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8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8部分
星辰残梦-第8部分的继承者,以带领家族在南大陆站稳脚跟,进一步发展家族的实力。任雨轩被选定这一代家族的圣女。被选定圣女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是家族正宗血脉。混沌初始,原不分魔道,魔非魔道非道,正非正邪非邪,魔既是道,道亦是魔,日久演变,才形成魔道分家,势如水火。然世代相传,魔与天地同生,且与天地同在,无止无休。正因为传承太久,魔派分支更加多,故以各大家族选择的继承人在血脉上要求更加严格。二是悟性奇高。魔派修行,讲究修身,重在自我,“欲得真法,以勤为先,以智为基,以恒为本。不求仙圣,只问本我,日月磨砺,上下求索。”可见没有良好的悟性是绝对不可做圣女的。三是纯洁无暇。万物之初,本就是无邪无正,世人心无旁骛。心地通明,才易于领悟高深魔法。魔门圣女,承继着千百万年来魔门兴衰,更是要求严格,不得逾越雷池。任雨轩正符合这些条件,幼年即被门中长老确定为圣女,入关修炼本门绝学,直至三千年才得以出关。按照魔门历代规矩,出关圣女,要入世修行,也就是秘密到巨峰大陆历练,熟悉各个正道修真界的状态。魔门所在南大陆与巨峰大陆虽然遥远,但对于出关的圣女来说根本就不是难题。但基于这个天罡星球有个规定,是凡南大路的魔人、西大陆的妖人,都不得前往巨峰大陆,否则将会受到天谴。但魔门圣女不在此列,个中缘由,却无法得知。故此,历代魔门圣女都能得以顺利来往与各大陆。慕容吟雪谈到这里,韩玉心中不由联想起宁梅香来,这一切是因缘巧合?她会不会是这一代魔门圣女?若如此,我该怎么办?慕容吟雪没有解答他的难题,接着介绍。任雨轩初来巨峰大陆,为这里壮丽山河、瑰丽人生所感染,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大陆。在大陆历练中,她巧遇盖东升。盖东升当时是修真界的骄傲,是修真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天才,百多年就已经修炼到归神后期,世人皆仰慕他。虽过百岁,但艰苦寂寞的修炼生涯使得盖东升亦如年轻人一样渴望烦人的生活,渴望真正的爱情。高深的修为使得盖东升看来依旧是青春年华,俊朗风姿。修真界并非全部禁欲,更有双修合体大法,不是全部拒绝男欢女爱。盖东升所在门派既是如此。郎才女貌,俊男靓女,相逢浊世,演绎了一场美丽惊艳的爱情,经历了一番刻苦铭心的相爱后,任雨轩放弃了魔教圣女的身份,与盖东升携手天涯,做了一对伉俪。他们隐居在落雨谷中,弹唱酬和,种花栽草,诗书相映,过着神仙般眷侣生涯。期间,由于叠遇奇缘,他们不就就要双双飞升,但一想到飞升上界,将各去一方,盖东升如仙界,任雨轩进魔界,迢迢星河,再难相遇,二人都不胜唏嘘。经再三考虑,二人决定,放弃飞升的机会,转修散仙、散魔,可使二人能在凡人界有更多时间享受美好的生活,同时也有可能令任雨轩转修修真,期待经过散仙天劫后能共赴仙界。在任雨轩二次来到百花坪的时候,发生一件改变他们命运的事情。按照魔门规矩,每个千年的冬至之日,是魔门的庆典,任何魔派弟子都要前来参加庆典。这一年的庆典更加重要,原因是魔门没有了圣女,要遴选新一代圣女,而圣女应有的信物却在任雨轩手里。也就是说任雨轩若不回来,新一代圣女没有了信物,难以成为圣女,所以,魔门不惜发动一切力量,找到任雨轩,要她回来参加庆典,并将信物交到下一任圣女手里。任雨轩究是对魔门情意未了,瞒着盖东升私自回了南大陆。这一去就是十六年。十六年来,任雨轩在南大陆遭到拘禁,整日除了陪新任圣女练功,别无它事,自由受到限制。这十六年,盖东升失去爱妻音讯,坐卧不宁。