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5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5部分
百花藏-第5部分地的山谷战场,中间飘着:“通天关·狂神”。“啊!就是这里,我的手下就是在这里被……”,李智通已恐惧的喊了出来,不少士兵也发出了杂音,因为并没有像毕婉说的那样出现什么‘选项’。 “都冷静下来!李勋卫,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毕婉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李郁郁想了下后回道:“我们很可能中了圈套了,有人在我们之前来过,并做了些手脚。”“那种事情做得到吗?以前也没出现过。” 不容多做分析,李智通已经完全疯了般的在那说着应该如何逃跑、如何躲避。“闭嘴!轮不到你们出场!”,严慈的怒喝替毕婉压了压崩溃的氛围,毕婉换上温柔的口气,“晓琳,你去把坏人打倒吧。”。王晓琳jīng神的回道:“好的,阿婉。可是,坏人在那里?”。陈天竹补道:“像以前那样,想着‘我进来了。’,然后就能进到里面看见坏人了。”“阿竹,我明白了,我去了。” 所有人都通过前面的空间看到了战场中出现了一个看似娇弱的女孩,自然是王晓琳,而他对面出现了‘狂神’。李智通控制不住,“只是一个赤手空拳的小姑娘?公主殿下,莫要儿戏!你不知道那个假‘狂神’的恐怖。”。“安静看着吧,你才什么都不知道呢!”,张虎和张兔同时高声驳了下去。 “通天关”前,大雪盖地,一身淡绿的王晓琳不但没有丝毫受冷的表情,反而像个小孩般的走到“狂神”跟前,“请问你是坏人吗?”。“狂神”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那进行着“元素集结”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请问你是坏人吗?”,王晓琳又问了一次。“狂神”突然双手握着魔杖对着她,黑sè的魔法刺耳的轰鸣。衣衫的碎片四处飘荡,王晓琳整个身体都被打飞,扎到了远处的一个雪堆里。 “公主……”,蒋国荣、李智通等看到这样都是想说但又不敢说。可毕婉就像没看到那样,“你们头脑中想象‘选择设置’,然后可以在右手方向看到一些‘选项’,能够让你们听到战场上的声音,甚至还能出现奇妙的音乐和神秘的评论。”……jīng步营的人哪有心情听那些,都紧盯着那个雪堆,祈祷着。 战场上的狂神没有停止行动,跑到雪堆不远处,又集结了一会魔法元素,一个大号“爆裂火球”轰向雪堆。火冰相斗,爆裂的火花散去后,雪堆却不可思议的没有受损,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层淡蓝sè的斗气附在了雪堆外面。 随着淡蓝sè斗气的流动,雪堆被分割、变化,渐渐的成了像一瓣瓣的大花瓣那样。然后花瓣层层卷曲、包裹,最终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那样冲着“狂神”立在了那里。花心显现,却是王晓琳露出了头,“你是坏人!我要打到你。”,随着她的话,海量的蓝sè魔法和斗气狂涌而出。 “狂神”一直都没停下,魔杖乱舞,又是连续的数发“火矛”攻出。这下王晓琳不再发呆了,玫瑰花一抖,数发“冰矛”瞬间便jīng准的迎上。几乎同等的魔法元素,不过“冰矛”外全都附了一层斗气。“哧哧”声的交击后,“火矛”无一例外的被击散,“冰矛”穿过烟气,几乎全部插在了“狂神”的身上,这次成了“狂神”被打飞了出去。 