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6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6部分
星辰残梦-第6部分但那人笑声刚绝,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原来韩玉已经站在他的身后,手掌按在他的背心。 这困阵是迷乱人心性的大阵,阵法外围是禁制,阵法之中就是一个迷宫。外人进得阵来,被假象所迷惑,就算是跑断腿也只可能在原地不动,一切的现象都是阵中被困之人心中所想的。也就是心魔不除,无法脱解此阵。 韩玉跟小黑情同手足,心中只挂念小黑安危,故阵中种种异常现象无法显露。同时他诱惑那人不断说话,感到那人功力远不如自己,虽困惑但却当机立断,查到那人方位,采用幻影神行身法,瞬间移到那人身旁。 这幻影神行身法是修真者在元婴期就可以掌握的一种身法,可缩地成寸,转眼间跨行数十米,如鬼影般迅速,根本捕捉不到影子。 在困阵之中,韩玉早已查到那人距自己只有十余步之远,念及那人功力远不如自己,冒险一试,短距离内,韩玉不受幻想迷惑,没有心魔干扰,故一招中的。 韩玉控制住那个人,那个人回过头来,韩玉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个什么样的怪人呀! 第十六章玉汝于成 韩玉出手擒住对方,待对方一回头,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个人简直不像人。 这人赤身裸体,身高不足两尺,枯瘦的身躯,细小精短的四肢,配上那足有三分之二身体大小的脑壳,显得那么不成比例。光秃秃的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只有那双异常大的眼睛凸出在外,透露着无限的愤懑和不甘。 这哪里像是一个人? 韩玉不自主的把手收了回来。 “你不威胁我让我领你出阵?”声音冰冷。 “前辈如此状态,定是受到过非人磨难,韩玉岂能在施加磨难于前辈。” “那你不想出阵了?” “韩玉迫切想出去,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兄弟。”这话倒不假,韩玉在阵中即使多呆一段时间也无所谓,二师兄已经答应要来,有他来此,破阵救自己出去只是迟早的事,韩玉对二师兄信心十足。但小黑怕挺不到那个时候。为了小黑,韩玉恨不得马上出去,找名医医治。 “你的兄弟?那个黑狼?” “不错。我和黑狼一起在荒野中被人捡回养育,我们是一对苦难与共的兄弟!” “苦难与共的兄弟?苦难与共的兄弟!”怪人念叨了两遍,若有所思,像似勾起了他的很多回忆。停了片刻,说道:“你刚才被吊睛白毛虎王击落我的阵中,应该受到比黑狼还要重的伤害,怎么这么快就能恢复?” 这人功力不怎么样,眼里倒是极其敏锐。 “这个……?”韩玉犹豫一下,说道:”我有家传异宝,能瞬间治愈我的伤势。”韩玉在这看似可怜的怪人面前不愿撒谎,只好如实说。 怪人盯了韩玉一阵,微微点头,似是满意韩玉的答复,接着说道:“你对一个野兽也有如此真情,倒是难得。去把那个黑狼抱来,我看一看。”语气充满命令的口吻,却又令人难以抗拒。 韩玉回身走到小黑跟前,小心翼翼抱起小黑。由于小黑身子太大,那粗壮的的大尾巴无力的拖到地面。 韩玉将小黑抱到怪人面前,但见怪人眼中露出极为特别的光芒,死死盯住小黑好半响,才惊讶的说出口:“奇迹!真是奇迹!” 韩玉忙问道:“前辈有什么不妥吗?” 在汉语眼里,怪人摸样虽怪,但绝对是个资历极深的高人,可能因某种缘由才落得这个下场,故此,对怪人非常的尊重。 “这个黑狼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和霸气,这种威严和霸气令百兽臣服,令世人不寒而栗。” 韩玉惊讶的说:“前辈,你说的这些我怎么没有感受到。” “你与黑狼朝夕相处,可能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无法感受到。” “前辈看小黑的伤势可能医治?”