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8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8部分
百花藏-第8部分。 花沁,花沁,速引蜂蝶欢问。” =====因为一部分内容超标,被和谐一段===== …… 一番酣战后,两人瘫在一起稍歇。苗梦婧学着陈天竹的口吻笑问:“师弟可满意否?”。陈天竹坏笑:“如果答‘完全满意’的话,还有没有机会点别的?” 苗梦婧摸到陈天柱腰间轻掐,“那师弟是想再点一道‘吹箫品玉’呢?还是想点‘鸳鸯共浴’?”。陈天竹还以颜sè的抚上fen臀轻扭,“能不能先来‘鸳鸯共浴’,之后再接‘吹箫品玉’?” 苗梦婧突然收起笑容,故作严肃的一哼,“当然不能!”。陈天竹装作被惊到,摆出副一看就知道在夸张的样子,“难不成,难不成还必须带上别的?” 苗梦婧笑容再现,摸着陈天竹的头,“恭喜师弟回答正确,作为奖励,在‘万丽全席’之后,还会再免费附送师姐特制的风味小餐。”。陈天竹坏笑着又问:“能不能在‘万丽全席’之间,一直穿插师姐的风味小餐呢?哎呀!” 苗梦婧狠狠的在陈天竹腰上扭了一下,撅嘴唱出:(新韵如梦令·得寸进尺)“ 羞弃尘间环镣,尽献果姿灵巧。 急盼谢夸中,偏怨盛餐丹少。 罢了,罢了,今夜贡君胡闹。” 苗梦婧起身下决心般的,直接很不优雅的对壶痛吸了一口。然后跪倒陈天竹面前,稍掰双腿,轻起樱唇,探出巧舌,向胯间凑去……单这前后巨大反差形成的不可置信的画面就已令陈天竹又起一阵悸动……第十三章,孤胆深入 () 凌晨四点,屋外稍有动静,陈天竹立醒,轻轻抽身离开苗梦婧,却不想她还是醒了。昨夜几轮激战,似乎令两人都有些疲惫。陈天竹劝道:“师姐再好好休息下吧,我自己去即可。”。苗梦婧摇摇头,神sè严谨,已变回了初见时的才女,“把一切都放开之后,突然觉得自己也许还能做到一些事情。” 陈天竹见她态度,已知阻拦无用,也便不多问、多说了。两人穿戴好衣装,陈天竹笑着摊开胳膊,“师姐可愿陪我最后一程。”。苗梦婧会心一笑,上来双臂搀好,“求之不得。但陪完此程,你我都需从陌生人开始。”。两人相互点点头,一起并步走出房间。 几行人汇集到大厅内,宋酝宝远远便愣愣的直往苗梦婧这里看,苗梦婧这次不躲不藏了,像没看到一般,装作向冷傲的面具男不断献笑。宋酝宝的护卫发觉后轻声询问,他赶快挥手表示没有任何事情,却仍不断的抽空隙就往这边瞄一眼,各种神情不断变化而过。 大厅内一圈魔晶灯突然齐亮,一身材高挑、穿着非常暴露的红衣女郎走出,身边拥着四名男子。陈天竹jīng神力探去,红衣女郎气息极为平常,应该没什么个人的本领。但身边那四名男子却均是气息怪异,一探便知相当的危险! 红衣女郎入座,打开提着的一个jīng细的盒子,里面便是十瓶“昒昕忘梦”……几轮竞价后,陈天竹摸着仅有的四枚极致的皇室钻戒喊出了,“2000金币!”。为了配合行动,毕婉就给了他这些,当然,其实还有之前自作主张送给苗梦婧的那枚。 “3000金币!”,宋酝宝势在必得的拍桌喊道,一阵沉寂,再也无人加价……陈天竹倒是稍慰,既然落到了宋酝宝手里,自己回去后也可以做个交代。 …… 没有想到这么顺利,巽柱的其他人大概今晚才能从两路汇集来,但这不妨碍艺高胆大的陈天竹此时进行深入调查的决心。启动了斗篷上的“隐身”能力,这是一件极品的特制的光系魔法斗篷。尽量连呼吸都隐住,陈天竹一边留下特殊的标记,一边远远地跟踪着。 红衣女郎一行人驱马出城直往山中而去,行到一林间,突然四面shè来无数长矛,竟是早已设好的陷阱!四名男子均弃马跳到红衣女郎周围,悲惨的马鸣后,长矛穿透了四匹马,却被一圈奇怪的、毫无征兆就出现的冰壁挡了下来。 