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7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7部分
星辰残梦-第7部分点化,韩玉终身受用不尽。敢问大师佛号,他日韩玉当登门拜访。”“哈哈哈…!韩施主,老衲老矣,四处颠簸,若有佛缘,来日再见。”说完,拉起徒弟,径直向远方树林走去。“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身影渐渐消失在茫茫树海中。韩玉呆呆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地上的九尾狐狸早已伤好,起身溜进树林。四野一片宁静。韩玉沉思良久,忽抬头仰天长啸,啸声停止,眼中饱含泪水。宁梅香,你在哪里?我要找到你。我想你你知道吗?第十九章梦花溪畔 午夜时分,月挂中空。溪水在缓缓地流淌。风吹着树叶发出轻微的响声。不知名的虫子在间歇的嘶鸣着。除此一切安静。安静的夜晚让人感到有些可怕。神女峰下落雨谷中,在梦花溪里,韩玉伏在水底已经两个时辰了。梦花溪是一条不大的小溪流,水深只能将没人。韩玉在傍晚时分潜入水底,利用体内循化将自己的功力和呼吸控制住,顺着水流慢慢的移动到了谷中奇花异草聚集盛开的地方。经过灵识探查,韩玉发现谷中真的有不少灵兽。这些灵兽大概多在四级五级之间,经过这么长时间观测,韩玉仅仅发现了两个六级灵兽:一个是碧眼金蟾;另一个是翻天仓鼠。韩玉知道,这两个灵兽是接近神兽品种,都非常的难缠。碧眼金蟾之所以接近神兽,是因为在修炼到六级以后,将会领悟一种接近于神兽天赋异能的神通——千獐毒雾。这千獐毒雾是碧眼金蟾发出的一种剧毒气体。修真者本是百毒不侵,但那仅限于凡间之毒。在修真界有很多毒可以克制修真者。千獐毒雾是发自碧眼金蟾腹内经妖气炼化形成的一种奇毒,能麻痹修真者的神经,削弱修真者的灵气,从而制服修真者,是修真者的克星。翻天仓鼠没有种族异能,但通天彻地的本领在灵兽中可排名前十位。所谓通天彻地,那通天只是虚名,彻地却是实际功能。翻天仓鼠地行之术绝对是第一流的功夫,同时,它尖锐的牙齿和锋利的双爪也是它最佳的攻敌武器。以韩玉现在的功力,对付一只灵兽恐怕都讨不了好处。何况这里一出就是两只,旁边环视还有十多只四到五级的灵兽。今天看来恐难善了。当初乱石岗井月府中的那个怪人跟韩玉介绍的很清楚,说这里今天最多也就是五级灵兽在保护奇花异草,想不到今天一来就发现了两只六级灵兽,有没有更高级的灵兽韩玉就不得而知了,那不是他目前的功力所能探测到的。危险极大!越是危险越能考验人。为了小黑,韩玉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关键是韩玉不想白白搭上性命。白搭上性命既救不了小黑,也于事无补。韩玉不做赔本的买卖。他在等,等月圆时机,等最佳时机。冬至之日,夜半月圆时分,落雨谷谷主远行之时,韩玉最佳动手的时节。这两天韩玉遍访神女峰四周,没能看到宁梅香的踪影。以宁梅香的功夫要是远行或在周围刻意躲避韩玉,韩玉即使踏破鞋底也找不到的。现在找不到宁梅香,韩玉只得先筹划抢夺千年九节菖蒲,救得小黑之后再寻找她。韩玉这时全心考虑如何取得千年九节菖蒲。经过一段时间观察,韩玉不得不对乱石岗井月府的怪人刮目相看。显然那个怪人已经很久没有来乱石岗了,但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韩玉印证了那个怪人所描述的情况,现在就匿身在离千年九节菖蒲只有十余丈的距离。这距离对韩玉来说也就是眨眼间可以办到的。碧眼金蟾离千年九节菖蒲有二十多丈,翻天仓鼠距离足有百丈,韩玉有信心在它们赶来之前将九节菖蒲拿到手里。月挂高空,月圆之际。韩玉在水底犹如一个泥鳅一样,未发出一点声息,悄然上岸。到岸边以后,韩玉未起身,依旧横身滑行而出,势如电射般冲到十余丈远的千年纠结菖蒲跟前。