韩玉关键还是惦念小黑的安危,别的都是次要的。 “这黑狼天赋异禀,不会这么死去的。但它的伤势很棘手,若不及早治疗,怕要给它带来终身后患。看来它要注定接受这场磨难。” “前辈可有法子帮小黑疗伤吗?” “方法倒是有,但难度也极大。”怪人眼望远方,若有所思。 “请前辈开恩,救救小黑,韩玉感激不尽。”说着,韩玉竟跪在怪人面前。 “要救黑狼,必有九节菖蒲;要得九节菖蒲,必去梦花溪。” “梦花溪在哪里?请前辈指点,我现在就带小黑去。” “嘿嘿。娃娃,你以为那是想去就去的地方吗?漫说你不知道,就是知道你也去不了。不要忘了,你还在我的困阵之中。” 韩玉以头触地:“前辈开恩,恕晚辈刚才无礼,指引晚辈出阵,带小黑去梦花溪。韩玉终身不敢忘前辈大恩,日后但有差遣,晚辈扑汤蹈火,万死不辞。” “娃娃,你天性善良,刚才明明可以要挟我出这大阵,奈见我如此状态,不忍心强迫与我;与一野兽情深如此,当教世间孺子尽皆汗颜。老夫当可救你一会。但老夫放你出阵,你忘了吊睛白毛虎王还在外面盯视你吗?” 韩玉一听,倒吸一口冷气。 那个金发巨人被这怪人称作吊睛白毛虎王,看他的样子对这巨人很是熟悉,就问道:“前辈,这吊睛白毛虎王是何怪兽?” “世人只知道巨峰大陆有个九级神兽霸天熊,谁又能知道还有个和霸天熊齐名的九级神兽吊睛白毛虎王。” 什么,和霸天熊齐名? 九级神兽? 那是在这巨峰大陆无敌的存在。 “吊睛白毛虎王现已修炼到九级境界,因其在北屏山中,从未下山,所以使人有所不知。你现在若出得此阵,老夫敢说,你定难逃出虎口。” 这话不假。 就凭这九级神兽的名字,和霸天熊齐名的声势,随手一掌就将自己打落到这奇幻大阵的能力,韩玉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和吊睛白毛虎王叫板的资格。 “咕咕……咕咕……”韩玉怀里的小鸟儿不知适宜的叫着钻出来,瞪着怪人,好像听懂了怪人的话,对怪人的言辞似有不满。 韩玉想起霸天熊来,那威风凛凛的大家伙妖核竟被这奇怪的鸟儿吞食了,想来确是好笑。 可怪人看到这鸟儿却笑不出来,嘴成了o型,惊讶之色溢于外表。 “前辈怎么了?”韩玉看到怪人失态,问道。 “啊…!不,不,不…。没什么?小娃娃,你还有什么令老夫惊奇的地方?” 韩玉说道:“前辈,晚辈没有什么可隐瞒前辈的。” 怪人定了下神,说道:“娃娃,随我来吧。” 弱小的身躯在前带路,韩玉抱着小黑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走向山边,此时在韩玉眼里,没有乱石,没有崎岖不平的山路,走的完全是一条平坦的大路。 到得山边,有一个精美的石制门牌,上面写道:“井月府”三个字。 韩玉不明白这里为何叫这种奇怪的名字。 门牌后是一个依山建造的石楼,步入大厅,但见里面金碧辉煌,十分的阔绰。这里虽比不上紫苑大帝的大厅,但和彩帆岛的天月大殿完全有一比,所差的就是面积要小很多。 大厅正面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是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身穿青色长袍,一手拿着一把绘制着百花争艳的纸扇,一手挽着一个秀美女子在倚栏观看远方壮丽的山峦。 看到这个女子,韩玉竟感到似那样的眼熟,那娇美的脸庞,樱红的双唇,弯弯如月的双眉,令韩玉感到一点不陌生。 “我见过这个女子?”韩玉在心底直打鼓。 “你坐下吧”怪人没有回头,指着大厅中一把雕刻精美图案的檀木椅子说道。 韩玉依言坐下,眼光不离那幅画。 怪人回头看到这种情景,微喟一下,没有做声。 室内宁静了片刻。 “啊呜…!”一声惨烈的嘶叫打破了宁静。 这叫声几如地狱传来,渗人毛孔,令人全身不安。 韩玉吓了一跳,但见怪人脸色凝重,似有万般痛苦在忍受。 “啊呜…!”叫声又起,仿佛要地动山摇,石楼几乎也在跟着叫声在颤抖。 “该来的终归要来的。”怪人叹道。 “前辈,你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娃娃,这些你不要管。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听我跟你说。”怪人没有半点表情:“此去向南约七万里,在巨峰山脉南端,有一个状如美女的高峰,名叫神女峰,神女峰下有一个深谷叫落雨谷,谷中一条清澈的小溪,只有数里长,就是梦花溪……”怪人念叨着,眼中朴树迷离,回忆着难忘的过去。 神女峰,状如淑女,眼望奔腾咆哮的通天河,背倚苍翠叠嶂的万松岭,宛如清晨初起,一手揽秀发在梳妆,一手遮在眼帘,像在寻觅远方游历的郎君。 韩玉白衣飘飘,站在峰顶,也看着那怒吼的大河,心潮跟在通天河水一样难以平静。 离开北屏山乱石岗井月府已经十几天了。虽见那怪人给小黑喂了一颗丹药,说是能镇住小黑的伤势,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应无恙,但韩玉依旧有些放心不下。无论如何,自己要尽快取得九节菖蒲,赶回北屏山。 韩玉要找的九节菖蒲不是普通的九节菖蒲,是已经生长超过千年、根叶都已经呈银白的极品九节菖蒲。 小黑身手重伤,五脏六腑都受到内外伤的严重危害,虽以它顽强的生命力不至于经历漫长的修养可以自行治愈,但这种危害将给小黑今后的修炼带来极大的麻烦,内患将不时的发作,万一在应付天劫时内患发作,后果不堪设想。只有这千年银色九节菖蒲才能彻底医治小黑伤势,令其不再发作。 据怪人讲,巨峰大陆上,唯有这神女峰下落雨谷中梦花溪畔生长着一株千年九节菖蒲。 这落雨谷本就是生长着无数的奇花异草,有很多灵异禽兽在保护这些奇花异草,极为凶险,谷主更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修真者根本无法靠近山谷,是巨峰山脉的一处世外桃源。若要取得千年九节菖蒲,必须在冬至这一天夜半时分方可。因为这个时候,谷主必将出去远行,谷中仅剩下一些灵兽,或许还有机会。 韩玉惊于怪人对那里的情况的了解,但怪人没有说出缘由,韩玉也不便多问。 经过十几天的长途跋涉,韩玉来到了神女峰。这时离冬至还有三天时间,韩玉无事,登上神女峰,欣赏通天河的壮景,等待冬至夜间的到来。 天微微下着小雨,四野是那样的安静。 弯弯的山路布满青青的野草,夹带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在自由自在的绽放的,在微雨的清晨展示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在这如诗如画的山巅,韩玉看到一个身着淡绿色宫装、小巧玲珑的女子,打着一把花雨伞,行走在略带泥泞的山路上。 山路陡峭,泥泞湿滑,但这女子似乎足不着地,绣着荷花的白色的鞋子上没有一点污泥,随风飘舞的淡绿色宫装也没有一点被雨打湿的痕迹。 她优美的身形似在不紧不慢的行走着,恰似跳一种优美的舞蹈,在恍惚间就已来到了韩玉身边。第十七章佳人相伴 晓晨云遮日,空碧挂浮云。 万山远睹绿,天河眼底奔。 劲风爽神气,寒露倍精神。 隔山见远景,微雨俏佳人。 在这如诗如画的清晨,在这飘渺浮云的峰顶,在这野草丛生野花绽放的山路上,韩玉见到了一个绝世俏佳人。 这个女子身穿淡绿色的宫装,脚步轻盈欢快,打着一把花雨伞,在微雨中漫步而来。雨虽然不大,但足以浇湿衣衫,山路虽不算泥泞,但也很湿滑,但见这女子脚上穿的绣着大朵荷花的白鞋一尘不染,小小的雨伞外淡绿色的宫装没有一丝被雨水打湿的痕迹。 宫装女子看似步履不大,离韩玉还有一段距离,但瞬间已来到韩玉身边。雨伞微微抬高,露出了她那绝世容颜。看这女子年不过二八,秀眉轻描,难画无限风情;杏眼流光,书写万般柔意;俏鼻微扬,点缀造物神奇;玉唇抹朱,增添千种遐想。 她吐气如兰,声若天籁:“公子如此雅兴,清晨山顶浴风而立,令人向往。” 韩玉惊于这少女惊世容颜,同时没有感受到那少女身上有一丝修真者的气息。狐疑间听到少女之言,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咧嘴微笑以答。 