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6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6部分
百花藏-第6部分乔天工却快速回到了之前问题,“这顶王冠,印象深刻,老朽是在20年前按圣上的要求,为当时新封的晁皇后量身打造的。”。此话一出,毕婉震惊不已,“晁皇后?本宫并没有听说过……难道是,七皇兄的生母晁贵人?可国史院里记录的她是得了不治之症病死的。20年前,难道那些事情和她有关?” 乔天工表情丝毫不变,却转了话题:“话说,当时的晁妹妹可真是美若天仙啊。老朽现在还经常在梦里远远的看呆了。”。毕婉回过神,“多谢乔老先生,那本宫就不再多做打扰,就此别过,还望保重。”。乔天工将王冠放入原来的盒中。门口处,严慈快速的收回了少年端详着的神剑,引得少年急急哀求:“好姐姐,再让我多看看嘛。”,严慈却一点没有同情的意思。 乔天工将盒子递还给毕婉,“美丽的公主殿下,老朽有个不情之请。”“乔老先生尽管说来。”“我这小徒绿硅已经14岁,心高气盛,希望公主殿下能将他带出去历练一下。”。毕婉还没等考虑,绿硅冲了过来跪在跟前,“师傅,你这是不要徒儿了吗?”。 乔天工拍了下他的头,然后继续向毕婉说道:“那边的那把神剑经历过了很多的残酷的战斗,特别是最近连续被怪气和人气共同灌注、冲击过,已经伤痕累累了。如果再次经历险恶的战斗,那把神剑肯定将会死亡。如果带上我这小徒,相信他定能把那把神剑的伤治好。” 绿硅有些动心,“师傅……”。乔天工笑道:“唉,可惜你不是美眉,实现不了我的光源计划。”,续而认真些的补道:“本想让你慢慢摸索出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创作之路,但可能是天意,让你在今天接触到了‘神器’。”“徒儿会谨记师父教诲,以后也会找寻属于自己的创作之路。” 乔天工摇摇头,“这就不必强求了。人类都是这样,只有被逼的无路可走却又非要想走的时候,才会去寻找、开辟新的道路。你面前既然已经有了路,尽管往前奔跑就是了。记住:多研究下神器,少研究些女人!”第八章,零乱碎曲 () 细细的chūn雨已经停了,到处都是清新、嫩绿,流露着蓬勃成长的气氛。五人离开乔天工的小居已经十多公里,一边想着一边讨论着事情。此时陈天竹把马让给了跃跃yù试的无名,自己则和景玉共乘一骑。近一个月来,他和景玉如胶似漆,甚至渐渐到了无视旁人的程度。而另一方面,毕婉和景玉的关系也是比想象中好的多,甚至私下里以姐妹相成。毕婉还让陈天竹在私下里也改了称呼。 “啊!我想起来了。”,景玉突然想道什么,“我就觉得刚才那些人的气味都有些熟悉,其中有个气味是那个震皖雷的,貂儿绝对闻不错。”。严慈听完回道:“那可能是震、艮两柱的人,他们平时直接听从太子殿下的调遣,兴许是有什么任务。” 毕婉想了想问道:“就是貂儿妹妹十分钟前说的当时林子另一侧的那行人?现在他们在何处了?”。景玉使劲嗅了嗅,“已经闻不到他们的气味了,但应该与我们是正好相反的方向。”。毕婉眉头有点皱起,自言自语道:“希望是我想多了……” 陈天竹见毕婉模样,自是知道她的想法,于是自己仔细思考了一遍,也不由得有点担心,“婉儿公主,我觉得之前乔老先生可能预感到了什么。”“天竹有话就只讲。”“一是他坚决地要让无名离开,二是他说过那什么‘难怪能查到’的那些话……”。两人眼神互相交流,都有担心。 景玉也是聪明伶俐,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难道那个乔先生预感到自己会有危险?”。无名一听急了,“我师傅会有危险?怎么回事?”。毕婉猛地一掉马头,“为防万一,我们快些回去一看。” 