月光下这千年九节菖蒲散发着银白色的光华,非常的好辨别。韩玉抬手将九节菖蒲摘下,纳入神泪之戒中。这一切似乎来得太顺利了,韩玉就要祭出九纹赤炎剑飞上天空,忽然感应到一股庞大的压力骤然而至。这股压力是从身前、左右及上方一起压来,并伴有极大的腥膻味道,似无孔不入,迷人神智,难以匹敌。千獐毒雾!想不到这碧眼金蟾能在一瞬间就将毒物发出,看来它的功力已经达到了六级妖兽的后期。韩玉岂敢怠慢,双手掐起大无量诀手印,将身前身后左右全部遮挡,令毒雾无法近身,同时意念动时,九纹赤炎剑凌空飞出,韩玉就要踏剑而行。一声脆铁撞击般的叫声惊碎了宁静的夜晚,一条软索从夜空中飞出,缠上了九纹赤炎剑。九纹赤炎剑这时显示了神器的威力,在夜空中宛如蛟龙般翻转剑身,随着一声声撕裂的声音,那条软索被九纹赤炎剑搅碎数段,无力的落下来但这软索一耽搁,韩玉失去了马上踏剑飞走的机会,一双碧绿色鼓鼓大眼睛已经出现在韩玉的视野。碧眼金蟾出现了。碧眼金蟾身材不大,也就是三尺方圆,浑身墨黑,只一对大眼睛凸出在外,放出绿色的光芒。伴随它出现,大嘴张开,发出一连串咕咕的怪叫,碧眼金蟾从天上而落,直接砸向韩玉。韩玉将大无量劫手印使到极处,一招招古怪繁奥的手印打出,象在织就一条无形的网,将自己包裹在网中,密不透风。碧眼金蟾毫不讲理,根本无视这天下第一防御招数的厉害,靠自己蛮力硬是砸下来。大无量劫手印可以防御韩玉免遭伤害,但韩玉的功力有限,无法抵御那碧眼金蟾霸道无理的一击,就听得轰的一声,韩玉在碧眼金蟾那巨大的冲击力的作用下,被整个砸到地下有三丈余深。好在大无量劫手印超强的防御力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韩玉只是感到呼吸有些一滞,到没有受到伤害。但就是这呼吸一滞,令韩玉吃了大亏。韩玉呼吸刚一缓过来,发现自己的脚颗开始麻木,接着麻木感瞬间移到膝盖、大腿、躯干、手臂,转眼间袭遍全身,全身上下全都不能自己,恍惚间,被抛回地面,重重的落到地上。韩玉看到一条二尺多长的灰色巨大老鼠在朝自己唧唧乱叫,象在讽刺自己的无能。翻天仓鼠!这碧眼金蟾将自己砸到地下,就是为了给翻天仓鼠机会。看来他们合作已久。韩玉究竟吃亏在功力太弱的分上。韩玉这时已经全身被冻结,丹田内一点灵气也聚集不起来,俨然成了一个废人。“臭蛤蟆,你的功夫落伍了,连这么一个愣头青都没擒住,还好意思浑?”翻天仓鼠的声音又细又尖。碧眼金蟾的声音象破跋般洪亮:“死老鼠,要不是我将他打倒地底,哪有你抢功的余地。”“臭蛤蟆,你即使不把他打倒地下,我一样轻易抓到他。”韩玉气结,这两个妖兽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死老鼠,休要耍嘴,要不咱们把他放了重新试试?”“臭蛤蟆,放了他还不如咱们打一场看看。”“打就打,谁怕谁?”两个灵兽说着就拉开架势要比试。韩玉虽然气恼,但一动不能动,只能听天由命。天还真的变了。天上飘过一片浮云,将圆圆的月亮全部覆盖住。一个阴冷充满杀气的声音传来:“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怪物,吵得老娘不得安宁,死去吧。”这声音飘忽不定,时而嘶哑,时而高亢,令人摸不到头脑,也分辨不出男女老少。随着说话声,一大团黑色浓雾从天而降,就要将包括韩玉在内的这一群人和妖兽包围住。无论是碧眼金蟾还是翻天仓鼠都默不作声了。它们还是有自知之名的,那黑雾中无论是人或是妖,法力都不是它们能抗衡的。面对强者,它们只能选择默不作声。它们不敢说话,有敢说话的。“是谁在落雨谷装神弄鬼,难道欺负我们落雨谷无人吗?”一个极优美的女中音传来。这声音这样耳熟。韩玉一下就听出来,这是千丈峰百花坪那个白蛇化身的高个女子的声音。微风拂来,不见任何强烈的震荡,那团笼罩向地面的乌云已经散去,月亮又出来了。伴随月光的出现,一个身材高大、体态婀娜的的女子出现半空中。这女子正是百花坪白蛇化身的那位女子。