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10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1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10部分
星辰残梦-第10部分上写七字,用手点那些甬道,疏导七时,听了下来,说道:“老七,就走这里。” 韩玉苦笑不得:“五哥,这法子行吗?” 齐小舟说道:“不行又怎么办?走吧。”率先走入第七条甬道。 韩玉无奈,只得跟进来了。 甬道很窄小,只能容二人并肩而走,两个人在甬道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到人和任何光亮。 “老七,咱们走错路了吧?要不回去从别的甬道走?” “五哥,既来之则安之,咱们接着走,看看到里面底是是什么地方。” 齐小舟见韩玉坚定,也不好再反驳,两个人继续向前走。 又走了一会,甬道是宽大了很多,可脚下的路却依旧很窄,路的左侧紧贴洞壁,右侧则是一个万丈深渊,两个人运足灵力本可以看到十里开外,但这深渊却看不到底。 两个人小心翼翼沿着细窄的小路走着,虽然二人都能御剑飞行,可是掉到深渊里也不是好玩的,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危险。 这般又走了一会,前面露出一个小洞|丨穴来,二人对望一眼,齐小舟先进入洞|丨穴,韩玉跟在后面也进来。 洞口虽小,里面空间却很大,除了两个人进来的洞口外,这空间还有八对大小不一的门,都仅仅关着。 走哪一个门好? 两人又有点闹糊涂了。 齐小舟有掏出纸笔来,韩玉说道:“五哥,别那么麻烦了,我看咱们就选择最大最漂亮的门进去。” 这八对门,有一对门单扇高有三丈,宽有一丈,漆黑的门扇镶嵌着金光闪闪古代神兽摸样的饰品,神兽的口中含着金环,是开门与敲门的把手。 韩玉不待齐小舟是否同意,就走到那个大门前,伸出手来,抓住那两个金饰的门环,用力一拉,大门吱的一声开了大半,里面冒出耀眼的灯光来,韩玉向里面望去,就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高高的棚顶装饰着金色或银色的亮片,反衬着吊在棚顶的长明灯将大厅照的通明。 大厅内装饰都很豪华,八根紫金色一人合抱粗的盘龙大柱直接顶到天棚,柱子上雕刻着金龙活灵活现,柱子的下角则是雕刻着乌龟形状。看到这里,韩玉微皱一下眉头,看来是到了群魔殿了,这柱子都是帝王般的装饰方法,看来当初在这里的魔头野心着实不小。 韩玉信步走进来,见里面四壁都绘制者各种图案,非人非兽,半人半兽的样子比比皆是,做的很多是韩玉看不懂的动作。 “啊!这里这么豪华,真的很美呀。”齐小舟发出感叹,也跟着进来了。 齐小舟话音刚落,只听得砰地一声,二人循声看去,那两道漆黑的大门自己关闭了。 “这怎么回事?”齐小舟惊讶的跑回去,双手用力的推那两道大门,尽管他用尽了全身力气,但那两道大门却像生长在墙壁上一样,纹丝不动。 “老七,我们被关到这里了,快来帮忙看看,能不能出去。” 韩玉早看到齐小舟用力推门的样子,心内寻思,以齐小舟的功力,纵然是岩石也该有所松动,这两道大门看来一定是有什么禁制在作怪,那即是自己上去也不可能管用。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听到齐小舟喊自己,应道:“五哥,别白费力气了,咱们不如到里面看看有什么机关吧。” 说着,头也不回往里面走去。 齐小舟见状,无奈也就回转身来,进到大厅里。 韩玉沿着里面的的墙壁慢慢走着,看着墙壁上那些似懂非懂的图案,在琢磨着这些图案表达着什么意思。 齐小舟没有耐心,他四处查看,见到有什么可以装东西的物件就打开,在寻找这里可能发现的宝物,但是一无所有。 