踏步的向墨涵的幻影冲去,及到跟前,双臂举过头顶,握在一起,带着狂风用力砸下,击到幻影之时,幻影瞬间破碎,魔猿用力过猛,没有收住,身子立时向前俯冲下来,就要摔倒在地。地面忽然长出无数的蔓绳来,这些蔓绳似毒蛇般扭曲着身子,疯狂的飞长着,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有形的网,将三头魔猿裹在其中。裹住三头魔猿后,这网在迅速的收缩,紧紧地笼住三头魔猿,令它难以动弹。墨家天罗地网织成了。墨涵站起来,一身正气,一身凌然,一身傲骨,手中碧渊长歌剑更加碧绿晶莹,剑芒伸展足有三丈,口中高歌:“天革地席部金汤,六丁六甲锁中央。幻化归来全真道,怒将神剑斩魔王。咄!”随着这一声叫,身子飞起,碧绿色的宝剑闪露万点绿芒,飞刺魔猿。魔猿身子被禁锢在天罗地网中,无法防御,但那条细长的尾巴却露在外面,那白色的小头颅扭曲着发出怪异的叫声,从后面无限伸展开来,卷过来吐着大团黑雾,迎向墨涵。“公子!”一名黑衣人忽然出现,大叫一声,他的身子横在半空中,半空出现一张虚拟的长弓,弓身有一人高低,已经拉满了弦,那名黑衣人就搭在弓弦之上,显然是以天地灵气为弓,以个人肉体为箭,要施展“倚天夺命箭”的奇功。这“倚天夺命箭”韩玉听说过,那是上古传下一种绝命之箭。施展这箭法的人,是凝聚天地的灵气,利用自身的灵气与天地灵气相融合,虚拟长弓,以自身为箭,达到超速飞行,并以自身元婴爆炸来伤害对方的一种奇招。这种奇招很少有人会用,原因是但凡用到这“倚天夺命箭”的人,都是以牺牲自己来伤害对手为目的,试问有几个人愿意牺牲自己与与对方同归于尽?今天韩玉在这里看到了万古难逢的奇功出现。那黑衣人惨烈的叫声刚落,弓已放开,人已飞出,如电火流星,划空而过,射向那长尾的小小头颅。这是旷绝古今的一箭!这是浩然长存的一箭!这一箭终将载入修真史册!“砰!”惨烈的撞击声中,那个黑衣人和魔猿的长长地尾巴、细小的白色头颅一起化成了灰烬。韩玉早闻说墨家死士可以以死来效忠墨家,这是几万年来的传统,但今天头一次亲眼见到,这种震撼在心头久久不能平静。“不!”墨涵大叫着,可是他来不及拦阻,以天地做弓,以人体为箭,这超越了修真极限的速度,又怎能拦得住。三头魔猿的一个头颅以及长长地尾巴被墨家死士以元婴爆炸而毁去,狂怒中在天罗地网中发出惊惧的惨叫,但惨叫只喊出一半来,墨涵的碧渊长歌剑就已经刺入它的口中。三头魔猿修炼到全身坚硬高过钢铁,几近修真界金刚不坏之体,但它的命门就是口中。长歌剑本就是上品灵器,在墨涵归神期的功力引发下,径直插入了魔猿口中,将魔猿另一半喊叫给隔绝了。这魔猿真的太强悍了,第二个头颅眼看毁在墨涵的剑下,第三个看似弱小的头颅再度睁开双眼,两道力芒射向墨涵。墨涵在力芒的袭击下,丢下宝剑,大叫一声,摔出十几丈远,倒在地上,艰难的撑着身子,但很难爬起来。刚才墨涵并没有完全复原,他现在已经完全透支灵力,伤的比刚才要重的多,绝不可能短时间再复原了。“公子!”余下的几名黑衣人从各处飞奔而来。那怪怪的弱小的魔猿头颅眼中精光再露,继续射向远在十几丈外的墨涵。一名黑衣人在高速飞行时看到这种状态,大叫道:“公子小心!”叫声中先改变方向,挡住了射向墨涵的力芒,顷刻间,力芒穿过他的身体,他在空中滑落下来。“不要!”墨涵伤心的大叫,可是无济于事。魔猿弱小的头颅在扭动,在积蓄力量,在寻找目标,再准备进行下一个屠杀。韩玉看不下去了。韩玉意识到那魔猿的这个头颅采用的是精神攻击的方法。好恐怖的三头魔猿,强悍无比的身体和四肢,剧毒灵敏的长尾,加上这个能用精神攻击的头颅,若非被天罗地网笼住,试问天下还有谁能制服得了。看到这魔猿的精神攻击,韩玉想到自己的九纹赤炎剑的特定功能“噬魂”正是这种精神攻击,而且九纹赤炎剑发出“噬魂”功能,根本没有预兆,不会发出力芒报警,从这点看,九纹赤炎剑的精神攻击应在这魔猿之上,目前三头魔猿正在蓄势准备第三次攻击,自己大可利用九纹赤炎剑一试,或可博得全胜。韩玉私下对墨涵并无恶感,魔猿的凶残激起他天生的侠义感来,这时他完全不顾自身安危,凝聚全身功力,做全力一击。