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6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6部分
百花藏-第16部分,慢慢的说完,张兔已闭起了眼睛,微张的嘴向前探着。 陈天竹晃过各种念头后,嘴唇贴前,快速轻轻的在她嘴上“啵”了一下。“好了,就是这样了。”。张兔马上就翻脸了,暴跳起来,“三哥最坏最小气了!你拿我当小孩子耍啊?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大笨熊做的都比你好。” 陈天竹吃惊,不仅因为张兔的翻脸,更重要的是又听到了贾熊。难道贾熊对小兔也出手了?陈天竹不自觉考虑了起来,贾熊的蛮势背后,总觉得还有什么。毕婉、小兔,短短时间内,便已变了,可能还有其他人也被改变了。以后呢…… 心中有闷闷的怒火在蔓延,同时又有酸酸的味道在扩散,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感觉。但所有的合在一起,陈天竹清楚的感到了此刻自己的心情:非常的讨厌贾熊,很想马上教训他一下!可再理智一点想想:该如何才能教训他呢? 张兔那边直接像在发飙了,“切!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不就是看不上小兔吗?你没眼光、没见识,自然有别的人会有。再也不理你了,我去找笨熊、老虎他们了。”,小兔气气的直接走了了门口。 陈天竹本想阻拦,但转念各方面快速权衡了下,觉得今晚还是先这样过去吧,明天再好好哄哄她,反正她的脾气来得快去得更快。 张兔停在卧室门口,跺了几下脚,不回头的吼道:“小兔可真要走了!”。陈天竹只是叹了口气,张兔再使劲抬高声音:“真的再也不理三哥了!”。“呵呵,那三哥我得多准备点笑话了。”。张兔跳着猛跺,“小兔已经不是小孩了!”。陈天竹自己摇摇头。 就这么又等了一阵,张兔突然转过头来,咬着牙,“切!小兔我什么时候退缩过?”,说着便直接快步走向坐在床沿边的陈天竹,然后一扑,直接把陈天竹扑倒在了床上。“三哥不愿说就不说,小兔自己来试试不就行了。”,说着话,张兔的表情又急变了回去,脸脖映红,眼里泛出chūn波。 陈天竹没直接阻拦,心里矛盾的计算着,劝道自己:与其让贾熊把小兔抢走,不如就这样满足了小兔吧。 张兔嘴探前,闭上眼睛,冲陈天竹吻了下去。陈天竹马上有种想大笑的感觉,小兔不愧是小兔,干什么事都像在表演喜剧…… 此刻张兔嘴张的大大的,恨不得把对方的两个嘴唇都吸进去。陈天竹心想,这哪叫接吻啊,啃嘴还差不多,而且都被她牙齿轻格到了,毫无经验的人也没几个会这样的吧…… 张兔这一“吻”,时间上是够长了,可技巧上丝毫没有、甚至是负的。陈天竹刚紧了紧的心又松开了,如此的张兔,自己怎么下得手去?于是陈天竹由着张兔,也不去反攻和引导。 一吻完毕,张兔似是不知道该如何做了,又似是在等陈天竹的动作。陈天竹直接双臂把张兔抱在了怀里,拍着她说,“小兔啊,三哥给你讲故事听吧”。张兔使劲摇摇头,“我现在浑身难受,热得很,什么故事也不想听。” 陈天竹想了想,“三哥我前阵子去火龙谷,认识了一些火龙,你想不想听听?”。这下张兔果然来了兴趣,张口便问道:“三哥,你骑火龙了吗?”。陈天竹嘿嘿一笑,“我哪敢对她们起这念头,会被他们烤成点心吃了的。”“三哥真没胆量,要是小兔的话,来硬的也要骑上火龙去天上飞一圈。”…… “那个流霞,最有意思了……”“呵呵。”“还有那个赤云,有点古jīng古怪的……”“嗯嗯。”“对了,还有爆炎,那些故事里纯粹在骗人……”“呼呼……” …… 陈天竹轻轻的出了卧房,小心的关上门。闵才丽已经在客房静静地等着了,冲周围用了个隔音的暗系魔法。 “才丽,你知道贾熊的详细住处了吗?”“是,他自己的府邸刚开始筹建,现在他暂时住在震柱内。”