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3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3部分
百花藏-第3部分则进行。”。夏荷公主点头赞许。景玉冲太子和夏荷公主一礼后,转身走向偏东边震柱处,对次席之人笑施一礼,“小妹敬仰贾将军已久,愿从选震柱开始。”。震柱次席震皖雷却是不屑般的轻啧一声。 各人还均未等继续,夏荷公主又突然问道:“不知这位妹妹可有信奉的神明?”。“多谢公主提醒,是小妹唐突了。”,景玉转回身来,面向中间,“辉rì转停千洞亮,淼沙砳水解獠伤。爱神颖慧点蛮荒。我们紫貂一族的女子世代供奉爱神。” “好!”,陈天竹抢先赞道,表现之yù骤起,随即马上尽做潇洒,却暗暗集结全身魔力,风土魔法强行同时激出,以土为轨、以风为助,似跃似滑般从东南巽柱三席移至景玉身美女旁。“好!!!”,宏松和张兔使劲助势,周围几处却爆出了讥讽、不满之声。 面向景玉,陈天竹先双手做抱拳一礼,马上转为盈笑:“景美女这‘浣沙溪’的后段甚是不错。只是既然以爱神为后段,岂可少了侠神的前段。在下陈天竹,信奉侠神,愿作前段共唱。‘踏火朝夕万里翔,裂空烎电碾青獐。侠神傲骨感沧芒。’。” 未等双方继续,西面兑柱一人拍桌怒起:“陈翊卫,这是什么白话、破调?尔等莫要辱没了‘词’的风雅!”。陈天竹习惯般的笑而不争,张兔一边却跳起对将上去:“死嵩原,你又想来出丑是不是?《沧芒神侣传》你看过么?我三哥和这位美女唱的是什么事情估计你都不知道,还有脸谈什么‘风雅’?快滚回去补补历史吧。”。嵩原不知是气是羞,脸已通红,尽力抬高声调,却实际没有高出多少:“侠神、爱神之事迹,下官自是耳熟能详。然,那些野史、小说之流,岂能尽信,更岂能和诗词、风雅相提之!” 眼见张兔的大嗓门又要发难,夏荷公主做了个手势,张兔看到后冲嵩原做了个鬼脸,坐下没有继续,倒把嵩原晾在了那里一下不知如何。稍一停,夏荷公主说道:“关于‘诗词’之辩,各位可在‘千古诗魂’里一较高下,眼下这里,我们还是听听景妹妹的评论吧。” 全场目光再次集中向景玉,只见景玉不惊不避,先笑冲嵩原一礼,“小妹才疏学浅,对诗词只是初窥门径,失礼处还请大人见谅,也请以后多多指点。”。话到这份上,嵩原也没法发作,还一礼,“言重了,下官并没有刻意针对姑娘之意。希望rì后姑娘多来一下‘千古诗魂’,共同研究下真正诗词的风雅。” 陈天竹近处仔细品味着景玉的一举一动,心里暗暗惊叹,弘松之前的评价绝对丝毫不过。短短时间里,此女子各方面的表现简直就是,陈天竹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舞展出均赞好……”。“陈帅哥。”,娇柔与活力完美融合的声音把稍微走神的陈天竹拉了回来。“陈帅哥的佳句不但朗朗上口,而且相信绝对会合沧芒两州民众之心,甚至周边百兽各族也定会传唱。小妹真的喜欢的很。” 景玉已是近距离的面对着自己,甚至能清楚感到对方的喘息。chūn风扫鼻,秋水钩眼,陈天竹不自觉的心跳了起来,与梦中一次次的惆怅感不同,这次是: 《我想抱紧你》 曾经,梦里, 依稀迷离,好像是你, 绽开的昙花,无以伦比, 优美的舞姿,邀我一起。 多少次, 我张开了双臂, 却总是, 满怀的空气。 我想抱紧你, 再不犹豫,绝不放弃, 哪怕要让时间停止, 我也要和你相拥一起。 现在,这里, 触手可及,绝对是你, 纵情的妖娆,无可临拟, 华丽的涟漪,引我一起。 这一次, 我张开了双臂, 希望是, 温暖的**。 我想抱紧你, 再不犹豫,绝不放弃, 哪怕要让时间停止, 我也要和你相拥一起。 陈天竹面上虽在强撑,心中却早翻腾,尽量保持潇洒之态,笑接道:“感觉与景美女甚是投缘,就像是早已认识一般。”