这也难怪韩玉。十九岁的少年,正是青春年少之时,对女子有天然好感。韩玉这十几年一直在彩帆岛和大裂谷中修炼,能见到的除了师父个师兄门外,哪里曾单独与少女相处。这时,见到这么一个姣美的女子,难以表述也是很正常的事。 少女见他不说话,,咯咯一笑,声若银铃:“公子不会是哑巴吧?那可当真无趣。” 韩玉不知为什么脸一红。平时韩玉伶牙俐齿,跟谁在一起都能有话可讲,可是现在与这少女相见,到不知说什么,尴尬一笑:“小姐不也是冒雨登山吗?” “我冒雨登山与你不同。你一个人傻傻的站在这里,毫无目的,我可是有备而来。” “哦?小姐上山有何目的?” “我来看一个傻子自己在山顶上餐风露宿,很是好奇,就上来看看了。”语调调皮又可爱。 少女天真烂漫的神色令韩玉大为开心,不由得放下警惕心理,自己正漫无目的的孤独等待着时光,有这么一个佳人在旁聊天倒也不错。 山上风大,吹动着少女那宽大绿色的宫装,像一只彩色蝴蝶在风中起舞,韩玉看得有些呆了。 “傻子,你在看什么?小心风大把你吹走。”少女戏谑的说道。 韩玉这才觉得不妥,扭过头去,眼望山下汹涌奔腾的通天河,宛如一条丝带,缠绕着挺拔的神女峰蜿蜒而过,感叹道:“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这里景色太壮观了,令人留恋往返。” “哈哈,说你傻你还真傻。这山上风太大了,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山腰那里野花盛开,看来更加明艳一些,你陪我去那里好不好?”娇柔之态,令人难以拒绝。 韩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能听从少女之言,跟她一路来到山腰看野花。 天上的小雨停了下来,炙热的阳光普照大地。这一对俊男佳人漫步在山腰的野花丛中,格外瞩目。 两个人并肩信步而行,就好像非常亲密熟悉的情侣一样,欣赏着自然地美景,顾盼交流,倒是十分的融洽。 交谈中韩玉得知少女叫宁梅香,家住很远的地方,因为父亲责骂私自离家,来这里是寻找姑姑的。但因从未出过远门,没能找到姑姑,一个人在山中流浪,看到韩玉独自上山游玩,感到韩玉不是坏人,便和韩玉打招呼一起游玩。 韩玉因还有三天时间才能去梦花溪,现在也很无聊,有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相陪,到是很惬意的事,也就没有推辞。微令韩玉感到不安的是那少女虽美若天仙,但看来绝对是身怀绝技,可是韩玉一点也感觉不到她身上有任何灵力。难道是她已经到了返璞归真、深藏不露的地步了?那样可是太可怕了。 可是少女娇憨的神态却没有给韩玉带来任何的危机感。 两个人在山中玩了很长时间,少女似乎有些厌了,对韩玉说:“傻子,我们到通天河那里玩玩吧,在这里有些闷了。” 通天河虽在山脚下,但离这里怕有百里之遥,韩玉看宁梅香了一眼,心中道,自己御剑而行,倒用不了多久,但要带上她,那自是要肌肤相近,唯恐不妥。 宁梅香见韩玉望向自己有些为难,嬉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小手帕来,玉手一挥,小手帕飞到半空,随风而长,变作一丈方圆彩云般摸样,漂浮在空中。也不见她如何动作,轻飘飘的飞到手帕之上,招手让韩玉也上来。 韩玉惊叹之余,跃上手帕,两个人并肩盘膝坐下,手帕像一朵粉红色彩云一般,载着他们飞下高山,来到通天河河面上。 通天河,顾名思义,是一条宽大辽阔漫长的河流。在巨峰大陆,通天河有天下第一河之称,它蜿蜒流淌超过十万里,河水浩淼,波涛澎湃,世人无不以一睹为快。 在神女峰下,通天河虽然没有在平原那样宽阔,但河面也足有百里之宽,河水流动更加湍急,遇到岩石暗礁浪花激起足有十余丈高,看来更加壮观。宁梅香驱动手帕故意接近河面,高高激起的浪花打到两个人身上,他们没有运功抵抗,任浪花打湿衣衫,在惊叫声两个人肆意的放声大笑,真正的体验着自然界带给人类的快感。 