可是很快的,“狂神”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发出野兽般的狂吼,折断、扔掉了魔杖,同时双眼、头发慢慢的变成了深红sè,全身溢出火魔法元素,“魔化”!融掉了冰矛,蒸发了血渍,然后发疯般的扑向了王晓琳。王晓琳的玫瑰花瓣旋转相迎,毫不含糊。一团深红sè的火焰和一朵淡蓝sè的玫瑰又缠斗在了一起。 观战的神秘空间内,护戚府里那几个喜闹之人已开始互相下注,赌王晓琳几分钟能赢。jīng步营的人可没有那种心情,李智通小心的询问:“请教公主殿下,这位,这位女将军是何职位?下官虽有听过‘护戚府’内众位大人的传闻,但并没有能和这位女将军对上号的。”。一番话惹得护戚府里的几人大笑起来。 严慈使劲一咳嗽压下了笑声,毕婉回道:“她是本宫的一位朋友,目前还没有任何官职。”。看到李智通他们的吃惊样,张兔得意的补充道:“晓琳她是我们巽柱的‘最强候补’,你们可要记好了,以后不要得罪我们。”。李智通等都看向战场不敢答话。 李郁郁突然很不合时宜的插嘴解释:“这个‘神的游戏’是通过联通我们的jīng神,读取我们的思想和意志,从而复制出与我们理解中最接近的影子。虽然绝大多数人的影子都会和本人差别不大,但如果碰上了基本常识有很大缺陷的人的话,复制出的影子就可能会出现很大的偏差。”。“死鱼、臭鱼、烂鱼!你不多嘴别人能把你当咸鱼卖了啊?”,张兔不满的咆哮,惹出了又一轮的笑声。 李智通长出了一口气,“也就是说,这位王姑娘在现实中是没有这些本领的?”。李郁郁冷冷的毫不留情面的回道:“非也,无论是对魔法和斗气强行瞬发的完美运用,还是‘魔武同发’的天生技巧,王晓琳她都是不可思议且货真价实的。即使是jīng步营的诸位,也不可能在正面抵挡住她的进攻。这个‘神的游戏’里,她改变了的只是体质,她真实的身体不可能承受住‘毁灭魔法’,也不可能连续不断的激发出那么多的斗气和魔力。” “也就是说,这位王姑娘只是因为没有这些‘常识’,所以才在‘神的游戏’中变成了无敌般的存在?”,李智通已经没了恐惧,反倒脑筋显得相当的聪明。“什么‘无敌’啊?你还没有听那神秘的评论?”,张兔怪声道:“在‘神的游戏’里,她这叫‘开挂!’,虽然我们也不知道那词是什么意思。” 谈论间,战场中的“狂神”一身的冰痕,终于被打破了“魔化”状态,然后倒在雪地里再也不动了。王晓琳高兴的穿着玫瑰冰衣跳起,“阿竹,阿婉,你们看到了吗?我把坏人打倒了。”。战场上的王晓琳消失,被传回她自己的神秘空间里,衣服也都还原了,陈天竹等几人赶快不断地夸奖。 “果然是中了陷阱了!有人不知用的什么方法,在我们之前选好了‘神的游戏’的类型和规则,想让我们全都死在这里面。”,李郁郁的声音又破坏了欢欣的气氛。毕婉仔细看完了面前出现的“规则”,嘴角一撇,笑道:“狂神、义神、侠神、剑神、魔神,连续五战。竟然把我们人族信仰的12神里最有个体战斗力的5神都请了出来。这份大礼准备的可真是用心,不过,送礼者肯定没有料到在这种规则下,我们这边会有一个‘霸格’……” …… 数小时后,众人从光幕中走出来。王晓琳轻松地通过5连战的陷阱后,毕婉又率领他们去了自己搭建的王国大闹了一通。终于,如毕婉开始所言,她将他们一个不拉的全都带了回来。身后的光幕突然散成无数闪亮的微粒,飘到他们身体周围各处集结、组合,最终形成了一些物品。 “这就是在‘神的游戏’中获胜所得的战利品,本宫以新元帝国夏荷公主的名义,宣布它们归你们个人所有。”“多谢夏荷公主殿下!”,jīng步营全都士气高昂。毕婉压了个手势,补充道:“相信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战利品中有可能会出现‘神器’,但同时,也可能有被鬼族下了诅咒的物品。本宫会派人在几天内帮你们做详细鉴定,在那之前,切记不要随便使用这些物品。”