,只见景玉欣喜回道:“小妹也有同感,就好像,好像和陈帅哥早已在梦中见过一样。”。 这下,陈天竹的情感彻底被触动了,有点控制不住的趋势,直接对着景玉张开了双臂,发现自己动作后,急想,然后故作嬉笑的补道:“不知景美女族里可有拥抱之礼,真想和你抱一个。”,立刻引发起周围各种混杂的声音。 景玉却马上配合般的嬉笑道:“我们族里不讲究什么‘礼节’,不过和喜欢的人拥抱正是最基本的习惯。”,说完也毫不做作的张开双臂。控制不住,也无需再控制了,陈天竹把景玉抱入了怀中。周围各种的声音瞬间就像听不到了一样,陈天竹只剩了怀中实实在在的触感。既狠狠使劲,生怕下一刻会失去,又细心呵护,努力不勒疼对方……脑中渐渐只剩了一个声音:“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消失了!”。 “轰!”,严厉的斗气爆发把陈天竹的jīng神震回了现实,缓缓推开怀中的景玉,同时急速的调整好自己。再次近距离的与景玉对眼直视,她没有丝毫不满的表情,而是笑的更浓了,甚至是,仅仅一瞬间,陈天竹恍惚感到她的笑容中藏了很多的,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不过不容多品多想,陈天竹尽量像平时那样,开始用各种变化的小动作应对周围各种起哄、嘲嘘、不屑等等。 “都别吵了!夏荷公主生气了!”,不知谁大声喊了一嗓子,众人目光立刻集中到了夏荷公主身上,只见她已然站起,嘴角挂着斜笑,确实透出一丝根本藏不住的怒意。比任何手段都管用,所有人马上静得似乎连呼吸都止住了。 “快到十点了,已经比预计多用了很多的时间。”,夏荷公主淡淡的响亮声音回荡在迎宾坪上,“开始最后一步吧。”。夏荷公主坐定,又环视了一圈,“这位景妹妹有意加入震柱,不知其余各柱可有以武抢人的意向?” 话音刚落,东南巽柱首席韩雪梅已在桌前竖起了一面锦旗,上绣一“抢”字。场中陈天竹仍未回位,抱拳向景玉一笑:“要请景美女指点一二了。”“哪里,应该是请陈帅哥多多指点。” 那两人自来熟般的,用着可以说有些莫名其妙的对称在那一唱一合着,刺激出周围不少人的情绪,不过碍于夏荷公主的颜面,也没有再出声的。至于抢人,景玉身上那一半的妖族血液让多数本来跃跃yù试的人犹豫一二。 “啪!”,一声显得格外清楚的拍桌声从西南方传来,随之坤柱首席张虎在桌前立起了抢旗。只见张虎本是不满的对着陈天竹,却很快的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转向了韩雪梅,挑衅般的望着。 “张虎,你什么意思?”,张兔问道。“只要是你们巽柱想要的,就是我坤柱想抢的!”“臭老虎,你又要找茬是不是?就你那点本事还想跟我大哥争!”“肥蛤蟆,我早晚撕烂你那张臭嘴!”“你说什么?”,张兔暴起,便要发作。“轰!”,西北乾柱严厉再次发威震住双方,然后他在桌前竖起了一面争旗。一时间,引得很多人愣愣的看着不知所以。 静了一阵,没有再竖旗的,夏荷公主宣布道:“下午两点,会武台,乾、坤、震、巽四柱以武抢人,争夺景玉。其余各柱可自主决定是否到场参摹。届时,本宫与太子殿下依然会到场作为公正。”第二章,豪逞雄姿 () 《新韵七律·豪逞》 会武台中人影闪,天竹连战逞英雄。 笑藏尺匕一合斩,暗耍魔拳三分赢。 领域对拼揭己短,命jīng豪赌挫敌锋。 不求rì月齐声赞,只为妖娆一笑倾。 “既然乾、坤两柱都未竖抢旗,那么抢人首轮,由巽柱抢夺震柱的景玉。由于震柱首席贾将军因协助芒州战事未能到场,故巽柱首席韩亲卫不得参与此轮抢人。”,随着夏荷公主的宣布,抢人开始。由于只有巽柱竖抢旗,所以简单的由巽柱对震柱,如果震柱获胜,则直接赢得景玉。但如果巽柱获胜,抢到景玉的话,则进入下一轮抢人。 