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3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3部分
星辰残梦-第3部分宁真大师目视很高,看到九仙派人走了,感到这里在无人能与自己匹敌,率先走出来,边走边口诵:“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未见他怎么走动,这几十丈距离竟倏忽就到眼前,这正是佛门秘传的履步千里神功。到达曼珠沙华花前,花已无,根茎还在,他左手持锡杖,伸出右手,手如拈花状,竟若无人的去摘取花茎。 手指刚要触到花茎之时,但听得一声叹息:“唉,出家人又何苦来?”这声音正是线头那个动听的女中音的声音。 声音未落,突见方圆十数丈之内地下突然冒出无数的白色绸绫来,这些绸绫直如地下生长出,细长无边,缠向宁真大师的全身。 宁真大师大喝道:“明珠照亮天堂路,锡杖振开地狱门。开!”随着这声大喝,他身子已飞起,脚踏锡杖,锡杖放出闪闪金光,满地白绸绫顿时无影无踪。 这时地上那条细小的白蛇突然变大,粗如水桶,长达十几丈,尾着地,头上仰,张开血盆大口,“哧”的一下,吐出一道血红色的长长地舌头,卷向身在半空的宁真。 宁真口中喝道:“波若波罗密。”双手舞动,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来,霎时间满天犹如惊雷般爆响,一道道强劲的气流铺天盖地而来,将白蛇全身及周围数十丈都笼罩起来,远处的修真者功力弱的不由得向后退去。 杨静文伸手抓住韩玉,将功力注入他的体内,以防他受不了这强大的冲击,受到伤害。 宁真大师用处看家本领,密宗大手印。 那白蛇见状,知道遇到劲敌,怪叫一声,身子再度膨胀开来,这一下它的身子粗如风车,长达百丈,尾部依旧落在地面,身子在空中舞动,巨大的身子撞击着密宗大手印,看不出受到任何一点伤害,追击攻向宁真。砰然作响,宁真似乎收到了一些伤害,他声音略带嘶哑的喊道:“无所生。无所灭。无垢染。无清净。无增长。无损减。波若波罗密!”随着佛号喊出,就见白蛇身子摇了一摇,宁真乘机驾驭锡杖,直飞高空远遁了。 宁真走了,但还有不服输的,从韩玉身边窜出十几个修真者,持各式兵刃,冲向白蛇。 白蛇发出“哧…哧…哧…”怪叫之声,身子狂舞起来,同时大地出现无以数计的白色绸绫,漫天飞舞,那十几名修真者被白色绸绫抽到,惨呼连连,口喷鲜血,飞向四周。 “孽债,休要伤人。”喝声中,一个身着灰衣清瘦的老僧人飞到半空,手中祭起一个巨大的法轮,这法轮发出金色的光泽,普照大地,“三转法轮于大千,其轮本来常清净”。巨大的光泽下,白蛇开始快速缩小,俄顷,就变到碗口粗细,长也仅剩几丈。 杨静文悄悄的说道:“想不到大华山万佛寺月空大师也来了。” 韩玉听说,不由一凛。 大华山万佛寺是佛门第一大刹,其在修真界地位比之九仙派毫不逊色。月空大师是万佛寺资深长老,在修真界几乎是泰山北斗异样的人物,想不到他也来了,并用出五行金刚轮来,镇住了那条白蛇。 金光笼罩下,白蛇还在逐渐缩小,口中红色的细长的舌头不断喷吐着,看似极为痛苦,在地下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地上原本疯长的无数的白色绸绫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批的修真者纷纷聚拢过来,咒骂着、叫嚷着,围坐一团。 韩玉看到白蛇的遭遇,不知为什么想起了那个白衣赤足的悲伤女人来,心中升起怜悯之心。 这时,不知谁喊道,这妖兽害人不浅,我们将它就地处决了吧。 随着倡议,很多人举起兵刃,就要将白蛇处死当场。有一个急性子修真者,手持长剑,率先恶狠狠刺向地上的白蛇。眼见白蛇就要被他的灵剑所伤,韩玉不是哪来的勇气,大喝一声:“不要。”