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3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3部分
百花藏-第13部分各种表情变幻而过,但眼中却已透 出抑不住的喜悦。陈天竹抱拳一礼,“护戚府翊卫·陈天竹,见过七皇子殿下,有什么话等过了这一关再谈 吧。”。毕雅君点点头,但视线却完全盯在了王晓琳身上。 陈天竹奔向理海那边,但却离着一段距离的来回反复跑,喊道:“理海姐姐,我们来帮你。”。理海仅 是抽空回头一瞥,但一个清楚的表示了解和感谢的浅笑已经印到了陈天竹心里,果然是她! 王晓琳开始不断的用她的招牌特技进攻了起来,闪着斗气的寒冰长矛一发发的从不同角度飞向理海的身 侧。这下理海有了攻击能力了,而且还是超强的。她的时间魔法贪婪的吞掉了每一发冰矛,然后几乎每一发 冰矛总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再次攻出。 马上就是攻防的急剧转变,仇瞬斧堪堪躲过了几发冰矛后,又一发冰矛已从死角攻至,不及躲闪,仇瞬 斧抡起斧子,激出“爆发”的威力硬接下了冰矛。 “嘭!!”,斧子上的寒冰,双手的震颤,已经瞪得大大的眼中透出对那威力的不可思议和丝丝恐惧。 仇瞬斧开始一边躲避一边后撤了,他这一撤,其他的杀手比他逃得还要快,不出一会,伴着一些留下的远程 攻击,后面这边已没了敌影。 陈天竹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幸亏他们是乌合之众,如果再拖得长点,背着的王晓琳反而会有很大的危 险,她那娇弱的身躯持续的使用那样强大的技能,本身就是搏命式的,而她自己却偏偏毫无分寸。 后方结束了战斗,陈天竹看看前方,也不用去帮忙了,巫琵琶那群人已经都撤干净了,鬼婆开始收回巨 蟒,被临时唤起的护卫很多都已经战斗到肢体不全了,纷纷再次永远的倒了下去…… 王晓琳欢快的去找毕雅君,护卫刚做出jǐng戒的姿势,却被毕雅君喝止,王晓琳冲上去直接环着他脖子绕 了一圈。边上是带着疑惑和不安的护卫,再远处是不断碎念和各种怪异表情的鬼婆。陈天竹对那些兴趣都不 大,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 陈天竹摆出正经又好看的笑容,对理海一抱拳,“小弟陈天竹,总算见到理海姐姐了。”。理海回以同 样的一个笑容,“听这话,你有想泡我的意思?”。陈天竹一下愣在了那里。 理海的这第一句话,是陈天竹根本没料想到的一句话……第四章,雅君的谨慎 () 《七律·毕雅君》 边疆三载立勋功,御兽安妖保太平。 心淡七分揣冷匕,灵清八尺透贤风。 美-唇寂寞常不笑,俊眼踌躇总欠情。 挚友双亲皆不信,为何偏对晓琳疼? “我的君儿啊,我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啊。”,鬼婆本就yīn森的声音现在又带了嘶哑,异常的刺耳,但一遍遍反复的喊着,任谁都知道她心中的痛苦和期盼。“在有确切的证据前,本宫绝不会承认。”,毕雅君只是远远地甩了一句话,几个护卫也都是冷冷的以寒刃相拒。 理海径自走到鬼婆面前,扑通就跪下了,深深地叩了一首,“不孝女儿理海叩见母亲。”。鬼婆疑惑的想了一会,“汝是何人?吾只有一个君儿。”。理海也不多做解释,起身恭敬的站到鬼婆身侧。 毕雅君那边反而是看不下去了,大声责问理海:“你难道真的相信贾熊的那些荒唐话?”。理海带点轻蔑的撇笑一下,“话荒不荒唐,理由充不充分,都是虚伪的。难道你就感觉不到母亲对你那诚挚的亲情吗?”。毕雅君轻哼一声,“待回到皇宫,本宫自会向父皇问明。” 