“遵命!” 不但身后光幕消失,成了普通的石壁,周围神秘的光源也在由里向外慢慢的变暗。“‘神迹’将在一小时内关闭,这些空间也会还原。”,毕婉开始指挥众人有条不紊的离开‘神迹’。 到了能看见洞口自然阳光的地方,忽然一曲传来。“鬼语!好强!做好防御!”,李郁郁大喊,众人均立刻采取了各自的行动,有的取出鬼石发动壁障,有的则是集中jīng神的催动魔气或斗气;陈天竹在那快速的从王晓琳腰间取出一块专御鬼语的特制头巾,严严的裹在她头上,然后再哄上几句。 扰人心神的鬼语攻击被滤过挡下,只剩了那曲《新韵、长相思·鬼婆》回荡在众人耳中:“ 泪水流,血水流,流遍金銮撒满仇。难溶那夜柔。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何时方始休?廿年愁更愁。” “不要被那鬼婆的言语迷惑!赶快冲出洞口!”,毕婉高声命令道,众人急奔向洞口。可还是没有来得及,“轰”的一声洞口塌陷被封住了…… === 特注:本章中提到的毕婉他们在“神的游戏”里建立了一个“王国”,看起来像个大坑,但实际和本书《百花藏》后面的剧情完全无关,初读的朋友可以直接无视掉,其实是计划和游戏线路的其他作品进行客串连接的。第六章,鬼婆执念 () 《新韵七律·鬼婆》 衣衫褴褛草虫怜,王冠蚀斑花木寒。 疥面疮头权杖攥,枯皮峋骨兽妖环。 齿森几碎沉冤咬,瞳海一丝情惘缠。 重返红尘收旧债,人间也立鬼门关。 山腰上,聚集起几十只的鬼怪、妖兽,鬼婆盘腿坐在一巨大怪蟒头顶上。她身体各处都散发出强大的鬼气,能吸引来并控制住如此一只部队足见她的强大。数只巨蚁在那快速的搬着石头继续压实原来的小洞口,其余鬼怪、妖兽则有的jǐng戒有的钻地什么的按照鬼婆的命令准备着。 过了有段时间,一个石阵处被橙光笼罩,六人经空间魔法传送了出来,毕婉在中间,周围严慈、韩雪梅、陈天竹、张兔、景玉围成一圈。看看周围围好的鬼怪、妖兽,毕婉冲鬼婆大声问道:“你可是故意留着这个传送阵等本宫出来?”。鬼婆yīn森的回道,“吾今rì必要食汝心肝。” “本宫与你可有过什么过节?”。“休想拖延时间!”,随着鬼婆的话,毕婉脚下震动,猛地就是一对巨颚在她前后伸出。说时迟,一侧陈天竹魔法强行激出,土魔法一挡,风魔法一吹,瞬间已抱起毕婉跃出了一段。巨颚“咔!”的合上,惊出几人一身冷汗。 张兔、景玉快步护到毕婉身侧,韩雪梅、严慈则是各自抽剑,附上强力的斗气,挥剑斩断巨颚。地面剧烈的抖动,一巨大怪虫痛苦的翻地而出,石阵被破坏的面目全非。韩雪梅、严慈两人毫不犹豫,双剑齐舞,将怪虫胸部切碎。抖动着喷出了大量绿汁,怪虫砸在了地上。 “那些绿sè的汁液是能蚀骨的强酸。”,鬼婆的话语融合着鬼气和妖气,竟是两气同发的“言灵”!话语传过,立刻“哧哧”之声响起。韩雪梅和严慈刚才被喷上汁液的身体各处均冒出了黑烟,不但衣服被瞬间烧毁,连肌肤都被成块的腐蚀。但两人均是紧咬牙关,谁都没哼出一声,斗气集结到各处,隔离、挡出那些汁液。张兔见状赶快掏出一个魔晶石,冲两人催动出治愈魔法,各处伤口快速的再生、愈合。 一轮奇袭过后,鬼婆反倒没有指挥手下一拥而上,那种战术她以前用过,但这些临时拼凑出的部队根本冲不破韩雪梅、严慈等人的组合技。于是她这次改变战术了,将六人牢牢围定,命那些鬼怪、妖兽都摆好防御姿态集结着各自的气力。她则尽量使用自身的能力,不断发动jīng锐的攻击消耗几人的jīng力。 圈内几人也已知晓了鬼婆的意图,但无可奈何,随便的乱冲只会让自身露出破绽,于是也先稳住。陈天竹、张兔、景玉都是快速集结魔法元素,互相配合的一起释放了几个全体辅助的魔法。 一轮平淡的准备后,鬼婆这边发动攻势了。一些鬼怪发出带着“鬼语”的吼声,还有一些妖兽则发动了“妖术”。