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11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1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11部分
百花藏-第11部分七律·小鸠 缕缕丝丝chūn迹蔓,斑斑点点夏痕留。 浑浑噩噩秋霜荡,滞滞呆呆冬露囚。 秀发清容瞳断断,郁眉浊态齿踌踌。 情关一闯无回路,沥遍荒唐也续啾。 待看清身下之人,陈天竹脑袋“嗡!”的就炸开的,“小鸠?这是?我?”。这是怎么回事?陈天竹从来都是自吹“风流但不下流,好sè但不夺sè。”,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刚才未待天明就已苏醒,虽惺眼胧胧,但兴致却涨,以为身边是景玉,便翻身而上。起初对方反应不激,只做是倦意未退,可到最后临近顶峰,发出了声音,才查觉不对。急忙用jīng神力寻找、拨开屋内的魔晶灯,看到的却是……陈天竹急忙抽身离开小鸠,找寻衣服,究竟怎么回事?一去回忆,除了倒出和小鸠翻云覆雨的一些碎片,只剩了脑袋被贯穿般的刺痛。 “没有关系,是小鸠自愿服侍陈公子一夜的。”,小鸠低头硬做平淡的吐出一句,也开始找寻衣物、饰品穿戴起来。听了这话,陈天竹稍慰,看来并非自己酒后乱xìng,硬上了小鸠。 不过很快疑问再起,这个散妖小鸠情迷吴岚,甚至献身订下了主仆契约。此时她额头上的契约之印仍在,态度也明显带着无奈和不甘而绝非动情。怎么回事!?陈天竹使劲敲敲脑袋,小鸠倒是也不多理他。 拼命想了一会,陈天竹记起昨rì韩雪梅不愿歇息,又和弘松他们继续探查情报去了。而自己和景玉暂作休养,收到吴岚的邀请,因为之前大方的借出神驹以及前rì的帮忙,所以不好推谢,便和景玉一起去赴宴了。 之后赏花饮酒,对词作赋什么的都很正常,也没记得喝了多少,怎么会?再深入一想,脑袋又是刺痛,一个念头闪出,陈天竹转向小鸠大声问道:“你们给我下药了?”。小鸠yù说还休,头低的更厉害了。 见猜测被默认,陈天竹气起,但不是对小鸠。下了药,然后陪自己一晚,这绝对不可能是小鸠的主意。做决定的只能是吴岚,可他如此胡闹是为了什么?各种念头流过,陈天竹暴起! “貂儿呢?”陈天竹嗓门提到最高。小鸠急急上前要捂他嘴,陈天竹却狠狠地捉着她肩旁晃问:“我的貂儿呢?”。小鸠一边做出让陈天竹小声的动作,一边安慰道:“景小姐不会有事的,陈公子放心好了。” 陈天竹哪能放心,一思考各种可能后,继续发疯般的大力的晃问:“是不是貂儿也被下药了?是不是吴岚起歪心了?”。小鸠又是低头咬牙不语。“吴岚那个王八羔子在哪!?”,陈天竹似要吃了小鸠一般,小鸠轻颤,仍然不做表示。 陈天竹知道小鸠xìng格直率但倔强,既然她不说,也就不再复问,转头寻门就要出去。小鸠急忙从后面抱住他,“陈公子不要走,请等到天亮吧!”。陈天竹怎可能听得进去,一甩小鸠直接把她甩飞出去,差点连墙也撞破。愤怒中竟然随手使出了“怪力”,但这些现在都不在陈天竹的思考范围呢。 踢开房门,冲到过道,仍是昨天在的那家豪华客栈。“貂儿!!貂儿!!”,陈天竹放声大喊,四处乱探。数个房间的魔晶灯先后亮起,不同的抱怨声传来,但陈天竹仍是乱跑乱叫。 “啊!怎么回事?竹哥!竹哥!”,总算听到了好似久违多时的声音,魔法激出,顺来源冲到房门,又是一脚踢开! 这回是心里被刺穿的疼痛,景玉和吴岚两人都在那急急的找寻、穿戴衣物。看也知道,陈天竹昨晚和小鸠做了什么,吴岚和景玉这边就做了什么,而且还只多不少。 “竹哥,这!貂儿,……”,景玉见到陈天竹不知如何解释,晃了晃,又捂起了头。