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藏-第2部分_百花藏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花藏-第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花藏-第2部分
百花藏-第2部分所以初读本书时,很多不牵扯角sè刻画和剧情的设定都会做“延后解释”,将其整合到后面更为合适、流畅的位置中。 总之,本书是先成纲后填文的创作方式。重在剧情的严谨、曲折,人物xìng格和感情的描刻、变化,各角sè间复杂的关系等等。非快餐作品,速食可能会伤到胃肠。 其余的不再多说,做一个“口味测试”更为简单直接。请读下面一段文字,如果不愿读或者读到中途读烦了都请直接跳过看最后的“口味测试说明”。 strt: 《新韵、子夜歌·你不知道》 我生太平时,族妖皆欢乐。银狐五千众,彻夜起藤歌。 一岁学认字,两岁会念诗。韵律自悟通,四岁便作词。 父王有威严,畅谈天下事。母后多溺爱,不误梳礼仪。 兄长笑哈哈,外交整rì忙。阿姐羞答答,已恋人族郞。 战争早远去,茶间做闲啦。血液能相容,五族本一家。 自小寄梦想,王子从天降。神驹金碧袍,八台大花轿。 未等梦有影,世界倏乍乱。百妖分两派,多数喜刀剑。 银狐yù中立,调和人妖隙。功德难铸成,反遭紫貂计。 yīn险属紫貂,笑面藏冷刀。残忍见巨鹏,鲜血灌千层。 兄长太凄惨,持节遇伏歼。父王憾无奈,病榻留遗言。 母后护先灵,百妇死随行。阿姐求情郎,带我人族藏。 情郎变奴商,姐妹齐遭殃。噩梦仅序曲,人族更荒唐。 主人换五回,枷锁次次沉。阿姐万般苦,留我少女身。 箫曲夜宴中,阿姐永不醒。孤零我一妖,大海浮萍飘。 不久十三岁,复投拍奴场。卸锁沐浴过,逼入红烛房。 向天明贞节,决心自断舌。万念已俱灰,少年突神落。 我本无期盼,不过又一主。改穿侍女装,住进护戚府。 从此花渐开,chūn季迟到来。天天有玩笑,处处是欢闹。 枷印早无伤,粉饰存私藏。名有主侍别,实享知己悦。 轻歌随风唱,词曲众人赏。千古诗魂内,亦挂我篇章。 魔法大jīng进,灵耳暗修得。常听君夜话,我自偷偷乐。 四年一晃过,少年更英雄。英雄总风流,君自多情种。 对我却顾礼,玩笑三分止。其实你不知,我心早归你。 为妻不敢奢,为妾自勤勉。为侍份内事,为奴也无怨。 君既得真爱,我应克守本。可是闻紫貂,怎能放宽心。 做次小人样,背后恶语伤。夜夜监景玉,事事牵心肠。 也许本无事,嫉妒自多情。也许藏寒匕,贞心感先映。 盼其为罂粟,我出揭其毒。君赞慧内助,连理枝共梳。 盼其成蒂莲,我甘化绿叶。蒂莲游瑰湖,绿叶荡滟波。 未辩瓣真假,芳华已刹那。君抚青簪醉,我心漫天砂。 伤醉有特权,公主吐真恋。我亦千万话,私语寄耳边。 祈求今夜过,竹弯节更尙。纵使心无我,我心绝无徨。 end。 ====口味测试说明==== 一,本书中会有大量自创的古风诗词,基本为新韵,甚至是白话。而且大多作为承上启下或是画龙点睛之用。如果你对这种格式确实一个字都不想看的话,其实大多数都可以直接跳过,剧情影响不大。但少数比较“文绉绉”的章节可能会有阅读难度。比如《序曲》和《妖娆溺世》等依靠很多诗词进行桥接和伏笔的章节。 二,上面那段在“又臭又长”上算是本书中数一数二的奇葩了,大多数的诗词顶多也是就其前两段或者前四段那么长。所以你如果是读到中间才读烦了的话,完全不会影响对本小说的阅读。 