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4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4部分
星辰残梦-第4部分口,那个妖核竟然就缩小一分,不一会的功夫,那妖核竟无影无踪了,天哪!修真界引为至宝九级神兽的妖核竟被一个奇怪的鸟吞食了!这也太暴敛天珍了吧!第十章紫苑大帝 一个九级神兽的妖核被一个奇怪的鸟儿给吞食了,这说出去多么不可思议。小鸟儿吞食完妖核,摇摇晃晃走到韩玉跟前,扑到韩玉怀里,一头睡着了。韩玉爱怜的摸了摸小鸟儿可爱的羽毛,将鸟儿放到怀里,感到无限温馨。在这黑暗的世界里,生存和死亡随时相伴,没有太阳,没有生命,没有一丝生气,有一个小鸟儿想陪,韩玉感到自己还活着,还应该有生存下去的决心和勇气。鸟儿在熟睡,韩玉不忍心打扰它,他站起身,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他要生存下去。这是一个巨大的石洞,四周都是坚硬的花岗岩组成,除了韩玉进来的那个通道外,还有一个悠长黑暗的通道不知道通道哪里。这也许就是唯一生存的路口。韩玉想了一下,还是朝那黑暗的通道探索者前进了。通道很长,很曲折,但没有岔路,也没有发生任何危险,韩玉沿着这条曲折的通道在行进着,心中时刻在警惕未知的风险。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韩玉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点点光亮,韩玉大喜。没有在黑暗中生活长了的人,不懂得光明的含义,也就不会珍惜光明的价值。韩玉此时在黑暗在黑暗中生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看到光亮,哪怕是一丝丝光亮,也勾起他对生活的渴望,对人世间的留恋。为此,他加快自己的脚步,快速向光亮发出的地方赶去。再转过一道弯,明亮的色彩赫然全收眼底。这时一个极为豪华的大厅。韩玉不是没见过世面,天月大殿数十丈方圆,足够大,比之这里,也只能说是一角。韩玉不是没见过豪华,天月大殿在整个凡人界、修真界都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豪华,殿内每一个装饰都出自名家之手,每一样材料都是这凡人界的极品,可跟这里相比,无疑土财主跟城里富翁比宝。这里太过恢弘奢侈了。大厅的顶部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圆穹形的屋顶就像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白云,正前方屋顶悬浮着一颗巨大的宝石,发出和太阳一样自然的光泽,把大厅照的通明。地上铺着汉白玉的方形大理石,整洁干净,没有一丝杂质。四壁镶嵌着各种浮雕,仔细看从远古人类兽皮裹体、木棒围猎开始,历经牛耕马拉的种植生涯、顶盔戴甲骑马射箭的征服、鼎炉烟火占卜祭祀的拜天、修真练到历经天界的飞升,演绎着人类生存的全过程。这些浮雕制作精巧,设计绝美,直如人在其境一般。这豪华奢侈的大厅不该属于人类,到这里几如仙境一般。韩玉在大厅门口愣了一会,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中,半响缓过神来,看到在大厅正前方一个高高的台阶之上,站立这一个人,一手持卷,一手负后,正微笑着看着自己。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很高大,站在高处,有一种俯视天下的睥睨之情。他的脸色微白,剑眉星目,处处显露着高贵与王者之气,三缕长须,漂浮胸前,仙风道骨,仪态威严。虽面含微笑,但令人敬畏之心油然而生。