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9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9部分
百花藏-第9部分“近来本尊也听说了,强行催化出‘焚心’和‘断情’。但无论再厉害的招数,由普通人催化而出的也不过就是如此。”。苩尊轻描淡写的一招魔法攻出。黑sè的魔法圆球,似乎像黑洞般那样强吸着周围的一切,却又将所有接触到的物体炸裂成碎片——毁灭魔法!魔法过处,两头火兽被强吸、炸裂,飞散开的火焰成了黑sè,并渐渐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 其余的火兽继续围着苩尊进行着进攻,虽然不可能造成伤害,但至少能稍微拖延一下。武生鲸缓了一口气,“走!”,便拉着陈天竹绕过苩尊奔向最里面的大屋。进屋,机关早开,轮椅男侯在神迹入口那布置着什么。第十五章,劫后余生 () 武生鲸推着轮椅男速行,陈天竹后面紧跟,行到光幕前,隐隐身后一阵巨响,似乎震得神迹都有点晃动。“做掉了吗?”,武生鲸问,轮椅男推了推眼镜,“肯定没门!要是这种陷阱就能做掉他,那老家伙早不知死几千回了。”“那还是得跑了?”“也该挪个地方了,本博士都准备好了。” 轮椅男上前到一个什么机器前面,突然惊讶的大吼:“怎么可能!?刚才还好好的,难道这一会功夫有人进来过?”。“冤家,别急,怎么了?”“传送装置刚刚被破坏了!”“奇怪,不可能有人溜进来的。”“谁知道啊!?手法上还是个很jīng通空间技术的人。难道是刚刚空间移动进来的?那也不可能啊!” “修不修的好?”,武生鲸直接催问重点。“可能得半个小时,最快也得20分钟吧。”。“挡苩尊半小时?这不要姑nǎinǎi的老命吗!”,武生鲸抱怨着,却开始了找寻、整理各种物品装备,一看就知道在做抵抗的准备。轮椅男也马上开始了修理,同时还不耽误指挥陈天竹各处找些魔法道具。 …… 四个压缩着高级魔法的魔水晶齐齐驱动,四个不同系的高级魔法齐齐攻向苩尊,苩尊仍是毫不费力的一道黑壁便完全挡了下来。陈天竹扔掉魔水晶,双手掏出魔杖,“哈哈,老前辈难道就只有这一招?” 苩尊继续无视陈天竹的话语,反问,“你们的道具用完了?”,手一抬,陈天竹四面突然就被不知何时渗来的魔法元素形成了牢笼。立刻,苩尊手一挥,一招毁灭魔法便卷向陈天竹。 “等等啊!”,武生鲸大喊着,从一侧直接奋力用威力的爆发击向毁灭魔法,噼里啪啦的爆鸣过后,毁灭魔法被强行打偏了方向,炸进了一侧的石壁中。武生鲸颤抖着双臂,穿戴的玄铁臂铠已是破碎不堪。 “他是朝廷里派来跟踪我的,和我不是一路,四伯没必要连他也杀吧?”,武生鲸求情般的,苩尊仍是毫不犹豫,“本尊的话不会重复两遍。”。“你娘屁的!给脸不要脸!姑nǎinǎi今天死也扒你层皮!”,武生鲸大眼圆睁,暴怒起来,斗气、怪力大涨,正面冲苩尊强攻了过去。 陈天竹挣脱了魔法牢笼,却也没发插手帮忙,因为他和武生鲸根本就没有配合过,出手也只会帮倒忙。一边全神贯注的看着,陈天竹止不住的暗暗惊叹,武生鲸看来也就和韩雪梅差不多的年龄,竟达到了直逼老爹严厉的境界。而苩尊更甚…… 二十余合,武生鲸动作上仍然没慢,冲里面大喊:“冤家!还不行吗?”,喊话的同时却喷出了一些血丝。里面传来:“还差一些!”。苩尊插道:“在本尊面前任何花招都是没用的。”。“放你娘的臭屁!”,武生鲸继续强撑。 又是几合,“咚!”,武生鲸承受不住的被炸了出去,全身红裙已破烂不堪。陈天竹立刻迈前一步,正面对上苩尊,无用的嘻哈早已收起,一脸正容。 “年纪轻轻便能步入一流之列,又有胆sè,若不是今天毁在本尊手里,确实未来可期。”