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5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5部分
百花藏-第15部分要求?”。陈天竹坏笑着凑到理海耳边,“理海姐姐欠我一个吻,亲嘴的那种。” 理海考虑了一会,点点头,“这条件我答应。但并不是因为我想要那道具,而是因为我觉得条件本身我也并不抵触。”。陈天竹赶快把道具塞到理海手中,然后牵着他的手,“那我会找个适当的时机索要的,请理海姐姐好好期待吧。”“我不会期待,但也不会赖账。另外,还必须周围没有强人所难的因素才行。”“知道,知道,嘿嘿。” …… 实验室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中个少年,脸有些绷着,就好像被欠了什么那样。董卦一见他进来,兴高采烈的挥舞起腕章,上面有刚才理海用特殊彩笔写上的名字。“吕磐,你瞧瞧!理海大人的签名,这可是真正的理海大人本人啊!” 很瞧不起似的,吕磐哼了一声,然后转头盯着陈天竹,“你是陈天竹大人?”。陈天竹肯定的点点头,心里寻思着,自己应该没见过他啊,更不可能欠他什么东西吧。 刷的,吕磐把腰间的魔杖取出,伸手向前,杖顶对着陈天竹。陈天竹以为他要找自己打架呢,便准备着动手,可不想吕磐下一句话:“请陈天竹大人在这上面签个名。”。陈天竹只觉得自己差点一头跌倒。 接过吕磐递来的的特制彩笔,陈天竹一边认真写着自己名字,一边奇怪:自己和理海有这么出名吗?远在众神学院的学生竟然会这么热衷要什么“签名”。这学院里是不是没有一个正常些的人呢? …… 又谈论了一阵“复活”的话题,没有太多进展。董卦询问总院长的说法,陈天竹回道总院长那什么也不知道,因为她当年是以“导师”的身份与众神相处的,并没有多么密切的关系。 董卦想了一会,做出神秘的表情:“当年和众神一起学习的一个学生仍然健在,找他的话肯定能问出一些细节。”。陈天竹盯着她,脑中飞快整理过,突然恍悟:“火龙王!”。几人对视一圈,齐齐点头。第九章,龙谷的委托 () “好热烈的欢迎仪式。”,陈天竹强装笑脸使劲捂起了耳朵。“吼!!”,周围围着的十多头火龙齐齐对着陈天竹狂吼,整个山谷都在震荡。陈天竹感觉自己就像是巨浪中漂泊的一只小舟,不自觉的晃动了起来,又来回摇摆了几步。 龙吼停下,大概十多头火龙摇摇头,呼呼的飞走了,还剩了四头,仍是盯着陈天竹。陈天竹嘿嘿笑了笑,“姐姐们,想要小弟做什么,你们能不能说句话啊?”。结果没有回答,一头火龙反而是张开了大嘴,一个大火球就吐了过来。 “我的神啊!”,陈天竹急闪,其余火龙也发动起连珠般的攻击。闪躲、抵抗,渐渐都开始拼出全力了,陈天竹也大体清楚了,她们是在试探自己的能力啊。 又一个爆炸,陈天竹半借力、半假装的被炸飞了出去,同时大喊:“真的不行了,投降了!姐姐们饶命啊。”。火龙不再攻击,而且又飞走了两头,剩下两头全身开始被红sè光点覆盖。 陈天竹稍微整理一下,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走来的两名女子。一笑容满面的女子先开了口:“好多年了,总算又有人敢来闯我们火龙谷了。”。陈天竹赶快否认,“姐姐误会了,小弟是有要事来拜托火龙王的。”“呵呵,说话倒挺好听,可惜本事差了些。” 另一愁眉的女子开了口:“赤云,我们只不过是空等罢了,怎么会有人比我们更强呢?”“呵呵,流霞,你还是这么口不对心。”“唉,总之他是不能指望了。”“那你为何还在这里?觉着他有潜力可以锻炼?”“锻炼又能如何?像苩尊那混蛋,帮了他的忙,却不带我出去,下次见到一定要烧了他。”“呵呵,下次见到?估计你还是会求着他带你出去。”