韩玉见状,知道遇见了这里的主人,瞧这主人气势,看这里环境,韩玉不疑自己遇到了神仙,当即走前几步,双膝点地,跪拜道:“这位神仙,贫民韩玉为必危难,误入仙府,得罪之处,但请莫怪。”言毕,低头等待那人回话。良久,不见回音,韩玉偷眼望去,见那人身姿依然未变,笑容依旧。韩玉大胆抬头仔细观看一会,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这是一个足以乱真的雕塑。这雕塑跟真人大小相近,服饰动态惟妙惟肖,特别是雕塑的那个人眉眼之间,似乎真的含情传递,面容之色,与真人毫无二致,真乃世间极品,无与伦比。韩玉走到跟前细看,见那雕塑身上穿的是淡金色长袍,袍上飞金针、走银线,刺绣着踏云麒麟、出水蛟龙、开屏孔雀、展翅白鹤,每件刺绣都是精品,看得出这雕塑原型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神仙。雕塑左手负在身后,四指微合,拇指竖起,指向半空,拇指之上带着一个碧绿色的戒指,这戒指是用一种特殊的玉制作,玲珑剔透,雕刻着一个浴火的朱雀,展翅欲飞。看到这枚戒指,韩玉不由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撕开自己衣衫,露出胸前的玉佩,持玉佩与戒指相比,看到这两样饰品的材质居然一样,心中大惊。据养父母遗言,自己出生时就是含着这块玉佩被养父发现的,拿自己的身世只能从这玉佩着手。可是经许多修真界高人鉴定,这块玉佩绝不是这块巨峰大陆所有的,极有可能是仙界之物。在度天劫之时,彩帆岛的镇岛之宝天月宝鉴都抵挡不住天雷的攻击,全靠这神奇的玉佩自己和师父才幸免遇难,由此看出,这玉佩应在神器天月宝鉴之上,向寻找着玉佩的来历,看来只能到仙界才有可能。哪知道在这里看到了和自己玉佩一样材质的戒指,怎不令他心惊韩玉伸手想将戒指摘下,细细观看,不料触手处感到戒指和雕塑混为一体,根本不能摘下来。他不忍破坏这绝佳的雕塑,只好作罢。看了戒指一会,他转过来,走到雕塑一侧,看雕塑手中的书。雕塑右手持一卷书,材质感大陆流行的羊皮书近似,书页是打开的,韩玉看去,只见书页上写着几行字:“无奈上街。流落此间,汝既与吾相逢,当属有缘,吾将收汝为徒,传汝得道升天之法,汝极叩首九次,当拜师之礼。”韩玉看罢,暗忖,师父白连举对自己恩重如山,自己岂可另投别人为师,就算是神仙自己也不可忘本。想到这里,他没有再去磕头,反走到雕塑前面,细细观看雕塑的造型,欣赏起来。这时,怀中酣睡的鸟儿突然醒来,迷迷糊糊从衣服里钻出来,看了看这奇特的地方,扑棱扑棱飞了起来。韩玉还没见过这鸟儿飞,感到很好奇,抬头看去,只见这鸟儿直接朝那足以乱真的假太阳飞去。韩玉急喊:“小心!回来。”话音未落,鸟儿已经撞到假太阳之上。也不知道这太阳是什么做的,经鸟儿一撞,竟然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韩玉急忙过去,伸手欲接住太阳,谁知手却接空,假太阳砸在雕塑的背部,“噗”的一下失踪了,四下历时一片漆黑,只有那雕塑全身发出黯淡的光泽来,更增添这雕塑的神秘感。韩玉正出神的看着雕塑,忽听见有人说话。这人的声音仿佛从恒古传来,带着一种充满威严的磁性:“孩子,我等你十万年了,你终于来了。”韩玉大吃一惊!什么?等我十万年?那这是谁?他刚想发问,那声音有传来:“你不问,我该说的自会说给你听。我在十万年前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我留给这里的神识传音。”死了十万年?还能留话?太不可思议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紫苑,上届都叫我紫苑大帝。我在上届的地位等你飞升后就会知道的。我在百万年前就已经成为大帝,百万年来,我每日游山玩水,品茗饮酒,虚度光阴,因缺少再进一步的动力,我的功力难以寸进。那段日子是那么的孤独寂寞,你以后也会理解高处不胜寒的滋味。”