她的身材是那么高,比在男人面前也显得不低的韩玉还要高出半头,穿的还是一身能量化成的白色长裙,在风中纱裙猎猎起舞。不知为什么,韩玉看到她时,竟想到了当初她刚化为人形时裸体而出的那惊艳一现,那健美的体形,凹凸欲火的身材,令人无限遐想的身躯……。想到这里,韩玉不由得脸色一红,在心底暗骂自己混账。什么时候了,自己竟然还能想到这下流的情景。这女子的声音永远那么好听:“尊驾功力超凡,可敢报出姓名来,让慕容吟雪认识认识。”原来这白蛇化身的美女有这么好听的一个凡间名字:慕容吟雪。那飘忽的不男不女的声音在半空响起:“小女子休想套问老娘的名字,老娘既然想来盗取奇花异草,还能留下姓名让你落雨谷的人来追杀吗?桀桀桀……。”发出一串难听的笑声。“哼!不敢露面的小贼,修要猖狂。要想取走花草,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慕容吟雪即使是发怒,她的容颜、她的声音也依旧迷人,她的出手依旧充满了舞蹈的美感,她双臂从后向前舞动是那样的曼妙,无数白色绸绫漫天飞来,在这黑暗的夜里钩织成一片奇妙的景观。原来用来杀人的功法也能这么美!黑色的乌云显得很凝重,在白色绸绫袭来的时候迅速凝聚起来,在半空中形成一个高大的黑色巨人,这巨人足足有十丈大小,双手握着一把巨大的大刀,刀长十几丈,刀身阔有数尺,巨大的的黑刀仿佛远古就存在,从天向地用力劈来,要把这黑暗的世界劈成两半。巨大的刀和无数的白绫相会相击!没有金铁交击的声音,没有飓风般的声势,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巨大的刀身这夜空中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无数的白绫在空中被截成两段,一段曲流云般飞回慕容吟雪的身上,和她穿着的白色纱裙瞬间合为一体,几如跟本没有出去一样,另一半则消融在夜幕中。慕容吟雪和黑色巨人用的都是能量化成的兵刃,这一下交手势均力敌,无分高下。“你很强,有自傲的本钱。”慕容吟雪面对强敌也不温不火,还在称赞对方。“你是个可怕的敌人,我不想和你为敌,但看来不可避免。这是你的不幸,也是我的不幸。”黑色巨人微喟道,显然她也折服慕容吟雪的强大。“放弃吧,你可以走了。”慕容吟雪劝说道。“只要我想得到,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黑色巨人斩钉截铁的说。“看来我们要分出高下了。”“孩提时,我的姑姑就教我,只有越难得到的东西才越值得珍惜。我从来不要轻易到手的东西,但我真正得到以后谁也别想抢走。你不来我会轻易得到,那很遗憾。你来了,我要费尽心力抢夺,我更开心。”有悖常理的家伙。刚才交手,令慕容吟雪不敢小视对手。在百花坪,慕容伊雪遭遇天变,机缘巧合,破解了封印在身上的二千年的禁制,恢复了九级神兽应有的神通,跻身当代世界第一流好手的境界。但她天生喜静不喜动,不爱争名夺利,所以这几年并没有出走江湖,也鲜为人知。但她的内心也有火热的一面。当年在乱气流跟霸天熊一战,虽最后取得胜利,但她明白若没有韩玉拼死一击,失去生命的可能是自己。短时间提高功力不可能,但短时间锻造一个上等妖器,完全可以弥补功力的不足。为此,她来到落雨谷中,带着霸天熊的半片残骸,求得落雨谷谷主的帮助,收集五金之精,参加乾坤金刚石、赤丹石,用三味真火淬炼,历经九九八十一天,终于锻造了一把上等妖器——一把通身火红的、象荷花绽放的画戟。她为这把画戟取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天荷落日戟。慕容吟雪感受到这把天荷落日戟非常的强大,但究竟强到什么程度,她还没有经受过大战的洗礼,难以明了。今天,慕容吟雪要用这把自己刚刚淬炼出来的上等妖器----天荷落日戟大战这无名黑色巨人。她要一试这上等妖器的强大!〖/URL〗第二十章慕容吟雪 “巧笑若兮,皓腕微展,玉指轻拨。