……陈天竹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听她们谈话…… 自从现任的火龙王上位后,便定下了规定,标准龙龄460岁以下的火龙不允许私自离开火龙谷,想离开的话,只能由比其还要强的强者点名带出去。其实这规定本身就是为了强制不让年轻的火龙离谷。 两女子又说了一会,赤云笑着问起了陈天竹:“人族的,你叫什么名字。”“小弟陈天竹。”“我叫赤云,她叫流霞。与我们打交道,只需以姓名直称,多余的一律不要带。”。陈天竹点点头,龙族的习惯他还是知道些的,“是,我记住了。” “胆量不错,看来先前的胆小是故意装的了。”,流霞评价了句,然后问向陈天竹:“小子,你还会什么厉害的招数吗?哪怕只是看起来很夸张的也可以。”。陈天竹想着还未回答,赤云却接了过去,“流霞,难道你想故意输给他?”“我只是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呵呵,我不觉得那种小招数能骗得了王。” 陈天竹咳了一声,打断道:“两位,对不起,我这次是来拜见火龙王请求些事情的,也带有新元帝国的宫廷文件。”。两女都是很失望般的叹气,赤云抱怨:“唉,原来不是来闯火龙谷的。”。流霞则继续不甘心的缠问陈天竹:“你难道一点都不想带我们出去?” 不知何时,一个看似二十七八的女人已走到了近前,出声帮陈天竹解了围:“流霞、赤云,你们可以停下了。”。两女不满,“爆炎,你凭什么管我们?”“呵呵,你这出去疯过的,难道不理解我们的心情吗?” 爆炎没与两女斗嘴,走到陈天竹面前行了一礼,“爆炎替火龙谷的无礼向你道歉了。”。“哪里哪里,很热情的欢迎,哈哈。”陈天竹一边还礼,一边非常好奇的观察着,以前在故事中不断听说的爆炎,真的是眼前的这位吗? 传说以及各种故事中,爆炎都是以她那火爆的脾气和恐怖的破坏力而闻名的,可眼前这个少妇,感觉彬彬有礼,脾xìng耐心而包容,真的是那个“爆炎”吗?陈天竹不禁怀疑了起来。 一只手在陈天竹肩上拍了一下,让他有点小惊,斜头一看,是坏笑着的赤云,“人族的,你为什么盯着爆炎看得那么认真?”。陈天竹赶快辩解,“不是,我只是联想到一些传闻……” 另一边却听到流霞的一声冷哼,“哼!爆炎她早就发誓不再出谷了,你对她动心思也没用。”。陈天竹心里那个冤啊:自己敢对谁动心思,也不敢对你们动心思啊…… 爆炎也是询问的目光看向陈天竹,陈天竹想赶快结束这尴尬,咳了一声,问向爆炎:“请问,你就是绽炎的母亲吗?”。“正是,你见过绽炎了?”“嗯,见过两次。”“她现在过得可好?” 这问题还真把陈天竹问住了,看看爆炎慈母般的眼神,流露着期待、不安等等。陈天竹小心应对道:“好像过得不错,挺活泼的、挺可爱的。”,心里却偷偷抱怨着绽炎:“就是脾气太爆,心眼太小。你妈妈的,你要真有你妈妈一半的好脾气也行啊。” 爆炎受了安慰一般点点头,自言自语般的:“女行千里母担忧,坐望天边数赤绸。月暗月明多少季,chūn来夏去又一秋。” 陈天竹听到,乖乖,连诗都会做,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爆炎啊!自己回去后真想告知天下,真正的她根本不是故事里描述的那样…… 过了会,爆炎掏出一封jīng致的信笺递到陈天竹面前,“如果你再见到绽炎,请将这封信转交给她,爆炎在这提前谢过了。”。陈天竹看这架势,自己也没拒绝的选项,只好接过,小心的收好,“这种举手的小事,何必言谢,嘿嘿。” “那个,陈天竹,你究竟想不想带我们出去?”“呵呵,人族的,带我们出去的好处可是很多很多的。”,流霞和赤云又开始磨了起来…… …… 特制的对人族会客室中,陈天竹望望窗户外高耸入烟的笔直的山峰上那巨大的龙神殿,摇摇头。虽然自己很想去那里面看一看,可即使是自己这种经常飞檐走壁的,要爬上去确实需要不少的时间和气力。 秀手拍上肩膀,陈天竹已知道是赤云了,只听她又笑问:“人族的,你想上去看看吗?其实我们带你飞上去很简单的。”