韩玉身边的宁梅香忽觉韩玉身上功力涌动,心叫不好,要伸手拉时,韩玉已然飞落石窟中,手中神器九纹赤炎剑放射出万丈光芒,大吼声中,若天神临凡般冲向魔猿。魔猿本待在睁开那魔眼,射杀场中人,忽然一种天生的克力克制住它睁开魔眼,它不由得紧闭要睁开的魔眼,欲扭头闪过,但神器天生的克制力岂是那么容易躲开的,韩玉一剑刺到,那弱小的魔头就如同败落的残花般飞上了天空,洒下一蓬血雨。韩玉巧合之下,一剑刺飞了三头魔猿的第三个头颅。三头魔猿终于倒下再不能起来了。第三十五章三层宝殿 “我小看你了。我一生很少看走眼,今天我看错了。你不仅仅有一把神奇的剑,更有一腔古道热肠。我今天欠你一个人情,只有来日再报了。” “墨公子言重了。”韩玉谦虚的说,他的心里真没有要墨涵报答的意思,刚才舍命去拼三头魔猿,就是一股正义感,感到同类不该遭到魔兽的毒手,何况他对墨涵并无恶感。 墨涵一挥手:“大丈夫顶天立地,本当就是知恩就报,有仇必究。老弟不嫌弃,今后我就是你的不成器的哥哥,这个玉诀给你,无论千万里,只要你开口,墨涵必到。” 墨家人重信守诺,谁能怀疑! 墨涵是被手下人背走的,也带走了三头魔猿的尸体。临走时他对宁梅香说道:“百日之约,忘不能负!” 石窟内只剩下韩玉、宁梅香和食百味、齐小舟四个人,显得有些冷清。 “老七,能见到你五哥真是太高兴了,看来你的功力又突破了,真了不起,五哥为有你这样的师弟骄傲啊。” 齐小舟热情的跟韩玉打着招呼。 韩玉到现在忽然想起自己还不明白齐小舟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况且他对食百味的做法感到不齿,感到食百味做法根本不够光明磊落,故不愿意与他们深谈。 韩玉是个直心肠的人,不善奉承,所有表情都体现在脸上。面对五哥这么热情,也只是哼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应付了。 食百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一晃而过,转而面对韩玉,却跟齐小舟说道:“小舟,这是你的师弟吗?” 齐小舟恭敬地说道;“父亲,这是我的七师弟韩玉。老七,这是我失散多年的父亲。” 韩玉面对食百味虽然不不愿接触,但想到他毕竟是齐小舟的父亲,按理是自己的长辈,也不好太过分,就拱手道:“韩玉见过伯父。” “哈哈哈!自古英雄出少年,你有这样的好兄弟,为父替你们都骄傲。”老奸巨猾,说话滴水不露。 “韩玉,快过来,看这里是什么?” 宁梅香自下来跟墨涵打个招呼后,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第三层大殿的门口,发现了什么怪事,惊讶的叫着韩玉。 宁梅香本就不是巨峰大陆的人,根本不讲究巨峰大陆的礼节,在她心目中,除了韩玉和任雨轩外,任何人都不在她的眼里。她看不起食百味父子,也就根本没有必要敷衍他们,看到他们跟韩玉说话,耐不住寂寞,先到第三层魔殿来了,看到里面情景,吃了一惊,喊起韩玉来了。 韩玉知道宁梅香功夫深不可测,但心机单纯,对她的大惊小怪并非十分在意,但也想就此甩掉齐小舟父子,就连招呼也不打,奔向宁梅香去了。 从外面看,第三层大殿云雾缭绕,就是凝聚灵力,从外面也根本看不清里面什么情况。韩玉跑到门口,跟宁梅香站在一起,向里面看去,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第三层大殿里面有多大根本就看不清,这里的云雾不知道是什么形成的,非常浓密且遮蔽性极好,就算灵力再高的人也无法看到十丈以外的情景,这些奇怪的云雾都是在地下冒出来,明确的说是地下一个池子里冒出来的。 进得第三层大殿,除了脚下丈余宽的一条石道外,其余能看到的地方就是脚下不知道有多大的一个池子。 池子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有多深,池子里装满了液体,不是水,是跟水一样能流动的液体,鲜红的液体,跟血一样的液体。 