陈天竹远远地探查着,那四名男子均是说不出的奇怪,明明相克的怪气与魔气齐齐涌出,本该居中协调的本命人气却消失不见。按理说如此应该陷入无法控制的“狂暴”状态才对,可那四人却明显的都还有明确的冰冷的意志…… 禁技·断情!陈天竹已经能确定了,那四人必是利用“昒昕忘梦”而催生出来的,简直就是——活人兵器! 陈天竹寻思间,树林周围已出现了几十人,各种职业的搭配,团团的围住了中间的五人,一彪汉握着双刀走上前,竟是万丽院中竞价的一人。“武生鲸,给丫的道喜了,丫妈的居然窜到了‘十大杀手’里的第二号。”。“姑nǎinǎi杀人无数,但从不搭理什么‘排行’。你们这些兔崽子,今儿是来送钱的,还是来送消遣的?”。陈天竹听到那些话,感觉既符合她的外貌,又非常的不符合。 “丫妈的人头突然被标了五万金币,爷和弟兄们今儿想借来玩玩。”,彪汉和周围的人笑了起来。说时迟,武生鲸周围四名男子忽然就各持兵器四面冲入人群!瞬间,斗气、魔法、怪力层出不穷。 “姑nǎinǎi没兴趣陪你们这些白头兔崽子。”,武生鲸说着,取下脖上一串项链,上面穿着十几个各式的饰品,不知如何启动的,每个饰品都突然像变成了熔岩一般,猛地烧了起来。不一会功夫,巨大的烈火中,十几只火兽窜出,齐齐向前方杀去。 几乎没遇到什么有效的阻拦,火兽群把前方清出了一条通道。武生鲸刚刚在火中居然毫发无伤,此时马上驱马前奔,扬鞭而去。几十个人都被拦住,无法追赶。陈天竹快速的绕过战场,隐匿的继续跟在武生鲸后面,他此时可是盼着武生鲸最好没事。过了一阵,十几只火兽都又化成饰品回到武生鲸手中。 奔到近中午,翻了两座山,到了山路尽头,出现座像模像样的小山寨。隐隐约约能看到的十多人竟然都像之前武生鲸身边那四人一样。陈天竹暗暗惊讶,进与不进间稍微犹豫后,决心继续深入。 谨慎的翻山绕过关卡,一些房屋中间发现了武生鲸身影,继续跟踪,进入一大屋。随后屋内机关启动,又连到一山洞内。进入山洞,陈天竹看看周围墙壁,绝对是一处“神迹”! “神迹”内已没有外面那些守卫,陈天竹慢慢跟踪中又多了想法,万一有什么必要,可以考虑武力解决,只要第一时间抢下武生鲸的项链,其他应该都好应付。 曲曲折折的终于到了最里面,远远已能望到大型光幕,然而光幕外面却明显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居然好像还有简陋的床和桌子什么的,难不成有人住在这里?陈天竹的想法很快被验证了,yīn暗角落处出来一轮椅,上面坐着一瘦弱邋遢、腿脚不便的中年男子。 “冤家,3000金币,随便折腾吧。”,武生鲸不在乎般的把盒子随手扔在了一张凌乱的桌子上。轮椅男却完全不管那个,手推了推厚重的眼镜,“大鲸,你不可能没发现后面跟了条尾巴吧?” 此话一出把陈天竹惊出一身冷汗,轮椅男的眼镜看来和李郁郁的眼镜差不多,隐身斗篷在其面前是藏不住的。但陈天竹马上镇定下来,轮椅男一看就是毫无战斗力的样子,自己甚至都无须逃跑。 “你这冤家不是光抱怨没有上好的‘试验品’吗?”,武生鲸回过头来,对着陈天竹隐身的位置,“这只小老鼠能从万丽院跟到了这里,品质应该还凑合吧?” 陈天竹不再犹豫,风、土魔法强行激出,以最快的速度直取武生鲸,右手伸出,瞄准她脖上的项链。 武生鲸微笑着,左手握拳看似很随便的一抡……陈天竹差点炸烂的脑海中只剩了刚才的那个画面!此时他已被深深的砸入墙中,浑身骨头都像碎了一般。恐怖的感觉从陈天竹心底疯狂的涌出,这个女人之所以探查不出气息,不是因为她不强,恰恰相反,她太强了!完全和自己不是一个档次的,所以才能轻松的隐匿掉气息。 稍过片刻,伴着巨大的疼痛,陈天竹又能控制全身了。轻微一动,身体从墙上滑到了地上,陈天竹赶快寻腰间摸出两粒治疗的魔水晶,引出魔法,白光过后,全身好受不少。 “冤家怎么看?”,武生鲸一直没阻止陈天竹的动作,轮椅男不满样的回道:“你这样只会把老鼠打坏!