第一时间,陈天竹招牌般的跃入台zhōng yāng,直接笑着冲向景玉,一个“请”的手势:“希望景美女赐教一下。”,景玉在震柱末席却只是回笑,并未有任何动作。 “竹竿,你懂不懂规矩!现在震柱的代理柱头是我们震大哥,一切都是他说了算。”,震柱五席魏真一边呵斥一边走上擂台。却听后面一声怒嗯,魏真回头一瞥后,急急改口,“震大哥才是我们公推的震柱头,他已下令,此次抢人,新人景玉不得参与。”陈天竹讽刺般的嘴角一笑,挑衅的扫了下魏真,再扫了下震柱几人,几人马上以动作回应,双方直接进入剑拔弩张之态。 魏真右手一摊jīng钢烈火魔杖,左手直指陈天竹:“竹竿,亮家伙吧。”。陈天竹一晃空空两手,“对你,一招即可。”。魏真怎能不怒,“那爷就不避不闪,硬接你一招!使出你吃nǎi得劲放招吧!” 陈天竹不再多语,双手举起向天,空中念念有词,任谁看去都是一副全力进行“元素集结”的模样。魏真轻哼一声,右手高举魔杖,集中全身jīng力,开始了元素集结,“借魔神之名义,命火焰之jīng-子,速……” 见魏真中计,陈天竹突然一改姿态,两手同时强行激发出两个对立魔法,一个“疾风”释放在了自己身上,一个“束缚”直接远程命中毫无防备的魏真。然后马上高速前冲,同时右手在腰间抽出一根竹尺。 魏真大惊,双腿已被土魔法元素缠牢,无法移动,下意识的,他没有去冲开束缚魔法,而是急急控制集结到的火元素,一个“大火球”打向陈天竹。 陈天竹借助风魔法推动的速度,身影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躲开了火球,驰到魏真身前。斗气一激一附,右手的竹尺已成了一把小匕首,直接送到了魏真的脖下。 稍一停,陈天竹收起竹尺,不施礼,却明显讽刺的笑道:“承让了!”。魏真气的脸都哆嗦了,“这,这,这不能算!你竟然……啊!对了,你这根本不是‘一招’吧”。周围嘲讽之嘘声大起,震皖雷后面大喊一句:“废物!别再丢人现眼了!”。魏真只好咬牙低头走回震柱。 陈天竹没管别人,笑望向景玉,景玉仍然笑着不动,身边却飘起了两条红绸做了做“厉害!”的动作。陈天竹得意着呢,忽然看到景玉的红绸一变、一指,顺着看去,震柱三席殷晌泉已跳出并双手紧握一空心九环刀,空心处充满着黑sè的魔法元素。 远远地,黑sè斗气一亮,刀影挥过,一招“黑月魔斗斩”已至眼前。这种招数的威力陈天竹清楚得很,既有魔法的的shè程和灵活,又有斗气的迅速和钢硬。根本无法硬接,只能强出魔法,正面土魔法元素呈盾状抵挡,同时侧面风魔法元素猛吹,自己再向旁边急闪。土盾几乎毫无作用的破裂后,陈天竹有点狼狈的闪过了这招。 看着殷晌泉落到台上,陈天竹先开了口,“恭喜殷兄了,没想到殷兄进步如此神速,短短时rì,便能将斗气和魔法结合的这样完美。”,殷晌泉却摇摇头:“你是在讽刺我么?我练一辈子也不可能练到她那种天生的境界。”“这就是殷兄在讽刺人了,她连如何控制都不懂得,要那种天生的能力又有何用呢?。” 殷晌泉知道说不过陈天竹,一亮刀,“看你能不能挡我八斩。”,刀上九个铁环直响,其中八个上附着高度压缩的黑sè的魔法元素。原来殷晌泉并没有“魔武同发”的本领,而是依靠提前积攒好的特定的魔法元素,和自身瞬发出的特定斗气相融合,而实现的招数。 陈天竹各种念头急转而过,自己的目的就是赢,而且要多赢、漂亮的赢,可眼前这个对手的实力,不是自己随随便便就能应付得了的,如何避免消耗呢?陈天竹打定了主意,右手掏出竹尺摆出迎敌之姿,左手却背到身后,戴上了魔斗拳套。 见到这架势,殷晌泉不满道:“你是在小看我吗?”,同时九环刀上一铁环的黑sè魔法暗元素转移充斥到刀身空心处。“对你足够了!”,陈天竹继续刺激着,并且一招束缚魔法先行攻出。 深黄的魔法元素沿台面直袭脚部,殷晌泉斗气大起,先集中到脚上,大力一剁,振散了攻来的魔法,然后马上斗气集中于刀上,“黑月魔斗斩”远距离的反攻陈天竹。