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残梦-第2部分_星辰残梦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星辰残梦-第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辰残梦-第2部分
星辰残梦-第2部分已。白连举看出这块玉佩绝不是凡品,它极可能是仙界之物,就算在仙界,可能也是及上等的宝物。本派天月宝鉴就是仙界的神器,但与这块玉佩比较起来,似乎难以相比。也就是说,这玉佩远远高于天月宝鉴。这样看来,这孩子的父母真的大有来历。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观日峰后山有一个瀑布叫紫烟瀑布。韩玉就在这里开始了他的修真之路。韩玉的进步之快岂是用惊人能表达的。资质极好的修者辟谷期要二三十年才可以大成,据修真界流传下来传说,被称为巨峰大陆有史以来修炼最快的修真者,修真界的天才盖东升仅用了一年就从辟谷期修炼到出窍期,然而韩玉竟仅仅用九个月就进入出窍期。盖东升由出窍期到金丹期用了五年光阴,而韩玉仅用了不足三年就修到金丹期。这一年韩玉仅九岁。为了便于韩玉修炼,白连举破例在韩玉进入金丹期时送给韩玉一把上等灵器---无影青萍剑。按修真界的规矩,刚金丹期弟子要自己下山游历,采集异宝,修炼自己的法器。由于刚进入金丹期,本事还很低微,所以这些弟子很难搞到异宝,修炼法器难度极大,即使修炼成法器,也大都是下等灵器。依靠下等灵器,要想度过四九天劫,难度可想而知。韩玉九岁就修到金丹期,年龄太小,白连举就免去了韩玉下山游历的过程,同时将自己以前用过、赖以成名上等灵器无影青萍剑传给韩玉,可见对韩玉的器重。有了这把上等灵器无影青萍剑,要应付四九天劫那就是绰绰有余。韩玉惊人的修炼速度并没停止,盖东升的修炼记录不断被韩玉打破刷新。盖东升用了十五年时间修炼到元婴期,在二十八岁时经历了四九天劫,而韩玉仅仅用了八年时间,在十七岁的时候就要经历四九天劫的洗礼。若度劫成功,韩玉将进入元婴前期,修炼之路真正得以开始。这一日,彩帆岛东侧一个珊瑚礁组成的小岛之上,站着白连举和他的七个亲传弟子。今天这里的主角注定是最年轻弟子。年仅十七岁的韩玉。彩帆岛的十一年修炼,使韩玉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儿童成长到翩翩美少男,白里透红脸的脸庞书写者刚毅与自信,如点漆般的双眸神采流溢,齐肩长发在微风中舞动,配上一袭白袍,当真折煞天下少女。为避免骇人听闻,白连举特意选择在这一个荒芜人烟的小岛为爱徒迎接天劫。正午时分,韩玉端坐在一块礁石之上,双手放到膝上,等待天劫。俄顷,但见北方渐渐袭来一片乌云,慢慢的乌云越聚越浓,覆盖在韩玉头顶。本来白连举队韩玉度劫信心十足,有上等灵器无影青萍剑相助,这四九天劫根本就不算什么,应该轻易就能度过。可是他看到这劫云越聚越厚,但迟迟不肯下落,心中有些不安起来。要知道这天劫来的越慢,威力可能就越大。他大声提醒韩玉:“玉儿,你抱元守一,气沉内海,祭起宝剑,怎被度劫。”“是,师父。”韩玉按师父吩咐一一照做,但见一把宝剑升腾到他的头顶,这把剑点青绿色,若有若无,悬在头顶以后,发出淡绿色光泽,将韩玉全身笼罩在光泽之中。乌云越来越厚,终于好像支撑不住了,撕开一个大裂缝,三道粗如儿臂的闪电穿越裂缝直击而下,砸向韩玉。在场的每一个人见状都不由得目瞪口呆。要知道大家都经历过四九天劫,可是谁见过这样霸道的四九天劫,就算六九天劫恐怕亦不过如此,大家都同时为韩玉捏了一把汗。但见这三道巨大的闪电撞击在无影青萍剑所发出的淡绿色光泽之上时,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同时半空中三道炸雷巨大的声浪令他们这些修真界的高手都动容。