。流霞赶快另一旁插到:“陈天竹,只要你答应带我们出去,再高再险的地方我们也能随便带你上去。” 陈天竹心里很矛盾,一方面,没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可另一方面,却也很清楚:这两女其实压根没正眼瞧过自己,她们只是为了出谷想利用下自己罢了…… 对面的门推开,一壮年男子走了进来,流霞、赤云都马上收声,迎上去侍奉。陈天竹赶快起身见礼,不用问,进来的肯定就是现任的火龙王。 见礼过后,陈天竹小心仔细的打量了火龙王一番,只觉又是一个和传说、故事中完全不同的形象出现了。 百多年前,在他还不是火龙王的时候,他以完全的人型潜入到众神学院中进行学习,引出来很多的佳话和戏文。在各个版本中,他都是那种暴力的、鲁莽的,连玩笑都分不出来的角sè。可现在眼前这位,气势虽极盛,但却刻意不慑人。宽大的脸上也似一直在呵呵笑着一般,眼神中也有智慧的晶动。 据传,他继承了300多年前“魔族乱世战”中魔帝的血脉,强到过分的实力下,却是相对短暂的生命。按实际年龄,他甚至比身边的流霞和赤云要小一些,但按“标准龙龄”的话,却已比她们大了不少。当然,那“短暂”,只是对龙族来说的,对人族而言,他现在本身已是史诗中的一部分了。 ……陈天竹谨慎的进行完各种礼仪和前奏,巧妙地将话题问到了当年的“复活”事件上。火龙王显出了一定的兴趣,耐心的讯问了一圈各种细节。 火龙王寻思良久,淡淡的问向陈天竹:“在我说出当年的事情前,需要先问一问你的决心,你真的能面对一切的结果吗?”。陈天竹毫不犹豫,“只要能让貂儿复活,我任何结果都可以承受。” 火龙王摇摇头:“意气用事谁都会,但我说的‘结果’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如果你救回的人完全永久的失去记忆,甚至是直接变成了你不认识的另一个人,你能够接受吗?” 陈天竹反复体味了半天,“您那些话是何意思,难道‘复活’的同时需要那些做牺牲?”。“我只是举个可能的例子罢了。时空属xìng本身的负面影响便是影响记忆,这你应该知道吧?”“这我知道,不过貂儿本身就是空间属xìng的行家,应该对失忆的负面影响有很强的抵抗力。”“希望如此吧。当年的小雅被救回后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是她妹妹等人又一点点重新引导的她。” 陈天竹点点头表示听过那些故事,续而继续问道:“记忆一事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可以接受,但您刚才提到的‘变成另外一人’是怎么回事?”。火龙王盯着陈天竹眼睛,“爱情的旅途上,感觉自己所爱的人随时间而变成另外一个人,是很常见的事情。如果中间夹杂了某个事件,便可能会把原因全推到那个事件上。”。陈天竹半懂不懂,“无论什么我都可以接受,而且我们之间的牵绊绝对是无需言语的。” 火龙王笑笑不再多话,转回正题:“既然你做好了决定,那就耐心听我慢慢讲一大段故事吧。在我有限的记忆里,已经有很多经历过的事情都遗忘了,但那几年的每一件事情我仍然记得清清楚楚,那是我进入学院的第二年……” 陈天竹完完全全的记下了每一个细节,哪怕他觉得无关紧要的,也许回去后告送理海她们会有什么帮助呢…… …… 待火龙王回忆完,又寒暄了几句,火龙王起身便离开,流霞急急在一旁出了声:“王,这个人族,陈天竹,说要挑战我。”。火龙王回头问陈天竹:“这是你的本意吗?”。流霞在那边瞪着大眼、露着尖齿的吓唬,赤云则捂着嘴险些笑出来。 陈天竹对火龙王点点头,“如果真有机会的话,我也想一试。”。火龙王呵呵一笑,“那你陪她们玩几天吧,长途跋涉,也正好休息一下。”。陈天竹会意的点点头,流霞则直接跳起来了。 