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7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7部分
百花藏-第17部分知道绽炎肯定不会伤害自己,可实际的面对着这么一条火龙,陈天竹能不往后退已经是很勉强了。丝丝冷汗,许许心颤。 绽炎缓缓落下的大嘴,呼呼的声音,明显是在笑,甚至很容易联想到那个小女孩眯眼咧嘴的神态。可,陈天竹紧张的连自己是什么表情都不知道了。一边鼓起勇气正面不动,一面心里祈祷:“小丫头,你可得有分寸点。” 下颌轻叩,肉嘟嘟、轻弹弹的,陈天竹不但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反而心中的yīn影全都一扫而光。“哎呀!杀人了!太犯规了!”。陈天竹跳起来要还击,可绽炎高高抬起了头,一时间,两人的位置好像对掉了那样。陈天竹跳啊跳,绽炎躲啊躲。 嬉戏一阵,一种强烈的心情从陈天竹心底油然而生。就像刚才的恐惧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之前也根本设想不到,完全是由身处的环境突然激发出来的。 骑龙!外篇,危险的瞬念 () 骑龙!这个念头一出,便一发不可收拾,马上炸裂般传遍全身,整个人感觉都沸腾起来了。就好像如果能骑上龙的话,会有什么神秘大门被打开了那样。 理xìng上,明明知道这不过是种yù望的冲动,经过了神话故事的渲染和放大。实际不就那么回事么,怎么可能有多余的东东。 但感xìng上,完全控制不住,感觉好似其他事情都索然无趣了那样,全身都有些不舒服,只有实现了这个目标才能缓解那莫名的饥渴。 只片刻,陈天竹便决定这次遵从感xìng。他胆大,喜欢挑战和冒险,既然现在确实有机会感受一下骑龙的滋味,那为何不去争取一下呢? 主意一定,马上又来了问题,如何去实现? 一种方法,简单易行,而且已经近在咫尺。借着玩闹的劲,直接用上轻身术,跳骑到她背上,自己先爽了再说,万一惹她生了气,再看情况想办法好好哄哄她就是了。 陈天竹随机应变的本事那是相当的了得,但他却不是用那些本领为砝码来实现自己yù望的类型的人。陈天竹更为依赖的是事先对对方脾xìng的预判,以及做出适当的铺垫,如果能达到相同的目的,那让对方完全不生气是更有水平和成就感的。 所以说,“犹豫”,甚至是关键时候的错失良机的不一定是因为“胆小”。陈天竹便是如此,但他也更非老实懦弱的人。“能让我骑下吗?”,类似这种自己不担责任又低效的问法,陈天竹是很少用的。绽炎的观念和自尊等究竟是如何类型和尺度?陈天竹有兴趣和自信再了解下。 “好累,休息下。”,陈天竹原地坐了下来,绽炎意犹未尽的低下头来轻蹭,陈天竹拍拍她头,“休息一会就再陪你玩,说话算话。”“呼~”,绽炎就像很听话那样把庞大身体顺势趴下,大翅膀铺在地上。陈天竹一看,简直正合我意啊。 讨好般的抚摸起那个大脑袋,绽炎享受般的闭上眼睛。其实陈天竹亦是享受,火龙如乖顺小猫一样,这画面本身就带着莫大的视觉冲击。 炎云飘舞般的皮肤,不但不热还有点微凉。虽然不是太柔滑,但也丝毫不粗糙,圆嘟嘟的小鳞芽整齐的菱形排列着。 脸,下颌,顺着抚上脖子。鳞芽凸凸点点的更觉稚嫩。顺着再往后已经够不到了。陈天竹压平激动的心弦,尽量轻稳的起身。 向后恬恬的顺抚,一直到脖根处,看着这里的曲线,陈天竹咽了口唾沫,这里可是他实现yù望和野心的绝佳位置啊。 抬着手半拍半压了几下,绽炎头侧转向后,调皮般的睁开只眼睛瞅了瞅陈天竹,陈天竹用尽量最好看的笑容咧嘴面对。绽炎大嘴也动了几下,似在笑着回应。 