还散发着酸臭的味道。 满池的血红的液体在沸腾着,翻滚着,冒出层层蒸汽,笼罩着室内,这室内的云雾就是这些蒸汽形成的。 韩玉吃惊的在想,这是血液形成的池子?哪里来的这么多血液?为什么还在翻滚? 食百味父子也来到这里,站在韩玉他们身边,也在吃惊的看着这里。 “哈哈哈!卑贱的人类,你们来了,给我这里增添新鲜血液来了,几万年了,我这里还没有新鲜的血液来补充。”声音响亮至极,刺耳至极。 “你是什么人,出来。”韩玉大声喝道。 “卑贱的人类,你们是看不到我存在的,我无所不在的,但绝不是你们这些愚蠢与卑贱的人类所能看到的。” 这声音来自四面八方,确实难以捉摸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咯咯咯!你再装也没有用,我早知道你在哪里!”宁梅香笑的花枝乱颤,谁也不知道这小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丫头,你怎么能知道我在哪里?”那洪亮的声音带着诧异的口吻问道。 韩玉抓住宁梅香的小手,悄声问道:“你知道他在哪?” 宁梅香在他耳边嘀咕:“我也不知道,就是在胡猜。” 说完,宁梅香挣脱韩玉抓住的手,背着小手,在池边慢慢踱着步,摇晃着娇媚的躯体,一付顽皮的摸样,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还能耍出这种姿态,真是可爱到了极点。“我若是能说出你在什么地方,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小丫头不是疯了就是太单纯了,竟敢跟一个神秘之极的人亦或是魔头谈条件? 室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怎么?你怕输给我?”宁梅香步步紧逼,倒像是那神秘的人怕她似的。 “哇哈哈哈!我怎么能怕你?你到说说看,我在什么地方。” 看来这神秘的人物到很自信。 “我说出来你可不许抵赖,你要是抵赖我可不答应。” 不答应?不答应能怎么办?看着神秘的人的样子,就是在场的四个人联手,恐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又能如何呢? “哼!我血海从不会抵赖的。”这神秘的人物恐怕被人怀疑他的诚信,到先把名字说出来了。 “那好,我说了,”小丫头故意拉长声音:“你—就---在---池---里!” 废话! 废话? 谁也不知道。 大家都猜这神秘的人物可能在池里了,可谁说出来了? 宁梅香说出来了。 “唔!小丫头,你说对了,我就在池里,你真聪明。” 天哪,这么简单的问题,竟然被夸真聪明,这是哪跟哪呀。 可是,谁敢揭穿这谜底? “既然我说对了,你就出来吧,别躲躲藏藏了。” 这神秘的人物在和大家捉迷藏? 这玩笑开大了。 池里的红色水花滚的少了许多,也不再象刚才那样沸腾了,水位似乎也在降低。 “我来了!”洪亮的声音又在响起,室内的雾气薄了很多,透过雾气能看到距离也远了很多,大家就见在数十丈远的地方,好像隆起一座小山,待雾气进一步散尽,大家才看到,这是一个像山一样高大的人在那里。 是雄伟象座山,还是山象个人? 一个极其宏伟的人露在大家面前。 说其宏伟,是这人太过于高大了。 这人距离大家足有三四十丈远,但大家必须要仰视他的存在。这人胸部以下还在池子里,但头部距离池子液体表面足有七八十丈高,这人的身高可想而知。 这个人一颗巨大的头颅超过特大的风车,双眼就像一对巨大的灯笼,事先大家都感到三头魔猿非常的大,但这三头魔猿跟着巨人比起来无疑蚂蚁跟大象相比。 巨人头上长的蓬乱红色头发,象乱草杂枝般胡乱舞动着,火红的双眼,火红的络腮胡须,红火的皮肤,全身看来都如同火焰般刺眼,象血液般鲜红。 整个一个火红的巨人。 “小姑娘,我出来了,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你抵赖,我还没提条件,你答应什么了?” “额……?”那巨人一下子给问住了,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不是你让我出来的吗?” “是呀,让你出来是看看本姑娘猜对没有,可不是答应本姑娘条件,你这不是在抵赖吗?” 这官司谁能打得清? 谁又敢和这个巨人打这官司? 偏偏宁梅香不信邪,敢跟这巨人较劲,巨人看来还真的拿她没有办法。 “小姑娘,那你要跟我提什么条件?”没办法,谁让这巨人长这么大,低声说话也都震得大家耳朵嗡嗡响。 “嗯,那个……”看着巨人着急的样子,宁梅香竟扑哧一下笑了:“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不过,我提出条件你一定要答应,不答应你就是小狗。” “答应,我肯定答应。”巨人忙回答,看样子他很怕当小狗。 他对宁梅香低声说话,但对旁人可不同了:“你们几个能闯过那死猴子一关,看来有点本事,不过我这一关你们休想过去,我要你们化成这池里的水,给我增添新鲜的血液。” 此语一出,在场众人无不心惊。 这巨人如此高大,漫说是动手,就是用身体压,又有谁能扛得住?大家虽都是修真高手,但怎么能跟这么个巨人相比? 虽无法相比,也不能束手待毙。 韩玉持出九纹赤炎剑,挡道宁梅香身前,面对巨人喝道:“魔头,你想让我们化作池里血水,做这里冤魂,那你就来吧。” 巨人巨大的头颅摇了摇:“小娃娃,你的剑虽然不错,但你的功力太弱了,还像想跟我血海动手吗?” “大丈夫生则生,死就死,难道你还想让我求饶么?”韩玉正义凌然。 “倒还倔强,你们也想动手吗?” 食百味和齐小舟对视一下,默不作声。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巨人的对手。可是就这样窝窝囊囊死去,又有谁能甘心? “我不和你动手,你打死我吧。打死了你就不用履行诺言了,你就可以变成小狗了,那多有趣,咯咯咯!”宁梅香还有心思在笑,大家可都感到笑不出来了。第三十六章约法三章 在这巨人面前,恐怕一切抗争都是徒劳的。宁梅香这种时候还能跟这巨人如此开玩笑,如此放松,谁也不知道她依仗的是什么,怪人为什么会如此放纵她? 任她胡闹也好,看那巨人怎么对待。 巨人或许也真感到遇到什么难题,巨大的右手拂动一下蓬乱的红发,比灯笼还大的眼睛在卡巴几下,在努力思考着这个问题。 过了好一会,他像是想明白了:“小丫头,我不杀你,留着你等你提出条件,我做到后再杀了你,就不算违约了,也不会变成小狗了,哦哈哈哈!”说完这些话,巨人放声大笑,像是得到什么便宜了。 亏他想的出来。 大家都面面相视,感到都猜不透这巨人是脑袋有问题还是出于什么目的这样想的。 “你认为你能轻易杀掉我们吗?我看未必。你的本事未必比我们高,我不相信你能够杀得了我们。”这小丫头是不是脑袋也进水了?看这巨人的样子,凡人怎么能够和他动手? “哼!我血海身兼魔道两家千种绝学,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所会的功法如何能进我的法眼,在这世界上谁能做我的敌手?哇哈……!”刚要笑,像是想到什么,忽然止住了口。 宁梅香鬼机灵,一眼看出问题:“笑呀,你倒是笑呀。你以为你是这世上第一吗?别再我们面前冲老大了,等能制服你的人来,你就不会在这里张狂了。” “谁能制服我?谁能打得过我?”巨人大声吼起来,整个室内都在嗡嗡的回响,在场诸人不得不都凝聚灵力,来抗拒这骇人的吼叫声。“当年若不是他趁我功力未到大成,如何能……”好像说漏了嘴,忽止住不再说下去。 难道还有谁能打过这巨人?看来真让小丫头猜到了。 “我知道了,那人趁你刚练神功,将你制服并封印这里。若是待你现在神功大成,他即使来也未必是你对手对吧?”宁梅香依旧笑吟吟踱着莲步。 “哼!唉……”前一声响亮,后一声微弱,可再微弱也是巨人发出来的,大家都听得明明白白。 