陈天竹慌忙侧跳闪躲,土魔法继续攻出。可“石锥”从地面刺出之时,殷晌泉早已离开原处,疾冲了过来。两面土墙轻易的被打散后,两人进入了近距离的肉搏战。 “你的斗气呢?给我认真打!”,殷晌泉有些怒了,攻防了数招,陈天竹竟然一直都是勉强的闪躲和用土魔法的抵挡。“我很认真啊。”,明显处于下风的陈天竹继续再给对方浇油。 殷晌泉不再多语,全力进攻,把对手逼的无处可躲,然后再被对手用土盾架住一招后,“黑月魔斗斩!”蓄势而出!陈天竹这下一点笑容都没有了,脸用力绷了起来,全身的斗气爆出,集中到右臂和竹尺上,以和对手招式完全一样的角度巧挡上去。“嗤嗤,啪!!”,“黑月魔斗斩!”被硬硬的巧拨到了一边,陈天竹也被弹飞了出去,落到擂台边缘,险些跌下擂台,右臂的斗气飘散而去,只剩了止不住的颤抖。 “胜负已分!”,殷晌泉不给喘息机会,一跃而起,直接一个跳斩攻向陈天竹。可就在那短短一眨眼的功夫,殷晌泉突然发现陈天竹的嘴角撇出了得意的笑容。“中计了!”,一个念头晃过的同时,只见陈天竹左手伸出,浓绿sè的魔斗拳套上不知何时已集结了惊人的风魔法元素。 “风卷残云!”,陈天竹魔法一放,上方强风立起,从后向前将殷晌泉卷向擂台之外。殷晌泉先是试图用斗气打散魔法,可根本不可能;然后又弃刀在空中做着难看的游泳姿态,企图游回擂台,引出周围不少笑声。“确实是胜负已分了。”,陈天竹补了一句,转向景玉方向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景玉也远远的又用她的红绸进行回应。 “你什么时候集结起来的风魔法元素?”,最终还是跌到擂台外的殷晌泉起身后不甘心的问道。“你给我‘元素集结’的时间了吗?”,陈天竹笑着反问。“那刚才那招……”“殷兄不是早就知道了,‘双魔强发’啊。”“那不可能!你那天生的能力只能瞬间激发出完全等同的对立的两种魔法元素,而且绝对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我有说过我那招是‘瞬发’的吗?”,陈天竹继续不答反问,殷晌泉呆想了一下后忽然大悟,“原来如此!你从一开始就只在释放土魔法,而故意把同时产生的风魔法元素汇集到了你那奇怪的拳套上。”“怎么样?我二哥做的这拳套还不错吧?”。“我越来越讨厌你这种‘天才’了!”,殷晌泉使劲摇着头的走回震柱。 “轰!”,凭空一道惊雷,陈天竹躲闪向擂台中间。一道身影跃上台来,仔细看去:二十七八,中等身材,怒发、争耳、圆眼、拧鼻,正是震柱次席震皖雷,“小子,还有什么诡计尽管使出来吧!”,说话间,一股无形的气势压了过来。 陈天竹略一犹豫思考,马上张眼正容,全身气势对攻上去,“陈天竹誓要在此连胜三场,抢得景玉!”。“狂妄!”,震皖雷右手亮出了他的似锤似杖的惊天怒雷杖。陈天竹则收起竹尺、拳套,抽出两根短魔杖。右手为钟rǔ杖,刻有“侠播九州”;左手为气旋杖,刻有“义薄云天”。 “愤怒、狂暴的电之jīng-子们,假霸神之名,听我号令,速来集结!”“向侠神起誓,借风、土之力,行忠义之举!”。两人同时开始了全力的“元素集结”,相应的魔法元素如狂涛般的汇集向两人的魔杖。 “撕裂吧!电之领域·万电灭杀!”“风土之领域·天地共舞!”。两人集结完大量的魔法元素后,同时发动了单人的顶级魔法。瞬间,魔法的领域范围冲突并覆盖了整个擂台,擂台上,三系的各种魔法如同两支军队一样展开了残酷的厮杀。 领域魔法,单人魔法的顶级境界,通常是以巨量纯粹的单系魔法元素进行启动,一旦启动成功,张开的领域内所有的本系魔法元素都受到施法者的控制,并能不断、随意的释放本系的各种魔法。陈天竹由于罕见的天生特技,虽然单系魔法还未修炼到能启动领域魔法的程度,但却能融合对立的两系魔法之力,启动起特殊的领域魔法。 震皖雷魔力占优,四面八方的都以强大的闪电直直攻向陈天竹。