三,古诗?白话?其实随便你怎么理解,或者根本不需要去理解。毕竟每个人的写作方法和阅读方式都是不同的,总之你对上面那段文字的食用速度、消化速度,可以当做对本书阅读速度的一个参考。 四,剧情上:柳暗花明,此起彼伏。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这样的节奏。反正本书不是那种“一路杀到底,不行就练级”的流水式剧情编排。 五,人物角sè上:每个角sè都是在不断变化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种设定。反正这本书中没有绝对化的角sè,不会出现宠物般的死心兄弟或是红粉佳人,更不会有“其乐融融”的后宫。 六,还有什么,笔者也不知道了--如果你觉得上面那一大段文字阅读、理解起来没任何难度,那么本书应该会很适合你的胃口。序曲·梦之章 () 《七律·梦》 玫瑰梳理满园绸,翩舞昙花掩泪幽, 兰隐竹旁诗百恼,菊争幕处绘千柔, 梅孤枝上凝飘雪,荷傲池中乘绿舟, 茉莉琴停丢月貌,牡丹一现众娆羞。 花园前,陈天竹念完了陌生栅门上的诗句,却隐隐觉得不是第一次念到。脑袋晕晕的,这究竟是在哪里? 浓郁的香气从花院内飘出,里面却神奇的融入着清新、久远的韵味,薰的陈天竹差点醉倒。稳了稳,陈天竹向花园内望去,这种感觉就像是…… 没有看到人,香气却变成了琴声,一曲《非梦》(如梦令、新韵)传入耳中: 相见如同天命,为信互相争逞。 缘到自生情,终会和声齐咏。 非梦,非梦,正似一招“先映”。 “闵才丽今天这是唱的什么?怎么听不明白。”,陈天竹推开栅门走进花园,只有琴声却没有看到闵才丽。 “阿竹,你可来了!”,一个绿衣少女抱着一筐花瓣跑了过来。陈天竹只觉气氛登变,一看她跑步的样子马上就有些头大,急忙喊道:“慢点!慢点!” “没事,没事。啊!!”,绿衣少女不知道被什么拌了一下,直接拌飞了过来。陈天竹急忙魔法强行放出,左手风托,右手土垫,终于把她稳稳接下。刚待抬头看看抛到天上的筐子…… “阿竹小心!”,只听少女大喊,喊的陈天竹是一身汗毛直立,赶快再低头往前瞧,果然一个魔法形成的冰枪附着闪光的斗气就扔了过来! “我的神啊!”,陈天竹高喊的同时急忙把身子往下一沉。头顶筐子被击碎的声音过后,花瓣四处飘落。 陈天竹无奈的向前看去,少女已到身前,伸出了右手,“好了,阿竹,没事了。”。这正是:(七绝,白话新韵) 莽撞青梅王晓琳,一身淡绿透纯真,姿佳人美还乖顺,无奈平时爱犯晕。 “谢谢。”,陈天竹伸出右手让王晓琳把他拉起。“咱俩谁跟谁啊。”,王晓琳乐乐的笑道,让陈天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 “啊,不好!我得赶快先把花瓣整理起来,等会再和你玩。”,王晓琳说完站住不动,开始了“元素集结”,准备释放个什么魔法。“那等会再一起玩吧。”,陈天竹正好借机脱身。 走了几步,感觉脑袋又开始晕晕乎乎的了,这到底是哪?看了一圈周围的景象,也不知道该说是奇妙呢,还是乱七八糟。突然发现很近的地方有一个白衣少女在翩翩起舞,跳的煞是好看,而且舞姿就像是在盛情邀请自己一样,不自觉地就被吸引了过去。 “好!”,陈天竹隔着几步的距离赞道。少女舞稍停,张开双臂,做着要拥抱的姿势走向陈天竹,陈天竹则又楞又惊,一时没有回应。观察那少女,除了绛紫sè的头发,从上到下整个都是浪花般的白sè,脸也被白纱遮得只露着眼睛。 仔细看到眼睛,却赫然发现两行泪水正在忽忽的往外冒。