“你有机会的时候,就探探他周围的事情,不要放过什么细节。”“是,知道了。其实这时候就是探听的最好时机。” 陈天竹点点头,闵才丽闭上眼,灰sè的妖气慢慢溢了出来,并渐渐汇集到了她的左耳处。开始出现灰sè的光点,越来越多,最后猛地消失时,闵才丽的左耳已经妖化成了一只银白sè的毛茸茸的尖耳。然后,暗sè的妖气像变成了无数细到看不见的微丝那样,从她的妖耳那里飘散了出去…… “已经到了,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声音。”,闵才丽出了声,陈天竹想了下轻轻说道:“如果确认他熟睡了的话,就不用听了。”。闵才丽点点头,表情变得更为凝重,似在全力以赴。 “这鼻息声,有两个人,都没有睡觉,而是刻意压住了声音。有手势划过空气的声音,但不知道他们在比划什么。”“那你等一下,好好听听他们谈什么。”“是。……一个应该就是贾熊。另一个,鼻息的韵律上判断,似乎是个年轻女子。” 陈天竹听到了这里,感觉很奇怪,有年轻女子在贾熊房内丝毫不奇怪,理海、飒羽谁的都说得过去。可是这种时间却故意压下声音,那就一定有古怪了。 “他们还没有说话?”,陈天竹问道,闵才丽摇摇头,陈天竹想了下又问:“会不会是他们使用了隔音的魔法什么的?”“我的灵耳不是依靠正常的听觉,所以普通的隔音类技能是无效的。”。陈天竹点点头,不再打扰闵才丽。 “这名女子的鼻息……有点像……呀!!!”,只听闵才丽的一声惨叫,便见她双手捂着左耳在地上痛苦至极的翻滚了起来。陈天竹大惊,仔细一看,地上已好多的鲜血,闵才丽两手捂着的耳朵处仍在呼呼的冒着血。 陈天竹不做犹豫,抱起闵才丽,踢开卧房的们,大喊着:“小兔,快起来!救救才丽!”……第十二章,散乱的种子 () “你怎么又来了?烦不烦啊?”,今天景玉见到陈天竹的第一句话并没出意外。陈天竹晃晃手上的袋子,呵呵笑一笑,“我给你捎了些礼物来。”“哼,你以为貂儿是谁啊?别想拿什么礼物讨好我。” 陈天竹也不回嘴,径自上前把袋子放到桌子上,然后伸手进去摸出一个小布包。刚打开小布包,那边景玉先喊了起来:“好美的味道,是好吃的吗?”。陈天竹嘿嘿一声,“汴州特产,鱼子梨花饼。跋山涉水两千多公里才能运到这里来。” 景玉赶快冲了过来,迫不及待的表情,“这是给貂儿的礼物吧?貂儿要赶快尝尝。”。陈天竹却吊起了胃口,“给你的礼物还在袋子里,这是我自己要吃的。”。景玉恳求道:“貂儿刚才不该对你凶的,貂儿认错了,这是给貂儿的对不对啊?” 陈天竹笑着做个手势,景玉马上和他一起坐了下来。陈天竹又问:“貂儿应该怎么叫我?”。景玉眼睛一转,“竹哥,好竹哥,啊~”,张开了秀口,陈天竹把一块小饼放进她嘴里。景玉咬了一口,有滋有味的品尝着。陈天竹继续拿着小饼不收回来,全神贯注的盯着景玉的每一个动作。 她真的只是记忆回到小时候了吗?动作、语气上确实像。但她能轻松的分辨出是不是玩笑,也能哄人、讨价还价和开玩笑,这些都不像是一个小女孩能做到的啊…… …… “这对耳饰真好看,四个小银铃又跳又响的,貂儿甚是喜欢。”,景玉很高兴,陈天竹看她高兴自己自然也是得意,“那当然,貂儿喜欢什么样的东西,竹哥我清楚得很。”“听起来又有些肉麻了,貂儿可记不得你说的那些事了。”“那你好好想一想啊。”“不是都想过了,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见景玉撅起了小嘴,陈天竹赶快打住这方面的尝试,想其他方法…… 投其所好的小点心、小饰品再加上小玩笑、小故事,陈天竹在哄景玉上简直是得心应手,她的喜好完全和以前一样…… “啵”,陈天竹亲上了景玉的脸蛋,好久违的感觉,再接下来自然就是顺其自然的进行到底了……可景玉的反应却完全和陈天竹构想的“顺其自然”相反,只见景玉赶快躲到一边,“呀哈哈,痒死了。” “痒?怎么会痒呢?”“就是痒啊,不信你也试试。”。陈天竹自然乐意,侧过脸去,景玉也像他刚才那样亲了一下。