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8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8部分
百花藏-第18部分了望,又妖化成了大鹏,似是要飞下去确认礡鹏生死。可突然间,却一个急转身,冲向陈天竹,待陈天竹反应时,两只巨爪已到了眼前。 “嘭!!”,一个巨大的土柱毫无征兆的在陈天竹面前窜起,准确的命中了鲲翅。前一秒还残忍和得意那双眼睛,瞬间变成了惊讶和不解,整个身体翻滚着飞上了天空…… 一个双手握着两个魔杖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潜行到了一旁,刚才突然出手袭击了鲲翅。也多亏了那一击,不然陈天竹在鲲翅的偷袭下可能已经重伤了。 鲲翅化成的大鹏愤怒的狂吼,看来是认准了要杀人灭口了。只见他巨翅翻拍,两道小型龙卷风分别袭向陈天竹和黑衣人。两人均是躲开后马上开始了反击,各种魔法飞向鲲翅。 陈天竹卯足劲的双魔强发,在灵活和先手上尽量限制住鲲翅。黑衣人则是集中jing力,找准机会使用大型魔法进行有效的致命攻击。两个没见过面的人,配合起来倒是相当的完美。 不多久功夫,鲲翅受了不轻的伤,狂吼虚晃下后,掉头就飞走了。陈天竹无意追赶,看他远远飞走后,便回头找闵才丽。可又是突发意外!闵才丽竟已不在刚才躺着的地方了,急忙寻找,却见黑衣人扛着她飞奔了出去了。 又惊又怒,陈天竹不顾身体的负担再反复强催魔法紧追而去。黑衣人显然用了风系技能进行了强化,很轻松的从山头那边冲了下去,奔向一片密林。 可陈天竹比他还是要快一点,眼看追的很近了,正在思考该如何进攻。黑衣人突然变了招,两根魔杖瞬间强行激发出风土魔法,速度飙了起来,又拉开了距离。陈天竹看在眼里,心里不自觉的疑问:难道那黑衣人也会“双魔强发”? 陈天竹再yu加速,强催的魔法却失败了,全身都是属xing失调带来的由内部产生的破裂般的疼痛。控制不住惯xing,陈天竹滚翻摔倒,一头撞在了树上。再起身时,完全找不到了黑衣人和闵才丽的踪影了…… 向空中发了个信号,通知韩雪梅和弘松各自撤离。三人按预定地点汇合后,又去完成了当做外出理由的任务,便匆匆赶回涅槃了。 韩雪梅向太子殿下汇报详情并请求追查黑衣人自不必多说。陈天竹也许以重金,托付武生鲸在暗势力中发布悬赏。 原来是危险但至少知道闵才丽在哪,现在则是如同失踪了一般。陈天竹觉得特别的不爽。 另一方面,无论是陈天竹还是韩雪梅,都感到身上的本领太不够用了,开始集中jing力修炼、提高……外篇,捷径? “理海姐姐~”,陈天竹笑的有点夸张,理海看了看直接问道:“天竹弟弟,你这是有事找我?”。“我想向你请教一下。”“有话直说即可,能帮到的我一定会帮。”“理海姐姐,你知道,有些事情是不想要别人知道的。”“需要保密的话,我不会和别人说的,不过事情需要是正当的。” 陈天竹又认真的想了下,对其他人是不能讨论的,但如果是对理海的话…… “理海姐姐,你能不能和我讲讲有关‘透支’技能的原理。”,陈天竹开了口,理海眨了下眼,笑的稍微大了点,“你不是把它当做‘禁招’不想了解吗?” 陈天竹有点吃惊,夸张的做出非常吃惊的表情,“理海姐姐,原来你也会记仇啊。”“呵呵,人哪有不会记仇的?好了,不开玩笑了,你要了解‘透支’是想快速提高自己的实力吗?”“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理海姐姐。”“奉承我也没有用,丑话说在前面,我并不认为你适合修炼‘透支’。” “不适合?”,纵使习惯了些理海的说话方式,但陈天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理海是在说自己的资质不够吗?理海似乎看出了什么,“我先慢慢告送你‘透支’和‘毁灭’的原理吧……” “‘透支’与‘毁灭’均是用目前的‘五气’理论还无法完全解释的招数。其中‘毁灭’为公认的最强攻击型技能,因为成名于300多年前的魔帝,大多是以魔气为根底进行驱动,所以习惯的被称为‘毁灭魔法’。