随即运转本身灵气,双手一搓,打出一个古怪手印来,将那个修真者的灵剑挡在手印之外。 这个手印就是彩帆岛天一宗的镇派绝学,大无量劫手印。 这道手印一出,不单单将那个修真者的灵剑挡开,同时也将别的一些想伤害白蛇的修真者的灵器也挡在白蛇之外。 以韩玉现在的功力,可能不敌在场的大多数修真者,但这大无量劫手印专讲以弱敌强,不求战胜对手,但求自我保护。即便功力高出韩玉多多的修真者,任韩玉施展开这套手印,也很难伤害到韩玉。何况现在诸人没有防备,竟被韩玉拦截下来。 这时,不少人咒骂道:“哪里来的小子,竟在这里撒野,敢替妖兽出头,活的不耐烦了吗?” 叫骂声中,有人就要上来为难韩玉。 杨静文也没想到韩玉会出手帮助白蛇,但他为人从不拘泥世俗礼教,一直游戏江湖,只要不违反良心之事,均凭自己好恶处理。他与韩玉名为师兄弟,但时时以长辈般呵护韩玉,见有人欺负韩玉,自是站出来讲到:“这是我们彩帆岛白掌门的第七弟子韩玉,谁敢碰他,就是和我们彩帆岛过不去。”话语掷地有声。 彩帆岛大名一露,在场大多人退却了。 毕竟是修真界七大门派之一,没有绝对的冤仇,谁愿意得罪彩帆岛。 “阿弥陀佛!彩帆岛是名门正派,怎么袒护起妖孽了?这件事我倒想和白掌门请教一下。”说这话的是大华山万佛寺的高僧空月大师。 大华山万佛寺的高僧有资格说这话。 何况这白蛇本就是空月所擒的。 杨静文一时有些语塞,私下也感到庇护妖兽有些不妥。 这时韩玉朗声说道:“各位口口声声说这妖兽害人不浅,请问各位这妖兽害谁了?” “这还用问,刚才十几个同道死在妖兽之手,你没看见?” “还有九仙山的几名弟子前段时间也死在妖兽之手,这妖兽还不该杀?”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待大家语气稍缓和的时候,韩玉说道:“各位同道,妖兽杀我修真同道,大家是亲眼目睹的,这不假。但我想问塔为何要杀人?这千丈峰百花坪原本就是这白蛇修炼之所,千百年来未听到它曾为祸人间,若不是九仙派几名弟子觊觎曼珠沙华,想掠为己有,又怎会葬身于此?难道它因此就该有罪吗?刚才十几个修者一齐攻向这白蛇,如果这白蛇功力低于那十几名修者,当场死的是白蛇,它就该被杀吗?它为了自身防御,伤害了十几名修真者,这是它该死的理由吗?若因此而该死,我们这些修真者踏进它的家园,毁坏它的灵物,是否都该死?我们凭什么来主宰它的生命,而不许它反抗?难道这就是我们要杀它的理由吗?” 韩玉伶牙俐齿,慷慨陈词,这一下大家都静下来了,谁也没有讲话。 良久,空月大师诵一声佛号,言道:“韩小侠,修真界自古以来就有定律,正邪势不两立。妖兽是我修真界的天敌,见当诛之,以匡佛法。你袒护妖兽,本就是有违正义,赶快悬崖勒马,回归正途吧。” 韩玉言道:“大师言之差异。正邪之分,本不该看其出身,而该看他所作所为。伏羲氏人首蛇身,仰观象于天,俯察法于地,演八卦,批六和,建木登天,是为始祖,难道也是邪恶一途?反观某些修真之徒,杀灵兽,炼妖核,难道就是正道?正邪之分,本不该看出身,而该看其行走是否端正。” “你…你…你…,一派胡言,歪理学说,我不和你呈口舌之能,我要告诉你师长严加管教与你,否则你将入歧途而不知反。” “哈哈哈…!大师,公道自在人心,谁对谁错,天下人自有公论。我主张,我坚持,绝不会向任何人妥协的。” 双方争论到白热化了,忽然一片乌云遮来,这道乌云来势迅猛异常,转眼间天地一片漆黑,四野狂风大作。忽然一声暴响,沉沉黑暗裂开一条大缝,一道耀眼的红光穿越黑暗,劈了下来,伴随这道红光批下,巨大的惊雷在诸人耳边炸开。 变天! 天变!!!第八章天崩地裂 这是超越人力的纯自然的力量! 这是上天降下的毁灭性的力量! 这力量令一切人类在它面前都变得微不足道! 巨大的红色闪电如同火焰般劈了下来,以无可阻挡之势直落尘埃。刚好击中笼罩白蛇的五行金刚轮所发出的强大金光,这修真界顶级功力散发的金光遇到红色闪电,爆出一声巨响,金光破碎,无影无踪,红色闪电势头根本未作停留,继续向地下击去,在白蛇的身边击中大地。