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4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4部分
百花藏-第4部分īng神壁障,进入到了她意识的漩涡中。“好疼!”,清楚地声音在陈天竹的脑海中响起,但不是通过话语,也不是通过魔法、鬼语什么的招数,而是因为两人意识连接到了一起而产生的奇妙的意识共振。 景玉睁开眼睛,摆出天真样的脸蛋,泛起红晕还带着点喜悦带着点抱怨,“妖家是第一次嘛,竹哥也不知道温柔点。”。“嗡~”,冲击般的jīng神享受之后,陈天竹全身都陷入了一种酥麻的余韵状态,左手的妖术差点控制不住的溃散出去。赶快闭上眼睛、调整呼吸,集中jīng力将妖术稳住。颤抖的有些厉害了,全身也渗出了细汉。 “我一定会认真呵护你,全力保护你的。”,陈天竹严肃的将意识话语传达给景玉。“哈哈哈哈。”,收到的却是景玉的大笑,“按理说,这种正经的话应该在做坏坏的事情之前说吧。”。陈天竹睁开眼看去,果然,景玉闭着一只眼,突出小舌头,摆出了一幅非常顽皮的面容。“你又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两人在意识的空间里嬉闹成了一团。 “咳!莺啼燕舞羡旁人,鸳戏鸯随访众神。竹玉嬉嬉鼻钩眼,梅松妒妒齿磨唇。嫉哉嫉哉。”,弘松一旁用苦腔打断了两人,两人赶快在意识中“停战”,但挂在脸上的笑容可是没法收回去了。 陈天竹念头急转,赶快拍上弘松的马屁,“哎呀,二哥的口占越来越神了!随口而出的两联不但对仗严谨,而且还一律不出。”“呵呵,那是自然!我说,你们还是赶快接下去吧,要信口打油的,不要古风死板的。” “无知三弟忙装主。”,陈天竹盯着景玉,“貂儿,要开始了。”。“任xìng貂儿急做傧。”,景玉回以肯定的眼神,“请吧。”。两人开始用jīng神力订立契约的规则,同时一起念出声来让韩雪梅听到,“……契约时限:景玉作为巽柱一员的每时每刻。契约限定:景玉必须完全服从巽柱的规定和命令,不得有任何对巽柱不利的行为和思想……” 规则定好后,陈天竹左手放开了“锁链”,马上,“锁链”在景玉的意识里飞散向四面八方。“啊啊啊!”,景玉不知是痛苦还是愉快的闭上双眼,两手抓紧了陈天竹的左手,身子剧烈的激震后躬,头使劲的向上抬起,牙齿咯咯的咬紧在一起。 随着黄绿sè光芒渐渐地消失在景玉的额头里,规则契约订立完成。景玉急喘了一小会,待她重新整理好姿态,陈天竹手掌从景玉的额头上拿开,两个妖气符案分别印在了他的手掌和景玉的额头上。 “巽柱从今添秀女,雪梅立誓保妖魂。”,韩雪梅拔出了白痕宝剑,高举正言,“剑神在上,信徒韩雪梅在此立誓。只要景玉还是巽柱一员,并且遵从契约,无论其出身如何,韩雪梅都视其为妹妹,给予其完全的信任和保护。如若违此誓言,必毁双臂,今世不得持剑。” (新韵、白话凑律) 莺啼燕舞羡旁人,鸳戏鸯随访众神。 竹玉嬉嬉鼻钩眼,梅松妒妒齿磨唇。 无知三弟忙装主,任xìng貂儿急做傧。 巽柱从今添秀女,雪梅立誓保妖魂。 景玉做出夸张的感激样子扑向韩雪梅,抱住他,“谢谢大哥!”。“你……”,韩雪梅没有料到,躲避不及,慌乱间不知如何推开。景玉快速的在他脸上“啵”了一下后,松手,异常调皮样的,“以后请多多关照。” “你们收拾好后,就快些去‘杜馆’吧。”,韩雪梅已红到了脖根,扔下句话急急的离开了。“你好像是故意的。”,弘松作出怀疑的表情对着景玉,陈天竹赶快冲到中间,“二哥,我想你误会了。”“是吗?”“是啊!我觉得貂儿她……”,陈天竹装作正sè的转向景玉大声的,“你一定、肯定、绝对、完全的是故意的!” 景玉真的被晃到了,一下张开嘴却没能接上话,见陈天竹露出得意笑容才反应过来,粉拳马上就招呼过去,“好啊,这么快你就欺负开貂儿了。”