“怎么样,痒不痒?”“好舒服啊,再多来几下。”“哼,没意思,不干。”。见景玉要变脸,陈天竹只好取消这条路上的计划,赶快哄上去,走别的路…… 如愿的把景玉抱在了怀里,同样的久违,却又多么的熟悉,一瞬间便觉得全身的yù望都被自然的激荡了出来。景玉也扭动起了身子,她也是,像以前那样,她总是迫不及待一般……“啊哈哈,你抱够了吗?”,景玉的声音却打碎了陈天竹的幻想,她根本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怎么会这样呢?陈天竹不甘心,循着记忆中景玉身上的敏感处,双手开始了动作。“痒死了,哈呀呀。你快住手,呀哈,貂儿要翻脸了。”。陈天竹赶快停下手上的动作。 “呼呼,这种事以前肯定没干过,貂儿才不喜欢呢。”“你再好好感受下,回忆下,以前你一会不被抱一抱,就会像皮肤饥饿了一般撒娇。”“听起来都好恶心,貂儿才不会那样呢。”。景玉扭动身子似要脱离,陈天竹仍是臂上抱住,嘴上再哄…… 轻吹景玉的耳朵,景玉立马躲开,“不要!比让小虫子爬还难受。”……轻吻景玉的脖子,景玉剧烈的扭转避开,“这是地狱啊!不和你玩了,快放开我!”。陈天竹无奈中有些急了,既然则样,那就来更直接的,不信她想不起来。 陈天竹带点强硬的,扶正景玉的脸,不待她反应,便直接吻上了她的唇。怀中身躯强烈的扭动,分不清是抗议还是迎合,反正陈天竹什么都不管了,舌头探入景玉口中……心中计划着:再接下去,把她推到到床上,今天一定要让她想起来! “啊!”,陈天竹吃疼的声音,他收回了嘴,景玉又连推带打的和他隔开了距离。陈天竹冲地上吐了一口,满是红红的血sè,原来景玉咬了他舌头一下,看样伤口不浅,但幸好没有咬掉。陈天竹迷茫的盯着景玉,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景玉也冲地上吐了两口,“啊呸,呸。你恶心不恶心?口水都跑我嘴里来了,你到底想干嘛?”。“这只是很正常的接吻啊,我们以前,”“停!什么以前以后的,貂儿现在不喜欢你了,今天别再让貂儿看到你,不然以后再也不和你玩了。”。陈天竹张大嘴愣在了那里。 “陈天竹,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先出来吧,让貂儿休息下。”,脑海中传来了理海的声音,陈天竹哄了两句景玉,便离开了。理海坐在屋外远处花丛中,屋门口几个侍女见陈天竹出来便赶快行个礼后进了景玉的房间。 “理海姐姐……”,陈天竹慢慢走到理海那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理海嘴没动,声音却又在脑中响起:“你有些太着急了。如果换成其他人,我是绝对不会让他这样强迫貂儿的。”。陈天竹点点头,带着点愧疚又带着点不甘。理海似在安慰:“有些事时机到了自然会好起来,时机不到强求也强不来。” 陈天竹自己调节了会心理,基本回到了正常,在脑中问向理海:“理海姐姐,你现在是在对我使用‘对思’吗?”“正是,我借助‘对思’监视着你的动作,防止你控制不住,对貂儿做出什么事情。本该提前告知你的,但想要发动的时候你已经在貂儿房内了。” 陈天竹半懂不懂得不去管那一大段,他现在特别在意的是别的,“难道说你的‘对思’能不经别人的同意,随意联通别人的思想?”。理海摇摇头,“‘对思’本质上并不是妖术中的‘契约’,和双方是否自愿完全无关。只有双方的思想适合,才能构成对思,而且一旦构成,双方的地位是完全平等的。” “平等?我只觉得自己的内心被理海姐姐私自窥探了,有些惧怕的感觉。”“那你很可能是被关于‘对思’的那些误传所迷惑了。”“也许有关,但并不全是。就好像,自己的家里突然被别人翻了一遍,你会不会有害怕的感觉?”“哦,原来如此,你是这种感受,是我疏忽了,对不起。”。理海解除了对思,陈天竹赶快冲她笑笑,理海也回以淡笑。 