顿时大地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纹,红色闪电没于地下,地下的裂纹在缓慢的但不停地扩大着,在裂纹中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不断上涌,越聚越多,越来越强大。 “哈哈哈…!想不到二千年的禁制,今天终于得以解脱!”一个兴奋地充满魅力的女中音在这奇特的时刻冒了出来。 这声音就是刚才在场上大家听到的好听的女子声音,可是当时谁也没有看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现在大家终于看到了,但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这声音是从白蛇口中发出的。 不,准确的说,是这白蛇变成|人形后从人口中发出的。 在数十名修真者恐惧的看着上天的变化时,就见这白蛇摆脱金光束缚后,全身冒出一团白气,这白气在乌云笼罩下的黑暗里格外显眼,随着白气的渐渐减淡,白雾中一个美丽的裸身女子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是一种阴柔中充满阳刚之美,上天造化的纯自然之美,不带有任何邪念,美得令人心醉,美得令人窒息。那美丽的女子纤手轻舞,将要散去的白气回到女子手中,变做一件白色的长裙,旋即披在女子身上,遮住这天仙般女子的完美的躯体,一个活生生的美人披着白色纱裙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个美人身材远比普通女子高大,丰满的躯体,健美柔性的曲线,乌黑披肩的长发,顾盼流神的双眸,樱红小巧的双唇,细弯如月的黛眉,构织一个完美的图案。 这就是那个妖兽—白蛇? 韩玉在彩帆岛听师父师兄们说过,修妖者分动物类和植物类两种妖兽。 上天赋予一切生灵都是平等的。 人类可以修真、修佛甚至修魔来达到与天抗衡、长生不老的目的,动物植物也一样,它们汲取天地精华,日月灵气,经长期修炼,一样可以与天地同生,与日月争辉。 但动植物修炼远比人类修炼艰难的多。 除了上天降下的神兽重历轮回以外,要想修成正果,需要太多的机遇和无法想象艰辛。 妖兽修炼进程跟人类相仿,也分九个进程,修炼到四级妖兽就可以口吐人言,相当于人类修炼到元婴期,这时的妖兽开始和人类一样有了智慧;修炼到七级的妖兽可以化身人形,相当于人类的合体期,跟人类修真者已无大的区别。九级妖兽在这个大陆就是顶级的存在,也将经历天劫,度劫成功就可以飞升妖界。 但就动物类妖兽而言,少则千年,多则万年,经莫大机遇才可修成|人形。因缺少法器,能度过九九天劫的妖兽实在是少之又少。 这千万年的修炼要经历的生生死死、艰难险阻、孤独寂寞是难以想象的。一旦修炼成功,同级别的妖兽实力要胜于同级别的的修真者。这就是为什么明知道西大陆是妖兽的天下,充满修真者修炼的灵气和奇宝,而修真者却望而却步,不敢涉险的缘故。 这白蛇口吐人言,化身人形,是什么级别妖兽?看来至少是七级妖兽。听她说已经被禁制二千年之久,令人心惊。传说只有上天降下的神仙才能发出禁制,控制人或妖兽的修炼。能让神仙发出禁制的妖兽该是什么级别?不单单是七级这样等级吧? 这白蛇化身的女子舒展一下身体,像在跳一个美丽的舞蹈,曼妙而动人,能量化聚的白色长裙在黑暗中舞动,像流水一样自然清心。动听的声音从她口中吐出:“我本无心上伤日月,奈何日月伤我心。人类,你们侵占我的家园,扰乱我的修行,我本当将你们全部处死,但有韩玉这番陈词,开启我的心扉,我不在怪罪你们,正值天变,你们赶紧逃生去吧。” 短短几句话,似乎在宣判这些修真者的生死。 “妖孽,人妖不共戴天,我佛慈悲,也要斩妖除魔,以正大道。”空月大师正色喝到。 白衣女子秀美微蹙:“不知死活的和尚,过来吧。” 