都带着服务的心情了,陈天竹开始顺缕上了一边的大翅膀。前面肉膜里明显包着长而结实的骨架,后面是形成整个翅膀外观的肉质翼翅,没有一根羽毛,也没有鳞芽。 从前面缕到翅膀尖,再从后面缕到背部。由于下面垫着粗壮的大腿,其实只能抚摸肚子和腿了。 刚一摸肚子,绽炎扭动了一下,还能听到肚子里呼呼的出气声,似是感到了痒痒。陈天竹急忙改摸为拍,可不能把她惹弄起来。 向后是高翘的屁股以及搭落的尾巴,陈天竹一直“工作”到尾巴尖。再从另一测缓缓绕回去,花了够长的时间才又回到了脖根处。 绽炎也已经把脑袋侧向这边,一只大眼好奇般的瞧着。陈天竹冲她嘿嘿一笑:“怎么样?舒不舒服?”。绽炎大嘴一裂,脑袋点了下,明显肯定的回答。陈天竹心里喊着:“那你等会可不能翻脸。” 一手拍缕着脖子,另一胳膊高抬起来,揽了上去,同时身体重心都倚压到绽炎的脖根上。过了一会,绽炎也没什么反映。可陈天竹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暗暗自讽:“你是小孩吗?瞎激动个屁啊!赶快上吧!” 臂上脚下同时一用力,紧跟着迈腿一跨,骑到了绽炎颈根上,两手赶快同时讨好的缕绽炎的脖子。“帅!咱也是骑过龙的人了。”,陈天竹暗爽着,实现目的的兴奋让全身高cháo般的似是过了神秘的电流。 陈天竹幸福的快要晕了,可绽炎没啥反映,仍是侧着头,一只大眼偶尔瞅几下。陈天竹独自激动了一会,渐渐过去了那个稀罕劲。 yù望就是这样,实现前总觉得会世界停转一般,实现后又觉得不过如此。这落差往往会再催生出新的yù望。 陈天竹本来仅盼着骑一下就会满足了,可现在骑上来了,又感到无趣了:绽炎趴着动都没动。而且这位置这姿势的前低后高,其实别扭又累人。进而觉得这根本算不上“骑”。起码绽炎得站起来那才算的上是真正的“骑”啊。 不得不说,“yù望”这东西的最大特xìng便是得寸进尺…… 陈天竹拍拍绽炎的脖子,笑嘻嘻的:“休息好了,我们再玩一会吧。”。意料之外的,绽炎却是大脑袋摇了下。陈天竹继续哄劝一阵,绽炎仍继续不动。 陈天竹哪能甘心?手上加劲拍了拍,脚上也轻磕,“小懒虫,再不起床就变成爬虫了。”。“吼!”,绽炎似是带着气的猛地站了起来。“爽歪了!”,陈天竹暗叫。特别是跨下被巨大力量腾空顶起的短短过程,全身都像被悸动洗礼了一番。龙头高扬,龙颈倾斜,陈天竹顺着滑落一点,骑到了绽炎的前背上。这真是绝佳又舒适的位置。 复拍龙颈,“好绽炎,跑几步。”,绽炎真的小跑了起来。颠震中yù望的满足,油然而生的征服感……“嘿嘿,等回去可以好好的向二哥臭屁一通了。” 就在陈天竹乐飘飘的时候,绽炎突然就是一个急停,同时头往下一沉,背往上一顶。陈天竹反应过来时,只觉的:“我在飞~” 当然,这种程度不可能伤到陈天竹的,魔法强激,安全着陆。“绽炎生气了?”,这念头仅仅一晃而弃。 陈天竹回头向着绽炎,装成很疼的样子,“哎呀呀!摔死我了。”。“呼~吼~”,绽炎得意的裂开大嘴。“别跑!”,陈天竹冲过去,绽炎转身迈开大腿咚咚的逃了起来。一个人在追一头火龙,这画面任谁看了都会笑喷。 “有本事别跑!”,陈天竹喊道。绽炎停了下来,得意样的高抬着脑袋。陈天竹跳了几跳,骑不上去。“好绽炎,乖绽炎,趴下来。”,绽炎大脑袋呼呼的摇个不停。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没法骑你!”,陈天竹绕到绽炎翅膀后,踩着龙腿攀跳上去,骑到了她后背上。没等骑稳,绽炎又转着圈的跑了起来,陈天竹马上叫苦了,这位置没抓没靠的,不借助道具根本就没法骑。颠簸中不断往后滑,一直滑到尾巴上。绽炎尾巴一甩,陈天竹又飞了出去…… 再冲来,绽炎大翅膀扇起,强风刮的陈天竹向后打了个滚。