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7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7部分
百花藏-第7部分左手气旋杖一挥,早已准备好的风魔法倾出,正是“风卷残云!”,直接连一截河水都卷了起来。魔鱼再厉害,毕竟还是鱼,等发觉不妙时,奋力折腾,却也没用了,顺瀑布掉了下去。 陈天竹松了口气,jīng神上有些疲劳,不客气也没多想,继续躺倚在黄衣少女怀中,命令似地,“过去看一眼。”。“好的。”,少女顺从的驱动神驹向前往瀑布边飞去。 探出瀑布,两人往下望去,却见下面远远的似乎在中间出现了一个大冰块。“坏了!”,陈天竹惊呼一声,已经察觉到周围被恐怖的冰魔法元素围住,并凝结成核。不容思考,下意识的两手魔杖带着jīng神力干涉过去。 “啪!!!”,恐怖的冰魔法爆炸,陈天竹的两个魔杖齐齐炸飞了出去,两人一驹也被炸飞了一大段距离浑身覆着薄冰,但还算是轻伤,危急关头,陈天竹牺牲掉了两根魔杖将冰魔法的爆炸重心尽量转移到一侧,少女也拼命用斗气做了一定的防御。 “快走!”,陈天竹大喊,自己也抓住缰绳急催神驹离开。“这个畜生简直成jīng了!”,抱怨着,有点心疼损失掉的两套极品武器。少女在后面还是紧紧支撑式的抱着他,小心问道:“神仙,现在要做什么?”。“回去,然后跑路。还有,你可以松开我了!” “啊!对不起。啊!”,少女急急-抽出两个胳膊,结果差点后摔出去,弄的陈天竹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你还是抓紧我吧。”。少女赶快照做,“谢谢神仙。”。陈天竹改口,“我不是神仙,我只是名宫廷里的翊卫,你要叫我陈翊卫,明白?”,少女愣了一会后点点头。“你叫什么?”,陈天竹又问道。“俺叫苏怀恩。”第十一章,凄烈炎兽 () 再无语,稍一会两人便赶回寨子,远远望去,情形不妙。只见毕婉三人都被困在了寨外不远处,一匹神驹的一只翅膀已经焦黑,眼见是没发飞行了。大量的村民远远围定,持续的使用着暗红sè的幽火组合魔法。 而两只奇怪的火兽,一只老鹰般的在天上,一只饿狼般的在地上,不断发动着攻击。严慈不断的将两只火兽斩成几段,但眼见火兽分开的火焰身体很快便会重新吸合在一起,就像不灭的火焰那样。 “苏怀恩,辅助我。”,陈天竹命令的同时,直接松开缰绳,张开两手,开始了元素集结。“是。”,苏怀恩马上又像之前那样支撑抱紧陈天竹,同时控好缰绳,还不忘全力激发出斗气,准备可能的防御。“把速度加到最大,躲好攻击,特别注意那只火鹰,其他等我命令!”,陈天竹继续命令,苏怀恩完全照做,急催神驹。 两人一驹赶到,空中的火鹰立刻掉头冲了上来,速度快的难以想象。但提前堤防好了,神驹旋身一让,便轻巧的躲了过去。火鹰弧线急转,继续追击,神驹则继续躲避,好似成了在空中嬉戏一般。 任凭翻滚、旋转,苏怀恩胯下夹-紧神驹,怀中抱稳陈天竹,生怕有一丝影响他的元素集结。而陈天竹也放心的全交给了他,此刻只想着尽快用出自己最强的领域魔法。虽然在没有魔杖的情况下释放会非常勉强,而且他现在jīng力也有受损,但是他只觉得心中的怒火可以完全替代那些! 本来就因为毕婉的事情而觉得心里很难受,脾气格外不好,而现在又碰上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毕婉有令,陈天竹此刻真想把这整个村庄的人都杀个干净! “风土之领域·天地共舞!”,愤怒的陈天竹终于硬生生的发动了领域魔法,顶着jīng神上的巨大疼痛,领域魔法启动成功!