无名最着急,可他却不通骑术,严慈直接将他拉到了自己马上,而陈天竹跃回自己的马上,几人在山道、树林里快速往回赶。 赶了一段时间,限于地形,根本加不起速度来。景玉分析,“那行人如果真是隐秘行动的话,速度应该比我们要快。”。毕婉冲陈天竹:“天竹,你先赶去。”。陈天竹点头,便强激魔法,跃出马背,自己径直冲去。 陈天竺一路一停不停,反复的强行直接使用魔法,丝毫不留余力。狂奔到接近小居时,已能听见安静山林中传来的芦笙,少松一口气。可再接近又突然感受到魔法元素巨量汇集起来的震动,惊呼不妙。 急速奔到湖边,震、艮两柱八人果然在那结阵酝酿着大型结界魔法。“住手!夏荷公主有令,都住手!”,陈天竹远远尽力的喊道。两柱中有几人稍微一愣,阵中的震皖雷大吼:“别分神!”。陈天竹见他们仍然继续,略一犹豫,便要上前插手阻止。可结界魔法已然完成,凭空一道恐怖的巨型闪电直接劈中了湖中小居。瞬间,竹木的小屋变成了四处纷飞的焦黑的木炭,一直在响着的芦笙戛然而止…… 毕婉赶到时,陈天竹被震皖雷和艮柱的褚大山拦着,其他六人早已在湖上反复搜索了几遍。事已至此,毕婉也无可奈何,寒暄了两柱几句,便遣他们离去了。严慈放开大吼大叫的无名,无名冲到湖边痛哭。 毕婉陷入了深思,看来确实自己设想的太过于简单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恐怕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查到这些。20年前的事情,虽然只是有了点影子,但肯定脱离不了宫廷权利间的角逐。自己暗查这些究竟是对是错,有没有必要继续查下去,如果查到什么结果该如何处理…… 忽然,芦笙又响了起来,无名喜极。几人各处寻找,不见人影,连景玉也嗅不到气味。芦笙就像由已平静了的湖水发出来的那样,在山中久久环绕后飘去。 (新韵七绝·隐)“轻诗载我向天行,从此不闻地上情。如若有缘何处见?天涯海角奏芦笙。 …… 仙塘宫,毕婉秘密的与严慈、李郁郁、陈天竹商谈了些事情,这三人可以说是现在毕婉最为相信的人。严慈常年兼任毕婉的贴身侍卫;李郁郁则是一直都替毕婉解决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对同龄的陈天竹,两人间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彼此都是心知肚明的。 “根据目前的信息,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这样的。”,这种时候,李郁郁自然是唱主调的,“近来数次袭击夏荷公主的鬼婆就是七皇子的生母晁贵人。她因为20年前我们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对曾皇后怀恨在心,而夏荷公主长得像极了年轻时的曾皇后,便成为了她复仇的目标。”。“虽然这种推测有理,但确实感觉过于荒唐。”,严慈也不明确反对,毕婉和陈天竹则是轻轻的点点头。 李郁郁继续:“但这种推测最大的不足就是,被记载为20年前病死的晁贵人为什么没有死,又为什么现在全身鬼气,像极了鬼族。”。毕婉皱起眉头,“这点通过暗查的方式很难得到答案了。”。严慈点头赞成:“我父亲也是,无论如何都闭口不提,只呵斥我不要多管闲事。父亲当年是圣上的御前侍卫,肯定知道一些内情的。” “严大人那里不必强求,他不说自然有他的难处,我们尽量的还是不要再牵连到其他人。”,毕婉显然很在意乔天工的事情,“回来后这几天,集中查了些晁贵人的资料,结果发现连她的出身信息都被抹去了,能肯定的只有她并非是出身自名门贵族。” 李郁郁扩大了话题:“晁贵人的资料被掩盖,从另一方面也更增加了我们猜测正确的可能xìng。