画千种奇景,艳阳初照;万般风情,梳浴天河。流盼双眸,墨染丹睛,管教世人皆蹉跎。掩香阁,忆余音袅袅,万载留歌。百花坪上初逢,将不世奇缘再述说。倚天长舞,白绫玉带;浮云高柱,落日天荷。落雨谷中,梦花溪畔,流水月华照婆娑。待回首,念卿卿我我,来日方多。”这首词是韩玉多年后回忆这次三度与慕容吟雪重逢时写的。道不尽的万种风情,书不就的千般妩媚。梦花溪畔,月上中天。这时的慕容吟雪就像是月光女神,圣洁,高雅,不可亵渎。一把火红的长长的、头如荷花绽放的描金画戟出现在她的手上。这富有诗意的天荷落日戟不像是杀人的武器,倒像是一个绝代的艺术品,装点着慕容吟雪那健美婀娜的身姿,展示着她那迷人的风采。慕容吟雪祭出了自己的武器---天荷落日戟!强大的天荷落日戟在圆月照射下,发出火红的光芒,要将天地燃烧。黑色巨人看到这把天荷落日戟,长长吸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你很强大,我愿意与你为敌。我一定要战胜你!”说着,黑影在缩小,在凝聚,最终形成了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的身形,身体不自主的发出一种特有的气息。这气息似来自地狱,充满死亡的可怕,充斥幽魂的恐惧,这气息中间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磁场,吸收天地灵魂,吸收四野精魄。这是宁梅香的死神之光!这黑影是宁梅香!“啊!宁梅香?!她来了。”韩玉要大喊大叫,可惜他全身被制住,喊不出来,也叫不出来。这几天自己魂牵梦绕,日夜思念的宁梅香就在眼前,韩玉却不能相认,这种痛楚、这种焦急难以言表。宁梅香手里出现了一把小刀,一把精美绝伦的的小刀。这把刀长只有九寸,看来更像匕首,黑褐色的刀身细长刻有细微的龙鳞图案,微微翘起的刀头亦如她的个性般顽皮,刀身没有丝毫光泽闪闪,也没有任何气息发出,但任何人胆敢藐视这把刀的存在,都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刀光不出,鬼神不哭;刀光一现,天地劫难。这把刀就是修真界谈之色变的死亡之刀---死神之光。“海之南,天之涯,死光现,天地煞!”白衣飘飘,画戟火红!慕容吟雪依然面带笑容:“死神岛的传人?你有自傲的本钱。”“你很强大,是我步入巨峰大陆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对手。”宁梅香并不糊涂,要不然也不会用出看家本领---死神之光。两个人沉默对立了好一会。“我想求你一件事,可以吗?”向敌人请求?宁梅香能做出来,她一直是我行我素。“请说。”慕容吟雪很客气。她永远都客客气气,哪怕你是她的敌人。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涉世不深。慕容吟雪修炼过万年,大都是自己在孤独和寂寞中苦修,不与任何人或事物来往,所知所闻还都是近段时间在落雨谷听到的。宁梅香出生不久,还在年幼之时,就闭关开始苦练,一练几千年,所有的记忆,所有的世间知识都停留在幼年进关之时。她们都好像一张白纸,还没有笔墨在上面描写色彩。“我要死在你手里,你要放了地上那个人。”“哦。”不置可否。“能问你一个问题?”“你问。”“据传死神岛传人修炼根本不需要凡人界的任何奇花异草,你为何要来?”“为了他。”为了他。简简单单三个字,却如五雷灌顶,冲击韩玉。不需要理由,没有理由。这三个字包含了一切。韩玉这两天拼命也没找到宁梅香,但宁梅香就在身边。韩玉无话可讲。他也根本不能讲话。“明白了,动手吧!”火红的天荷落日戟宛如一只巨大的蜡烛,将天地照亮,映衬着慕容吟雪那俊美的容颜,也在这一刻照亮了宁梅香那俏皮但有些憔悴的脸庞。韩玉心在滴血。死神之光也出现了,就好像天际间一道闪耀着璀璨光芒的流星,划过夜空一样,画出一条美丽的弧线,令人久久不能忘怀。韩玉的心在哭泣。