马上,以他为中心的一个圆形区域都成了青黄sè的,而且完美的随着他移动。 形势立转,一边用土魔法不断地攻击着尾随的火鹰,一边一片片的用风魔法吹到成群的村民。神驹的速度和领域魔法的威力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村民们虽然被强化出一些魔法能力,但心智并没被控制,恐惧、疑惑等等蔓延情绪开来,战斗力大大降低。 绕了一圈,身后跟着的火鹰也被削弱的很明显了,陈天竹趁机一鼓作气,风土魔法源源不断的齐攻而去。火鹰挣扎、咆哮着,但无法抵挡,慢慢淹没在风土魔法中,失去火焰的的光芒,掉落了下去。 严慈在下面赶至,瞬间便是数十剑,将火鹰连带包着的魔法斩为碎片。碎片中似乎又有火星闪动,景玉的红绸缠来,橙光乱闪,碎片乱传到四面八方或远或近的各处。点点火光到处闪过后,再也没有汇集,彻底随风消逝而去。 那边被毕婉用高级魔水晶释放的冰牢困住的火狼破牢而出,几人冲去,如法泡制般的又彻底消灭了这只奇怪的火兽。战斗暂断,村民都已经开始向寨子里面撤退,并紧紧围到面具男身边。 “噼啪!”,陈天竹再也无力控制住,领域魔法碎裂消散,jīng神一松,脑袋似乎被撕裂一般的疼痛。“啊!!”陈天竹抱头控制不住的抽搐出来,幸好有身后的苏怀恩抱住才没有摔下神驹。 神驹落地,景玉赶快过来一起接下陈天竹,跪坐下,把陈天竹头放到大腿上,然后两手小心的用jīng神力带着魔法元素顺捋、填补过去。毕婉和严慈在一侧担心但却安静地看着,苏怀恩则是转来转去想帮又不知道该怎么帮。 过了一会,陈天竹拍着脑袋坐起来,又晃了晃头,表情没了那种痛苦。刚做出yù起身动作,比景玉还快的,苏怀恩急急的来搀住陈天竹胳膊。景玉、毕婉都在,陈天竹稍感有些别扭,没让苏怀恩架起他,反而稍微推开,“这位是新元帝国的夏荷公主,你先来参见吧。” 苏怀恩听罢后一愣,马上冲毕婉跪下,“民女苏怀恩叩拜公主殿下,多谢公主殿下救命之恩。恳请公主殿下替民女抱父母之仇。”。毕婉眉头微皱,“新元帝国早已废除叩拜之礼,你还是快快起来,仔细说一下这里的情况。” …… 原来苏怀恩父母是瑰湖一带江湖中小有名气的侠客,接下了捉拿一名神秘通缉犯的悬赏。后来发现就是那个面具男,于是从瑰湖一路跟踪至此。可想不到面具男竟然早已控制了这里,并布下陷阱,捉住了苏怀恩和其父母,只有她的一个义兄侥幸逃走。 被捉住后,为了保住父母的xìng命,苏怀恩不得不屈从于面具男,任其激ān-yín、玩弄,可到头来父母还是被残忍的杀害,而自己也落成了“祭品”……苏怀恩已经泣不成声,本来淳朴清秀的脸上布满了懊悔、怨恨。 几人安慰、激励了苏怀恩一会后,又询问了些相关事情。那条巨大魔鱼竟是建立村庄的前辈通过特殊方法经长年累月才培育出来的,本是用来守护村庄的,后来成了村民们信仰的“守护神”,但谁能料到此刻却变成了恶徒的帮凶…… 至于那两只奇怪的火兽,是借助了最近南瑰地区暗中贩售的一种称为“昒昕忘梦”的恐怖药物,由受了情伤的活人炼化而成的!具体细节苏怀恩也不清楚,但仅仅如此说来便已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不该存在! 几人又走到了寨门口,毕婉改变主意,决定今天就要解决掉这令人不快的事情。特大号的火浪迎面卷来,这是面具男集结村民们的魔力提前准备好的。却见严慈早已抽出神剑摆好,一侧的陈天竹接受、融合了景玉的魔法元素后,将大量绿sè的魔法元素压缩、覆盖到神剑上。 严慈绿sè斗气大起,附到神剑外的风魔法元素上。这是陈天竹和严慈两人以前训练出的组合技能,将两人的魔气和人气尽量调频到一致,从而避免冲突并完美的附着。 