流霞一时高兴归高兴,可接下的三天她却满是愤怒、无奈、焦虑…… 陈天竹堵上全力的一个领域魔法,覆盖住了龙型的流霞。流霞像被挠痒痒那样站了一会,大怒起来,几下冲破领域魔法,冲陈天竹又吼、又跺、又吐、又扇的。陈天竹堪堪避过,“姐姐啊,都说过了,这真是我拼了命的全力了。” 流霞化chéng rén型,“所以才让你快练啊!威力欠点火也没有关系,你难道就不能把领域张开的范围大一些,魔法流动的快一些?”。陈天竹坐在地上只能笑笑摇摇头,流霞更怒,“信不信我烧了你?” 人型的赤云赶了过来,“流霞,早就说了,就这么几天,临阵磨枪也磨不出来的。你太难为这个人族的了。”。流霞气呼呼的哼了几声大气,别了头过去装作不搭理陈天竹了。 赤云笑着过去拉起陈天竹,“好了,到了今天讲故事的时间了。”。陈天竹起身也笑一笑,“好啊,今天我给你们讲去年年会闹事的那些事……”,周围已围来了几头火龙,远远的还有一些飞了过来,流霞也悄悄的转过头听了起来…… 歇息了三天,陈天竹不再做留。流霞最后出奇的没有发怒,而是一改常态的成了带些恳求的语气,“陈天竹,流霞求求你了,一定要再来,把我带出去啊。”。赤云则还是平常那样嘻嘻笑着,“人族的,你肯定有需要力量的时候,别忘了我们呀。” 爆炎远远地望着,却传来了清歌:(蝶恋花·异恋)“ 览尽云山贪沐雨, 心火温轻,绘舞拂飘絮。 忽笑稚魂揣肚腹,织霞捻雨缝婴裤。 chūn意不觉梅满树, 一段奇缘,本就难同路。 飒影淅淅君自去,秋秋红叶邀谁数?” 陈天竹听完,大有感慨,世人总赞传逍遥仙和爆炎的奇缘,又怎知爆炎心中的无奈和忧愁?三十年的轰轰烈烈,却让她不得不独憾六百年,到底值不值得?也许,她现在自己都不敢说了……难怪火龙王要定下那强人所难的规矩了。 …… 火龙谷,位于大陆中线最右边的火山群地带。几乎是三面环海,可海拨落差却极大。北面隔着小海湾眺望狭长小魔域的最西段,沿海滩可以比较轻松的绕进小魔域,再西出关口便是燕州。 但陈天竹作为人族踏入魔域的话太过危险,他只能沿来路返程。从火龙谷直接向西,艰难的翻过群山,插入到“神脉大峡谷”中间,然后随便搭个车队什么的就可以北上回到燕州了。 奔行般的一去一回,等重返众神学院时,已过了月半。董卦告知理海只用了一天时间,记录下了大量书籍中的资料,便匆匆返回涅槃去了。陈天竹觉得自己能稍微理解到理海的那怪脾气,急急启程,董卦和吕磐也接到圣意,随同他前往,帮助此次计划。 感觉自己的心已停不下的剧跳起来,陈天竹只剩了一个急盼的念头:“貂儿,我来救你了。”……第十章,失忆的紫昙 () 深绿的时间旋流此起彼伏,橙sè的空间裂纹时隐时现。神奇的空间中,没有重力的束缚,没有方向的悬引,陈天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站着还是躺着亦或是倒立…… 视野是无穷无尽的,又似是直接贴在眼前的;声音是安静的,却又像有无数的sè调混成了静音。全身的各种感觉也都是那样,像被无限放大了,又像是被完全抑制了。jīng神上更是不知所谓,应该被周围景象所鼓舞,却更应该被四周奇景所催眠…… “不要动摇,更不要迷茫。”,理海的声音传来,令陈天竹清醒了一些,“理海姐姐,似乎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那是因为你的自信和意志还不充足。”“但我已经尽全力了。”“尽力没有用,你必须没有一丝杂念,就像之前在董卦的实验室里脱离那样。”“那时你的话补足了我的信心。” 只听“对思”的思念连接中理海呵呵笑了笑,陈天竹觉得那绝对是比平时都要美的笑容。“请好好的去感受:你不需要控制能量,只要让能量随你的记忆流动就可以了。虽然痛苦,但为了貂儿,你应该去回想当时的每一个细节。” 陈天竹遵从理海的话语,揭开自己心中那深深地伤疤,任血液流淌。周围的空间渐渐的产生变化,景象慢慢呈现出了那个黎明前的轮廓。