这是?……陈天竹不自觉的张开了双臂,可少女已转身掩过了面容。舞,跳的更动人了,同时一曲《昙花一现》(恋蝶花、新韵)缓缓唱出: yù向世间扬我貌,国sè天香,姿比仙容窕。 一舞展出均赞好,几词唱起齐称巧。 无奈轮回将我扫,天意戏人,时间真觉少。 一舞展完无处找,几词唱后永缥缈…… 舞曲结束,少女直接深深地冲陈天竹一躬,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陈天竹吃惊不小,使劲晃晃眼睛,赶快跑上去,却再也寻不到了。只剩了脑中仍在翩舞的残影和曲词以及双臂间空荡荡的感觉…… “这到底是在哪里?”,陈天竹心有些乱了,无目的的随便乱走了起来。走着走着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用暗系魔法形成的,直接印进心底的声音。一首《忧心》(七绝)浮现: “幽幽竹侧望云霄,杳杳诗词信口飘;郁郁乱思天下事,朦朦映见百花凋。”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魔法形成的声音无法判断出来源方向,陈天竹只好集中jīng神,用jīng神力探查了一遍四周,果然近处一竹旁有用光魔法形成的伪装结界。 毫无阻碍的穿过魔法伪装结界,李郁郁正轻倚着竹子,一边望天,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陈天竹快速一扫,问道:“郁郁姐,我二哥没在吗?”,李郁郁只是摇了一下头。“那你在这做什么?”,李郁郁手上轻晃,似回答般的用魔法声音念出,《忆魂》(忆江南): 如听到,千古倩魂悲。 暗祖痴情终rì郁,光宗英武少年栖。 不禁泪花摧。 陈天竹听完劝道:“都是些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何必再去想那些找烦恼呢?”,结果李郁郁光轻摇了一下头。“唉,要是我二哥在的话,保管打段笑话就能逗笑你。”,这次李郁郁连反应都没有。陈天竹叹了口气又观察了遍四周,忽见话题,“郁郁姐,你别靠在我身上啊!”。 此话一出,李郁郁愣了下,张口道:“莫戏我。”“我很认真,不信你看看身后,你应该找棵松树靠才对啊。”。“哼!”,李郁郁听明白了意思,不满的轻哼一声,身体离开依靠的竹子,继续站着望天。陈天竹无计可施的摇摇头。 “三哥,你在这啊!快过来看我刚画的画。”,一身黄衣的张兔不知从哪突然就冒了出来,直接搀起陈天竹的一条胳膊就往外拽。 “小兔,等一下,郁郁姐在这呢。”。“你管她干什么?一张铁板脸,两只死鱼眼,满口神神叨,整rì瞅着天。神经!”,张兔还不忘对者李郁郁做了个鬼脸。“郁郁姐,对不起了,你也知道,小兔她嘴快但没恶意的。”。李郁郁仍然没反应,陈天竹被张兔拉了出去。 小跑一段,来到一魔法做成的画幕前,张兔得意的指道,“三哥快来瞧,这画多美妙!百兽齐跳舞,属我最闪耀。” 陈天竹看了一遍画,瞬觉心情转好,开起了玩笑,“这里这头小猪画的不错。”,气的张兔一跺脚,“那是魔狼!”。“噢,我看错了。唉,这里这头驴跑起来很潇洒啊。”,张兔直接跳起来了,“那是神驹!”“啊?那我又看错了,我再看看,恩,太棒了,特别是最中间这只神气洋洋的青蛙画的太绝了!” “啊!气死我了!!”,张兔直接大喊一声,掏出块魔水晶,魔法元素释放出,然后一招下去,魔法画幕直接炸的四分五裂,续而飘散没了。 张兔小嘴噘上了天,“三哥你最坏!