严慈全力将神剑一挥,风魔法元素就好像施展成了“风卷残云”那样,刮了出去,但不同的是,附着了大量的斗气——斗魔爆!……绿sè的风很轻易的刮裂、吹散了暗红的超大火浪,余下的劲头又刮倒了不少的村民。 面具男气愤的大声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来打扰‘遁厓村’的安宁?”。毕婉威严的回道:“本宫乃新元帝国的夏荷公主,来此是为了保护村庄的太平,并惩戒破坏村庄和平,肆意蛊惑、玩弄人心的鬼徒!”,话到最后,伸出手指直直的指向面具男。 村民们因为各种原因已经开始了sāo动,毕婉继续,“本宫等一行只为了惩戒鬼徒,其余人等均是受其蛊惑,只要不再助鬼为虐,便不与责罚。”。陈天竹和严慈冲面具男走了过去,村民中间让开了一条道路。 “哈哈哈哈哈!”,面具男狂笑,“别以为本大爷会这样就束手就擒!”。不知从哪里掏出来四个奇怪的瓶子,面具男甩手几挥,瓶中洒出一些紫sè液体,洒到了他周围四面女子皮肤上。那是他控制了村庄后,挑出来的侍妾。可怜的四名女子,本来还紧紧围在面具男身边,一副护着他的姿态,却突然被如此对待…… “啊啊啊啊!!”,四名女子同时都极度痛苦的喊叫了起来,滚在了地上。村民们面对这场景都惊慌了起来,不知谁一带头,便马上逃命般的开始往寨门口奔去,只剩了数人在那继续喊叫,看来是少女们的亲人。 陈天竹、严慈赶快上去,却已不及,有两名女子被体内爆出的火焰烧成了灰烬,火焰不灭反旺,痛苦一般的晃动后,变成了野兽的形状。另两名女子仍在地上,却似成了冰雕般的一动不动。无论是变成了火还是冰,人气均消失殆尽,只剩了疯狂的一起涌出的怪气和魔气。两种相克的气以非常规的方式硬硬的融合在了一起,催生出了难以想象的能量。 “‘焚心’和‘断情’!居然将两大禁招在活人身上强行驱动!对如此恶鬼不必有任何的仁慈,即刻抹杀!”,毕婉震怒,下了命令,她自己也掏出了道具准备攻击。 “虽然之后没法回收控制有点可惜,但至少现在还是有价值的!”,面具男冷冷说道后,手一挥,两只火兽扑了出来,逼得五人无法靠近面具男。 “不妙,我闻到那条巨鱼又来了!”,战斗中的景玉突然喊道,远远顺河望去,一团淡蓝的的光掀着浪花在高速接近!可几人都在气头上,不想就这样撤退。 面具男明显的得意坏了,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只要在这里,谁人能取本大爷的xìng命?” 就那一瞬间,突然的!一柄细剑从后面刺穿了面具男的喉咙!笑声戛然而止。面具男不可思议的想要扭头看看是谁,但细剑附上斗气一划,斩开了脖子,伴着喷涌而出的鲜血,面具男倒在了地上。 “师兄!”,苏怀恩兴奋地喊道,但突然出现的男子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迅速的蹲下将面具男手上的一个戒指摘下,带到了自己手上。地上的面具男从面具部分开始,渐渐地化成了一滩腥臭的血水,只留下了一个面具。诅咒的装备!一旦使用便无法摘除,而且死后还要落到如此下场…… 男子冲河流举起戒指,冲过来的魔鱼响应般的开始释放魔法,不过目标却是对着两只火兽。有了魔鱼冰魔法的帮助,几人轻松地彻底灭掉了两只早已失控的火兽。 战斗结束,男子走来,明明挺年轻,但却显得异常的冷静,急皱的眉头,挂笑的嘴唇,眼光中闪烁着压抑不住的野心。面对毕婉,男子施礼后稍微一想,“这位夏荷公主殿下,难不成就是‘夏少爷’?”。几人均已知道,此男子便是两月前提供这里情报的那人,何有志。 稍微询问一番后,何有志又说出这里瀑布中间藏着“神迹”,也因此吸引到了特殊冒险者的注意,打破了村庄的安宁,并最终形成了今天这情形。