以后?我以后也会成为神仙吗?“我在十万年前突然想明白了,我要再前进,就需要迎接挑战,需要对手。在仙界我不可能找到对手,有实力和我相当的高手,但我们之间没有仇恨,没有怨气,不可能做生死搏斗,也就不能给我带来进步的源泉。要找对手,必须选择我的生死敌人。为此,我选择了妖界的九头烈火狮子王。九头烈火狮子王是妖界十大妖王之首,是上古神兽,一身功力通天化地,种族异能‘天火燎原’更是仙界诸仙的克星,我与它数次交手,都处于下风,这一次,我要和它做生死搏斗,以期能得证大道,更进一步。我选择的搏斗地点是宇宙碎金流!”宇宙碎金流?那是什么地方?那遥远的声音仿佛看到韩玉的问题,接着说道;“你见过乱气流,那是我在这凡人界设的一个小小的玩笑。”玩笑?开大了吧?“宇宙有很多空间极不稳定的地方,充满了危险,就是练就金刚不坏不死之身,到那里稍有不慎也可能被永久困在那里不得脱身。上届很多自命为高手的被宇宙碎金流困住千百万年,当不在少数。我之所以选择在这种及其危险地地方与九头烈火狮子王比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置死地而后生,博求生之望,激最大潜力,以求得到领悟。”神仙和人一样,在某种关头,要靠顿悟才能更进一步。这种顿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那一战,惊动了上五届,足足打了三千年。三千年后,我处于绝对的下风,下场不是被九头烈火狮子王打的魂飞湮灭,就是要被击到碎金流里万世难以解脱,在这生死关头,我终于顿悟大道,使出了那仿佛早已存在的一剑,一剑刺破虚空,劈开混沌,得证大道!”这是什么剑?刺破虚空?劈开混沌?“这一剑刺出,我知道我成功了,我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领域,一个属于我自己的领域。我持剑环顾环宇,舍我之外,别无天下!”舍我之外,别无天下!何等霸气!第十一章大之仁者 人们搜羡慕成功的一瞬间,谁能理解在这成功的背后有多少艰辛?谁能理解真正到达顶峰的感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真的到达山顶是这种姿态吗?“我确认我成功了,可是我却更感到寂寞和孤独,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千百万年来,我独自苦修,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朋友,只剩下我自己,想起来也是一种悲哀。我到我的新的领域,我自己去掌控,不还是孤独与寂寞相伴?就这样,我在宇宙碎金流等待了好久,没有动作。我在思考我的将来时,发现我做了一个大错误。”大错误?什么错误让超越仙人的大帝能够动容?“在始祖创造我们存在这个世界时,将这个世界划分为六界,即凡人界、仙界、佛界、妖界、魔界、冥界。六界并立共存,但充满矛盾,互相争霸,只有这样,才能互相制约,才能发展。没有了矛盾,也就不会修道成仙,更不会发展进步。这六界中,凡人界能力最为孱弱,其它五界随时可以将凡人界毁灭。但凡人界是其它五界的根本,凡人界修真、修佛、修妖甚至修魔,乃至轮回,为五界提供新鲜源泉,促进五界在危机中得到发展,这样宇宙才能巩固,世界才得以发展。这是始祖所期盼的。为此,始祖在劈开混沌,创建天地开始,就考虑到优先照顾凡人界的生存问题,由此设置了一道禁制,任何上五界的仙魔妖鬼都不许私自下界,扰乱凡人界的生存。有了这道禁制,就是上界仙魔妖鬼想下界也不可能了。可是,我创造的这“破虚”一剑,不仅仅将宇宙碎金流刺破一个大洞,而且将始祖留下的禁制也刺破了一个豁口,导致魔界一个大魔王乘机下落凡人界,流落到你们这个星球。”魔界魔王下界?韩玉听说过一些修魔者的事,那是十分恐怖的世界。至今为止,还没听说过谁真正介绍过南大陆,是因为那里是修魔者的天下。