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2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2部分
百花藏-第12部分下头。闵才丽抬起右手,陈天竹不动的直视着她。 ====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人能不能打自己或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打自己,这绝对是个非常重要且严肃的问题。量化成两个指标的话:右边是身份的对比,左边是道理的对比。两面各有其相对的优缺点,没有什么绝对的优劣。 其实大多数的男人都是在靠近中间的一个位置见机游离,但也不乏有很多严重“左倾”或是严重“右倾”的男人。 而陈天竹目前:胆大、重义、宽人,异常自信自己的判断,加上仍未退去的纯真和幻想等等。一切因素凑在一起,最终导致陈天竹目前在此类问题上是“极端左倾”的xìng格。 ==== “啪!”,闵才丽真的扇了一巴掌,这绝对是平时想象不出的一个画面。陈天竹脸上确实的感到火辣辣的疼痛了,因为打的位置正好和昨天毕婉的那一巴掌是一个位置,简直就是新伤翻出了旧疤。 “打的好!舒服!”,陈天竹吐到,而且他确实觉得心里放踏实了,闵才丽如果真有什么怒气,这么直接发泄出来要比憋在心里强太多了。 “请公子弄明白,这一巴掌不是因为公子夺去了才丽苦守17年的贞洁,而是因为公子在占有才丽身子时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请问公子,这一巴掌该不该打?”“错的太大了,该打。” 闵才丽仍然一副文恬的样子,就好像刚才那一巴掌根本不是她扇的那样,“公子,才丽能不能再打一巴掌?”。陈天竹又肯定的点点头,一动不动直视着闵才丽。 只见闵才丽这次抬手准备的动作非常大,牙齿也紧咬了起来,眼中忽然烧起的怒火似要喷发出一般,一时间完全没了淑女的样子。陈天竹有点暗惊,清楚这一巴掌落下来绝对会威力十足,但还是压住自己的反shè保护动作,不做任何抵御。 “啪!!”,陈天竹不但脸直接被打的扭向了右边,连身体都跟着趔趄了下,只觉得耳朵轰鸣,眼冒金星,口中左腮处被牙齿格出了咸味。“打得好,太舒服了!” 闵才丽皱眉、绷脸甩了几下一时麻木的右手,过了有一会才终于整理回自己那庄惠的招牌外表,“这一巴掌,是因为公子出言侮辱了我们整个银狐族。请问公子,这一巴掌打的对不对?”“对!”。闵才丽又举起右手,动作和第一巴掌一样,陈天竹鼓了鼓左脸,直视她,准备继续。 闵才丽的巴掌落到陈天竹脸边却嗖的就停了下来,然后轻轻地安慰式的抚摸起他红肿的左颊,嘴角上稍微泛出微笑,眼睛眨了下,认真的说道:“如果需要下一次,请公子记得沐浴干净,并且不要醉酒。” 陈天竹哪能听不明白这话?不但是这次没事了,而且还附送了“以后随时都可以”的“免费卡”。要是犹豫不收的话,那就真不是男人了。陈天竹摆起他的招牌笑容,手抚上了闵才丽的手背,“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两人又是一阵对视,不过这次的气氛和境界那绝对和之前的不是一个概念。许许,还是闵才丽先开了口,“这一个月,公子借着伤醉,已经享受了很多人给你的特权了。现在既然公子已经醒来,还请尽一下自己的义务。”“嗯!我马上就去。” “嘻”,闽才丽轻笑一声,从上到下的看了陈天竹一圈,看的陈天竹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呃!我先去沐浴一下,再换身衣服。”“那才丽就先去准备热水了。” 