‘透支’则为各种强者在危机时或搏命时无意识的技能,一旦使用出,之后很可能会丧失能力甚至死亡……” “本来是并无交联的两类技能,但百多年前的长神,认为它们之间有类似相生相克的关系,将它们放到了一起进行理论上的研究,以求能更方便的掌握和更安全的使用……” “‘透支’在长神的理论研究中被赋予了一个形象的名字:‘信贷’。‘毁灭’则被赋予了:‘义款’。他们均是以个体便能产生和支配绝大能量的一类方式……” “一方面,如果以最理想的方式使用,有需即有得,每一份能量都用在最恰当的地方。这将是完美无瑕的。但另一方面,如果以不理想的方式使用,无需却奢求,能量成了野心的工具。那绝对是扭曲和恐怖的……” “长神希望他的理论能让更多的人理解和接受,在了解能量的使用和支配的过程中陶冶情cāo,同时用诚挚的情cāo去使用和支配能量……” “但那确实是单纯的‘理论’,因为不会有没有yù望和私心的人。没有偿还能力却发动‘信贷’,那便是‘透支’。发动了‘义款’,却用来肆意破坏,那便是‘毁灭’……” “到头来,长神的理论只被当成了一种获得实力的捷径,而其本质中的思考方式和联系方法却被掩盖了。于是,‘透支’和‘毁灭’列为了‘禁招’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了……” “‘透支’实际是一大类招数,凡是能借用出超过本身实力的能量,都可以统称为‘透支’。但实际根据借能量方法的不同以及偿还能量方法的不同,可以分成许多许多的技能。但很可惜,作为‘禁忌’,目前还没有人更深入的将它们整理、分类。” 理海详细讲解起了“透支”,她仍然是称自己只知道很小的一部分,所以只讲那一小部分。 “我所使用的‘透支’是依靠不断积攒的‘信用’进行能量的借出,之后由自身主动选择时机进行偿还。理论上,这是最为安全的一种‘透支’的使用方式。” 陈天竹有点听不明白,问道:“能量是向谁借出的?”。理海非常耐心甚至是有点津津有味的意思,“我并无法具体说清是向谁借的,向周围的自然亦或是向世间的法则。总之,那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如何建立信用,能够随时随地的借到能量。” “‘信用’?‘积攒’?”“是的,以我的这种方式使用‘透支,’在技能启动时,依你的‘信用’来决定能借出的能量的大小。而之后及时的偿还能量将提高、‘积攒’你的‘信用’。” 陈天竹体会了下,问道:“意思是‘透支’将会越使用越强?”。“良xìng循环的,确实是越用越强,但抱着那种心态是无法安全启动‘透支’的,‘透支’是因为需要,而不是因为yù望。” 陈天竹点点头,表示能够消化这些说法,但继续问道:“那理海姐姐为何说我不适合修炼‘透支’?弟弟我自我感觉还是相当守信的,誓言更是言出必行。” 理海摇摇头,正容的解释:“我话是直说的,天竹弟弟不要想歪了。‘透支’的‘信用’不是誓言什么的,发什么毒誓对‘透支’都是无效的。那是一种长期的态度,甚至是你对毫不相识的陌生人的态度,甚至是你不自觉的流过的各种想法……总之,如果有多条路都能达成‘透支’,你很可能选择的不是‘信用’这条路。所以我不认为你适合修炼‘透支’,是在说觉得你有可能在‘透支’中走上危险的道路。” 陈天竹半懂不懂,总觉得理海的话有些小瞧自己,有些看不起自己。在侠义、在承诺上,自己为了闵才丽都敢去行万险之事,还有哪里有欠缺么?如果自己都算不上有“信用”的,那天下还有几人能算得上? 陈天竹的表情自是逃不过理海的眼睛,理海呼口气,继续说道:“大多数人都不喜欢听别人说自己的不好,”,陈天竹直接打断道:“弟弟我这点承受力还是有的,希望理海姐姐继续直接讲重点。” 理海显然也不满意这句话,稍微一顿后,“那我打个比方吧,可以直白些、清楚些。就好比你向陌生人借钱那样,我不担心你有借无还,我担心的是你借错了目标。”“目标?”“嗯,正常借钱,有利息是应该的,连本带利归还也是合理的。但还有很多不正常的,比如‘高利贷’,利息翻倍的向上滚,一个不小心,便永远都还不清了。” 陈天竹感觉有些明白理海的意思了,但更觉被小瞧。像理海这种说话便得罪人的,都能安全使用“透支”,以自己的才智,又怎会被什么“高利贷”坑到呢? 陈天竹直言:“这些方面弟弟我还是很自信的,我坚持用安全正常的方式去修炼‘透支’即可,不会被什么‘高利贷’影响到的。”。