,苩尊似乎是冲陈天竹说了句夸奖的话,但陈天竹完全没法去受用了,以前早早的就自诩为“一流”,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自己又算得上什么? 就在这战斗稍一停顿的空当,一只辉纹鸠快速的飞了进来,从苩尊一旁穿过,撞到陈天竹胸前急停。陈天竹看到其嘴里叼着一个水晶球,身上缠着一段红绸,“你是小鸠?”。 忽然妖气、魔气爆出、片刻的急散急合,一少女出现,正是吴岚身边的小鸠,“可找到你了!马上换人。”,说话的同时,妖气再次大起,不过这回却是水晶球和红绸随之起了反应,橙光从水晶球内剧闪。 连串的事情毫无停顿,陈天竹反应过来后急喊:“别让他们来!”。那边苩尊却一招毁灭魔法放出,“休走!”。均已不及,橙光一炸后,小鸠不见,韩雪梅和景玉缠着红绸替换了过来。 “三气联防!”,陈天竹大喊,冲到前面迎着毁灭魔法做出防御的魔法盾。韩雪梅、景玉不待观察形势,反shè般的配合施展出斗气和妖术。虽然景玉来到还没多长时间,但已练得能和他们进行这种困难的组合招数。魔气为中心,人气和妖气并存融合,三气共同加持出了彩sè的魔法盾。从构成上来说,倒是和“毁灭魔法”有些相似。持续刺耳的爆鸣冲击后,陈天竹等三人均是震得倒退了两步,但毁灭魔法完全被抵挡了下来。 几人同时惊讶!景玉惊讶的喊道:“刚才那是毁灭魔法!?”。韩雪梅转向一侧惊讶的喊道:“武生鲸!?”。陈天竹也很惊讶,因为他不可思议的看到了苩尊惊讶的表情! 各自一顿,苩尊首先问向景玉,听到陈天竹耳中,语调说不出的温柔,“这位小姑娘,来自何处?父母为谁?”。景玉有点不知所以,“我?刚才从城里远程传送过来的啊。”“我是想问你是何处人?”“哦,我是妖,是百兽妖族中紫貂族的。”“父母呢?”“父亲是紫貂族一族长,母亲是芒州名门之后。” “巧合?世上竟真有如此巧合!”,苩尊似乎带了点失望的感慨道。陈天竹脑内飞转,一个念头冒出,上前一步,“前辈口中的‘巧合’莫非指貂儿的容貌和晁芳惠前辈很像? 苩尊晃过各种眼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叹了口气。仔细瞧着景玉,“除了发眉的颜sè,几乎是一模一样。”,然后又补了一句,“看在你像极了故人,本尊今夜单单放了你,你站到本尊后面吧。”。这句话一出,景玉不高兴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杀了这里的所有人?” 陈天竹轻拨景玉到后面,自己再往前一步,“前辈,能否先听晚辈一句话?”。苩尊手上已汇集起魔法元素,“多说无益,今夜神仙也救不了你的xìng命。”。陈天竹毫无惧sè,“回想前辈曲词中的深意,似乎前辈误认为晁芳惠前辈早已离开人世。” “啪!”,苩尊攥碎了手中的魔法元素,嘴唇颤动了起来,“小兄弟,你说这话,莫非是?”。陈天竹见自己猜对,丝毫不敢摆谱,马上点头接道:“正是!晁芳惠前辈仍在人世,我们几人前阵均和她见过几面。” 苩尊大喜,整个脸都颤抖了起来,话语变快,“当真?你们怎么确定的?”“那请容晚辈慢慢道来。”。苩尊点头,“快说!”。陈天竹急速思考总结话语,差点杀了鬼婆的事那是万万不能透漏的。 想了一会,陈天竹开口,“我们是当今新元帝国夏荷公主的护卫,夏荷公主生xìng喜欢四处冒险,而且容貌很像当今的曾皇后。”。苩尊很同意的点点头,“毕婉那小丫头容貌像她母亲,xìng格却随了他父亲。本尊都很清楚,讲重点吧。” “前一阵毕婉公主在几处神迹受到了晁前辈的攻击。所以我们随后查访了一些,确认了是她。而且还捡到她遗落的王冠,也找乔天工前辈确认过了。”。