看着闵才丽走起路来有点别扭,陈天竹又感慨了起来,顺着开始思索起这一个月来赊欠了哪些帐,如何能好好的尽量还清: 韩雪梅那,顶撞挖苦了他好几回,昨天他是真生气了。陈天竹寻思着,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准备个一天时间,好好坐定,耐心听他大谈特谈些大道理。 弘松那,得罪的大发了。不过好兄弟,简单!开几个玩笑,嘻嘻哈哈几段,包管么事都没有了。顶多大不了就陪他去几次溢香院什么的。 小兔……陈天竹感觉有点头疼,觉得干脆找棉花偷偷堵住耳朵,然后就使劲哄她,管她刺挠什么话,反正听不见。不过,万一让她识破的话,“呵呵,估计那表情会挺有意思。” 王晓琳,可以考虑跳过。 张虎,直接跳过。 红狼,这几天好像气的都不来了。不过其实最好哄了,使劲夸他多么有女人味就好了。 蓝狈,搞定了红狼,自然没有搞不定她的理由。 郁郁姐,郁郁姐,那个……陈天竹决定还是也跳过去吧。 绿硅,xìng格有些怪的小子,只能随机应变了。 …… 好像那个李智通上回被骂了个狗血淋头,顺路去道个歉。不过亏他吃了晓琳的菜后还敢再来蹭饭,难道他不知道太子,特别是七皇子,都对晓琳很上心吗? …… 最后,最重要的自然是毕婉那里了。但现在陈天竹离府就会被监视着,毕婉那边大概更不方便。陈天竹思考后,觉得还是光见下严慈,任她打骂完了再拜托她给毕婉说说好话。唯一问题,严慈能用几个词去说“好话”呢?还是得自己提早准备些词,直接塞给她。 陈天竹有点津津有味的编起了要对毕婉道歉的词句,还要考虑到中间传话的严慈…… “公子,热水备好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闵才丽已经回来了。陈天竹回过神来,点点头。闵才丽yù离开,陈天竹拉住了他,笑着但却不容有辩的说道:“这次你给我添水。” 既然已确定了关系,而且闵才丽又是非常内向且保守的那种,那陈天竹该唱主调的时候就唱主调了,对这种女人,如果事事都要问个“行不行?”,那反而是把责任都推到了她身上。闵才丽犹豫了下,点点头。 …… 鲜花浴,jīng神了。再深的伤口,流再多的血,只要人没有死,那总是要结疤的。现在的陈天竹就像断了根肋骨,虽然以后也时时会痛,但该进行的生活还是要进行下去的。 既然决心要振作,那么好好享受下也是为决心加上砝码,“才丽,添热水。”。闵才丽端着一盆热水娴娴进来,边添水边用暗魔法形成曲调,惠口轻张,表情淡雅、庄重,《临江仙·期盼》:“ 百艳戏湖撩奂雾,渝流萦绕仙烟。 绍歌朴意柳英颜。盼君重振奋,举首望青天。 品唱史诗多洒泪,尤讴一往无前。 落花点梦吻心弦。更应珍旧曲,翅展赋新篇。” 陈天竹静静听完,表情严肃:“今天我对不了诗词,但必须认真说一声:谢谢。”“此乃才丽本分,公子无须言谢。” 陈天竹泛起淡淡笑容,“我以后不会再对你谢来谢去,相对的,你以后也不要再称我‘公子’。”。闵才丽点点头,嘴角挑出些微笑,“是,天竹。” 陈天竹笑容继续变大,“放下汤盆,与我一起沐浴。”。听到这闵才丽犹豫了,“我今天……”。陈天竹不容置疑的打断道:“我知道,你放心就好了。” 闵才丽点点头,放下汤盆,丝带轻卸,薄薄的浴衣徐落,只剩了亮红的亵兜。陈天竹牵起她的柔荑,“从现在开始,我要慢慢教你很多很多的学问。”…… …… …… 东宫书房,陈天竹被太子召见。太子毕焕蔚,唯一能挑出的遗憾就是身材有些矮小,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其他方面的优异:治国论道、笼络臣心,威严又晓理等等。 太子对韩雪梅有知遇之恩,韩雪梅自是对其忠肝义胆。还有,陈天竹能长期待在毕婉的身边,也是太子刻意的安排。 行过臣礼,太子屏退左右,连贴身护卫都没有留,令陈天竹大感受到信任。