。装作疼痛的挨上几拳后,右手一拉一揽,左手指上鼻尖,“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对大哥开。”“难道吃大哥的醋了?” 轻拍了下**,“我说的真的。”“那我也说真的,不多开些这种玩笑,大哥的那什么‘女xìng恐惧症’怎么才能克服?”“这么说也有道理,以前确没有这么想过。”,弘松若有所思。景玉偷偷掐了下陈天竹,两人又闹起来了。 弘松有点不满的自言自语,“唉,我不就是个头jīng悍点,身材润福点,面容老成点吗,咋就没有好女人了解我的魅力呢?”。竹、玉两人赶快再停下小动作,陈天竹对弘松笑道,“这话应该当着郁郁姐的面说说。”,景玉忽然插到,“郁郁姐?就是昨天硬是单用空间魔法和我过招的那位?好生厉害的说。” “女人有多好,本事是次要的。拿郁郁说,她要是身高再高个10厘米,这里和这里再丰满个10厘米,脸蛋再漂亮点,眼镜再可爱点……”,弘松用异常严肃正经的表情在那说的有些入迷了,听得两人互相看了看,只能是会心一笑。 “啊,对了!”,弘松猛地一改表情问向景玉,“小貂你昨天介绍时说过你有个姐姐吧,她今年多大了?也是半妖半人吗?”“姐姐是纯粹的人族,和我是同母异父。比我大3岁,今年21。”,景玉马上就流畅的做了回答。“比我小两岁,年龄倒是般配。不知相貌可有小貂这般迷人?xìng格如何?”。景玉马上两眼放光般的抬高了声调,“姐姐她可比貂儿漂亮多了,而且也比我厉害多了。脾气可好了,一直都在照顾我,‘貂儿’也是她给我起的。” 弘松、陈天竹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均是不能相信的表情。很明显的,景玉对她姐姐有着严重的崇拜情结,那她的评价就不能当做参考了。看到两人表情,景玉小嘴撅了起来,“哼!你们竟然不信。别的不说,貂儿的妖术、魔法还有各种各样的知识可都是姐姐教的,你们说她是不是会比我厉害?” 见景玉不像开玩笑,陈天竹问道,“你姐姐不是纯粹的人族吗?也会用妖术?”“哼,何止妖术!我姐姐她可是‘五气全通’,而且兴趣之一就是研究各种各样的招数。”。松、竹两人这下可是吃惊不小,景玉见状得意起来,“嘻嘻,吓到了吧。等你们见到我姐姐就知道她有多漂亮、多厉害了。” “听这话,难道你姐姐也要来这里?”,弘松想了想又问道。“姐姐她现在和贾将军很要好,等贾将军回来的时候,她应该就会一起来吧。”。弘松和陈天竹互相看了眼,都yù言又止,虽然有种“一朵鲜花插到熊粪上”的感觉,但他们也都知道景玉对贾熊的看法不错,于是就不多说什么了。第四章,八面玲珑 () 《新韵七律·护戚府》 圆墙高耸立八门,十六石麟各有神。 百乐齐升多纬士,一兵不设俱高人。 外平四海除烽弊,内探千关刺yù臣。 掩顶护戚行暗事,只尊旨意不尊心。 护戚府,新元帝国于20年前的106年新设立的一个dú lì机构,不隶属于其他部门,直接执行皇帝的指令,但平时并不具备任何特权而且府内职位均为散职。其主要成员大多为民间各地的孤儿,经过严格挑选以及重点培训才能合格。表面上,充当皇亲国戚外出时的特殊护卫。但实际上,一般的皇室、贵族都对他们很漠视,很少会有真正的“护卫”任务。护戚府目前主要从事的活动,是在太子的监督下,暗中处理各种的“非人族问题”以及“禁忌问题”。 近三年来,仅因为秘密支援芒州的战事,就已损员过半,再加上其他行动的人员损失,使得护戚府目前看来人丁相当的单薄。护戚府按八卦阵势所建,八方设门,东南杜门内的“杜馆”为巽柱平时餐饮、娱乐等行动的场所。又因为巽、坤两柱这些年和夏荷公主的关系,使得现在坤柱的几人也把“杜馆”当成活动地了…… 陈天竹一边走着,一边再次详细的向景玉介绍了下护戚府的事情,转眼已到“杜馆”门口,景玉突然捂住鼻子止步不前。