任你有天的本事,到南大陆都有去无回,巨峰大陆的修真者谈起南大陆都色变。一个南大陆尚且如此,上界魔王该有多大的能力?“这个魔王是魔界十大魔王之一,叫遏咒魔王,他本就是这个星球修炼出来,飞升魔界的。你们所在这个星球叫天罡星,这里的历史本来很古老,有几百万年历史了。”几百万年了?为什么我们这里记载只有十万年?“遏咒魔王出生在天罡星。他原本是个凡人,一心修真练道,但因为性格偏激,与世人不和,常被误解,为此,跻身魔道,修炼魔法,最终飞升魔界,虽升到魔界也有百万年之久,但对天罡星凡人耿耿于怀,不能释解,这回突见禁制豁口,又起报复心理,冒承受天体惩罚之危,私下天罡星来一呈心中之忿。我发现的时候,他已接近天罡星,任他由性子而来,天罡星将全部毁于他手。我自己闯下的祸端,给天罡星将带来没顶之灾。”诚然,一个上界魔王,毁灭一个天罡星易如反掌。“我也是在凡人界生存修炼得道飞升的,凡人界有我的挚爱亲朋。虽然他们早已回归尘土,确实我一生最没有的回忆。我的家乡虽不在天罡星,但我想到天罡星有多少和当年我一样的凡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亲朋,有自己喜怒哀乐,上界恩仇本不该属于他们,刚不该为此遭受任何劫难。我现在有能力,就该有义务保护他们。何况我自己的错误我要自己负责。”我的错误我负责!说的简单,有几人能做到?“我不容忍遏咒魔王欺凌无辜凡人。为此,我放弃一切追踪到了天罡星。可是,我还是来晚了,到这里是,遏咒魔王已经将天罡星上的一块凡人大陆彻底击碎,那里的凡人、修真者都惨遭毒手,无一幸免,唯有极北的苦修者、西大陆的修妖者、南大陆的修魔者还没有遭到毒手,我想可能是遏咒魔王出身修魔者的关系吧。”凡人、修真者全部死去?怪不得这里的史料是从十万年后才开始的。那这里现在凡人和修真者是从哪里来的?“看到这情景,我想到了我的故乡,那个美丽的星球,那群善良的修真者,他们要是遭到毒害我会怎样?都是最为普通的凡人,都是无法抗争天命的凡人,要不是因为我,他们原本可以自由的生存发展。我的过错令他们遭此劫难,我于心何忍?我当即找到那魔王,要将他禁锢起来,永不超生。但那魔王魔性大发,要与我动手。我已领悟天道,世间再无可与我争斗之辈,但我二人若动手,那强大的能量势必要将天罡星毁灭。我一错在先,不可能再犯错误,我不会让天罡星毁灭的。为此,我已刚领悟的天道大法,化身一片大陆,将遏咒魔王永远压到大陆之下。大陆不毁灭,遏咒魔王永无出头之日。”化身陆地,压制魔王。何等气概!“我化身大陆之日,也是我离开这个世界之时。但我不后悔。我已经孤寂活了太久了,现在我才做我应该做而且有意义的事情了,我很高兴。我用我领悟的天道在这片大陆建造了山脉、河流、森林,造就了飞禽走兽、人类,用我的神识传播了基本的修真道法,这一切都是我原本生长的故乡的摸样,我感到我又回到了故乡,回到了母亲怀抱。”天之道!大之仁者!返璞归真,大幸也!然而,有几人能放弃无上权利,放弃通天修为?放不掉,就永远不会永生!那样,即使活着,不也就是孤独与寂寞相伴吗?“我得到,我拥有。我放弃,我永生。我很幸福!“简单的话,道出了至诚的真理!“趁我神识还在的时候,我算计到十万年后,这片大陆将会成为各界瞩目的焦点,一些转世的神灵、绝代的神兽将陆续来到这里,这里注定要出现一番轰轰烈烈大事件。这些原因都因为你的存在。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会说。你所要做的,所能做的,就是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迎接挑战。等你飞升天界以后,慢慢的什么都会知道的。“韩玉窃想:为什么对我讳莫如深?我什么时候能飞升天界。我不要知道别的,我只想知道我的生身父母。“我要走了,再不会留下神识与你谈话了。临走时我送你三件宝物,第一件宝物就是我这座雕塑左手拇指带的戒指,这戒指叫神泪之戒,朱雀浴火,万神落泪,造就此戒指。