整体上说,如此严密、谨慎的封锁消息,20年前的那件事情肯定极为重大,甚至到现在都有可能造成宫廷的混乱。比如如果猜测正确,那现在的七皇子殿下知不知道这些事情?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们现在需要弄清的问题。” 陈天竹想了想后,比较肯定的分析道:“七皇子殿下应该是不知道那些事。从时间上,当年正好是七皇子出生的那年;而从结果上,现在还如此封锁那些事,首要目的应该就是防止被七皇子知晓。”。几人听了都点头同意这个观点。 又讨论了一会已没有什么新的进展,李郁郁面向毕婉又抛出了难题:“恕李郁郁之言,确实是因为公主殿下的身份关系,才能让我们安全的查到这些事情的蛛丝马迹,可下一步怎么办?查出20年前的真相?可那又能怎样?下官觉得,夏荷公主现在应该先理清自己的位置,以及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结果,这件事已绝非凭好奇、大义、同情什么的感情所能左右的了。” “李郁郁!”,严慈有点不满李郁郁的说话语气。毕婉赶快手势压下严慈,“郁郁姐姐说的在理。我的生母毕竟是现在的国母,我的亲哥哥是当今的太子,现在的新元帝国也正处于稳定状态。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都不能成为破坏这些的理由,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更何况现在还都是我们的猜测。” “公主殿下能想通这些最好,下官觉得,公主殿下应该再去向皇后殿下和太子殿下沟通一下,也好让他们放心。”。毕婉点点头,“确实如此,而且,‘王冠’出现的事情相信他们也早就知道了并采取行动了,今天我会和他们再好好谈谈的。父皇正好也‘出关’了,有机会也会和他谈一下。” 李郁郁多疑的特点又发挥了出来,“圣上,下官突然有了疑问:圣上对那些事情知道多少?”。严慈马上站起呵斥了李郁郁,毕婉则是在心底突然竖起了一扇不敢去碰触的暗门,“本宫会谨慎的去和父皇、母后谈谈的……” 静了一会,李郁郁直接看着陈天竹,“我们这里讨论的这些事情,暂时先不要告送其他人,包括坤、巽两柱的人。这不是信任问题,而是不到时机。”。陈天竹点点头,他自然明白李郁郁的意思,这一个月来暗中进行的各种调查,是连韩雪梅和弘松也没有告知的,当然,其实那两人也很配合的都没有多问就是了。 “那么貂儿呢?今天的这些先不告送她?”,陈天竹问道,景玉这个月来和陈天竹一起参加了这些暗查,但此时因为皇帝殿下召见询问芒州及周边的事情而不在。毕婉没怎么多想,“告送貂儿好了,而且以她的聪明,大多也能猜到大概。”。李郁郁稍有不满,“关于景玉,下官还是有一些疑问,并不能完全放心。而且下官用‘先映’看到的一些碎片似乎与她有关。” 陈天竹听到自是很不高兴,“那些都是郁郁姐太多疑了。”。严慈却很罕见的赞同了李郁郁的疑心,“其实我也有同样疑惑。”,这话从严慈口中说出,几人均是静静的看去,“父亲自从第一次见到景玉后,就一直有些在意她,还详细查了她的出身好几遍。”。陈天竹反驳:“那大概是因为护戚府以前从没有以这种形式加入过新人吧。而且相信老爹他也没查出什么疑点。” 讨论了几句,毕婉明确的表态:“我觉得景玉可以给予信任,而且她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至少在有明确的证据前,我不想多做怀疑。” 再无话题,毕婉便说了下安排的行程。4月18rì将是“剑神rì”,而今年又是五年一度的“瑰湖论剑”,太子和夏荷公主等人将代表宫廷南下参观各种大型庆典和比赛,同时沿途巡视和笼络下民心。