忽然一股较大的浪花冲到手帕上来,朝两个人劈头盖脑淋了下来,二人惊呼声中,韩玉在这浪花里竟伸手抓到一条金色的大鲤鱼。这条鲤鱼足有二尺多长,在他手里还在不停地扭动。宁梅香看到后伸手来取,鲤鱼湿滑。掉到了手帕上,打一个停,就要翻入河中,宁梅香娇笑声中,像一只精巧的燕子飞掠河面,将将要入水的鲤鱼又捞到手中,刚要折身飞回手帕,就见河水忽然异常的翻滚起来,紧接着浪花分开左右,在河水分开之处冒出一个红发蓝脸的怪人来,手里拿着一根如鱼刺般的标枪,,嘴中喝到道:“哪里来的修真界小子,敢动我子孙,不要命了。”声音嘶哑但有力,标枪舞动,一阵狂风席卷而来,要将宁梅香裹在风中。 宁梅香似早有发现,身姿犹如天仙般优美的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留下一片残影,升到半空。 韩玉见到宁梅香遇到危机,忙祭出九纹赤炎剑,人剑合一,御剑飞刺那怪人。等韩玉飞到之际,宁梅香早已升到空中安全地方,韩玉剑势已发,无可挽回,带着一股猎猎寒气刺向怪人。 但见怪人手掌一翻,标枪转移方向,朝韩玉刺来,九纹赤炎剑和那鱼刺摸样的标枪撞击到一起,发出金铁交击的巨大响声,空间气流顿时有片刻的凝结,接着枪剑分离,韩玉被一股巨大的撞击力撞飞开来,在空中滑行几十丈远,被一个温暖的身躯揽到怀里,才停止了飞行。 抬头望去,就见宁梅香正目视自己,满眼都是关切之情,柔声道:“傻子,你没事吧?” 韩玉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宁梅香紧紧搂在怀里,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传到韩玉鼻中,令韩玉身心陶醉。 韩玉感受不到任何的痛楚感觉,有的只是温香的柔情。 顾盼之中,那个怪人嘶哑的嗓音又在响起:“修真界的小子,死到临头还要亲热,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接着,如骤雨突然而下,卷着飓风,袭向韩玉和宁梅香。 宁梅香一手搂着韩玉,一手一招,那如同彩云般的手帕飞了过来,将二人裹在手帕之中,挡住飓风骤雨,飞上天空。 怪人整个浮出水面,但见他赤身裸体,手舞标枪,恶狠狠的望向天空,口中不断怒吼咆哮,脸上写满了愤恨和无奈。 通天河畔,韩玉与宁梅香相对而坐,架起一个简易的烧烤架,用枯树枝在烧那条金色的大鲤鱼。 宁梅香不断地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各种作料浇在鲤鱼的身上,不一会鲤鱼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来。 韩玉惊讶着看着宁梅香变魔术似地烧烤鲤鱼,心中却在盘问,这宁梅香是什么身份? 一个外貌年仅二八的小女孩,竟有这许多惊人的本事,而且还有修真界令人垂涎的储物戒指,这一切不能不令韩玉对宁梅香的身份有所怀疑。 宁梅香像一只不爱停步的欢快的小鸟,手上忙着,嘴里也没闲着:“傻子,那个黑鱼精已经化成|人形,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为何还要出手去攻击它,简直不要命了。” 韩玉不置可否:“黑鱼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怪人要攻击你,怕你有危险,我就上了。” “那怪人就是得道的黑鱼精,看它的功力现在也就刚到七级,但你不可能打过他。为了我,你真的不怕送命吗?” 韩玉根本没有犹豫:“我才不管什么黑鱼精白鱼精,即使拼掉性命,也不准许任何人伤害你。” 宁梅香听到韩玉这么说,脸一红,手微微一颤,一股暖流涌变全身,好在她背对韩玉,韩玉看不到她的脸色。 缓一下接着说:“傻子,以后看到这种功力高强的妖怪可不要逞能,先保住性命要紧。” “苟且偷生而陷自己于不义,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我虽学艺不精,但绝不会为了自己逃命而不顾你的生死。