陈天竹上前抱景玉入怀,轻拍安慰:“没事了,都没事了。你只是被他下了药了。” “下了药?”,景玉重复了句,开始想着什么,脸上闪过各种表情,但没有泪水。一方面,景玉xìng格开朗、坚强。另一方面,陈天竹早就明白,景玉对男女之事本来就放得很开。 陈天竹身上魔法元素呼应着怒气狂涌了出来,元素集结!吴岚一边赶快找寻能护体的道具,一边嘻哈起来:“君子动口不动手,而且我也没有亏待了陈兄弟,本公子的宝贝小鸠昨晚也换给你了。虽然确实有些过分惊喜,但你们昨晚也都是尽兴了。” 陈天竹脑袋乱糟糟的,思路不同的人那压根是没法交流的,不予回答,也没法回答。魔法元素一集结够,立刻全都融合成土魔法元素,一招“穿命石枪”冲吴岚击出。一身影急闪而至,妖化出辉纹翅膀硬硬挡下了石锥。魔法、妖术撞过散去后,小鸠捂着右臂护在吴岚身前。陈天竹咬牙瞪着她,进攻却暂时停下。 这么一闹,不知为何,震皖雷和殷晌泉从外面走了进来。景玉拉拉陈天竹,“竹哥,走吧,貂儿不想再看到他了。”,陈天竹压下怒火,怀览景玉便要离开。 没想到吴岚居然立刻出声阻拦,“景妹妹,刚刚还共游巫山,齐唱誓曲,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冷淡?吴哥哥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诉说呢。”。景玉完全无视,和陈天竹已跨出房门。 吴岚急了,举起手上的一枚戒指,妖光一亮,景玉瞬停,额前刘海下呼应闪出契约之印的光芒。陈天竹这才发觉自己手掌上的契约之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看来是昨夜景玉神志不清时,被吴岚用神器级的对妖专用的契约戒指重新建立了更强的新契约。 陈天竹刚一转身,未待去夺戒指,就被殷晌泉从身后牢牢擒住。“你做什么?”,挣扎不开的陈天竹怒问,震皖雷却回答了:“我们直奉了皇后殿下懿旨,要协助契兽副尉调查清楚景玉的身份。”。“查你毛!都查了多少遍了!”,陈天竹直接骂开了,震皖雷啧了一声,“反正我本来就看这女人不顺眼。” 他们对话的功夫,吴岚那边也行动了,命令景玉道:“景妹妹,宝贝,来这边”。景玉不愿过去,却抵不过契约之印的控制,还是走了过去。“宝贝,吴哥哥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最棒的。现在你总算是我的了。”,吴岚明显兴奋的不得了,双眼发光一般的命令道:“跪在我面前。” 景玉直接全身巨震,这对她简直是莫大的屈辱。以她的xìng格,如果和好友平时玩笑、打闹之类的,倒真不在乎什么。可如这样被厌恶之人依仗契约之印来强迫,那绝对比其他人更加无法忍受! 陈天竹都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撕了一块去,“我宰了你!”,又是怪力突然爆出,“嚓!”的就挣脱了殷晌泉,可刚迈出半步,“噼!!”,强力的闪电贯穿了全身,震皖雷一直都准备着。 “咚”,陈天竹全身麻木倒下的同时,景玉也跪在了吴岚的脚下,头深低,嘴唇被牙齿咬出了血痕。“这就对了!宝贝,吴哥哥以后一定会好好爱你的。”,吴岚直接激动的都颤抖起来了,伸手抬起景玉的下巴,“宝贝,叫我‘主人’。” 景玉死死绷紧身体,嘴角流出了鲜血,比那更快的,两行热泪已飕飕的滴到了地上。陈天竹的心都碎了,身体使不上劲,却大骂:“震皖雷!你这没把的孬种,就任那王八蛋骑你脖子上糟蹋护戚府!?” 被这么一骂,震皖雷也有些怒了,冲吴岚吼了句:“快给老子办正事!”。