整天把我耍,我再画一幅,绝对让你夸!”。“好!加油,我等着看。”。“哼!”,张兔小嘴再跷,“一边去凉快,画完我喊你,别在这里竖,看着都来气。” 见张兔已经集中jīng力开始了元素集结,陈天竹笑过一声也就不再继续逗她了,缓缓离开。周围景sè比张兔的画还要离谱的多,一边阳光普照,另一边竟然飘着雪花。往飘着雪花的那边望去,见到一细树枝上站着一个人。 陈天竹走近,那人果然是斗气导师严慈。只见她整个人立于一根长长的细树枝上,腰间挂着神剑“青震”。脚下的细树枝闪着斗气的光芒,明显是被附上斗气进行了强化,不然也不可能担的动一个人。 陈天竹抱拳道:“严导师好。”,严慈面无表情的向下一点头,“你好。”。“我大哥没在这吗?”“没有。” 陈天竹找不到话再继续了,严慈回过头去继续凝视飘雪,口中轻轻念到:“片雪藏气寒,气寒透尖剑,尖剑闪青震,青震最刺眼。” 声音不大,但陈天竹可是听得清楚,摇摇头叹口气,“严导师,我也能上去吗?”。“自己的分量自己担,不能用魔法。”。“了解。” 陈天柱全身肌肉紧绷,迸发出斗气,然后把斗气集中到腿上,奋力一跃,跳上树枝。脚接触到树枝一瞬间尽力把维持着的斗气强化到树枝上。晃了几晃,勉强站稳。 凑近一点,陈天竹先赞道:“严导师的诗做的真好。”“信口胡诌罢了,我根本不会什么做诗,更别提好了。”“诗就是一情字,严导师这真情如果都不是好诗的话,那天下要‘诗’也没用了。”。严慈一声轻哼,“情?谁人不知严慈无情。” 陈天竹没再正面接话,而是轻声把严慈的诗反着念了一遍:“严慈最真情,真情闪剑尖,剑尖透寒气,寒气藏雪片。”。只见严慈脸上微红,两人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陈天竹小声道:“感到孤独的时候,可以试试找个肩膀靠着休息下。”。又沉默了一会,严慈静静的把头往陈天竹肩上歪了过来。陈天竹急忙一躲,严慈转头怒视,脸上羞红,嘴唇有点哆嗦。 陈天竹赶快打个哈哈,“我去把我大哥叫来,你们两个绝对是天生的一对。”“让他先改个名字,再把那怪病治好!滚!”。严慈鼓起斗气一跺脚,树枝飞晃,她如粘在枝间一般,可陈天竹却站不住了,直接摔了下去。临落地,又赶快风土魔法同时强行释放而出,好歹没有摔疼。 “我大哥名字多好,又是雪又是梅的,不都是你喜欢看的?”,陈天竹冲上面喊道,严慈背对着不再搭话了。 “呵呵呵呵”,不远处出来了笑声,陈天竹直接先转头一礼:“给夏荷公主请安。”,“呵呵,陈翊卫不必多礼。”。陈天竹直起身来,已经对周围奇怪的景sè见怪不怪了。只见一片小水池,夏荷公主毕琬正坐在一条荷叶般的小舟上。 “公主乘舟观绝景。”,夏荷公主毫无征兆的就冒出了一句话,陈天竹略一想马上接道:“小人站岸赏奇花。”。“不当!这里根本看不到什么‘奇花’。”“夏荷公主不就是天下最奇异的花朵吗?”“呵呵呵呵,那你倒说说本宫‘奇’在哪里?”。陈天竹心里默念:“二哥,借你绝招一用。”,便笑着拍出一段《马屁》(古绝、新韵): “螓首蛾眉丹凤眼,朱唇皓齿金骄面;沉鱼落雁百年扬,闭月羞花千古赞。” “哈哈哈,算你勉强过关。小人齿利。”“公主sè香。”。夏荷公主突然脸sè一正,“大胆!你敢调戏本宫?”,陈天竹不为所惧,笑道:“小人只是就对对对罢了。” 夏荷公主又恢复了傲慢的笑容,“呵呵。小人齿利嘴尖脸皮厚。”“公主sè香人美情谊真。”“呵呵,好个‘情谊真’。如果本宫不是公主的话,陈翊卫又怎会说出这种话呢?” 