巨人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说你身兼魔道两家千家功法,那不就是说整个巨峰大陆所有门派的功法你都会吗?” “这个大陆的功法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没有我不会的。” “你在胡吹。我敢说这里有一个人掌握的功法比你多,若不是他现在功法还没大成,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巨人一听,一双巨大的眼睛赫然大亮,大手一挥,一股巨大的风力自手中击出,撞击到岩壁之上,发出嗡嗡的响声。 “就凭你们这些卑贱的凡人,也敢和我比?那人是谁,出来,我要他碎尸万段,看看我强还是他强。你,你,还是你?”他随手一指,指向韩玉,指向齐小舟,指向食百味,大家摸不到头脑,都没有回答。 韩玉心里忽然明白,宁梅香是要自己和巨人比武。三头魔猿的实力大家已经看到了,看这血海的口气,绝对远在三头魔猿之上,以自己的功力,能是这巨人的对手吗?但宁梅香深爱自己,她会让自己冒险吗?她究竟要做什么? 韩玉想不明白,别人更是在云雾里。 “怎么着,你要以大欺小?真让我看不起你。” “你不是说有人比我强吗?是谁?我要和他挑战。” “现在他功法没有大成,当然不是你的对手,这就跟你当年被人制服是一样的。但我敢说,用不了多久,他一定能战胜你的。” 巨人气得哇哇大叫:“卑贱的人类怎么能够和我相比?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功法是怎么样炼成的?告诉你,普天之下。没有我不会的功法,没有人能够……”说到这里,或许感到自己说得太多了,不再说下去。 “好了好了,你大话说到头了。我问你,若是有你没见过的功法,你该怎么办?” “不可能,你们绝对不能修炼出我不知道的功法。”巨人头颅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顽固到了极点。 宁梅香秀眉一展,笑道:“血海,我现在忽然想起来要跟你提什么条件了,你想听吗?” 巨人大嘴一咧:“好哇。快说,你不说可要憋死我了。” “我说了你能答应吗?” “我血海说道做到,答应你一定办到。” “你可不许反悔哟。” “绝不反悔!” 巨人看来真是个重信用的傻子。 宁梅香一字一语的说道;“血海,我要你跟那个人比武,但条件我开。” 巨人一听乐了,别的条件他怕真难答应,这个条件算什么。这里这些凡夫俗子怎么能够和他相比。“你说,要什么条件跟他比武?” 宁梅香故意沉吟一下,说道:“你长得太大了,这个…….,这武怎么比?“ 巨人哈哈大笑:“小丫头,这个好办,你看。”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股浓雾笼罩住他的身体,转眼浓雾散去,大家就看到距他们只有十余丈距离的红色液体之上,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像是远古来的蛮荒之人,个头跟正常人差不多,浑身赤裸,只在腰上缠着一块不大的红色布块,挡住要害部位,浑身上下肌肉凹凸有致,精壮无比,展示着男人雄性特有的雄风。一头火红的乱发随意蓬乱生长在头上,血红的双睛透视着野蛮的凶光,乱七八糟的红色络腮胡子显示出桀骜不驯的个性。 这就是血海。 “哇!你变成我们这么大小还这么强壮,真的太强大了,我都后悔刚才提议了。” “小丫头,我守诺答应你的条件,你可不能反悔呀。”血海恐怕宁梅香变卦。 “我不变卦,现在我就提条件,在我说完之前你不许插嘴。”宁梅香处处挤兑着血海。 血海无奈之下,都囊道:“女人真麻烦,我不说话,我不说话。”声音虽小,但大家都清清楚楚听在耳里,想笑又都不敢笑。 “那好,你听我说。”