陈天竹也不客气了,两个风魔法附着强化到身上。一下便高高跃起,避开风墙,空中一折,复骑到绽炎前背上。 ……渐渐又成了单纯的嬉戏了…… 陈天竹再次被甩飞了出去,翻身时顺手抄起了一根长长的柳条。冲绽炎晃了晃,“我可要用真本领了。”“吼~” 见绽炎不反对,嘿嘿一笑,“那等会你可不许哭鼻子。”“吼!”,绽炎吐出一个大火球。陈天竹使出浑身解数,杂耍般的掠过火、风,再次成功骑上绽炎,柳条一甩,在龙颈上一绕、一系,附上斗气,变成了漂亮的缰绳。 有了柳条的帮助,任绽炎旋转、跑跳、扑腾,陈天竹骑着她均是有惊无险,当然,绽炎也只不过用了玩闹程度的力气。 这么闹腾一阵过后,绽炎像被驯服了那样,不再动了。陈天竹拍拍她,“听话了吗?”。绽炎大脑袋点了点,还灵巧的回转伸了过来,陈天竹侧身伸手表扬般的摸摸她的头。 在陈天竹的命令下,绽炎又完成了一连串的动作。陈天竹渐渐感觉心情归淡,有些没什么意思了,其实主要也是因为全身折腾的有点散架的感觉了。 拍拍脖子,“趴下。”。绽炎听话的趴了下来。陈天竹呼了口气,“玩够了,休息一会。”,说着便要翻身下龙。绽炎突然猛地又站了起来,使劲摇摇脑袋。 陈天竹不解,“乖绽炎,休息会再玩。”。绽炎又摇摇脑袋,举头望向天空,两个大翅膀呼呼扇了几下,好大的力量,整个庞大的身体似乎都飘了起来。 陈天竹明白了她的意思,自己刚才为什么不让她飞呢?理由好像给忘了……“飞起来吧!”,陈天竹又来了兴致,随着他的话和动作,绽炎飞了起来。 cāo控绽炎在神憩峰上盘旋了一圈,陈天竹刚有些昂然得意,绽炎却突然大吼一声,如脱缰一般,飙起速度直冲出去。陈天竹马上醒悟了,之前没让她飞的理由不就是这个么…… “停!快停!”,陈天竹大喊,可声音完全被淹在了飓风中。急拉柳条,柳条立断。脚下使劲磕,绽炎反而更得意。匆忙间只能奋力集结魔法元素给自己加持上…… …… 陈天竹哆嗦着躺在地上,绽炎化成小女孩在一边不住道歉:“对不起,人家真的没想到,把你当成苩尊了。”。陈天竹抱怨道:“我已经死了十一次了!”“没有那么夸张吧?”“一点都不夸张,刚刚我被刮死一次,冻死两次,摔死三次,吓死了四次。” 绽炎脑袋歪了歪,“这加起来好像只有十次。”“你还真认真去算?又被你气死了一次,总共多少次了?”。这回绽炎听出陈天竹是在开玩笑了,也嘿嘿笑了起来。 “总之,命最重要,以后不备齐安全措施,你让我骑我也绝对不骑了!” …… 陈天竹信送完了,龙也骑过了,命暂时还在,便要准备传送回去。自是又要哄劝下绽炎,约定下以后一起玩。临走,陈天竹正经的留了句话:“50年内,找你玩的,你可以看情况选择决定。要是夸你美丽动人什么的,张口便是情爱什么的,那肯定是不怀好意,你直接一脚踢飞就行了。”第十四章 ,才丽的危机 高高兴兴的回到杜馆,进门便看到愁眉不展的张兔,陈天竹开口问道:“怎么了?你刚吃了晓琳的菜吗 ?” 张兔气回道:“你还有功夫开玩笑?才丽姐被抓走了!”。陈天竹只觉哐的一声,“才丽被抓走了?谁 抓的?什么原因?” 张兔喊道:“被那个什么巨鹏公主抓了!说她是百兽妖族的首要通缉犯。懒熊、理海姐姐和飒鞭娘带着 些人做帮凶。”。“你们没阻拦么?”“他们趁我们不在,突然抓的人。我们知道时已经晚了。” 陈天竹笑不出来了,反而是大急,“那人现在在哪?我先去救人!”“大哥、二哥都去探信去了,也不 知道有没有消息。” 陈天竹使劲想了几下,“小兔,你现在去找婉公主先说一下,如果情况紧急,可能要求她帮忙。”。张 兔点点头马上就跑出去了,陈天竹又一考虑,也匆匆的跑了出去。 …… 大公馆门口,陈天竹远远的便望到弘松和坤柱几人被拦在外面。弘松和红狼在装着笑脸对守门的说着什 么。 