本博士还怎么得到数据?”,稍一顿,“不过,这只老鼠有罕见的‘双魔强发’的技能,挨你一记爆发后还能站起来,说明确实值得期待。但是,所有的前提都是别被你打坏了!” “知道了,知道了,姑nǎinǎi不打他就是了。”,武生鲸抱怨着转回面向陈天竹,做了做挑衅的手势,“小崽子有啥本事,都朝姑nǎinǎi招呼过来吧。”。陈天竹虽然已是恐惧感大起,可心高气盛的他怎能逃避这种挑衅?掏出刚刚入手的两根魔杖,集中全部jīng力,开始了“元素集结”。 武生鲸毫无戒备的在那里等着陈天竹的绝招,一旁的轮椅男却先起了兴奋,“同时集结风、土两系魔法,但不相互融合,难道是,要驱动‘双核’的领域魔法?有意思,本博士还真没亲眼见过‘双核’的领域魔法呢。” “风土领域·天地共舞!”,陈天柱释放出自己最强的一招,瞬间黄绿的魔法元素笼罩了周围,一些轻的碎物已开始了翻滚。各种风、土魔法集中形成,齐齐四面八方的攻向武生鲸。只见武生鲸全身激发出了融合在一起的人气和怪气,包在身上,像层防御罩一般。无数的魔法袭过,竟是毫发无伤。 陈天竹继续着魔法,轮椅男却突然大叫了起来:“本博士的实验室啊!快让他停止!”。“唉,真难伺候的冤家,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武生鲸抱怨着,又激出了大量的人气和怪气集中在右臂上,使劲一抡,爆发出的恐怖冲击波从陈天竹的头上划过,瞬间便击碎了“领域魔法”。 “所以说了,大鲸为什么要把老鼠引到实验室里来?”,轮椅男愤怒般的口水大喷,武生鲸挠挠头继续抱怨,“小老鼠不就是应该放到实验室里吗?” 陈天竹可没心情管那两个疯子的矛盾,见有空隙,二话不说,风、土魔法强行激出,掉头就跑,如果论速度,他可是有绝对自信的。然而算盘很快又落空了,爆发的速度从后面急追而至,长发一晃闪到身前猛停。只见武生鲸伸出右手放在了陈天竹脖子前面,一阵几乎窒息的感觉后,陈天竹被硬硬挡了下来。 武生鲸胳膊上抬,轻松地单臂掐起陈天竹,任陈天竹如何魔法、斗气的挣扎都是毫无效果。再次爆发出速度,武生鲸将陈天竹抓回了轮椅男面前。往地上一扔,武生鲸劈胯坐在了陈天竹小腹上压制住。陈天竹无计可施了,打打不过,跑跑不了,眼见还没有救援,从没遇过如此窘境。直接放弃挣扎,改作休息,拼命思考各种办法…… “不错,反应很快,关键时瞬间就能舍弃无聊的自尊,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放弃的进行思考……”,轮椅男在一边面无表情的不断进行“总结”。听到陈天竹耳中可是说不出的五味陈杂。 “综合看来,这只老鼠接近极品了。现在本博士满脑子都开始不断冒出各种实验的方法了!”,轮椅男最后兴奋了起来。武生鲸笑道,“冤家满意就好。”,说着一手在陈天竹胸前轻轻滑过,“那就让姑nǎinǎi先调教下这只小老鼠吧。” 轮椅男大急,“你别把他玩坏了!本博士有个专门控制人族的神器级的契约戒指,这就去找!”,喊着,轮椅男开始各处翻找了起来。武生鲸依然抱怨着:“真是的,姑nǎinǎi最近不是已经调教成功一些了吗?”“被你玩坏的更多!”“知道了,知道了。你倒是快找到戒指啊!”“不用你催!到底扔哪去了?大鲸你先看看这只老鼠身上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知道了,知道了。”,武生鲸嘟囔着开始在陈天竹腰间摸索起来,钱袋、装备、道具一一解下,看一眼、胡乱评一句,便随手往周围某处一扔。 陈天竹可不想就这样等下去,隔着面具强推出笑容,调好嗓子,“大姐……”。“轰!”,一个称呼刚出口,一个拳头直接在陈天竹脸右旁边打出个窟窿,武生鲸嘻嘻笑着,“叫‘姑nǎinǎi’。” 