空月大师喝道:“无所生。无所灭。无垢染。无清净。无增长。无损减。波若波罗密!起!” 随着空月大师喝声,一个巨大的金色法轮悬在半空,圣洁的金色光泽再度发出,似这黑暗中的一座光明之塔,给人指引道路,增添信心。 白衣女子纤手指向上天,美丽的面容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刚毅,两条白色绸带自袖中飞出,在空中舞动时化成一片白雾,将那片圣洁的金色光泽托住,两种截然不同力量在半空中交织拼搏着,难分高下。 地下的裂缝越来越大,从裂缝里窜出的气流更加强大,吹动的这些修真者难以立足,不知谁先喊一声:“太危险了,跑吧。” 十几个修真者纷纷贾起法器要从空中遁走,但这气流古怪霸道,似旋风般将这里都空气都控制起来,形成了一片禁制,谁也无法摆脱。 韩玉和杨静文也滞留在空中,无法脱身。 气流的力量更加强大,众修者在半空中犹如大海孤舟,无所依托,无法稳住身形,更无法按自己的愿望行动, 空月大师的五行金刚轮还在空中,金光淡了很多,他自己深感难以控制,但不敢撤掉功力,以防白衣女子顺势攻上,心中叫苦不迭。 气流在无限加大,并且夹杂着难以抵御的强大吸引力,要将这些修者吸到裂缝里去。 杨静文发动全身功力,拼死稳住自己的法器,同时一只手紧紧抓住韩玉,深恐他遭遇不幸。然而在气流无穷加大的作用下,已是力不从心,这时,地下传来一声闷雷似的巨响,同时地下传出的气流产生的强大冲击波骤然来临,韩玉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胸口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痛苦使韩玉从昏迷醒来。头脑还有些昏沉,耳边听到的是鬼哭狼嚎般的风声,胸口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挤压得难以喘气,并传来痛苦感触。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尽头,自己置身在一个大石缝中,尽力挪开一点身子,伸手摸去,一个椭圆形的硬质东西压在胸口的位置。低头看去,是一个金色的椭圆形球状物体,这个金色的小球比鹅蛋大不了多少,触手处感到有几分温暖之意,且非常的坚硬,想是自己掉到这石缝中的时候胸口压在这个小球之上,才产生了痛苦的感觉。 现在他全身难受,不愿做任何动作,只想静静地躺在这里,这是他自修真以来从没有的感觉。 他将蛋形小球移到肚腹之上,一股温热的暖流袭遍全身,身心血管脉络都十分的舒服。这个金蛋是什么宝物? 韩玉没时间做太多的考虑,他现在静下心来,别无咋念,将全部身心投入到修炼之中,他要尽快恢复功力,以应付这里难以预料的恶劣情况。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韩玉运行了足足有一周天,体内灵气感到非常的充沛,意识与精力也已完全清晰,他再度开始仔细的观察周围的环境了。 他现在似乎处在一个悬崖的半腰,抬头望去,一望无际,低头看去,茫然不见底。山崖的石质坚硬无比,双手灌注全身灵力尽力一抓,也只是抓下一小快石头。对面望去,黑漆漆没有尽头,只有狂风施虐,灌满双耳。他盘算过,以自己现在功力,要想在这种飓风中飞行,无疑找死。 现在最现实的办法就是这里等待,等待风小,等待奇迹。 金蛋揣在怀里,紧贴胸口,传来阵阵温暖之意,这是他目前唯一感到还活着的理由。 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一丝光亮。 韩玉开始感到孤独,感到寂寞,感到无助。 现在的韩玉,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修炼。 