陈天竹想要继续弄明白,便开口问道:“理海姐姐,你的‘对思’都能探知到我的什么事情呢?”“在联通时你的所思所想,以及身临其境的感觉你的心情。”“心情,那我刚才对貂儿的心情你感受到了什么?” 理海探前,张开双臂,把陈天竹抱在怀里,“全都感受到了,对貂儿那毫无瑕疵的爱意。看到现在貂儿这样产生的悲伤、迷茫、期盼,甚至是无处倾泻的yù望,我都感受到了。” 陈天竹顷刻便像融化了一般。自己对景玉付出的感情,原本要压在内心,独自忍受煎熬的。可如今被理海知道,被理海承认,被理海分担,突然内心好受了了好多。然而内心好受归好受,皮面上却控制不住了,只觉得理海的怀中好生舒服、畅意,觉得自己有些要趴在她胸口哭出来的感觉。 理海如哄小孩一般拍抚着陈天竹,过了好一阵,陈天竹渐渐平复了被掀起的情感…… “谢谢你,理海姐姐。”“我感觉只是做了些该做的,能帮到你的话就足够了。”。陈天竹感觉自己此刻对理海的“好感度”直接升到了爆标,非常想将和她的关系继续提升一下。 “理海姐姐,你前面不是说过只有思想适合的两人才能用对思连接吗?”“正是,而且如果有某人思想剧变后,还会造成无法再连接的情况。”。陈天竹不管后面那些,只接前面的,“那么说我们两人很有缘了?” 理海想了下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到现在为止你是最容易和我引发‘对思’的一个人了。”。要是换其他女人,说出这种话,那基本就代表接受了、搞定了什么的。但陈天竹知道,理海说的话应该没有额外意思,还是得一步一步慢慢来。 “理海姐姐,你觉得我们间的关系怎么样?”“我自己觉得,应该算不错吧。”“那算不算是朋友呢?”“我觉得,应该算是吧。”“那算不算很好的朋友呢?”“我觉得,应该算吧,但朋友是相互的。”“我当然把理海姐姐当做好朋友了,你听听不就知道了:理海姐姐~理海姐姐~” 理海罕见的用手捂了下嘴,然后摇了下头,“朋友应该是记在心里的,而不是挂在口上的。”“是,理海姐姐说的极对。但如果连口上都没挂的话,又怎么去表明心里有呢?”“表明,需要向谁去表明吗?”“向周围的人,不然他们怎么知道?”“我并不反对别人怎么做,反正我觉得那样做好像反而成了炫耀了。” 陈天竹觉得说不下去了,得换条路了,“小弟受教了,多谢理海姐姐。”“你这像是口不对心。”“哈哈,真是没有理海姐姐看不明白的事情。”“我看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正因为如此,才想去看的更清楚一点。”。又接不上话了,陈天竹觉得还是换条简单的路好点。 “理海姐姐,既然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了,你能不能不要再直接叫我名字了。”“如果你不反感的话,我可以换称谓,你想让我怎么叫你?”“呵呵,那自然是理海姐姐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了。最好是越亲密的越好,小竹了,竹崽了,弟弟了,亲亲了什么的都随便了。”。理海又明显的笑了几下,然后居然认真的想了一会,“既然你叫我‘理海姐姐’,那我就叫你‘天竹弟弟’吧。”…… ……和理海谈话是很困难的,困难到想要百般讨好她却完全做不到。但和理海谈话也是很简单的,简单到有话直说就好。这就是陈天竹现在的感受。 “理海姐姐,在众神学院里,你还欠了我一个吻,你记不记得。”“还记得。”“现在索要的话,可不可以?”“自然可以,而且现在的话,无须借助那个约定。”。陈天竹听的开心,得寸进尺,“我是要深深的,长长的那种。”“我经验不多,需要体验和学习,这次你做主即可。”……只有和理海才能构成的对话,真不知是平淡无味还是返璞归真。 陈天竹吻上了理海,感觉是最期盼和最清晰的一次,但又感觉是最平静和最模糊的一次。无论哪种感觉,都是来源自理海那独特到奇异的举止。