陈天竹受惊不小,但脑子没耽误打转,不按对方说法的奉承过去,“管这么年轻漂亮的,叫‘姑nǎinǎi’,好像很失礼啊,就像是,叫个老太太似得。”。武生鲸听后一个手指顶着嘴下,天真般的抬头想了想,“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姑nǎinǎi还真没这么想过。” 陈天竹稍微看到点希望,“所以,大姐……”,“轰!”,陈天竹脸左旁边又被打出个洞。武生鲸笑着低下头,“叫‘姑nǎinǎi’!”。“姑nǎinǎi。”,陈天竹完全放弃这条路了,急想别的办法。 一时想不出什么,武生鲸却打开了话题,“小崽子刚才夸姑nǎinǎi‘年轻漂亮’?”。陈天竹赶快点头,武生鲸拍了拍他脸,“要是说谎的话,姑nǎinǎi可饶不了你。”。陈天竹马上毫不犹豫般的接上:“绝对肺腑之言!”“那你说说看。”“首先,身高那么高,得有一米八多。”“一米八一。”“但一点都不胖,非常的苗条。”“这姑nǎinǎi可有自信。” 陈天竹赶快仔细看了看武生鲸的脸,“头上一道皱纹都看不出,就像十仈激ǔ的。”“虽然掉了个十,但姑nǎinǎi爱听。”。“双眼皮,大眼睛,闪亮亮的,眉毛虽粗,但又直又翘,相当有魅力。”“还有呢?继续。”,武生鲸露出受用的表情催到。 陈天竹心里盘算着原来这个疯女人也喜欢被夸啊,便加大了力度,“鼻梁非常挺拔,厚唇极为xìng感,让人看一眼都恨不得亲一口。”。武生鲸低头在陈天竹嘴上亲了一下,“说的好听~继续。”。 陈天竹jīng神上有点恶心,但心里却渐渐觉得自己在说的是实话了,“特别这长发,飘逸到腰间,而且一看就知道会很顺滑。”。武生鲸赶快抽出陈天竹双手放到自己头发上,“摸起来也不会差的。”。陈天竹摸摸还真是,又拿了缕放鼻子上闻了闻,“虽然没有用香粉什么的,但没有异味,淡淡清清的很惹人。” “再多说点啊,女人魅力最直接的地方呢?”。陈天竹感觉有点了解这疯女人了,直接继续,“高叉的红裙,盖不住诱人的丰胸,好想抓上一抓。”。武生鲸果然马上把陈天竹双手拉到自己胸部上,“想抓就抓吧,抓抓看姑nǎinǎi的胸围有多少?”。陈天竹不客气,在半裸的酥胸上摸了一圈,“将近100公分。”“98,你小子很有一手啊。” 这么被夸,陈天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但不管方法怎样,又重现了点希望,双手直接滑到武生鲸腰间,隔着薄薄的绸缎,“好惊人的弹力!没有一丝赘肉!”,陈天竹真的是有点吃惊了,这疯女人那么霸道的力量下确实有着具有诱惑力的身段,摸了一圈,“66。”“正中!牛-逼!” 双手又自然的下滑到屁股上,武生鲸向前跪起,方便陈天竹动作。“正好100。”“又是正中,神了!”。“还没完,还有这里。”,陈天竹感觉自己掌握到主动了,双手继续向下,顺高叉摸到大腿上,武生鲸仍然笑着毫无阻止的意思。“58。”“对头!” 陈天竹上身斜起,双手进一步向内向里探去,“‘神的游戏’中的新cháo的小裤裤。”“也挺有见识的。”“直接让人忍不住了。”“忍不住什么?”,武生鲸坏笑着问,陈天竹大胆的在最里面抹了一下。武生鲸一点轻颤后,双手扶到了陈天竹的双肩上,眼睛有些眯起,“难道想来一发?”,陈天竹点点头,里面的手指开始活动,“现在就想来一发。”“没有说谎?”“绝对没有!” 武生鲸表情变得有些媚了,可瞬间,“咔!”,两肩难以忍受的痛感令陈天竹大喊了出来:“啊!!”。陈天竹两肩又被按到了地上,痛感随后消失大半,取而代之的是麻木,肩膀和胳膊都像消失了一般,回忆刚才的冲击,双肩肯定是脱臼了。陈天竹心一下又沉到了谷底,脑海中自我讽刺着:千万别妄想理解疯子的想法,否则自己一定会疯掉! “别玩坏了!”,听到声音的轮椅男大喊,武生鲸马上也大喊,“找你的戒指吧!