这时,无影青萍剑显示出上等灵器的威力来,只见绿芒暴涨,将韩玉全身全部覆盖,韩玉的影子一点也看不到了,闪电炸雷在绿芒之外像无头之蛇般乱串,却无法深入其中。过了好一会,闪电和炸雷似乎也已疲倦了,弱了下来,渐渐地失去了踪迹。第一批天劫算是度过了。大家谁也没敢松气。因为大家看到绿芒散去时,韩玉面色潮红,看来也是用尽了全力。四九天劫本来有三道劫雷,一道比一道厉害。这第一道就如此霸道,后两道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难道天妒英才,安心不想让韩玉度劫吗?大家控油一身功力,但谁也不能帮助韩玉。因为度劫时若有外人帮助,这天劫的威力就将成倍数增长,非把度劫之人和帮助之人全部击毁不可。除非帮助之人本领超绝,又有神器护体,否则都将毁于天劫。白连举明白,这里只有自己祭出天月宝鉴或可帮助韩玉,但这一来自己将提早招来九九天劫。为了爱徒,他顾不得那么多了。第二道劫雷终于下来了。这次劫雷竟高达六道粗如成|人手臂的闪电袭将下来,伴随着这六道闪电一齐而来是六道惊天动地的炸雷。“他奶奶的,这哪是四九天劫,说他是九九天劫也不过分。”杨静文怒骂道。他与韩玉交情最好,也就格外担心韩玉的安全。但见绿芒暴涨,迎向闪电和炸雷,双方普一接触,发出巨大的响声,绿芒似乎抵御不住闪电和炸雷的攻击,有些涣散开来,韩玉白色的人影隐约可见。白连举心中一紧,就要祭出天月宝鉴,这时就听韩玉爆喝一声:“咄!”绿芒再涨,迎向闪电和炸雷,一连串类似于金铁交集击的刺耳声音传来,紧接着爆发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巨响,绿芒散尽,闪电和炸雷也已无影无踪,地上散落一地绿色残骸。第二道天劫击溃了!绿影青萍剑也已粉碎!上等灵器永远失去了!大家心情异常沉重。谁能想象,这看似最为简单的四九天劫竟产生这么大的威力。“师父,对不起,我把你给的灵器破坏了,徒儿罪该万死。”白连举苦笑道:“玉儿,只要你能安全度过天劫,这点灵器算什么。”话虽如此,但白连举心中惴惴不安。他也搞不明白,这威力最弱的四九天劫怎么比六九天劫还要猛烈?韩玉已无灵器相助,天月宝鉴不是他现在功力所能操纵得了的。看来第三道天劫来临只有自己冒险上去帮助了。乌云还在凝聚,比开始那两道天劫合起来还要厚重的多。闪电和炸雷迟迟未来,天地万物都被乌云笼罩,就修真高手来说,即便黑夜,他们视物也如同白昼一般。但这里的黑暗给他们每个人都带来不安和恐惧之感。突然,乌云裂开一道大大缝隙,九道粗如水桶般的闪电电射而出,扑向韩玉。大家听到白连举高声诵道:“碧落黄泉起风云,神光异彩照乾坤。究来四海铸奇迹,万丈霞光笼我身。”诵毕,就见黑暗之中突出霞光万道,将韩玉和白连举二人全部笼罩住。白连举终于祭出了天月宝鉴!随着天月宝鉴的祭出,黑暗世界带来了一片光明,巨大的闪电,无边的炸雷在霞光外串行,却无法突破这耀眼的霞光。天下第一防御宝物---天月宝鉴正在庇护这韩玉和白连举,迎接着这变态的天劫。第五章九九天劫 在天月宝鉴万道霞光笼罩下,白连举和韩玉暂时无虞,但白连举脸色凝重,双手不停地舞动,打出一个个古怪繁杂的手印,初时极快,渐渐地手印打得就慢下来的手印,但也更加深奥起来。他这套手印取自天一宗秘传功法,名唤大无量劫手印,这套手印共三千六百五十式,是一套纯防御的大法,一旦施展开来,无天无地,无尽无穷,无止无休,为历代天一宗高手度劫所用密招,但也极耗费体力和功力。 韩玉遇到千年难遇的恶劣的四九天劫,白连举不忍心这样一块修真奇葩毁于这变态的天劫,故冒提前迎接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的厄运,祭出天月宝鉴来帮助韩玉。 这修真界有记载以来,帮助别人迎战天劫的还没有成功的例子。 这是因为若有人冒天下之大不为而帮别人迎战天劫,则天劫威力将成倍数增加,无尽无休,直到将对方耗死为止。