要是救不了你,我宁愿陪你一起死。”不知为什么,韩玉对这个少女充满了感情,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脱口而出,没有半点回旋余地。 宁梅香听了,满心欢喜,面红过耳,不敢回头,只是轻声说道:“傻子,不要总提死去活来的。你要好好活着,永远陪着我。”说完也觉得失口,忙低下头来,半响不语。 鱼发出焦糊的味道,宁梅香一惊,“呀”了一声,赶紧用树枝将鱼挑起,但见鱼的一面已经烤焦了,娇嗔道:“都怪你乱说话,人家的鱼都烧焦了。”说着就要把鱼扔出去。 韩玉赶紧过来,伸手去抢那条鱼,口中说道:“别仍,这么好的鱼扔了怪可惜的。”手掌正好触到宁梅香的手上,一股奇特的暖流在韩玉血液中狂突,韩玉抓住宁梅香的手就不肯放弃。 宁梅香也没有挣脱的意思,任自己的小手被韩玉握住,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这两个人就像恒古以来就相识一样,并肩牵手站在那里。 两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爱意。 烧焦的鱼全部被韩玉吃掉。 韩玉感到自打下生以来还没吃过这么好的食物。 作为修真者,像韩玉这种级别,根本就不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但美味的食品、醇香的美酒是大多数修真者所向往的。他们吸食食物酒水,完全是在享受,而不是为了生存必须摄取。 韩玉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食物了,今天吃的格外香,以至于焦糊的鱼身的黑迹都抹到脸上,惹得宁梅香笑个不停。 韩玉感到这种时候是自己有生以来没有过的快乐。 他在和宁梅香享受着梦幻般的爱的快乐。 但愿这种快乐能到永久! 第十八章雨过天晴 夜晚来临了。韩玉和宁梅香都静静地坐在草地上数天上的星星。宁梅香难得这么安静的一声不响的陪着韩玉静坐。两个人的似乎什么都不想,在盼望着遥远的将来;又似乎在无尽的遐想,把握着幸福的现在。一切都在无言中。天边一颗流星划过,留下了灿烂的光华。宁梅香看到流星,似有些伤感,将头颅深深埋在双膝之上。一条小青蛇不知适宜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轻轻地欲爬过,宁梅香突然抬起手来,玉指轻弹,一道劲风射出,将青蛇打翻在地,扭曲了几下,不再动弹了。韩玉不忍心的说道:“小小青蛇危害不到你我,为何要置他于死地?”宁梅香撅嘴说:“我宁愿和你在这里安静的坐着,谁让它来打扰我们了。”韩玉心中似有话说,但还是咽了回去。这时,天上下起了小雨,宁梅香撑开小雨伞,与韩玉仅仅依靠在一起,用这把小小的雨伞替二人遮蔽风雨。这一刻,二人依偎在一起,天地间仿佛就他们两个人。雨越下越大。如果有外人的话,会感到惊奇,这把小雨伞明明不可能为他们挡住这么大的雨,但二人身上没有一点雨滴,同样,他们所坐的地方没有一点被雨打湿的痕迹。风雨中,一道耀眼的闪电从天而落,将大地照得通明,紧接着一声炸雷滚滚而来,巨大的雷声就要把天地炸开。宁梅香身子微微一抖,将身子更紧的靠在韩玉胸前。韩玉随手将宁梅香肩膀紧紧搂住。这一刻,韩玉但愿这风雨不要停,雷声更猛烈些。宁梅香也感到从没有过安全感。但这一切很快被打破。随着风声雨声雷声的共鸣,闪电中露出两个人来。这两个人各自催动法宝,在这暴雨雷鸣之夜,在通天河畔,在韩玉和宁梅香不远之处,在半空中展开了惨烈的厮杀。韩玉和宁梅香其实早就发现了这两个人,但他们不愿分开,不愿意因此破坏两个人难得的激|情。但这两个人争斗的地点离韩玉他们越来越近,强劲的破空气流已经到了他们身边。他们已经能够看清,那两个人一个是通天河里被宁梅香称作是黑鱼精的怪人,依旧是赤裸着身子,鱼刺似地标枪发出惊人的呼啸声,宛如要将天地撕裂一般。另一个人是一个道士,虬髯乱发,长剑象烛火一样通明,将这风雨之夜照亮。宁梅香皱了皱眉头,小声说道;“傻子,晚上的烤鱼没吃饱吧,我在给你烤条黑鱼来。”