殿内中央有两个雕塑引起齐小舟的注意。 这两个雕塑大小和真人差不多,赤裸的身体,一个牛头,手中持三股钢叉;一个豹头,手中持一把黄金棍。 齐小舟走上前去,伸手摸摸雕塑,触手冰凉,再摸那钢叉,感到一股奇寒之气袭入掌心,赶紧撒手运功抵御,奇寒之气逼出体外,才略感舒适。 心想这是个宝物,运功于手,去抓那个钢叉,用力往怀里一拽,钢叉纹丝未动,他攒足全身力气,猛的一拉,钢叉虽没有离开牛头雕塑之手,但牛头雕塑跟着钢叉一起朝齐小舟砸来,来势很猛,若被砸中,滋味必不好受。 齐小舟不能吃眼前之亏,急撒手向旁躲闪,,刚要避开牛头雕塑,谁知道那雕塑即将倒地之际,竟用左手一撑地面,右手钢叉一轮,带出一股奇寒之风,扫向齐小舟。 牛头雕塑活了! 齐小舟大惊之下,叫了一声,腾身而起,斜着向一旁飞去。 “五哥小心。” 原来韩玉听到叫声,抬眼看去,见牛头怪在地面运转钢叉横扫齐小舟,齐小舟虽然飞到半空,但旁边那个豹头雕塑竟也活了,手中黄金棍一抖,闪出千万点金色光芒,一式“回头望月”,由下向上斜着扫了过来。韩玉在远处,无法相助,只得发声报警,同时祭出九纹赤炎剑飞身而来。 齐小舟堪堪躲过三股钢叉的威胁,就也发现了黄金棍的到来。这黄金闪闪的大棍带着一股巨大的风声席卷而来。齐小舟身在空中,避无可避,情急之下,双手掐住手诀,一式“大无量劫手印”展开,封住自己要害地方。 黄金棍带着风声呼啸而来,砸在大无量劫手印设下的防护网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齐小舟被砸得飞出好远,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 牛头怪在地面飞起,钢叉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闪电,带着那奇寒之气,也带着一股阴森的杀气,戳向还在半空飞翔的齐小舟。 韩玉也已赶到。手中九纹赤炎剑在空中一荡,洒出万道剑影,飘飘洒洒,刺向牛头怪。 这正是韩玉刚领悟的剑法《飘渺剑法》第一式,“雪落千山缥缈烟。” 牛头怪似无意识,既不挡,也不闪,钢叉一如既往的向齐小舟戳去。 韩玉的九纹赤炎剑本就是上界紫苑大帝的神兵利器,神剑本身具有很有神异的功能,可惜韩玉本身功力太弱,无从领悟,在韩玉这段时间苦修在功力上进阶到洞虚初期的时候,神剑炼化也到了一个新的境界,领悟到一个神异的特性---噬魂。 修真者以修心养性为主,精神修炼是境界高低与否的一大关键,精神修炼越高,境界提升的越快,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修真者的精神也最怕受到伤害,无论多高强的修真者,精神受到伤害,都远要比肉体受到伤害要厉害的多。 肉体本身可以依靠灵力招数加以保护,甚至如苦修者可以修炼到肉体如钢铁般坚硬,难以摧毁,但精神上却很难有好的办法进行保护,为了精神免遭伤害,保护精神的法器就成了修真者所追求的最佳目标。但这种法器太过难得,纵观整个修真界,又有几个能有这种法器? 韩玉领悟的九纹赤炎剑的“噬魂”这一功能,就是专对修真者精神进行攻击的异能。 “噬魂”:吞噬魂魄。 九纹赤炎剑一旦展开,就带着一种慑人心魄的威压,如鬼哭,似神嚎,攻击对方的精神意识,令对方精神麻痹错乱,削弱对方的进攻与防御能力,进而毁灭对手。 韩玉《飘渺剑法》本就是主强调攻击的剑法,施展开来,噬魂功能一并展开,牛头怪似乎受到很大影响,被直接刺中一十八剑。第二十九章魁魅魍魉 韩玉《飘渺剑法》第一招“雪落千山缥缈烟”一出,当真有如雪花纷飞,无处不落,轻烟飘渺,无孔不入,同时,九纹赤炎剑放射出“噬魂”技能,那牛头怪可能受到“噬魂”影响,没能躲开这一剑,韩玉刺中它身上一十八剑。 