但《修真宝录》里也提到过,若有天下至强的防御异宝,配合超绝的实力,帮助别人迎战天劫,只要能熬到天劫的临界点,则可以度过此劫。 可惜这个临界点实在哪里,什么时候谁也说不清楚。 再者,帮助别人的人,本身要是已接近天劫,那自身的天劫将会提前引发,同时天界的威力也将倍数增加。 白连举身上带着整个巨峰大陆唯一的防御性神器天月宝鉴,加上本派秘传的防御功法---大无量劫手印,相信自己有实力来迎战天劫。可是结果是否如意,已经无从考虑了。白连举幼年开始修真,已经活了三千多岁,这一生跌宕起伏,经历多少无数艰难险阻,养就他一身铮铮傲骨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修真之途本就是逆天所为,那就让天劫来的更猛烈些吧。 在大无量劫手印的吹催动下,天月宝鉴光华四射,方圆百里均可见到宝鉴之光,粗如水桶的闪电疯狂施虐在宝鉴光华周围,似乎不突破光圈誓不罢休。巨大无匹的天雷不停地轰击着天月宝鉴,震耳发聩。在雷击电闪的攻击下,小小的珊瑚岛开始碎裂分解,周遭海水呼啸着铺天盖地涌上来,激起的巨浪高达数十丈。大自然恐怖的力量在天劫的带动下更加彰显无疑。 云卷山和其他几名弟子早已各自祭出法器,飞身而起,在周围观看者万年难遇的四九天劫。不,准确的说,令修真界人士望而生畏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也已发动了。 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威力之大,之恐怖,令多少修真界骄子为之折沉。 一千多年前,佛门号称万年一遇的奇才,月明大师在万有无极紫金钵盂的帮助下,迎战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坚持了整整四个时辰,在第九次雷击之下,佛门至宝万有无极紫金钵盂被天雷击毁,月明大师魂飞魄散,饮恨黄泉。 一万多年前,修真界一代传奇人物,一代天才盖东升靠自身世上难匹大八荒玄天大法硬抗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在最后一刻,因心有分,被天雷击伤,不得不兵解而转入修行散仙,一代传奇留给后人瞻仰。 今天,修真界将注定再留神话,万世难出的绝代天才小子韩玉和天一宗杰出的宗主、有活神仙之称的白连举有史以来第一次共度天劫,而且是最为变态恐怖的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灭魂大天劫! 巨峰大陆历史非常短暂,有文字记载只有十万余年光景。据此,巨峰大陆各个修真门派最久远的也不过是十万年之久。天一宗成派较晚,在三万年前,孤独的苦修者多多道人难耐北极的风寒与寂寞,南下彩帆岛,在这里扎下根基来,创建了天一宗。多多道人也就成了天一宗开派祖师。 数万年来,多多道人的身世始终是个谜,弟子们只是知道他在经历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的时候兵解转修散仙,在北极历散仙四次天劫,才来到彩帆岛。以四劫散仙之能,创下天一宗,留下不朽的传奇和一套绝世的神功,经十二次散仙天劫,飞升天界。是巨峰大陆屈指可数的几个以散仙而飞升的传奇人物。 多多道人飞升以后,凡三代掌门人都未能飞升仙界,或兵解转修散仙,或被击的魂飞魄散,无一成功。直到第五代掌门人六新道人出现,无意中得上古神器天月宝鉴,从此天一宗各代掌门都得以顺利度过九九天劫,飞升仙界。白连举是第九代掌门人,也被看作是除了多多道人和六新道人之下最杰出的掌门人,任何人都对他飞升仙界抱有信心,可谁能想到他的天劫竟和韩玉混在一起,如此霸道与奇特。 白连举无暇多想。多年的修炼生活,使他感到枯燥与乏味到了极点,高高在上的掌门人生涯又是那样的孤独,“高处不胜寒。”