景玉的跪地受辱,泪帘的洒落;还有,倒在一旁的无力的自己…… 噩梦般的场景,却越来越真实,就像身如其境了一般。陈天竹不自觉想到:凭现在的自己,如果发动偷袭,直接去夺下吴岚的戒指并破坏掉,那结果会…… 似乎是思想被理海获知了,头脑中传来了她的声音:“发生的事实绝对不会改变,只有承认和顺应那些事实才有机会救回貂儿。”。陈天竹赶快完全抛掉那些不妙的想法,继续让周围的场景变的更加的真实。 景玉挣脱了契约戒指的控制,陷入了狂暴状态,吴岚急催小鸠带其逃命,在景玉失控的能力下空间开始错乱,接下来便是…… 理海大喊道:“就是现在!貂儿被吸进了时间漩涡中,而你穿越了时空进入了漩涡中将她抱了回来!”。陈天竹瞬间心无旁骛,身边的场景成了一个时间漩涡的内部,一个闪着橙光的白缎少女被卷了进来,“貂儿!”,陈天竹大喊着迎了上去。 再次拥抱, 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游过时间的洪流, 划通空间的轨道。 这奇迹的一秒, 多么微妙。 沥血的心殇, 刻为坐标。 揭开的疤痕, 展成唇笑。 巨大能量涌动的中心,深绿光芒一落,陈天竹抱着景玉闪现出来,早已准备好的众人急忙上前,疏导景玉身上狂暴的能量,以及进行各种检查和处理。 豪华的阵容,除了宫廷中的大量学者、高手,连苩尊、轮椅男还有董卦这种奇人都被请来了一些。奢侈的配置,偌大的大堂中,各种各样的的仪器,五花八门的奇异道具……可以说,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想再让这些人协力,想再组出近似无限的能量,即使重新准备十年,也很难再次做到了。 …… “我这是在哪里?”,终于睁开眼睛的景玉直接冒出了一句话,听起来没有呆滞的感觉。陈天竹那个激动啊,“貂儿,貂儿,没关系,你已经安全了。”“你是谁?凭什么叫我叫得这么肉麻?”。陈天竹只觉得脑袋像挨了下雷击那样,“貂儿,不要开玩笑啊,你不认得我了?”,景玉摇摇头,陈天竹无语的愣在了那里。 环视一圈,景玉看到了稍微在后面些的理海,马上兴奋了起来,“姐姐!理海姐姐!”,边喊边起身冲了过去……一番对话与询问后,理海得出了结论:景玉的记忆似乎退化到了她小的时候。 陈天竹怎能接受?大喊着:“貂儿,貂儿,你再好好想想。”。景玉不耐烦道:“不认识你就是不认识,还叫的那么恶心,真讨厌。” 陈天竹仍yù继续纠缠,突然肩膀被一只肥手抓住,只觉猛地一受力,就被甩扔到了后面。起身看去,却是贾熊难看的胖脸,其实陈天竹压根就不明白贾熊为什么也被安排在了这里。“笨熊,你做什么?”“同样意思的话,一遍就够了,再啰啰嗦嗦的就滚出去!”“要滚也是你滚!你知道她什么?” “哈哈哈哈哈!”,贾熊似是大笑了起来,膘肉呼呼直晃,脸上却没有一点笑的表情。笑的陈天竹都感觉有点发毛了。忽然,贾熊瞪大怒眼,面目狰狞的对陈天竹高声说道:“我们分吃过同一只老鼠,喝过彼此的尿水。你又知道她什么?” 陈天竹真的被惊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不是因为贾熊那慑人的气势,而是因为他那话语中的意思。其实陈天竹早就应该知道,景玉与贾熊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只是一直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罢了。但此刻,他已经没法再去怀疑了…… 理海静静走到陈天竹身边解除了僵局,“陈天竹,拜托你静下来,给貂儿一些时间,让她慢慢的恢复。”。陈天竹点点头,心也不自觉的静下来了。 理海又取出先前保管的青簪头递给陈天竹,“这是属于你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陈天竹接过青簪头,再看看景玉头上的青簪,因此冒出了很多的疑问:究竟理海她们用什么方法制造出了火凤以及这个青簪头?