但奇怪的是,牛头怪身上虽然出现了是八个创口,但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受到韩玉这一剑的影响,牛头怪扑向齐小舟的方向出现偏差,下降的速度也减慢了很多,在齐小舟的身边足有三尺的地方落到地上,三股钢叉直接插入地面足有五尺之深。 齐小舟刚才被牛头怪震飞,吐出一口淤血,反倒清醒了许多,倒地刹那看到牛头怪攻击而来,顺势一个侧翻,宝剑拿到手里,反手一剑劈去,正劈在牛头怪的肩背之上。 齐小舟这一剑蕴含了他的全部功力,这把剑又是中等灵器,就算劈在铁石之上,也能将铁石劈开,但这牛头怪不知是什么怪物,这一剑下来竟没有将它劈为两段,只是令它的身子一沉,钢叉再度插入岩石之中深入一尺多。 牛头怪受到攻击,愕然回头看向齐小舟,就见齐小舟张口一吐,从口中飞出三点寒芒,飞向牛头怪的双睛和口中。 这是齐小舟的一个秘密武器,他自己起名叫“刺骨寒星”。齐小舟在彩帆岛修炼多年,除了正宗剑法、功法、术法外,还修炼了这一绝活,就是为了绝境求生用的,现在看到牛头怪如此悍勇,把自己看家本事也用出来了。 牛头怪似乎还在迷茫之中,根本没做任何反应,就被这“刺骨寒星”袭个正着,三点寒芒同时打入双眼和口中。 说来令齐小舟费解的是,那牛头怪双眼和口中并无一滴血渗出,但牛头怪已然不能动弹,还保持下落时那个姿态,双手紧握钢叉,象在准备用力拔出再度攻击一样。齐小舟看不出牛头怪是死是活,也就不敢再动,手中紧握宝剑,凝视牛头怪。 这一人一怪谁也不动,静如雕塑。 事后齐小舟才明白,这牛头怪原来是个傀儡。 修真者和修魔者一样,在修炼自身法术时,有的也精修傀儡之法。修真界的傀儡不是简单的木偶玩具,它是用特殊的金属或矿石制作,最初级的傀儡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抑或是运输和探路功能,但高级傀儡附之以魔法和技能,能够领会主人的意志和意识,充做主人杀人的武器。可是这种高级的傀儡制作太过艰难,对法术和矿石的要求也太高,是凡修炼到这种地步的高手,很少有愿意再花费大的代价和时间精修这种高级傀儡的。没想到今天在群魔宝殿就让韩玉和齐小舟碰到了,而且一遇到就是两个。 高等级傀儡能够施展攻击技能,靠的是修真界特有的灵石作为动能,一旦灵石枯竭,那傀儡就如同废物般无法动弹,更遑论杀人了。这牛头怪和豹头怪本是高级傀儡,在这里度过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没有外因触动,他们还会安详的做雕塑伫立在那里。 齐小舟眼热那牛头怪手中的钢叉,不小心触动了傀儡的机关,导致被牛头怪和豹头怪苏醒,遭到追杀。这牛头怪和豹头怪的动能之源灵石就在口中,齐小舟无意中把他的“刺骨寒星”射到牛头怪嘴里,将牛头怪口中的灵石击碎,令灵石再不能起作用,那牛头怪没有了动能,也就不能再动弹了。 这道理很简单,可在生死关头,又有几人能够领悟? 这当下,齐小舟举目注视牛头怪,一动也不敢动,双方僵持在那里。 齐小舟不敢动,韩玉却非动不可,而且要大动特动。 韩玉用《飘渺剑法》刺中牛头怪之际,就感到脑后风声大起,有人在身后攻击自己。 攻击韩玉的正是豹头怪。 豹头怪手舞黄金棍,从背后恶狠狠的砸来。 韩玉感到豹头怪的的大棍势沉力大,难以力敌,身形在空中一闪,凌空移动数丈,避开锋芒,转身挥剑击去,犹如滔滔春水,滚滚波动,一发而不见头尾,无孔不入,喷泻而出,正是《飘渺剑法》第二招“春水寂寞映高山”。 《飘渺剑法》用出,九纹赤炎剑所蕴含的“噬魂”绝技也一并使出,可惜的是豹头怪是个傀儡,根本没有魂魄,这一绝技对它用来毫无作用。 耳轮中就听得“当当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剑棍交加,接连撞击了数十下,韩玉只感到手腕发麻,心地难受,这豹头怪力量大的出奇,韩玉都有点禁受不住了。 