韩玉的到来,似乎令他心中那一片死水发生了变化,韩玉天真无暇的笑容,绝顶聪慧的资质,坦率直白的性情,令他仿佛找回了失去的自我,他甘冒奇险,也要助韩玉成功。自己生生死死反而就不重要了。 一套繁杂的大无量劫手印终于完成了,以白连举现在的功力,一口气打完三千六百五十招手印,亦感到有点吃不消。他人在半空之中,调理气海,运转神功,全神灌注再迎接史无前例的大挑战。 反观韩玉到安享很多。 韩玉有自知之明。师父已然冒大险来帮助自己,现在看来,师父的九九天劫已经提前发动,这种状态远非自己现在实力能应付了的。现在自己所能做到的是令师父安心。为此,他在师父身旁,宁心静气,专心修炼起来。这可成了修真界一大奇观。在修真者舍生忘死的抗拒天劫之际,竟有人在这里修炼,说起来绝对是匪夷所思。 韩玉静心修炼,催动气流游走全身,然后气沉丹田,归于内府,想将气流全部吞入金丹之内,但神光扫过,竟发现内府中的金丹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寸许长的婴儿模样,在原来金丹的位置,现在虽还看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到可以确定,就是韩玉现在已经突破到元婴期了。 金丹期到元婴期的突破,是一个量化到质变的飞跃。很多修真者穷毕生精力,可能也饮恨境外。韩玉,十七岁的少年,创造了修真界一大奇迹。 韩玉沉迷修炼之中,白连举在不必分心,全力抵御天劫的攻击。 施虐的闪电,狂暴的天雷,不断地攻击者天月宝鉴的光环。 一个时辰过去了… 二个时辰过去了… 三个时辰过去了… 闪电不减,天雷依旧… 数百里外,半空中站着很多修真界的高人,他们一齐遥望着巨大能量发出的中心,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还不甘心的等候。任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大能量躁动。 这天劫岂是常理可以推算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白连举感到自己的功力被这狂猛的劫雷一点点吞噬者,却又无法也没有时间补充。闪电和天雷没见到有半点减弱的趋势,反而更加凶猛,在天月宝鉴的光华之外肆无忌惮乱冲乱撞,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大无量劫手印的功力再逐渐消耗,难以得到补充,韩玉双目微闭,还在领悟自己的心得。某种时刻,白连举都感到有些绝望了,主要是因为劫雷越来越猛,而自己功力消耗太大,难以得到补充,这样下去,终有一刻劫雷将穿越自己的防线,那可能就是自己和韩玉魂飞魄散之时。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一道迅猛的闪电突破了天月宝鉴的缝隙,钻了进来。 天月宝鉴作为天下第一防御神器,早已享名在外。但他的防御能力也是依靠操纵者的能力相对而言。操纵者功力越强,天月宝鉴所发挥的功力就越强,防御能力相对提高。但操纵者能力弱的话,天月宝鉴失去外来力量的帮助,就无法将自身的能量全部发挥出来。毕竟天月宝鉴只是一个神器,不是一个神,不可能自我控制。 白连举以大无量劫手印来辅助天月宝鉴,经过长时间相持,白连举的功力已经弱下来,天月宝鉴的防御也就难以在严密,加上劫雷的能量有增无减,终于突破一个口子,一道细小的闪电攻了进来。 千里之提毁于蚁|丨穴,这话用来形容白连举和韩玉再恰当不过了。 白连举意识清晰的判断出闪电突破的地方,他拼尽全力要堵塞这个缺口,可是也却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股闪电穿越天月宝鉴的防线,目的直接攻向韩玉的胸口。 