姑nǎinǎi有数!”。随后武生鲸的脸几乎贴到了陈天竹的脸上,“对姑nǎinǎi说谎话的代价可是很大的!” 陈天竹听了都觉得冤枉,“我哪里说谎话了?”。武生鲸呵呵一笑,向后一屁股坐到了陈天竹下身的位置,扭了扭,“小弟弟都在睡觉,还不是在说谎?”。陈天竹暗暗叫苦,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反应的,不是变态就是受虐狂! 陈天竹躺在那里,无力的望着上方,不再和武生鲸对话。可武生鲸却偏偏生气一般,“看不起姑nǎinǎi啊?信不信我拔了你的小弟弟?”。陈天竹虽然确实害怕,可仍然不答话。武生鲸往下坐了一块,伸手抓住陈天竹下体处的裤子就是一撕! “幸好还在。”,陈天竹心里庆幸着,冷汗已浸透全身。“咦?”,武生鲸忽然发出了吃惊的声音。陈天竹才不理会她呢,谁知道她又整出什么疯招。 过了一会,武生鲸又凑到陈天竹脸旁,“让姐姐看看你脸。”,说着就伸手摘面具。陈天竹知道根本阻不了她的怪力,赶快解除面具上的鬼气连接,免得受伤。面具摘下,武生鲸使劲的看啊看的。看的陈天竹都有点发毛的感觉了,现在他可绝不会再认为俊俏的外貌能对这种疯女人有什么作用了…… “找到了!找到了!”,轮椅男兴奋地举着枚戒指摇了过来,对着陈天竹启动戒指。陈天竹凝聚jīng神准备可能的抵抗,同时心里暗暗祈祷韩雪梅他们能早些赶来。 又是骤起异变!武生鲸毫无理由的就冲到轮椅男面前,一把抢下戒指,扔了出去。“大鲸!你又发什么神经?”,轮椅男咆哮着,武生鲸反咆哮了回去:“姑nǎinǎi决定了!要认他做弟弟!”。轮椅男张着大嘴一下愣在了那里,陈天竹感觉自己也快是那个表情了…… 武生鲸走回陈天竹身边,不好意思的笑道:“都怪姐姐手上没有轻重,等会怎么赔罪都行。”,说着,将陈天竹上半身扶起,小心的摸上肩膀。陈天竹赶快咬紧牙关,忍住疼痛。“咔!咔!”,两声响过后,满头大汗的陈天竹的肩膀被复位了,武生鲸又赶快取出治疗的魔法水晶粒。 “神经!大神经!武神经!”,轮椅男骂了几句,气呼呼的转过头去。武生鲸想了下,问道:“冤家,说真的,姑nǎinǎi这个弟弟的潜力如何?”。“比你强点!”,轮椅男不回头气气的回道。“那你就想办法把他潜力引发出来。” 轮椅男突然回过头来,眼睛里又回复了神采,对着陈天竹看来,“好料!好料!哪怕只有老鼠的个头,本博士也能让他变成只老虎!”。武生鲸冲过去,逮住轮椅男,在脸上深“啵”了口,“冤家最棒了。”,不过马上就“呸!呸!”的吐了起来,怒道:“姑nǎinǎi说过几次了?你个死人好歹几个星期洗次脸!” 陈天竹已经完全混乱了,自己应该如何办?第十四章,命悬一线 () 《新韵七律·武生鲸》 chūn风笑语羞双皓,冬厉蝎心拢两弯。 长发蛮腰织妩媚,躁脾怪力画童颜。 红妆傲绽凝脂瓣,戮意恬穿翠碧弦。 艳豹微哈身侧卧,谁人有胆起轻鼾? “啪!”,武生鲸闪身上前一脚便将小头领踢飞,砸翻了几个桌椅。“小兔崽子,姑nǎinǎi刚才说的不清楚是咋的?”。小头领不顾疼痛赶紧爬起来哈腰道歉,其余人也都低头不敢作声。 刚才那小头领不过是瞟了陈天竹一眼,便立刻遭了那种下场。看到陈天竹眼中,更是对武生鲸产生惧怕和不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比那惨得多…… “小崽子们,都给姑nǎinǎi闹起来!祝姑nǎinǎi认了个弟弟。”,武生鲸走回主席,并坐到陈天竹身旁,直接天真样的揽着陈天竹嘻嘻哈哈了起来。陈天竹不知所措,只好顺着她的意思继续应付着。 晚宴继续,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倒是别有特sè。但陈天竹看不下去的是,一些捉来的女人被迫进行着各种服务,歌舞秽词、添酒送肉、忍受不断的sāo扰,煞是没有情调。 