毕婉自是一边安抚村民一边计划去关闭掉神迹…… 下一站,瑰湖,一个最美丽的地方,却将成为毕婉“zì yóu”的终点站。鬼婆、“昒昕忘梦”,还有最近的这一系列的事情……任谁都会不自觉地产生些说不出的忧虑。外篇,山中稍憩 () 《新韵七律·遁厓》 南观雪岭破迭天,北瞰黑森通碧湾。 一漾慈河千物育,两平沃土百人安。 魔鱼奇现驱虫兽,古法恬存起榭檐。 世外仙坪何处有?遁厓深处见桃源。 “真是个好地方啊。”,陈天竹又感叹了一遍。“是啊。”,景玉附和道,旋即小脸一变,“要是没有那根煞风景的大尾巴就好了。”。只见陈天竹身后,一黄衣少女低头紧随,右手默默的牵着陈天竹的衣角,正是苏怀恩。 以陈天竹眼光来说,苏怀恩相貌、身材什么的也算是及格,于是所幸就随着她吧,反正这几天苏怀恩也没别的地方待。陈天竹“来者不拒”一般,但不代表景玉不管,这几天景玉的另一面直接清楚的展现出来了。 景玉转头,拉掉了苏怀恩的右手,坏笑着,“我说苏姐姐,你不去帮你师兄的忙,来这里攒着我竹哥衣角做什么啊?”。“对不起,对不起。俺帮不上啥忙。”,苏怀恩道歉着,又悄悄抬起左手拉住了陈天竹衣角。 “啪!”,景玉不客气的马上拍掉她的左手,“对啊,这里你帮不上忙,快去你师兄那帮忙吧。”。苏怀恩不抬头,“俺说的就是那边帮不上忙,所以来这边帮帮忙。” 景玉改为坏笑的表情,“好啊,那就请苏姐姐帮忙去把那个什么地蛋给摆平了,让她别一天到晚的都是那张臭脸。”“俺……”,苏怀恩一副似乎要哭出来的表情,使劲摇了下头。 话说来很短:几天前,战斗结束后,何有志控制了魔鱼,使得一切都变得好办了。魔鱼在这村中就是守护神般的存在,祖先控制它的契约之戒早就被供奉了起来。正因为如此,外来的那个面具男才有办法轻易的控制了这里,并作威作福了好长时间。这下控制者换成了何有志,而且他明显的铁心不会把戒指给任何人。 毕婉这几天忙着和村民沟通、安抚,计划着编进新元帝国的椽州里,难点在如何和外界通信、连接等等等等。何有志似乎在这方面格外有主意,便打起了下手,还设计了不少方案。因为特殊的地理优势,附近山中到处都是高品质的魔晶石原石。如果真的有办法和外界联通并交易的话,这个小村庄很快便是富可敌国。 当然,那些和陈天竹没啥关系,他也对那些事几乎是一窍不通。于是便分头行动,陈天竹和景玉的任务就是监视、沟通、安抚两名女子,哪两名?自然就是战斗后遗留下来的那两名“断情”的女子。她们没有死,而且在“断情”后,身上还被强行激发获得了很强的魔气和怪气。因为根本不了解相关情况,所以只好先把那两女隔绝监视起来,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几天下来,她们神智早已清醒,也恢复了些人气,基本断定没有什么主动的威胁了,而且她们本来也不是练过战斗的女人。但有个问题就是她们身上现在强烈的魔气和怪气,那可是相克、相斗的,万一一个不小心,她们随时有可能陷入“狂暴”状态,甚至是“焚心”…… 此刻,两名女子坐在小寨内河面上的竹道边,光着脚伸进河中,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陈天竹等三人慢慢走来,到了近处,她们才发觉到。 “茴香,地蛋,我们来看你们了,今天感觉怎么样?”,貂儿先开口打起了招呼。那边一个蓝绿衣服的女子马上站了起来,挺开心的表情招招手迎了上来,“你们都来了啦。今天感觉很好了啦,魔法原理也基本知道了啦。” 陈天竹看去,这女中等身材,面容秀朗,头发有点淡蓝,椭圆脸,弯眉笑眼,清朴中透着活泼。整体来说,勉强算上等姿sè,至少比身后的那根尾巴好一些。 还有一女坐那根本没起来,只是转头点了下,算是打过招呼了。