戒指虽小,可容天下,这一枚连上界大帝都羡慕戒指,它的储物功能无尽无休,它的别的功能只能你慢慢领会。另外两件宝物在这枚戒指之中,功效自有说明,一切靠你自己领悟。我所说的就是这些了。你一身系的整个上界的安稳,好自为自吧!再见了,孩子!”“不,你不要走,我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我只想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你要告诉我。”韩玉大喊大叫着,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多少年了,第一次遇到能告诉自己身世的人,他不想放弃。但整个大厅再无任何人说话,有的只是他自己喊叫的回音。雕塑忽明忽暗,小鸟儿早飞回韩玉怀里。一道碧绿色的光泽飞到韩玉左手,套在拇指之上,正是那枚神泪之戒。朱雀浴火,万神落泪!预示着什么?一切不得而知。雕塑的光亮终于灭了!一阵狂风袭来,吹的韩玉睁不开双眼。就像前一段时间在乱气流中随风飘荡一般,韩玉又飞上了半空。千丈峰被上天降落的神威劈成了两半。天变之后两年里,千丈峰百花坪不时有人前来,观看这里天变之后出现的大裂谷。这条裂谷以百花坪为中心,南北延长各有三千里。裂谷最宽处有百里之遥,最窄处只有数十丈,裂谷中终日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有好事者驾飞剑踏云雾从裂谷上空通过,无一例外被吸收到裂谷里,再未出来。有胆大的修真者,探险裂谷深浅,下去后无一生还,这里顿时被修真界称作死亡之谷。出现裂谷有两年了,来这里的修真者也越来越少了。这天,在百花坪裂谷旁,出现了一名少年。这少年衣衫褴褛,但掩不住勃勃英姿,面容有些憔悴,但双目依然神采飞扬。这少年就是在这大裂谷中搏斗将近两年,获得奇遇的韩玉。韩玉被紫苑大帝用残留在世间最后的法力送到了百花坪,两年前的光景,仿佛昨日,但韩玉已感到两世为人了。刚才他用本门派的传讯玉诀跟彩帆岛取得了联系。传讯玉诀是修真者相互联系的一种法门,相互佩戴各自的玉诀,无论千里万里都可以瞬间通知对方。韩玉在大裂谷也曾用玉诀联系过几名师兄,终因那里空间不稳定,无法联系。到百花坪后,空间稳定下来,韩玉才与门派取得联系,得知当年三师兄在天变后,在千丈峰百花坪苦苦寻找自己一年,没见到自己踪影,以为自己已遭到不测,心灰意冷之下,回到彩帆岛坐关修炼,不再见任何人。修真者坐关修炼是常有的事。但以杨静文的性格,喜闹不喜静,能够坐关不出可见心中打击是十分大的。坐关静修者非自己领悟出关外,任何人不得打扰,否则将会使坐关者走火入魔。韩玉听说之后,知道三师兄一时半会不会出关,自己回到彩帆岛也没有什么意思,离开家乡已经十几年了,现在还真的想回到家乡去看看,所以就跟掌门师兄云卷山说明情况,要出去游历一番,同时回家乡看看。云卷山知道韩玉与杨静文至为要好,杨静文坐关,韩玉不愿回来可以理解,就叮嘱一番,由小师弟自己去了。韩玉在百花坪大裂谷前独自守了十天。这一方面是怀念那位紫苑大帝,另一方面也是在修炼领悟紫苑大帝留下的功法。紫苑大帝留给韩玉的三件宝物第一件是神泪之戒,韩玉以三天时间用自己的精血炼化了这枚神泪之戒。这之前,韩玉在离开彩帆岛的时候,掌门师兄送给韩玉一条储物腰带。修真者一般到金丹期后都有自己的储物腰带。储物腰带看似一个普通的腰带,但里面可以储存很多东西而外表一点看不出来,利于修真者出外游历时将自己的一些丹药物品随身携带。储物腰带品质差的也有三间房子大小,可以说是一个随身携带的储藏室。韩玉的储物腰带是掌门师兄云卷山亲自炼制的,是一个上等的储物腰带,足有几十间房屋大小,他刚刚踏入修真行列,本没有什么宝物,里面也只是放一些杂七杂八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大部分地方都空着。作为储物戒指,那就不是储物腰带那么简单。