借着豹头怪黄金棍的反震之力,韩玉飞身跨越到大厅墙壁一侧。 豹头怪手舞黄金棍,转动似风车般旋转着飞了过来。 韩玉为避开与其正面交战,身子贴在墙壁之上,如壁虎般滑行出去数十丈远。 豹头怪紧跟着追了过来。 可怜那满墙的的精致的壁画,在豹头怪那猛烈攻击下,面目全非。 那墙壁不知道有多厚,在豹头怪黄金大棍的砸击之下,只是外层有些破损,根基毫不动摇。 韩玉闪到一侧,已经到了大厅的尽头,那豹头怪兀自追来,后面已经无路可退。 眼看豹头怪舞棍攻来,避无可避,韩玉迫不得已一手持剑,一手捏“大无量劫手印”,力抗豹头怪。 耳畔就听得“轰”的一声,韩玉被豹头怪巨大的冲击力击飞。 身后不足丈余就是大厅的墙壁,韩玉被豹头怪无匹的巨力击到墙壁之上。 以这墙壁的厚度来看,韩玉在两股坚硬的力道夹击之下,怕要受到极大地伤害。 可是怪事发生了。 韩玉碰到墙壁之上,墙壁忽然翻转开来,露出一个洞口,将韩玉直接送进洞里,又重新合拢,就象根本就没有这个洞,也没有韩玉在这里出现一样。 世上本就有许多巧合。 韩玉昏昏沉沉的被打进洞中,洞里很黑,也很窄小,韩玉在豹头怪攻击的惯力之下,在洞里滑行了很远才止住。 韩玉停下来,调整下呼吸,稳定了情绪,想起五师兄齐小舟还在大厅里,转身往回走去。 走到进来的洞门那里,用力去推那个洞门,但结果那个洞门就如生长在那里一样,纹丝未动。 韩玉推了半天没有推开,将耳朵附在洞门之上,侧耳细听,什么动静也没有,韩玉大急,运足功力,大声喊道:“五师兄……”,里面什么反应也没有。 韩玉在里面又急又怒,连推带喊,折腾了有一会,任何声响也没有传出来。 不得已,韩玉坐在那个大门口等待,等待着五师兄能在里面把门打开。 过了好久,里面也没有动静,韩玉有些灰心了。这么长时间五师兄没能打开门救自己出去,可能有什么不测吧? 自己现在该如何是好? 想了一下,决定下来,既然这个门出不去,那就往里面走走,看看是不是还有别的出口。 主意拿定,韩玉起身向里面走去。 有了当初在乱气流中的寂寞和等待,有了在大裂谷底无边黑洞的探索与冒险,这次韩玉已经不再那么惶恐和无助了,他沿着窄小的通道,步伐坚定的向里面走去。 时间不长,韩玉听到里面似乎有人活动的声音,他加快了速度,迅速向声音发出的洞底方向飞去。 前进了一会,洞底的声音大了不少,听声音是两个人在说话,韩玉更加加快速度。 转过一道弯,声音清晰了很多。 “柳盼云,你我四人在摩云峰下开这个四绝酒店,等了五百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天,看看这秋风落叶剑、紫玉盘龙锁,这都是上等的灵器,看来我们的苦等终于有收获了。”说话的是个声音有点尖细的男人。 四绝酒店的人? “万家生,你是不是还漏了一样宝贝?”这声音听起来阴沉,令人不舒服。 “哦?柳盼云,你所说何物?这里原本就有很多宝贝,你自己仔细看看。” “万家生,你我认识也有几百年了,我还能不了解你?那把滚龙宝刀应该算是极品灵器吧?” 极品灵器? 韩玉知道,极品灵器和上等灵器从字面看好像只差一个档次,但实际上双方差距太大了。单单从这两种灵器功能上看,若是将极品灵器比作是日月的话,那上等灵器也就只能说是萤火之光。在这个修真界,极品灵器和神器一样稀有。 一把好的灵器,能够缩短修真者的修炼历程,应付天劫的抗争能力,可以说,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灵器就是修真者二次生命。茫茫修真界,原本就缺少炼制灵器的灵石和矿石,加上真正能够炼制出好灵器的大师更为稀少,故此,在修真界能得到一个上等灵器已经实属不易了。 而极品灵器在修真界太过稀有了。 史料记载,巨峰大陆修真界历史以来只出过二位炼器大师炼制出三个极品灵器,这三个极品灵器是巨峰大陆炼器史上的旗帜,一个是距今足有八万年前,史上第一位炼器大师紫髯翁炼制出一个九耳霓鼎,被修真界称之为古往今来第一防御灵器(这里不包含韩玉师门的天月宝鉴。