陈天竹则是jīng力上更为灵活,风弹土拨,将对手大部分的进攻以相对较少的魔力挡斜。一时间一攻一守,陷入胶着。台下四周几十人都屏气凝视着,生怕影响到台上两人的jīng神。 狂风暴雨般的十几分钟像连续战斗了十数天那样,陈天竹已觉jīng力严重的呈现疲劳下降趋势,而震皖雷却还没有露出一丝疲态,甚至魔力比开始时还要有所提高。“这样下去可赢不了”,陈天竹开始思考逆转的办法,实在没想到对手的实力比预想的还要强出许多。 可这种以领域魔法进行的对拚,一旦开始,就是毫无运气可言的魔力及jīng力的互耗。终止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一方被打倒。另一种则是一方放弃控制的魔法元素,退出对方的领域范围,但在此,退出擂台也就相当于输了。 心念连续的急转,可纵使聪明如陈天竹,也根本想不出办法。“要输吗?”,不受控制的挤出来一个念头,马上,心里深处涌出了无可形容的难受感觉,以前没有发觉,但此刻清楚地感受到了,那是无数次在梦中的惆怅合在了一起。景玉现在已完全成了梦中那人,无数次的没有立刻回应她,无数次的眼见着她含着泪水消失……现在一切都想起来了,视线穿过震皖雷身侧,一直望到远处台下的景玉,她正在紧张着做着“加油”的动作…… “啊!”,陈天竹突然一声大喊,不再用风土魔法抵挡对手的闪电,瞬间,便是十数道闪电打在了身上。强忍伤痛,jīng神和动作毫不停顿,风刃、石锥,在各个方向形成,同时攻向震皖雷。 “你小子不要命了?”,震皖雷吃惊不小,赶快转攻为守,以电魔法一一击碎攻来的风土魔法。稍微一稳,“第一次见你小子如此拼命,虽然很想夸两句,但胜负还是要靠实力的!”,渐渐的,电魔法慢慢将风土魔法的攻势又压了回去。 “啊!!”,陈天竹再次狂喊一声,表情都有些狰狞了,大量的风土魔法元素从体内翻滚而出,融入到领域魔法内,风土魔法的攻势随之立刻提高了数档。震皖雷奋力抵挡,也开始不断的被魔法击中,“你小子真的想死!?” 众所周知,魔法讲究的是对魔法元素的控制和使用。虽然每个人体内都蕴含、储藏着很多魔法元素,但那些支撑身体和jīng神的魔法元素一旦大量使用,肯定会严重影响jīng神;如果造成体内各种魔法元素失衡的话,甚至会危及生命。所以如果不是遇到情况异常危急的场合,是不会有人去刻意强催体内的魔法元素的。 陈天竹天生拥有罕见的“双魔强发”的能力,能够通过激发魔法元素间的互斥,不经过元素集结,直接分离出两股完全对立的魔法元素,并同时加以控制使用。此刻,他更是借助这种能力,大量的强行分离并抽出体内的风、土魔法元素。 “难道你是为了那个半兽女?”,几句话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的震皖雷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陈天竹依然没有回答,不过明显的魔力又被激高了一层,攻势更加疯狂了。震皖雷苦苦抵挡,已完全没了气势,虽然他非常要面子,但至少现在,他可不想和对手以命相拼,“正好我很讨厌那个女人,你这么想要那就送给你了!”,喊完,震皖雷一边承受着魔法攻击,一边向后急跃,两步跳出了擂台,然后尽量显得很自如的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胜利了的陈天竹收起了领域魔法,电伤的麻痹感马上传遍全身,不过这些外伤算不了什么,体内那种从没经受过的伤痛让他连个笑容都无法挤出了。想吐血的感觉,但吐不出。缺失的大量风土魔法元素急待补充回复以维持体内魔力平衡,但却集中不起一丝jīng力进行恢复。