陈天竹在一旁看了、听了一大段,直接就是疑惑大起:七皇子和贾熊以及理海之间到底彼此是什么关系?理海为什么自称是鬼婆的女儿?如果是事实,那景玉难道也是了?还有明显不协调的地方,陈天竹刚一细想,又突然忘了发觉哪里不协调了…… 一行人各自搅了半天,正准备先离开这是非之地。“轰!!隆!隆!”,巨大的爆炸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几乎同时,高耸的山谷峭壁上两边连续不断的,出现了数不清的黑衣人,整齐的配着弓箭,弓很快便齐刷刷的拉开了。“哄”,加持的炎魔法准确的让箭矢变成了火矢。 这突发的变故,短短的时间内,除了王晓琳以外,其余人都是仓促的做好了准备。陈天竹也是,一有动静时便已提前扫了一圈,见王晓琳被毕雅君小心地护着,便移动到了理海身边。和理海对视一下,聪明人间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两人均已开始元素集结。 “嗖嗖嗖!”,一轮齐shè,火矢漫天的铺盖而来,却齐齐shè向毕雅君。陈天竹把集结到的魔法元素传递给理海,尽可能的帮她分担一下。只见理海的绸缎铺开,覆在那几人上方,深绿sè光芒一现一没,所有火矢被吞没般消失掉了。 虽然不知道这次的对手是谁,但明显的是训练有素的部队。不过此时,“训练有素”反而方便了理海的防守。又是几轮的火矢齐shè,理海毫不费力般的全部化解掉了。一行人保持距离的开始往前移动,移动后,原来位置不一会便被又突然出现的火矢穿成了火海。 敌人渐渐明白了理海的时间魔法的防御方式,箭矢的攻击越来越乱了起来,有的带魔法、有的附斗气,而且也不全冲着毕雅君去了。这么一变,理海自己的技能肯定是无法应付了,几个护卫张开了防御技能。鬼婆又唤出了巨蟒,而且山谷上零零碎碎的不断出现几只怪兽、妖兽的突袭黑衣人。 一行人踉踉跄跄的前行一段,拐了一个弯后,却几乎绝望了:前面被落下的巨石牢牢封住了狭窄的路口,应该是刚才那巨大的爆炸所造成的。怪蟒试图撞开道路,可是收效甚微,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它才能一块块的移出通路,可现在的情况…… 陈天竹心里盘算起了最坏的可能,看看周围,如果仅仅是自己的话,他觉得凭他擅长的本领越壁翻山绝对有逃生的希望。可其他人呢?他肯定不能扔下王晓琳不顾,更何况现在心里还多了个理海。看了眼理海,理海倒是没有一丝绝望的表情,如刚开始一样的从容。陈天竹下定了决心,在这陪他们一起拼死战到底吧! “轰!”,一发特大的爆裂火球在高高山壁上的黑衣人中炸开,瞬间便炸飞、掀倒了一片人,战场上气氛急变。“吼!”,一条火龙在山谷上方一侧出现,盘旋着轰炸起了黑衣人。 而另一侧山谷上方的黑衣人,几乎一瞬间便崩溃了,疯狂的黑sè魔法像要碎裂掉一切那样四处乱窜,黑衣人们的残肢破体到处飞溅…… 陈天竹一看这情形,很快便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是苩尊来救鬼婆了。 …… 完全一面倒的屠杀和追杀。有没有能力打是个问题,可更重要的是有没有胆量打。别说那些黑衣人了,连远远观战的陈天竹都感到有些心惊胆寒。原来上次苩尊根本就没用真本领,而此刻不同了,只见他全身都涌动着暗紫sè的魔法元素,竟然是真正的“魔化”。“毁灭”和“魔化”两大禁招同时驱动,再配上他的愤怒和残酷,能逃掉的黑衣人都已经是侥幸了。 …… 苩尊径自奔向鬼婆自不必说,可绽炎在空中盘旋后,飞来时眼神似是盯着陈天竹。果不其然,大口一张,一个准确定点的炎枪直击陈天竹。陈天竹急闪,“你妈妈的!这么小心眼!”,旁边的理海绸缎一挥,吞没了炎枪,绽炎明显有敌意的一击后,倒是没有继续追击,化身成了小女孩落地,一边走到苩尊身侧,一边气气的瞪着陈天竹。 “晁姐?你真的是晁姐?芳惠廿年侵rì月?”“苩尊一载问苍穹。你是小苩!”“晁姐,小苩总算找到你了!你,你?你为何会成了这样副模样?”“小苩!你看起来都老了,这究竟过了多少年了?” 苩尊和晁芳惠的相互确认,其他人,包括毕雅君在内,都在周围既认真又小心的看着。坚强的苩尊眼中泛着晶莹的泪花。而晁芳惠明明是哭诉的声音,却不见任何的泪水,应该是早已哭干了。 “晁姐,你受了太多的苦难了,但以后小苩绝不会再让你受一丁点苦了,小苩现在已经天下无敌了!”“我太苦了!今天总算见到了我的君儿,可他竟然不认我。”。苩尊听完,头缓缓转向毕雅君,毕雅君的几个护卫急忙拦在前方。 “轰!”的一声,几个护卫被准确的分轰到了两边地上。苩尊冲毕雅君怒叱:“过来给你娘亲磕头!”。毕雅君虽然身体有些颤抖,但却硬硬顶住了苩尊盖压来的气势,“本宫需要详实的调查,以及确凿的证据。”。“孽障!”,苩尊更怒,眼见就要动手。晁芳惠急急从后面拉住他,理海也是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前辈,别人的家事,是无法由外人的意气来解决的。”,理海冲苩尊说出了一句带刺的话,旁边的陈天竹听着都替她捏了一把汗。果然苩尊暴怒,“小丫头,你说什么?”,理海竟丝毫不惧,“即使亲如姐弟,也不应该凭意气干涉对方的家事。” 看着苩尊喷火般的圆眼,陈天竹心念急转几下,赶快一旁插道:“苩前辈,这位理海姐姐也是晁前辈的女儿。”。这句话恰当好处,苩尊完全没了要对理海动手的姿态,转头问向晁芳惠:“晁姐,她是你的女儿?”“好像是,但很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 晁芳惠陷入痛苦的思索,一会便开始了全身的颤抖。理海上前搀扶住她,“母亲,不清楚的以后慢慢想、慢慢回忆就好了。现在的重点是当年是谁害的你。”。苩尊也急忙附和:“对!晁姐,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二哥和曾姐都说你得了瘟疫。” “别提那个毒妇!”,晁芳惠突然就急吼,续而发疯般的,“曾煦涵,就是那个毒妇害得我!我把她当亲姐姐一样对待,什么事都和她说,而她却一直都在背后给我下毒、下套!直到最后,她才露出了真面目,给我留了四个字:‘我嫉妒你’。” 苩尊极为惊讶,“曾姐害得你?这20年来难道她一直在骗我?”。晁芳惠再吼:“你还管那个毒妇叫‘曾姐’,只问你一句话:你是帮她还是帮我。” “小苩当然是帮晁姐了!”,苩尊的话听来毫无停顿,但一旁的陈天竹感觉得到:他的眼神和内心绝对有了犹豫,他和曾皇后之间的交情肯定也非同一般…… 又是回忆、喧扯一阵,绽炎却不知怎的就自己忽然喊了出来:“太无聊了!人家找地方玩去了。”,明显是相当的不高兴,也不等苩尊回答,便径自跑开,化成火龙,腾空而起。盘旋一圈,飞走前还不忘又冲陈天竹吐出一个炎枪。“你妈妈的!”,陈天竹急避中感觉自己这句话都成了反shèxìng的了。 经绽炎一闹,都没了“回忆”的气氛了。理海面向毕雅君问道:“七皇子殿下,如此清楚地事实下,你还是非要回到皇宫才肯扔掉那些无聊的猜疑吗?” 毕雅君犹豫了半天,走到晁芳惠面前,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母,母亲在上。儿臣,儿毕雅君在此请安了。”。晁芳惠激动得似要手舞足蹈了一般,“好!好好好。哈哈哈,只要君儿安好,为母受再多的苦也无怨无悔了。” “你长得真像毕哥年轻的时候,让为母仔细看看你。”,晁芳惠向前yù抚摸下毕雅君,毕雅君却后退躲开了,马上又引出了晁芳惠的忧伤和苩尊的怒眼。