毕竟天月宝鉴是神器。),现在仍然是七巧谷墨园半堂的镇派法宝。令两件事攻击性极品灵器,出自四万年前驼背明罗之手,分别为朝天血剑和滚龙宝刀。 朝天血剑当年在修真界掀起了一场无边的腥风血雨,因其杀气太重,后被静风雨斋所得,封印在风雨崖畔,再没有出世过。另一把滚龙宝刀在三万年前被一代刀王雷漫天所获,雷漫天仗此刀成就一番传奇功业,但后来和此刀一起失踪,想不到这把刀竟出现在这里,看来,雷漫天也参加了三万年前的那场灭魔大战,终是死在这群魔宝殿之中。 念及于此,韩玉更好奇那两个人下一步还要说什么。第三十章福祸相依 这四绝酒店的万家生和柳盼云似乎有些矛盾,韩玉此时不便露面,虽接近对方,但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被他们发现。万家生干笑一下:“老柳,你既然看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这的确有一把滚龙宝刀,应该是当年刀王雷漫天之物,我想自己留着,嘿嘿……”“万家生,你忘了当年我们创办四绝酒店所发的誓言吗?”“忘不了,但那是过去事了,你不明白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吗?”“你私藏宝物,不怕我们三个人联手追杀你?”柳盼云原本说话就很深沉,这句话说出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韩玉这时已经到了洞底,寻声音看去,在他的下方五六丈深的地方有一个大石屋,石屋里面有一些陈旧的家具,但令人触目惊心的这偌大的石屋里面满地是白骨和骷髅,各种武器遍地都是,可见多年以前这里定有一次惨烈的战斗。屋子中站着两个人,一个瘦高的个子,似乎有点驼背,看来有点眼熟,另一个个子不高,也很瘦,但很精神。“老柳,你认为我要怕你们追杀,还会实话告诉你吗?”矮个瘦子眼睛盯着高个说道。韩玉再看高个,猛然想起这人不就是在独自一人醉酒的趴在桌子上的那个人吗,原来他叫柳盼云,那另一个就是万家生了。韩玉分辨出这两个人来,看到他二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更不愿随便出头,当下屏住呼吸,细听他们谈话。“看来你要先杀我灭口,但不知道你能否成行?”柳盼云直接揭露道。“你柳盼云毒龙手虽然厉害,但是你太贪杯中之物了,贪杯误事呀。”“柳某自爱者杯中之物,可是功夫却没有因此而落下。”“我承认你修炼够刻苦,功夫在我之上,所以我早就想好对付你的办法,你别忘了,百谷纯酿是我酿制的。”“你在酒中下了毒?”听出柳盼云声音有些变味。这当下万家生那尖细的声音更加令人讨厌:“毒物岂能骗的了你们这些老江湖?我并没有下毒,只是在酒里多加了点甘草而已。这东西对别人无害,但对你可就不同了,谁让你练就的是纯阴之体,这点甘草虽不能要你的命,但你的功力要大打折扣了。”韩玉明白,修真者修炼的功法不同,有的跟先天体质有关。这纯阴之体修炼一些类似邪门的毒龙手等歹毒的功夫进境神速,但却极怕至阳之物破坏,一旦吸食至阳之物,功力将大打折扣。这甘草就是至阳之物,看来柳盼云要熊多吉少了。果然见柳盼云声音都变了:“好歹毒的万家生,想不到你早就处心积虑要害我。”“彼此彼此。柳盼云,你又何尝不想加害于我?你与迟三合暗中合计算计我几次了,幸亏老天有眼,令我早早识破你们的诡计,没有让你们得手,嘿嘿,今天让你尝尝受算计的滋味。”“三合,你怎么来了?”柳盼云一惊叫,万家生不由自主的回头望去。万家生刚一回头,柳盼云右手突然变得墨染一般漆黑,手臂长出有一倍,五指成爪,迅疾抓向万家生的后背。韩玉明明没有看见后面有人,知道这是柳盼云在使诈,但通过这两个人说话,感到这两个人都不是正派之人,也懒得搭理。