吴岚吓了一跳,这情景下他可真得依靠震皖雷,但嘴上不软,“用不着你指画,本公子有数的很。”,盯着景玉,契约之印闪烁着,景玉还是抵抗不住,“主,主人。” 吴岚满意,赶快详细询问起了景玉的身世,可无论怎么问,问多少遍,仍是那些回答。渐渐天都明亮了,早就重被殷晌泉擒住的陈天竹怒喊:“王八蛋!你耳聋了?还没听清楚吗?”。 “很早前就听过很多了,宝贝你狂放不羁,偏好残虐。”,吴岚完全无视陈天竹的叫骂,玩弄着景玉的脸蛋,兴致勃勃,“应该是天生喜欢把别人踩在脚下玩弄的xìng格,也是最值得男人去征服的xìng格。但究竟哪里出了什么问题?”。那边的陈天竹继续的叫骂,仍被无视。 “如果真想在契约之印下隐瞒什么,依靠封印或者洗脑之类的,故意忘掉或改变指定的记忆、xìng格也不是不可能的……”,吴岚对着景玉,正sè了不少,“宝贝,和我直接定下‘主仆契约’,我要详细检查一遍你的记忆。”。景玉拼命的摇了几下头,吴岚催动戒指,“你反抗不了的,放轻松,乖乖听话吧。”。戒指上的妖光大亮,景玉痛苦的挣扎。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啪”的清脆声响起,契约戒指上居然出现了裂痕。“你姥姥的!”,景玉猛地站了起来,瞪着吴岚。吴岚吓得后退,全力驱动戒指,“我是你的主人,服从我的命令!” 景玉额头的契约之印和戒指一起剧闪,她的妖气被神器级戒指专门的限制住了,但原本就很强的魔气继续抬高,同时不应有的怪气忽然暴涨,本身并不高的人气却没有同步攀升协调。魔气、怪气,两种相克的气息占据了景玉的身体,激烈互斗、炸裂。“我要扒了你的皮!”,景玉疯喊。“啪!”,吴岚的戒指彻底断裂了,景玉仰头狂甩,契约之印的光芒飘散而去。 挣脱了契约戒指的束缚,景玉体内的妖气马上巨浪般的卷出。但妖气无法调和怪气和魔气之间的冲突,只见她双手抱住头,嘴里发着一些模糊的声音,似痛苦又似妄笑,越听越觉得莫名的恐怖。红绸充斥了妖气,像有了生命那样飘了起来;但马上又被怪气缠绕,变得极度暴躁。 “她‘狂暴’了!”,震皖雷判断到,摆出谨慎地架势。吴岚见不妙则赶快抱紧小鸠,“快带我飞走!”,小鸠双臂妖化成一对辉纹翅,夺窗便逃。景玉的红绸像发现猎物般的即刻追袭,破坏力惊人,直接如蛟蟒样,撞开了墙壁;但却远远失去了以前的灵xìng和准确,几卷几荡都没能命中吴岚。小鸠带着吴岚远远飞走。景玉抱头没有追赶,整面墙已经被红绸反复撞残,红绸不甘般的继续冲着远处延伸、翻卷。 “貂儿,没事了!冷静!千万不能被怒气淹没!”,陈天竹大声的试图提醒景玉。景玉此次的“狂暴”化和前rì遭受过“昒昕忘梦”的侵袭不无关系,万一此时她被愤怒支配,那便是——焚心!陈天竹想尽各种办法的呼喊,殷晌泉使劲拉着他维持着距离,震皖雷则在一旁随时准备防御。 不过景玉一直没有攻击三人,也没有清醒的迹象。红绸渐渐拢回,像手一样也捂在了景玉的头上。橙光渐渐扭曲的溢出,周围一些碎块、小物体受其影响开始了不规则的位移、互换。橙光越来越盛,整个房间的物体似乎都开始不安。 直到景玉整个身体都被橙光淹没,她也开始了混乱的空间位移。最初是震动般的;后来震动幅度越来越大,成了明显的传送;再后来传送的位置越来越远;最后,猛地传没,再倏地出现。 橙光里渐渐带了深绿sè,那是与空间属xìng对应对立的时间属xìng的颜sè。遽然间!深绿光芒爆炸般的膨胀,然后再压缩,空中形成了一个漩涡。就在景玉再次出现时,瞬间便将景玉吸入! 就在陈天竹目惊口呆,茫然无措的时候,深绿的时间漩涡就像被残留的橙光传送了那样,骤然消失,又在外面空中骤然出现,一团凤凰般的烈焰从漩涡中腾空而出,直冲天际!看到这一幕的陈天竹只觉世界整个一昏,全身脱力,跪倒在地,迷惘的呆望着…… 火凤翱翔了几圈后,像找到了目标一样,冲这边飞了过来。