陈天竹马上收起嬉笑,正sè起誓道:“侠神在上,信奉子徒陈天竹在此立誓:无论何时何地,都愿为夏荷公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呵呵,相信陈翊卫决不会食言,本宫也会一直记住的。” 陈天竹打开笑容再次瞧去:脸上红霞微绽,嘴角月牙更弯;纵使王女再高傲,此时却也chūn心现。夏荷公主不避不遮,就这样和陈天竹对望了起来,一时间气氛趋向暧昧。 正所谓:景生情,情催sè,sè壮胆,陈天竹已经开始观察起夏荷公主脚下的小舟,想要跃过去进一步行动。“铛!……”,琴弦的断裂声却打破了一切。 随着声音看去,一直只闻琴声没见其人的闵才丽,在那边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不过不是盯着断弦,而是盯着花园的栅门外。一时间,周围的数名女子都同样表情的往那边愣愣的望着。 遥见一女姗姗到, 帷帽青纱翩翩飘; 百花奇景皆失sè, 只留雪片婉婉瞧。 瞧不出,照不到, 却映仙姿必妖娆; 离还远,心早跳, 恰似小鹿齐欢闹。 陈天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忽然记起了,这绝对不是第一次!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感受,同样的等待她的到来,却同样的仍然不知道她是谁…… 陈天竹什么也不管了,使劲奔向那边,这次一定要看清她!那女子也已经走到了栅门边,手轻轻的抬了起来,慢慢推开栅门…… “轰!!”的一声巨响,震的四周的景象都模糊了。陈天竹大惊,这决不是眼前女子开栅门能发出的声音,而是……完全急了,在周围景sè急速的消退中,陈天竹拼命冲向女子,努力的揭开她的面纱,可还是晚了一步,眼前的视线彻底模糊了,怎么睁眼都无法看清…… 床上的陈天竹抬起身来,看到原来的门口处被轰开的大洞,无奈的冲洞外站着的韩雪梅抱怨道:“大哥,你下次能不能不要破坏得这么彻底,修都不好修啊。”。韩雪梅不答反问:“你又被那个梦缠住了?”。陈天竹点点头。 “到点了。”,韩雪梅扔句话后就转身向外走去。嬉皮笑脸的弘松却冲上前来,“可别怪咱大哥,你那状态确实有些吓人。”。陈天竹再点点头,自言自语般:“这次只差一点点就能看清她了。” “得了吧!你又不是郁郁。你还真以为自己睡着了就能用出‘先映’来?”。陈天竹轻点了下头却没有回答,脑中还在不断反复想着梦中的那些事情。 “和你说个好消息”,弘松急忙转移话题,“我可偷偷打听到了,今天来的新人可是个大美女”。见陈天竹还是心不在焉,弘竹想了想继续道:“说不定是你那个‘梦中情人’呢。” 这句话管用,直接把陈天竹拉了回来,“今天新人是女的?”。见他回过神来了,弘松便手舞足蹈了起来:“二哥消息错不了,新人美女来报道,到底能打多少分,咱俩快去好好瞧。” 陈天竹也知道弘松是为他好,于是尽量打起jīng神,“走!要是八分以上,说什么也要抢到手。” ============ 那正是: 新韵沁园chūn·百花藏 天马行空,梦邀玄灵,兴起波澜。 尽、墨霞缭舞,三分点醉;词霓醇沐,七彻飘跚。 韵律织香,情仇绽艳,鬼怪妖魔狂笔穿。 百般略,绘、千秋诗海,万里云端。 相约多少红颜,各肆艺、齐台难共翩。 憾、花开花落,英雄泪洒;水迎水逝,岁月愁添。 血雨腥风,尔虞我诈,无数奇葩挤孽缘。 绸缪罢,品、心藏旧曲,yù觅新篇。请先看:层层的谜题 () 本书就像是一汪层层谜题的云海,各各人物的xìng格、能力、行动、关系等等,都能当做一个个的谜题,按全书设计,前四部基本都是雾里看花。