想抬头看一眼景玉,但身体已开始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去…… 一条红绸不知何时飘到了身前,马上周围空间一暗一亮,一白衣女子以巧妙的“空间对换”转移过来,而且毫不犹豫的抱住了陈天竹。“你太帅了,我好喜欢!”,不是景玉还能是谁? 周围人看到听到的是那个场景,可陈天竹却不是,他清楚地感觉到了,景玉借助拥抱的动作,巧妙的支撑住了自己下坠的身体,而且微量的风土魔法元素就像暖流一样,已经缓缓的从景玉的双手传来。 “笑出来吧。”,景玉轻声耳语,好像比任何治疗魔法都管用,陈天竹左手抱紧景玉,右手抬起做出胜利姿势,带着那经典的笑容,环视了一圈台下。 怀中的景玉真是梦中那人吗?又突然不敢确定了,虽然很像很像,但现在的她比梦中那人少了飘渺,多了亲切,少了泪水,多了温馨……惆怅之感一扫而光,另一种感觉同时膨胀般的跳动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爱?》 你从梦中飞来, 惊呆我,靠你魔鬼的身材, 俘获我,用你闭月的神态。 那样的熟悉,让我不再是我, 内心冲向了你注视的舞台。 - 说不出的奇怪, 难道这就是爱? 不清不楚不明白, 拥你在怀, 只愿从此永不分开。 = 你从身边走来, 支撑我,靠你娇弱的身材; 抚慰我,用你天使的神态。 那样的陌生,让我不再是我, 身体执行着你做出的安排。 - 说不出的奇怪, 难道这就是爱? 不清不楚不明白, 拥你在怀, 只愿从此永不分开。第三章:速取信赖 () 《新韵七律·早chūn》 一宵风雨撒chūn光,两水湣纪信簟?br /> 竖笋圆菇争坦艳,紫藤绛柳扯新妆。 红梅点点泊林下,碧雀昂昂立枕旁。 遥忆昨晨迎料峭,今朝早已满堂香。 沐浴chūn光的清晨,似乎是从没有过的舒爽。长久缠身的怪梦终于停止,对陈天竹来说便已是美梦了,而这梦中又有佳人相陪,那真是无可形容的美好了。看看侧卧一旁的景玉,仅仅是用青簪扎了下散乱的长发,一对幸福、娇羞的水灵灵的眼睛正望着这边。这,不是梦。 如果说昨rì还有疑惑、有迷茫,带着怀疑、尝试的心情。那此刻陈天竹已经完全确定了,终于找到了!景玉就是他的另一半。什么流着妖族的血液,什么昙花、牡丹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属于自己的,是只能属于自己的,这一生! “还没有看够么?”,景玉半羞半笑的歪头问道。“太美了!”,陈天竹半夸半嬉的回道。景玉双手成爪状,“唬~难道你不怕我突然变成一只野兽?”“嗷~那我就陪你变成一条大灰狼。”“那我要是突然消失了呢?”。这句直接把陈天竹问愣了,景玉发觉后急急改口,“我是说我要是回芒州之类的,毕竟我的家和亲人都在那里啊。” “那我也陪你一起去,以后就让我们一直在一起吧。”,陈天竹发誓般的正脸回道。“呵呵,你这人可真奇怪,既然能对认识一天的女孩子做出这种事情,又为何突然变得这么正经呢?”,景玉似乎比一般的人族女孩少几分的娇羞和规矩,却多了几份的淘气和不羁。 陈天竹本xìng就非沉闷之人,再受气氛一染,登时心情转为大好。“那你说以后都要陪在我身边。”,陈天竹坏笑,景玉装作害怕的拉起被子遮住身子,“这个,能不能考虑一下下?”。“没得考虑!马上和我定下‘契约’。”陈天竹扑向景玉,两人打闹在了一起…… “咚!咚!咚!”声音很大的敲门后传来了韩雪梅的声音,“三弟,你醒了?”。屋内两人立刻停止了嬉戏,对视一眼后,难得的都在脸上飘出了羞红。“我醒了!马上就来!”,陈天竹赶快大声的回答一句,生怕晚了就会被韩雪梅再次破门而入。 景玉则是直接开始了“元素集结”,“把衣服给我,我先回去了。”。陈天竹赶快寻找回散落在四周的衣物,卷起递给景玉。景玉接过后快速吟唱了空间魔法,强烈的橙光过后,她原来坐的地方落下了一颗闪着神秘光芒的魔法水晶球。