“戒指虽小,可容海川。”比喻虽过分一些,但一个最差品质的储物戒指,容量也是最好品质的储物腰带的百倍以上。修真者拥有无穷岁月,一生游历,得遇各种奇花异草、名贵矿石,炼制各种丹药、法器,有时所需物品时十分惊人的,储物腰带的功能远远不够。有一枚储物戒指绝对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炼制储物戒指的材料在巨峰大陆非常罕有,会炼制的人更少,所以,整个巨峰大陆也没有几个人拥有储物戒指。就彩帆岛天一宗而言,这么大门派,也就掌门人有一枚储物戒指,自打白连举飞升以后,这枚戒指现在传到云卷山手里。可是,以韩玉现在的修为,就有了一枚储物戒指,而且是上界传下来的神器,若让人知道,当羡煞所有修真者。韩玉炼化这枚神泪之戒之后,才知道“戒指虽小,可容海川”当不是虚言,不仅仅海川,这神泪戒指之大,简直难以想象。至于紫苑大帝所说还有其他神奇的功效,基于自己现在功力浅薄,发觉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戒指里还有其他两件宝物,令韩玉更是兴奋异常。究竟是什么宝物呢?第十二章回归故里 每个人面前机人一生都会有很多机遇,抓住这些机遇,你的人生就会丰富多彩,否则你将接受很多坎坷和曲折。 韩玉现在就迎来了人生一大机遇。 虽然说这机遇是送上门来的。 经过三天的辛苦,韩玉炼化这枚宝贵的神泪之戒,戒指里比拟海洋的偌大空间空空如也,只有两件不大的东西存在里面,一件是一本羊皮书,另一件是一把古朴的不起眼的剑。 韩玉先取出这本书来,只见这薄薄的书封面上写着三个字:“破虚诀”。 这三个字苍劲有力,力透纸背,显示着书写此书的主人得意与重视。 看到这封面,韩玉想起了紫苑大帝。一代仙界大帝为了凡人界的安危,舍生取义,壮哉!悲哉! 感慨之余,打开第二页,但见上面写着几行字:“余自幼年修真练道,凡今日已百万多年了。百万余年心得,岂是点滴薄纸所能记录。余归结重要之处,结合自身功法,自创这套法门。但余感到很多地方不尽如意,故宁做空白留与汝自行探索。汝之成就,当不在我下,应能发扬光大。” “紫苑大帝为何一再看好我?我今后的出路在哪里?” 再翻开一页,看到是目录,计五条:“一:筑基;二:出窍;三:归神;四:得道;五:空白” 韩玉不明所以,接着翻书看下去。 第一卷是筑基篇,书中开始主要是写修真的一些常识和基础概念,这些韩玉早已烂熟于胸。但在后半段对修真的研究却令韩玉得益匪浅,这段主要讲,虚无大道,虚极静笃,大彻大悟,盗天地虚无之真机,顿超直入,齐是非,同人我,进入无天无地的混沌境界。这种境界比之以前韩玉所修炼的不知要高处多少倍。它囊括了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位证真仙的全部过程。而且功法深奥,去粕留精,至为精髓,并详细讲解修炼功法的窍诀和步骤。照这本《破虚诀》修炼,当有事半功倍之之能。而且修炼成功第一卷的话,即当可飞升天界,成为仙人。 这一卷韩玉看得非常仔细,感到获益匪浅。 这第二卷与到第四卷主要讲飞升后成仙的修炼法门,韩玉此时功力尚弱,根本无法理会其中含义,草草翻过也就算了。 到第五卷打开一开,只有几行字:“天之道,天命而为,与天抗争,先与人抗争,与己抗争,是为天道也!”再无别的文字介绍。 掩书静思,韩玉感到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新的修真领域,一种似是全新的功法深深印在脑海里。他独立百花坪静静深思,全身气流不由得按照书中介绍的方法运行,上至泥丸,下至涌泉,四肢百骸,三千毛孔,无不舒畅自如。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他自行运转了一个大周天,神经气爽,意气风发,无意之中,他领会了修真的最佳法门,修为更是精进一步,到了空冥中期。 