理海轻叹:“有自信是好事,但过度的自信往往会导致失去判断力。”“是,理海姐姐的话弟弟我牢记在心中。还请理海姐姐继续讲解如何学会‘透支’。” 都是聪明人,多数时候是很方便的,可也有时会很尴尬。就像现在这样,陈天竹和理海对望着,过了好一会,理海终于决定不再多评价陈天竹,而是继续讲解起“透支”。 “我使用的‘透支’是在时间技能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而掌握获得的。”。“稍停一下,理海姐姐,在时间技能的基础上?这不是很不适合我吗?” 理海抓了抓头,难得的有点搞笑的表情,“对不起,我好像确实忽略了。”“……”,陈天竹简直就是哭笑不得了,她讲了那么多大道理,怎么会连这最基本的都没考虑到呢? 理海浅笑下,“其实基本的本质原理和思考方式刚才都已经提到了,剩下的就是结合时间属xìng一步步的修炼的。”。陈天竹苦笑,“可弟弟我没有什么时间属xìng,更不懂各种时间技能。”“那就是你并不适合我走的这条路了,虽然肯定还有别的很多路,但那些路都是我无法指给你的了。” 陈天竹想了一会,反正自己的本来目的就不是为了学习“透支”,而是为了快速提高实力。提高实力的话,最强的攻击型技能当然就是……陈天竹于是再开口问道:“理海姐姐好像对‘毁灭’也很清楚,能和我说一说吗?”。理海犹豫了下,便摆出了要继续大谈特谈的架势…… “‘毁灭’和‘透支’有相似的地方,都是通过从世间获得本不属于自己的能量。区别两者最明显的特xìng就是:获得的能量需不需要偿还,不需要偿还的便为‘毁灭’……” “长神的理论中,最安全和最完美的‘毁灭’应该是纯白sè的,就像长神赋予它的名字:‘义款’。但很可惜,到目前为止,所有有记载的‘毁灭’均是黑sè的……” “其实‘毁灭’的实现方法也有很多很多种:单纯的‘乞讨’,或者单纯依靠‘侠义’,再或者获得统治权进行‘命令’,等等等等。当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说的概念很模糊。” 陈天竹不觉得太难,反而接道:“其实比喻成现实中的筹募资金,还是很容易理解的。特别是‘义款’类的,确实很生动,本来用来行善事而募集的资源,往往很大一部分成为了个别人的囊中私物。更有甚者,有人借天灾**时,以此为口号,大行不义之事,确有‘黑sè’‘毁灭’的味道。” 理海叹了口气表示赞同,“还是那句话,是人都会有yù望和私心,完美的东西往往只是理论,我们也没有资格去指责别人,如果我们站在他们的位置,会比他们做得好吗?” 陈天竹似奉承似开玩笑道:“理海姐姐,你看的如此清楚,又如此的律己,如果站到那些位置上的话,应该会做的如理想中的那样完美吧?” 大概是两人关系已经不错了,这次理海好像收下了这个奉承,好看的笑了笑,随即又开始了大道理:“其实世间不可能找到真正完美的东西,有句至理叫做:物极必反。诚实过了,那便是最大的谎言;信义过了,那会让人感觉虚伪……” ……长篇大论…… 不知何时,理海总算恍悟自己离开主题很远了,“不好意思,不知不觉的就跑题了。”。陈天竹顺着开起了玩笑,“呵呵,而且还是迷了路的那种。”。理海笑的嘴裂开了,“迷路的感觉有时也是很好的,在无际的丛林中随意探索,你也可以试试。”“呵呵,那要是碰上了噬人的凶兽呢?”“那就想办法战胜它,吃掉它,嘻嘻”…… ……陈天竹总算感受到了,原来理海也是能说出有意思的话的……好久,两人感到了腹中的催促。 理海总结xìng的来了一大段:“总之你的意愿是想要快速的提高实力,‘透支’和‘毁灭’并不适合你的这一短期目标,所以你应该寻找更适合你的道路……” “本来,任何事情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实力的提高更是如此。一些看似的捷径,只追求短期的利益,却往往会造成破坏xìng的结果……” “但还有句话就是:量变引发质变。随着生活和经历,每个人在各个方面肯定会不断的进行各种积累,也许有些方面,明明积累的量足够了,但却没有意识到,没有去触发质变……” “如果想短时间内提高实力的话,那真正的捷径就是:彻底的分析一遍自身,找出自己在哪些领域内能快速的引发出质变。” …… 两人寻了些饭菜,找了处花丛一铺,便一起享用起了午餐,即使不合适,仙塘宫里也没什么人敢管他们。 