“怎么了?”,陈天竹疑惑,景玉有些难受的问道,“这是什么香气?太浓了吧。”。陈天竹使劲嗅了嗅,“这是侍女闵才丽用的香粉,虽然浓了点,但也正常啊。”“那怪我的鼻子太灵敏了。”,景玉说着便开始集结魔法元素。 馆内琴声传来,甚是悠扬,曲调正是《西江月》。“这曲子就是闵才丽弹得。”,陈天竹向景玉介绍,景玉点点头,冲自己鼻子上释放了一个奇怪的魔法,暂时压抑住嗅觉。 随着馆内曲子进行,只听闵才丽缓缓唱出:“细雨绣歌梁下,淡风织舞阁中。榻前垂幕诉胧胧,惚恍前朝一梦。”。景玉听了两句,有点惊奇的问向陈天竹:“好好听啊,不过感觉带着点悲伤,而且怎么好像她以前家境很好的样子。”。陈天竹微微的一点头,又赶快摇头,“这只是她唱的曲词,不一定是她写的。” 景玉还要追问什么,馆内忽然一年轻男声合调不合词的唱出了下段,气氛登时大变,“丽妹曲弹思苦,逍哥词奏霓虹。调合并步唱娉娉,只愿今生共咏。”。陈天竹一听,很头疼的一拍脑袋,快速的向景玉交代了一句:“待会见到那个花花公子,他说什么都不要相信。”,便急急的推门进馆了。景玉也马上跟了进去。 馆内中间,闵才丽正坐在那里弹琴唱曲,不请自来的吴岚此时已贴到她身侧,并顺势伸手揽上了她的肩膀。陈天竹不顾招呼其他人,径直上前拍掉了吴岚的手,同时摆出一副笑脸一抱拳,“契兽副尉大人应该公务繁忙吧,怎么有空光临此处?”。 吴岚身边的贴身婢女小鸠怒目向前,却被吴岚伸手拦下,只见吴岚笑嘻嘻的也是一抱拳,“几天不见,陈兄弟怎么客气起来了。本公子得知丽妹妹回来,到此一解相互的思念之苦自是最重要的事情。” 吴岚说着,已无视陈天竹的绕到闵才丽前方,打开一把扇子,尽做潇洒,“丽妹妹,今天跟我走吧,本公子已为妹妹谋好了一份七品的闲职,什么活都不用做的,而且专属的住宅、下人也都已选好,只等丽妹妹去确认了。”。闵才丽曲子弹完,站起来一躬道:“多谢吴公子的好意,但闵才丽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而且年龄尚浅,并未考虑其他。” 周围巽、坤两柱的人笑声、嘘声大起。红狼晃着高叉旗袍,扭着蛇腰来到吴岚身边一蹭,“既然如此职位还有空闲,不如介绍给奴家,奴家还可以给吴公子一些特殊的服务。”。吴岚一哆嗦,赶紧避开,笑容有点勉强,“虽然本公子喜欢那方面的‘人妖’,但对这方面的‘人妖’可是毫无兴趣。而且贝兄也在那边瞪着呢。”“呵呵,小坏蛋。”,红狼退了回去。 这么一闹,吴岚有点呆不下去,正要离开,却看到了景玉,这一看不要紧,瞬间便是睛光大闪,收起扇子几步上前,使劲的盯着。纵使大方如景玉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点下头弯了下腰,“这位公子好,新人景玉有礼了。”“乖乖,怎么没人告送本公子?这位天仙般的玉妹妹是从哪里飞出来的?”。陈天竹伸手拦到中间,“她已加入了护戚府巽柱,契兽副尉大人就不用打什么主意了。” 吴岚又是无视掉了陈天竹,收起扇子向景玉施礼,“本公子姓吴,名岚,今年19岁,当今国母的外甥,现任北军契兽营契兽副尉。因为酷似民间传说中的忠神之孙‘逍遥仙’,所以被友人们称为‘小逍遥仙’。”,周围满是作呕和嘘声,可吴岚完全不受影响,“观玉妹妹容貌,敢问可是来自西北芒州关外的紫貂一族?”。此话一出,周围没了嘘声,吴岚这方面的“本领”那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吴公子好眼力!”,景玉亦有些惊讶。吴岚又打开了扇子,得意的继续,“再让我猜猜玉妹妹的年龄,可是即将过18岁的生rì?”“正是!”。“紫貂族中,天仙般的美貌,18岁的芳龄,绝顶的本领……不会有错,玉妹妹应该就是紫貂族罕见的半妖半人的那位‘可爱公主’。”