韩玉沉浸在功法修炼和突破上,此时若有所思,似在领悟的关头,根本就没有也无法感到危险来临。 白连举苦苦支撑天月宝鉴防线,虽发现着危险的来临却无法改变和避免,只能心内叹息,感到上天之不公,苦涩难当。 这道闪电毫无阻挡的击到韩玉的胸口。 按照刚才闪电攻击的能量,哪怕就是这细小的一点点闪电的能量,也绝不是韩玉现在的功力所能抵御的,闪电到身,必会将韩玉击穿击毙,毫无幸免的道理。 然而,奇迹发生了! 这道闪电切实击到韩玉胸口,韩玉并没被闪电所击穿,更没有被击到,反而这道闪电乖巧的钻入韩玉的胸口,竟无声无息的失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 白连举愣住了! 白连举这一失神之际,天月宝鉴失去了强大的大无量劫手印的支持,顿时出现了很多裂缝,无数狭小的闪电穿越裂缝,冲了进来。这些闪电很奇怪,不去攻击白连举,全部攻向韩玉的胸口,但到胸口以后,竟全部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 白连举稍一沉吟,思忖过来,这些闪电的失踪必和韩玉胸前的那块古怪的玉佩有关。 这块玉佩本就不是凡间之物,现在看来他的成色要远远超越自己的天月宝鉴。 看来,即使在神界,这块玉佩也是个极品的宝贝。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奇宝? 白连举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可能找到答案。他不在探讨,同时也放弃了防守,静静地观察下面的发展。 天月宝鉴失去了主人的操纵,也没有了大无量劫手印的支持,顿时失去了应有的防御能力,无论是闪电还是天雷四面八方攻击过来,正像白连举所判断一样,这些闪电天雷纷纷涌向韩玉的胸前,到达胸口以后又都悄无声息的失踪,显而易见,都被韩玉胸口的奇玉所吸收。 韩玉还是茫然不知,但他的身上起了明显的变化,若有若无的光泽在他身上时隐时现,他的面容更加庄重,神情更加自然,不像是在经历生死的洗礼,反倒像是经历一次必须要做的快乐旅程。 天慢慢白了。 天雷闪电慢慢失去了威风。 韩玉睁开了双眼,眼中神色更加明亮。 白连举惊讶的发现,韩玉再度突破。 空冥前期? 这可能吗?第六章曼珠沙华 第六章曼珠沙华 佛经曰:“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说的就是曼殊沙华。 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是只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它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 这原本生长在冥界的花突然出现在巨峰山脉的千丈峰百花坪上,引发了修真界的一大骚动。 据说这株花是一个变异的花种,蕴含着无限的能量,是修者者极佳补品。谁能得到此花食之,当能增长一辈的功力。 虽此言不尽可信,但因这是凡人界不应有的奇花,谁都想见上一眼,若能据此花为己有,莫不是天大的福分。 最早发现这珠花的是九仙派的几名弟子,他们出来历练,无意中看到了这奇花,本想采摘回去,可是这种天生异品都有神兽相护,守护这株曼殊沙华的是一条成精的白色蟒蛇,这几名九仙派弟子未能采到奇花,反为白蛇所伤,折损了三名弟子,只有一人生还。 这名弟子死里逃生,在会九仙山的路上无意中说出这种奇花的下落,听闻这件事修真者莫不涌上千丈峰,是这个原本宁静平和的山峰充满了躁动与不安。 韩玉此时也来到了千丈峰。 经历了九九天劫,韩玉的功力突飞猛进,奇迹般的达到了空冥前期。师父白连举因此也度劫成功,在度劫后的第三天,白连举将宗主之位及天月宝鉴传与大弟子云卷山,在合派弟子的瞩目下飞升仙界去了。 