弧线滑行的速度很慢,慢的象幼童在白纸上刚刚练习写字。天荷落日戟形成的光芒很盛,盛大的如干柴浇上火油刚刚燃放。天荷落日戟不动,举火烧天!死神之光缓慢运行,要吞噬掉这盛大的火焰。最终死神之光和天荷落日戟撞击在一起,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没有任何气流涌动,但见天荷落日戟形成的火焰暗了一暗,又再燃起,但以比刚才弱了很多;死神之光的美丽弧线缩短了很多,就似从来没有那么长,也从来没有跟天荷落日戟接触一样,美丽依旧。慕容吟雪身上出现了淡淡的白雾,雾中看去更加美。宁梅香身上出现了淡淡的黑雾,朦胧中更加娇艳。这一次稍显暗淡的天荷落日戟突然间红光大做,化作了一条发狂的火龙,挣脱出慕容吟雪的双手,电射宁梅香。宁梅香身上黑雾骤然浓了起来,浓浓的黑雾遮挡宁梅香娇柔的身躯,也遮挡了死神之光美丽的弧线,死神之光失去了踪影,宁梅香也存在于黑雾之中。电射而来的天荷落日戟扎到一个充足气的球体上,滑过球体,转了一圈,回到慕容吟雪的手上。慕容吟雪身上白气更盛,渐渐地她的容颜、她的一切都裹在白气中,了无痕迹。这一切变得很慢,慢的肉眼看得清清楚楚。这一切变得很诡秘,让局外人根本看不出头绪来。但慕容吟雪和宁梅香心里都明白,她们已经用尽了全力,她们谁也没有占到上风。第一招宁梅香先行攻击,死神之光遇到了天荷落日戟,别人虽看不到任何的风势,但她们自己心里明白,那强大的风力足以毁灭这里方圆百丈,但死神之光特有的吸力遇到了慕容吟雪的刚烈反击,反象巨石落入深潭难以激起一点水花。第二招慕容吟雪天荷落日戟发挥了自淬炼出来以后最猛烈的一击,这一击若击到山上,极可能将山穿出一个窟窿,但遇到了宁梅香黑色罡气的低档,只能滑过罡气,终于无功而返。这时,两个人都在蓄势,蓄势做最后一击。这一击定会石破天惊、惊天动地?韩玉不敢看下去,他痛苦的闭上眼睛。血液被封闭,灵气被封闭,他的心似乎也被封闭了。他在极度担忧与痛苦中失去了知觉。他昏了过去。丫鬟小燕嘴很快,很爱谈话,这点都很像宁梅香。韩玉被关押在一个莫名的屋子里已经四天了。这四天来他的功力被封印,屋子的周围被下了禁制,若没有小艳的到来,他看不到一个人或灵兽。现在小燕把他领出来了,解开了他身上的封印,领他走进一个美丽的大花园。韩玉感到身上的灵力在逐渐的恢复,血液也在流动,自己似乎可以御剑飞行了,但他没有飞走。他不走不是因为小燕是救他的,他不忍离开小燕,正相反,小燕就是他的看守,看守他不让他逃掉,他明白自己根本甩不掉小燕,他远远不是小燕的对手。小燕虽然只是一个丫鬟,但韩玉感到她身上那强大的灵力(或许是妖力,韩玉分辨不清)是自己无法抗衡的。也就是说,小燕敢解开自己的封印,就不怕自己逃走。自己也根本就逃不出小燕的控制。逃不出小燕的控制,就不如跟小燕走。跟小燕走不怕,怕的是小艳一直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花园很大,里面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小燕如数家珍:这是长了三千年茯苓,那是九千年的灵芝,这时极品曼陀罗,那是…..。繁复绕嘴的花名韩玉根本记不住,但有一点他清晰明了,自己在梦花溪畔得到千年九节菖蒲拿到这里根本就算不到极品。这里的主人是谁?这能力该有多大?韩玉下意识的探看一下神泪之戒,看到那银色的九节菖蒲还在,心里稍安。他也试探自己的紫府,那把号称神器的九纹赤炎剑也还在。我要回去,我要救小黑。他就是没有想到谁能在这通神的落花谷主人这里能将自己救出去?从小燕的口中韩玉探知,那天晚上一战,慕容吟雪和宁梅香第三次攻击造成两败俱伤,宁梅香伤后飞走,慕容吟雪也被迫坐关疗伤去了。梦花溪畔的很多灵兽目睹这一战,都说对他们启发很大。就连在那里称王作福的碧眼金蟾和翻天仓鼠也都说看这一战有了很大领悟,闭关苦练去了。听到她们都没有死去,韩玉莫名的高兴起来。毕竟像她们那种修为,再严重的伤也可以恢复,但要死去就真的万事皆空了。