震皖雷、殷晌泉在陈天竹两侧一杖一刀的蓄势攻击。但他们根本料想不到,陈天竹嗖的站起,又是突然爆出的怪力,双臂同时向后一抡,两人被抡了出去。 陈天竹什么也没说,张开双臂,“貂儿,如果觉得天上可能会寂寞,就带我一起走吧。”。火凤急速的冲了过来,像一团汹汹的火焰,吞没了陈天竹。 但站在火凤身体里一般的陈天竹连衣服都毫无所伤。“如果对红尘还有所依恋,那就住进我的心中吧,里面有只属于你的最美丽的神殿。”。火凤像累了要睡觉那样,垂下头和翅膀。 火焰缓缓变弱,然后体型越来越小。陈天竹两手捧在胸前,任其落下,再之后小小的火凤颜sè慢慢由火红转向碧青。最后变成了一块翠雀样的碧玉,正是景玉头上那根翠雀青簪,不过只有簪头,已没了簪柄。 陈天竹双手将翠雀青簪捂在胸口上,两行泪水静静的淌了下来…… 红霞隔开了天地…… 朝阳升上了天空…… ============ 《最美的初恋》 哪一滴泪水, 映照着我们的相逢? 哪一滴泪水, 演奏着我们的歌声? -- 你点缀了我的天空, 依稀了大地。 我的世界不能没你, 最美的星海。 请回到我的世界, 这里永远属于你。 …… 哪一滴泪水, 闪亮着我们的誓盟? 哪一滴泪水, 荡漾着我们的恋情? -- 你映红了我的天空, 渲染了大地。 我的怀中不能没你, 最美的红霞。 请扑进我的怀中, 这里永远属于你。 …… 这一声心跳, 记录着我们的相逢。 这一声心跳, 回味着我们的歌声。 -- 你升上了我的天空, 照亮了大地。 我的心中不能没你, 最美的朝阳。 请融到我的心中, 这里永远属于你。 …… 这一声心跳, 镌刻着我们的誓盟。 这一声心跳, 传承着我们的恋情。 -- 你占据了我的天空, 勾画了大地。 我的心中永远有你, 最美的初恋。 已筑起华丽神殿, 我们永远在一起。 =========== 第一部:《刹那芳华》正文完。一部结语,二部略窥及更新速度 () 有着笑闹的映衬,悲剧会更加的刻骨铭心。沐浴过凄惨的心殇,平淡都会显得弥足珍贵。 第一部在整个热闹的大旋律下,突然来了一个悲剧的结尾,相信肯定会有读者不喜欢这个结尾。但这就是笔者真正想写的,就如第一部的名字那样“刹那芳华”。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符合第一部的故事情节,那么可以从后七部的名字中提前体味到每部的大旋律以及整书的构架走向。 由于全书是整个构架完才添文的,剧情非常的严谨并且错综复杂,第一次读本书的读者,如果只读了第一部,肯定会有很多弄不明白的地方。大可不必多在意,后面都会有答案的。总之,笔者是想写一部能越读越有意思,能反复品味、寻思的作品。当然,如此的笔法,肯定给初读的读者造成了一定困难…… 刻人上,如第一部这样,全书都不会有“旁白”给任何一人下定义。每个人是什么xìng格的,需要从其话语、行动以及其他人的评价中由读者来判断。至于形象不形象,那很可能是仁者见仁的情况了。 另外不得不说的,笔者是抱着严肃和认真的心态写的,没有把墨水用在h的渲染和呻吟上进行无限擦边。但“妖娆溺世”一章还是出了很大的问题,具体就实在不想多说了……反正本书在“艳”的部分段落不会进行无限擦边的碎文拖文,而是努力进行正面的积极的尝试。 ===第二部的小窥=== “目录”已更新完整个第二部,喜欢剧透的可以提前看一下。 序章中最后的“牡丹”,景玉口中的“理海姐姐”,终于登场了。能把陈天竹气到无话可说,那嘴得多厉害?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什么xìng格的?陈天竹对她的理解和拉锯般的关系,将是本书贯穿第二部到第八部的一条重要主线。 