毒龙手直接抓到万家生背部,看得出来柳盼云似乎得意起来,忽听他惨叫一声,右臂急速收回,用左手托住右臂,面露痛苦之色,惨声喝道:“万家生,你哥老匹夫,你用的什么阴毒的招数来害我。”万家生阴笑道;“老柳,这可不是我害你,谁让你偷袭我,我忘了告诉你,我穿了一件冰蚕刺猬甲,甲上的尖刺是专门破修真内气的,你用手来抓,那可惨了。”“想不到我柳盼云今天栽倒你这老匹夫手里。”柳盼云一肚子委屈。“哦,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不是请了几个帮手吗?你想不想见到他们?”柳盼云这回真的长了眼睛。万家生阴阴一笑,朝石屋门口喊道:“老柳想见见家人,道长请他们进来吧。”石屋的门打开了,先进来一个人,峨冠博带,正是九仙派的铁石道长。铁石道长进得屋来,面无表情站在一边,身后跟进来他的两个弟子,抬着一个大木箱子,走进石屋,将木箱放下。万家生没看他们,两眼盯着柳盼云:“老柳,你的相好的在这里,你想看看吗?”“你……。”柳盼云连惊带怒说不出话来。“麻烦两位道长把木箱打开吧。”两个道士打开木箱,里面赫然装着三个人,有两个是韩玉在四绝酒店遇到的那两个尼姑,另一个是面带大黑斗笠的女子。“静波,是你?唉……。”柳盼云有苦难言。那中年尼姑惨笑道:“盼云,想不到我们一家在这种时刻团聚。”“老万,你赢了。”柳盼云低下头来。“嘿嘿嘿!柳盼云,你真的就认为迟三合就那么可靠吗?告诉你吧,没有他通知我,我怎么会轻易抓住你的老相好。”“迟三合,你个混蛋!”柳盼云有些怒不可遏,但却丝毫改变不了大局。“细雨蒙蒙落满山,野花点点挂青岩。王孙公子走相候,翘盼佳人在眼前。”这时候那中年尼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念起诗来。听到这首诗,韩玉不由得想起宁梅香来。他们就是在雨中清晨相遇的。神女峰颠,微雨迷蒙,落燕惊飞,佳人俏丽。但不知佳人现在何方?柳盼云听到这首诗另一番感触:“五百年来,静波,你还记得?”“我又怎能忘记?五百年前,我跟随了你,被逐出师门,四处飘零,本拟想我们能一家团圆,谁知道整整五百年呀,我们竟在这种场合相见。”柳盼云低首说道:“静波,我本打算等这次群魔殿一开,得到宝物,你我一家团聚,笑傲天下,岂不快哉。谁知道……”“盼云,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与你能团聚在一起,过普通人的生活,这点微小的要求就这么难吗?”“大丈夫涉身立世,当有雄心大略,儿女私情,自该让路。”“哈哈哈!”静波师太不怒反笑:“好个儿女私情。妄我五百年苦苦等待,遗笑世人。”“静波师太,你有意,郎无情,当初你何不跟了我,我们双宿双栖在一起多快活,跟这个酒鬼得到了什么好处。”万家生不怀好意插话道。“你住嘴。”静波师太忽然大怒:“万家生,我原本就看不起你。柳盼云虽然嗜酒,但心底还是充满正义的,走的路还算光明,你这种龌龊小人如何能与他相比?”“哈哈哈!我是龌龊小人,他是正义的?但你想没想到今天的结局是怎样?成者王侯败者贼,死到临头,你还嘴硬。”万家生恶狠狠的说。“妙心,你看看,这是你亲生的父亲。母亲对不起你,从来没有告诉过你。”静波师太不理万家生咆哮,柔声对妙心小尼姑说道。“什么?师父,这是我的父亲?”妙心惊讶的叫起来。“孩子,他是你的父亲,我是你的生身母亲。五百年前,我还是在静风雨斋师门下受到庇护。我是斋主关门弟子,正好练到元婴期,受师门之命下山游历,遇到了你的父亲。”“不,不要说了。你不是我的母亲。他也不是我的父亲,我自小就是个孤儿。”妙心尼姑满面是泪,痛苦的嚎叫着。“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也不敢奢望你能原谅妈妈。离开这里以后,你去静风雨斋吧,红袖神尼是妈妈的师父,她不会抛弃你不管的。”