终于,盖东升抑制不住心中的孤独和爱妻的思念,打破古老相传的规矩,独自一人飞向南大陆。这一去,注定演绎成一曲鬼神为之感叹的悲曲!盖东升远渡重洋来到南大陆,遭到魔门各派的围攻,仗着他已经达到十级散仙的境界,在凡人界几乎达到了无人能挡的地步,在南大陆几乎如入无人之地,足迹遍及南大陆各处。南大陆魔门各派联合起来,请出了一些故老,摆下万魔侵蚀大阵,将盖东升困到阵中。这万魔侵蚀大阵在南大陆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用出来,对付的就是凡间界最出色天才修真者。魔门之所以可怕,除了他们的无生无灭、无所不存的魔门奇法外,他们的七大绝技也是历来修真者所恐惧的,侵蚀魔法就是其中之一。所为侵蚀魔法,就是将魔法心源侵蚀到所施加的对方,令对方先从肉体再从心理接受魔门的指令,被侵蚀者自身功力法术没有受到影响,但心理已经接受魔门指派,成了行尸走肉,从而演变成魔门的工具。侵蚀大法是魔门秘法,因其具有非常强大的反噬力,施法者若功力弱于对方,反受其所害,故非功力超绝者不可使用。盖东升是修真界奇才,又是十劫散仙,任何人都不敢藐视他的存在,魔门为他出现了百万年来罕有的团结,发到了万魔侵蚀大阵,由数位久不世出的魔门高手控制,将盖东升困到大阵之中。眼看一代修真奇才要毁于魔派,这万分紧急的时候,任雨轩突破的自己的禁锢,来到了万魔侵蚀大阵的所在,用自己魔道双修的奇功,打破大阵,将盖东升解救出来,并返回巨峰大陆。韩玉脑海里翻滚着慕容吟雪的话语,想到盖东升惊天动地的一站,是多么可歌可泣。慕容吟雪接着说。他们夫妻虽返回巨峰大陆,但因盖东升在万魔侵蚀大阵过久,魔气早已侵占全身,为了心智不被魔神控制,盖东升二次兵解,元神出窍,以元婴形式存在于世间。“啊!”韩玉发出一声惊叹。这声惊叹一叹盖东升究竟是难逃劫难,注定悲惨千年;二叹魔门实力确实太大,过于变态;三叹自己终于明了乱石岗怪人的身份。那看似可怜的变形的元婴就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天才。岁月捉弄英雄。乱石岗就在眼前。韩玉好像还在后悔,应该将落雨谷主一同带来,二千年没有见面,应该让他们团圆。可是,想到盖东升一世英豪,孤傲无比,绝不会任自己这凄惨情况让任何人看到,若不是自己因缘巧合,他注定不会去见任何人的。韩玉怀着复杂的心情,领着慕容吟雪从乱石岗后坡一个密道进去,小心翼翼的绕过密集的机关和阵法,向井月府走去。这一道的机关和阵法都是韩玉出来时那怪人也就是盖东升亲自告诉的,时日不长,什么都没有改变,韩玉和慕容吟雪很顺利的走向深处。走了一会,忽听到里面传出鬼哭狼嚎般的叫声,伴随叫声这一代仿佛要地动山摇,天塌地陷。韩玉虽经受过这种情景,但现在再度遇到也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慕容吟雪那美丽的脸色生出了丝丝恐惧之感。现在想来,这定是盖东升被魔门侵蚀的肉体已经完全魔化,虽被盖东升以阵法困在山洞之中,但看来难以持久。两个人各怀心事,在韩玉的带领下,穿过一条甬道,来到了井月府。“你回来了,比我想象的要快上几天。”盖东升站在大厅之间,眼望着墙上挂的壁画。韩玉在端详那画中女子,已不再是仅仅感到熟悉,可以肯定的说,那就是落雨谷谷主任雨轩。“前辈,我回来了,多谢你的挂念。”盖东升转过身来,那硕大的跟身体四肢不成比例的头颅展露在慕容吟雪面前,看到慕容吟雪后,他大吃一惊,嘴变成圆形。慕容吟雪虽有心理准备,但是见到盖东升目前境遇,也止不住眼眶发红,饱含热泪。“你…你…,你为什么带外人回来?”盖东升一时激动,有些语无伦次。慕容吟雪向盖东升施了一礼,带要说话,身后一个人已经失声喊道:“东升,你遭罪了。”这一声悲悲切切,难以言表。众人都吃惊非小,韩玉和慕容吟雪一起回头,看见任雨轩就站在他们身后几步距离。任雨轩一直跟踪他们来到乱石岗。他们距离一直只差几步,韩玉和慕容吟雪竟都没有发现。