偷眼悄悄理海,她微闭着眼睛,脸上也映出了红晕,她绝对有正常女人那样的感受,只是表现程度很遮掩罢了。 陈天竹双臂抱上理海,舌头上也开始了动作。理海没有反对,甚至有点迎合的意思。陈天竹完全兴奋了起来,就这样继续吧,然后找个地方…… 有些本能的直觉,陈天竹感到自己被人狠狠的盯着,背脊都有点发凉了。轻轻停下,转头一瞧,毕婉已不知什么时候都来到了近侧。各种不妙和尴尬的念头急速交错完,陈天竹先用自己自信的笑容对毕婉一礼,“下官参见夏荷公主。”,理海也陪着行了礼。 毕婉怒怒的瞥了一下陈天竹,不再搭理,盯向理海,语气带着敬重却也透出严重的不满,“理海姐姐,你们在做什么?”。陈天竹怕理海说错话,赶快插嘴回答:“公主殿下,我们其实,”。“住嘴!本宫问的是理翊卫。”,毕婉这一吼,陈天竹不敢出声了,毕婉这次真的怒了,至于原因,陈天竹怎能不清楚:打翻醋坛子了。 理海正颜对毕婉回道:“回公主殿下,理海和天竹弟弟正在做一次深吻。”。陈天竹直接用巴掌拍了自己脑门一下,理海怎么能这样回答呢!?毕婉又幽怨的瞥了陈天竹一眼,而理海像是根本没发觉陈天竹的动作那样。 “理海姐姐,是不是陈勋卫和你做了什么奇怪的游戏或是说了什么好听的话。”,毕婉又问向理海。陈天竹听到后觉得心里那个说不出的滋味啊,毕婉了解自己是好事也是坏事,看来她认定是自己沾花惹草了,这同样既是好事也是坏事,理海顺着推给自己,自己再找机会哄哄毕婉那便没事了。 可理海又怎会按陈天竹想的那样做呢,只听她口一张:“并非如此,理海自认自己是被天竹弟弟的诚心所感染。而且我们现在彼此的好感也到了可以尝试下接吻的程度了。”。陈天竹这次恨不得摸块板砖拍到自己头上!理海的话着实没错,可稍微有点智商的女人,会在这种情况下这样说话么?这是在挑衅毕婉?还是在故意让所有人都下不了台? 毕婉果然气上加气,脸sè都暗了下来,“理海姐姐,你不是和贾熊要好吗?”“理海和贾熊之间有一定的羁绊不假,但还没到互定终身的程度。”“理海姐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起来就好像在脚踩两条船。”“公主殿下误会了,理海自认全部发自真心实意,没有任何玩弄感情的举动。”“你!……” 毕婉接不上话了,陈天竹深知那种感受,理海总是把人说的生气、想辩驳,却又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许许,毕婉放轻了口气,甚至似在讨好理海,“理海姐姐,之前在万急关头,你能站出来替母后说话,让毕婉好生敬佩。”。可理海居然连这种话都不好好收下,“公主殿下,理海只是说出自己认为正确的话,没有刻意想过是替谁去说,敬佩之类的更是无法承当。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理海认为,还是不要被某个感情先入为主,否则会很累也很容易产生些误会的。” 陈天竹已经服服的、够够的了,只盼着快些结束,看看毕婉,脸sè也已经是不断在青白间变幻了。又过了一阵,毕婉咬牙,“好,大好。理海,本宫确实误会你了,本宫对你赔礼了。”“理海不觉得有什么需要公主殿下赔礼的地方。” 毕婉使劲一甩头,径自往景玉的房间走去了。陈天竹带着各种表情看了圈理海,她到底是大智若愚还是在装疯卖傻?到底是真的心无杂念还是暗藏诡计……刚才感觉很了解她、和她走得很近很近了。但此刻,陈天竹又觉得自己还是完全不了解她,和她的距离好生遥远。 使劲摇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陈天竹赶快去追毕婉,心里盘计着该如何哄她……第十三章,神憩峰 () 神憩峰,众神庙。陈天竹借助古代遗留的特殊传送阵直接传送了过来。本来需要各种特定道具和巨大能量才能进行的这种超远距离的非置换式传送,整年都不会被使用一次。但这次由于毕婉帮忙,陈天竹破例享受了次。 