静波师太面上表情决绝。“静波,你……”柳盼云将要说话,被静波师太打断:“妙心,记住,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包括你的父亲。”说完,含笑侧头再无任何言语。这一刻,静波师太震碎自己的元婴,辞世而去。“师父……。”妙心发现不好,先哭出来了。“静波,对不起你了,来世再报答你吧。”柳盼云也已泪流满面。韩玉对这两个尼姑本无恶意,刚才还在想怎么想办法救他们,毕竟对方有铁石道长这样的高手在旁,要谈救人如何容易。还没有想出办法,静波师太已经先走了,不由得扼腕叹息。“臭尼姑,临死嘴上也不积德,我让你死不安宁。”万家生恶狠狠的说。“师弟,你不是喜欢那个小尼姑吗?万老已经发话了,你就领受那个小尼姑吧。”一个道士嬉笑着说道。“堂堂九仙派的五掌门也来趟四绝酒店的浑水,看来我柳盼云的面子还是可以的。”铁石道长哼了一下哼了一下,不置可否。那个小道士跃跃欲试,大着胆子就要去碰妙心尼姑,陡然间就见那柳盼云大喝一声,忽的飞起,双腿闪出漫天腿影,飞踢万家生。万家生也不含糊,双手一错,以掌相迎。腿掌相交,砰然有声,柳盼云被万家生击飞出去,正好落在那个小道士身旁,他没有受伤的左手伸出,单手成爪,探入那小道士的怀里,直接将紫府元婴捏碎。“无情可以,但耍阴谋者必死。”万家生见状,也大喝一声,飞赴而来,手上多了一把宝刀,一把晶莹剔透如玉石般的宝刀,宝刀的刀身上有一条龙,似在刀身流动。滚龙宝刀!绝世精品,极品灵器滚龙宝刀!宝刀一出,森冷的寒气已经遍布满室,喝声中,他的宝刀已经劈向柳盼云。柳盼云微一闪,躲过头部,右肩露在刀锋之下,宝刀下落,整个右肩连同手臂全部被劈了下来。但这一刻,柳盼云左手再度探出,插到万家生的胸前。毒龙手!柳盼云拼个两败俱伤,也要费万家生与毒龙手之下。万家生身上穿有天蚕刺猬甲,柳盼云忘了吗?没有,柳盼云怎么能够忘记令他吃大亏的天蚕刺猬甲。他的毒龙手探到万家生胸前,变插为抓,直接抓住了万家生的胸襟,自己身子往前一靠,但听得“噗”的一声,声音不是很响,柳盼云却身子软软的瘫倒在地,万家生满面是血,惨叫着踉跄的退了几步,坐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韩玉看得血脉喷张。这柳盼云原来是自爆来求得与敌同尽。也就是说他拼将自己最后的功力,爆炸自身,重伤了万家生。柳盼云还是有血性的!妙心呆呆着看着这一切,眼中还噙着泪花,但更多的是迷茫。“道长助我!”万家生发出微弱的求救声,看来伤势不轻。铁石道长走到万家生身旁,俯下高大的身形,伸出双掌,贴到万家生胸前,运功帮他疗伤。韩玉一见,这机会真是千载难逢,正该动手救那个小尼姑。他刚要纵身跃下,却见那个剩下的小道士面容露出古怪的微笑。这是什么意思?第三十一章谁是黄雀 韩玉要出手去救那个尼姑,却看到剩下那个小道士脸上露出古怪难堪的笑容,不由得一惊,稳住了身形,没有动弹。铁石道长背对这里一切,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个小道士笑容很僵硬,慢慢的倒了下去,背后露出一个人来。这是个佝偻着背的老者。岁月的磨练写满了忧郁的脸,简朴的衣衫彰显艰难的辛酸,干枯的嘴,朦胧的眼神,远看就像一座凝固的雕塑。这人是四绝酒店柜台后面那个老头。“迟三合,你来了。”万家生面对着老头,这种时候还能亲热的打招呼,真是难得。“我来了。先送送柳盼云,毕竟在一起五百年了,还要送你,想起来真有些不忍。”迟三合说话永远是那样慢条斯理。铁石道长直起身来,无形的威严布满全身:“迟掌柜子这么有把握?”“老朽面对九仙派五掌门怎敢说把握两个字,但想来五掌门身为俊杰,当知时务。”“如此说来,迟掌柜子应该后援不错呀,请出来见见吧。”迟三合尴尬的笑笑:“就知道瞒不过道长,大师请进来吧。”