韩玉深深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将神泪之戒中的那把古朴的长剑取出来。 这把剑长三尺三寸,非金非铁,表面毫无光泽,刻画着各种繁奥难懂的图案,剑身附一纸书信,上曰:“此剑名为九纹赤炎剑,乃是老夫在成为大地之后,于赤霞山采集七彩晶石,天南仙林求得九尾凤羽,大须陀山讨来佛陀婆罗木,央好友公冽大师开启天地八卦炉淬炼而成,期间艰苦难以意述,造就号称仙界七大名剑之一,汝今功弱,难得其精髓,待汝长成,将渐明了。” 九尾赤炎剑! 仙界七大名剑之一! 极品神器! 韩玉看着这古朴的长剑不知道说什么好。 紫苑大帝是上界大帝,不可能戏耍韩玉这样的普通修真者。但他对自己之恩情太大了。他为什么这么关心自己? 韩玉知道现在很多事情自己想不明白,他也就不在多想,现在关键的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功力,早日飞升天界。或许到那里一切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三天时间,韩玉终于炼化了这把宝剑。虽然韩玉炼化宝剑以后,没有看出这宝剑有什么特别的功效,但韩玉相信,这把剑一定不凡,只是自己目前功力太弱,发现不了罢了。 炼化完宝剑后,韩玉向大裂谷深深望了一眼,转身决绝的看向北方。 那是自己生长的的地方,十三年了,自己就要回去了。 意识到处,九尾赤炎剑飞到半空,韩玉长身而起,踏上宝剑,也踏上了回乡之路。 还是那熟悉的小山村,但十三年前的一场浩劫,这里早已变成废墟。 还是那生长养育自己的家园,现在也已是杂草丛生,满目凄凉。 破败的院子里一座大坟高高隆起,坟墓上新培的土,没有一丝杂草。坟前左右种植者两棵常青的松树,枝叶茂密,显示着已经生长了很长一段时间。墓前有一个木牌,上书“先父韩之林大人、先母韩陈氏夫人之墓”。 这块木牌是当年韩玉幼年留下的,字迹间尚有孩童的痕迹。 韩玉一身白衣,跪在坟前,遥想当年天伦,心中悲苦难以言表。 “爸爸,妈妈,十三年了,孩儿长大了,回来看你们来了。孩儿不孝,今日才回来,你们不会怪孩儿吧?孩儿真的很想早些回来,但艺业未成,无颜见到你们二老。爸爸,妈妈,你们想孩儿们?” 哽咽之声,令人不忍伫闻。 哭了一会 韩玉起身看了看自己原先熟悉的家园。 家园原本就很简朴,自十三年前那场劫难,家园已经破败的看不出样子了。但令韩玉很奇怪的是虽然家园破败,但这院子里很整洁,坟墓也是刚刚打扫的,看来是有人常常来清理。当年浩劫,全村人死于非命。韩玉回来给父母建坟的时候,特意全村看了一边,没发现一个活着的。是谁在为自己父母上坟拔草呢? 韩玉想不明白。 他决定留下来守坟百日,一来尽孝,二来也想看看这些年谁在帮助自己护理父母坟墓,好当面感谢一下。 此时正值北方深秋,天气微凉,枝叶发黄飘落满地的季节。韩玉作为修真者,自不怕天气冷暖,可是韩玉却感到心里发凉。 他独自坐守坟前,思念养父母,体味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过了很久,韩玉听到远处有大队车马的声音。声音开始较远,渐渐地近了,听声音足有百人之多,但却没有听到一个说话,可见队伍严谨,他们向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而来。 到了小村口,队伍停了下来,须臾,听见有十几个人步行向村里走来。 韩玉大奇,如此偏僻的山村,哪里来的这么多人马?细听,走过来是十二个人,不,十三个人,其中一人走路几乎是脚不沾地,呼吸细长轻微,听声音绝非凡人,应是个修行很高的修真者。韩玉更加奇怪,这人凡人中怎么会有一个修真者跟来? 这群人很快就要来到韩家门口,韩玉不明所以,不愿就此见面,转身隐到塌了半边的茅屋之中,屏住呼吸,透过茅屋的缝隙向外观看。 率先进院的是是十个劲装大汉,他们青衣短衫,腰带长刀,伸手敏捷,一看就知道是凡间练武之辈,这十人进院分扇形排开,恭敬的站在那里。 