太过神奇了。“你来了。二千年了,你受苦了,头发……”盖东升无言以对。“任雨轩向盖东升走着,说着:“谁说修真者能长生不老,永葆青春?二千年前,你走了,我的心就死了,头发一夜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语气虽悲切,但却含有几许兴奋之情。“雨轩,你来了,那就不要走了。我的日子也不多了,就让我们享受这凡人界最后的时光吧。”韩玉悄悄拉着慕容吟雪的手,走到了旁边那个厅房,一方面他要留给盖东升夫妻空间,毕竟他们已经二千年没能见面了;再者,他惦念小黑的伤势,还有那只可爱的鸟儿。第二十三章共赴劫难 小黑站在偏厅的地中央,昂着高傲的头颅,双眼放着绿色的光芒,浑身散发着一种与天俱来的霸气,令人望而生畏。那只可爱的小鸟儿站在小黑头顶,像一只雕塑般一动不动,给小黑这种霸气添上几分滑稽的色彩。“你不该为我的伤势赴险,这世上没有什么伤能击垮我的。”声音响亮,充满自信,也充满了对韩玉的关心,只是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不一样。“小黑,你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你是我的兄弟。我们共同出生,我们就应该共赴患难。”韩玉说的诚恳。“兄弟?兄弟!韩玉,你是我的大哥。我们终生都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小黑,我的好兄弟!”韩玉说着,走上前去,俯下身子,用手搂住小黑的脖子,一切都在不言中。“啊!”韩玉吃痛的叫了一声,他的脑门出现了一个红点,可爱的鸟儿用尖尖的嘴啄了他一下,怒视着他,显示着极大地不满。韩玉松开抱着小黑的双手,捧起鸟儿,说道:“你想我,也不用这么用力啄我呀,好痛的。”小鸟儿柔顺的依在韩玉怀里,显得很知足很幸福。慕容吟雪看到这一切,她那静如古井的心底也起了几分波澜:亲情友情多么可爱!韩玉从神泪之戒中取出那株珍贵的银色千年九节菖蒲,用意念将九节菖蒲悬浮在小黑面前:“小黑,这时九节菖蒲,你服下它,你的伤势将得到巩固,不会留下后患的。”“这劳什子东西差点害我失去了大哥,我不要。”小黑满固执的。“小黑,你不要这样。韩玉费尽辛苦得到这个药草,不管它效果怎样,这片心你要领了,待我助你一力,将药草消化好吗?”慕容吟雪打破僵局,笑吟吟走上前来。慕容吟雪很会抓时机,她见小黑固执是因为韩玉为他冒险,心中过意不去,并非真的有意不要这仙草。看着慕容吟雪那可亲的面容,小黑倒说不出什么。慕容吟雪双手在胸前交叉运转,打出了一个个美丽的手势,那银色的千年九节菖蒲在空中绽放着银白的光华,令人瞩目向往。小黑张开大嘴,那银白色的九节菖蒲带着耀眼的光华飞到小黑口中,吞到腹内。慕容吟雪的手势不断变化着,发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气流,袭遍小黑的全身。小黑身上黝黑的毛皮更显得闪亮。须臾,小黑那双眼睛更加明亮起来,精神似乎更加的充沛,身上冒出一层黑气来,将小黑包裹起来。黑气初时很浓,渐渐地淡了起来,最后变成一团淡淡的白气,缓缓地消散开了。忽然,小黑低头吼了一下,窜出厅房,来到院子里。韩玉和慕容吟雪不知道它要做什么,也跟着走出来。刚才院子里还是一片晴空,这时竟然乌云密布,巨大密实的云层压在当空,将院子遮挡的犹如黑夜一般。大家都在室内,由于各自不同原因谁也没有注意天竟然黑了。小黑面对乌云,发出一声怒吼,像是不屑,又像是在对上天发出不满。“劫云。小黑要度天劫了?”韩玉心中在默默的喊着。当年韩玉度第一次天劫时,遇到了修真史上从来没有的变态天劫,若不是师父与他共度天劫,若不是自己身上怀有母亲留下的神秘宝玉,韩玉将要离开这个世界。韩玉在心底祈祷,小黑的天劫不要太猛烈。