陈天竹再看,那女淡绿头发,黄绿衣衫,苗条身材,圆脸,俊俏的嘴鼻,淡淡忧愁的瞳光。别种风情,几乎接近极品了。唯一别扭的就是那个土土的名字:地蛋。 要是不久前,陈天竹肯定和弘松早就各种方法对地蛋展开攻势了,顺带也捎上茴香。可现在,陈天竹实在没那心情,就是习惯xìng的判断下,打打分,欣赏欣赏…… “呀~”,苏怀恩的惊叫。几人看去,只见她**一身的水,一旁河上露出了半个魔鱼的大脑袋,“呼呼噜,噜卢呼呼噜。” 陈天竹小声问景玉,“它说的什么?”,景玉先前已和魔鱼定了临时的沟通契约,能明白它的意思。景玉贴到陈天竹耳边,“别怪我,我是被逼的。”“啊?”,陈天竹愣了一下,看看景玉的坏笑,才想明白怎么回事。 苏怀恩大叫着:“俺今天非把你炖了!”,直接就跳到了魔鱼的背上,又踩又跺的。别看对着陈天竹时小鸟依人般毫无脾气,可她的实际xìng子也烈得很。这几天随着越来越了解魔鱼,不但没了先前的惧怕,反倒是仇恨和虐待暴了出来。 地蛋见状急了,站起来,“不准你欺负冰爧啦!”,也跳到魔鱼背上,和苏怀恩撕扯起来。魔鱼忽然一翻身游到一边,两人都落到了水里,却相互使劲泼起了水。“俺讨厌你,你这坏蛋的帮凶。”“我也讨厌你啦,外来者啦。”……两人半敌半友、半真半假、半打半闹了起来。 这边景玉闲不住了,跳了进去,“地蛋,貂儿来帮你。”。“你问啥总针对俺?”“不用外来者帮啦!”。加上了景玉的大笑声,那三人看起来到真成了在玩了。 陈天竹正看着呢,耳边突然吹来声音:“陈大人啦,你也去玩一玩了啦。”,未及反应,背后被一推,也没来得及强催魔法,就摔进了河里。在水里翻了个跟头,抬头对着笑嘻嘻的茴香:“好啊,你也敢对我动手了?” 茴香还做着鬼脸呢,却不防陈天竹一个风魔法,背后一吹,“噗嗤!”,也摔进了水里。“啊啦,啊了啦,我不会水了啦。”,挣扎几下,咕噜噜的就沉了下去。 陈天竹想也不想,赶快游过去把茴香捞了起来,“你没事吧?我没想到你不会水。”,没待自己说完,就反应了过来:中计了,她怎么可能不会水? “呵呵呵,果然陈大人心肠很好了啦,平常……呀!!”,茴香还没说完呢,一道水柱直接把她掀了出去。魔鱼在一边探出,背上骑着景玉,“哼哼哼,本来有条尾巴就够烦了,什么时候又冒出来片膏药?” …… 五人嬉闹一通,有的心情好了不少,有的恨意淡了不少,总而言之,整体气氛不错了。魔鱼在背上造型出一条冰舟,五人在冰舟上用魔法蒸干了衣服,向南而去,准备再次进入瀑布中间藏着的神迹内。 这神迹不过是lv6的,没啥危险xìng,探出来后毕婉就不管了,让陈天竹带着,正好给地蛋和茴香作为学习魔法和调节心情用。 这两个可怜的女人,肯定不能随便把她们“处理掉”,那就只好教给他们掌控和使用气的方法。怪力本就不适合女人练,而且这里也没导师,自然而然的决定让她们练习下基本的魔法,陈天竹和景玉都可充当兼职的初级导师。 “我们今天换点别的了啦,昨天我对一只史莱姆练了二百次的冰封术,吐了啦!”,茴香似乎已经挺自信自己的魔法了。一旁地蛋轻声叨念:“史莱姆,挺可爱的啦,带出来多好的啦。”,其余几人都听的一脸汗,这是什么审美观? …… …… 住了十rì,受伤的神驹在魔鱼的不断帮助下,翅膀已经完全复原了。毕婉也把各种事宜嘱托给了何有志,何有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时间超过了预期,毕婉决定四人不返涅槃,而是直接沿隔断山脉一路向西抵达谐州,再转西南燕州,直奔第二大城市:燕鸣,在那和大部队汇合,然后南下瑰湖。第十二章,妖娆溺世(待改) () 《新韵七律·瑰湖论剑》 天蓝似水缀白绸,碧阔如空点彩舟。 翠柳翩翩迎稚鸟,铜锣躁躁戏青头。 