第一部中,提到过几次的“贾熊”也将正式登场,三年前的那头懒熊突然成了陈天竹心中最大的对手,他究竟经历过什么?为何变化如此之大?又是怎样想的?不读到第五部是很难知道答案的,不知道有没有读者能提前猜到…… 景玉有办法“复活”了?那这书后面还不乱了套,主角岂不随便死了……呵呵,本书的“时空属xìng”被严格限定在了“事实不会改变”的框架内,“复活”仅这满足条件的一例,陈天竹无运气享受。 老一辈20年前的那些恩怨故事,第二部中将会模糊的看到一些影子。但那些都是支线剧情,也不会在第二部中爆发出来。 百多年前的“十二神”的一些小故事仍然会在有些地方继续提到,但那些只是作为本书的背景和花边,是属于其他书中的内容,本书正文中绝不会出现那些角sè的“穿越”。或者说的再清楚点,本书中个人“武力”方面,一部后段出现的苩尊便是站在峰顶的。 ---- 主线上,其实还是用第二部的名字来说最为合适:“流金岁月”。岁月的长河,无情的冲走了一些比黄金还要宝贵的东西…… 前半部韵律有欢快的、惊喜的、热血的等等。但是戏龙之后的后半部,整体韵律上会是全书中最为低沉、压抑的一大段……未浴凋零rì,怎珍淡薄时? 当然,落笔上,绝不会直接旁白上什么压抑云云的。气氛完全是由剧情、人物、对话等等的细节刻画,交给读者去自行感受的…… 最后,整个第二部明面上仍然不涉及过多的yīn谋诡计,但暗中已呈爆发之势…… ===更新速度上=== 其实前两部的草稿,在发书的时候早已写好了,所以第一部才能一天一章的一口气更新完。但笔者实际写作速度大概是两到三天一章,所以第二部计划放慢更新速度,保证质量;多攒点草稿,多改几遍。 都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了……作为新人的新书,还是个外交能力为负的新人的新书,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好好的往下写。签约、广告、推荐啥的,到了第四部时再列上行程吧……第一章,伤醉的特权 () 《七律·颓废》 惜惜回回歌旧影,叨叨念念话愁肠。 浓香古酿一坛尽,琐语疯言满口狂。 不问善人真意劝,只回恶语反唇将。 情空怨九九多怨,景不伤人人自伤。 “天涯何处无芳草?人生唯有酒最好!嗝!再来一壶!”,杜馆内陈天竹使劲拍着桌子,衣衫不整,还有些蓬头垢面的。 闵才丽收拾着凌乱的桌面,摇摇头,盈盈劝道:“公子你已经喝太多了,我陪你对对诗好不好?醉酒虽轻断肠痛,伤身乱xìng非好药。” “嗝!对诗?要得。嗝!美女陪诗好风景,不知服务有几顶?嗝!”“……”“不对就快些给我拿酒来!”“风语碎言尽可倾,慰平公子心中痛。” “心中痛?嗝!呵呵,你心里应该开心的狠吧!?”,陈天竹突然发飙起来,“反正你一直,嗝,看貂儿不顺眼,这下,嗝!如你愿啦!”。闵才丽忍着默默不语,只能摇摇头。 “给我拿酒来!”“公子!不能再喝了。”“要不你就,嗝!滚。”“公子,我再陪你对对诗或者唱唱曲什么的,酒真的不能再喝了。”“你那些诗词,嗝!无聊,没xìng趣。”“公子什么有兴趣,我给你表演什么。”“哈哈!你也就,嗝!只会装装样。看你脱衣舞,嗝!有xìng趣,你跳不跳?” 闵才丽满脸羞红,压下羞涩与气愤,“公子,你真的醉了!你不是那种轻浮的人。”。“轻浮好啊!老子,嗝!就是轻浮,睡过的女人加上脚,嗝!脚趾头都数不过来。嗝!我自己去拿酒……呜呕欧!”,陈天竹起身晃了两步马上就吐了一地。 闵才丽赶快在他后面拍拍背。,“都吐成这样了,就是喝酒喝太多了。别再喝了,我先扶公子去睡一觉吧。”。陈天竹甩开闵才丽,“才不是喝酒,嗝!我是,那个,嗝!