突然间,不知何处传来了雄浑的箫声,带着魔法形成的声音,一曲传来(新韵浪淘沙·苩尊):“ 晁姐眼迷离,兄弟戚戚,千樽忘过又依稀。 纵义纵情难纵断,万念先熄。 骋鹜火龙骑,箫踏虹霓,鬼神一碍俱窀穸。 拨弄苍穹折rì月,天下无敌。” 早在词曲刚响起的时候,武生鲸早已脸sè大变喊出,“苩尊!”。陈天竹之前不了解武生鲸这号人物,可对“苩尊”却是听到的甚多。他是这些年已经被传成了神仙级的绝世高人。 听了曲词上阕,明显苩尊是有文化修养的,并非武生鲸他们那样的“草莽”,陈天竹盘算着自己也许能借机脱身。 可曲词转到下阕后,却成了毫不掩饰的狂妄,魔法形成的声音似乎直接在脑海中掀起了巨浪,令jīng神上异常的难受。陈天竹一惊,恍悟这是苩尊的直接攻击!赶快凝聚jīng神力进行防护。 暗魔法的远程大面积的无差别攻击,威力并不大,陈天竹仅仅是出现了些不适的恶心感觉,武生鲸他们也只是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可那些没有魔法防御能力的被捉来的女人们就完全无法幸免了。各种的哀嚎和惨叫,遍地的打滚,五官中渗出了鲜血。看到这场景,陈天竹念头立改,只觉得苩尊的恐怖和残忍远远在武生鲸之上。 未及多寻思,cháo水般的火魔法元素四面涌入屋内,开始爆炸前的急速压缩,陈天竹慌忙做起魔法防御的准备。“走!”,武生鲸喊着,胳膊直接夹起了陈天竹,一个爆发,撞破墙壁,两人已斜斜跃出了房屋。 “轰!!”,巨响的同时,陈天竹只见下面房屋瞬间便被火焰炸的四分五裂,一些裹着蓝sè光芒的人影从火焰中狼狈的窜出。武生鲸夹着陈天竹安全落地,向上望去。陈天竹也望向天空,只见一头全身赤sè的火龙像在绕着月亮盘旋一般,一个矮个人影缓缓飘落而下。再仔细观察,那是何等的气魄: 《新韵七律·苩尊》 神风仙骨魄冲天,怒卷狂眉韵满弦。 愁刻额纹千古恨,情弥瞳霞万年欢。 山川草木孤箫滞,rì月星辰独步寒。 天下无敌难纵意,人间不解是姻缘。 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承受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陈天竹已明白那些听起来非常夸张的传闻绝非子虚乌有,面前这位老辈已绝非常识所能估量的。单看看空中的火龙,能令龙族心甘情愿的折服,唯一的条件就是——超过龙族的绝对实力! 陈天竹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武生鲸倒是先嬉笑着抱拳鞠躬:“实在不知四伯驾到,小辈没有远迎,烧几间房子给四伯消消气也是应该的。”。听的陈天竹还真以为他们很熟呢。 哪知苩尊完全无视,冷冷的声音回荡了出来:“本尊受友之托,荡平此处,不留一个活口。留半分钟时间,聪明的就自裁吧。”。一句话传出,远远近近的所有人都是定在了那里,他能说得出,那就绝对做得到的。陈天竹深刻的体会着这种绝望般的恐怖,明明想马上逃跑,可偏偏腿上行动不了。 “哈哈哈!”,武生鲸将爆发的威力蓄压在了大笑声中,传入众人耳内,冲断了那枷锁般的恐惧感。“小崽子们!今晚敢向前的,有一个算一个,姑nǎinǎi之后挨着伺候一个月!”。“嗷!”,众人相互壮胆的一起吼叫了起来,各自准备好家伙,围住苩尊。陈天竹也握好了两根魔杖,站在武生鲸身侧。 武生鲸人气、怪气爆了出来,融合在一起,双臂全力的挥出一记威力的爆发,冲击波慢慢的荡向苩尊。周围众人杀喊着也都或单独或联合的释放起了招数。 就在几乎同时,武生鲸的声音传入陈天竹耳中:“弟弟,逃吧!”。虽然有点意外,但陈天竹也正巧是这个打算,二话不说,风土魔法强行激出,转身奔着寨口飞驰而去。