护戚府全体都将陪同前往,执行一些可能的秘密任务。 “另外我想在南下的时候,挤出时间先去一趟东南的椽州。”,毕婉计划着。他们微服出巡时曾接到过一个诉求,因为没有时间,还一直拖着没去处理。于是几人又商量了下该如何行动……这边基本结束了,正好侍女通报,景玉求见。 景玉一出现,便是满脸的别扭。毕婉亲切问道:“貂儿妹妹似乎有些不顺心,难道父皇对你态度不好?”。景玉赶紧,“皇帝陛下没有对貂儿有半点不好,相反,感觉有些好的过头了……”。听到此话,几人都是惊讶,圣上这些年潜心研究长生之术,脾气渐变冷漠、暴躁,早就在宫廷中秘而不宣。 看到众人疑惑,景玉低头开口,“我耳朵虽然不像银狐族那样敏锐,但还是比一般人尖点。我离开的时候听到原因了,皇后殿下在那自言自语了些话。”“什么话?”,几人均是急想知道。“先说好了,我说出来的话你们可不要太过惊讶。”,几人点点头。景玉一只手挠着头,眼睛撇到一旁,“说我很像20年前的晁芳惠,我猜应该就是我们追查的晁贵妃。” 四人脸上齐齐变sè,毕婉更是直接不自觉的站了起来。景玉吐了下舌头,有点胡言乱语般的,“感觉乱七八糟的:女童顶大肚,老头乱打醋,到底唱哪出?神仙列菜谱。”……第九章,片刻奢华 () 新韵七律·片刻奢华 怀中一朵粉莲花,共胯神驹追彩霞。 不望chūn秋倾爱慕,但求此刻享奢华。 幽香淡淡牵红晕,圆叶肥肥惹嫩芽。 云铺锦帛风舞墨,亵玩仙子绘奇葩。 一切都似乎那样的快,那样的不切实际…… 数rì前,景玉的事情无论从哪一方面都引出了不少混乱,但无论谁怎样去探查都是同样的结果——巧合。 一波稍平,一波已至,不过对毕婉来说,来的却像是滔天巨浪。皇后为毕婉选定了婚事,年底前将择吉rì让其和尚书令之子宋酝宝完婚。这次的态度非常坚决,纵使有太子帮助努力周旋,却也已无法改变结果。 婚事既定,随之的安排立刻排满,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这次的椽州之行,大概将是毕婉最后一次的冒险。太子对这次行动是很支持的,还特意找陈天柱叮嘱了下,令陈天竹不自觉的产生疑问:为何从很早前开始,太子殿下就有意无意的把他和毕婉安排在一起,成长、学习、冒险…… 由于时间紧凑,加之路途遥远,需要尽量秘密的借用宫廷中仅有的两匹神驹。所幸神驹现下正好由吴岚养护,太子、夏荷公主的请求加之景玉的软话,吴岚很痛快的就紧抓着景玉的手,把控制神驹的两个“契约之印”转给了景玉。 毕婉安排好替身,又让李郁郁在旁打点些细节,然后准备妥当路上用的各种高级的魔法水晶石。结果出发时,一边是景玉的积极促成,一边是毕婉放开了的态度,便成了这样……严慈和景玉两人一骑远远在前面开路,陈天竹揽着毕婉共乘一匹神驹在后面跟着。 今天的毕婉,不像在宫里时那样一身华贵、神sè威严,亦不像平时在外的一身男装、玩世不恭。此时的毕婉,粉绸衣裤、jīng量饰品,略带害羞的嘴唇,迷惑和坚定搅动着的眼眸……毫无疑问,毕婉还是个少女,而这个少女现在尽量展示着自己美丽动人的一面。 暧昧的氛围,两人均是呼吸变重,平rì笑谈风声的他们此刻都有些不自然。毕婉先打破了尴尬: (新韵点绛唇·爱不由己) “好羡貂儿,无拘无束扬风采。 zì yóu自在,妖美情还率。 叹己孤高,珠宝金银戴。 空作态,有情难奈,何处寻真爱?” 一直只可远观的公主,第一次将“爱”字唱了出来。陈天竹自是感受得到,在这仅剩的时刻,毕婉已经不再顾虑任何的约束和规则了。丝毫不再犹豫,陈天竹单手持缰,紧紧抱住了毕婉,隔着衣物,互相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也不管什么礼法、身份了,只要能抚慰怀中宝贝的忧愁,什么话都敢随口而出了: (新韵清平乐·三世比翼) 婉儿吾爱,梦里仙宫来。 