石屋门打开,率先走进来两个人,是在四绝酒店被妙玉打伤的那两个和尚,这两个和尚身后跟进来一个胖大的和尚,这和尚身高足有九尺,肥头大耳,身穿黄|色袈裟,虽无风而自动,就如一只正在飞翔的花蝴蝶。百花坪上露面的大青山寒月寺主持花蝴蝶宁真大师。“铁石道长,贫僧来了。”“和尚理当在寺庙吃斋念佛,不该妄动凡心。”“同为出家人,几欲落红尘。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铁石道长不再理会宁真大师,转过来问迟三合:“迟掌柜子就这么点帮手吗?”显然不屑宁真的能力。在修真界,九仙派以人多势众,能者倍出,向为魁首,又怎能把大青山寒月寺放在眼里。迟三合干咳了几下,慢悠悠说道:“道长还逞口舌之能,也不看看你现在身上的情况。”这话一说,铁石道长面上露出了难堪的表情。“万家生全身是毒,心肠都是黑的,你替他疗伤,怕是被传染了吧?呵呵。”铁石道长心中叫苦不迭,暗自咒骂万家生,修炼什么不好,非要修炼毒功,害自己也中了毒。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只得一面运功压制毒气发作,一面准备对敌,由此看来,真正对敌的功力连六成也没有。铁石虽看不起宁真,但心理明白,宁真和自己相差无几,以目前自己的状态,很难是宁真的对手,何况对方还有个难测高深的迟三合,优劣之态一目了然。“久闻道长乃聪慧之人,当不会执迷不返吧。”迟三合不紧不慢的话语敲打在铁石道长的心坎上。铁石道长苦笑一下:“老朋友,对不起了。”手一扬,一把古松纹剑飞出,直接将万家生头颅削了下来。万家生的元婴惊恐的冒出体内,不相信的得看着铁石道长,铁石道长手指一点,一道气流涌出,万家生的元婴立时粉碎。韩玉安安咒骂,好歹毒的铁石道长,真是心如铁石,一点余地也不留。“好!好!好!铁石道长真是个大智慧的人。”迟三合一面抚掌大笑,一面走过去,从万家生死尸上拿起了那把滚龙宝刀和天蚕刺猬甲,滴血收入体内,这一切做得十分自然,就像应得应该一般。“放下滚龙宝刀,你可以走了。”这声音从门外传进来,纯命令的口吻,令人不容反驳。迟三合停滞了片刻,笑道;“哪位朋友在门外,请进来说话。”门开的,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相貌极为普通的人。这个人中等身材,长相大众化,穿着也很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什么令人难以忘记的地方。但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令屋内所有高手都屏住了呼吸。一个和尚用手指着那人说道;“你……”一个字还没说完,就仰头倒了下去。“我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吗?”那人冷傲的说道。普通地再不能普通的人,镇住了全场。“食百味能请动你,真是好大面子。”迟三合淡淡的说道。“谁让我欠他一个人情呢。他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我不得不来。我最不愿欠人家人情,吃人嘴短,我就来了。”一顿饭请来一个绝世高手,太便宜了吧?“半分堂墨家向来孤傲,谁想到墨家子弟肯为一顿饭折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半分堂墨家?墨家子弟?韩玉难以置信。“一湖一岛双名山,半堂画斋舍身岩。”这修真界七大名派中,墨园半堂是最为神秘的。墨园据说在巨峰山脉的一处神秘峡谷里,墨家子弟自称那里是七巧谷,真正的位置很少有人知道。墨园的墨家子弟也(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