众神庙,如嵌在神憩峰峰顶那样,中间是古代传送阵和向上的螺旋石阶,周围按十二个时辰的方向耸立着十二神的仿真雕像,亦代表掌握着十二个月。柱梁、壁台上还或立或绘着百多神将、仙侠什么的。 陈天竹先向上出了神庙,周围竟然是一块还算开阔的平地,就好像被什么超大的技能硬硬销掉了本该尖拔的山顶那样,一侧还很神奇的有个小柳树林。 仔细望寻了一圈,没见到绽炎的影子,于是决定回到众神庙里先清理和祭奠一下。 陈天竹寻到一陈旧的扫帚,打扫了两下,飞舞的灰尘令他咳了起来。自嘲道:自己是谁?怎么会用这么原始的清洁方法。于是扔掉扫帚,陈天竹站上石阶摆弄起了风魔法,仔细巧妙的进行了10多分钟,陈天竹拍拍手满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自己开起了玩笑:虽然没干过清洁工作,但看来自己很适合做这种事情。 开始依次祭拜十二神: 掌管一月的,摩羯座守护的义神。以其严谨的xìng格和绝对的理xìng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义神) “一诺千金无所惧,御魔抗鬼统五州。功成未就魂先散,义魄顽存天下游。” 掌管二月的,水瓶座守护的器神。以其智能、了解和创造力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器神) “心胸广阔容天下,万物深析育幻灵。君若长存三四载,人间多得百年宁。” 掌管三月的,双鱼座守护的美神。以其美貌、才智以及幻想力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美神) “才学美艳世无双,智定魔域助意郞。佳话百篇传后世,千秋一曲问情肠。” 掌管四月的,白羊座守护的剑神。以其直爽的xìng格、无尽的活力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剑神) “剑断情殇志更坚,弑亲独臂永无前。悲歌亦奏风流调,尽诉无言岁月欢。” 掌管五月的,金牛座守护的侠神。以其英俊高傲、侠情真爱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侠神) “侠神傲骨感苍茫,百兽群妖俱叩降。潇洒一生无弊疵,与妻携手绘鸳鸯。” 祭完,陈天竹又默默言语:“信奉子徒陈天竹,用情不专,有辱侠神美誉,甘愿受罚。但情海迷茫,举目无涯。婉儿与貂儿均无可割舍,却均又难辨前途,还望侠神指点迷津……” 掌管六月的,双子座守护的王神。以其变化、奇迹、心灵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王神) “忍辱偷生窥鬼庭,对天一语怒群英。人族史话君书序,燃尽情魂无恙瞑。” 掌管七月的,巨蟹座守护的忠神。以其道德、忠诚和情绪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忠神) “三朝元老未贪权,撑架新元功最先。御守燕鸣多少载,dì dū可改意难迁。” 掌管八月的,狮子座守护的狂神。以其狂热的xìng格和无悔的决定而著称,身为全完的魔族血统,却敬为人族之神。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狂神) “魔族血脉人族魄,常胜七年震九州。血洒通天连鬼殿,曲终一役赤魂留。” 掌管九月的,Chu女座守护的知神。以其预知、分析和态度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知神) “一卜十年因果应,冥冥几语百军殇。王神夜幕多惆怅,唯有知神能献方。” 掌管十月的,天秤座守护的爱神。以其美貌才智,理想真爱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爱神) “爱神颖慧点蛮荒,千洞群妖俱拜降。