桨声灯影连文塔,歌女花船对武楼。 四月十八何处去?瑰湖论剑话风流。 五年一度的传统的盛大节rì,太子和夏荷公主领着大量的官员沿途视察、安抚、选拨。广阔的“瑰湖地区”由于历史原因,现在是很特殊的“自治地区”,没有像北方那样森严的制度,没有什么常驻的军事力量,取而代之的,民间传统的大量的“帮派”“公会”“侠客”“佣兵”等等构成了其瑰丽的风景线。只要新元帝国仍然作为“大义”广泛存在,此地区就难以脱离新元帝国的控制。 护戚府全体都随行来到了瑰湖地区,但除了乾柱外,其余各柱成员均有秘密任务,四面八方的秘密行动了起来。其中一个都需要留心的任务是探查周围“鬼气道具”的交易情况,看能不能从中查出“鬼婆”的行踪。鬼婆经过几次战斗,特别是那最后一次,其各种鬼气道具均已消耗殆尽,肯定会需要补充。而在北方很难不被帝国发现的购买到大量强力的鬼气道具,所以经过推断,“鬼婆”很可能南下到瑰湖地区进行修整和补充。 其他人基本都是组队行动,唯独只有陈天竹,自己孤身一人游荡在南瑰地区。披着斗篷,带着一个“鬼气面具”,正是遁厓那面具男的那个面具,不过早已由弘松、李郁郁、无名他们合力解除掉了面具上的诅咒。 看似闲晃,但陈天竹一直都在细心留意着周围的一切。突然听到一曲:《新韵海棠chūn·万丽院》“ 回澜歌舞胭脂影,万丽院、百姬千宠。玉兔揽怀中,并赏逍遥岭。 紫jīng玉露仙娥奉,饮点点、昒昕忘梦。任柳绿花红,道不出名姓。” “昒昕忘梦!”,陈天竹此行最大目的就是为此,“会是这里吗?”,陈天竹顺曲声望去,挂着“万丽院”三个大字,竟是生意火爆。稍微寻思一会,陈天竹摆出高傲冷酷的样子慢步踏上前去。 “哎呦~这不是戴大爷吗?稀客、稀客啊!”,老鸨看到后远远便迎了上来。陈天竹一喜一惊,喜的是总算有了线索,惊得则是自己会不会暴露。 不答话,陈天竹仍旧冷冷的,向万丽院大门迈去。“哎呦~许多时rì不见,不知戴大爷最近可有再发财?”。陈天竹继续不答话,晃了晃装满金币的钱袋。“贵客到!快接戴大爷去上房!”。龟公立刻连请带引,送陈天竹到了三楼一屋内,一圈看去,屏风上题着首:《青楼雅间》(新韵五绝) 银帘邀曲舞,窗碧尽湖光,玉斝花梅榻,红烛偎镜妆。 看得出这确是间优雅的上房,陈天竹点点头。龟公见他满意房间,便恭敬地问道:“可有哪位姑娘有幸被戴大爷点名?”。“本大爷只点‘昒昕忘梦’。”。龟公犹豫一会,笑着含糊答道,“戴大爷有所不知……”。陈天竹背着身弹给龟公一枚金币,龟公抢也似的接好,赶快上前,在陈天竹耳边:“戴大爷来的正巧,明昒昕之时,后院竟售‘昒昕忘梦’。” 陈天竹盘算了一下,此时刚过中午,但离开也无处可去,不如在此待到明晨。主意既定,自然不会扭捏,吩咐道:“百姬千宠一览,要上等的。”。“好咧~戴大爷稍等片刻。” 陈天竹坐定,不一会,龟公引来十几名姑娘,其中一名直接花枝招展的扭上前来,“戴大爷可是好久没来了,小翠可一直怀念着戴大爷的雄伟和火热啊。”。陈天竹冷冷的不予理会,一一看去,只见个个姿sè上佳,艳妆浓抹、抛眉弄眼。看到最后一个,蓝绿轻装,抱着瑶琴,却是低头藏面,似乎生怕被点中一般。 纵使是陈天竹,也觉有不满,手指向最后一名。龟公赶快解释:“戴大爷莫怪,这‘小婧’姑娘是刚刚来此的清倌,尚不懂规矩。陈天竹冷冷命道:“让她自报。” 苗梦婧抬起头来,闪过疑惑和不满,但随即强装笑脸一躬身,“歌女小婧,弄三尺梅花调,卖四寸百灵喉,上能联对chūn秋,下可诗词古今。却不陪酒陪笑陪睡觉。”。最后一句时,周围尽起嘲嘘之声,明显是她故意不愿被点中而说的。 龟公赶快向陈天竹道歉,哪知陈天竹一拍桌子:“好!览佳人之容,赏天籁之调,联chūn秋之词,哪还需睡觉?本大爷想看看这小妞到底有几分本领。