自己当时在火凤中那真实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很多的细节,她们是如何处理的…… 盯着理海,还在考虑从哪里问起呢。理海却像看明白了他的眼神那样,伸出一根指头,在陈天竹面前晃了晃,眼神中透出信息:“那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陈天竹会意,反正最重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歪头仔细瞧瞧藏在理海身后的景玉,只觉心中淌过暖流,小心的将青簪头挂回胸前…… …… 相关的几人领着景玉往御书房移动,圣上和晁芳惠等人在那里通过特制的水晶球一直在远程注视着。老远的,就能望到晁芳惠已迫不及待的在门口等待了,苩尊赶快快步扶了上去。 各自进房,晁芳惠一直激动地要摸摸景玉,可景玉一直害怕般的绕着理海来回躲。理海拉住景玉,“貂儿,好好听姐姐的话。这位是你的生母,你先叫她句母亲。”。景玉惊讶,“妈怎么变得这么丑了?不,不对,她不是貂儿的妈。” 晁芳惠褶皱的脸上又明显的更难看的顿了下。理海继续耐心哄着景玉:“这位不是你那个妈妈,是你的生母。听姐姐的话,先喊句母亲。”。景玉侧探着半个脑袋,“哦,那个,母亲。”,然后马上缩回头去,小声碎叨了句:“啊呀,她真的好难看啊……”。理海复安慰晁芳惠:“也请母亲给貂儿些时间。” “哈哈哈,好好好,好女儿。”,晁芳惠排骨般的面容看不出高兴的表情,但嘶哑颤抖的声音却明显是代表着她很受用了。陈天竹再看看周围,圣上和苩尊几乎一个表情的凝视着景玉,慈爱、关怀、甚至是悸动等等,都一时呆掉了…… 过了一阵,各自都努力回到常态,圣上直接金口一开:“既然景玉姑娘是晁贵妃的女儿,那自然也算是朕的女儿。朕决定了,立刻赐封景玉姑娘为‘紫昙公主’。” 听到突然的圣意,周围几人均是不同程度的吃了一惊,陈天竹自然亦是惊讶。这可绝不是件小事,就这么随口而定了?仔细观察、揣摩圣上,对晁芳惠感情的歉意和转移应该还到不了这步吧? 景玉藏在理海身后,“在说貂儿吗?什么‘紫昙公主’?”。理海向圣上行一礼,“小女先代妹妹谢过圣上了,但此事过大,还容给貂儿一些时间。” 圣上还没再开口,倒是毕婉起身径自来到理海身侧,“理海姐姐,妹妹觉得此事甚好。我与貂儿妹妹虽然相处时rì不长,但感觉甚为投缘,早已情同姐妹。如此一来,可让她住进仙塘宫,也对她的恢复大有裨益。” 陈天竹听毕婉的话在耳中,却品在心里。毕婉对理海的说话态度,明显已经不是有好感的程度了,甚至带着些尊敬和感激的。自己不知道的短短时rì内,理海做过些什么事情吗? 只听毕婉向圣上进言:“女儿恳请父皇让紫昙妹妹进住仙塘宫,这样女儿间相互也好照应。”。圣上明显高兴,点点头,“就依夏荷公主之言,而且此事交由夏荷公主全权处理,务必速速办妥。”。圣上看看晁芳惠,晁芳惠也明显同意的点点头。 毕婉继续请求:“如现在情况,紫昙妹妹暂时是离不开这位理海姐姐的。既然这位理海姐姐也是晁母妃的女儿,父皇何不也赐予她公主封号,让她一起住进仙塘宫。” 毕婉说完这话,圣上却是没接。陈天竹偷眼瞧了下,圣上竟然带着为难甚至是怒气。陈天竹先是一惊:难道理海已经因为什么事把圣上得罪了?随即马上感觉也不太意外:她既然一个照面就能把苩尊惹火了,那前段时间内因为什么事惹怒了圣上也是大有可能的。 圣上皱眉未及决定,理海已抢先接过话来:“多谢夏荷公主美意,但理海自知身份,实在不该受如此赐封。如仙塘宫需要,理海自愿以侍女身份进住,并履行相应职责。” 夏荷公主看似还想再劝,这回却是圣上打断了话题:“理海姑娘在救护七皇子和此次救回紫昙公主的行动中均为头功,朕现在破格直接赐封理海为翊卫,领巾帼校尉。