身后传来各种气息的大乱撞,但陈天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保命! 眼见奔到寨口,苩尊仍在身后的乱斗中没有移动,未等庆幸,忽感不妙,急停身形!“轰!”,面前的寨门被从空而至的一发巨大火弹炸成了一堵熊熊的火墙。 抬头一看,那头火龙已降到低空,冲这边滑翔而来,口中翻涌的火焰蓄势喷出。“该死的畜生!”,陈天竹大骂一句,急忙翻滚躲闪到一侧,避开了攻击。“吼!”,火龙怒吼,空中盘旋转身,再次对准陈天竹的方向冲来。“这畜生听的懂!”,陈天竹又骂一句赶快再躲,心里突然想起,这头是真正的火龙,当然听得懂人族的语言了! “龙大哥,龙大爷!消消火,喷火喷的多了,伤肝肾的,再严重的会不举的。”,陈天竹只能借助房屋墙壁的帮助躲避火龙一**的攻击,嘴上却完全不需控制的往外冒着不知有用没用的话。 “吼!!”,火龙更怒了,不再盘旋调整,直接撞毁了一堵土墙降到了地上。陈天竹偷眼算计了下,个头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只是头小龙。但再小,不算翅膀光身子也赶上大象了。但反过来,双腿的火龙本来在地面上就无法灵活奔跑,受身体限制,在这种地形下肯定障碍重重。眼见就算冲到寨外也躲不过火龙的追击,不如在此试着想想办法。 主意既定,陈天竹马上行动,进行挑衅:“哈哈,原来是头小畜生,看来毛都没有长全。”。“吼!!”,火龙暴怒,火魔法元素疯狂压缩,张口冲陈天竹声音的方向就是一发爆裂火弹。连墙带小屋直接轰出了一个大洞! 陈天竹却突然从火龙后方跃起,两根魔杖已蓄好了魔法,石锥、风刃齐齐攻出,准确的打在了火龙两个翅膀和身体的连接处。看似起了一定效果,火龙又疼又怒的快速转头,口中的火焰划出了半个圆圈。可陈天竹更快,一击攻完,立刻闪身就藏。 “哈哈,小畜生,爽不爽?”,陈天竹继续故意反复激怒火龙,同时思考着自己脱离这的条件。然而事非所愿,妖气、魔气忽然从火龙身上溢出、融合,之后整个身体都被红光围绕着,然后分解似的化成了无数的红sè闪光点。红sè闪光点落下聚到一起,重新组合一般渐渐形成一个人形。 “我靠!反妖化!”,陈天竹已经知道火龙要做什么了,真正的龙族大多能通过一种类似“妖化”逆向的技能,进行人型化。虽然化chéng rén型后普遍的会大大降低各种能力,但在这种特殊地形下,确实更适合行动。 “你妈妈才是畜生呢!!”,首先冒出的是一句小女孩般的骂声。陈天竹偷眼瞧去,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小女孩,一身火焰般的红褂。陈天竹使劲拍了一下脑袋,先前慌乱中竟然连最基本的常识都忘了:本来繁殖率就很低下的龙族只有依靠极其珍贵的“天子花”才能诞下雄xìng后代,所以见到火龙也好、冰龙也罢,默认应该认为是雌的。如果不是这个限制极度影响了龙族的数量,估计龙族早就称霸整个大陆了。 冷静想了下,陈天竹倒也不怕,即使她化chéng rén型,也不可能追上自己的速度。再听听不远处武生鲸他们和苩尊的战斗,苩尊似乎并不懈动用全力,暂时也没停下来的迹象。 既然得罪了,那就得罪到底吧,陈天竹再次挑衅:“哈哈,果然是头没毛的小畜生!”。“人家早就长毛了!”,小女孩怒喊,马上发觉不对,“你妈妈才没长毛!你妈妈才是畜生!有本事别和苍蝇似的到处乱撞!” “哈哈,确实有只小畜生把这的房子都撞倒了?”,论嘴上本领,小女孩哪是陈天竹的对手。陈天竹只盼着赶快惹怒她,好在她的攻击中寻找可乘之机。 “不把你烧成灰,人家就不叫绽炎!”,绽炎开始了元素集结,火、风魔法元素齐齐涌出。陈天竹暗暗地探查到,心叫不妙,她难道能使出风系魔法?