“时间无多,本宫就直奔主题。”,陈天竹马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婉儿是本宫最疼爱的妹妹,本宫绝对不会允许你们私奔。”。这还真的是直中靶心,陈天竹感觉都惊出汗来了,也不掩盖抵赖,“请太子殿下宽心,下官绝不会行如此鲁莽之事。”。虽然毕婉确实在他面前立了个誓言,但他也确实不会考虑那一步,因为那样毕婉的牺牲就实在太大了。 太子不置可否的换了句话:“我现在仍然坚信,我妹妹婉儿的幸福应该在你这里。”,这句一出,简直让陈天竹受宠若惊、感激流涕。 陈天竹不甘的叹了口气,“承蒙太子殿下抬爱,可如今木已成舟,下官绝不敢奢望什么了。”。“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太子盯着陈天竹,似乎要看穿他一般,陈天竹一时无答。和毕婉的感情,不奢望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毕婉还发下了那样的誓言,然而即使奢望又能如何? 静默一会,陈天竹仍未作答。太子一笑,带了些神秘的目光,“婉儿有祖先王神的守护,她若不愿意的事情,相信老天也会阻止的。‘夏荷府’才刚开始修建,她的婚期也还有半年,中间发生些什么事情,那是谁人也说不准的。” 陈天竹听着太子似乎话里隐隐含了些什么,“可即使真有什么变故,以下官的身份地位,也绝无法匹配的上公主殿下。” “哈哈哈。”,太子大笑了起来,转而认真且肯定的说道:“以你的文采武貌,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身份地位不过都是些信手拈来的虚物罢了。有什么能比婉儿的倾心更有价值?又有什么能比赢得婉儿的倾心更困难?你好好想想吧。” 陈天竹不住的点头,胸中不自觉的已燃起了熊熊野心。太子最后又加了一句:“本宫会帮你留意和安排各种机会。”…… 再无多话,太子吩咐添茶。进来一侍女打扮的女子,陈天竹无意瞥了一眼,这一瞥不要紧,马上脑中翻腾起了各种疑问、猜测、不解。为什么?那名女子竟然是苗梦婧! 太子目光那是何等敏锐,马上察觉到了,“陈翊卫可是认得梦婧?”。陈天竹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合适,苗梦婧倒是盈盈一礼,“回太子殿下,陈大人和小女曾在‘瑰湖选秀’中有过一面之缘。”。陈天竹也马上附和道:“正是,梦婧姑娘的绝世才艺令下官过目难忘。” 太子大笑,“那就不用本宫介绍了,陈翊卫,其实梦婧即将成为本宫的良媛。”。陈天竹先应付上:“那就恭喜太子殿下,恭喜梦婧姑娘了。” …… 陈天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宫,怎么回的护戚府,如何进的自己屋、入的卧室。太多的东西在脑海中翻来覆去:和毕婉的感情,重燃的希望。完全变了的苗梦婧,她做过什么?想做什么?还有应不应该告知太子…… “弟弟,有没有想我?”,身后毫无征兆的飘出一句透着妩媚的话语,连思考都不需经过,陈天竹内心直接涌出了深藏着的恐惧和一丝歉疚……外篇,忐忑的艳福 () “武生鲸!”,陈天竹大喊,不过没发出声音来,因为已被武生鲸左手紧紧捂住了嘴。奋力挣扎,也是一动没动,因为武生鲸的右臂跨过胸前勒住了他。 反shèxìng的动作失败后,陈天竹马上不再多动,他和武生鲸实力的差别摆在那里呢。武生鲸也随即松开手。只能智取、不能力敌!陈天竹心里寻思着,嘴上没慢,“姐姐!” “爱~”,武生鲸乐开花般,左臂成了勾搭在陈天竹肩颈上,像兄弟般的动作。可身体侧倾,胸部紧压,右手挽缠,又似小女孩撒娇般。也亏得她的身材,换其他女人对陈天竹,想做也做不出来这种动作。 “姐姐怎么来这了?”,陈天竹试探的一问,刚出口,自己就自嘲了:这种问题对她还用问吗?肯定是问了也没用。果然,武生鲸对陈天竹耳朵一吹:“姐姐我想你了,来看看你啊。”。心头急转过,陈天竹瞬改主意,见机脱身甚至是捉拿她的念头都被扔到了一边。 陈天竹把招牌的笑脸用了出来,“姐姐你来的正好,弟弟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下。”。“嘻嘻嘻,什么请教不请教的,我们姐弟间还用客套吗?”。陈天竹暗抚胸前挂着的青簪头,“我想问姐姐几个关于‘焚心’的问题。‘焚心’的人如果……” 陈天竹那还没问完,却见武生鲸松开手臂,直起身来打了个哈欠,“赶路赶得腰酸腿疼的,累死了,先让姐姐睡一会。”,说着自来熟般的甩掉靴子,往床上一跳一趴,“不错!这床又大又结实,能闹出不少花样。”。闻了闻枕头后拿脸转着蹭了几蹭,“好香的味道,弟弟可一定要介绍下这个香妞,姐姐想讨点这香粉的秘方。” “嗯。”,陈天竹随便应了声,可满脑子都是在思考自己的问题。笑嘻嘻的上前,奉承道:“姐姐,弟弟给你锤锤腿,揉揉肩吧?”。武生鲸全身都爬在床上扭动了几下,袍摆顺高叉踢开,高兴的催促:“快!先给姐姐捏捏腿。” 陈天竹斜坐在床边,手直接摸上武生鲸裸露出的小腿肚子揉捏了起来。“啊~啊~好舒服~使点劲~啊~”,武生鲸在那发着一听就是故意夸张出来的声音。陈天竹一边jǐng告自己不要被诱惑,一边考虑怎么哄她高兴好问出自己的问题。 “啊~再往上移移~啊啊~里面也要~对~用力~用~啊!”。纵使知道她在那里装,陈天竹也不仅被弄得有点心猿意马。 武生鲸身材极为高挑,曲线几乎完美,平时的媚姿也有模有样,即使年龄稍大,那也贴近了极品的档次。更进一步的,陈天竹知道她还有另一面,那无穷的怪力、那异常的暴躁,到底是如何隐藏在了笑语和艳体中呢? 思想稍一发散,陈天竹只觉得手上传来了神秘的快感:细腻的皮肤、柔滑的弹xìng,明明有着能破壁碎石的威力,此刻却在自己手掌中变型、玩弄。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赶快再次jǐng告自己。 陈天竹还没有问出问题,武生鲸倒是先换成平时笑腔开了口:“虽然不知道那个假妞给你灌输的什么思想,但有一点姐姐很赞同:和自己无关的事,不要有过多的好奇心。”。陈天竹寻思了“假妞”这个词好几遍,暗暗觉得是在指韩雪梅,一时间又想笑喷又想生气。 武生鲸一边拿出本册子,一边继续说道:“但是既然涉及到江湖事,可连江湖上有哪些狠角sè都不知道,那可随时会栽了的。姐姐给你准备了份礼物,有时间弟弟可一定要好好看看。” 陈天竹一手继续动作,一手接过小册子,封面上曲曲折折、难看又难认的几个字:姐姐的礼物。看着都头疼,要是里面都是这种字,那还怎么看啊?顺手翻开一页,里面的字体倒是正常,只见第一页上大字:杀手榜0位:凄枪。 陈天竹觉得有点搞笑,“姐姐,你这‘杀手榜’怎么冒出来个‘0位’?”“凄枪那个混蛋有一阵子没出现过了,都传他已被做掉了,还抹了名。可除了苩尊那老玩意,谁还能做掉他?所以姐姐把他资料放在0位了。” 陈天竹又下意识翻了两页,杀手榜1位:仇瞬斧;后面跟着杀手榜3位:巫琵琶。他记得武生鲸是杀手榜2位的,所以想先看一下。 “姐姐,怎么好像没有杀手榜2位?”“呵呵呵,那位置现在是你姐姐的,姐姐里里外外全都归你,弟弟要看谁不顺眼,只消一句话,姐姐帮你做掉就是。”。陈天竹不再多问,不管是武生鲸有意隐瞒还是确实不需要写,现在都不是最重要的。 陈天竹把册子扔到一边,两手齐动,继续讨好武生鲸。“啊~嗯~啊啊~”,武生鲸又开始装娇了。陈天竹觉得时机差不多,便开口问道:“姐姐,你说‘焚心’的人如果化成了饰物,有没有办法再复原呢?” “啊~腿上舒服了,可肩膀还是酸酸的。”