并特许理卿家进住仙塘宫。”。理海领封。 毕婉对理海的事情没法说什么了,可突然又有请求:“魔骑尉陈天竹和无畏将军贾熊皆为紫昙妹妹熟识,必会对紫昙妹妹的恢复有所帮助。所以恳请父皇暂时特许他们能方便的进出仙塘宫。” 圣上犹豫了一会,望望景玉,“这个请求,朕也特许了,之后会交代下去。”“多谢父皇!”,毕婉明显的高兴。陈天竹哪能看不出来?而且他也感同身受般的高兴,终于又能和毕婉天天见面了。 但高兴之余,陈天竹马上不自觉的生出了相反的感情,顺着一寻思很快发觉别扭:毕婉为何把贾熊和自己放到一块去呢?她和贾熊间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和贾熊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边又为晁芳惠安排宫廷,可晁芳惠却执意不愿留在宫内居住。而且苩尊亦要带她去寻找一些传说中的神奇地方,争取帮她尽可能的恢复下容貌和身体。 听到苩尊要离开,陈天竹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快掏出爆炎的信,上前程给苩尊,“苩前辈,这是火龙·爆炎托晚辈捎给火龙·绽炎的信笺,可否请前辈转交给绽炎?” 苩尊想了想回道,“绽炎在闹小xìng子,自己往北方的‘神憩峰’那去玩了。我此行陪晁姐向南,而且赶时间。所以还是由小兄弟自己想办法交给绽炎吧,正好也能解除她对你的误会。”。苩尊说的话,陈天竹自是不能再有异议……第十一章,情窦的初开 () 《七律·张兔·情窦初开》 圆脸嘟嘟添夏艳,稚瞳觑觑起chūn涟。 柔荑置卷玩杉角,樱嘴推迎弄笋尖。 亮齿努鼻倾闷气,歪头眨眼探轻欢。 堪堪十六融花季,缕缕青丝何处延? 韩雪梅和弘松出去执行任务了,本来陈天竹只是想拉张兔来问问前段时间毕婉她们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他发现,张兔明显的也变了,前段时间她也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坐在床沿边的张兔兴致很高,滔滔不绝的讲着:“三哥,你听我说啊,在千古诗魂会展上,大笨熊和理海姐姐两个人直接就是演了出双舌讽群儒的好戏,把那堆老顽固、死呆子什么的气的都口吐白沫了,乐死我了。” “呵呵,理海姐姐的那张嘴:字字能谐音,词词乱联系,句句像搞笑,偏偏还占理。啧,你三哥是亲身领教过了,真的就一个字:服了!”“用脚趾头数也是三个字。”“我拿鼻头数的就是一个字”“嘿嘿,除了二哥,还有人能说过我三哥?撂以前小兔肯定打死也不信。”“那现在呢?”“嘻嘻,只要不真的被打死我就信了。” “哈哈,说句真的,每次都是听理海姐姐颂那无聊的《百花藏》,还真没听她自己做过什么诗词。难道她作诗词也很厉害?”“才不是呢,出口成章的是那头大笨熊。理海姐姐就是评论和辩驳,直接没有她挑不出毛病的作品。而且只要她挑出的毛病,别人还不得不服,死要面子歪辩的,全都被扒的皮都没了。”“哈哈,那咱二哥上了吗?”“二哥他想帮理海姐姐的,结果却发现利齿无落嘴之处。”“呵呵,真想看看二哥和理海姐姐斗嘴的场面。” “这估计不好办了,”,张兔模仿起弘松的神态和声音,“乖乖,理海妹妹的这张嘴是不是从神迹里偷出来的开挂神器?太霸格了吧?”“啊哈哈哈,让二哥说了这话,估计第二天太阳得从东边升出来,”“太阳不就是从东边出来的?”“然后再从东边落下去。”“切,又是大喘气,三哥就不能来点新鲜的?” “哈哈,再说真的。懒熊他‘出口成章’?三哥我没听错吧?”。张兔直接跳起来了,“小兔又不是坏三哥,说话总是半真半假的。”“嗯,小兔从来都是半吹半假的。”“切!切!切!三哥自己没见识,没去瞧。”“那你倒是快说说啊。” 张兔直接就是手舞足蹈了,“大笨熊他,简直就是熊别三年,刮目都看不出了!