就点小婧了!”。此话一出,所有人均是在那里一愣,但龟公很快反应过来,领着其他的姑娘就出去了。 苗梦婧仍是愣在那里不知所措,陈天竹开口了:“清倌小婧,自卖自夸不卖睡。”。苗梦婧厌恶之sè大起,眉头紧皱,但还是对道:“歌女洁身,人陪人赞有陪情。” 陈天竹喝了杯酒,自斟上,“空口戏情,红烛绣榻chūn光逝。”。苗梦婧几乎不假思索的对将上去:“真心诗意,馥曲浓词秋水存。” 陈天竹又喝一杯,怒气消了些,“看来还算是够了一般水平,那就先来上一曲吧。”。“还请大爷点曲。”。陈天竹好奇心已起,又想作弄她一下,便开口:“来一曲《念奴娇》,以你自己为词,必须是本大爷从没听过的。” 苗梦婧咬牙思酌半刻,摊开瑶琴,奏起《念奴娇》,边奏边想,曲调到,展开天籁之音唱出:《新韵念奴娇·苗梦婧》“ 雏童小婧,沐琼楼玉宇,绿窗芊影。 翠雀绽书香润腑,屹往笃心游梦。 千古诗魂,韵芳词馥,多少神仙颂。 江山如画,盼双翩共舞咏。 - 岂料世事无常,蔑怨难辨,夜半栽千冢。 娇女纤柔空肆艺,无胆舍割残命。 万丽青楼,陪情卖sè,堪忍佻sāo影。 被逼一曲,恨抒襟断心冷。” 苗梦婧唱完,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可陈天竹却态度大改,起身极为恭敬的一礼,“晚生无礼,多有冒犯,还请师姐恕罪。”。苗梦婧吃惊夹着疑惑,误以为陈天竹换了个方式调戏自己,“小婧可万万当不起戴大爷的‘师姐’。” 陈天竹一改冷傲,摆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缓缓道来:(新韵七绝·千古诗魂)“ 韵芳词馥聚才坛, 千古诗魂起海澜。 相见何须曾把盏, 接诗求对续前缘。” 陈天竹念完,已走至苗梦婧身前,尽做潇洒的伸出了右手。苗梦婧连续变换过各种表情,又带点乱颤的笑了几声后,轻轻摇摇头,嘴上画出会心的微笑,伸出左手搭在陈天竹手上。陈天竹邀其到桌前坐好,自己对桌而坐,相互满斟…… …… 两人一谈便均是相见恨晚一般,渐渐没有了一丝尴尬。陈天竹早在听曲时便已知道,苗梦婧身世必有些隐情,却不去深究。苗梦婧也是聪慧之人,已察觉陈天竹为朝廷密遣,但也不予道破。 苗梦婧身上有不少和闵才丽相似的地方。都是才华出众,姿sè上佳,举止淡雅,身世可怜。所以陈天竹不自觉的就把一些感情直接转移了过来。取了一枚极致的皇室钻戒交给苗梦婧,足够她今后不必再委屈自己。又见她声sè如此之绝,便以神迹中获得的暗系密宝相送,引导出她基本的暗系能力。苗梦婧均是谢而不拒。 诗酒数循后,天sè始淡,苗梦婧凑头主动问道:“听说师弟是为‘昒昕忘梦’而来?”。“正是!”“那师弟如何看待‘昒昕忘梦’?”“此乃绝对不该存世之物!”。苗梦婧欣赏的点点头,“师弟若有差遣,尽可吩咐。” 两人小声的问答了一些情况,苗梦婧虽不完全知道细节,但也是大有帮助了。 …… 龟公引二人往后院而去,正巧擦过先前的小翠。小翠有点惊又有点醋意的笑道:“大爷好手段,竟将清倌迷;倔狐变玉兔,野驹任君骑。”。陈天竹冷漠高傲状的无视掉。小翠有点气的再笑道:“自命有清倌,张口不陪玩,骗过银子后,男人怀中钻。”。苗梦婧暗暗咬牙攥拳,但仍然是依在陈天竹怀中。 至后院大厅,厅内已有一男子,相貌端庄、穿着华丽,跟随护卫,此时正被几名美女争相献艺。陈天竹仔细看去,却是认得此人,正是刚刚与毕婉定下婚约的尚书令之子,宋酝宝。此人来此做什么?想不明白。 不待细想,陈天竹突然察觉到怀中的苗梦婧微微散发出了灰sè的光芒,这是刚刚才给他引导出的能力,还未与招式结合,如此情况只能是她产生了感情的急剧波动。