陈天竹急步上前,催问张虎:“虎哥,才丽在这里面吗?”。张虎怒吼一般:“就在这里面,可是贾熊 也在,我刚才想冲没冲进去。”。陈天竹看看张虎,知道他自从前阵会武输给了贾熊,便一直对贾熊相当的 忌惮。 只好再上前,拽出弘松:“二哥,怎么样了?”。弘松摇摇头,“这里是公馆,我们也不能贸然去抢。 ”。见陈天竹着急,弘松又赶紧堆上苦笑劝道:“三弟也不用太着急,大哥去找严老爹了,郁郁也去求婉公 主了,总会有办法的。” 陈天竹点点头,只一会,又着急了起来,“不行,我得先去确认才丽的安全!”。几人劝了一句,没有 效果,也就不劝了。 张虎、蓝狈在正门外发起了彪,大吼乱叫的;弘松、红狼唱起了戏。大公馆里的护卫、仆役快速聚了过 来。 陈天竹急速绕到公馆侧面,魔法强化附身,偷偷的越过围墙,躲开陷阱,潜入到大公馆内。仗着一身本 领,飞檐走壁。 并未费多少功夫,便找到了闵才丽,其实她根本也没被藏起来。只见一个大院内,闵才丽被绑坐在一椅 子上,额头上闪着契约之印的光芒。她周围几人围着。 “放开她!”,陈天竹怒吼着冲了上去。贾熊不吃这套,而且突然抡起了游魂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陈 天竹根本避无可避,右手速抽长剑,急附斗气,匆匆抵挡。 “啪!”,长剑断裂,陈天竹借力后跳避开了刀斩。左手抽出魔杖,激发出压缩的魔法反击过去。贾熊 暴喝一声,抬脚一跺,本该在他脚下顶起的石锥却歪到了一侧。 陈天竹未急吃惊,游魂刀又已攻至眼前,也不管什么气什么技能了,双手奋力强化魔杖硬硬一挡。“霹 !哗。”,魔杖直接碎为粉末,陈天竹亦被轰飞出去。 摔躺在地上,刚要起身,游魂刀已架到了脖前。贾熊蔑视的瞥道:“你太弱了。”。一句陈天竹无可辩 驳的话,却激起了他的愤怒,就算拼了命也得磕他一下! “陈公子,请住手吧。”,闵才丽幽幽的说道,“其实才丽一直在欺瞒公子,我并非人族的,而是妖族 的。” 陈天竹如此聪明哪能不明白闵才丽的意思,她这是要舍身替自己撇清麻烦啊。陈天竹当然不能接受,“ 你不用怕他们,我会救你的。” “哈哈哈哈。”,大笑的却是礴鹏,晃晃手中的文书,“她已经承认了自己是银狐族的孽种了,小俊仔 ,你要如何救她?” 陈天竹强令自己镇定些,不答反问礴鹏:“你要对她如何?”“当然是押回百兽妖族,集众问刑了。” “问刑?会是什么刑?”“那就要看各洞的意见,讨论怎么个死法更有趣了。” “她已经融入人族那么多年了,早已对你们没有威胁了,你们为何不能放过她呢?”“哼哼,小俊仔, 难道你会放掉对你有血仇的家伙吗?” 这句话确实说住陈天竹了,他在执行灭口任务时,只有十岁以下的孩童可以带回,洗脑后接受再教育。 但此时陈天竹怎能犹豫?“如果没有威胁,放一命自然好过取一命。”“嘿嘿,好了不起,真想看看你 是怎么做到的。但可惜,本座做不到,也不想那么做。” 陈天竹又要怒起拼命,闵才丽大喊:“够了!陈天竹,你走吧。我已决定要回到自己的家乡,面对该面 对的事情。” “你是我的女人,我怎能不管你?”“你难道忘记你是如何强行占有我的了?我到现在也没爱过你,与 你苟且不过是为了生计。”“你……” 陈天竹楞在了那里,虽然知道她突然冒出的话中肯定有很多是在说谎,可他一时间却判断不了里面掺杂 了多少真心和情感…… 贾熊向陈天竹怒道:“听清了吗?女人的心就是如此廉价的东西,你这废物懂了的话就快些滚吧。”。 这句话不止惹怒了陈天竹,连周围几女也都带了各自的不满,理海直接回道:“贾熊,你这话的攻击范围太 大了。” 贾熊哼一声,也不再多说。礴鹏已手势指示围来的院卫逐客。