。馆内已静的只能听到闵才丽在那小声默念“紫貂族……” 顿了一会,景玉惊讶带些兴奋的回道,“那吴公子可弄错了,貂儿虽然确是半妖半人,可从没谁用‘可爱公主’称呼过我。不过什么‘任xìng公主’‘野蛮郡主’,还有些不好听的外号倒是一堆一堆的。” “啪!”,吴岚收起扇子,笑容中带了正sè,“果然如此,久闻玉妹妹大名,今rì一见,幸得三生。本公子这次来得匆忙,只准备了丽妹妹的礼物,实在觉得有愧。稍后回府便会准备给玉妹妹的见面礼,晚些时候会再来奉上,到时请赏光细谈。”。“多谢吴公子抬爱,貂儿最怕麻烦,礼物什么的还是能免就免吧。而且貂儿现在已经是巽柱的一员,必须完全遵从巽柱的规矩。” “规矩什么的……”,吴岚接着话呢,瞥过了景玉眉间倒三角的刘海,突然就是脸sè大变,“契约之印!难不成玉妹妹已经和谁定下契约了?”。景玉摸摸额头,没想到这样都能被看到,然后摇摇手,“只是普通的‘规则契约’,而且是我自愿的。”。“规则契约……难不成他们以入柱的信任为借口逼迫你订立的。”,吴岚扫视一圈,目光停在陈天竹身上。景玉有点无奈了,“都说了,妖家是自愿的。” 吴岚还yù开口,陈天竹已经不耐烦了,“你这个到处寻找目标,支配、利用别人能力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啰啰嗦嗦的。”,韩雪梅也已站了过来,严肃的气场压过,“契兽副尉大人,还请回自己营地。”。吴岚勉强堆上笑脸,“玉妹妹,如果觉得有任何的委屈,随时欢迎你来找我。”,然后转身离开,却还不忘留下句话,“这可是有可能牵扯到友邦的外交问题,我会向上面报告的。” 吴岚走了,馆内气氛却没变,景玉赶快拉起陈天竹手,“那个,再仔细向我介绍一遍这里的各位吧。”,众人也赶快附和…… 先是韩雪梅和弘松,然后又详细介绍了张兔一遍。张兔挺胸上前对着景玉,“虽然听起来你很厉害,当然,昨天也看到了你确实很厉害,但是,但是,我才是巽柱的四席,你只能从五席开始。”,景玉不在意的笑回道:“那是自然,张姐姐。”。张兔脸上立刻就飞起了霞红,“啊哈哈,这怎么好意思。你比我大一岁半呢,以后叫我‘小兔’就好了。”“那就既不论资历也不论年龄,你也叫我‘小玉’或‘小貂’吧。”。张兔拉起景玉双手,相见恨晚般的,“就这样说定了!” “小兔你昨天可是好厉害,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强力的‘生命魔法;”,景玉继续恭维,小兔得意的要手舞足蹈了,“那是自然!不是我吹牛,放在我眼前的,只要没有死透,我都能马上让他活碰乱跳的……”,随着小兔的大谈特谈,馆内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 陈天竹要继续介绍坤柱成员,可找遍各处没看到张虎的影子,“咦,虎哥他去哪里了?”。红狼回道:“昨天又输给韩大哥了,他现在自然是不知道躲在哪里发着小脾气呢。”。张兔接道:“活该!想赢我大哥,还早了二十年!”。韩雪梅感悟,“以张虎兄弟的年龄和资质,再过个两年应该就能超过我了。”。小兔撅嘴,“切,大哥不用夸他。而且要是说到年龄和资质,三哥绝对用不了一年就能超他了。” 侃了会张虎,又介绍了遍李郁郁。景玉上前鞠躬,“昨天多谢李姐姐承让了。”,李郁郁厚圆眼镜下的面孔没有表情变化的,“你赢了,自然是你的实力,没啥好说的。”“哪里,李姐姐明明jīng通光、暗、时、空四系魔法,昨天却单以空间魔法一系与貂儿战成平手,貂儿自叹不如。”“我虽然jīng通四系,但并没有本领同时使用,顶多就是交替使用。反倒是你,应该还藏着‘妖化’的技能吧。”