理海在一旁似是劝道:“母亲见谅,七皇子殿下如果不是时时谨慎、事事堤防的话,绝对早已无命与母亲相认了……” …… 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陈天竹,感觉暴风雨即将要席卷皇廷了。此刻深深的体味到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自己也绝对无力插手,只能在一边看着,祈祷结果向着自己盼望的方向发展。 自己盼望什么呢?陈天竹整理和祈祷着: 毕婉千万不能有事。护戚府和身边的人也最好不要被牵连进去。 发自内心的,陈天竹相当厌恶曾皇后的行事手段,她对景玉犯下的恶行,希望这次能得到迟来的惩罚。 不过另一层面上,太子和七皇子的对比中,陈天竹仍然坚信太子更为优秀,如果真如韩雪梅所说那样有皇位争夺的话,陈天竹自是盼着太子获胜。在他看来:七皇子也只有在身高和容貌上有优势,其他方面,特别是其心胸上,远远不及太子。 再看看此刻和七皇子有说有笑的王晓琳,陈天竹很纳闷:七皇子为何偏偏对王晓琳能放开戒心呢? …… 想着想着,陈天竹猛地想起了先前那被遗忘了的不协调感:理海和七皇子到底属于什么关系?他们的出生rì期非常接近,怎么会同时是晁芳惠的儿女呢?还有景玉又是怎么回事? 一切似乎都真相大白了,可一切又似乎仍然隐藏着很多很多的前因后果……第五章,月下的美人 () 《散词·月下美人》 风轻云淡,皓镜空悬。 点点星瞳,河汉无边。 雀影朦朦织如醉,虫鸣簌簌闹正欢。 皆为衬,望中间:一朵牡丹。 - 青衫抹底,红绸理妆。仙娆贪沐月光。 颌轻举,臂高扬,七彩炫灵绕身旁。 秀发飘飘,慧眼无徨,素笑惹情泱。 弹唇浅启百花藏,十里闻香。 = 陈天竹偷偷的望着,不禁感慨。理海太美了,这丝毫无须置疑,但究竟是哪里美呢?好像又很难总结出来。 如果说景玉的美是活泼、娇艳,毕婉的美是高傲、庄重,闵才丽的美是娴静、淡雅。那么理海的美该如何形容呢?陈天竹真的看不透,他长久自傲的欣赏女人的本领,在理海面前根本派不上用场。 “你已经偷窥了10分钟了,我对你的好感度下降了1点。”,理海姿势没变,却传来了声音。既然早已被发觉,那藏着也没用了,陈天竹从暗影中走了出来,摆出自信的笑容,尽量风度翩翩的做一礼,“理海姐姐晚上好。” “你这泡女人用的热身行为对我无效,好感度下降3点。”,理海这话一出,陈天竹瞬间感觉那个不解和郁闷啊:自己那献殷勤般的笑容和动作,怎么会被她说成这样?只觉得自己对她的那什么好感度也是呼呼的狂降,她比起景玉来,可爱和融洽上也差太远了。 陈天竹是自尊心极强的,自己抱着讨好的态度,对方非但不接受,还讽刺一番,那自己也没必要再讨好了。正容、微笑,陈天竹问道:“不知你这是在练什么招数?我从未见过。” 理海仍是全神贯注于自己的事情,“白天的战斗透支了一些能量,我正在进行偿还。”。“透支!”,陈天竹惊呼重复一遍,他对这个词是很敏感的,“你说的这‘透支’,难道是……”。“正是所谓的‘禁招’·透支,但实际并没有什么神秘的。” 陈天竹不再多问,静静认真的看着理海。过了好一会,七彩光点消失,理海呼了口气后却是先开口了,“你难道不想了解下‘透支’的原理?”。陈天竹摇摇头,“既列为禁忌的招数,自然不适合传播、学习和使用。”。理海也摇摇头,“不去认清本质,却妄下断言,好感度大跌5点。” 陈天竹有点无语,“不知你现在对我的‘好感度’是多少点?”“百点满分,现在是59点”“这数字是如何得出的?”“经过对你各个细节的喜恶和计算得出的。”“可否全部列一下?”“你当真要全听一下‘详细列表’?”。陈天竹肯定的点点头,心想着她无非在惺惺作态罢了,看她能列出什么东西。 理海小嘴轻轻一张,便一口气吐出了一大段:“初始好感度50点。战斗前便对形势判断准确,采取最合理的行动,上升3点。对我不熟装熟,下降2点。