毕婉这边几人赶快以鬼石启动壁障尽量抵消“鬼语”的jīng神攻击,同时不断击破周围变型、飞舞攻来的植物、碎石。虽然看起来场面很乱,但毕婉他们实际应付起来并不是多么困难。 “汝的羽毛是能磕裂烙铁的坚甲,汝的尖喙是能贯穿金刚的神矛;汝全身附着耀眼的斗气,汝周围伴着魔风的助力……”。趁着手下缠住毕婉等人的机会,鬼婆集结强大的鬼气和妖气使用“言灵”强化着停在眼前的一只妖隼。“去吧,惩戒吾的敌人!” 妖隼像道闪电一般直袭毕婉,“铛!”的一声尖响,韩雪梅挥剑大力的砍中了妖隼。妖隼折shè一般的弹飞了出去,韩雪梅也被震得后退了几步,双臂有些发麻的颤抖,握着的宝剑已出现了严重的裂痕,靠着附着的斗气才勉强没有断掉。 妖隼在空中画出一个圆弧,又直直冲向毕婉。“我来!”,严慈大吼一声,“铛!”的砍飞了妖隼,也是后退几步,双臂有些颤抖,但手中的青震神剑完好无损。 鬼婆盘坐在怪蟒头顶,一边稍作休息一边注视着战场。仅为了全力应付强化过的妖隼,严慈已无力顾瑕其他,其余人则堪堪抵挡着周围的各种攻击。 如此消耗了一阵,鬼婆感觉时机已经成熟,又汇集出大量鬼气,一招令人jīng神绝望、崩溃的“鬼语”吼出,逼得毕婉等人只能全力防御。借此机会,所有的鬼怪、妖兽全部一起冲上。决战!准备一鼓作气击溃几人。 鬼婆有鬼婆的计划,毕婉等人也做好了自己的打算。景玉早已利用妖气将红绸潜入地下,并在很远处的一块大石下钻出,缠住大石。此刻,只见几人向后退缩到一块,景玉的红绸在外面飞绕了数圈,陈天竹和张兔都尽量把集结到的魔法元素传给景玉,然后景玉融合三人的魔力发动了空间魔法。橙光过后,几人和远处的那块大石进行了空间交换而被传到了包围圈之外。这突变让鬼婆甚是恼火,那红绸以前也根本没见过,赶快指挥部队冲向远处的几人,空中的妖隼一马当先电掣而去。 毕婉几人,传送完后没有立刻选择逃跑,韩雪梅和严慈两人上前几步,严慈把自己的神剑递给韩雪梅,然后站到他身后,双手抵住他背脊,集中起自身斗气传给韩雪梅,韩雪梅则是一反常态的,全身激发出大量的怪气,和严慈传来的斗气融合在一起,再附到双手举起的神剑上。怪力与斗气的完美结合,便是“爆发!” 先是一记速度的爆发,神剑以根本看不到的速度斩下,“流光破!”,一道线状的痕迹划出,与迎面而来的妖隼交汇过后,妖隼一分为二,摔到了远处的两边地上。 马上,韩雪梅双手横卧神剑,将全部的怪力、斗气完全用上,不是很快的横向一劈,一记威力的爆发!“荡千军!”。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怪力和斗气形成的冲击波卷着碎石荡向了敌人。 几十的鬼怪、妖兽,几乎全部受到冲击,一时尽数摔倒、翻滚,连鬼婆座下的怪莽也是被远远荡来的冲击波险些震翻,鬼婆高高飘起躲开冲击波。落下后,却发现很多手下被刚才的攻击震得失去了“鬼语”的控制,四处乱奔。虽然又气又急,但鬼婆不得已重新进行吸引和控制。 韩雪梅虚脱般的勉强靠神剑撑地才能站住,身后的严慈见状赶快绕到侧面搀扶住他。唰的,韩雪梅脸颊通红,全身不自在的哆嗦。严慈那个气啊,夺回神剑把韩雪梅甩在地上,“笨蛋!废物!”。陈天竹赶快上前扶起韩雪梅,几人一起寻路而去…… …… 三面都是高耸的峭壁,毕婉等人跑来跑去的却进了死路,身后的鬼婆领着她的部队又重新堵了上来。见大局已定,鬼婆的声音中也略带上了得意,“看汝等小儿还能如何挣扎。”。毕婉问道:“你为何非要致我们于死地?得罪了新元帝国你也不会有什么好rì子过。”。“‘你们’?吾的目标只有汝一人的xìng命,其他人吾都可以放掉。”。几人均往毕婉身前一靠。 “好好好,忠心可嘉,吾就成全汝等。”“稍慢,你还是没说到底和本宫有什么过节。”“等汝到了那个世界慢慢问去吧。”。一时间,鬼怪、妖兽都开始做起了攻击的准备。