白连举飞升仙界,韩玉心中有种异样的孤独和空虚,三师兄杨静文见状,约韩玉下山历练,也为放松精神。 本来师兄弟二人准备去北疆韩玉的家乡,半路上听说西域千丈峰出现了曼殊沙华这种奇花,杨静文喜动不喜静,要来看热闹,韩玉则感到冥冥之中这曼珠沙华似乎跟自己有莫大关联,也就随杨静文来到了千丈峰。 百花坪在千丈峰的山腰一处较隐秘的所在,本来不易寻到,但有不少修真高手前来,杨静文师兄弟二人随着大家很容易就来到了百花坪。 百花坪并不大,方圆也就几十亩的地域,各种美丽的鲜花在这里争奇斗艳,美不胜收。这时,百花坪的西面一侧占了不少人,僧、道、俗,男女老幼至少有三五十人,几个人一伙站在一起,眼睛都盯着东面一个稍微隆起的土坡之上,谁也没有先往前走。 韩玉顺大家眼神看去,只见有土坡之上有一株小花,开的红艳似火,分外妖艳,虽相距几十丈,花也很小,但对修真者来说跟在眼前观看没有什么区别。 韩玉看到那妖艳的火红的花,心中莫名出现一种悲伤之感。或许是那艳艳的红色泰国惹眼,完美的让人产生一种乐极生悲甜中生苦的心里吧。 在伤感的美丽的小花下,躺着一条细小的白蛇。 这条小蛇只有拇指粗细,长不过一尺,懒洋洋的躺在曼珠沙华之下,无视这边所有人。 韩玉路上听说,当初九仙派的四名弟子无意发现了曼殊沙华,当时在场的最小弟子在远处把风,其他三名弟子想去摘取曼珠沙华,也看到花下有一个细小的白蛇,因在场的九仙派弟子至少功力都在空冥期以上,所以谁也没有在意那条白蛇,及至刚要摘到曼珠沙华之时,护肩白蛇突然变身,粗如水桶,长达十几丈,带动一阵巨大的狂风,将那三名弟子搅在狂风之中,旋即无影无踪。剩下那名把风的弟子隐距离较远,看势头不好,驾飞剑远遁得以保全性命。江湖传言曼殊沙华之事,就是呢名逃生弟子回山途中无意吐露出来的。 现在看来,所说的那条白蛇不就是这条如拇指般粗细的小蛇吗?! 怪不得大家都在远处观看,谁也不上前,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妖兽的功力到底有多高。 正在大家都在远处观看之时,忽听有人小声说道:“九仙派五掌门和七掌门都来了。” 大家循声看去,半空中降下几个人来,为首的二个人一个长的高大威猛,峨冠博带,面容严肃,令人不怒而威;另一个人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看样子不过双十年华,秀美可人,身穿浅绿色长裙,更增添无数风情。 韩玉明白修真之人不可以按外表来看年龄,到达元婴期以后,都将能保持年轻的外表。这美丽的女子看似不足二十,真实年龄不知道有多大。 杨静文悄声对韩玉说道:“老七,这高个男子是九仙派苍云峰峰主铁石道人,那个女的是翠云峰峰主馨予散人。他们也就是九仙派的五掌门和七掌门。” 韩玉点头。 九仙派是修真界道家的第一大门派,主要因为派中弟子众多,高手不胜枚数,是其他各门派不能比拟的。彩帆岛以独到的功法、精良的弟子闻名于世,但在数量上乃至精英弟子方面和九仙派还是无从相比的。九仙派坐落在巨峰山脉以南九仙山上。九仙山有九座山峰组成,分别为“天都峰、净月峰、秀女峰、盘龙峰、苍云峰、百鸟峰、翠云峰、神剑峰、铁壁峰”,每座山峰有一个峰主,即:“万有真人、碎叶真人、晓梦散人、百度道长、铁石道长、黄鹤真人、馨予散人、碧泉道长和无常真人。”这九个道长就是九仙派的九大掌门。因万有真人德高望重,故此九仙派虽说有九个掌门,但咸服于万有真人,互为一体。据传言,万有真人也将马上要度九九天劫,而其他七位掌门功力最弱的也在度劫后期,归神后期的也有两位真人,可谓人才济济。 苍云峰峰主五掌门铁石道长是九大掌门中功力最弱的一个,但在修真界走动最频繁,故认识他的人很多,而七掌门馨予散人很久没有下山,最为神秘,功力如何不得而知。 前段时间在百花坪被白蛇击毙的几名弟子就是苍云峰的弟子,今天,铁石道长和馨予散人携手前来,一方面可能为曼珠沙华而来,另一方面也是为弟子复仇而来。