理海提前上前扶起陈天竹,“天竹弟弟,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痛苦,我也没法劝你,但你现在在这里确实什么也做不到。” 陈天竹推开院卫,自己离开,刚走两步,又突然回头,盯着闵才丽,“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救你的。” 。闵才丽严肃的回道:“陈公子不必自作多情了,而且才丽也知道,自己在陈公子心中也没什么分量。” 陈天竹咬牙问道:“何出此言?”。闵才丽指指自己受伤的耳朵,“才丽如果硬要说这是景玉做的,陈 公子能去责罚景玉吗?”“这?我当然要问清缘由,你为何如此问?”“这就是了,才丽与景玉本就水火不 容,在陈公子心中才丽不过就是景玉的替身。如今既然景玉已回,那也没才丽什么事了。”“你怎么能这样 说?难道你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心意?” 闵才丽不答,却坚定的吐道:“公子请回,顺便听一下才丽献上的最后一曲。”。陈天竹咬牙转头离去 ,背后传来词曲: 《水调歌头·诀别》 爱情为何物?一夜便珠连。 柔词千醉,不外求雨凑云烟。 总羡鸳鸯戏水,少见夫妻融洽,每每问青天。 责人百般易,怨己万千难。 -- 我归去,君自忘,两无瞻。 大恩续命,堪忍用那落红还。 四载寻花探柳,几宿颠鸳倒凤,赊尽后生缘。 献上诀别曲,请你面朝前。 …… 听得陈天竹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才丽的意思究竟几真几假?自己该不该救她?拼命值不值得?一时间 真的犹豫了起来。 “我觉得,她说的基本都是假话。”,脑中直接传出了声音,陈天竹知道,那是送自己出来的理海用了 “对思”。“我都已经分辨不出了,你又如何判断?”“只是个人单纯的直觉。” “理海姐姐,你有没有办法救她。”“这件事上,我需要按贾熊的意思办。”。陈天竹不再求理海,而 是有些抱怨,“唉,我果然喜欢自作多情。你我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在你和贾熊的关系面前,简直就是不 值一提。”“天竹弟弟,你这抱怨的就不对了,我只是想尽量的就事不就人。”。陈天竹本想再接话,可还 是摇摇头不再多说了,和理海一说起来肯定就没完没了,但现在不是和她练嘴的时候。 …… …… 有事要做时才会清楚自己的能力,寻求帮助时才会明白权利的分量。 又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但陈天竹仍是无计可施。连毕婉也没有办法,百兽妖族刚刚称臣降服,不能因 为一只女妖再得罪他们…… 几人各自找礡鹏沟通了几次,均无收获,她的脾气又冲又硬,估计只有贾熊的话她才能听得进去。于是 张兔信心满满的跑去求贾熊,却被气了个七窍生烟,回来差点哭出来,直喊着再也不理他了…… 贾熊似乎对闵才丽有些怨恨,可是谁也不记得三年前闵才丽如何得罪过贾熊,甚至都想象不出闵才丽能 得罪人的场景…… 天sè渐暗,送走一些人,又哄走了张兔,杜馆内只剩了对桌而坐的三人。 韩雪梅直接肯定的说道:“三弟,救不救才丽,这次你说了算。”。陈天竹想了想,肯定的回道:“我 仍然要尽全力救她。”。韩雪梅很赞赏的点点头,“那尽管放手去做就好,出了事我帮你担着。”“多谢大 哥。” 韩雪梅拿出一些资料,又继续说道:“太子殿下这次无法在明面上直接帮忙,但已将礡鹏的计划都通知 了我。她会在两ri后密押才丽回百兽妖族。太子殿下唯一的嘱咐就是:尽量少伤百兽妖族的妖,特别是礡鹏 。” 陈天竹领会了意思,“这么说,太子殿下建议在路上匿去身份,拦救才丽?”