但事与愿违,一道儿臂般粗细的闪电从空而降,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雷鸣,砸下小黑这天劫说来就来。小黑仰天怒啸,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将那儿臂般的闪电吸到口中,随着长长地闪电吞进小黑的腹中,小黑的身上几近透明,看得见那发狂的闪电在小黑的腹中乱窜,小黑身上的颜色由黑转红,又由红转黑,几度变换。须臾,闪电已经全部吞到小黑腹中,小黑再度对天长啸,啸声更加巨大激烈,全身毛色更加亮泽,这狂野的第一道天劫就这样消失了?韩玉吃惊的看着小黑,不知道说什么好,盖东升夫妻被这巨大的雷声所惊动,也都来到院中观看,韩玉视而不见,他的心全在小黑身上。乌云似乎裂开一道缝隙,两道比刚才还要粗一些的闪电钻出乌云,一齐向小黑袭来。小黑怒吼声中,飞升而起,去迎接那两道看来令人心怵闪电。韩玉一面在心底咒骂着天劫的变态,几乎要赶上自己那次应对的天劫了,一面暗暗替小黑着急担忧。两道巨大的闪电实实在在的击中小黑的头颅。小黑的头颅没有被击碎,也没有被击穿,这两道闪电顺着小黑的头部滑过,顺着背部滑下地面,“噗”的一声巨响,院子地面被击出两个方圆逾丈的大洞。小黑在咆哮中落回地面,昂头看天,藐视一切。韩玉兴奋万分,小黑太强大了!慕容吟雪、盖东升、任雨轩都有些目瞪口呆。慕容吟雪九级神兽顶级,马上就要度九九天劫,飞升天界;盖东升和任雨轩都是已经度过十一劫散劫的散修者,他们的见闻可谓够广的,但谁也没见过这么猛烈的六九天劫,更没见过小黑这样用身体硬抗天劫的度劫者,他们不由都在心底叹服小黑的强悍,同时又在纳闷:小黑到底是什么神兽,有这么强横的实力?特别是慕容吟雪感触更深,刚见到小黑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有种臣服的感觉。按理说慕容吟雪是九级神兽,小黑才六级,功力远不如自己,但慕容吟雪心里为何产生这种想法,她也不明白。小黑刚回到地面,三道更加粗大猛烈的闪电接踵而至。这三道闪电全部砸到小黑的背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这三条闪电宛如三条发狂的火龙,缠绕着小黑的身体久久不愿离去。小黑要发脾气了,它昂头在向乌黑的天际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伴随着怒吼声,身上缠绕的闪电被崩碎成一寸寸,无声滑落地面。令人心惊的天劫。令人叹服的强悍的小黑。乌云没有散去,云层还在加厚,在聚集实力,它不甘心退却,要做更为猛烈攻击。小黑用轻蔑的目光看着苍穹,那气势就似一个王者在俯瞰众生一样。本来还十分乖巧的依在韩玉怀里的鸟儿忽然发出好像是兴奋的“咕咕”,挣脱韩玉的怀抱,飞向小黑。韩玉大急,应劫中任何微小的生物出现在天雷区域,都将造成劫雷的倍数威力。这一点韩玉深有体会。当初师父相助自己,使得当时的劫雷更加变态,连神器天月宝鉴都没能抵挡住,若非自己的宝玉发威,后果难以想象。小鸟儿刚出世不久,看似聪明可爱,但若进入小黑应劫的区域,将给小黑造成难以估量的麻烦。为此,韩玉起身飞去,就要将鸟儿抓回来,忽然身子一紧,又回到地面。原来慕容吟雪看到了这个情况,也看到了这第四道天劫已经下来了,有一个鸟作乱天劫就该很变态了,韩玉在参与进去那还得了。慕容吟雪制止住韩玉,小鸟儿已落在小黑头上,四道闪电也落了下来。这四道闪电似乎更加猛烈,也更粗一些,伴随着震耳的雷声,砸到小黑的头部,呀砸向可爱的鸟儿。令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发生了:这最为猛烈的闪电落到小黑和鸟儿头上时,忽然失去了应有的威力,象温顺的阳光,普照着小黑和鸟儿,温暖着他们的身体,没多久就慢慢的散去了。这神奇的一切就像梦中。