rì月沉沦全难改,前世今生同在。 你诗我画房梁,曲词添筑门窗。 下辈床头续舞,神仙羞羡鸳鸯。 毕婉用力抱住腹间的胳膊,放松的后倚在陈天竹怀中,却又不自觉的带了点微颤。许久的压抑终于打开,两人一首接一首的互泄着彼此多年的感情…… 自统州向东南,路经渭州、椽州,千余公里,借助神驹之力,加之若干高级魔法水晶石释放的各种风系魔法的加持和保护,仅数小时,四人便到达了椽州南邻“隔断山脉”的中部。 按照之前所记位置,寻一缝隙飞到山脉南坡。虽然自古“隔断山脉”被认为是人魔的边界,但在山脉南坡的此处,却不会出现“魔化”的影响。于是在“新元战争”期间,一些难民逃到了此处并建立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 而经此急下,正好落往狭长的小魔域中心作为“圣地”的“试炼之森”,所以魔族一般是不会爬到此处。当然,“新元战争”后人魔已和平共处了一百多年了,现在就算有魔族来到此处,应该也不会对村庄造成什么威胁。 “找到了!”,前面传来景玉欢快的欢呼声。随其看去,能望到在一山峰上大大的“遁厓”两字,知道终于找对了地方,便驱使两匹神驹缓缓降落。 刚一着地,毕婉似乎又生出了矜持,先是面上通红,然后很快整理姿态,恢复了些许高傲。景玉哪管这些,直接过来拉起毕婉和陈天竹的手便牵到一块。毕婉再稍羞,但马上随之一笑也就释然了。景玉拉起陈天竹另一只手,“走了!前面好像就能看到村庄了。” 用“契约之印”命令神驹zì yóu去休息后,四人一边慢慢走向村庄,一边欣赏着周围的景sè,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世外桃源!看着高山顶上的积雪,又看看周围的一片chūn意,毕婉习惯xìng的就起了开头:“白雪羞羞去面纱,chūn风虐虐绿红刷。” 陈天竹自然也是习惯xìng环视一圈后很快接道:“奇峰绝壁纵飞鸟,万木千栾匿百花。”。毕婉会心一笑,“‘纵’字在重读上出律,本为大忌,但此处却使整句读起来如流水般起伏,比起格律,你果然还是更为喜欢音调上yīn阳顿挫的变化。” 景玉抢道:“该我了!迷雾彩云争帐幕,蓝天碧水抢虹霞。”,陈天竹和毕婉均是不自觉一笑,毕婉评道:“虽然有些解释上的小问题,但貂儿妹妹此联确实甚为欢快、流畅,配极了你的xìng格。” 三人看向严慈,严慈没有表情的挥挥手,“我不会作诗。”。陈天竹张口:“严导师……”,马上严慈有些怒sè的盯起来,景玉捅了陈天柱一下,“不是让你改称呼了吗?”。陈天竹嘻嘻一笑,“毕竟这些年叫习惯了,很难一时改口。”“那你难道想等着直接改口叫‘大嫂’?”,景玉此话一出,严慈都有些别扭的表情。 陈天竹赶快继续:“大姐头,你尾联不必管什么对仗,随景随情来一句就好。”。毕婉也鼓励的向严慈点点头,严慈这下没法推脱了,想了有一会,“游完此处无他念,唯愿留居诗遁厓。” 新韵七律(纵字出律)·世外桃源 白雪羞羞去面纱,chūn风虐虐绿红刷。 奇峰绝壁纵飞鸟,万木千栾匿百花。 迷雾彩云争帐幕,蓝天碧水抢虹霞。 游完此处无他念,唯愿留居诗遁厓。 “好一句‘唯愿留居诗遁厓。’!”,毕婉又被触动了情感,表情留露出无奈。陈天竹急想办法,景玉却先开口,“那好啊!等没什么大事了,我们一起来这建个大院子不就行了。” 毕婉不置可否的迷茫的点点头,景玉继续,“到时我们三人住一间屋,大哥大姐一间,二哥和郁郁姐一间。哦,小兔肯定也会跟来,狼姐贝兄虎哥他们说不定也有兴趣。啊!对了,我得把我姐姐拉来,还有贾将军,还有……” “你干脆把你认识的人、妖啥的都安排来算了!”,陈天竹笑着打断道,毕婉也扫掉了大半的惆怅,接道:“那样的话,我们得像在‘神的游戏’中那样建一个小王国了”。