反应迅敏,心意相通,急提5点。生命关头,不弃友人,狂飙15点。和小女孩怄气,大跌5点。不畏强Bao,敢于出头,大提5点。另外整体上,自信过头,扣掉3点。再加上刚才扣的9点,目前我对你的好感度是59点。” 陈天竹感觉自己有点张嘴合不上的感觉,那一大段话,虽然有多处可以展开询问,但却没有能进行反讽的地方。停了一会,理海问道:“对这算点的‘详细列表’,可有哪里有异议?” 只想看看她惊慌或无语的样子,陈天竹犹豫了一会坏笑道:“没有任何异议。但请问理海姐姐,要亲你的话需要多少点?”。谁知理海就像连思考都不用的便回答:“脸或手的话:60点可奖励一次,70点可私下,80点可公开。嘴的话,要90点。” 陈天竹暗叫厉害,仍不死心,“那要推倒理海姐姐,需要多少点?”。结果理海还是完全波澜不惊,“想推倒我,只需50点。”。“啊!?50点?”,陈天竹自己大惊了起来,她的意思是说她很随便还是特指对自己现在就可以? 理海哼笑一声,“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但这次算你事出有因,不予扣点。”。陈天竹感觉自己有些不是对手了,盯着理海。理海继续说完:“推到我只需50点。但必须满足‘隐藏条件’。”“呼。”,陈天竹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稍息片刻,理海问道,“还有什么问题?”。陈天竹双手合十,做出毕恭毕敬的样子,“理海姐姐最厉害,小弟佩服到五体投地。”“油腔滑调加故意夸大,减2点。不过我听的倒觉亲切,加3点。” 陈天竹脑子转的那是多快,嘿嘿一笑,“那这样理海姐姐对我的‘好感度’不就到了60点了。”“嗯,正好。”“那刚才说的‘奖励一次’是否当真?”“你要现在就领?”“马上就领!” 理海既没迟疑也没丝毫娇羞,就像很正常那样,“那你选择脸还是手?”。要是以前,陈天竹肯定马上选择亲脸,然后再接上后续行动。可此刻对着理海,陈天竹完全没有了多余的心态,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就请理海姐姐伸出右手吧。” 理海很自然的伸出右手,陈天竹右手捧起,左手背后,很优雅的一个鞠躬施礼的动作,异常协调的在理海手背上点吻了一下。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感觉和想法,陈天竹仅仅觉得自己认识了这个女人的一点点了。她是一名奇特的女子,可哪里奇特呢?将来慢慢会弄清楚的…… “呵呵,心无杂念,举止自然,可以再加3点。”“理海姐姐说话真是有趣。”“但我不是为了有趣才这样说的。”“难道有特别的原因?”“因为你总是对刚见面的女人凭视觉进行‘打分’,所以我觉得用这种对你‘算点’的方式和你比较容易沟通。” 这句话又令陈天竹吃惊不小。她怎么知道自己的习惯的?但那还不是最重点的,陈天竹问道:“难道理海姐姐这‘算点’的方式只是临时在小弟身上使用的?”“那是当然,我要是对别人都用这种奇怪的方式说话的话,我岂不成了神经病了?”“……”,陈天竹陷入无语,果然对理海还是一点都不了解…… “又进入自我意思里随意猜测了?可要再扣点了。”,理海不依不饶般,陈天竹再次双手合十,好像讨饶的,“小弟错了,以后不敢随便拿女人打分了,请理海姐姐饶过我吧。”“呵呵,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再那么说了。至于你的爱好,那是属于你自己的事情,不影响到别人,别人也无权过问。” ……之后理海果然不再算点了,陈天竹觉得轻松了不少,随便扯了几句,忽然想到了重要的事情。 陈天竹表情严肃又带些忧伤的,“听貂儿说过,理海姐姐对各种禁招都有所研究?”