苩尊喜sè溢出,话语都有点语无伦次了,“乔三哥确认了的话,那绝对错不了!晁姐居然还活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天在戏弄我们吗?” 苩尊突然上前抓住陈天竹的衣服,向上顶起脖子,两人的身高差距让这个动作显得极为别扭:“晁姐遗落了王冠?你们把她怎么样了?”。陈天竹赶快张手制止了要上前的韩雪梅和景玉,此时的苩尊早已不是杀意为主,而且他真要杀人也不会如此动作。 “晚辈向信奉的侠神发誓,晁前辈绝对没有受伤。最后一次我们也只是消耗完了她的道具,令他不得不退避休整。而且我们这次来瑰湖地区也有个目的就是寻访她。”。苩尊扔开陈天竹,“可有消息?”。陈天竹看看韩雪梅,韩雪梅上前,“晚辈等几路齐下寻找,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 苩尊回到正常表情,但窒息的压迫感已大大降低,“能得到晁姐还活着的消息,区区背信背义又如何?今夜到此为止,你们都祈祷、感谢晁姐吧。”。苩尊转身便走。 陈天竹松了一口气,幸存下来的喜悦没有耽误脑子继续转动,虽然不知道20年前的那些事,但有一点非常确信:苩尊这个情种为了晁芳惠的一句话,绝对连皇宫都敢去掀了。当然,陈天竹从不多管闲事,皇宫啥的对他真没什么,但是毕婉可能的安全却完全不同…… “前辈,晚辈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陈天竹出声拦住了苩尊。苩尊停下身形,“有话直说。”。陈天竹稍一整理语言,“根据晚辈几次和晁前辈的相遇,感觉晁前辈遭遇过很多想象不到的苦难,导致现在jīng神上有些不是很好。最后一次见她时,她鬼气缠身,神智有些不清,攻击夏荷公主也几乎是毫无理由的。” 苩尊没有生气,“小兄弟可是对你哪位公主动了情字?”“不敢隐瞒前辈,正是!”。苩尊回过头来,慑人的杀意再次袭来,“本尊要杀那小丫头又如何?”。陈天竹毫不退让,“晚辈不惜以卵击石。”。“哈哈哈,好!好!好!”,苩尊转笑,“小兄弟叫什么名字?”“晚辈陈天竹。”“本尊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20年前的旧账自然会找20年前的旧人去算。” 苩尊转头,看似悠扬缓慢,实际却很快速的离开了,箫声传来,明显心情大好的魔法声音响起:(新韵七绝·谢苍天)“ 一浪双十岁月吞, 惊缘夜戮降深恩。 待寻晁姐归安rì, 重叩苍天谢众神。” …… …… 陈天竹彻底长长的出了口气,景玉上前搀起他胳膊,“竹哥没事吧。”,陈天竹摇摇头,摸摸景玉,由衷的又露出笑容。 “武生鲸!还认得我吗?”,那边却不同,韩雪梅不知为何,大怒的挥剑直取武生鲸。武生鲸斗气爆出,捏拳笑脸迎上,“自然忘不了,你是那个,那个谁来着?” 感情他俩早就认识?陈天竹起了疑问,便暂时静观不上前帮忙。单纯的斗气对斗气,似乎成了人族古代的武术对抗。韩雪梅剑法凌厉,以钢韧为基础;但不时剑走偏锋,每每将长剑甩成了柔带。武生鲸出奇的,拳法竟然以柔为基础,舞蹈般的闪、点、拨;危机时却马上能转为以拳击刃,盖不住的霸气。两人的武术招式均已做到了刚柔并济。 一会功夫,两人便已缠斗了二十合。陈天竹观察着,发现轮椅男已修好了机器,也看了过来。到底两人什么关系,已不容慢慢思考,出口问道:“大哥,你们认识?”。韩雪梅大声回道:“这个疯女人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陈天竹点点头,“那今天放不放他们?”。“杀!”,韩雪梅毫不犹豫的一字回道,陈天竹不再多问,准备和景玉动手帮忙。 “哐!”,武生鲸忽然一招威力的爆发,硬生生的击断长剑并把韩雪梅震飞了出去。斗气护体,撞墙、落地,韩雪梅吃惊不小,“融合人怪两气的爆发!你居然练到了如此境界!”。武生鲸笑道:“你这厮居然如此绝情。当年和姑nǎinǎi上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韩雪梅又气又羞,大吼:“闭嘴!”。陈天竹听得云里雾里,一个有点可怕的念头闪过:大哥的怪病不会就是武生鲸整出来的吧? 武生鲸扭着腰走向陈天竹,陈天竹深惧她实力,不主动攻出,武生鲸像毫不在乎的那样,直接侧身揽住陈天竹脖子,对着韩雪梅,“忘了介绍了,这是我今天刚刚认得弟弟。”“你对我三弟做了什么?”“没听清吗?今天刚认的弟弟!”。韩雪梅不再多说,扔掉断剑,激发斗气复冲上来。武生鲸也收回胳膊,笑着跨前。 “嗤!”,一柄冰魔法形成的巨矛直接从后面贯穿了毫无防备的武生鲸的身体,陈天竹手里攥着一粒刚才遗留下的高级魔水晶。武生鲸忍不住惨叫的同时,韩雪梅一脚侧踢,直接让她的身体飞出砸裂了石壁。冰矛消散,武生鲸露出的肚皮上有着明显已在流血的物理伤口,嘴里也咳出了大量鲜血。 陈天竹心里一颤,没想到武生鲸真的毫无防备,而且还早已伤成强弩之末了。她对自己真的起了什么感情?马上摇头否定这个可能,而且确信自己绝对不会同情她。这些年来,只要是任务,陈天竹都会毫不留情的去完成。“活捉她。”,韩雪梅却改了口。 “造你娘的梦!”,远远骂出的却是轮椅男,骂的同时,陈天竹三人周围被突然出现的一些紫瓶紧紧围住。“昒昕忘梦!快躲!”,陈天竹惊喊,可早已不急,瓶子炸裂,紫sè液体四面八方的溅到了三人的身上。 液体一触肌肤,便疯狂的渗入进去,瞬间便觉得侵入了五脏六腑。“护住人气!这药没有多么厉害!”,陈天竹白天已询问了些关于“昒昕忘梦”的细节,了解了基本的原理,并不像他们之前看到的那样可怕。陈天竹盘腿坐下,努力激发、护住自己的人气。韩雪梅和景玉也学着照做。 “弟弟,弟弟的,还不是自己被玩坏了。”,轮椅男抱怨的摇向武生鲸,武生鲸从石壁上落到地面,没有站住,但嘴上却不软:“你四个眼都瞎了?姑nǎinǎi的伤明明是那个老玩意做的。”“你说得对,你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不可思议的,三个人影凭空出现,一人拉起武生鲸用匕首的寒刃抵住她脖子,两个拦在了轮椅男面前。原来的五人均是大惊!那三人似是两男一女,统一的奇怪服饰,头上戴着诡异的面罩。 “不可能!你们怎么出现的?你们是谁?难道是你们破坏本博士机器的?”,轮椅男一大串的问句。这边景玉看着拿匕首的高个男子小声说道:“那个人的气味,好像就是救过鬼婆的那人。”,陈天竹、韩雪梅听到也没啥办法,现在都不敢强行作战。 “都请不要惊慌,我们不会伤害你们。”,轮椅男面前的矮个女子倒是赶快铺开和善的话语。可抵住武生鲸的男子却直接向轮椅男不客气地命令道:“把你干涉神迹的方法资料全都交出来!” “我给你们那些,你们就能保证放了大鲸?”,轮椅男几乎未作犹豫。矮个女子赶快补道:“这个请你放心,我们只取资料,绝不会伤人的。” 轮椅男回头摇向神迹的光幕,进入里面,片刻后出来,手里多了一个水晶球。两人上前,矮个女子接过水晶球,jīng神力探查起来。那边高个男子冒了一句:“原来能把真实的东xī zàng入神迹中,难怪我们找不到。”。轮椅男没做任何表态,但明显的不屑那话。 “没问题,谢谢了。我们走。”,矮个女子说完,三人又不可思议般的一晃便消失了。完全不是光系技能的伪装,也不符时空传送的常识。无论轮椅男的眼镜还是景玉的鼻子,都无法揭破他们。 