圆满一生无忾惑,与夫携手绘鸳鸯。” 掌管十一月的,天蝎座守护的长(zhǎng)神。以其神秘、探索和理论而著称。陈天竹略一犹豫,也恭敬叩拜,献诗祭道:(七绝·长神) “年纪轻轻尊作长,理筹五气架真知。体薄不怨天无眼,多少英雄赞友师。” 掌管十二月的,shè手座守护的魔神。以其狂热、魔力和追求而著称。陈天竹叩拜过,献诗祭道:(七绝·魔神) “无敌天下恋烟云,神鬼皆杀寻美仑。来去匆匆掀四海,南朝一梦问红尘。” …… 祭拜完,陈天竹又于神憩峰上转了一圈,无事可做,便跳上一柳树小睡一会 …… 睡梦中,直觉的感到一阵寒意,睁开眼,便见到一张大嘴。 “嘿,你好,你妈妈,”,才刚一开口,面前绽炎大吼一声,张嘴便咬!陈天竹反shè般的跳逃开,“你妈妈的!”。结果绽炎却是更怒,两个大翅膀一挥动,虽然没有扇到人,但带出来的强风却将陈天竹刮了出去。啼硫啪嗤的不知撞断了多少树枝,陈天竹已感到身上有火辣辣的擦伤,强催魔法,远远的总算安全的落了地。 本就没睡醒,身体还有些僵硬,被这么一折腾,真是怒从心起。双手掏出魔杖,上风刃下土锥齐攻过去。绽炎躲都不躲,风土魔法打在巨大的身体上就好像给她拍灰尘一样。 “吼吼吼~”,绽炎明显是蔑视的吼叫,陈天竹于是站定全力的元素集结。过了一小会,将要集满,谁知绽炎却抢先大口一张,一个巨大的炸裂火球呼啸着就招呼了过来。“我的妈呀!”,陈天竹不及攻击,急忙用集结到的魔法元素给自己仓促的加持上疾驰魔法,逃命般的向一旁跳开。 “轰!!”,瞬间便是一片火海,陈天竹被火浪又是好一阵冲击,不知撞断了多少树枝。这下一点困意都没有了,脑袋也灵活了,和绽炎对着发火,这不是找死吗? “好汉不和龙置气。”,陈天竹默念了句,给自己找个台阶。然后回复笑容,远远冲着绽炎喊:“我见过你妈妈了……”“吼!!”,绽炎直接连珠火球一串串的攻向陈天竹,陈天竹在树丛中不断躲避,后面直接炸成了一条长长的火蛇。 陈天竹边躲边继续喊:“你妈妈托我给你送信!”“我捎来爆炎给你的信了!”。绽炎又攻了一串后,似乎是终于将听到的消化进脑袋里了,停止了攻击。陈天竹停止逃命,喘了口大气,甩了甩汗。 红sè光点覆盖了绽炎,陈天竹离开烧得差不多jīng光的小树林,移到庙门前,治疗下擦伤,整理下衣服。绽炎化身成小女孩后,急急跑到陈天竹身边,“真的是我妈妈的信?可别骗人家!” 陈天竹取出信,“你看看,是不是你妈妈的字?”。绽炎仔细看了看信封的字,使劲点头,“是我妈妈的字,太好了。”,刚要拿过来,却不想陈天竹忽的就把信高高的举了起来。 在可能的范围呢,还是想整整她出出气,陈天竹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我好心给你送信,你却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打要杀的?”“对不起,对不起!人家真的不知道。”,绽炎双手合十,使劲鞠躬道歉,一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的样子。 陈天竹稍微摸清了点她的脾xìng,虽然脾气大些,但却不是霸道无理的那种,如果她真的就是命令般的强要信,现在的陈天竹还真只能乖乖的给她。 对绽炎印象有些转好,不过同时胆子增大,更想欺负欺负她,继续高举着信,“我命都差点丢了,你几句‘对不起’就够了?”绽炎很不好意思又不知怎么做的样子,“那人家怎么道歉?要不,你打人家一顿行不行。”“我可打不过你。”“人家不还手让你打个够了。”“我又不是你,动不动就打、烧、咬的,我可没暴力倾向。” 绽炎有点要哭的表情:“那你说怎么才能把信给人家?”。陈天竹顺畅了不少,和大多数人一样,看到本该强势的角sè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本身就是种jīng神享受。 