“正是,个人兴趣。”“那请问,如果‘焚心’的人化成饰物的话,还有没有办法再复原?”“肯定没有。”。理海如此确信和冷酷的话语把陈天竹内心重燃的那点点火光又彻底浇灭了。 “理海姐姐,我是在说貂儿的事情,她可是你妹妹,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貂儿的事情我也听说和了解了,她再惹事也是我妹妹,我自然会全力搭救她的。”“那你刚才为何还那么肯定没有办法?”“我肯定的只是你刚才的问题,和貂儿的事情无关。”“??” 陈天竹直接被说晕了,回头理一下理海话中的意思,但仍然理不清。取出胸前的青簪头,递给理海,“这是貂儿焚心后化成的。”。理海接过来看了一会,还给陈天竹,“如果你如此确认的话,那貂儿就真的没救了。”“我亲眼所见,等等,你是指貂儿还有救?”,陈天竹抑不住内心的冲动。 理海还是很平静的,“器神妻子年轻时,在众神学院中死而复生的故事你可知道。”“这自然听过无数次,可那不都是故事和传说吗?”“不,那确实是真实的。虽然各种故事中描述的方法多为编造。” 陈天竹觉得心都突突的跳了出来,“那么理海姐姐知道真正的方法了?貂儿有救了?”“第一,我不知道具体的方法。第二,借助时空能力有救回她的可能。第三,一切的前提必须是你首先确信貂儿还没有死,因为时空能力的唯一真理就是:发生了的事实绝对不会改变。” 陈天竹一时消化不了,“我确信貂儿没有死?可这让我怎么确信?”“这就是你作为当事人的事情了,别人帮不了你。就像当年器神拜托长神那样。”“什么样?” 理海望着陈天竹,四目相接,带着命令、哀求、期盼等等复杂的表情,缓缓但响亮的说出:“拜托你,请你在你看到的‘事实’中努力寻找她还活着的证据,并完全的确信。”“……” 一直自信的聪明脑袋,此刻却显得无比笨拙。如果能救回景玉,陈天竹自是任何事情都愿去做,哪怕拼上xìng命。但此刻这个“确信”,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这简直比决心舍弃xìng命还要困难! 再无话,陈天竹抚摸着青簪头深思…… …… 良久,良久。理海独自低吟起《百花藏》。陈天竹有些心烦,加上听到了这讨厌的诗句,可惜般的叹了口气,“本以为你是探求真理,蔑视虚伪的xìng格。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这首诗。” 理海带着不满又嘲讽的口气反唇:“前后两句话完全没有一点必然关联。另外,你是认为这首诗很虚伪吗?”“正是,这首《百花藏》既无文雅,也无内涵,完全就是一外行为了奉承的临时拼凑之作。”“‘长神’为诗词外行、此诗为临时拼凑均为属实,没有风韵文雅自然也是恰当评论。但你既然讨厌长神,都不屑听他的诗句,那又凭什么下‘无内涵’的妄言?” 陈天竹真的有些来气了,理海这简直是不讲理了。“这并非我自己的断定,而是现在大多数人的公认。”“呵呵,好一个‘公认’,不享受来之不易的和平时光,反而对历史英雄出言不逊。如果‘公认’能决定历史的话,现在人族还在将鬼族当做神去叩拜呢。” “你!你这纯粹的是无视事实。长神自身基本没有战斗能力,还在关键的‘学院保卫战’之前逃离,这些可是事实?”“长神身体病弱,五气极低,这是事实,但不能战斗却是你的主观臆断。另外,你用的那‘逃离’更是污蔑之言。” 陈天竹直接一甩手,“哼!那你也得拿出证据!纵观史书,他一生没有什么大的功绩,能得到如今地位不过是运气太好,加上能言善辩以及裙带关系罢了,现在很多人都已称其为‘虚伪之神’。” “强者不一定胜,但胜者一定强。既然他坐在了长神的位置上,自然贡献过相应的价值。”“哼!你前面还在‘禁招’上说我不懂认清本质。那你现在自己何尝不是?只会拿‘长神’的虚名来狡辩。” “呵呵,我一直都在很正常的辩论。