有馨予散人相陪,铁石道长绝不会善了,但一想到那妖兽神秘奇功,也不得不令人为九仙派捏把汗。看来今天的百花坪必定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铁石道长和馨予散人落在百花评上,身后跟着的十几名男女弟子扇面排开,分列左右。 铁石道长声音洪亮:“各位道友请了!不才门下弟子误入此山,被妖兽所害,为师深感惭愧亦气愤不已,今日前来,誓要为天下除掉妖兽,亦要为徒儿报仇。铁石感谢各位道友捧场,但请各位且作壁上观,则感激不尽。” 他闭口不提曼珠沙华,满口为徒弟报仇,堵住大家口舌,不让大家参与动手,就是将在场的都挡在曼珠沙华之外,可谓心计高绝。 以九仙派在修真界的威望,铁石道人的能力,在场的真没有谁甘冒冒虎须,驳回铁石道长的面子。 但天下就有不怕事的主,任你天皇老子他也不肯买账。 这人就是杨静文。 杨静文戏谑江湖,不畏权贵莫说是铁石道人,就算九仙派全在他也敢说敢为。他分开众人,嬉笑着走出来说:“铁老五,你要跟妖蛇拼命谁也不会拦你,毕竟拦你都没有好处。但你们拼命的时候,就是我们抢曼珠沙华的时候,互不干扰,你看可好?”一语道破天机。 众人听他一说,都忍不住要笑。毕竟大老远来的,都想染指曼珠沙华,有铁石道长一句话,大家连一点机会都没有,谁能甘心。但在铁石到帐的威压下,谁都不敢说出口。杨静文连说带笑把窗户纸捅漏,令大家都很舒心。 铁石道长也没想到有人敢驳他面子,但看到这个人时,头疼不已。 他自然认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游戏天下的杨静文。杨静文功力不高,在铁石眼里不堪一击,但他是彩帆岛的弟子,修真界七大门派彩帆岛可能最弱小,但既然能跻身七大门派,自有他的道理。以铁石道长的地位,还真不惹闹彩帆岛,给九仙派在在修真界树来大敌。故此,怎么也要给杨静文一丝面子。 他干笑道:“杨兄说笑了。曼珠沙华天下异品,有德者居之,杨兄若乘机取之,莫不是想让天下人取笑吗?” “哈哈…!臭老道做事不按常理出牌,谁愿笑谁就笑吧。” 杨静文是老道,铁石也是老道,也不知道他是在自嘲还是在骂铁石。偏就铁石无从对他发火,咬紧牙气往肚子里咽。 “人易老,情易薄,千年不见又如何?说是井中月,何如镜中花,红颜白发话蹉跎。六弦弹断心已碎,望穿秋水奈若何。天难崩,地难裂,曲尽歌绝泪滂沱。剪烛西窗夜,云雨巫山坡,携手瞩望数银河。莫将痴情做无意,彼岸相对再述说…!” 歌声凄绝,语调惨烈,随着歌声,半空中出现了一个白发童颜的女子。这女子面如婴儿,粉嫩可人,令人不忍碰触,一双本是极为美丽双眼却空洞无助,秀色可餐的面容凄惨得令人心碎。赤足穿一身白袍,佩满头白发,更增添那种我见犹怜美。手里捧着一把名贵梧桐木制作的古琴,琴身是栗子色,琴的表面是八宝灰胎,,如满天繁星,精美异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把绝世的好琴,可惜的是这把名贵的古琴只剩下一根琴弦,其余六根琴弦已断,断开的琴弦犹如散乱的头发一样随风舞动在这女子身前。女子不为所动,眼睛也为看向任何人,径直向曼珠沙华走去。 大家眼见这么个奇女子,都有些呆了,谁也没动。 女子落下来后,一直走到曼珠沙华跟前,眼望着火艳的红花,喃喃的说道:“开花了,你终于开花了!”语调跟歌声一样凄绝。 不知道在哪里传来一声异常优美的女人的声音:“整整一万年了,你终于来了,该摘走了。” 这声音从哪里传来? 大家都没有观察到。 那伤心的女子伸出了右手,她的手是那样的白,修长而柔弱。 那细长的白白的小手轻轻摘下了火红的曼珠沙华,并将它放到唇下似亲吻又似在嗅闻着,伤心的面容令人不忍看下去,更不忍心打扰她。 女子看了一会,又嗅了一会,手拿着这异界才有奇花,看不出半点兴奋之情,良久,她幽幽说道:“慕容,谢谢你照料它这么多年,我该走了。”