…… 几人谈得正渐渐起劲,却被突然打断,村子望不到的那边远远的传来了急促的鼓声,似在召集,又似在宣泄。“希望没有来晚。”,几人赶快寻鼓声而去。 外围散落的一些房屋、小院的似乎都已紧闭,看不到什么人。继续向内,一条不小的河流贯通了整个村子,而一个像模像样的小寨子就建在了河上,连接了村子。寨子内,已经聚集了很多的村民,似乎在举行着什么仪式。寨门口,几个壮汉握着粗制的长矛守在那里。“那里吊着个女孩!”,几人顺严慈所指仔细看去,寨子中间的河上,吊着一个黄衣少女。 赶快上前,寨门口的守卫早已盯住了他们,其中前面两个架好长矛迎了上来,“外来者,马上离开我们的土地!”。“我们没有敌意。”,毕婉说着上前表示友好,却根本没用,两顶长矛指在面前,“我们不相信外来者!”。严慈生气的拦到了毕婉前面,长矛几乎顶到了脖子。 根本没有任何沟通余地,数次尝试无果后,几人稍稍后退,毕婉分析:“看样子我们可能来晚了,被吊着的大概是给我们提供消息的人的同伴。如果消息属实,这里真的是被‘鬼族’控制了。”。陈天竹又望了望寨里高处最显眼的那个戴面具的男人,“那人应该就是情报中的‘鬼头’吧?但单从感觉上,他不像是鬼族的。” “测一下吧。”,毕婉说着张开一只手,彩sè微粒似乎从空气中生出那样,四面汇集而来,最终形成一个并不显眼的盒子。打开盒子取出其中一片圆圆厚厚的镜片,就像李郁郁眼镜上的那样,递给了陈天竹,“你来仔细观察下吧。”。陈天竹闭起左眼,将镜片放到右眼,远远瞄准戴面具的男人。面具男早些往这边看过几眼,但现在已经无视这边了,只有寨门口的守卫奇怪又敌意的在那死盯着。 陈天竹认真观察了一会,“属xìng颜sè火中掺暗,身体气纹以人气为主魔气为辅。至少能确定不是鬼族,但面具上附有非常高密度的类鬼气,很可能是件高级的‘诅咒的装备’。左手有个戒指上有高密度的妖气,压缩储存式高级妖术道具。最危险的是胸前衣服内藏着两个奇怪的物品,都是怪气和魔气高度融合的反应……”。“竟然能融合存储两种对立的气!难道是神器?”,严慈念道,陈天竹摇摇头,“不知道,从没见过这种气纹的物品。” 还未等仔细观察完面具男,寨内气氛发生变化,鼓点更高更快,村民也是越发激昂的看着河中。突然,河中直直跃出来一条巨鱼,在黄衣少女身边一翻身后落回河中。黄衣少女拼命的挣扎和叫喊,可与之相应的只是村民们高cháo般的欢呼。 “立刻救人!对村民别下杀手。”,不容思考,毕婉马上下了命令。严慈应声冲出去,用剑鞘快速击倒几名守卫,并夺来两柄长矛。景玉则是闭眼集中jīng神力,准备将神驹呼唤来。 陈天竹将神镜还给毕婉,带上特制的魔法手套,左手“轻身术”直接激出并释放在自己身上,跃上寨子的高栏。然后左手继续风魔法助推,右手土魔法在空中做出垫脚点,径直向黄衣少女处连续跳跃而去。第十章,负赘缠斗 () 寨内村民大多停下呼喊,愣愣的看着不明的突变。而面具男则是高高举起左手,戒指上明显的妖气飘去,河中的巨鱼就像是呼应一般,又跃出水面,巨嘴冲着黄衣少女就噬去。 说时迟,“噗嗤!”一声,一柄附着青sè斗气的长矛深深的扎入到巨鱼头侧,巨鱼明显吃疼,巨嘴稍微偏离原位,咬在了晃动着的黄衣少女边上。巨鱼落下,又一柄长矛已至,戳断吊着黄衣少女的麻绳的最上端,正好陈天竹赶到,双手抱住黄衣少女。 没想到黄衣少女仍然继续拼命地挣扎,陈天竹两手都抱不稳,无法空出手来释放魔法,而不用手的释放他只能在标准的元素集结后才能做到。没有办法,只能尽量抱住少女,任由惯xìng掉到河那边。村民们急闪避让,陈天竹尽量激出斗气附在后背上,以后背着地的方式尽量保护住少女。滑了一段,又撞在了木柱上总算是着陆了。 连续强行激放魔法,加之脑袋被撞,一时晕的厉害,偏偏怀中少女还是吓疯了一般,弄的陈天竹都起不来身。所幸,周围村民惊恐的不敢上前。两次劝说无效后,陈天竹来火了,“啪!”