再无话,轮椅男胡乱的收拾了一下,便带着武生鲸连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空间传送走了。神迹的光幕马上消散,就好像早已远远透支了那样。 陈天竹加快解释的速度,“昒昕忘梦”乃是通过干涉“神的游戏”进行量产的一种特殊药物,效果就是强烈激发怪气和魔气,可以作为一种提高修为或是体验禁招原理的催化药物。但对于一般人,特别是因为感情伤口导致人气大幅低下的人来说,这种药物能直接强行引发出“焚心”或者“断情”。 同样是相克“怪气”和“魔气”的暴走,差别仅在于受者的内心。如果内心充斥的是恨意,则为“焚心”;如果是无奈,则为“断情”。 “焚心”的话,全身焚为烈焰,化作狂暴的火兽,直到气息彻底烧尽。有可能会因为其他感情的依恋,会和一件随身的饰品相同化,并受某人的cāo控。“焚心”本身对个人来说绝对是不能踏足的;但如此次事件中这样,有些人偏偏故意去肆弄感情,想方设法将他人炼化为自己的武器…… “断情”不同,只要仍有强力的心愿支撑,这便是一条明确的可以快速提高修为的道路。就像民间传说中的那样:“剑神三断情,持草斩千军。”……外篇,湖畔玉影(一) () 新韵七律·七星聚会 一目红黑十四子,暗藏胜负百千招。 七星各置玲珑阵,残谱常勾碎语嘲。 若笑人谦均钝脑,必输己傲尽空腰。 冠冲舌逞杂流错,目汇心平巨浪淘。 ————車將——— ———兵————— ————象兵——— ————————— ————————— ————————兵 ————————— —卒——卒——炮— ———卒—卒——— ————帥—車車— 闹市一地摊上,四人挤进议论纷纷的人群中瞧去,却是摆着一残局,两边各撂魔法映出的四字:“观棋不语”“红先一步”。陈天竹和吴岚平时均是尽洒才气,碰到这种能“露一手”的场合自然都是跃跃yù试。 “这个怎么玩?”,景玉贴在陈天竹身侧有些不懂的问道。结果另一侧的吴岚抢先回答:“任选红黑,愿赌服输。不知玉妹妹棋艺如何?”。景玉赶快摇摇头,“貂儿只在姐姐那学过基本规则,但并没怎么下过。”。吴岚一合扇子,“那就看吴哥哥我怎么破掉此残局吧。” 听吴岚抢话,又见其胳膊故意蹭在景玉胳膊上,陈天竹稍起烦意,一揽景玉,“别听他吹牛,他下棋从没赢过我。”。吴岚笑接,“那还真是,不过陈兄弟也没赢过本公子啊。呵呵,因为我们兄弟只较量过两次围棋。实话告送你们,本公子可是被人称为‘象棋小王子’的。” 陈天竹歪笑一声,凑在景玉耳边,“王子称号一大堆,次次眼红鼻子吹;舞扇弄舌装酷头,最后缩脑变乌龟。”。景玉听完直接“噗!”的笑喷了出来。 吴岚没听到陈天竹说的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好话,脸sè一闪后,冲景玉道:“玉妹妹,我们打个赌吧。”,景玉还没笑够,只是看过来点点头。吴岚笑起,“如果我破了此残局,那玉妹妹就亲我一下。”。景玉没多想又是点点头。 陈天竹心里可是泛了醋味了,景玉现在就是属于自己的,亲吴岚这种人,更何况吴岚肯定还会再搞什么花样……但又没发阻拦,只能暗咒吴岚破不了残局。 草草一瞧,红方在总实力上随占尽了优势,但是已被黑方三卒围帅,胜负关键似乎就在于先手的红方是否能一气将死黑方。 吴岚“哗”的展开了扇子,高声笑道,“这么简单,也敢摆出来?”。摊主像个小老头,矮个、骨瘦、小胡子,好似没听到一般,继续微闭着眼、晃着头哼着不知什么小调。 吴岚冲着小老头:“红胜!先炮二平四,将军。黑只能卒五平六吃炮。这样红车二沉底一将,象挡杀象,死棋!”。结果小老头仍然无视,吴岚还没怒,旁边一坦胸壮汉先怒了,“麻了个巴的,装什么大神,没听见你这烂局被破了吗?”,周围另有几人也喊了起来,可小老头还是继续的摇头晃脑。 “麻了个巴的,这种认钱不认人的玩意就是欠扁。”,壮汉边说着,边做起了撸袖子的准备。吴岚挥扇一拦,问向小老头:“赌一局多钱?”。小老头哼着小调伸出一个手指头。吴岚上前坐到凳子上,扔出10枚金币,“赌红胜!”。小老头直接眼睛大睁,放光一样,显然没想到吴岚能压这么多钱。 正好红方也在吴岚这面,他直接开走。红:炮二平四将军。黑:卒五平六吃炮。然后吴岚将车二落底,“将军!”,小老头不慌不忙的落象一挡。吴岚哈哈一笑,挥车杀象,“将军!” 没想到小老头毫不吃惊,指头点在老将旁的黑车上,附上了个微型的风魔法,然后一弹黑车,黑车直接划过整个棋盘中路把红帅撞了出去。吴岚一时张口说不出话来,他调炮让开了车道,却没发现对方吃炮、落象两步也是让开了车道。 小老头带着控制不住的得意,探身收起了金币,并示意吴岚把棋子放回棋盘。然后汇集魔法附在棋盘上,轻拍几下,各子又回到了残局开始的位置。 “麻了个巴的,这纯粹是耍小聪明坑人!”,一旁壮汉不岔骂道,周围几声附和,续而又开始了各自的观点。小鸠上前要扶起愣住的吴岚,结果吴岚挥扇打断,继续坐在那里严肃的盯着棋盘深思了起来。 这边景玉小声问陈天竹,“这棋很难吗?”,陈天竹不置可否,“应该不难,就是数步的棋,不过确实有些陷阱。”。景玉冒了句:“有没有可能是和棋?”。陈天竹奇怪的看向景玉,“怎么走出来的?”。“我想起我姐姐好像提到过,说人族有些摆棋局赌胜负的,其实肯定都是和棋。”。陈天竹摇摇头,“这棋局双方都已被逼成一步见胜负,怎么也不可能是和棋吧。” 景玉不再多说,陈天竹认真的仔细思考起棋局来,将几种可能预演下去,确定红方无法一气将死黑方,主要原因就在于黑方最后面藏得那个车,一落象便是反守为攻的致命一击。 既然无法一步将死,那红方能不能想办法一步抽掉黑方的车,并防止被黑方三卒将死呢?毕竟,哪怕只剩一车,只要过了危机,就可轻易将死黑方。顺着这思路,马上若干种可能的走法浮现了出来…… 陈天竹那边还在不断轻轻摇头,场中的吴岚又笑了起了,扔出10枚金币,“本公子还是赌红胜!”。小老头见金币马上双眼放光。“咳!!”,壮汉大咳了一声集到众人视线,“麻了个巴的,老玩意,你那点小聪明这次肯定是白搭!”。随着几人起哄,小老头却又晃起了脑袋,“本棋仙不欺负臭棋篓。” 气的吴岚几yù发作,“你不敢再和本公子赌一局吗?”。小老头望天哼起了小调。壮汉高喊:“什么玩意!嫌钱压得少,别装望天草。” 这边景玉拉拉陈天竹衣服,似是问陈天竹,却提起了声音,“竹哥!竹哥!猩猩和猴子是一伙的吗?”。陈天竹和景玉的容貌本就格外引人注目,这莫名其妙的一问,全场倒是都瞧了过来。 陈天竹刚才就发现点蹊跷,顺景玉话一想,马上明白,看着景玉回答,同样提高声音,“猩猩唱黑脸,猴子拌神仙,一群当小托,一个讹大钱。你说他们是不是一伙?” 景玉看了一圈众人,装可爱的歪了歪脖子,挠了挠头,“大家怎么看?”。虽然围观的立刻想通的并不多,但也被两人激出了一圈笑声,随后互相一传一点的,笑的渐渐响了起来。壮汉和几个散落的人想笑笑不出,想怒不能怒,晾在了那里。 吴岚一甩扇子,直接问向壮汉,“明人不说暗话,这局多钱?随便开价。”。壮汉嘴一歪,“江湖规矩,次次翻番,包你赢一局必发财。”。吴岚扇扇回笑,“翻番?本公子不带零钱。”,说着腰间摸出一块jīng致的高级魔水晶,扔到地上。别说小老头了,壮汉也似看见了肥肉般,毕竟,那可是市价50金币的硬通货。 战局又开,红:炮二平四将军。黑:卒五平六吃炮。红:兵四进一将军。黑:将六进一吃兵。红:兵六平五将军。 小老头稍微想了会,黑:车五进一吃兵。红:车三进八将军。黑:将六退一。红:车二进九将军。黑:象五退七将军。