说完,没等回答,身子像一片浮云般缓缓升起。 不用飞剑,不用作法,随心所欲的飞行,这至少要合体期的修为。 看到这神秘女子带着曼珠沙华要飞走,铁石道长有些挺不住了,虽嘴上说来这里侍卫徒弟报仇,但这曼珠沙华也是他必得之物,岂容他人抢走。这女子虽看来很神秘,但九仙派在修真界还真没有怕过任何门派。此时他沉声说道:“小姐且慢。”虽低着嗓子,声音亦比旁人洪亮很多。边说边飞起身来,像一只大鸟般快速升到空中,欲拦截那女子的去路。 “回去吧。”那女子就像怕惊到小孩子一样轻声喃语,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铁石道长竟如断线风筝般从半空掉了下来。众人一见,就看到他双目紧闭,脸色铁青,眼见受了重伤。 这女子是什么人? 九仙派的五掌门再不济也是度劫期修真高手,不见女子作势就已身受重伤,那女子功力太过骇人了! 再抬头看时,白云飘飘,蓝天依旧,却无半点人影。 刚才的事浑如做梦。 馨予散人看到铁石道长伤势严重,秀眉微蹙,顿一下,低声说道:“回山。” 九仙派弟子闻言,抬着铁石道长,驾驭飞剑,跟着馨予散人身后,向南飞去。 刚才浩浩荡荡而来,没想到现在杳无生气铩羽而归。现实跟九仙派开了一个恶作剧般的玩笑。 花已落,人已去。 那哀哀欲绝的悲伤之情却让所有人难以忘怀。第七章佛法无边 人向来同情弱者。虽然她看来并不是弱者,但那悲哀欲绝之情惹人怜爱。 人都讨厌骄狂之辈,虽然敢怒而不敢言,但看到铁石道长栽了一个大跟头都不由得在心里欢畅。 但这一切过去之后,事情还没有结束,大家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曼珠沙华没了,可还有那神秘的妖兽白蛇。 在修真界,修者者和修妖者修魔者是永远对立的。 一方面大多数修妖者修魔者为达修炼目的有违天理,在修炼过程中常常摄取凡人和修真者的生命来补充修炼的不足,特别是修者者的金丹和元婴是修妖者及修魔者的大补,能帮助修妖者或修魔者快速提高功力,增长进境;同理,修妖者的妖核也能助修真者或修魔者功力快速发展。虽然大多数修真者不屑这种行为,但仍旧有很多修真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私下寻找修妖者予以捕杀,抢掠妖核,以供自己修炼。 故此,在巨峰大陆,虽有不少修妖者,但都隐匿于高山大川,江河湖海,一方面孤独静修,另一方面也为躲避修真者和修魔者的追杀。 至于西大陆,那一直是修妖者的天堂,任何修真者、修魔者也不敢轻易前往。 今天这些修真者来到千丈峰百花坪,一方面想得到那异界之花曼珠沙华,另一方面也为了捕杀这个妖兽白蛇。虽听说这个妖兽法力极高,九仙派三个空冥期弟子都损于它手,但修者之人莫不是在血雨中生存下来,这里有不少人自持功力不凡,早就想跃跃欲试。现在看到铁石道长铩羽而归,自是群龙无首,有几个胆大的就先走了出来。 最先走出来的是一个胖大的和尚,这和尚远比一般人高大得多,身高足有九尺,身穿宽大的淡黄|色袈裟,随风一动,活像一个巨大的蝴蝶,修真界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花蝴蝶,法号叫宁真。这宁真出自佛门大青山寒月寺,是寒月寺的主持。 寒月寺在修真界虽不是大门派,但花蝴蝶宁真大师在修真界确实大名鼎鼎。宁真修炼的佛门密宗,这一系的佛教,有不许公开的秘密传授,及充满神秘内容的特征,因而又被称为密教,然知道内情的人传说其实这宁真大师其实喜参欢喜佛,嗜酒食肉,是个名副其实的酒肉花和尚。不论别人传说是真是假,有一点可以确认的这宁真大师的功力超群,密宗大手印、菩提指法名震修真界,是一个修真界的奇才,正因有他的存在,寒月寺才能在修真界稍有名气。(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