血海越着急,宁梅香越卖关子:“这个条件就是你只能防守,不能进攻,也不能施展法术和用灵力反击,在十招之内,你要是辨认不出我的伙伴使用的招法是哪门哪派的,你就算输,认出你就算赢,怎么样,你可敢答应?” “哈哈!别的我不敢说,要说有我没见过的功法,那绝对不可能。”血海自信十足。 韩玉这时忽然明白了。 韩玉得到《破虚诀》和自创《飘渺剑法》一事,在甬道中简单跟宁梅香说了,这两种奇功一个是来自上界紫苑大帝的自创的神功,一个是自己所悟,这两种奇功绝对不与巨峰大陆任何一派功法相同,那血海口气蛮大,说熟悉巨峰大陆所有门派的功法,但怎么能知道还有这两种奇特的功法?自己若用出这两种奇功,血海必不认得。自己岂不是稳操胜券了。 想到这里,才感到宁梅香这小丫头表面上单纯可爱,实际上心思缜密,才计过人,非常人能揣测。 血海苦守魔殿,虽有超人的神功,但论心机怎么能跟这鬼精灵相比?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他和你比,不过要有个赌注才好全力比武你说是不是?” 血海一愣:“小丫头,你要赌什么?” 宁梅香娇笑道;“血海,你这么小气,害怕赌输了吗?” 血海哪吃过激将法:“哼!我不会输给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的,你说吧。” “那好,既然让我提,那我就说了。”宁梅香信心十足:“你要是输了,答应我们三个条件。” 这小丫头狮子大开口,这回要三个条件? 血海一皱眉:“三个?” “怎么?怕输?那就别比了,趁我们功力还没有练到大成,你就先把我们禁锢了,省得输了不好看。来吧,抓我们吧。”负手而立,满不在乎。 血海对宁梅香的态度极为不满:“谁说我会输?我才不会想那个卑鄙的仙人那样,怕别人功法大成先害人,我不会做这样的卑鄙小人的。” 宁梅香笑道;“血海是大英雄,那我就说了,一:你要给他一件宝器,我知道你有很多宝器,可不要拿普通的来蒙我们。” 这小丫头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 血海一听,到放下心来:“这个好办,我有都是法器,给你一件算什么,快说第二件。” “这第二嘛,你要告诉我‘紫煞魔域珠’的下落。” 这话一出,血海颔首道:“小丫头,我早就知道你是死神家族的圣女,不然我怎么能容你到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紫煞魔域珠’的位置,但能否得到就是你的造化了。” 这话一出,韩玉送了一口大气,看来这血海跟宁梅香胡闹是半真半假,原来他早就知道宁梅香的身份,看来跟宁梅香家族还有渊源,这样可能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存在。 而食百味父子却大吃一惊,在跟三头魔猿搏斗时,根本没看到宁梅香动手,只是感到她身上没有一丝灵力,看来可能是已练到返璞归真的地步,只感到她深不可测,谁能想到她竟是死神家族的圣女? 特别是食百味心里真的开了百味铺子,什么滋味点都有了。五百年辛苦修炼,多少期盼,眼看大功告成,半道先杀出个天魔一样的血海,令他难以匹敌,现在又出个整个巨峰大陆都恐惧的死神家族的人物,而且是这个家族的圣女,虽然他不知道圣女在死神家族的地位,但看到这天魔般的血海对这宁梅香还有几分容让的地步,那这娇小的女子岂非比恶魔还可怕。自己想要的那一切是否都要落空,五百年心血都成空? 自己何其不幸? 天又何其不公啊! 世事难料,岂能都遂人意! 至于“紫煞魔域珠”是什么宝物,他却连听都没听过。 宁梅香一改调皮摸样,正色道:“‘紫煞魔域珠’我非要得到不可,这魔珠关系到南大陆魔派的安定,关系到我和韩玉今后的幸福,再难我也一定要取得。” 这一刻,宁梅香美丽的脸上出现圣洁的光泽。 “好的,我答应你。这几万年来,我也就等待这一刻到来,你要是真的取到‘紫煞魔域珠’,也不枉我这几万年来的孤独了。你说第三个条件吧。” 这样看来,这血海真是跟死神家族渊源颇深。 “这第三个条件很简单,就是我得到‘紫煞魔域珠’后,你要安全的带我们离开这里。” “这第三个条件不是条件,小丫头,只能看你的造化了,看你能不能得到‘紫煞魔域珠’了。” 血海都没有把握宁梅香能否得到魔珠,这取得魔珠的过程看来要非常的艰难和危险。 韩玉不由得担心的看了看宁梅香,这弱小的女子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吗? 宁梅香圣洁之色更加浓郁;“天佑我,我必得;天不佑我,我破天也要得!”第三十七章飘渺神剑 宁梅香决绝的态度与她事先表露的调皮顽劣简直判若两人,韩玉定睛细看,似不认识一般。神女峰头,雨中初次相会,韩玉忘不了那个天真浪漫的美佳人;通天河畔,枯枝烧烤焦鱼,韩玉铭记那娇憨率直的小丫头;荒野半夜,纸伞并肩遮雨,韩玉动情那温馨柔情的俏娇娘;雷电交加,妖兽道士血战,韩玉痛心那灿若流星的一刀。经无名高僧点化,韩玉真的知道,自己心中已经永远留存下那小巧玲珑的倩影。分别的日子何其漫长,重逢的喜悦何其幸福。但今天,宁梅香带给韩玉的是一种心灵的震撼。她不仅仅单纯,更有着机灵百变的聪慧;她不仅仅是浪漫,更有种坚忍不拔神圣精神。这一刻,宁梅香在韩玉心目中更加完美,更加惹人怜爱。“小丫头,你快说吧,是谁敢跟我比武?”血海真的没有将这里任何人看在眼里,他也有资格不将这里任何人看在眼里,因为他相信,在这个凡人界,他就是无敌的存在,除了那个该死的卑鄙仙人。宁梅香恢复顽皮的笑容;“你想输也不要这么着急嘛。”血海气得直翻白眼,但就是拿她没有办法,谁让这丫头是她的命门呢。宁梅香笑吟吟走到韩玉跟前,伸手抓着韩玉的胳膊,亲昵的说:“傻子,这回看你的了,输了……”忽然想起输了好像也没有失掉什么,咯咯的笑出声来。也是,这赌注只是对他们有利,根本没有说明输了怎么办。血海一个性子,从没想过自己会输,也没有想到自己赢了会怎么处置这些人,在他的眼里,这些人不过是砧板上的肉,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没必要说到嘴头上。“不要再罗嗦了,要比武现在就开始吧。”韩玉轻轻推开宁梅香,随手持出九纹赤炎剑来,向前踏出一大步,站在池边:“血海,我承认这样比武对你不公平,但我一定要赢你。看剑!”青衣飘飘,韩玉仗剑飞行空中,矫健的身姿,宛若飞龙行天,自然浑成。九纹赤炎剑荡出层层剑芒,如同漫天大雪,飘飘洒洒,溢满石窟,遮向血海,要把血海笼罩在漫天雪色当中,他口中吟道:“雪落千山缥缈烟。”韩玉一出手,就用上了自己独创的《飘渺剑法》。也只有《飘渺剑法》是韩玉独创,血海不可能认识。血海上当了。血海本就是这里精灵,承继了这里万千魔道两派的功法术法,他的自负,他的自傲,是有本钱的。韩玉长剑出鞘,他头一次感到有些不安,这不安来自这把神奇的宝剑。九纹赤炎剑,通体微青,剑身上九条纹路隐隐若现,似在表明一种深奥的哲理,待韩玉剑势一展开,那强大的“噬魂”效果一起展开,漫天的剑影带着一往无前的强大攻势,铺天盖地而来,这一刻,血海才知道自己有点小瞧这个年轻人了。但血海的功力又怎是韩玉现在能够想象的。这“噬魂”功效对血海这样强大的精灵是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的,而韩玉这虚实兼备的一剑血海本就有一千种办法来应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拳击出,打乱所有剑影,靠无匹的功力震碎韩玉的攻击,达到反击的目的。可是,宁梅香先把话挤兑血海,不得使用灵力和法术,限制了他反击的空间,不能反击,那就只能躲避。血海身形一闪,半空中留下一串串残影,利用高深的身法,堪堪躲开这一剑。“血海,你可认识这一剑出自何门何派?”宁梅香悦耳的声音响起,可在血海听来是那么的刺耳,他这才发现自己没认出来这是哪派的剑法,准确的说,自己根本也不知道这神(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