绝境中的六人明明看似已经不同程度的疲惫,但都没有丝毫惧意,毕婉甚至是嘴角一笑,“看来,本宫需要换个方式来问了。” 鬼婆不以为意,开始指挥部队进行远程的sāo扰,认真寻找总攻的最佳时机。可刚一小会,就发觉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人群的接近声,“难道他们已经出来了?”。毕婉胜利般的回道:“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被你困住,本宫以身犯险只是为了把你引到这里罢了。” “休要得意!纳命来!”,鬼婆直接催动了座下怪莽冲向了毕婉,其他鬼怪、妖兽也跟着一拥而上,看来决心不计代价的孤注一掷了。然而毕婉几人又是紧拢到一起,代表空间属xìng的橙sè光芒出现。怪莽赶到时,人影已完全消失,只剩了六粒小小的魔法水晶球落在了地上。 形势陡然逆转,毕婉六人经由景玉、李郁郁等人共同施展的空间魔法和众人重新聚齐。jīng步营摆开鹤翼阵势,前排盾矛,后排轻弩,将鬼婆牢牢堵在了死角内。强弱一目了然,鬼婆指挥手下收缩聚拢,摆好防御架势。 毕婉在护戚府的护卫下由中阵走出,再次面对鬼婆,“这下你可以和本宫好好谈谈了吧?”。鬼婆气势不减,“吾和汝等小儿无话可谈。”。“经过数次照面,本宫已明白婆婆你并非嗜杀之鬼。新元帝国以五族和平共处为信条,只要婆婆你放下成见,遵守帝国的法律,本宫自会保护你的安全。” “哈哈哈哈”,鬼婆听到这话却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汝果然也是满口的花言巧语,吾二十年前也许会被骗倒,但现在,吾只想食汝心肝!”,鬼婆吼完,径自用“言灵”对座下怪莽开始了强化。 毕婉见没有任何回旋余地,轻叹一声,然后高声宣布:“本宫以新元帝国夏荷公主的名义,下令抹杀掉眼前威胁帝国安全的存在!”。“为了新元帝国,为了夏荷公主,杀!”,杀喊声震天响起。 中阵的护戚府众人以组合的大型结界魔法专轰敌人集结处,jīng步营的轻弩手一轮轮的用斗气强化的弩矢进行重点shè杀,前排的盾矛手则是全力防御远攻和突击。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不到十分钟,鬼怪、妖兽已眼见死伤殆尽。 鬼婆手上又一个鬼器碎裂了,借着争取到的时间,她用尽全身的道具对怪莽进行着强化,还把自己的下身牢牢嵌入了怪莽的头顶里。怪莽不但全身闪着光芒,而且看起来又变大了一圈,上身轻轻探起,便是五六米的高度。 “束缚住那巨蟒!”,毕婉已早早下令,虽然不知道怪莽被如何强化的,但毕婉觉得它不可能被大型魔法一次xìng击倒,而且若让它冲起来也肯定不妙。收到命令,护戚府的众人一变结阵的队形,陈天竹移到zhōng yāng,以他的土系为核心,开始启动大型的组合结界魔法。 一阶段,陈天竹和周围的人都尽量集结起自身的魔法元素。二阶段,其他人把集结到的魔法元素全部交给陈天柱支配。三阶段,陈天竹将各种魔法元素尽量的融合成土系魔法元素,同时周围人根据各自特长,有的继续以jīng神力帮陈天竹稳住魔法元素,有的则使用“魔力增幅”等技能进行强化。四阶段,陈天竹将土系魔法元素形成“束缚”技能,但不释放,而是把释放的“命令权”交给李郁郁。五阶段,李郁郁不断的用其自身的时空魔法预算各种各样的可能,寻找释放魔法的最佳时间和角度。 “放!”,随着李郁郁睁开眼睛的一喊,集众人之魔力的超强“束缚”魔法放出。魔力从地下传过,直接命中了怪莽,没有躲开,甚至一点都没遇到抵抗,深黄sè的魔法元素牢牢的缠住了怪蟒的下身。 鬼婆刚刚强化完了怪莽,却又被毕婉先算了一步,怒火大起,指挥怪莽强行挣脱束缚。可怪莽纵使怪力无穷,拖得整个大地都在震动,仍然只能一寸寸的艰难移动。