跟进一个中年人,面容白净,眉目之间饱含慈祥间带着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态。韩玉看到这个人,心中明白的大半,这人就是当年自己在小潭边救的沃达国大皇子黄公明。正是因为他这宁静的山村才被摧毁,韩玉才开始走上修真之路。看他今天的样子,已经绝不是当年流亡的悲惨境遇了,来这里可能是为吊念自己家人。 跟在黄公明身后的二个人一个教书摸样打扮,另一个是个道人,仙风道骨,气度不凡,看样子修为与韩玉相仿。 黄公明走进院子,看到院子里的坟墓,“咦”了一声,整装走到坟墓跟前,深施一礼,口中说道:“韩大人,朕来晚了,想不到事先有人替你修建了坟墓,实感内疚。”说话语音有些哽咽。 身后那个教书摸样的人也陪着深鞠一躬,只有那道人纹丝未动。 黄公明自称“朕”,他做皇帝了? 只听那位教书模样的人轻声说道:“万岁龙体保重。万岁万金之体,百忙之中,迢迢万里,赶来为韩大人修坟建墓,足见不忘旧时臣子,韩大人在天有灵,想必定会感谢万岁的。” “刘御史有所不知,韩大人当年和朕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朕落难之际,得韩家小公子相救,却给这小山村带来无妄之灾,每念于此,朕心实不安。” “万岁!臣愚钝不知,请万岁莫怪。”刘御史长揖到地。 “刘御史不必自责,不知者不怪也。” 秋风瑟瑟,带来屡屡寒意,黄公明身子稍稍抖了一下。 “万岁龙体要紧,请回车休息。” “不必。我要陪着韩大人多呆一会。”黄公明声音低沉,在缅怀过去:“先皇在位之际,我身为皇储,年轻时不理朝政,喜爱吟诗作对,游历山水,得遇韩之林大人。韩大人诗书满腹,天纵英才,我们在一起唱和诗文,逍遥自在。” 黄公明思绪回到了当年意气风发的时节。 “当年我不知道世间险恶,纯以一片善心对人,谁知为我的后来落难买下伏笔。我的四弟不甘人后,一心要做皇帝,百般陷害于我。当时韩大人在场,帮我解除几次危机,教训过四弟,并要我想父皇阐明一切。我念及手足之情,不人加害。韩大人就曾说我‘养虎贻患’,我一笑过之。” “皇上仁心宅厚,世人皆知,古之圣明,亦不过如此。” “四弟不知悔改,设奸计,诱我进宫,窜通皇妃,言我乱Lun,我百言难辨,被父皇剥夺我皇储之位,贬为庶民,驱除京城。韩大人亦受牵连,被迫怀乡。四弟急切置我于死地,已绝后患,四处追杀于我,我开始了十几年的颠沛流亡生活。” “皇上洪福齐天,自是应该遇难呈祥。” “我在流亡生涯中,广结四方豪杰,体味百姓之苦,念及苍生所愿,感到百姓本来要求甚低,只要能给他们带来安居乐业的皇帝,他们就会拥戴。父皇后期,身染沉疴,朝中大权,集于四弟一身,四弟重用小人,聚敛天下财富,荒Yin无道,不理会百姓疾苦,惹得天怒人怨,饿殍四野,民众纷纷揭竿而起,朝廷岌岌可危。他仍不顾江山社稷,竟亲自带兵,追杀我到这个小山村。” 回想起当时情景,仿佛历历在目。 “为了堵住百姓之口,四弟竟命令手下将这山村百姓统统杀光,手段残忍至极。韩大人怒斥四弟所为,含恨投身火海,幸得上仙杨静文相救,我和韩大人公子才得以脱身。” “杨大师一生游戏江湖,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处处维护正义,若无他老人家教诲,贫道也不会出山相助皇上。”一直未说话的那名道长现在刚刚开口。 “星云道长所言甚是。杨大师屡次救朕于危难之际,朕不敢或忘。朕自山村走出,明白我不自立,当受人欺凌。为天下百姓疾苦,为万民苍生着想,朕亦该起兵讨逆。自此,十年之中,朕东海借兵,西部联盟,聚忠义之士,结万千百姓,终于讨逆成功,复还京师,一统大业。” 这时,黄公明语气激昂,眼前好像有回到金戈铁马,决战沙场的铁血生活。 “朕继位以后,思百姓之苦,故下达十年减免税负,与四邻达成和平(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