花园很大,走了一会,韩玉才看到在花园的中央有一个绿竹搭制的凉棚。凉棚不大,上下左右都被花花绿绿的枝叶遮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花棚。花棚里传出一声琴音。这时琴音宛如哭泣一般,牵人肺腑。小燕听到这声琴音马上闭上了嘴,不再说话。琴音缓缓消失了,里面有一个女人如哭似泣的在吟唱。韩玉听到这声音,全身一震。这悲凉的歌声韩玉很熟悉。第二十一章白发红颜 “人易老,情难薄,千年不见又如何?说是井中月,何如镜中花,白发红颜话蹉跎。六弦琴断心已碎,望穿秋水奈若何。天难崩,地难裂,曲尽歌绝泪滂沱。剪烛西窗夜,云雨巫山坡,携手瞩望数银河。莫将痴情做无意,彼岸相对再述说......”再听这凄绝歌声,再见这伤心女子,韩玉心中涌动一丝同情心里。女子白衣赤足,亦如当初,背对韩玉,银发飘忽,倍增神秘之感。感到韩玉来临,女子转过身来,那粉面多了几分红晕,空洞无神的美眸了增添了几许希翼之光,较之当初在百花坪初见当有不同色彩,虽亦是凄惨,但有了希望的火花。“韩公子是彩帆岛天一宗的弟子?”女子声音还带有悲凉的感觉,但却很客气。“是的,请问你是谷主?”“不错,我是这落雨谷的主人。韩公子,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与你。”韩玉不明白在落雨谷的主人为何对自己这么客气。若因为自己是彩帆岛的弟子,那可大错了,当初九仙派五掌门铁石道人并没有过大的得罪这女子,就被她打成重伤,以门派江湖地位和个人身份来看,自己与铁石道人都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为何对自己另眼看待?韩玉想不明白:“谷主客气。韩玉先冒犯谷主于先,当向谷主请罪。”“韩公子,你来也看了,我落雨谷多的是奇花异草,那千年九节菖蒲在旁人眼里或很珍贵,但比起我满园异品来说还算不上上等。你为何不盗取更好的仙花异草,反取中等之材,令本座不明,个中缘由,可否说与本座一听?”原来如此,这有何难。“我有一兄弟身受重伤,蒙一位前辈高人指点,用此仙草可医得不留后患。只闻得谷主这里才有,韩玉与谷主素不相识,自家兄弟伤情又不得拖延,才出此下策,冒犯了谷主,尚请谷主见谅。”说完鞠了一躬,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我在冬至这一天离谷外出也是你说的那个前辈告诉你的吗?”“是的。”韩玉如实回答。“他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那位前辈没有告诉我。”“他现在住在哪里你总该知道吧?”韩玉沉默一小会,说道:“那位前辈叮嘱在下,不得泄露他的住处,请谷主见谅。”白衣女子轻叹口气说道:“我与那人素有交往,只是多年未曾相见,故有此一问。”韩玉虽不忍驳那女子面子,但却也不能透露乱石岗怪人的踪迹,想了一下说道:“谷主若念及旧日友情,可带话韩玉为你转达。”女子转过身去,半响说道:“韩公子,但不知那人现在是否还是以元婴状态出现?”这一问韩玉愕然,看此情景这女子与那怪人应该相当熟悉。想到那怪人现在的摸样,韩玉心中很替他难过,看出这谷主似与那怪人关系匪浅,但也不愿撒谎,如实答道:“是的。”女子肩头一颤,似有千言万语,难以述说,一片沉静下,花棚下显得格外安静。沉静了好一会,女子忽然说道:“我落雨谷虽不是禁地,但也不容任何人轻易来往。”这声音不似对韩玉所说。只见她身形突然飞起,掠过花园,飞向东南方向。韩玉不知她要做什么,知道自己功力浅薄,这花园看似宁静,不知道有什么埋伏与危机,以现在自己之能力,根本无法脱身,所以就安心在这里等待,看谷主如何对付自己。他要安心等待,却感到肩头一紧,有人抓住他的肩膀,将他带着飞向天空。韩玉大奇,谁能在这里救自己?鼻中闻到一股奇异的花香味,这味道非常的好闻,回头看去,慕容吟雪那绝美的容颜展露在他的面前。