韩玉前几天经历四九天劫,本应该到元婴前期,但在那场变态的天劫中,韩玉因祸得福,功力竟直接升到空冥前期。师父飞升,韩玉随三师兄历练,对自己功法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所适从,正好是对自己功力进行整固和提高之时。 修真者,即是借此四大假合之肉身,修成吾金刚不坏之真身。四大就是地、火。风、水四大元素,地构成骨胳肌肉和脏腑,水构成身中之血液,风构成呼吸系统,火则构成身中之恒常体温。修真者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虚极静笃,大彻大悟,修性而兼修命,以达到与天地齐坚固,而共得长久。 韩玉所学习的事正宗道家天一宗的功法,以修气修脉,锻炼精神为主,修炼者得道者吐纳呼吸间,吸收日精月华,具备与万物沟通心神之潜能,可以驾驭任何自然造物,移动可随时借助他方之力,腾云雾、御飞剑,甚至以天上龙凤为坐骑,穿越山水之中,正所谓“千手千心千影剑,一人一路一世间”。 韩玉现在已经是初窥门槛,将腹内金丹修成元婴,待元婴固化,无疑有第二次生命。但他现在元婴尚小,能力不足以吸取天地灵气,靠自身引导方可,受经脉限制,灵气引来不足。目前韩玉经脉好比涓涓细流,若大量灵气进来,必将引爆堤坝,全身爆裂而亡。他现在打坐吐纳,实为在吸取灵气过程中,加固并拓宽自身经脉,以备将来更进一步。所谓先筑堤,再引流,方保无虞。在生与死的关头,韩玉超越了凡人的恐慌和惊惧,全心投入了修炼之中。 修真者经历辟谷期后,可以经年不饮不食,靠天地灵气来生存,这就有了修真者坐关长达数十年数百年之久的说法。 韩玉在这无法可知的黑暗中不知道度过多长时间,运转一个大周天,睁开眼时,外界还是那样的黑暗,缝隙外气流还是那么的恐怖,他运用灵识仔细聆听辨别,感到自己的知觉似乎扩展了许多,可是外界气流极不稳定,依旧无法探索黑暗的尽头,韩玉有些失望,待要把灵识收回之时,忽然发现自己左下角气流变化极不一样,空气破裂之声隐隐可闻。他急忙凝神细察,良久,发觉气流异动的状态更加明显,而且距离离自己越来越近,渐渐地他看到一个模糊地白色人影在强大的气流中挣扎着舞动着,白影对面有一个高大的黑色的影子,两条人影或交织,或分离,击破气流,形成异样。再过一会,韩玉观察更加清晰,那白色人影手舞白色绸绫,在和黑色高大人影搏斗,虽是生死之战,但那白色人影依旧像在跳最美丽的舞蹈,看得令人陶醉。 韩玉几乎失声叫出口来,这不正是那化身人形的白蛇吗? 白蛇化身的白衣女子似乎被动很多,不停地后退,慢慢的距离韩玉只有百十丈之远了,随着一阵气流更大的异动,韩玉看到那白衣女子身形在气流中不稳的流动,虽竭力把持,依旧摇摆不已,而那黑色高大的影子要平稳多一些,进攻更加锐利。看得出来,白衣女子危险重重。 不知道为什么,韩玉队那个白衣女子心存好感,若不然也不会冒天下大不韪而救她性命,此时看到白衣女子出现危机,韩玉第一个念头就是如何能救她。 不足百丈的距离,即便在这不稳定的狂暴气流下,韩玉自信也可以御剑到达,关键是自己能否一击中的。以白衣女子的身手,在她尚不能敌对的情况下,韩玉贸然出击,只是白搭性命。他在等最佳时刻的到来。 白衣女子一再退却,离韩玉越来越近,黑影也在尽力追赶,突然,白衣女子似控制不住身形,随气流向旁边一歪,黑影看到机会舞动双拳,全力出击,要一举功成。 韩玉再不犹豫,人剑合一,催动全身灵力,奋然一剑刺去。 黑影注意力全在白衣女子身上,在这混乱的地方,根本就不考虑会有人来攻击他。这一下他是全力出手,哪曾想韩玉偷袭。 破碎的气流完全掩盖了韩玉的声音,韩玉人到剑到! 韩玉剑将要刺入黑影的时候,也是黑影双拳马上就要击碎白衣女子的时刻,白衣女子身形忽然稳住,双臂飞扬,无数白色绸绫突然迸发,缠住黑影双臂,一条血红色细长的像锐利的尖刀般的舌头从口中吐出,直奔黑影咽喉而来。 原来白衣女子见自己功力耗损太大,时间再久,对自己就更不利。