对,让你恶心的。” “公子……”“什么***,嗝!扶我睡觉,你陪,嗝!陪睡吗?”。闵才丽咬牙强忍,使劲摇摇头,陈天竹继续发着酒疯,“不愿陪床,嗝!就他妈别扯睡觉!嗝!恶心。” “……”,闵才丽皓齿深深的陷入下唇里,眼中已有了些闪动。可现在的陈天竹哪还注意得到那些,抬高声音的大吼乱叫,“老子老早就,嗝!就想上了你,真心话。可问你,老,嗝!老子碰过你吗?”,闵才丽清楚的摇摇头。 陈天竹继续不饶人,“要不是老,嗝!老子护着,那些个吴畜生什么的混蛋,嗝!***畜生都不如!嗝!那些玩意不早就吃了你了。嗝!你掏心窝说一句,老子对,嗝!对你怎么样?”,闵才丽没做犹豫,“公子对才丽恩礼有加,才丽自是铭记于心。” “记个屁!!”,陈天竹暴跳起来,连摔了好几个碗碟,也不打嗝了,“我不就是爱上貂儿了吗?还有别的吗?她是什么xìng格,我能不知道?你凭什么背后造谣?你是吃错醋了?还是和她或者和我睡过觉了?你知道什么?就编她坏话?你纯粹就是只白眼狼!你不是狼,你是狐狸,那个,银狐,还他妈不如白眼狼呢!……” 那边陈天竹鼻涕、眼泪都喷了出来。这边闵才丽脸上则是默默的划出两道清瀑,下唇已咬出血迹,静静地收拾着地上的碎片和污垢。 杜馆门撞开,张兔急匆匆跑进来。“啊?好乱!好臭!”,张兔打眼扫了一圈,已大体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快上前安慰闵才丽,再不时和陈天竹互讽几句。 都一个月了,陈天竹越发半死不活的样子,周围人好话坏话说尽了,也没啥效果,反到好几人让陈天竹气的一肚子火。震皖雷和殷晌泉早已当着陈天竹的面被夏荷公主重罚了,可更直接的吴岚却有皇后护着,根本动不了,当然,他现在也完全藏起来了。 “臭三哥!好心当驴肺,rì夜搞大醉;躲在壳里横,明rì变乌龟!”“有你么事?稚齿朝外呲,毛也没长齐;啥事都不懂,偏爱搅浑泥。”“不就一个情,谁说我不懂?男女来回碰,少谁能不行?” “啊哈哈哈嗝!”,陈天竹一阵狂笑,笑的张兔更来气了,只听他又回口:“未落处子红,别谈巫山情;空口喷白沫,标准一根葱。” 张兔也上火了,抬上去了声音:“什么和什么啊?臭三哥,坏三哥。那情啊爱啊,不就是一起打打闹闹,咯咯吱吱,搂在一块睡觉吗?我都知道。小玉死了,你难过,我也难过。要是没人和你好,那我和你好,晚上哄你睡觉也行。” “哇哈哈哈。”,陈天竹又是一阵笑,“乐死我了。酒呢?小兔你给三哥拿壶酒来,三哥就告送你什么是大人做的事情。” “你还有工夫喝酒?婉公主马上就来了!”,小兔说完,使劲拍了一下自己脑袋,“让你气的都忘了!我就是来提前通知你的,婉公主要来看你,三哥你可准备好了,你要是再惹婉公主生气,小心几十口子人撕了你!” 陈天竹虽然大醉,但还是有反应的,赶忙和两女收拾一下。 …… 毕婉支开几人,和眼神都有些涣散的陈天竹拥抱在一起,各自无话,许久。 “求你不要再这样了,看到你这样,我的心真的很痛。而且相信貂儿在天上看到也会心痛的。”。陈天竹摇摇头,取出胸前挂着的青簪头,爱抚着,“她在这里,比死了还要凄惨。” “你可以换个想法,貂儿只是在里面静静地睡着了,也许哪天她又会睡醒来找你呢?”。陈天竹带着醉意的呵呵了几声,“不要再编这种安慰话了,我不可能忘掉貂儿焚心前那受尽屈辱的泪水。” 毕婉无语,其实她也明白,而且这段时间她也托了不少人,用尽各种方法,寻找可能的奇迹,但最终现实是残酷的。**灰飞烟灭,魂魄七零八落,只剩了一丝执念的痕迹,又怎么可能有办法复生呢? 又默默的相拥了一会,陈天竹有点控制不住情绪,轻轻推开毕婉,泄起了压在心底的郁闷。“其实我现在不光是因为貂儿,而是实在感到对所有的一切都太无力了。”,一说起来便停不下,声音渐渐抬高,毕婉静静地认真的听着。 “护戚府到底算什么?整个护戚府顶了那么多的散职大帽,却没有一兵一卒。呵呵,我们都是高手,根本不需要?哈哈哈哈。我现在觉得我自己连城门口的伍长都不如。对帝国来说,我也不过是挑选出的有用工具中的一件罢了。会有人看得起我?” 毕婉不能沉默了,使劲握住陈天竹的手,打断了他的话,“婉儿看得起你,我哥哥也是,还有很多人也是。”。陈天竹声音不降反升,“我知道!可是,你自己呢?还不是连婚姻的zì yóu都没有。我一想到你将要被迫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抱中,我就嫉妒、心痛,可有什么办法,完全无力。” 也说到了毕婉的痛处,毕婉咬牙片刻,表情严肃的吐出,“天竹,我愿意舍弃一切,找个地方和你一起隐居。”。陈天竹酒还没醒,又加上自顾自说,一时犯了混,“谢谢,但比起如此的安慰,你不如杀掉吴岚,或者想办法支开监视我的人,让我去宰了吴岚,好替貂儿报仇。” “啪!!”,一巴掌。陈天竹瞬间就醒酒了,但不仅是因为脸上的疼痛,而更多的是因为映入眼帘的毕婉的愤怒以及溢出的泪花。这是?陈天竹茫然无措的使劲回想之前没经大脑消化的那些信息。 “这次听清了!”,毕婉异常坚定肃穆的举臂向天起誓,“王神在上,信奉子孙毕婉在此立誓,愿舍弃一切的身份地位、荣华富贵、金银权势,与陈天竹一起双宿双飞,浪迹天涯。如果此言有虚,必贬为猪狗,三世不得为人。” 誓罢,毕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剩了陈天竹一人在那里震惊、迷茫、思考,左脸上清楚的印出了红红的手掌印…… “呯咚!!”,杜馆大门被破坏xìng的踢开了,迸出红sè斗气的严慈冲了进来,顺手抄起一柄扫帚,劈头盖脸的就对陈天竹一阵狂打。“陈天竹!你可知道公主殿下现在偷偷来一次有多么困难!?” 陈天竹心虚,一句也不敢辩驳,只护住眼睛,任其扫打。“你喝酒喝得好有功,喝死去吧!我看错你了!”。木柄断了几次,严慈把最后手掌中的短木棒也扔砸到了陈天竹身上,然后匆匆的去追毕婉了。 韩雪梅、弘松、闵才丽进来,又是一阵沉默。韩雪梅找个座位坐定,闵才丽端上酒水。韩雪梅静静喝完一杯茶,突然重重的把杯子往桌上一落,“咚!”,带的陈天竹心里都是一颤。 韩雪梅不看陈天竹,却声音响亮的吐出:“三弟,你先去好好睡上一觉,醒后我有些话和你谈谈。”。对陈天竹来说,韩雪梅就是亦兄亦父,哪里敢不听。急忙小心的向馆门走去,“咚,铛!啪!”,头脑意志虽然暂时被打醒骂醒了,可身体还是沉醉的状态。闵才丽匆匆来搀住他,扶他离开,弘松也跟了上去。 陈天竹一回到房间马上就蒙头向里、躺在床上,丝毫不动。门外,弘松小声叫住了yù离开的闵才丽。“三弟没有打你吧?”,闵才丽摇头,“没有,只是说了我两句。” “那就对了!强势的男人如果在发酒疯时都不打弱势女人的话,那么那个男人绝对是个懂得爱护女人的好男人。你觉得呢?”。闵才丽使劲点点头,“才丽自然深知陈公子的为人。” “还有,别看我三弟皮面上像我这样嘻嘻哈哈,可他骨子里还是跟着我大哥姓的,绝对的讲义气。谁要是对他有恩,他肯定会记得清清楚楚,将来必会数倍的奉还。你可明白我的意思?”“才丽明白。” “唉,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尽快的振作起来。”,弘松自言自语般的离开了。闵才丽思索了一会下定决心般的,又进入到陈天竹屋内。 陈天竹已经面朝天,大大咧咧,呼呼的酣睡了过去。闵才丽静静坐到床边,一边小心地替他整理着,一边谈心般的轻轻唱到:“ 《子夜歌·你不知道》 我生太平时,族妖皆欢乐。银狐五千众,彻夜起藤歌。 