红:车三平五吃车。 走到这里,吴岚得意的呵呵笑了起来,陈天竹却小声一呼:“坏了!”。吴岚不解的瞥了一眼没当回事。景玉问陈天竹:“怎么了?又被猴子耍了?”。陈天竹挥挥手,不多解释,此时倒是盼着小老头没看出来。 其实这种走法刚才陈天竹已考虑过了,看似吃了对方的车,而且本来最危险的中路成了最安全的。接下来只要黑卒一气将不死红方,那红方即使为了保将一车换对方两卒,那还剩一车的红方也是必胜了。但是,这又是从最一开始就设好的陷阱…… 果然,只见小老头根本没理会中路,六路前卒进一将军。吴岚笑着,“看你还怎么挣扎?”,帅五平四吃卒。黑:卒六进一将军。吴岚帅四进一吃卒,“呵呵,胜负已分。”。小老头手指点点了黑将,吴岚顺看过去,一下愣在了那里。小老头得意的探身捡起魔水晶。“怎么会这样?”,吴岚咬牙死盯着棋盘。 景玉忙问陈天竹:“这是怎么输的?貂儿没看明白。”。陈天竹叹了口气解释道:“将帅不能照面,否则判输。他就算最后不吃卒,帅回位,对方继续拱卒也是死棋。这就是个一个思考陷阱,开局时将帅不同路,又隔着数子,两红车还压底,所以开局时红方都不会去考虑黑卒六路强攻的走法。但是随着几步棋下去,形势整个变化,使得这种走法成为了可能。如果思路不随时而变、随势而变,就会中了这个陷阱。” 随着陈天竹讲解一般,吴岚已有点进入抓狂状态,扇子合了开、开了合,小鸠赶快到他身后捏捏敲敲的。陈天竹讲解完,又盯着已复原的棋盘从头到尾仔细过了一遍,确定红方的数十种可能走法都不能一气将死对方。 陈天竹进一步思考,这残局摆的红方占尽优势,又是先手,而且走法多样,定是要诱使人判断为红胜。其实无论怎么走都无法如愿,然后各种可能的攻防转换局势下,黑方都能一气将死红方。主意打定,陈天竹冲吴岚,“吴兄稍作歇息,且瞧小弟斗上一局如何?”。吴岚借机下台,“陈兄小心,此局确有些邪门。” 陈天竹信心满满却不忙上前,把脸向景玉一侧,“貂儿给个提前的奖励吧。”。景玉会意后,毫不做作,探头上前使劲亲了一口,“啵!”的一响,激起一片羡慕,夹着几声口哨。陈天竹望向景玉: 《新韵散词·景玉》 绛紫云,银光耀,嵌星额饰九珠跳。 面染桃红却不羞,对君哪般笑? 弄嘲羡,几yù狂,惹尽周围又何妨? 芊影自如如梦令,湣纪ㄓ杏星槔伞?br /> 陈天竹此刻获得的得意感、满足感简直是爆了!赞赏的深深的再和景玉对望一通后,便大步上前。 壮汉哼了一声,“江湖规矩,同一伙的,轮人不轮次。”。陈天竹腰间摸出一块满溢着白sè魔法元素的高级生命系魔水晶,自身魔法一运,稳稳的送到壮汉身前,“这够不够?”。壮汉赶快接下,嘴都有点笑歪,“蛮够!” 陈天竹对着小老头坐到凳子上,风土魔法同时强激,棋盘高高弹起,十四枚棋子四处飞散。棋盘、棋子乱舞一般的在人群头上绕了一会,又落回到原处,黑白两方却已完全调换。周围马上爆出了叫好声,陈天竹这纯粹是在显摆自己的魔法造诣,潇洒的一笑,“我赌黑胜。” 红:炮二平四将军。黑:卒五平六吃炮。红:兵四进一将军。黑:将六进一吃兵。红:车三进八将军。黑:将六退一。两人很快的便是过完三招,红方可能的走法已越来越少。 第四招,红:车二进一。小老头抬车时,陈天竹还胜券在握一般的小声笑着。可看到红车只提了一步便落下,陈天竹笑容马上就僵住了,只觉的自己随着红车的一落,整个人都一下掉进了一个大陷阱中…… ==== 注:“七星聚会”为中国古代著名残局,并非笔者原创。除此之外,本章中的诗词、思路、故事等均为原创。外篇,湖畔玉影(二) () 《新韵七律·尴尬》 一分本领一分骧,多少胆识多少狂。 意yù棋盘驰倜傥,笑牵众目绎无双。 空谋百步千军破,岂料三合两眼慌。 海口夸夸仍耳绕,汗珠闪闪已额妆。 