这还是火龙吗? “狂风暴焱!”,绽炎释放魔法的同时直接喊出了招数的名字。红绿sè的魔法元素不是融合在一起,而是相互编织包裹起来了那样,一起套在了绽炎的身体上,远远看去就像团在狂风中熊熊燃烧的火焰那样。 听到名字,陈天竹心里直接就是一哆嗦,那招是传说中“忠神”的独门强化魔法,虽然时间只有十秒左右,但却能将施法者的速度提升至超越视觉的极限。 一个红绿sè的影子拖着长长的尾巴瞬间便从陈天竹藏身处滑去,然后明显的急停。“糟糕!”,陈天竹估摸已经暴露,马上风土魔法强行激出撒腿就跑,见弯就转,不断的乱拐。陈天竹了解绽炎的那招,速度虽提升至了极限,但jīng神和视觉不会提高,所以很难cāo控。果然,身后红绿的影子不断的在拐弯中撞到墙上或是停下速度。 “快到10秒!”,陈天竹盼着时间快进时,又一个急拐却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他也不熟悉这的地形,一下冲到了一块开阔处,不远处便能看见苩尊,以及周围地上各种不堪入目的尸体碎块。 急急再转,却已不及,身后红绿sè影子滑至,只觉腰上被高速而有力的细臂一抱一冲,身子便摔趴在了地上。激起斗气,刚要起身肉搏,“轰!”,却已被火笼紧紧锁住。 慌忙尽可能的用jīng神和魔法元素抵抗灼热的火焰,却根本无法脱身。陈天竹毫无办法,笑着转过头来,“乖乖,好快的速度!”。绽炎却仍是满腔的愤怒,“你妈妈才是畜生呢!你才是小畜生呢!你才没有长毛呢!” 陈天竹这回可不敢再回嘴了,脑中急转,笑问道:“你不会是‘逍遥仙’的后人吧?”。绽炎一愣,“‘逍遥仙’就是人家爸爸,你不知道吗?”。陈天竹暗暗道苦,100年前就作古了的神仙级人物的和龙族奇迹般冒出的后代以这种形式突然出现,自己哪里能知道?平时又不怎么过多关心民间那些侠客、杀手啥的传闻,以前也没像这次这样倒霉。若不是见到那个传说中的招数,怎么也联想不到这些没头没脑的事情。 “哈哈。”,陈天竹迅速的想过各种方法,“我本来知道的,可见到你后却非常的怀疑了。”。绽炎又是暴怒,“你怀疑什么!难不成怀疑人家在骗人?”。 见上套,陈天竹继续笑道:“人尽皆知,‘逍遥仙’除了绝世的神功,遍天下的红颜知己,最大的招牌就是:‘笑口常开’,不管任何情况,都会笑着去处理。”“既然是‘人尽皆知’,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怀疑啊,你从出现到现在,除了喷火就是发怒的,哪有一点‘逍遥仙’的影子?” 绽炎听了完全呆住了,明显陷入了思考。陈天竹见有戏,赶快继续寻找逃生方法,可苩尊突然传来的魔法声音却狠狠的浇了他盆凉水。“别被他骗了!杀了他!”,苩尊不容置疑的声音震醒了绽炎。绽炎冲陈天竹露出了笑容,“嘿嘿。”,双手抬起对准,“烧成灰烬吧!” 说时迟!速度爆发闪至,狠狠的一拳直接打飞了正准备释放魔法的绽炎,幼小的身体撞进了一间破烂的小屋内。之后斗气驱散开困住陈天竹的火笼。看去,正是武生鲸,已有些喘息,却见她笑着拉紧陈天竹的手,“看来逃不出去了,那就陪姐姐往里走吧。”。陈天竹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远处苩尊已开始迈过残碎的尸体从容不迫的走来,魔法声音传了过去:“有三人跑了。”,不一会,重新化成龙形的绽炎撞开小屋腾空而起,盘旋一圈,便喷着火焰急冲而去。 这边武生鲸摘下项链,十几头火兽冲向苩尊,苩尊一抬手,一面黑sè的盾壁凭空生成。火兽撞到黑壁上,立刻都像被炸裂一样,反震得四分五裂。不过火焰相互吸引、集结便又重新成型,十几头火兽将苩尊围了一圈,苩尊的黑壁也展开形成了一圈黑罩。(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