“貂儿确实已学会了‘妖化’,但那是不得已时保命用的,并不能作为正常的实力。” “那先不管了,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李郁郁没说完,弘松已跑到她身后,捂住了她的嘴,“没啥问题了,不用理她了。”,不顾李郁郁的挣扎,把她拖到了一边。 其他人都是笑笑,陈天竹指着昨天明显放水的两人继续介绍,“那边那个看起来很壮实的不爱说话的,叫贝胜男;这边这个看起来很苗条的爱说话的,叫琅铁柱。他们都不满意自己的名字,于是互换了名字;可之后还是不满意,又换了回来;再然后便在夏荷公主的直属的“动物园”里成了“蓝狈”和“红狼”。至于其他那些个人问题,等找个他们听不到的地方我再好好讲一讲。”。红狼媚眼一撇一白,“小竹又要对奴家使坏了。”,众人又因此笑闹了一会。 “阿竹,你来了,正好尝尝我刚刚学会的‘拔丝山药’。”,王晓琳端着盘子来到陈天竹面前放下,然后用很期待的表情看着等着。陈天竹赶快转移话题的向两女介绍起来,“阿琳,这位是昨天刚刚加入巽柱的景玉。”“这位是巽柱的‘最强候补’王晓琳。”。景玉拉起王晓琳的手,两女谈了一会。 “小竹,别光说话啊。晓琳好不容易做的菜,你倒是趁热尝尝啊。”,红狼坏坏的插了话,王晓琳又转成期待的表情望着陈天竹。陈天竹咽了口唾沫,仔细看着盘子里的东西,金黄的山药,晶莹的糖皮,用筷子夹起一块,糖丝拉出老长。无论怎么看,都是看不出问题的。小心的放入嘴中,陈天竹马上感到根本没法形容的怪味。用的不是糖而是盐!可是如何用各种调料把盐水做成和糖浆那样……简直是理解不能。 陈天竹硬着头皮咽了下去,王晓琳急问:“怎么样?怎么样?”“很奇特的味道。”“奇特?”“就是不错了,很有提高。”“那太好了!”,王晓琳兴高采烈,“那你就多吃些。” “晓琳啊,再端几杯麦酒来吧。”,弘松解围,王晓琳欢快的离开了,陈天竹快速熟练地把一盘菜都倒掉又遮掩了起来。然后双手合十向红狼,“狼大姐,我错了,我不敢再拿你开玩笑了。” …… 门被推开,严慈冰冷的走了进来,因为昨天的争夺,明显心里还很别扭,故意的不去看韩雪梅,一屋人都不敢去开玩笑。“老虎怎么不在?”,严慈问道,李郁郁起身,“老虎还在坤柱,是不是有什么任务?我去传吧。”“得到消息,就在都城不远处山中似乎出现了强力‘神迹’,这里有些情报,夏荷公主命令坤柱先去侦察一下,如果确定是‘神迹’,就先在入口做个传送阵。”“了解。”,李郁郁接过几卷文件,返回坤柱了,红狼和蓝狈也跟了过去。 “巽柱先zì yóu准备,等待消息。景玉,夏荷公主召见,请你来‘仙塘宫’一趟。另外,陈天竹也请一起跟来。”,严慈交代完仍是刻意不看韩雪梅一眼的就静静离开了 …… 仙塘宫外,陈天竹有些担心,夏荷公主会和景玉谈什么呢?没等多想,一旁严慈先出声了,“你可知昨天公主殿下生气了。”“是,看到了。”“你可知道原因?”。陈天竹看着严慈冰冷的表情,不想找借口和理由,“一个原因应该是,下官昨天表现的有些轻浮,令公主失望了。” 严慈稍稍一点头,“本来不应由我来问,但现在却必须要问一问,在你心中,夏荷公主究竟算是什么?”。陈天竹认真的想了一会,“是要绝对服从的公主殿下,是一起玩闹的青梅竹马,是需要细心呵护的妹妹。”“难道没有想过要更进一步?”“没有幻想过那是不可能的,但下官还是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的。”。严慈点下头后,轻轻长叹一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过了一会,陈天竹试探:“严导师,你也别总是担心别人了,你和我大哥的事更加急人。你看看,你26了,大哥也27出头,人生长不过五十年,你们真是不能再等下去了。”。严慈一听便来了气,“别和我谈他,昨天为了赢我竟然做出那种事,真看错他了!” 