陈天柱知道那是她的空间魔法用来定位和交换的道具,小心收好。 匆匆穿好了衣服,整理了下床榻、放下幔帐,陈天竹打开了昨晚刚刚补好的“门”。比起表情严肃的韩雪梅,嬉皮笑脸的弘松先探进了脑袋,“看来真的是搅到三弟的好事了。”。陈天竹也不隐瞒,仅仅会心一笑。弘松进屋扫过一圈又问:“你把你那只小貂藏到哪里了?”。陈天竹有点尴尬的再笑道:“已经回去了……” 弘松右拳一敲左掌:“她的空间魔法竟然方便到这个程度了……”。没等陈天竹接话,弘松突然脸sè一正,“咱大哥找你有些话说,正好不方便让她听到。”。陈天竹见状也收起了玩心,把韩雪梅请入屋中。 兄弟三人围桌坐定也不客套,韩雪梅直奔主题:“关于景玉,三弟最好还是提防一下。”。虽然已猜到会是类似的话,但真听到耳朵里还是觉得很难受,无意识的掏出魔法水晶球低头把玩,嗯了一声后回道:“我知道了,如果大哥有什么疑问的话,就由我去问她。不过……”,陈天竹摇了下头没有再说。 弘松打了个哈哈赶紧圆场,“三弟啊,大哥没说那只小貂妖不好,其实我们也蛮喜欢她的。大哥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她毕竟是七皇子推荐过来的。” 陈天竹心里好受了不少,不过却多了疑问:“七皇子?有什么关系吗?”。弘松刚要继续,韩雪梅打断了他,“还是我来说吧。虽然一直希望你们能不卷入那些宫廷纷争中,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韩雪梅先一停,和弘松一起望着陈天竹,兄弟三人多年来早已心灵相通,更何况陈天竹是何等的聪明。虽然以前都没有想过,但不代表想不通,被这样一点,沉思片刻便恍悟,“我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是太子殿下和七皇子殿下会有皇位之争,而貂儿、景玉她是七皇子的人,和我们不是一个‘阵营’。” 韩雪梅点了下头,“这只是最简单的情况,但实际比这要复杂得多。我们可以不考虑那些和我们无关的,但有两件和我们有关的事我们必须在意:一是贾熊投靠了七皇子,而且成了‘抚妖将军’以及震柱头。二是景玉来的实在是有些突然。”。弘松接道:“郁郁最近用‘先映’看到了一些凌乱的东西,但都很模糊,好像明显被什么给干扰了。昨晚她和我分析了一些疑点,虽然多数都是她疑心病太重,但我也觉得景玉的动作确实有什么地方不合理。” 弘松还要继续说,韩雪梅做了个打断的手势,然后面向门外冷冷道:“进来吧!”。“门”因为看起来快要碎掉的样子,所以刚才勉强打开后并没有关上,此时景玉轻轻地从一旁走出,走进屋内。陈天竹尴尬的看去:那身雪缎红绸已经穿好,不过长发和俏脸明显都还没有梳妆,表情严肃中明显透着不满。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偷听的,我只是想来拿我的梳妆箱。”,景玉不带一丝害怕,眼神倔强的迎上韩雪梅。陈天竹此刻心里就像刚吃完一顿晓琳做的饭菜那样,刚刚还和自己坦诚互悦的景玉现在就像要兵刃相见那般站在眼前。本来这种情况下他应该能立刻转成笑脸随机应变的,但偏偏这次,他的脸变不过来了。 “哎呀~小貂你误会了。”,弘松做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道歉道,“都怪我不好,成天疑神疑鬼的,刚才三弟为这事还骂我神经的。”。景玉撅嘴回道:“二哥不用再骗我了,我刚才基本都听到了。” 一听那称呼和语气,陈天竹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从心底涌出,让整个人都jīng神了,赶快上前抓着景玉的手,“貂儿,对不起,我真的没有要怀疑你。”。景玉甩开手,小嘴撅得更高:“早就听说过人族最会骗妖!