“我们可以这么说,但对 别人决不能提太子殿下,行事更要尽量谨慎。”“三弟谨记。” 既然主意定下,三人仔细研究起资料来。这时就是弘松唱主调了,什么位置好设伏,该如何行动。不过 计划了半天,弘松仍是不断摇头,如果仅凭他们三人,实在人手不够。 其他人,甚至包括张兔,为了保密,都不能牵扯上的。 弘松突然问韩雪梅:“大哥,请严姐头帮忙如何?”。韩雪梅想了下摇头否决,“还是不要牵扯上她。 ”。弘松赶快笑笑,“二弟只是开个玩笑。” 又想了一会,弘松突然一拍手,问向陈天竹:“你可能联系到武生鲸?如果花钱请她找些人来,大事可 成。”。陈天竹回道:“她确实给我留了的联系她方法,但时间上可能赶不及。”“试一试未尝不可,三弟 明早就先办此事。”。陈天竹点点头。 弘松又计划了一阵,均觉机会不大,“要是多点人,哪怕再多一名高手也好啊。”。他刚说完,就好像 在响应一般,“咚咚咚”,杜馆的门被敲响了。 三人停下议论,韩雪梅喊道:“进!”。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男子,浑身都是很坦然的气质。不对!仔 细一查,应该是一男妖。陈天竹看了他一下,特别是那银发和妖化的灵耳,“你是银狐族的?” 那男妖点点头,随即掏出快牌子,“时间无多,我想协助你们的计划,此牌可暂押给你们。”。牌子像 有生命那样自己飘到了陈天竹等三人的桌上,立了起来,慢慢旋转着。三人仔细一看,“逍遥牌!”。牌的 正面以玄幻sè彩的文字透着“逍遥”二字,背面为牌主人的称谓:“弃仇”。 虽然这里不是南方或西南方那些格外信崇逍遥仙的地区,但三人均是知道此牌代表了什么。至今不知在 何处的“逍遥谷”,一直保留着收留各族落难的遗童的传统。在逍遥谷中,对那些遗童进行各种教育和成长 ,其中容貌上乘、德才兼备、文武双全者,授予“逍遥牌”,允许出外闯荡。 陈天竹看了眼韩雪梅,韩雪梅点点头示意他做主。于是陈天竹直接将逍遥牌扔还给弃仇,拉了个凳子放 在身边,“既然你是银狐族后裔,又持有逍遥牌,那就请一起来计划下这次的行动吧。”第十五章 ,砼桥的突变 《七律·砼桥》 两黛青峰眉眼望,一桥悬吊齿唇连。 百根扶手将知己,万丈深渊作笑谈。 彩雀当歌摇木担,白云对伴荡秋千。 人间又奏东坡引,奇景砼桥收眼前。 如此地方,真是伏击的最佳位置。依弘松的布置,四人快速的设好种种的机关陷阱,便藏匿了起来。剩下的唯有等待…… 礡鹏一行真的会走这条路吗?等待中难免会产生疑惑。按本来计划,打算在礡鹏他们由卫州通往芒州时,于七皇子曾遇伏的“捆蛟谷”处进行伏击,见隙救出闵才丽。 可事情起了变化,跟踪的路上,突然收到礡鹏身边内眼留下的信息:礡鹏一行秘密计划于卫州甩掉随行的新元帝国的护卫队,不依大路在广阔的芒州向西北绕个半圈,而是选择直接向西翻山越岭,插进芒州边缘,然后直通百兽妖族。 礡鹏怎会冒出如此打算,几人猜不透,但根据之前收到的各种情报,那个内眼确实是可以相信的。而且如果是真的话,那绝对是大大方便伏击的计划了。唯一的不利的,便是计划猛然一改,武生鲸那边完全指望不上了…… …… 躲在各自的伪装结界内,远远总算望到了礡鹏一行。似乎十来只妖,然后还有大约二十只各种各样的契约凶兽。闵才丽在队伍中间,上身被绑着,骑在一头怪虎背上,无助的垂着头,显得与整个队伍十分的不搭配。 一个小丑般的人突然挡在队伍前面,非常奇特的打扮,脸凃的花花绿绿的,鼻子圆圆的,两手中杂耍的抛着九个橘子。“各位先生,各位小姐,大家晚上好。”,小丑自顾自的说了起来,礡鹏一行人看看头顶的太阳,感觉莫名其妙。 “啪!”,小丑不知怎么的就摔了个嘴啃泥,九个橘子一个个的砸到他头上,滚了出去。