的就是狠狠一巴掌,“你冷静点!”。少女总算被打醒过来,肿着脸看看周围,“俺,俺没有被吃掉?” “你暂时还活着。”,陈天竹把她扶起,自己也晃晃荡荡站起来,取出竹尺附上斗气,割开捆绑少女的麻绳。少女脱落掉缚绳,好像想起刚才的情景来了,“你是来救俺的神仙?”。陈天竹没时间解释,不耐烦的顺着说道:“我就是来救你的神仙,所以好好听我话。”。少女害怕中加了丝兴奋,使劲点头。 “趴我背上,抓好了!”,陈天竹背对少女蹲下,少女趴他背上,两胳膊使劲揽住脖子。陈天竹一下呼吸困难,赶快抓住她胳膊松一松,“至少让我能喘气啊!”。“对不起!对不起!”,少女赶快调整受力重心,双腿探前夹-紧,尽量骑在陈天竹的后腰上,胳膊放松,转为紧抓陈天柱肩膀。 这时候,这边寨门口的守卫已冲了过来,严慈却在那边寨门口陷入了苦斗。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一只奇怪的火炎形成的野兽缠住了她。 而从早些时候开始高台上的面具男一直在那口中念念有词,面具发出暗红的鬼气,“……阻拦祭神仪式者,统统杀掉!”,鬼气弥散出来,没有武器的村民们也都开始汇集起魔法元素、并吟唱起来,暗红的魔法元素似乎在全寨中弥荡开来。 “靠!‘组合魔法’!”,陈天竹暗骂一句,背好了少女时,村民的“组合魔法”也眼见要完成了。这是“新元战争”期间以及之前惯用的多人施法方式,纯粹依靠数量优势,全体都同时吟唱相同的魔法,以此来极大提升简单魔法的规模和威力。这种方式由于不能人尽其能,释放效率很低,现在已经基本被淘汰掉了。但不得不说,这种方式的组合魔法,非常简单,随学随用,特别适合人海战术。 不及多想,这边寨门口的守卫也持矛冲到近前了,陈天竹赶快风、土魔法并用,拼全力向对面跃去。想法很好,他也确实有那实力,可惜刚加起速越到河面上时,脑袋“哐!”就撞在了突然出现的冰墙上,晕乎乎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今回似乎有些倒霉!”,少女还很不合时宜的大声的在他耳边,“啊!!”…… 冰墙是河里的巨鱼释放的,此时巨鱼双眼变蓝,浑身也似乎都被溢出的淡蓝魔法元素所覆盖,竟然是条“魔化”了的巨大魔鱼!唯一万幸的,魔鱼本身属xìng虽然是冰,但似乎是条“大头鱼”,xìng格偏温,其释放出的冰墙不是那种寒冷透骨的严冰,而是更偏向于有带有些许韧xìng的“暖冰”。 陈天竹脑袋晕,但动作没怎么耽误,拼着身体承受一定反伤害的疼痛,强行用出个尖锐的“土柱”魔法,在脚下插到前面的冰墙上,续而激出斗气,立在上面打算稳上一稳。“神仙你没事吧?”,少女大喊。陈天竹不耐烦夹着微怒的,“你别在我耳朵边乱喊就没事!”。少女赶快闭紧嘴巴点点头。 不过有没有事不是挨揍的人说了就算的。斜上方幽郁的火魔法元素袭来,村民们已经选好了角度发动起组合魔法了;同时斜下方淡暖的冰魔法元素夹击而至;火、冰都是使用的定位爆炸型范围魔法。陈天竹现在的状况躲避已很困难了,关键身后还背了个包袱。数个念头闪过后,决定孤注一掷。 只见他戴着魔法手套的两手尽量上下的张开,赶在魔法元素爆炸前,直接以jīng神力强触魔法元素,将魔法元素尽量的吸入到魔法手套中。虽然无法取得对这些魔法元素的控制和使用权,但至少魔法元素一异常的流动起来,施法者没法按之前预计的那样完成魔法了。一鼓作气的,将两股魔法元素都吸入到魔法手套内了。 附上斗气死命压制,然后毫不犹豫的摘下两只魔法手套奋力往河下游的远处扔去……炎与冰共舞的烟花……不过陈天竹连欣赏的时间都没有,魔鱼的大嘴已盖在了眼前。 刻不容缓,陈天竹右手掏出钟rǔ杖,直接驱动杖前端魔法石内压缩好的魔法。土魔法元素炸出,形成的石柱堵在了魔鱼嘴内。魔鱼嘴虽然无法闭上,但巨大身体的惯xìng仍在,直接把陈天竹和少女半含半撞的压进了河里。 