,陈天竹赶快抽出手来,分开长发到两边,去按摩武生鲸的肩膀。“啊~舒服~啊啊~腰,弟弟再给姐姐压压腰,我可不想早早的就驼背了。”,于是陈天竹赶快在她腰部使劲往下压。“啊~就是这样,使劲!啊嗯~肩膀!肩膀别空出来。”,无奈的陈天竹只好一手捏肩一手压腰。 “啊~太轻了,肩膀上两边要一块使劲。”,陈天竹晕头转向的,武生鲸这纯粹在给自己出难题,“姐姐,我只有两只手啊。”。武生鲸却向小孩耍赖般,扭捏着身子,“不管,反正姐姐要你一边压腰一边捏两个肩膀。” 这回陈天竹听明白了,原来这是在指定服务动作啊。不多犹豫,对武生鲸,除了满足她,想再多也确实没用。陈天竹脱掉靴子,上到床上一跨一坐,就跪坐在武生鲸的腰部上,胯下使劲下压,然后两手捏上两个肩膀。 “啊~对了,就是这样~啊噢~腰上使劲~啊~”,武生鲸又开始了,还不时又扭又颠的,这回对陈天竹可是真有效果了。胯下是柔骨弹肌、温香软玉,再这样又压又蹭的,没反应的话,那就不是正常男人了。 陈天竹知道自己已无法忽视yù望牵出的享受,踌躇一下,便下定决心:顺带的享受正视就是了,反正自己只要不对她真的产生什么感情就行。 又是如此一小阵,陈天竹耐着心的重问:“姐姐,‘焚心’的人化成饰物后,有没有办法再复原?”“啊~嗯?造梦也不可能了?”。冷冷的一句话,明明早就知道是这个答案,却非要再听一遍才死心。 陈天竹深叹了口气,又转问道:“那从饰物中,如何再将炎兽唤出?”“如何唤出?就那样唤出啊?”“具体呢?想的什么,需要念什么?”“姐姐我差不多就是:‘小崽子!给姑nǎinǎi去干活!’,不需要念什么。”。“……”,陈天竹听得有些无语。 想了想,陈天竹不甘的再问:“姐姐还记不记得第一次从饰品中唤出炎兽时是种什么感觉。”“第一次?就和男女第一次上床一样啊,就算不会,也顺着自然而然的就会了。”。“……”,陈天竹觉得更加无奈了。 陈天竹解下青簪头,伸到武生鲸面前,“姐姐,你看看这里面的炎兽该怎么唤出?”。“哦!原来弟弟也有了,那让姐姐好好看看。”,武生鲸伸手要抓,陈天竹一看她伸手,心中猝然一震,立马收回青簪头。 “嗯?”,武生鲸不解。陈天竹只觉那一瞬间心中太害怕了!万一武生鲸拿去青簪头不再归还或是对青簪头做出什么事来…… “好弟弟,给姐姐看看嘛!”,武生鲸撒起娇来一般。“真的不用了。”“看看嘛~姐姐只看看,不碰还不行吗?”“我再给姐姐捶捶肩。”“那这样看好不好?”,武生鲸边说着,直接几处地方一使劲,嗖的就跪趴了起来。 陈天竹只觉胯下猛地传来力量,把自己整个身体一下就驼了起来。待反应过来,自己就像,就像骑在一只豹子的背上那样。没错!在陈天竹眼里,武生鲸就是头豹子,别看现在在自己胯下有说有笑,说不定下一时刻就会突然把自己翻下来,连骨头都吃掉。 武生鲸扭头,“这样可以给姐姐看了吧?”,陈天竹思考了一会,把脚向后别到武生鲸大腿上,全身重量都压在她腰上,身体前倾,右手稳稳抓住她肩膀,左手小心翼翼的把青簪头递到她眼前。武生鲸认真看了一会,又似jīng神力探查了一会,突然张嘴要咬青簪头。 陈天竹一直都紧绷着神经,哪容她得嘴?刷的就收回了青簪头,生气的在她背上拍了一下。“啊~”,换来的却是武生鲸又故作的媚声,还在床上慢慢爬了起来。陈天竹由得她动作,稳稳骑在她背上,倒是好生舒服。 “怎么样?姐姐可有什么头绪?”“如果她的最后一丝执念在你这里,其他人不可能有任何头绪的。”“你!……”“也不知是哪个小妞,长的难道很俊俏?”“姐姐也见过她一面。”“噢!原来是那个紫发的小妞。那太遗憾了!” “嗯!”,陈天竹还以为她在安慰自己,觉得稍微有了点好感度。却不料武生鲸下一句:“那么强的实力,‘焚心’出来的炎兽肯定是威力无比,却不能用,太遗憾了!” 陈天竹瞬间觉得直接就是七窍生烟了,武生鲸这还算是人吗?不!