闲暇间,理海自然又是自己吟诵起了《百花藏》。陈天竹此时听去,竟没有平常那样厌烦,于是开口问道,“理海姐姐既然这么喜欢这首诗,相信一定知道这首诗中的内涵,能否指点下小弟。” 理海笑得极为好看,甚至是眼神都在发光一般,可嘴一张却卖起了关子:“诗有千解,不负责任、夸张些的说:任何一首诗都可以解得其不值一文,也都可以解得其千古真理。可真正最需要解得是什么?应该是作者作诗时的事态环境、所思所想等等。难得你今天有兴趣了,可以单纯的把他当成一个解谜游戏来试一下。” 老实说,陈天竹并不想去费脑力研究这无聊的拼凑的律诗,但今天是来有求于理海,而且确实在理海的帮助下有所感悟,那么就顺着她的意思,当做是报答她或是继续增进一下两人间的关系什么的。 陈天竹向理海点点头,理海高兴的光魔法一挥,《百花藏》的8排,56个字便列在了陈天竹的面前。陈天竹缓缓诵了一遍,第一感觉还是那样的别扭和拼凑。 陈天竹思考了一会,“长神为心思缜密之人,又是诗词外行,如果此诗有什么深意的话,那应该不外乎就是诗中藏句或是诗中藏诗。”。理海鼓励的点点头,默认了陈天竹方向的判断。 与是陈天竹仔细的研究了好一会,有点不甘又有点不屑,“无论藏头、藏尾、斜藏、跳藏,均无法找出连贯的语句。”。理海居然用起了激将法,“天竹弟弟,你是这么容易就会认输、放弃的人吗?”。陈天竹坏笑着瞥了眼理海,“哼!是,不可能的!我今天还非要解开此诗。”“嘻嘻,请。” 陈天竹聚jīng会神的仔细拆解,却仍无所获,自言自语的,“首联两句,各取前两字为:‘绝世才情’。尾联两句,各取前两字为:‘惊天霸气’。这两句话无论怎么看,都肯定是有意为之。但双字藏头的话,仍然无法找到完整的意思。而且光着两句也无法说明什么。”。看看理海,理海只是笑着回应,似讥讽又似鼓励,陈天竹继续低头思索…… “无论怎么看,作为诗来说,颈联都是相当失败的,什么是‘昌茂草’?什么是‘盛荣兰’?纯粹的拼凑!”。理海接了话,“呵呵,拼凑就拼凑,临时的拼凑之作,只要达到目的就行了。” “目的?目的应该无非就是可以和前面连成:‘国泰昌茂’‘民安盛荣’,顶多再加上颔联的双子藏头,按先上后右的顺序连成交错的两句‘年红国泰昌茂’‘岁绿民安盛荣’。其实不少人早已解出这两句了,所以才称此诗为奉承之作。”。看看理海,理海歪嘴一笑,表示答案错误,陈天竹不服的一哼,低头再整理思路。 “此诗首联、尾联尚且看得下去,颔联、特别是颈联,实在是……呵呵,要是我的话,一定会砍掉这两联干脆就留首七绝算了。”。理海笑接,“好啊,想砍就砍呗。”。陈天竹顿悟,这是理海忍不住给自己泄露的提示啊! 伸出手臂,挡住中间两联。剩下的七绝,每句第一、二字以及五、六字各藏一词,按先上后右的顺序,陈天竹这次得意的大声诵读了出来:“绝世才情,惊天霸气;人世不能,随心展翅。”。嘿嘿笑着,望向理海,理海绽笑的同时,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可接下来理海冒出的一句话,“叮咚!恭喜天竹弟弟,此诗最浅层的谜题被你解开了。”,直接让陈天竹一头栽到了花丛中。 “最浅层?此诗还没有解完?”“当然没有,这首四言能说明什么?符合长神的xìng格吗?”。理海兴致极高,陈天竹却愣在了那里…… 仅一会功夫,陈天竹转成了带点邪恶的笑容,“理海姐姐,既然我解开一层了,那你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励?”“好啊,你想要什么奖励?” 陈天竹撒娇一般,向前崛起嘴,闭上眼睛。理海哼了一声,便探前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陈天竹睁开眼睛,有些放肆的,直接双臂一揽,把理海抱在了怀里。理海还是笑着,没有拒绝的意思。 心里得意,正要手上开始动作,忽觉背脊发凉,这种感觉应该是……小心的回头,只见毕婉已不知何时来到近处,两眼死死的盯着…… 陈天竹赶快向神祈祷:希望理海千万别出动她那神嘴,希望毕婉今天心情不是很差……(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