此时二人已经飞上高空,落在一片浮云之上。以慕容吟雪现在的修为,完全可以不借助任何法器就能自如翱翔在空中。到了浮云之上,慕容吟雪放开了抓住韩玉肩膀的手,笑着说道:“韩公子受惊了,慕容吟雪来晚了,请韩公子见谅。”“慕容姐姐客气了。得你相救之恩,韩玉终身难忘。何来早晚。”“韩公子两番救妾身在先,妾身回报一次又岂敢居功。”韩玉两次救慕容吟雪于危难之中,慕容吟雪早已牢记心中。那一日慕容吟雪与宁梅香大战之时,宁梅香委托慕容吟雪照顾韩玉,慕容吟雪就已经认出了这个两次救自己性命的英俊少年,碍于当时大战在即,不能分心,故没有当时相认。结果慕容吟雪和宁梅香两败俱伤,这几日调理伤势已好,正要救韩玉之时,见谷主召见韩玉,怕韩玉出现危险,一直暗中在观察,见谷主一离去,马上现身将韩玉带走。“不知慕容姐姐伤势可好了?”韩玉岔开话题。“谢谢你的关心。死神之光虽然强大,但那小姑娘还没能将威力发挥到极致,我也就没有什么大碍。若非这点伤势,我早就来了。”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在慕容吟雪身边,韩玉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和母亲在一起,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和安全感。白云飞速向北行驶。“韩公子,不知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免得谷主追来。”韩玉自然高兴:“慕容姐姐,我要去北屏山,我们现在的方向是对的。”“哦,那就好,但愿那小丫头能多缠谷主一会,我们就安全了。”话虽说得轻松,但韩玉还是感到她语气里含有一丝忧虑:“慕容姐姐,你说谁在缠着谷主?”“当然是那晚要救你的小姑娘。当时我并没有发现来盗取仙草的是你,等到要跟那小姑娘交手时才发现,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让你委屈了几天。”“呀!那谷主要是跟宁梅香动手,以谷主的威能,宁梅香还能得好?慕容姐姐,我们应该想办法帮一帮她。”慕容吟雪面含难色:“谷主极其强大,就算我们马上回去,以三个人的力量,也绝不可能抗住谷主。反而由那小姑娘在那里胡闹更好,死神岛不光有死神之光,本身逃遁的功夫也是天下无双,她自己应该更容易脱身的。”这话说得不错,魔本无形,就是无所不在,无所在,逃匿的本领是各种族无法比拟的。但韩玉一方面还不愿意相信宁梅香是魔人,另一方面也是从心底担忧。可恨自己功力浅薄,无法帮忙,只得算了。但愿宁梅香吉人高照,日后再找机会相见吧。浮云载着韩玉和慕容吟雪快速飞向北方。走了好一会,韩玉打破沉默:“慕容姐姐,你和谷主看来很熟悉,她叫什么名字?”慕容吟雪眼里放射出崇拜的光泽来:“我在很早就认识她了,她叫任雨轩。”任雨轩?韩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慕容吟雪似乎看出这一点:“任谷主过去在修真界大大的有名,世人都叫她天魔女,真实的名字反而无人知道了。”天魔女!韩玉倒吸一口冷气。修真界无人不知,那是一万年前在修真界闻名色变的大魔头。天魔女在修真界留下的最大恶名不是杀害了修真界多少高手,而是勾引了修真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天才---盖东升。盖东升受天魔女迷惑,修为难以寸进,最后在九九天劫下无力渡过,被迫转修散仙,从此在修真界失去了踪影。想不到这落雨谷谷主竟是当年修真史上的一个重量级人物。慕容吟雪看到韩玉有太多疑问,好在两个人一路北上,时间宽裕,慕容吟雪将韩玉当做自己的小弟弟一样,无话不谈,将自己的身世和所知道的任雨轩和盖东升的一些故事讲给了韩玉。