故先示弱,乘对方得意之时,冒险要一举击毙黑影。若自己口中这条红信无法毙敌的话,自己可能就要毁在黑影双拳之下。毕竟能量化聚的白绫不足以真正缠住对手,也只是能让对手停滞片刻,对手换过来的话,就是自己损命的时刻。 黑影突然发现被白衣女子被暗算,迫不得已,猛一低头,那鲜红的蛇信就像利箭般穿透他的头部,从脑后飞出,并回旋准备缠住他的脖子,可他并没有立时死去,双拳挣脱了白绫的束缚,砸向白衣女子的头部。 眼看白衣女子极可能在黑影损命之前先被击毙,这一刻,韩玉人剑合一已经冲上来了。重伤之下,防御力早已到了最低点,加上气流异动,就是韩玉人剑到达身边,也没能发现。耀眼的寒光闪动,黑影高大的身躯被从头到脚劈为两片一蓬紫黑色的鲜血激射四方。 错愕间,黑影一只拳头砸在白衣女子的头部,白衣女子被这临死一击打出数十丈远;另一拳失去控制,在半空中划了大半个圈,回来力量明显不足,击到韩玉胸前,韩玉本能的用持剑的双臂夹住拳,但在巨大的惯力下,带着黑影的半片身子顺着气流向遥远的黑暗飞去。 “不…”白衣女子发出的惊叫声被杂乱的气流湮灭。 在韩玉仗剑一击之时,她看到了这个英俊的少年。 百花评上,面对群雄,这少年仗义执言; 乱气流中,身临生死,这少年拔剑相助…… 刚刚相识,是否要永别…… 再度轮回,能否再相认…… 为何自己要亏欠他如许多……第九章九级妖核第九章九级妖核 虚无缥缈。 随风飘荡。 韩玉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在无法抵御的乱气流带动下,韩玉只有随着气流在迷茫中运行,没有目的,不知道终点,甚至不知道何时能停止。狂野的乱气流象刀子一样尖利,刺痛韩玉的皮肤,麻木韩玉的神经。这时,韩玉得感谢在彩帆岛十一年的苦修。那段日子里,韩玉每天在大海潮汐中修炼身性,外练筋骨,内练真气,十一年的苦功加上绝顶的天赋,换来了韩玉今天的成就。能在乱气流中生存,而不被伤害,对韩玉来说真是个奇迹。韩玉想起了师父,为了自己,师父提前飞升天界:“师父,你在天界还好吗?”韩玉想起了三师兄那永远不变的玩世不恭的笑容:“三哥,你不洗脸吗?”韩玉想起了养育自己的养父母:“麦儿黄,树叶黄,天气渐渐凉。北风吹,鸟儿慌,南飞排成行。又是一年深秋季,离人愁断肠。言道在地连理枝,谁知人鬼各一方。只梦里,共同床……。”韩玉想起很多很多……迷茫中,韩玉发现下方似乎有了终点,一片不规则的巨大岩石出现在韩玉的视野里。有着落了!韩玉挣扎着,想向那里靠拢,但乱气流巨大的能量却使韩玉的一次次努力告吹。以韩玉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自己做主。乱气流将韩玉带近那片岩石,却又忽的一下带走,一次次靠近,一次次远离,在不断地折磨韩玉的神经。终于,韩玉放弃了努力。“就像秋天的蒲公英,随风去吧!”大概很久了,韩玉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忽然一道气流袭来,不,准确的说是一道更加强有力的吸力传来,冲破乱气流的束缚,吸到韩玉的身子,将韩玉从乱气流中解脱出来,带着韩玉向一个无底的黑洞飞速而去。韩玉现在习惯了听从自然的摆布,哪里都不是自己做主的,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这个大黑洞在韩玉下方一片巨大的岩石堆里,韩玉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巨大的吸引力将韩玉吸入洞中,不停地向洞里延伸,越往里走,韩玉越感到吸力在逐渐弱小,慢慢的韩玉感到自己似乎已经能抗拒这种吸力了,但他没有抗拒,抗拒有什么用,韩玉没有目的,没有前进的方向。随它去吧!吸力终于托不住韩玉的身体了。韩玉被摔在一块很坚硬的地上。