远处的陈天竹等人在那继续维持着结界魔法。 “你已经插翅难飞了,投降吧。”,毕婉最后又给了一个机会,“做梦!吾会拖汝等一同陪葬的!”。毕婉不再犹豫,手势一挥,数十发轻弩闪着斗气shè向鬼婆。怪莽快速的扭曲上身,挡下所有的弩矢,竟没受一点损伤。 弩矢刚过,韩雪梅和严慈已跃到怪蟒头顶,闪身到了鬼婆身边,双剑齐砍。却见鬼婆头顶王冠忽然斗气大闪,形成了一个护罩护住鬼婆。“啪!铛!”两声过后,韩雪梅和严慈都被弹开,韩雪梅手中宝剑已断为两段。怪莽剧烈抖动头部,甩下两人。这会功夫,jīng步营全体已开始四面围住怪莽,轻弩继续瞄准鬼婆shè击,蒋国荣、李智通率数名高手也开始了找机会便跃上怪蟒头顶袭击鬼婆。 如此小心的围攻了二十余分钟,一个空隙,李智通等数人以斗气附着的钢盾齐耗鬼婆,虽然还是被斗气护罩弹开,但随着“噼啪”一声脆响,鬼婆头上的王冠从后面裂开了,护罩消失,王冠掉落下去。怪莽抖落、撞飞了头上几人后,战场稍顿,所有人都明白,下一轮就将结束了。 “小心!王晓琳身边有个人影!”,李郁郁用暗魔法形成的声音突然传遍了战场。所有人望向王晓琳,离战场最远的地方,已无人守卫,一个带着奇怪面罩的人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身边。那个人影解开、拿掉了王晓琳头上专门抵挡“鬼语”的头巾,王晓琳则只是奇怪地看着他,“请问,你是哪位?为什么要摘掉我的头巾?”。那人影没有回答,却远远冲着鬼婆,暗魔法的波动轻轻流过,然后自己消失掉了。 “赶快杀掉鬼婆!”,毕婉慌忙命令。弩箭齐shè,十几人高高跃起。鬼婆举起权杖,“吼!”,权杖破裂着发出了奇怪的大型震颤类鬼语,不但将跃起的众人逼落回去,甚至连空中的弩矢都震的改变了方向。同时,鬼婆用尽自己最后的鬼气,远远地冲着王晓琳喊出了一束小型的改变意识的鬼语。那边能行动的只有毕婉一人,可她急忙取出块鬼石,却根本没有那么快的速度拦下鬼语…… 王晓琳毫无抵御动作的中了鬼语,迷惑片刻,“你们都是坏人!”,冲着陈天竹等人便连续扔出闪着斗气的冰矛。“快躲开!”,毕婉见状急喊,陈天竹等人不再顾及其他,纷纷放开结界魔法躲避冰矛。 结界魔法的维持一断,怪莽扭动巨大躯体,顷刻便强行脱离了“束缚”。再也没有人能挡得住仍在高度强化状态的怪莽,怪莽撞飞、碾过一些jīng步后,冲着毕婉疾驰而去。陈天竹赶快驱动魔法,靠速度抱着毕婉躲开怪莽的冲击。怪莽没有再回头,远远逃离开去,巨大的身躯划倒了一片片的树林。王晓琳疯狂的扔了两轮冰矛后,停下动作,恢复了正常,“咦?你们怎么都看着我?” …… 下达了请点损失、打扫战场的命令后,毕婉走上前去,捡起鬼婆掉落的王冠仔细查看。这是由能储存大量人气的特殊金属打造而成,还jīng细的铸造了能靠人气启动斗气护罩的机关。仅凭刚才的表现,便有着不亚于“神器”级的实战用途。但这个王冠不是神器,因为毕婉在其内壁发现了雕刻着的一行字:新元历106年,乔天工。 “流遍金銮撒满仇……廿年愁更愁……20年前,难道发生过什么事情?”,毕婉深思中的自言自语。虽然那时自己还没有出生,但毕婉不得不开始在意起来……第七章,冰山一角 () 《新韵七律·湖中小居》 三面环山绕鹭啼,一川湖上数涟漪。 芦笙当伴风织谱,竹木为梁苔做衣。 chūn雨丝丝拂幼柳,蒹葭采采戏虾鱼。 若非究底寻前事,哪有机缘访此居? 一身轻便男装的毕婉在严慈、陈天竹、景玉三人的陪同下一路打探,最终来到了深山里的湖中小居前。通往小居的木桥外,修有栅栏,一十多岁的少年堵在门口,看着泥地发呆。 “请问,乔老先生是住在这里吗?”,几人下马,毕婉上前探问。“不是!”,少年冷冷一句话,头都没有抬。严慈来气要上前,毕婉赶快拦下,继续探问,“在小屋里吹奏芦笙的是哪位?”“我师父。”“你师父贵姓。”