表面哄得你开开心心、背后却在那算算计计。亏我还觉得竹哥很直爽,喜欢就是说喜欢……” “啪。”韩雪梅轻拍了下桌子,打断了景玉,“有什么话冲我来吧,这里只有我说了算。”。“哼。”,景玉轻哼了声,转向韩雪梅,“我就是从小一直想看看人族的大城市,然后碰上贾将军后很想看看他生活的地方,所以才任xìng的跑到这里来的,你们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才没工夫去想呢。”。韩雪梅不为动sè,“我不可能凭你的一面之辞就完全相信你。”“那我就问一句话,巽柱现在要不要我。” 面对韩雪梅,景玉的气势一点都不弱势。韩雪梅稍一顿,肯定地答道:“既然昨天我们全力的把你抢来了,自然是希望你能成为巽柱的一员。但是,……”,没等韩雪梅说完,景玉突然转为淡笑,“我知道了,想得到‘信任’必须先拿出‘证明’。”“你能理解最好,这是规矩问题,并非针对你个人。” 景玉脸上已看不到不满,似乎只剩了正常的笑容,“昨天我非常喜欢巽柱,到现在也还是觉得有些喜欢,既然大哥也只是要个‘证明’,那我现在给出‘证明’就好了。”“‘证明’岂非儿戏,是需要时间去验证的。”“可能对你们人族是那样,不过对我们百兽妖族来说,‘证明’是再容易不过的了。我现在就可以和大哥订立一个‘规则契约’。” 韩雪梅眉头稍微一锁,发展成这种情况他是绝对没有料到的,沉思片刻做了决定,“那你和三弟订立下‘规则契约’吧,我对他绝对相信。”。陈天竹内心还略有些动摇,“没有必要做到这步吧,可以慢慢……”。景玉转向陈天竹握住他手笑道,“这不正好如你所愿了。”。 目光交过,胜似千言万语,陈天竹又强烈的怦然的心动了。昨天,神秘的梦缘,初见的美貌,jīng湛的魔法,热情的相拥,那似水的柔情,那火热的躯体……一**的激荡出心底的悸动。而现在,又是冰雪聪明和广阔心胸的极致融合。女人也好,女妖也好,怎么可能这样完美呢?陈天竹一直都是心气极高之人,即使是倾慕夏荷公主、即使是仰视严慈导师,都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感觉。只觉的景玉真的是在自己之上的存在,而此刻她却愿与自己定下契约,这直接就刺激出一种征服般的无法形容的快感。 景玉已两手将额头前的刘海拨起,双眼微闭,激发、汇集起全身的妖气。陈天竹将左掌印在景玉的额头上,集中jīng力感受着,他几乎没有妖气,无法自己发动“强制型”契约,但接受并完成对方的“自愿型”契约的方法他还是知道的。 “天有五星,地有五气;规则之岁星,孕育之妖气……”,随着景玉的念念有词,妖气渐渐集中到了她的额头上,橙sè光芒大盛,陈天竹感觉妖气慢慢变成了一个工具递到了自己的手上。用jīng神力接过后,稍微揣摩了一下这个陌生工具,它已经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融合到自己的左手掌中,整个手掌都被照成了橙sè半透明的。 以想象方式,让自己手掌中的一滴血液带着绝对的jīng神力融入到工具中。轻微的刺痛和振动,一会,橙sè的光芒突然变成了黄绿sè的光芒,陈天竹成功的完全的掌控了这个工具。仔细感受了一遍,这是一个“钻头”,同时又是一套“锁链”。 陈天竹开始了下一步,控制着“钻头”将景玉的额头钻开,当然,并不是**上的,而是jīng神范畴的。景玉的jīng神力相当强韧,如果不是她不做抵抗的话,很难想象得有多么庞大的jīng神力才能强行与她订立契约。有些颤抖的,一点点的,黄绿sè的光芒从陈天竹的左手掌深入到景玉的额头里。 似乎是伴随着“啪”“呲”的破裂声,终于突破了景玉的j(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