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古往今来,上下十万年,谁见过这样的度劫?凶恶的天劫浑如温顺的绵羊,变得可爱,老天开眼了?众人还没有缓过神来,第五道天劫已经下来了。这第五道天劫看似更加粗一些,但势头远不如第四道天劫猛烈,缓缓地下来,落到小黑和鸟儿身上、头上,没有一丝声响,轻轻地、温柔的笼罩着这一对神奇的神兽,似恋恋不舍的慢慢退却了。这时天劫?令人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老天怎么了?也在喜欢那可爱的鸟儿,不忍伤害它?无情的天劫怎么变成了多情的?没有答案。谁也猜不透。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第六道天劫无声无息的降了下来。这第六道天劫由六条闪电组成,每一条闪电都很细小,比前五道闪电任何一道都细小的多,而且没有雷声相伴,缓缓地、缓缓地下落。看到这里韩玉松了一口气,可恶的的天劫就要结束了,天就要放亮了。六道不起眼的闪电轻柔的落到小黑和鸟儿头上,在大家都认为这将跟第五道劫雷一样无声无息的划过的时候,忽听得一声震天动地的霹雳声传来,这毫无预兆的霹雳声将大家耳朵几乎都要震聋,那六道温顺细小的闪电就像脱缰的野马,忽的咆哮狂窜起来,带起一阵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四下变得模糊不清,什么也看不见了。“轰隆”一声,乱石岗半片山体坍塌了。“哈哈!我终于出来了。”随着这声音,地中央出现一个人,这个人身材高大伟岸,面容俊朗风仪,穿青色长袍,内衬浅色劲装,手中摇着一把八宝阴阳扇,英武不凡,气度轩昂。这不是盖东升吗?准确的说这是盖东升的肉体。巨大的天劫能量崩塌了乱石岗的山体,也将盖东升所布置一切阵法机关全部破除,被阵法困住了二千年的盖东升的着了魔的肉体得见天日。这个被魔化侵蚀了的肉体悬浮在地中央。当初盖东升在万魔侵蚀大阵逃生出来,肉体已经被魔化,为防止心智被魔化,他二次兵解,抽离了元婴,本身已元婴形态出现,肉体则被他用阵法禁制在山洞里。现在山塌了,阵法失效了,魔化的肉体出来了。魔化的肉体无疑是一个魔化的人,一样拥有强横的武力与法术,但却没哟哟思想,只知道残害所遇到的所有的生灵,他的一切都受到施展魔法的那个人,那人不再的时候就任意妄为,无所顾忌。简单说,现在盖东升的肉体就是一个没有思维但有强大的法力的杀人工具。小黑和鸟儿在哪里?地中央现在出现一个方圆十余丈大洞,小黑和鸟儿可能都在洞里,失去了踪影。“小黑,鸟儿,你们怎么样?”韩玉不管出来的是什么人,他挂念的唯有小黑和鸟儿。“还我兄弟命来。”一声巨吼,半空中出现一个黄铜色的巨人,这人威风凛凛几如天神一般,全身赤裸暴现强大的肌肉,怒目圆睁,唯有双眉雪白。这个巨人正是这北屏山的王者吊颈白眉虎王。第二十四章俱已往矣 高大的北屏山因为有了一个神兽虎王,令世间想盗取妖核的修真者望而却步,不敢越雷池半步。吊颈白眉虎王就是北屏山的王,他宠爱北屏山所有的生灵,看着它们生长,保护它们的安全,带领它们修炼,它是北屏山所有修妖者的王,更是北屏山所有修妖者的兄长,成千上万年来,吊颈白眉虎王没下过山,没离开过它的子民和弟兄。小黑就是它的弟兄。当时它看到韩玉抱着小黑飞奔的时候,以为韩玉在加害小黑,所以就攻击韩玉,韩玉被困阵中,它也不舍得离去,它固执的认为,保护北屏山所有生灵是它应付的责任,特别是小黑,十几年来,它看着它神速的成长,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欣慰,它把小黑当做自己的亲弟弟,弟弟受到伤害,它一定要挺身而出,哪怕是面对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它原本就是古道热肠。乱石岗山塌了,大阵失去效用,它冲了进来,想看到小黑,结果失望了。小黑了无踪影。