没等韩玉回答,宁梅香飞身而起,玉手挥处,一把黑褐色的精美小刀已经握在手中,这把看来应该是极其昂贵的艺术品的小刀在空中画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就像刚才流星划过天际一样,绚丽多彩,令人难以忘怀。小刀划过的弧线看来并不快,弧线的一端是那已经化成|人形的黑鱼精。黑鱼精能够化成|人形,不知经历了千百年的修行与磨难,虽然刚刚到七级的妖兽,按理只相当于人类的合体期,但它与那名对手、那个已经是接近渡劫期的虬髯道士争斗了数百回合还没有落到下风,这时看到这美丽的弧线慢慢划向自己,根本没当回事。可是等到弧线接近自己身体的时候,想要避开,忽然发现自己周围变成一个巨大磁场,将自己牢牢控制在当地,不得移动半分,任那美丽的弧线划过自己的头颅,划过自己的身躯,自己苦苦修炼的妖核破体而出,直接飞到宁梅香的手中,然后才不甘的倒下。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令人简直不敢想象。韩玉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大脑呈现片刻空白。白天,他舍身去救宁梅香,被这黑鱼精一击之下飞出数十丈远,若没有宁梅香及时接住自己,说不定还要飞出多远。好在自己的那块神奇的宝玉已经被自己用鲜血炼化,及时恢复了伤势,没有受到伤害,但这黑鱼精的强大令韩玉心有余悸。可谁能想到,这么强大的黑鱼精,竟然被天仙似地、小巧玲珑的宁梅香一招劈死,连带将妖核取出。这宁梅香的功力太过神奇了。她究竟是什么人?她的功力达到了什么水平?那个虬髯道士也震惊于宁梅香的刀法,骇然道:“死神之光!”说道死神之光,他的黝黑的脸上写满了恐怖二字。韩玉听到!“死神之光”这四个字脸色大变,惊讶狐疑布满脸上。宁梅香脸色也倏地一变,手中精美的黑褐色小刀再度要扬起,眼看虬髯道士要步黑鱼精后尘,韩玉不忍心见到修真同道死于非命,急忙喊道:“手下留情!”飞身扑了过去,抱住了宁梅香的娇躯。宁梅香娇躯微微抖一下,但没有挣扎,冷冷的对那个虬髯道士喝到:“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快滚!”虬髯道士哪敢计较宁梅香的口气,如蒙赦令般飞快的逃走了。韩玉慢慢松开了搂住宁梅香娇躯的双手,苦笑道:“原来宁小姐身怀绝技,韩玉微末功夫怎敢妄自菲薄要保护小姐,真是贻笑大方啊。”宁梅香脸色变得很难堪,象不认识似地盯着韩玉的双眼,半响说道:“傻子,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是真心希望得到你的帮助。”韩玉冷然道:“宁小姐有夺天地造化之能,又怎需要韩玉这等无能之辈保护。小姐自重吧。”“韩玉,你这个傻子,你怎么会了解我的心?我恨你!”说话的语音带着苦涩的哭腔,玉足一顿,身子宛若流星般飞走了,地上空中留下一串残影。韩玉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就像再做一个没有完结的梦。天地间一片空白。“死神之光!”“你为什么会用死神之光?”修真界的人没有没听说死神之光的。修真界的人没有不惧怕死神之光。师父白连举对韩玉说过,你千万不要遇到死神之光。大师兄云卷山说过,听到死神之光的名字,你有多远跑多远。二师兄华而立更彻底:碰到死神之光,你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吧。据说,在彩帆岛再往南几万里的地方,接近南大陆的所在,有一座岛,叫死神岛。死神岛岛主叫什么名字很少有人知道,大家都叫他死神魔王。传说死神魔王跟巨峰大陆一样长久,功法通天彻地,举世无匹,南大陆群魔奉为至尊。修真界传文记载死神魔王来过巨峰大陆三次,每一次都将巨峰大陆修真界搅得天翻地覆,他的绝技死神之光也就留在修真者的口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惧。