她本来就是头豹子,就算花纹再艳丽,动作再娇美,本xìng上还是残忍嗜血的。他接近自己估计就是要找机会将自己炼化为她的炎兽……现在既然没什么事求她了,而且还在护戚府,也不怕翻脸。 陈天竹丝毫都不客气了,带着怒火的,左手抓起武生鲸的长发,使劲往上一扯。“啊!”,武生鲸头被扯起来,停止了爬动,本来像是确实吃痛了,可后面又带上了媚声:“嗯~感受到弟弟的力量了,再加点劲。” 既然你想装,那就让你装个够!陈天竹心里叫着,面上成了坏笑,“好姐姐,你现在就是头豹子,是我的坐骑。”“嗯!姐姐任你怎么骑都高兴,白天晚上都随你。” “啪!!”“呀!”。陈天竹大力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下,“豹子应该怎么叫?”“哇呜哇噢~”。长发挽成缰绳,胯下调到最舒适的位置,完全把她当成野兽去对待了。腿一夹,手一拍,野兽又爬了起来。从床上到地上,从慢爬到小跑…… 陈天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熊熊的怒火,苒苒的yù望,锥心的伤痛,刺激的快感……头脑里数个声音在激撞着。 理xìng在大喊:“马上停止这闹剧!不要再和她牵扯上任何关系。”。感xìng在得意:“太爽了!这种机会想买都没地方找,爽够了再说。” 一旁冒出个天使劝道:“你这样和她又有何两样?回头吧,不要堕入黑暗的深渊。”。另旁又窜出个恶魔私语:“你情我愿,何必虚伪?使劲玩她,玩个彻底吧!” …… “咚啪!”,门被撞开,韩雪梅和闵才丽急冲冲的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却都一时愣在了那里。陈天竹瞬觉脸上火辣辣的,赶快从武生鲸背上下来。武生鲸却像没玩够一样,继续绕着陈天竹爬着,不时用脸蹭蹭,“哇呜?哇噢~” “武生鲸!你来这里做什么?”,韩雪梅大喊。武生鲸瞥一瞥他,“哇呜?哇呜~”。韩雪梅气的就要抽剑,陈天竹赶快出个动作先制止韩雪梅,然后对武生鲸:“姐姐,你别在装豹子了。”。武生鲸动作没变,但出了声音:“让不长眼的给搅了兴致了,等下次再和弟弟继续玩。” 韩雪梅复问:“武生鲸,你为什么来这里?”“姑nǎinǎi做哪行的你还不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韩雪梅想了下,也不再问了,“武生鲸,既然你来了,那就别想走了!”。“呵呵,吓唬姑nǎinǎi?我好怕啊~不过,先给你看个好东西。弟弟,把姐姐右腰里面的铜牌拿出来给那假妞看看。” 陈天竹只盼快点结束,急忙伸手摸出武生鲸腰间的牌子,未等给韩雪梅,自己先吃了一惊:竟然是护戚府特制的腰牌。 武生鲸待三人看过一圈后,起身拍了拍膝盖,“有什么问题去问严大伯,他比我要清楚。姑nǎinǎi现在能不能走了?”。韩雪梅不答话,武生鲸取回腰牌,离开前还不忘再带些媚腔的给陈天竹留句:“为了来见弟弟,西北有好大一笔生意,姐姐都没去啊。” 再无多话,韩雪梅郁郁的离开。闵才丽整理了下房间,也要离开,却被陈天竹拉住了。陈天竹只觉得被激出了一身的yù-火,不灭一灭火的话,会被烧坏的……第三章,牡丹的初舞 () 《七律·理海》 恶谷八方杀意荡,牡丹一朵舞如仙。 青衫袅袅红绸揽,倩影娜娜黑发翩。 五气皆通皇子护,时间肆弄众敌寒。 笑析生死豪情溢,理海奇才佳话传。 陈天竹看到战场中那名女子的身影,都未经思考,脑中立刻就冒出了:“牡丹”“理海”。自己根本不 知道有何依据,但就是无需置疑的确定。 如果说整天挂在景玉嘴边,吹成了神仙般的理海,此刻和守护七皇子的这名女子还能重合上的话。那都 快被遗忘的,曾经梦中那个掀不开面容的“牡丹”又为何突然联系了出来?想不通,但越想不通却越觉确信 。 