让严慈怒语了几句,陈天竹继续,“其实严导师还是欢喜的多吧,毕竟能被别人注意到自己的打扮。”“就算注意到也不用在那种场合讲出来吧,而且……”,严慈稍微脸红还带了点慌乱,突然又脸sè一正盯着陈天竹,“说,昨天是不是你给他出的主意?”。陈天竹赶快蒙混:“头插喜鹊簪,脚踏梅花靴,上身欢颜衫,下身雪花裤。严导师昨天穿戴的那么明显,谁人都能看出来的,小子顶多就是顺口提醒下。” “我穿了身‘喜欢雪梅’,但那可不是指他韩雪梅,而是……”“没有人那么说啊?有谁理解错了么?”“唉,我永远也说不过你小子,不和你多说了。”,严慈努力的回复神态。陈天竹借机劝道,“找机会可以试下主动出击。”“哪有这样的?而且,就算我真的哪天想主动,他那身怪毛病……”“他那应该只是单纯的没有碰过女人,很可能碰一碰啊就自动好了。凭我大哥那xìng格,谁要是真帮他治好了,那他肯定不会忘了,所以,严导师,你可不能被别人抢先了啊。”。严慈明显有些动心的思考了起来…… 等了不少时间,毕婉和景玉携手跨出了仙塘宫,陈天竹仔细看去,心总算是放下了。只见毕婉气sè上佳,威严的面容下,双眼闪着些欢喜、释然以及决心……也无多话,平常般的交代了下,便各自离开了。 “夏荷公主找你问了些什么?”,陈天竹路上自是忍不住的问道。景玉做出点神秘的表情,“感情了,心态了,恋爱了什么的,总之是少女间的,秘密。” …… 下午,吴岚还真是准备了很多的礼物来找景玉,自然又是好一番应付。 晚上,陈天竹兴冲冲拉着景玉一起回到自己房间,推开门,却发现案几上压着一张纸。两人看去,只见上面用故意隐瞒身份的奇怪字体写着:“请多加小心,景玉为这几年百兽妖族中声名狼藉的‘嗜血紫貂’,本xìng残忍无情。如若不信,可差人去百兽妖族一探真伪。” 陈天竹赶快把纸搓成一团,不好意思的,“哈哈,也不知是谁在开这种玩笑。”。景玉没有生气,笑道,“竹哥不可能不知道是谁吧?而且貂儿也已经知道了,纸上残留的香气骗不过我的鼻子。”。陈天竹慌忙解释,“她年纪还小,而且没见过什么世面。”。景玉看不出喜怒的接道:“年纪小?我看也就比我小个一岁吧。似乎以前也经历过些大场面。” 陈天竹难以辩解,但仍想着继续隐瞒,“你不用和她一般见识就好。”。景玉却似乎不想就这样过去,“用那香气只是平时怕暴露自己的气味。她应该是真正的妖族吧,如此大的敌意,不知是哪族的?”。陈天竹不语,景玉生气转身便走,“哼,反正貂儿自己也能查到。” 陈天竹急忙拉住景玉,“她是银狐族的,但请你保密。”。景玉转过身来,“这样直接告送貂儿不就好了。银狐族,早些年被巨鹏王下令灭族。说来和紫貂族也确实算是世敌了。” “貂儿不要生气,就当做不知道好了。”,陈天竹揽上景玉纤腰。“只要她不惹我,我懒得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景玉说着,推开了陈天竹,“不过她写的也确实是真的,我以前杀过很多妖还有很多人。从没有过什么特别的感觉,也许对你们那些都是很不好的事情。所以,现在你知道了,那个……谢谢你了。” 景玉又是转身离开,陈天竹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无论是jīng神上的渴求,还是**上的yù望,都在期盼着夜晚的到来。都把她领进房间来了,又怎能让她这样的走掉? “这样正好。其实我也想告送你,我为了完成各种任务,双手也是沾满了各族的鲜血。执行任务的时候从来没有犹豫过,不管面对的是白发的老者,还是十多岁的孩童。” 景玉在陈天竹怀中转过身来,“这么说我们有些地方很像了?”。陈天竹没有回答,直接吻上了景玉的双唇……第五章,玫开瓣舞 () 《新韵七律·神迹》 阒阒山中藏洞天,潺潺溪水了无边。 妖石怪壁奇光耀,鬼斧魔工异彩传。 承载英雄多少梦,弥留岁月几何欢。 