它把怨恨加在这里每一个人身上,它固执的认为是他们加害了小黑。它距离盖东升的肉体最近,它祭起全部的功力,它把所有怨恨都化作这一击,它全力攻向那已经魔化的盖东升的肉体。吊颈白眉虎王的攻击很简单,没有花哨的动作,也没有复杂的招式,完全是凭借与生俱来、后天苦修的神力,化作狂猛的一击。它双掌摊开,那巨大的双掌是它最好的武器,从半空中轰然冲下来。势不可挡!势不能挡!势无法挡!!!魔化的盖东升的肉体没有思维,但有无穷的战意,有对一切无法化解的敌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吊颈白眉虎王攻击而来,他不闪不避,双掌迎空,迎接这无铸的一掌。巨大的掌风撕裂了空间,发出刺耳的嗡嗡声,四掌相对,犹如重锤击打在铁蛅上震得天地都为之一抖,吊颈白眉虎王被巨大的冲击力反震飞出数百丈远,而那魔化的肉体却像个石桩似的被深深打到地底。在大家感叹这一击的巨大能量时,地下发出一声狼嚎。这声狼嚎似来自远古,充满了血腥的杀气,充斥着无穷的战意,满含着孤独中所孕育的冷漠,从地底传来,却要远播天外。随着这声狼嚎,刚刚被砸入地下魔化的肉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重新抛上了天空,接着,一声清脆的几如凤鸣的叫声中,一个身材高大、赤着上身的青年也出现在半空。这青年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长裤,刚毅的面容书写者顽强与自信,健硕的肌肉代表着无穷的力量和雄性应有的美,金黄的头发随风飘逸,碧绿的目光透露着藐视一切、舍我其谁的霸气,他的伟岸、他的孤傲、他的英武,令人不自主的要膜拜。青年身边有一只光彩照人的七彩孔雀。这只孔雀高有三尺,身上羽毛呈现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流光溢彩,将这黑暗沉闷的大地照得通明,高雅的姿态、雍容的气质、华贵的外表,均显现不凡与尊贵。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一对奇异的组合,构成了这充满杀意的世界的一道靓丽风景。这是小黑和鸟儿?诸人皆惊于这奇特的变化。魔化的肉体承载着太多的能量,拥有无法估量的能力,他在半空旋转了半圈,手中八宝阴阳扇一翻,喊道:“无知的生灵,死去吧。”半空中只见一串残影漫空飞舞,一个魔影化作无数魔影,从四面八方袭来。这正是盖东升奇幻的招数之一,盖东升起名叫:“八方风雨会中州。”这一招无所谓真,无所谓幻,你认为是真招式,那就变为幻式,你认为幻式,那就是真招,可谓变幻莫测,无从抵挡。化身人形的小黑双眸绽放着碧绿色的光泽,充满坚定、果敢和无比的勇气,他不躲,这梦幻的般的招式无从去躲;他不避,这真假难辨的招式无法去避让,他出拳,稳稳当当、结结实实的一拳,一拳砸向前方的幻影。任你变换万千,我有一定之规。以不变对万变。“砰”!这结结实实的一拳砸到满天幻影,满天幻影随之破碎。“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击打声,小黑结实的腹部被八宝阴阳扇击个正着。小黑究竟是吃于功力太浅,他刚刚化成|人形,面对的是已经魔化且经历了十一劫天劫的肉体,不足以一拳将所有幻影击碎,反被这魔化的肉体一扇击飞。飞行的途中,小黑洒下一路鲜血。七彩孔雀展翅相随,其速度之快,难以表达,迅间就飞过小黑,用背部将小黑托住,顺势缓缓降下来。小黑出拳抗击幻影,韩玉急火攻心,他一挺身,祭出九尾赤炎剑,就要飞上天空,救小黑,战魔影。但身子一紧,被带回地面。是慕容吟雪。慕容吟雪看到魔化的肉体神功,明白小黑难是对手,怕韩玉冲上去,见韩玉有所动,忙祭出白绫将韩玉带回。韩玉落到地面,却有一个身影飞了上去,是任雨轩。