狭长的山谷中已经横七竖八的散落了不少的尸体和残骸,此刻理海一人在后方,独挡了大群的杀手样的 敌人。七皇子毕雅君在数十护卫的保护下,缓缓地冲击着前方的敌人进行开路。 “还不行吗?”,陈天竹回头催问。可那个矮个的神秘女子明显更着急,不断的跺着脚,“还不都是因 为你突然挤进来,造成了超载!我,我,我气死了!必须事件必须发生啊。” 见状陈天竹也没法再催了,只能等待,还有回想那莫名其妙的前曲: 陈天竹把闵才丽拉进房内,泄了炙火后,闲啦扯到了闵才丽的听觉上。原来是闵才丽听到动静,通知了 韩雪梅,才强行打断了陈天竹和武生鲸的闹剧。 既然陈天竹要了解,闵才丽自然全盘托出,如何习得的,如何使用,方便处、不方便处,甚至怎么应对 都细说了,还表演了一番。结果就在演示的时候,妖化出的灵耳听到了王晓琳在跟神秘的女人对话,什么毕 雅君有难了云云。 陈天竹立马赶去王晓琳房间,却正好撞到矮个女子要带王晓琳走,于是最终成了这样…… 白sè的神秘空间内,神奇的屏幕上演着目的地处的无声战斗。这究竟是什么,陈天竹完全无法理解,唯 一能确定的就是矮个的神秘女人借助了一种特殊的方式进行了空间的转移,甚至时间也有些变了。他们那几 个神秘人之前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应该就是依靠的这种方式。 理解不了的就不去理解了,陈天竹jīng力重新回到屏幕上。理海能一人在后方抵挡大群的杀手,主要依赖 的是她的娴熟的时间技能,无论什么远程进攻攻来,她只需缎绸一晃,深绿光芒一闪,远程攻击便凭空消失 了一般。 但光消失不可怕,可怕的是消失的那些进攻不知什么时候又会绿光一闪突然冒出。之前不知道时,追的 起劲的大片的杀手便是因此倒在了自己人的攻击下。真可谓四两拨千斤的经典。 知道了理海招数的本质后,杀手们明显都不敢上前了,不知道理海还藏了多少的攻击,此刻上前和玩命 没两样。他们人虽众,但都是在赏金的诱惑下临时拼凑出来的,各怀鬼胎,均以自己的安全为重,所以大多 都是远远地偷袭消耗。 后面暂时稳得住,前面几十人却不乐观,不但均已不同程度受伤,而且从动作上他们都很奇怪,身体明 显的不灵活,不知是集体中了毒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焦急的等待,又是不知多长时间。理海的的对手们已经完全停止了远程sāo扰,一身背巨斧的怪异男子面 对面与她远远对视着,看来是想等理海之前的时间魔法设的陷阱过时后,便发动贴身进攻。其余很多杀手也 小心的在后面伺机而动。 另一边的前面直接像要崩溃那样了,护卫不断地倒下,没倒下的也不少在痛捂着脑袋。简陋关卡那,一 抱着琵琶的灰衣女子,应该就是“巫琵琶”,以她为中心,一群人启动了结界魔法,在那连续发动着大面积 的魔法攻击,暗属xìng、死亡属xìng像编织在一起那样,戏弄着七皇子的护卫队。本就伤痕累累的护卫队,大多 已无力抵抗魔法的侵袭。 陈天竹转头看了眼矮个神秘女子,她已是急的要疯了一般,陈天竹只好默默祈祷七皇子他们能撑住。一 旁的王晓琳不断大喊:“阿君!加油!阿琳马上就去帮你!” 附着斗气的箭弩,闪着寒光的飞刀,各sè混杂的魔法……没多长时间,七皇子身边还站着的护卫眼看就 只剩了几个了,虽然一眼就知道他们个个都是一流高手,但此刻也只有招架之功了。 耗了一会,后面那有了动静,斧男握斧在手,准备攻击。陈天竹认真看着,估摸着他就是“仇瞬斧”, 看看他那非主流的武器,特殊金属做成的大斧,应该是依仗力量的狂暴类型。 没等陈天竹思考完,斧男的大斧突然就以眼睛都看不清的速度急速的一抡,好似凭空劈出了一道白光, 直接带出了一个平面,平面毫无阻碍的贯穿了理海。惊得陈天竹心里磕疼一声,这是什么招数?这是什么实 力?