陈天竹深深的体会了一次瞬间从天上掉到地上的感觉,刚才众目睽睽下自己的猖狂表现现在如座无形的大山压到了头上,甚至压得自己难以思考,之前究竟哪里计算错了!?想不通,为何竟然连这种只须四步的走法都没注意到呢? 棋盘上,看似进攻权简单的换到了黑方手中,但难题也随之抛给了黑方,抛给了陈天竹。简简看去,便是数种走法,然后每走一再衍生出数种走法……一时间陈天竹做不了判断了。 就好像在万军前立了必胜的军令状,誓要取敌将首级。可刚一进军,却发现陷进了陌生的迷宫中,无法后退,只能选择一条路,选错既是万劫不复。 “小哥,长得溜俊、唱的贼好听,都是不能充棋艺吃滴。”,壮汉倒是换了副嘴脸讽刺了起来,周围跟着起了些嘘声。陈天竹硬装做不动声sè,可心里那个尴尬啊,自己竟然会让这么小小一个残局给困住了。 赶快集中jīng神思索对策,可数种走法,每种又分数种,如此快速的盘算过十数种套路,都没有将死对手的把握。越思考越郁闷,越郁闷越拉不下脸,越拉不下脸越想赢。不自觉的,陈天竹已经烦躁的挠起了头来。 …… ……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陈天竹突然笑容又回到了脸上,起身摇摇头,“棋差一步,愿赌服输。”。引出周围不少的嘲讽和议论,吴岚也不满的冲陈天竹问道:“陈兄,尚有机会,为何如此轻率的就放弃?” 陈天竹没有回答,腰间掏出枚皇室钻戒在壮汉眼前亮了亮,景玉已走上前去,“让小妹也来赌一盘。”。壮汉两眼已经被钻戒勾住了,,想都没想直接点头。 “那我赌和棋。”,景玉话语一出,让不少人不解。壮汉仍然要吃了钻戒一般,愣愣的点头,小老头却先一步反应了过来,“哪有赌和棋的道理。”。景玉反问:“那就怪了,难道象棋中没有和棋?”“有是有,但哪里有……”“既然有和棋,那我为什么不能赌是和棋?” 小老头待要再寻什么理由,壮汉却过去对他耳语了些,景玉听得到,壮汉在说自己是个不懂棋路的新手,让小老头安心赢下就好。也难怪,景玉之前一直都站在离壮汉不远的地方,说什么话又都不遮掩,被早早听了个清楚。 小老头仍在犹豫,壮汉烦了,“麻了个巴的,给老子上!赢不了剁了你爪子。”。小老头没办法,望了望钻戒,又看了看景玉,然后转向陈天竹:“那必须有个条件。”。陈天竹随便般:“请讲。”“这位姑娘赌棋,只能她走,其他任何人不能插嘴、提醒。”“那是当然,观棋不语,否则算赌输。” 小老头下定决心,转回景玉,“请姑娘选红黑。”。结果景玉却突然对着陈天竹指指自己脸蛋,陈天柱会心的使劲亲了口,自是有让围观人群爆出不少的声音。然后陈天竹一个小魔法将钻戒置到了棋盘边上,便退到了后面。景玉得意的冲着小老头,“既然我赌和棋,那是红是黑自是无所谓了,就让给你选吧。” 小老头也不逞口舌,皱眉想了一会,“那还是让姑娘持红先手吧。”,说着便要转动棋盘,可魔法元素汇集起来后释放下去,棋盘棋子却丝毫没动。奇怪的看去,却发现景玉的红绸已连到了棋盘上。 就像有生命般的,红绸律动起来,然后棋盘棋子都像被激活了般舞动了起来。橙光大起,棋盘、棋子明明没有移动,却闪耀状的不断有节奏的闪现到四处。周围叫好声大起,货真价实的强力的空间魔法。当然,之前所灌注的妖气,大多数人是察觉不到的。 一番卖弄般的表演后,棋盘、棋子分别闪回了远处,恢复了本来样子。景玉也已不知何时坐在了凳子上,抬手移动红炮,“将军!”…… 先是急攻三步,然后突然转防,套路和先前的小老头一样。小老头以两卒逼迫换掉一红车,续而步步紧逼。景玉稳扎稳守,很快便是13回合,棋盘上还剩八子,局势倒是明朗起来。 “原来如此,这一脱帽后,确实(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