这世上除了任雨轩,没有人在熟悉盖东升的八宝阴阳扇,没有人在熟悉盖东升的“神扇八打”的威力,因为那是她丈夫千万年来成名的杰作。他们成婚几千年了,在一起切磋这套扇法的次数难以胜数。她看到魔化的肉体用出这套扇法,小黑以力相敌,就知道不好。知道不好,她就飞身来相救。毕竟晚了一步,小黑受伤飞走。她已飞到天上,箭在弦上,她要怒射。任雨轩幼年苦修魔道,与盖东升成亲后转修道术,现在魔道双修,纵观整个天下,出其右者寥寥可数。这几千年来,她不与人动手,她没遇到敌手,但她明白,今天这个魔化的肉体是她这几千年来遇到最大的也是最强的对手。她没有用兵刃,她的修为已不需要兵刃,她展臂飞上高空时,她的全身都暴露在对方攻击的范围之内。但她自信,全部暴露弱点,也就是没有弱点,她不怕对方攻击,因为她拥有足够自信的本钱。魔化的肉体眼里分不出男女还是老幼,看不出强弱还是虚实,他只有一个信念,杀掉所有面前的生灵。八宝阴阳扇舞动,满天乌云压顶,他在空中,原本就在任雨轩的上面,从上而下,顺势击来,带起漫天狂风,搅得地面再度飞沙走石。“乌云压城城欲摧”!任雨轩全身在黑暗中放射出灿灿豪光,她就是光中女神,双手轻扬,白发飞舞,冲破漫天乌云,将光辉普照大地。漫天的乌云压不住灿灿豪光,也就无从攻击下去。魔化的肉体没有意识,没有思维,但功力依旧,法术依旧,他再变招,纸扇转动,带起更狂野的风暴,横向扫向空中的任雨轩。“卑贱的人类,死去吧!”任雨轩恰如风中的小草,在旷野中、在飓风里随风势摇摆,却绝不离开自己的根基,任你风力在大,我自岿然不动。任雨轩以不变应万变。八宝阴阳扇法她太熟悉了,熟悉的就如同她自己身上有多少分量一样。她在寻找机会,寻找致命一击的机会。她相信这机会很快就会到来的。以前,她和盖东升演练了多少次,她在这几千年来想了多少回,她苦思苦想,找到了八宝阴阳扇的一个弱点,她本不是为战胜丈夫考虑的,事实上她希望丈夫的扇法更加完善,天下无敌。她知道了这扇法的一个弱点,也就是唯一的弱点,她要告诉她丈夫,要将这个弱点改掉,可是还没有机会改掉,她就遇到了魔化的肉体。这时,她希望这魔化的肉体使出这一招,那她就会制服这魔化的肉体。这一刻很快就来了。魔化的肉体再变招,狂风大作时,扇影如山,排山蹈海般袭来。“轻舟已过万重山。”任雨轩等的就是这一招。如山扇影中出现一个小小的裂痕。这裂痕本不该出现,之所以出现,完全是因为任雨轩施展了手段,将全身功力凝聚于一点,刺破那重重扇影,将密不可封的扇影划出一个裂痕来。这需要超绝的功力,巧妙的手法,对时间、对空间的领悟,是智慧、力量、法术的统一结晶。任雨轩终于得到机会,掌握机会了。她利用这裂痕将自己全身功力集成一线,顺势攻击进去。任雨轩得手了,超强的功力集中攻击到魔化的肉体的心脏部位,无形的气流比拟最锋利的剑,一下刺穿了魔化的肉体的心脏,这肉体再瞬间全身一颤,任雨轩就势将漫天扇影打碎,柔身进来,要一举擒住魔化的身影。她预感到现在魔化的肉体心脏被刺穿,已无力反抗。她的双手就要拍到对方的身体上,禁制已经发出,马上就要起作用。可是,她算错了一点,那是致命的一点。魔化的肉体本就是杀人的机器,没有思维,没有生命,也就没有心脏。她的攻击也就是使对方攻击滞后了一些,不能将对方制服,她拍向对方的双掌还没到,对方已经弃掉扇子,双掌舞动,一股难闻的腥膻味道喷出,她的头脑暂时一片空白,睁开眼时,自己就如断线风筝般飞行着,全身酸麻。这种感觉已经几千年没有过了。她知道,自己中了腐蚀毒掌。腐蚀毒掌本就是魔派的一大密招,任雨轩是魔派的圣女,不仅熟悉,而且掌握这一招,但她嫌这招太过阴毒,从来没有使用过。她忘记了对方是魔化的,是可以使用这一招了,她还沉侵在刚才自己得手的兴奋中,却着了道。她在努力克制自己行动,她要掌握自己的行动,她要回来重新对抗。任雨轩被击伤出乎大家的预料,在大家还没有缓过神来时,一声巨大的虎啸传来,那被击飞的九级神兽吊颈白眉虎王带着狂怒的风声、伴随着不甘的愤怒的啸声,施展了作为吊睛白眉虎王神兽特有的天赋---虎啸风生。虎啸风生!!!