“师傅就是师傅,什么贵姓不贵姓的。”“可否通报你师傅一声,有友客请见。”“师傅从不见客。” 毕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严慈耳语,“公,少爷,属下直接进去如何?”“非不得已时,最好不要如此。”。毕婉再yù开口,少年却已生气,“你烦不烦啊?没看见我在忙着么?”。毕婉不怒反问,“你在忙什么呢?”“造剑。”“造剑?既无材料,也无铸台,你要如何造剑?”“以世间万物为材料,以自然法则为铸台。” 此话一出,毕婉、严慈、陈天竹面容上都带了些疑惑和凝重,少年却继续在那低头苦想。景玉拽拽陈天竹衣服,小声问他,“刚才那话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一脸严肃的?”“他刚才说的可能涉及到‘禁忌’问题。”。“‘禁忌’?”,景玉手指头画着圈,想要听听的望着陈天竹。陈天竹稍作解释:“就是‘新元战争’前后,出现的一些招数、技能。由于被判定过于危险,所以被列为‘禁忌’禁止讨论、研究和传授。” 景玉听到这,笑了起来,“哦,原来就是人族里所谓的‘十大禁招’,我听姐姐讲过了。”。“‘十大’?新元帝国只有不成文的‘九大禁招’,看来你听说的并不是这个。”。“不是吗?焚心、断情,兽变、魔化,构造、分解,透支、毁灭,对思、轮回。人族所谓的‘十大禁招’。”“前九个基本和我们传的一样,可最后那什么‘轮回’从没有听过。” “这就奇怪了,这些所谓的‘禁招’都是两两关联的,怎么也不会成为‘九个’啊。”。三人听到景玉如此一说,都有了点想法,她说的虽然简单但确实无容置疑。见三人没阻拦,景玉有点来了劲,继续说道:“而且前几个‘招数’用现在的‘五气’论,很容易理解啊。比如‘焚心’和‘断情’不就是‘魔气’和‘怪气’融合出的‘狂暴’。” 严慈接道:“理论上是那样没错,但我们人族列为禁招的‘焚心’和‘断情’,是因为人类jīng神受到创伤,被动的造成了‘人气’缺失,导致只剩了‘魔气’和‘怪气’,从而出现了不受jīng神控制的‘狂暴’。所以才被列为‘禁招’”。“恕貂儿多嘴,如此听来更觉奇怪了。为什么不是多研究下,找出阻止‘人气缺失’的方法,而是成了‘禁招’?”。毕婉若有所思,但还是回道:“这是百多年传下的祖宗的规矩。” “那貂儿就不多问了。不过‘兽变’和‘魔化’分明就是我们妖族的‘妖化’以及魔族的‘魔化’,都是‘妖气’和‘魔气’融合使出的很常见的技能。”。三人听过也都不再作答,景玉见到如此,也不再多说了,有点撅嘴的玩起陈天竹的衣角。 毕婉转回正题,“看来我们是来对地方了。别的问题先不管,总之一定要见上一见。”。陈天竹想了想后上前,“少爷,让小人一试。”。毕婉点头同意后,陈天竹走到少年近旁,“小兄弟,以泥土做剑的话,我倒是很在行,你想不想看看。”。少年很期待的抬起头来使劲点头。 陈天竹汇集起土魔法元素,流入泥土中,以造型能力牵动,将一块泥土转化为长剑的形状,然后再尽可能的加工外表,最终成了一柄颜sè暗淡的长剑。陈天竹拿起来,附上斗气挥舞了几下,得意的冲少年问道:“怎么样?不错的剑吧。” 哪知少年在那异常藐视的神情,“就这种小孩过家家的玩具?你原来只是吹牛吹得挺好听。”。被当着几人面这样一说,陈天竹觉得有些不自在又有些生气,反问,“那你想用泥土做出什么样的剑?” “这是我最近做出来的。”,少年说着双手冲泥土发出七彩的光芒,光芒透进土里,然后一些泥土微粒闪着光芒的飘了回来,汇集到少年手中,越来越多,并结合到一起,光芒过后,少年手中多了一柄jīng钢匕首。“至少比你那小孩玩具强多了。” 陈天竹接过匕首,其他三人也好奇的围上来察看。景玉赞道:“很好的匕首,很厉害啊!就好像是变出来的,如果学会了这招,岂不是不用随身携带武器了。”