陈天竹一时没有回答,反而带着坏笑的仔细欣赏着:(七律·绽炎) 火发炎眉瞳焱燚,赤衣赤裤赤绳穿。 圆腮鼓鼓乌云荡,巧嘴撅撅雷雨盘。 怒气填胸来rì爆,笑容藏肚待人翻。 谁家幼女无人管?实幻龙魂名绽炎。 将绽炎的尴尬、无奈尽量转变成自己可口的心情甜点。看了一会,绽炎鼓起了嘴。陈天竹知道她忍到极限了,万一她真要来了火,可不好对付。 “那你笑一个,我就给你。”,陈天竹转移了话锋。绽炎一时间没弄明白,想了一会后,使劲挤了挤两边的脸。“这可不算笑。”,陈天竹哼道。绽炎鼓嘴、瞪眼几yù爆发,“你在耍人家吗?”“怎么敢呢?你好好笑一个,我就给你。”“什么算‘好好的’?” 陈天竹忽的咧嘴哈哈一笑,“起码得这样露出八颗牙齿。”,这一下,倒是惹得绽炎半真半装的笑开了。陈天竹把信递给绽炎,“算然不够标准,但勉勉强强马马虎虎凑凑合合的算你过关吧。” 绽炎抢也似的接过信,直接站在原地就急急的撕开。陈天竹顺势有些大着胆子的在她头上摸了摸,“找个地方坐下慢慢看。”。绽炎完全就是个小女孩,使劲点点头,“嗯!”本以为火红的头发会有些烫手,可实际摸上去就是头发,丝丝滑滑的。陈天竹心里有点得意,“咱这也是摸过火龙头的人了,回去可以刺激下小兔了。” …… …… “你真的不回去看看?”,陈天竹问道,绽炎眼圈还红红的。“回去就出不来了,还是再陪苩尊一阵子吧。”“你和苩尊前辈的关系很好啊。”“那当然了,我们要好时苩尊还没人家高呢。那些什么的义兄义姐的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呵呵。” 绽炎开了闸一般的大讲特讲了起来,陈天竹笑呵呵的听着,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在汇报自己和玩伴的游戏。 …… “呼,和你说说话感觉心情都变好了。”。看着绽炎天真的笑容,陈天竹恍悟:原来是因为苩尊长大后,长时间没陪她玩,才让她攒了一肚子火。 “你高兴就好,省的见了我就又咬又烧的。”“人家都和你道歉了,不许再提了。”。绽炎的小嘴又撅了起来,不过这次明显是开玩笑似的。 陈天竹伸手把绽炎的脸蛋往两边拉开,“你还是笑笑好看些。”“疼疼疼疼疼!”。绽炎也伸手要反击,陈天竹却先一步跳开了,回头做个鬼脸:“有本事就追上我。”。绽炎跳起来,“好呀!看人家怎么逮住你!” 一个是八尺男儿,一个百岁有余,在一起孩童嬉戏,场面却没有多余的违和感。 绕着庙宇跑了几圈,陈天竹卖了破绽。“哈哈,抓住了!看人家的!宽宽的脸蛋,扁扁的眼,就像一只大泥碗。左一划,右一点,传说中的赖皮板~呀呀呀呀哈!”“你扭了我几下?站住!”“嘻嘻,有本事就抓人家。” …… “你耍赖!竟然埋伏人家。啊哈哈呀哈哈,不要,人家最怕咯吱了。别跑!我要让你笑得哭出来。”“你竟然用魔法加速!啊啊啊啊!你怎么还咬人啊?看我怎么抓你。”“耍赖耍赖耍赖!你那魔法好奇怪。”“我的神那!你竟然用‘狂风爆焱’!” 闹了一阵,陈天竹真的是有些累了,“不玩了,不玩了,你这身体到底是什么构成的啊?”。绽炎跑回来,挺着胸脯得意洋洋的,“那你就向人家认输。” “好啊,那我就……给你个栗凿,哈哈!”“疼疼疼疼疼!你又耍赖。”。绽炎要凿陈天竹的头,可无奈身高差太多了。她跳啊跳的,陈天竹躲啊躲,还是打不到头。“哼!有本事你别躲!”“呵呵,有本事你别跳。” 绽炎嘟着小嘴气哼哼了几声,马上却咧嘴坏笑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嘻嘻嘻~”。看着他的样子,陈天竹猛然想起来她的身份,刚才都玩忘了,“难道你要?”。没等陈天竹问完,绽炎全身早已被红sè光点所分解。“你这是犯规啊!”,陈天竹大喊,可绽炎已没了回答…… 纵使(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