虽然有些疼,但可以站里走路了,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这平常人最平凡的事,韩玉不知道经历多久才得到,韩玉兴奋的蹦跳着、大叫着,四壁传来韩玉兴奋狂叫的回音,听来那样亲切。忽然脚下有东西一拌,韩玉摔倒在地,这才想起自己没有运用任何功力,跟凡人一样,这才被绊倒,躺在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忽想起这光滑的石头构成地面上,是什么东绊了自己,举目望去,是半个尸体---韩玉在救那白衣女子时劈开的那个黑影的半边尸体。在乱气流中,韩玉仅仅夹着那半边尸体,像在大海中求生的人抓住一块木头一样不舍得放手,虽然那尸体不会给韩玉带来任何救生的能力,但却是支撑韩玉活下来的一种心理。它竟伴随韩玉也来到这个山洞。韩玉双脚落地,兴奋之余,将这半片尸体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这半片尸体陪韩玉很久了,韩玉还没有自己观察是什么样子,现在才细细端详。那黑影死得很久了,血液早就流干了,虽只有半片,但可以看出,这个黑影活着的时候身材十分高大,足足有韩玉两个身高,体态庞大,样貌凶恶,满面黝黑,脸上长满长长地黑毛,它的手足都十分大,特别那只手掌,大如簸箕,尤其手指前那长长地指甲,象一把把弯弯的尖刀,锋利而坚硬,看到这手掌,韩玉暗吸一口冷气,他知道这黑影是谁了。霸天熊!!!传说中威猛雄壮、力能拔山的霸天熊!!!修真者望而生畏、号称陆地霸主的霸天熊!!!霸天熊不是普通妖兽,它是妖兽中的神兽。普通动物修妖,要自己汲取天地日月精华,领悟五行之气,进境很缓慢,最终也有极少数达到九级境界,能够飞升妖界,但太过艰难。神兽则不同。神兽的修炼虽然也很缓慢,但因神兽自打下生开始,就存在这一种族先天功法,可以领悟祖辈某些特定技能,就是所说的先天异能,这种在出生就存在能力,在修真界普遍叫传承。有了传承,不必靠自己慢慢领悟功法,而且有了先天异能。神兽进级以后是相当可怕的。同级别神兽功力要远远高于同级别的普通妖兽,同理,也将高于同级别的修真者。可以说,九级后期的神兽在这个世界就是无敌的象征。当然,这里不含散妖、散魔、散仙。巨峰大陆有记载以来,神兽几乎是个空白,据说只有在西大陆才有为数极少的神兽。直到三千年前,有修真者发现了霸天熊在巨峰山脉活动,由此引起了修真界的一阵恐慌,但霸天熊只出现一次,再无踪影,普遍认为它早已去了西大陆,甚至认为它以飞升妖界。韩玉所见到的这个怪物跟修真界盛传的霸天熊一摸一样。根据当时黑影的气势和攻击能力,以及现在的摸样,韩玉可以肯定的说,这就是修真界盛传的霸天熊!修真界传文记载,三千年前,霸天熊就已经化成|人形,说明至少是七级以上神兽,几千年过去了,霸天熊的功力应该更胜从前,至少八级甚至到九级,以九级神兽的威能,仅仅是空冥前期的韩玉怎么能够对敌?这个问题韩玉当时也想不明白,多年后韩玉功力大进,说起这件事来,密友黛青替他解开了这个谜团:“在乱气流极不稳定的空间里,霸天熊已经应付很吃力了,再加上与白衣女子生死搏斗,先受了伤,它的防御力和战斗力都不及巅峰时十分之一,韩玉乘机下手,所修的天一宗功法又正好克制霸天熊,阴差阳错,才得以一击中的。若换个时间条件,纵使百个韩玉也休想伤害它,毕竟境界的差距不是人多可以弥补的。韩玉收敛心神,头一件事就是想到这霸天熊的妖核是否还在?毕竟妖核对修真者来说吸引力太大了。妖核是妖兽(也包括神兽)修炼的根基,同时对修真界来讲,妖核有三大好处:一是修真者经过特定功法来吸收妖核的精华,能将妖兽的功力据为己有,也就是说能得到妖兽当时的全部功力;二是通过炼丹师以高超的炼丹手段,提取妖核的精华,炼制仙丹,普通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返老还童,修真者吃了能大大提高自身功力;三是通过炼器大师以绝顶手法淬炼,将妖核某种特定功效附在武器上,武器将增加特殊的攻击力。