倒是你,手舞足蹈,难道你在演示什么叫‘脚辩’?”“你!……还真是厉害啊,最厉害,嘴厉害,嘴最厉害!我不和你说了。”,陈天竹直接气呼呼的就离开了。他何时曾被别人用话语刺激到这种程度啊?不仅发起了疑问:她说的方法真的值得相信吗?第六章,贾熊的蛮势 () 《七律·贾熊》 乱发臃腮饭桶腰,愁眉怒眼步伐彪。 额纹彻脸灵朱雀,肩顶游魂玄黯刀。 尤笑当年多懒散,怎识今rì早岧峣。 沙场三载重相见,方信人生岁月雕。 “这真的是贾熊吗?”,面对领着数人踏进会武台的贾熊,陈天竹疑惑了起来。周围也均是各种碎语, 显然也都有相同的质疑。 回想前rì陈天竹随七皇子一行回到涅槃,本以为马上就是雷霆暴雨的,可现在都过了一天半了,也没听 到什么大动静,似乎只有卫州太守被罢职查办的消息。 周围的一切似都在照常进行,随着贾雄等人的到来,护戚府又开始了会武争夺。震、艮两柱正式争夺柱 头之位,新人理海亦由各柱以武抢人。 陈天竹注意力回到贾熊那,她身侧、身后绕着三个女人。一侧理海自不必说,而且陈天竹也确实没法说 她…… 侧后跟着飒羽,现在名义上的艮柱头,当年护戚府内有名的暴虐美女。如今虽然风姿更胜、露脐盈笑, 可其位置和态度,明显让人感到她对贾熊的从属关系。 贾熊身后还贴着一异种风情的高大女子,肩膀甚至比贾熊还要粗犷一截。据说是巨鹏王的女儿,礡鹏, 此次以使节身份来降服归顺、称臣领封的。看她粘着贾熊都到了这里,心态那是一目了然了。 “关于贾熊,二哥怎么看?”,陈天竹习惯的询问弘松。弘松思索了一会,咂了下舌,“武艺好得,脾 xìng难磨。一头懒惰的笨熊到底能不能用三年就变成慑人的猛虎,难说,真难说!三弟不妨上前探上一探。” “正有此意。”,陈天竹说完,便直接跃了出去,落到贾熊面前,一时会场安静了下来。 陈天竹哼哼一笑,“笨熊,你可还认得我?”。此话一出,理海轻笑,飒羽正容,礡鹏则是怒目而视。 贾熊回一哼声,似笑非笑,面上更显狰狞,“就算你现在个头和我平了,也还是那根矮竹子。” 真的是他?陈天竹疑惑中再问:“你借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还给我?”。贾熊不假思索直接单臂把肩头的 游魂刀一甩,大刀旋转着飞上天空,然后“嘭!”的,就插在了陈天竹脚边,只听贾雄说道:“如果你配得 上这把刀,可以随时取走。” 好一把大刀!由特制玄铁所构,重达百斤,通体荡着深暗的寒诡,刀身两个金光大字:游魂。此刀乃是 几年前,陈天竹在“神的游戏”中得到的战利品,但根本无法使用。贾熊仗着自己大几岁,有点蛮力,便半 死缠半硬夺的“借”走了。当然,那时候贾熊其实也根本使用不了这把刀。 陈天竹此刻已不怀疑贾熊的身份了,但却受不了这种挑衅般的态度,看看游魂刀,便想试上一试。自被 “昒昕忘梦”侵袭过后,便被强行拉出了相当程度的怪气,虽然没怎么学习怪力的使用,但陈天竹觉得单纯 的强化下力量,还是不困难的。 尽量控制到一些怪气,和自己的动作结合在一起。陈天竹双手握着游魂刀,大喝一声,拔了出来。举过 头顶,还未挥动,便暗暗叫苦,用起来才知道,自己的“怪力”根本连初级都算不上,而且这把刀似乎突然 变得更重了。 费力的挥了几下,惹起周围不少讥笑声。陈天竹怒起,脑中急转,便运起风魔法,尝试将此刀轻量化。 可魔法刚接触到刀,刀便像碰了仇敌那样把魔法元素驱赶的四处逃散。其实这方法几年前就试过了,现在虽 然陈天竹的魔法水平已大进,但仍然没用。 又不甘的奋力挥动几下,结果只不过引来更多的讽刺声。一时不知该怎么下台,却传来了理海的声音, “此刀有魂,可尝试沟通。”。入到陈天竹耳中,便如指路的明灯一般,马上集中jīng神力,想象着去触摸游 魂刀。 