一岁学认字,两岁会念诗。韵律自悟通,四岁便作词。 父王有威严,畅谈天下事。母后多溺爱,不误梳礼仪。 兄长笑哈哈,外交整rì忙。阿姐羞答答,已恋人族郞。 战争早远去,茶间做闲啦。血液能相容,五族本一家。 自小寄梦想,王子从天降。神驹金碧袍,八台大花轿。 未等梦有影,世界倏乍乱。百妖分两派,多数喜刀剑。 银狐yù中立,调和人妖隙。功德难铸成,反遭紫貂计。 yīn险属紫貂,笑面藏冷刀。残忍见巨鹏,鲜血灌千层。 兄长太凄惨,持节遇伏歼。父王憾无奈,病榻留遗言。 母后护先灵,百妇死随行。阿姐求情郎,带我人族藏。 情郎变奴商,姐妹齐遭殃。噩梦仅序曲,人族更荒唐。 主人换五回,枷锁次次沉。阿姐万般苦,留我少女身。 箫曲夜宴中,阿姐永不醒。孤零我一妖,大海浮萍飘。 不久十三岁,复投拍奴场。卸锁沐浴过,逼入红烛房。 向天明贞节,决心自断舌。万念已俱灰,少年突神落。 我本无期盼,不过又一主。改穿侍女装,住进护戚府。 从此花渐开,chūn季迟到来。天天有玩笑,处处是欢闹。 枷印早无伤,粉饰存私藏。名有主侍别,实享知己悦。 轻歌随风唱,词曲众人赏。千古诗魂内,亦挂我篇章。 魔法大jīng进,灵耳暗修得。常听君夜话,我自偷偷乐。 四年一晃过,少年更英雄。英雄总风流,君自多情种。 对我却顾礼,玩笑三分止。其实你不知,我心早归你。 为妻不敢奢,为妾自勤勉。为侍份内事,为奴也无怨。 君既得真爱,我应克守本。可是闻紫貂,怎能放宽心。 做次小人样,背后恶语伤。夜夜监景玉,事事牵心肠。 也许本无事,嫉妒自多情。也许藏寒匕,贞心感先映。 盼其为罂粟,我出揭其毒。君赞慧内助,连理枝共梳。 盼其成蒂莲,我甘化绿叶。蒂莲游瑰湖,绿叶荡滟波。 未辩瓣真假,芳华已刹那。君抚青簪醉,我心漫天砂。 伤醉有特权,公主吐真恋。我亦千万话,私语寄耳边。 祈求今夜过,竹弯节更尙。纵使心无我,我心绝无徨。” …… “貂儿!貂儿!”,陈天竹又发起了噩梦。闵才丽再次下定决心般的深深吸吐了口气,便不再犹豫,双手紧握住陈天竹的手,模仿着记忆中的语调:“竹哥,竹哥,貂儿来了。”第二章,清醒的义务 () 《七律·闵才丽》 轻轻点吻梦萦香,天籁甘词愈断肠。 银发雪肤侵月影,柔瞳风骨闪妖光。 两团红雾飘颊上,一点红梅印腿旁。 私意赤诚均尽献,助君重振锁心殇。 陈天竹好久都没有感到如此轻松舒适了,像他这种风流惯了的人,**上养出的yù望并不是能靠jīng神压抑住的。舒适归舒适,待看清枕边之人,脑子里“嗡!”的先来一阵自是不必多说。 仔细注视闵才丽,虽然脸上多了丝羞红,眼中透着点不满,但整体上仍然是她那一贯的淡雅风姿。对视,先各自沉默。陈天竹已经明白了主要利害:闵才丽既不会欢欢喜喜也不会闹得要死要活。看似不错的结果,陈天竹却实在想弄明白,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使劲回想,想起梦到了景玉复活,才有了一夜的舒爽,难道是自己醉梦中把闵才丽错当成了景玉,硬上了她?“对不起?”,陈天竹先对闵才丽来上一句。闵才丽表情不变,不答反问:“公子清醒了吗。”,陈天竹急忙点头,“完全清醒了。” 闵才丽不再多说,默默穿戴、整理了起来。陈天竹也赶快跟着,同时脑中继续搜罗片段,似乎梦中还听到闵才丽的了一些细语,有点印象,但又想不起具体内容。 …… 闵才丽刚一走路,便是踉跄了下,陈天柱急忙扶稳她:“小心!”。闵才丽轻轻的转过身直视陈天竹,娴静的张开口,却冒出了和动作完全不符的话:“公子,请问才丽能不能打你一巴掌?”。陈天竹待听清了意思,没做犹豫便肯定的点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