心高总漠堆白骨,忘问谁人能做仙。 毕婉带着巽柱五人以及王晓琳,借事先准备好的传送阵直接传到了目的地,多了景玉这个空间魔法的高手,众人都感觉比以前轻松了许多。四处环视一圈,那无法解释的空间构成、光线来源以及神秘的氛围等等,都毫无疑问的预示着这确实是一个“神迹”。 “看样子这个‘神迹’是最近刚刚出现的,居然在离都城这么近的地方,希望还没有牺牲者。”,毕婉预判到。看了看坤柱几人,均在那有不满的表情,于是问向李郁郁,“李勋卫,可是遇到什么情况?”。“启禀夏荷公主,jīng步校尉以此处属于都城守备范围为由,已带领百人jīng步进入神迹内,下官等无借口阻拦。” 毕婉听完眉头皱起,张虎一边怒道,“要不是他们三个拉住我,我一定把那什么jīng步校尉轰杀出去!”。毕婉劝道:“张亲卫稍安勿躁,随本宫来吧。”…… 向内不知行进了多远,前面一大型光幕下,已经能看到很多jīng步营的jīng步兵聚在那里,似乎有些喧闹。毕婉领着众人走去,严慈从一侧速行上前,高声道:“夏荷公主驾到,jīng步校尉蒋国荣速来参见!”。只见前方士兵都赶快回过身来,阵型分开,jīng步校尉有些慌张的走出,上前仔细确认了一身男装的毕婉后,行了军礼,“参见夏荷公主。” 毕婉毫不客套,“jīng步校尉大人,可是已有牺牲者?”。蒋国荣汗已忽忽流下,“启禀公主殿下,有20名士兵神志不清。”。“让开!让本宫一看!”。蒋国荣已没了任何底气,赶快指挥手下让开,毕婉领众人来到光幕下。只见20名jīng步躺在那里像睡死了一般,另有一副尉装扮之人jīng神涣散的坐在那里,毕婉都走到近前了,才慌张的起身见礼。 毕婉一挥手,弘松和李郁郁上前认真检查20名jīng步的情况。蒋国荣趁机向毕婉禀报,“他们全身都没有任何伤口,甚至连心跳都还在,可就是唤不醒。”,毕婉抬手打断蒋国荣的话,不再多听。等了一会,弘松和李郁郁均摇着头起身,“禀报公主,这些jīng步均已魂飞魄散,可以确定是已在‘lv13以上的神的游戏’中‘真实死亡’。” 毕婉怒火中烧转向蒋国荣,“不听谏言,轻视神迹,鲁莽行事,导致20名帝国jīng英毫无价值的失去生命。jīng步校尉蒋国荣,你可知罪?”。“请公主殿下高抬贵手!”,蒋国荣赶紧跪下,不过却偷偷的巡视了遍自己的手下和毕婉一行。他的动作惹得巽、坤两柱众人怒目而视。 “你敢不服!?”,毕婉吼道,摄人的王族气势汹涌而出。蒋国荣刚刚闪过的念头被打得烟消云散,使劲磕了下头,“微臣不敢!只望公主能恕罪。”。毕婉放轻语气,“现在头等要事便是尽快关闭此神迹。jīng步校尉大人,若你能服从本宫的指挥,协助本宫关闭神迹,本宫可许诺将此功劳算在校尉大人头上,到时定可功大于过。“愿听公主殿下指挥。”,蒋国荣总算松了口气。 按毕婉的指示,蒋国荣先报告了下之前的事情,非常的简单:jīng步副尉李智通领了两什小队冲了进去,不过一会,便见他们被弹了出来,成了这样。于是毕婉又询问李智通进去里面的详情,李智通还算冷静之人,虽然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但已能思考和回答了。 “里面是个奇怪的暗黑空间,不知道有多大,脚下没有地,头上也看不到天。明明一起进去的,却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好像都成了一张张很奇怪的小图片在左手方。最奇怪的是我们之间都能够互相通话。”,李智通如是介绍着。 毕婉一行人对此是很熟悉了,毕婉让其他人都能听见的简单解释了下,“进入这光幕后,会成为类似‘灵魂出窍’的状态,也就是说你看到的不是实际的空间,而是一个‘jīng神’的空间,在里面做各种选择也好,相互通话也好,都是依靠jīng神以及想象来完成的。” 