陈天竹赶快揽紧她,提醒的拍了两下,同时略略驱动鬼气面具,遮住苗梦婧,此时宋酝宝的护卫已向这边戒备,jīng神力探查了过来。“高手啊!”,陈天竹暗呼,有一股jīng神力非同寻常。 苗梦婧快速调好心态,陈天竹揽她入一特设房间内,烛光晚宴已摆好,并排贴身而坐,陈天竹仍然不多问她以前的事情。气氛沉闷一会后又渐渐欢快。 苗梦婧慢慢已经微醉,面上飘起桃红,忽然盯着陈天竹说道:“我想一睹师弟的风采。”。陈天竹开玩笑道:“难道师姐要根据我的容貌决定今晚陪我到哪一步?” “鸨儿爱票,姐儿爱俏。我也是个普通的女人,自然盼着遇到的都是俊男才子。”,苗梦婧说着站了起来,直接侧坐到了陈天竹的大腿上,这大胆的动作与之前初见已是完全无法联想在一块。像是带些调戏的口吻,“但是,师弟是特别的,今晚我绝对会让你满意,无论你的容貌如何。” “师姐,玩笑莫要当真……”,陈天竹一时略起犹豫,苗梦婧伸出手指放在他面具上嘴的位置,轻轻摇了摇头,唱出:(新韵如梦令·chūn心荡漾)“ 侧卧胭脂粉黛,满尽yù江红海。 轻卸礼枷时,俗悖早无相碍。 难耐,难耐,常梦沁花蝶采。” 唱完又补道:“或是,师弟来到此处,却不愿按此处规矩行事?” 陈天竹乃风流之人,对景玉和毕婉的感情与这些都是不同层次的,至少现在还是不太在乎、不去多想。既然这个大她几岁的成熟女人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那陈天竹也没有推谢的理由了。解除面具上鬼气形成的连接,陈天竹微笑着摘下面具,“师姐可满意否?” “乖乖!你这辈子注定要泡在花丛中。”,苗梦婧微微眯起杏眼,细细注视着,缓缓唱出:(新韵眼儿媚·陈天竹)“ 潇洒琼颊俊清天,双剑扫轻弦。逸峰掩rì,倒峦描黛,两瓣添弯。 雅文难抵风流债,气宇醉红颜。目光点处,盈盈飘绽,漾漾chūn函。” 一边唱着,苗梦婧已挑逗的扭起了身子,虽不是jīng湛的老手,但也绝非毫无经验的新人。对陈天竹来说,苗梦婧姿sè上略逊于景玉,但其才气上绝对是同龄人中拔尖的。此处、此景、此情,有着一股特殊的浓郁韵味。陈天竹身体很快随之产生了反应,却再也不避讳什么,隔着绸缎直接清楚地传达给了对方,手上也开始了动作。 唱到最后,苗梦婧环住陈天竹脖子似在他耳根吹风那样了。下面也找准、微调了受力、扭动的中心,上下齐攻,将陈天竹直接推到临战的状态。陈天竹自不放弃主动,一手隔着蓝绸揉上芳rǔ,另一手直接寻到腰间滑柔而下,抚上了fen臀。 “哪里比得上师姐?(新韵七律·苗梦婧·别有风情) 陪酒先须德貌筛,凤鸾偏把丽楼呆。 柳眉杏眼飘神韵,樱嘴兰鼻溢妙才。 一片汪林丰谷避,两凸红豆硕桃栽。 嫦娥旦奏**曲,纵使神仙也乱怀。” 颂到颈联时,陈天竹便动作配合的加深、加大,下滑、上转,上下齐齐反攻把小婧脸上推出了一圈圈的红晕。 “先帮师姐贴上吧。”,苗梦婧有些喘息的取出一片了肚贴,陈天竹上面的手动作暂停,揭开膏贴。苗梦婧掀起蓝绸,露出了肚脐,陈天竹单手贴上,连压带抚后,却突然挥军直上,奇袭苗梦婧的秀峰。 莺哼轻过,苗梦婧坏笑,“今晚就让师姐好好点拨你一下,两个方面的。”,随即伸手取过酒杯,一口尽含。没等她进一步动作,陈天竹抢先同样坏笑的,“才艺方面,师弟自愧不如,愿洗耳恭听。至于另一方面,却委实想和师姐较个高下。”,说完便探嘴封在了苗梦婧的樱唇上。 醇酒、香舌,相互的吸-允、推送、缠叠,带动着其他的肢体动作也渐入佳境,配合着韵律,两人默契又协调的开始互相步步解除对方的衣带。 …… (新韵调笑令·迫不及待)“ 苞绽,苞绽,芳蕊羞遮灿烂。 才将舞媚勾芽,不抵chūn风沁(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