。少年明显不经夸,乐飘飘的,“这位大姐姐说的对。虽然做出来需要很多的时间,但做好后就很方便了。” 毕婉感慨:“人类竟也做得到这种事情,看起来就和‘神迹’里得到战利品时的情形类似。”。严慈点点头,“有些‘神器’也是如此,方便隐藏和携带。”。少年听了对话,兴奋起来,“难道你们去过‘神迹’?见到过‘神器’。” 几人互相看了看,毕婉笑答:“何止是见过,我们还有几件呢。”。少年眼睛闪起了火花般:“真的吗?能不能让我看看?”。“你为什么这么想要看‘神器’呢?”“我现在做的东西最多也就和钢铁什么的差不多,我想做出质地更好的,所以很想研究下‘神器’的构成。” 毕婉冲严慈做了个眼神,严慈抽出神剑放在少年面前。少年轻抚神剑,jīng神力稍一做探查,立刻开了锅一般:“果然!不可思议的组成、不可理解的构造!这就是真正的‘神器’啊!”。严慈迅速的收剑回鞘,少年饥渴难耐的求道:“大姐姐,求你再给我多察看一会。”。严慈冷冷回复:“求我少爷吧。” 少年转求毕婉:“大哥哥,大少爷,求你再让我多看看‘神器’,我可以把我做的东西都送给你。”。毕婉笑道,“我不要你什么东西,只要你帮我们传话,让我们去见见你师傅就行。”。少年面露难sè,“我师傅真的是从不见客的。”。毕婉想了下,做了个手势,严慈递上一个盒子。“你只要把这个交给你师傅,然后通告:‘涅槃商人寻到奇物,有要事商谈。’” …… 小屋内,一双目失明的老翁把弄着王冠,毕婉上前与他对桌而坐。“老先生,想必您就是20年前皇廷中的御用工匠乔天工吧?”。“既然拿着此物来找老朽,看来老朽就算想否认也没有用了。但你们这少年少女的又是什么人呢?”,乔天工的话语苍老,听起来却有股带着玩味的态度。 “我们乃是涅槃的商人。”。乔天工呵呵一笑,“这位美眉虽然确是都城口音,可透出的气质毫无半点商人之气。老朽虽然双眼已瞎,但被激的心中却突觉青chūn涌动,热血四溢,恨不得俯首吻足一番。” 几人都有些皱眉,越发觉得乔天工总带着些为老不尊的因素,但都碍于年龄以及有求于他,无法发作。 乔天工毫不在乎的捻着胡子念出一首(新韵七绝·王室之魂): “神闲气定魄冲天,淡语伏龙惊众仙。何处修得风叩拜?金銮殿内指江山。” 毕婉听罢不再隐瞒,“不瞒乔老先生,本宫乃新元帝国的八公主。但今次前来,只是以个人身份请教些问题。”。乔天工没什么惊讶,反倒是门口的少年惊呼了一声。 “不知公主殿下要问什么问题?”“请乔老先生告送本宫,20年前,宫廷内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乔天工又笑了起来:“如此问题公主殿下为何不在宫廷内查访,反而要来深山中问一个20年不问世事的老朽。”。“实不相瞒,宫廷内所有长者对20年前均只字不提。本宫用了近一月的时间暗查各种资料,可最终也只找到了些被修改和销毁的痕迹。暗查过程中,发现乔老先生20年前因‘研究禁忌’被罚以凿眼之刑,贬为庶民,相信其中必有些隐情吧?” 乔天工还是一幅波澜不惊的表情,“老朽当年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的,挨点天罚那也是很划算的。触犯禁忌?没记得啊。至于其他什么事情,和女人无关的老朽从来都统统不记。”。 毕婉看了乔天工一会,巧转话题:“既然乔老先生也不知晓那些事,本宫就不强人所难了。其实这次本宫前来,主要目的是想请教下乔老先生手中的王冠,当时是为何人所打造的。”。乔天工突然不答反问:“老朽先冒昧一问,当今的皇后是哪一位?”“是本宫的母后,曾皇后。”“呵呵,那难怪公主殿下能查到这些,并能找来这里……” 毕婉没听明白乔天工所说何意,(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