暗暗后悔没有好好看看武生鲸给他的册子。 被贯穿的理海,分成了两半,碎裂、消散而去,不远处却又出现了一个理海,原来她早已用光系魔法造 了自己的镜像。红绸点过,地上的一些草叶像成了一把把匕首那样飘舞了起来,攻向仇瞬斧。 仇瞬斧刚才那招似乎并不能随便的使用出来,只见他把大斧朝理海扔了过去,斧头附着斗气,旋转成了 特大的回旋镖,仅压迫出的旋流便吹散了草叶匕首,直取理海,同时仇瞬斧本人也快速向前。 理海不动,口齿急开急合,不知道念了些什么,但斧头却奇怪的改变了飞行路线,从她面前划过,飞上 了天空。仇瞬斧赶到,呼呼的就是怪力的两拳,却见理海出掌啪啪的稳稳接了下来。 这简直有点在挑衅和蔑视了,仇瞬斧狂怒般的一喝,“威力爆发”的一拳轰出。理海急速往边上一跳躲 开,原来的地上被轰出了一个小洼,碎石砂砾到处飞散,但理海用了斗气护体,没有什么伤害。 理海刚落地,斧头已从头上旋转砍下,她一个漂亮的翻身,脚巧妙的在斧头上一踢,斧头便旋转着飞向 冲来的仇瞬斧。仇瞬斧马上停下动作,砰的就用双手稳稳接住了斧子。 毫无征兆的,斧头一轮,白sè平面瞬见。可也是毫无征兆的,理海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异常强力的能量 护绳,角度正好和白sè平面一样。眨眼间白sè平面闪过,中间部分却被挡断,理海安全无恙。 飓风般的一轮攻防,双方暂时一憩后,又缠斗了起来。理海暂时没有太大危险,所用几乎都是守招,看 似想拖延时间。但即使她这边能拖的住,另一边却不行了。 前面巫琵琶那些人已停止了组合结界魔法,而是越出了简陋关卡一拥而上,完全是一副人人都想抢功的 架势。七皇子和最后那几个护卫眼见就要被淹没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人突然出现,挡在了七皇子等几人前面。陈天竹看去非常惊讶但随即想想也合 理,那人正是之前斗过数次的鬼婆! 鬼婆一登场,便举着权杖冲着前面大片的杀手喊了起来,陈天竹纵使听不到,脑子里也能回忆起那威力 。果然,包括巫琵琶在内都被震得停了下来,甚至不少捂着头的。 然后鬼婆取出些特制鬼石,冲地上那些倒下的护卫又念了些什么,刷刷刷的便站起来十来个,像回光返 照似得,捡起武器,狂暴着冲杀进了杀手群中。如此一乱,争取到了时间,鬼婆对着手臂上缠着的小蛇低语 了几段,小蛇落地直接变成了巨大怪蟒,这下杀手们再不敢向前了,纷纷缩回简陋关卡防守了起来。 鬼婆回头,难看到恐怖的面容,刚向七皇子走了几步,便被他的护卫拦在之间,兵刃相对。陈天竹看到 鬼婆不断的喊着什么,自己也大体能猜的出来,忽然觉得鬼婆也确实挺凄惨的。 “终于到了!你们也准备出去吧。”,矮个女子松了口气的通知到。王晓琳兴奋地跳起来,“好耶,去 帮阿君打坏人!”。陈天竹可一点都不兴奋,甚至是相当的担心,这次可不是在“神的游戏”里,王晓琳其 实根本就不是战斗的料。但如今到这步了,不让王晓琳去也是不可能的。 陈天竹笑着对王晓琳说:“这次用‘骑马打仗’的方式去帮你的阿君,你当将军,我来给你当马。”, 王晓琳乐道:“好耶!好久没那么玩了。”。陈天竹给她戴上特制头巾,又检查了下她身上的防御饰品,便 转身蹲下来,“上马吧。”。王晓琳骑到了陈天竹背上,陈天竹又让她把两人的腰带缠系到一起。一番准备 ,陈天竹总算稍微放下点了心。看看战场上形势,又好好叮嘱了王晓琳一大番。 毕雅君等几人正在紧张的堤防着背身替他们冲阵的鬼婆,却又是突然一现,边上冒出一少男,还背着一 少女。几个护卫齐刷刷的亮出家伙对了上去。 王晓琳喊了句:“阿君!我来帮你打坏人了。”,一时间毕雅君脸上(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