半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吊颈白眉虎王的身影,这个身影长达百丈,头大如房,眼大似灯笼,血盆大口张开,直要把天地一起吞掉,巨大的虎啸声从它嘴里吼出,山摇地动,日月失色,一股狂风席地而来,吹得天昏地暗。这是自然界伟大的生灵!这是山林中伟大的王者!这是北屏山万千妖兽的靠山!谁扰我子民,我就毁灭谁!百丈巍峨的神虎在震慑心神的啸声中、在席卷天地的飓风里从天而降,一口吞掉了那魔化的肉体,落到地面之上。虎踞龙蟠!这一刻岂止是壮观,有岂止是弘大。韩玉、慕容吟雪、飞回来的孔雀河小黑都要为之欢呼时,却听见任雨轩尖利的叫声:“不好!”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场上巨大的老虎发生了变化,那无匹的躯体开始逐渐在缩小,那金黄|色的皮毛开始暗淡,虎背开始慢慢隆起。这是怎么回事?在大家狐疑中,“哧”的一声,似丝巾裂帛般响动,吊颈白眉虎王的背部出现一个裂缝,裂缝在慢慢扩大,接着,一个恐怖的满是鲜血的头颅露出来。魔化的肉体没有毁去,他破腹而出!魔化的肉体在惨笑,笑声毛骨悚然。他出来的很慢,头颅、脖子、双肩在缓缓地露出来。第二十五章相携大道 眼看着吊颈白眉虎王凶多吉少,魔化的肉体就要出来了,忽见慕容吟雪飞了起来。“佛曰:‘花开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在这紧急关头,慕容吟雪似吟似唱这奇怪的话语,但双手却没有闲着,交叉在胸前打着一串串手势,随着这一串串手势的展开,一条条白的绸绫自她的双肩、她的胸部、她的腹部、她身上每一处飞出,满天都是白绫在飞舞,都奔一个方向,直接缠绕魔化的肉体身上。魔化的肉体每露出一分,就被白绫绑住一分,只留下那满是血迹的头颅。“佛曰:‘花开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任雨轩忽然也在吟唱这不是歌谣的词语。一朵绚烂妖艳的红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这火红的花朵,分外的美,分外的艳,花红似血,又如红莲烈焰,它一出现,世上已没有红色的花,无花可与其争艳!任雨轩双手呈半圆形,似在托着这异界的奇花。这株凡人界仅有的万年才长成的曼珠沙华在半空中就象一盏耀眼的火红的明灯,在旋转着,慢慢的飞向盖东升魔化的肉体。那具肉体已经完全脱离了虎身,就悬浮在半空,除了头部,全身被慕容吟雪的白色绸绫包裹起来,那一双本是空洞的眼神注视这异界奇花。曼珠沙华散发着一种奇异的花香,这花香被任雨轩用灵力凝成一线,扑向魔化的肉体的鼻孔,那魔化的肉体没有挣扎,鼻翼在煽动,在用力吸着这奇特的香气。曼珠沙华在距离魔化的肉体只有三尺左右的半空中停下来,那魔化的肉体头部似在努力的往前探,还在用力的吸纳着。良久,它闭上双眼,仿佛睡着了,忽然,它睁开双眼,嘴里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叫,紧绷在身上的无数的白绫纷纷碎裂,似白雪般飘落,一团巨大的黑气从魔化的肉体身上冒出,腾空而起,消失在黑暗中。那神奇的曼珠沙华在这一刻突然红光大盛,又迅速的枯萎了,也消失在黑暗中。魔化的身体紧闭双眼,静静地悬浮在半空。这一切来的太神奇了。事后,慕容吟雪对韩玉说这件事来,自己也感到有些后怕。盖东升本身是十一劫散仙,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高手,那魔化的肉体身兼盖东升和魔派双重功力和法术,几乎近于无敌状态,就连九级神兽吊睛白毛虎王都死在它的法术之下,在场谁能抵住?任雨轩也没有太大把握。这一刻,慕容(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