他现在直接就是,就是:一步出一联,五步连一律;张口便冒词,十步必成曲。”“哦哦,你这玩笑可不太好笑。”“臭三哥,小兔说的是真的,大笨熊他现在连律比小兔打油还要快,不信等二哥回来你问问。”“信,信,小兔的话哪能不信?”“哼,就是!”“不信也得装信。”“坏三哥,臭三哥,我今天不是来和你斗嘴的。” “那你是来和我斗眼的?”,陈天竹顺口又接了一句。但突然发觉张兔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再一想,她今天确实有些奇怪,而且也一直没怎么讽刺自己,看来这次确实不适合斗嘴了。陈天竹赶快哄了两句,张兔吃哄,马上又乐了起来。 陈天竹好好问道:“你婉公主这次也去了吗”。“婉公主怎能不去?”“那婉儿和他们,没发生什么事吧?”,陈天竹问到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地方。 张兔凑到陈天竹耳边,“三哥可别说是我说的,当时在场的人现在都装作不知道这事。”。陈天竹点点头,张兔继续耳语,“大笨熊和理海姐姐两人,真是胆大包天啊。一个对诗,一个挑刺,把婉公主好一顿折腾,而且最后直接都没留台阶让婉公主下台,婉公主当时脖子都绿了。”“!……” 陈天竹听张兔如此说后,有些惊讶,惊讶的是自己竟然对那么难以置信的事居然毫不惊讶。凭贾熊和理海那两人的xìng子,做出这种事来,那还真算是轻的了……随即,陈天竹觉得轻松了些,心里莫名的舒服了些。既然贾熊是如此得罪了毕婉,那毕婉应该是对贾熊记恨在心了。 “如此说来,婉儿应该对他们很有气了?”,陈天竹笑问道,张兔做出神秘的表情回道:“才不是呢!而且完全相反,婉公主似乎心里很高兴。那天回去的路上,她还不断自言自语的念贾熊的诗,念几句就会不自觉的笑出声来。”。陈天竹只听到自己心里“咔嘭!”了一声,便呆在了那里。 “三哥,三哥!你怎么了?”。陈天竹摇摇头,尽量恢复下,“哈哈,没事,没事。听你这口气,你和那两人现在关系也不错?”“嗯,可好了!理海姐姐知道的事可多了,而且什么都告送小兔。”“呵呵,能让你这么佩服,都告送你什么了?” 张兔突然脸上泛了红,低下头自己嘻嘻的笑着,陈天竹那是明白人,一看这样,便已大体知道是什么事了。只听张兔果然小声的说道,“就是臭三哥不愿说的那些事,男人、女人,那个,怎么一起睡觉了什么的。” “她全都告送你了?”“什么是‘全都’?三哥能不能也告送小兔一遍?”,张兔抬起脸来正对上陈天竹,眼睛透着些朦朦胧胧,张开的嘴有些微颤。如此四目相接了好一会,陈天竹这种花丛老手怎能不懂,女人如此动作、神态,就表示可以开始了。如果换成别的女人,只要不是太磕碜的,陈天竹肯定就动手了。 但张兔是谁?陈天竹的义妹,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此刻陈天竹清楚地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中,确实早把她当做亲妹妹了。推到她,做不出来。甚至是,见到张兔如此媚态,引发出来的不是本该的悸动,而是些些的不安。 陈天竹摸摸张兔的头,“小兔,听三哥的,先不要想这些事情,再等两年。”。“嗯~”,张兔抿笑着,很轻很慢的摇了下头。“那再等一年。”“嗯~”“半年也好啊。”“嗯~”“那先等二哥回来,让他给你出主意。”“嗯~”“好吧,明天三哥就带你出去找帅哥。”“嗯~” 这情况,陈天竹开始有点头疼了:不想强硬拒绝让张兔受伤,可讨价还价丝又毫没有余地…… 张兔又往前凑了凑,缓缓细细的吹出声音:“三哥,接吻是什么感觉的。虽然试了一次,但小兔还是不明白。三哥好好告送我一下吧。(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