有点奇妙但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刀内真的有“魂”,可未及深触,刀身突然黯光溢出,刀尖前形成一个 黑暗的圆球空间。强烈的土系和死亡系属xìng荡漾,陈天竹纵使大胆,此时也不敢逞强,急忙松开游魂刀,后 退一段距离。 游魂刀插落回地面,伴着极为刺耳的尖鸣,黑球瞬间急缩、消失,只剩了地上被吸出的一个洞。几十人 看着这场景都没了大气,如果身体被罩到那黑洞内…… 贾熊抬起右手冲着游魂刀,只见不知为何的刀身一炸,游魂刀旋转着飞向贾熊。贾熊单手稳稳接住游魂 刀,复扛回肩上。陈天竹退了回去,无人再上前,全场只剩了礡鹏那嘲弄般的肆意大笑。 …… …… 如果说第一场飒羽赢下褚大山还有些费力和特殊原因。那刚刚结束的第二场会武,则是贾熊三招完胜了 震皖雷。而且挑不出任何的借口,因为贾熊是完全等待震皖雷发动了领域魔法后才后出的招。 这样一来,贾熊和飒羽成了震柱和艮柱名副其实的柱头。接下来便是新人理海的入柱,她首选了震柱。 除了艮柱,其余各柱均大竖夺旗。 …… 夺人第一战,陈天竹上台挑战理海。老实说,亲眼见过理海之前的战斗,陈天竹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少胜 算,但他就是希望能和理海好好的较量一场。即使胜不了她,也要尽量消耗下她,让别人都看清她的招数。 对陈天竹来说,无论哪柱抢走理海,都比让贾熊继续嚣张下去强。全场都静了下去,只有礡鹏在大喊:“小 俊仔加油,赢了那小娘皮,本座有重赏。” 陈天竹摆上笑容,冲理海抱拳,“还请理海姐姐手下留情。”。理海淡淡一笑,“知道了,我会手下留 情的。”。惹出了一些笑声,陈天竹是有些生气,很常用的一句谦虚话,她怎么会如此回答?而且回答时表 情还很正经。 陈天竹转成了有点坏笑,顺着她的话赶了过去,“那不知道理海姐姐要如何‘手下留情’?”。理海想 都没想一般,“我用不超过你的气和你会武。”。陈天竹哼笑一声,“说话算数。”,如果拼技巧的话,他 绝对是自信满满。 最正常的起手方式,陈天竹抽出魔杖,开始了元素集结。理海看到后却直接前冲,后腿蹬地异常有力, 显是用上了怪气。这一下,嘘声四起,没有人能料到理海竟然如此。这种不给对手预备时间的战法,通常都 是劣势、不自信且粗野的人才使用的……但陈天竹已经有些了解了,理海她根本就和“通常”不沾边。 下一瞬间,陈天竹近乎本能的感到危险,未等理海到跟前,自己马上往后一跳,深绿光芒形成的拳影在 胸前凭空袭过。随后,理海冲到陈天竹原来的位置前面非常有力道的空挥了一拳。仅这一下,周围已没了嘘 声,都在仔细的盯了起来。 陈天竹一打架,嘴上便自动的闲不住,笑着问向理海,“既然小弟已经躲开了,理海姐姐为何还要空挥 一拳呢?”。理海听到后,站定,完全没了战斗姿态,就像在解释、传授一样,“这就是因为时空属xìng的唯 一真理:真实发生的事实绝对不会改变。即使拳影没有打到你,但拳影是由我随后的那一挥拳产生的。” 陈天竹来了兴趣,能让她多说点自己的技能出来比过招试探可还要有效。与是陈天竹再问:“那假如理 海姐姐就是故意不空挥后面那一拳会怎么样?”“那拳影肯定也会有其他产生的原因,但最终所需的能量都 要由我的身体来承担,所以我身体肯定会受到相同或数倍的能量反伤。” 果然越厉害的技能,其自身危险也越高,陈天竹寻思一下继续问道:“那如果小弟躲开拳影后,想办法 阻止理海姐姐在合适的位置挥拳,会怎样?”“那我自然会受到自己技能的反伤惩罚。” “喔。”,观战的数十人齐齐的听明白了。虽然护戚府里高手如云,也不少拥有一定程度的时间属xìng, 但多数只是作为探查和预知进行使用。如理海这样能将时间属xìng和气结合成灵(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