稍停了下,毕婉抬手问道:“左上方,大概这个位置,会有一个明显的符号,后面有数字,你还能不能想起当时这里看到的是多少。”,随着公主的问题,李郁郁在纸上写了个“lv”的符号给李智通看。李智通仔细想了下后,很肯定的,“下官记得是16。”。毕婉和巽、坤两柱的人眼神交流了下,都表现得很轻松。 又令李智通继续回忆。“我们稍微适应了后,前面的空间突然变了,好像还写着是‘通天关·狂神’。然后,……”,李智通抱头很痛苦的样子,“然后,就开始了。我手下那些人一个个的被传到了那个空间里,一个个的被撕碎了。那个‘狂神’真的就像传说中那样,恐怖的毁灭魔法,撕碎所有的敌人。但我们又不是鬼族、怪物,他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啊?” 毕婉安慰道:“那只是伪造出的一个影子,当然不是受我们信仰的狂神。”。“死了两个人后,我们开始还击,但他受的任何伤似乎都会突然愈合。当轮到我的时候,我感觉他就像一开始时完全一样。”“那是‘神的游戏’里‘规则’,你们可能不小心的选中了‘单挑’、‘死斗’类格斗规则。但更关键的是你们还选上了‘真实死亡’且没有做任何可能的准备。” 李智通听不明白,也不去思考,浑身汗如雨下,“我拼命的逃跑、躲避,都不敢去防守,那毁灭魔法简直……我左臂连同盾牌一起一下就被击碎了,集结的斗气就好像纸一样脆……我真的不想死!浑身都是疼痛难忍的伤口,就在神智快要不清的时候,那个‘狂神’突然停止了进攻。过了一会,我被传送回原来的空间里,全身的伤也像没受过的那样全都消失了。之后,我让我后面那些人也拼命逃跑,可是他们却都没能活下来……” “副尉大人,你能够活着出来,足以证明你也确实非泛泛之辈。”“夏荷公主谬赞,下官实在愧不敢当。”“如果不想让你的部下白白丧命,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李智通冷静了一下,虽然还是浑身颤抖,但下了决心,“下官愿服从夏荷公主的命令,协助公主关闭此神迹。”。毕婉欣赏的点点头,转向蒋国荣,“jīng步校尉,立刻点齐你的队伍,跟随本宫进入‘神的游戏’。”…… 神秘的jīng神空间里,蒋国荣通报全员到齐后,毕婉先进行了简短的说明:“就像平时流传的那样,‘神迹’为创世神留下来的一些遗迹,充满着未知的巨大危险,同时也藏匿着大量的知识和‘神器’。在‘神迹’内,有可能经历到各种各样的战斗,这些战斗中出现的最多的一个词是‘游戏’,所以我们把其称为‘神的游戏’。务必不要过多的去在意这个名字。 创世神为什么要创造世界?为什么要创造五族?抱持着一个什么心态?是怎么看我们的?等等等等,只要接触过‘神的游戏’,不可避免的会产生种种的疑问,甚至是否定世界、否定自己的存在。所以,本宫在这里明确的告送你们,每个人都是自己,不要忘掉自己真正的身份,自己的亲人、朋友……‘神的游戏’里发生的一切,就当做是玩了一场特殊的游戏,或者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讲解了一通后,毕婉准备行动,“关闭‘神迹’的方法只有一个:不断的在‘神的游戏’中进行各种各样的游戏和战斗并且生存下去。但随便选择战斗种类和方式的话,会非常的危险。所以本宫将带你们去一个已经建立好的‘国家’,那是本宫和‘护戚府’的诸位经过数次‘神的游戏’后搭建起来的一个王国,只要你们服从军纪,本宫可以保证将你们每一个人都平安的带回来。” 得到预想中的答复后,毕婉下令:“全体都集中jīng力的在头脑里想象:‘准备完毕,进军!’”。片刻后,眼前的空间发生急剧的变化,好像出现一个冰天(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