无论哪种情况,妖核在修真者眼里都是无价宝。当然这是指高等级妖核。因为妖核所带来好处大小最关键还是取决于妖核本身的级别。故此,在巨峰大陆,六级妖核就可以掀起血雨腥风来。太高等级的妖核不是不想要,而是太难以得到了。现在修真界所传闻的,就是一代修真天才盖东升曾得到了一只八级冰火狂狼的妖核,经修真界第一炼器大师武藏大师淬炼,将妖核附在他的八宝阴阳扇上,使他的八宝阴阳扇在攻击时多了寒冷和火热两大特效功能,令修真者羡慕不已。韩玉目前杀掉的是至少八级以上,甚或是九级神兽的妖核,其功效将远远超出盖东升八级冰火狂狼所带来的功效,所以,韩玉急于探索那霸天熊的妖核是否存在。韩玉一剑将霸天熊劈为两片,得到妖核的几率也就百分之五十。虽只有一半希望,韩玉却还在全力寻找。当年白连举送给韩玉的上等灵器无影青萍剑在渡天劫的时候,被天雷毁坏,这次出来游历,是三师兄杨静文给的一把下等灵剑,这把剑劈了霸天熊,现在取出再剖解霸天熊的半片尸体,寻找妖核。妖兽的妖核普遍都在妖兽腹中,韩玉忍住恶心将这半片尸体腹内东西翻个遍,也没能发现妖核所在,有些灰心了,心想可能妖核在那半片身子也不可知,那可太可惜了。在那寻思着,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暗骂自己一声:“我怎么这么糊涂。”原来韩玉想起有人跟他说过,九级神兽的妖核不在妖兽腹中,而在妖兽脑袋里。这霸天熊极可能是九级神兽,那就到它的脑袋里翻一翻。霸天熊的脑袋虽大,也不抗韩玉折腾,不一会,韩玉真的在它的脑袋里拿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褐色的圆球来,这圆球拿出后初看并不起眼,放到地上,却在暗暗地发出淡淡的褐色光泽,并有一种令人望见心生寒意的感觉。“九级神兽就是不简单,连妖核都有种威压。”韩玉坐在地上自己都囔着。韩玉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修真界梦寐以求九九神兽妖核,可自己却不怎么兴奋,重要原因是自己不会汲取妖核精华修炼的法子,也不认识任何能炼制九级神兽的炼丹、炼器高手。这个妖核不可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保全它。要来这妖核对自己是祸还是福?胡思乱想间,忽听到胸前传来“咔嚓。咔嚓……”声音,接着胸口有东西在躁动,伸手入怀,拿出一个金色的蛋来。这个蛋就是当时他掉到石缝中所捡到的那个金蛋,这个蛋坚硬异常,因为放在怀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所以韩玉就将金蛋一直放在身边,声音就从这个金蛋传来的。韩玉仔细观察金蛋,发现这坚硬的金蛋裂开一个小缝来,“咔嚓咔嚓”之声越来越响,缝隙也越来越大,过了不一会,“咔嚓”一下,蛋壳竟然粉碎了,一个鸡雏似的全身长满金黄|色绒毛的鸟儿站在韩玉面前。这小鸟儿长的非常可爱,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了看韩玉,“咕…咕”叫了几声,就不在理韩玉,低头将散落地上的蛋壳一一啄起,吞了下去。韩玉冷冷看着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这么个金蛋孵出一个这样一个可爱的小鸟儿,这小鸟儿还能将坚硬无比的蛋壳吞食?更令韩玉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小鸟儿吞食完蛋壳后,竟摇摇晃晃走到那个九级神兽妖核的跟前,象贪食什么美味似的,一口一口刷完啄下去,更加奇怪的是,它没啄下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