那是很久以前,慕容吟雪出生在巨峰山脉一个无名的山谷里,野兽蛮荒的日子不知有多少岁月,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她来到了百花坪,在百花坪上,遇到刚刚萌芽的曼珠沙华,可能是由于异界奇花的熏染,这一刻她开启了灵智,感受到天下的博爱,世间的美丑,生命的可贵,意识形态的产生令她有了对天道的追求,虽然她还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天道。也就在她刚刚有了修炼意识的时候,经历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几乎是毁灭性的灾难,她被一只三级妖兽---白羽神鹰擒住了。白羽神鹰飞过百花坪,看到了慕容吟雪刚刚步入修炼行列,正是他目前修行的大补之品,就毫不犹豫的俯冲下来将她抓住,带到了空间。那一刻,她吓坏了,没想到自己刚刚看到了五颜六色的空间,感受到时间生命的珍贵,就要远离这个世界,她的心中充满了不安和悲哀。在她生命将要逝去的一霎那,白羽神鹰忽然从天上掉了下来,紧紧抓住她的双爪也无力的松开了,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对俊俏的青年男女。那男的长的高大英俊,挺拔脱俗,眉目间满含深情,也充斥智慧之光,宽大的青色大氅里穿的浅色劲装,那英武健美的雄姿令人一视而终身难忘。那女的穿一身白色衣裙,素雅中带有几分艳丽的光泽,温情脉脉而含有几分自信的神情。这个女人就是任雨轩,男的是她的新婚丈夫修真界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天才盖东升。这时任雨轩跟盖东升刚刚成亲,新婚燕尔,夫妻双双恩爱异常,一同出来游山玩水,来到百花坪,无意中救了慕容吟雪一命。救得慕容吟雪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那株异界奇花---曼珠沙华。是凡天地异品都有灵兽看护,他们是大智慧的人,自然发现是曼珠沙华开启了慕容吟雪的灵智,慕容吟雪应该算是曼珠沙华的守护者,所以他们放过了慕容吟雪,留下她继续保护曼珠沙华的成长。从这一刻始,慕容吟雪牢牢记住了这一对拥有神仙般风采的靓男俊女。千年以后,慕容吟雪经历了四九天劫,修炼得到突破,体内修炼出了妖丹,灵智开始有了增长,并开始能够使用了一些天赋和法术。这时令慕容吟雪奇怪的自己竟然无形中脑海里出现了一种神奇的修炼法则,并拥有了一种异能,既是无论她受到多大的伤害,只要她在大地上,就会很快的痊愈,而且她地行之术是任何妖兽也无法比拟的。后来她听说这是神兽的传承异能,但她自己是不是神兽?是什么神兽?这个问题至今无人能够回答。在孤独与寂寞中,慕容吟雪又度过几千年的苦修,百花坪一直成了世外桃源,无人问津,慕容吟雪也乐得清静,她再次经历天劫,化成|人形,给自己起了这个名字---慕容吟雪。二千年前,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她第二次看到了任雨轩。这一次任雨轩是单独来的,依旧白衣胜雪,依旧是那样素雅,但与上次不同是现在的任雨轩虽然还是容颜不老,但白发飞扬,神情委顿,悲伤至极,显示遭遇了极大地苦难。这一次,当化身人形的慕容吟雪出来与任雨轩见面道谢当年救命之恩时,任雨轩才知道这是当年他们夫妻无意中救下的小白蛇。触景生情,更增添了任雨轩的伤感,她与慕容吟雪结拜成了姐妹,并将自己和盖东升的故事讲给了慕容吟雪听。第二十二章患难与共 任雨轩本是南大陆修魔之人。南大陆疆域辽阔,远大于巨峰大陆,且历史悠久,非巨峰大陆所能比拟。任雨轩的家族在南大陆存在了上百万年,威名极盛,是魔派一个大门户,自幼任雨轩在家族就有崇高地位,原因是这个家族有一个传统,每隔万年,家族将选定一个圣女,作为家族最高功法(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