甚至没有想象中的深,直入河底。陈天竹这次仅仅有点轻伤,但他背后成了软垫的少女可没那么幸运,冲撞并被持续压到河底的碎石上。陈天竹已感到少女因剧痛而死死抓紧、夹-紧了自己,还好她这次忍住了,没做胡乱的挣扎碍事。 左手再掏出气旋杖,直接对着魔鱼口内驱动出魔杖前段魔法石中压缩好的风魔法。“尝尝这个吧!”,一个强力风魔法在魔鱼口里炸开并持续的翻卷。 马上,魔鱼痛苦的翻滚向上游而去,在河里拍起无数的浪花。陈天竹收回魔杖,在碎石中爬起,双脚一蹬,最后终于探出水面。大口的呼吸,而背后也是急促的又咳又吸的声音,看来少女也并非完全像之前看到的那么娇弱。 稍微一憩,陈天竹向岸上游去,想着赶快去帮帮严慈然后一起脱身。可刚近岸,冰魔法元素袭来,四面围定。“冰牢!”,冰魔法元素瞬间凝汇成了数十根冰柱,冰柱乱七八糟的就往两人这砸压而来,陈天竹赶快不顾身体状况的强行激出风土魔法,护住两人身体周围。噼里啪啦一阵乱撞,冰柱牢牢卡在一起,把陈天竹两人囚在了中间,顺着河慢慢飘了出去。 陈天竹不急破牢,再次抽出魔杖,慢慢集结魔法元素,同时也休息一下。“那畜生的魔防简直变态!”,陈天竹嘀咕着望向稍远处的魔鱼,全身魔化的淡蓝sè,口内却似乎映出了纯白sè的光芒,“靠!生命魔法!辣手了!” “都怪俺碍事,俺先下来吧?”,背后少女歉意的问道,声音明显忍着伤痛。陈天竹气稍消,“我右腰囊内有治疗的魔水晶,你自取自用吧。”。少女闻言小心翼翼的从陈天竹背上下来,摸到腰囊,取出粒魔水晶。 “你会使用吗?”,陈天竹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少女赶快回到,“这俺还是会的。”。稍过一会,白sè光芒的魔法从魔水晶内溢出,覆盖到陈天竹身上。但陈天竹所受的外伤很轻,多为强行施法导致的内伤以及jīng神力受损,生命魔法并不能治愈。陈天竹生气的吼道:“治好你自己!”。“对不起!对不起!”,少女赶快再摸出一粒魔水晶,冲自己背后引导出治愈魔法。 这边治完,那边魔鱼也已治完,又源源不绝的飘来冰魔法元素,魔法成型,在“冰牢”外面又牢牢的套上了一层。随后,魔鱼冲了过来,这次没再张嘴,而是顶着“冰牢”急速的冲往河的下游。 陈天竹没料到魔鱼来了这么莫名其妙的攻击,他不敢直接冲开冰牢,因为两个魔杖上压缩的魔法已经释放,万一魔鱼再起吞噬之心,实在没法抵挡。只好控制好汇集起来的魔法元素,等待时机。 这回身后少女可是帮上忙了,也没多说,早早就从后面抱紧陈天竹,扎紧脚跟,激发出些量斗气护住两人。虽然只不过是三流的水平,但在这狭窄的空间内倒是绰绰有余了。 陈天竹也不客气,把自己重心完全倚到少女怀中,全力集结并控制好魔法元素。“它这是想做什么?”,陈天竹自言自语了一句,结果身后少女马上回道,“应该是想把俺们推下瀑布。” “瀑布!”,陈天竹虽然不了解这附近地形,但也马上想到了,这里顶多是块群峰中的小平原,面积是有限的。急想对策中忽然瞅到天空,定下主意,对少女交代了几句。 像在河面飞起来了一般,魔鱼顶着冰牢疾驰到瀑布边缘,一个急转,冰牢飞了出去,下面就是似有千丈高度的落差。 “轰!”,陈天竹右手用钟rǔ仗发动土魔法,以尖锐的石锥瞬间顶开冰牢。土魔法过后,黄衣少女抱着陈天竹从冰牢中跳出。风响马至,一匹神驹正好赶到,接下两人。 神驹升空,瀑布边的魔鱼很快便是连续的冰矛急袭而至。黄衣少女一边从后面尽量挟稳陈天竹,一边抓起缰绳控制神驹。虽然她没骑过神驹,但神驹自身灵气十足,比普通的马要好控制的多了。躲避着不断的冰矛,神驹划出个圆弧,载两人来到了魔鱼的上游位置。 “免费送你去小魔域!”,陈天竹喊道,同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