到现在为止,死神魔王已经有两千多年没有来到巨峰大陆,但修真界的人无人敢忽视他的存在。韩玉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跟会死神之光的人在一起整整一天,而且还有亲密接触。这宁梅香用的真的是死神之光?她是死神魔王?亦或是死神魔王的传人?韩玉大脑象要爆炸一样。他宁愿自己没有接触到宁梅香,宁愿自己没有看到宁梅香刀劈黑鱼精,宁愿自己没有听到虬髯道士的话……但这一切都是真的。无可奈何!奈何奈何!天亮了。雨过天晴。韩玉的心中还是阴霾遍布。这么姣美的女子是死神岛的人?这么天真的少女是魔王的传人?任凭韩玉想破脑袋也不愿承认。韩玉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焦苦难述。忽听有人在说话。“师父,这是个妖兽,你为什么还要救他?”侧目看去,就见离自己只有十几丈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和尚跟一个老僧人在说话。以韩玉的能力,本该早就发现他们,可是韩玉现在精神恍惚,走到跟前对方说话才得以发现。韩玉看到那个老和尚正在治疗一只受伤的狐狸。这只狐狸长着六条尾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妖兽。《怪兽异禽志》记载,狐狸本有一尾,修妖得道后,着第一次天劫,变异生出六尾;再度天劫,生出九尾。九尾狐狸是狐妖进化的最高阶,可化成|人形,经九九天劫,就可以飞升天界。这个狐狸已经六尾,确为狐妖不假,但这个老和尚却在为狐妖疗伤,让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老和尚说话慢条斯理:“悟经,你真的悟经了吗?我佛慈悲,讲的是什么?”“我佛讲,要慈悲为怀。即慈、悲、喜、舍。一慈:为诸众生除无利益是慈,众生有苦,而救度之,爱惜众生,施济贫苦,扶持病人,急难相助,使登快乐彼岸。二悲:欲与众生无量利乐是悲,众生不请,自来度脱他的苦恼,福荫群生,用妙法门斩断烦恼根,入究竟乐。三喜:于诸众生心生欢喜是喜,施财物、施法门令大众解脱、施无畏令大众心灵安乐,众生才会法喜充满。四舍:自舍己乐施与他人是舍,舍掉自己享受贪欲,送给众生令他饱满。自利利他,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是诸佛教。”“那普度众生又做何解?”“大众营营扰扰,如溺海中,佛以慈悲为怀,施宏大法力,尽力救济他们以便登上彼岸。”“佛曰:众生是谁。答:凡有生命的皆为众生。何谓普?无分别心,平等无差别为普。渡何意?使众生觉悟为渡。为何要渡?因为众生本就是佛,众生皆有佛性,只有普渡众生才能在这一过程中完善自己,使自己成佛。佛指一切有生命的动物及人。普遍引渡所有的人,使他们脱离苦海,登上彼岸。六尾狐在世人眼里是妖,在我佛眼里是生命,是普度的对象。”“师父,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也包含妖兽?”“我佛以身伺虎,割肉喂鹰,为的就是普度众生,众善奉行。妖兽本也向善,利则不同而后为之。佛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大恶大奸之辈,我佛都以慈悲之心感化,何况六尾狐乎!”“师父,弟子明白了,多谢师父教诲!”那年轻的和尚对老僧人深施一礼。这师徒短短的对话,无疑打开了韩玉心中的死结。六尾狐原本妖兽,佛门高僧还在医治他,点化他;宁梅香即使是魔派中人,但见她似初入江湖,尚未造成大恶,对自己一往情深,自己缘何不可接受她?我佛慈悲,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又为何接受不了宁梅香?韩玉潘然大悟,走上前去,也对老僧人深施一礼:“大师(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