“哈哈哈哈。”,礡鹏一行都笑了起来,这是在搞什么啊? 最前面的彪悍男妖笑着捡起滚到脚边的橘子,刚在手中抛了一下,“轰!”,橘子不可思议的爆炸了。其他妖都吓了一跳,摆出战斗的姿势。彪悍男妖回过头来,“这是什么玩意?吓了老子一跳。”。“哈哈哈哈哈!”,礡鹏一行全都又捧腹大笑了起来,只见前头那彪悍男妖整张脸都成了炭黑一般,可他自己却偏偏不知道。 小丑爬了起来,八个橘子飞回到他手中,又杂耍的抛了起来,“意外,纯属意外,再高的高手,也偶尔会有一次半次失误的时候。啊!”。“啪!”的一声,小丑又摔了个仰面朝天,这次八个橘子直接飞向了礡鹏一行。前面几个妖或挡或接的拦下橘子,“轰轰轰”,连续的爆炸后,后面的妖都笑的几yu趴下,前面几个黑脸则是气的不行了。 几个黑脸妖上去围住小丑,“你是什么人?”。小丑笑道:“咱可不是人,你们见过有人像咱这么英俊的?”。几妖都是想笑又笑不出,“你在这里要做什么?”,小丑仍然笑着,语气却是突然一转,“当然是在这里打劫了!”。几妖马上jing戒的摆好姿势。“啪!”,小丑再次跌倒,“开个玩笑,调解下气氛,咱这么潇洒的帅哥,怎么会做打劫那种重体力活。”“……”“咱做的是抢-劫!哈哈哈,怕了吧?” 剽悍男妖已经忍不下去了,伸手抓住小丑那三叉帽一提,却一下把小丑的脑袋揪了起来!被自己的力量带得向后退了两步,和其他妖一起吃惊的看着。“呵呵呵呵呵……”,小丑的嘴停不下的在那里笑着,弄得一行妖有点心烦意乱,断开的身体却忽然从脖子处呼呼的喷出了烟雾。 “阿嚏!”“啊,阿嚏!”,前面几个妖控制不住的剧烈的打起了喷嚏,后面的礡鹏那些妖急忙制造出风吹散掉那些烟雾。“什么玩意!阿嚏!”,彪悍男妖扔掉了小丑头。远远仍飞的小丑头和近处的身体都化成了光点,飘合到一处,又一个小丑出现了,“各位先生,各位小姐,大家晚上好。” “妖力,阿嚏!妖力被封印了一些。”,前面几妖喊道。礡鹏终于醒觉,“我们中了陷阱了!”。“啪!”,那边的小丑摔到了,但没有妖再笑了。吹开、挡住几个橘子,然后一只怪狼直接冲小丑扑了过去。 两抓一咬,“嘭!”,小丑突然就炸裂了,这次是实实在在的爆炸,炸的怪狼有些血肉模糊,飞了出去。各处散出光点,飘合,又汇成了新的小丑,“各位先生,……” 礡鹏下了命令,“尽量躲避、防御好了,快快离开此处。”。一行妖躲开橘子,也不敢再碰小丑,小心而迅速的穿行过去。 越过小丑,前面就是吊桥。喷嚏中几声惊讶,后面竟然不知何时冒出了七八个小丑。无须命令,众妖携凶兽围成半圆,向后抵御小丑。礡鹏和她身边另一男妖头也不回的踏上吊桥向对面走去,再之后载着闵才丽的怪虎也踏上了吊桥。 彪悍男妖打着喷嚏要跟着踏上吊桥,“阿嚏!”,“咚!”,头狠狠的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直接让他向后坐到了地上,又打了个滚。众妖奇怪,但却没有时间了,小丑们有跑有摔的都冲了上来…… 礡鹏转头看了一眼后面混乱的场景,并不犹豫,快速通过吊桥。三妖一虎刚通过吊桥,前方的山路便被三个遮住脸的人挡住了。自然是陈天竹等三人,趁着弘松在那边暂时困住大多数妖和兽时间,这边必须迅速夺回闵才丽。 礡鹏扫了三人一圈,目光落到陈天竹身上,“呵呵,小俊仔,这还真是说到做到啊。本座佩服的人族本来只有一个,如今也许能再多上半个。” 陈天竹并不回答,准备动手,礡鹏哈哈一笑,“不敢表露身份吗?那本座让你们放心。百兽妖族以实力为尊,如果你们今ri有实力抢走银狐,本座以后绝不会找你们麻烦。” 三人还是不答话,马上动起了手。韩雪梅和陈天竹站在一起,直接用起了组合技,斗气和魔法的属xing调到完全一致,让斗气附着到魔法上,产生既有魔法shè程和柔xing,又有斗气威力和刚xing的招数。 “嗖嗖嗖”,几发附着青sè斗气的如月牙般的风刃,飞向礡鹏,那是低消耗高威力、可以连续使用的组合招数。礡鹏喊了句:“鲲翅,看好银狐。”,便瞬间将两臂妖化成巨大的翅膀,腾空飞起躲开了魔斗攻击。 礡鹏妖光一闪、一照,陈天竹脚边的乱草像有了生命那样突然疯狂生长,并缠向他的脚。可陈天竹并不为所动,一旁的弃仇妖气一起、一放,那些乱草又垂了下了。 说时迟,吊桥那边虽然大多数的妖和兽被成功牵制住了,但有两个妖还是妖化出了翅膀,飞袭向陈天竹这边,周围还跟了好几只凶禽。不一会,完全就成了群殴了。 一场地对空的战斗:地上的依靠娴熟的配合,两攻一守。而天上的则是借助空间和速度的优势,各自随意的躲避和进攻。 开始时看似礡鹏那边占些优势,多方位的立体攻击逼得甚至连陈天竹和韩雪梅的组合魔斗招数都用来防守了。 可随着几十招来回交叉过后,几只凶禽均是一下便被打成了重伤,或跌落或休憩,失去了战斗能力。而陈天竹这边三人仅有轻微的刮伤,完全无碍。 好像势均力敌的又是几十招的互换,两只飞妖也成了重伤,远远落了下去,收起翅膀。契约凶禽更是早已没有了,天上只剩了礡鹏,此刻她已完全妖化成了一只巨大的大鹏,穿梭、躲避、攻击。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礡鹏虽然确实很强,但在那三人的配合面前是无计可施的。苦苦支撑了十几招,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这时一直默默观战的鲲翅突然喊了句:“想抢银狐的就来追我!”。几人看去,只见他突然也完全妖化成了一只大鹏,巨爪抓起闵才丽便向山头上飞去。原来载着闵才丽的怪虎则是扑向了陈天竹几人。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陈天竹和韩雪梅眼神交流了下,便分头行动了。陈天竹舞起自己得意的技能,跃向山头追去。弃仇扫了圈周围,见礡鹏去追鲲翅,自己也妖化成一只银狐跟在陈天竹后面。韩雪梅则是挥剑迎上了怪虎。 陈天竹一边追一边脑袋急转,似乎哪里不对,那个叫鲲翅的是要做什么?为何不把闵才丽带向吊桥那边,而是要越过山头,飞到其他人和妖都很难到达的地方?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闵才丽在他爪下,怎么也得跟着他跑。 可再怎么身怀绝技也是没有那两只大鸟飞的快,几下便见他们消失在山头那边。等登到山头时,妖化成银狐的弃仇都跑到了他的前面。 山头那边,云海、绝壁,可都没时间欣赏,两只巨鹏不知因为什么在空中厮杀在了一起。闵才丽躺在地上,陈天竹赶快冲到她身旁,却发觉她已被打晕了过去…… 天空中的两只巨鸟,嘶吼、羽毛、血液,仔细看去,却是一只完全占据着上风,两巨爪牢牢的抓在另一只的颈部和背部,任其空中如何翻滚,却是挣扎不开。 连抓带咬了一阵,一只大鹏受到致命的重创,被动解除了妖化,变成原型掉摔在了绝壁的边上,陈天竹看去,竟然是礡鹏。只听她愤怒的大吼:“鲲翅!你敢偷袭本座?”。鲲翅化回原形也冲她吼道,“既然我得不到你,那你也就没有用了。” “做出这种事来,你以为我父王会饶了你吗?”“那老东西什么也不会知道,而且那老东西也是时候该让位了。”“本座要杀了你!”,礡鹏摇晃着站起来,鲲翅却早一步冲到了她面前,狠狠的一脚,把她踢下了绝壁。 一个银sè身影一闪,弃仇向礡鹏跳冲过去,也跌下了绝壁。鲲翅走到绝壁边往下(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