直到第五部剧情大转折后,才能猛然醒悟很多东西,之后便是渐渐明朗。 既然是谜题,自然能提前解出,特别是很多关系到人物细节的描写,都是与其之后的选择和行动所挂钩的。 简单些的,如一部中间登场的“苗梦婧”,之后主角每次再遇到她,都感觉到她变化很大。做过什么?怎么做到的?书中并没有交代,更没有旁白补上。但相信只要好好体味过《妖娆溺世》一章,对她有深入了解的话,就应该不会吃惊她所做出的事情,甚至还能猜测出她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复杂些的,如主角的身世、能力的由来等等,都会出现的很晚,但其实都能提前通过一些剧情猜测到。 最困难的,女主角之一的理海,究竟作者是赋予了她一种什么样的xìng格,肯定读完全书都会有读者都猜不透。当然,还有句话叫物极必反,也许有读者第一眼就能看清理海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说不定呢…… ============ 多线程、跳跃式的剧情构建。本书非常独特的构架方式,数百个小故事,每个小故事都是一到三章能够独自成篇的。而相互间有联系的线路、剧情等,都是此起彼伏、跳跃出现的。 呵呵,总之这本书如果你没有四核的cpu,没开十几个窗口同时浏览的话,是无法一遍读懂的。反正作者就是想写一本不愁你脑容量无处使用的书。 好记些的,比如鬼婆、苩尊之类,隔一段时间露个脸。记忆上应该完全无压力。 难记些的,比如一部中“遁厓”那几个人,看似就是跑龙套的忘了领便当了。可到第三部前段中却又突然出现,还一下都有了相当的戏份。他们是谁?什么xìng格的?不会再重复介绍,还有读者能清楚地记得吗? 非常难记的,比如二部中间“火龙谷”中的那两位,真正登场有戏份时已是全书收尾阶段了,谁还能记得起她俩…… 强人所难的,比如五部后段,主角突然遭遇的一个超强敌人,造成了主角很大的牺牲。这个人是谁?从哪冒出的?其实书中很早很早前就有提过此人了,而且如果认真寻找的话,甚至还能在前面一些散乱的剧情中找到他的人生经历…… 反正吧,可以先记住一句话:以五部开头为分界线,前边读不懂的可以等着读后面的,后面读不懂的需要翻前面的。 ============ 本书处处都是坑,而且能被直接看到的都是小坑,真正的大坑均是隐藏的让人无法察觉。 比如,序章开头的那首《七律·梦》,就是一个好大的坑,如果不提前知道的话,需要看到第四部结尾,当这个坑被填上时,才会察觉到……好么,如果你确实喜欢剧透的话,可以试着把那首诗的最后一个字谐音成另一个同音字“休”读读看…… 以上是《梦》中最大的坑,但还不是最深的,最深的会一直填到第六部才能添平。假如你真的能在那之前就察觉到有坑的话,实际能直接猜测出后面剧情的走向。 ============ 本书还有一些纯粹的谜题,供有兴趣的读者进行尝试。 比如三部开头,主角刺杀皇帝时被刻在心底的解谜诗,是一个藏有重大秘密的位置。主角会在三部临近结尾时将其解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尝试提前解开此谜题。 最后,本书最大的谜题就是理海口中的那首解谜诗《百花藏》,既然与本书同名,那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百花藏》这首解谜诗,主角会一层层的一直解到全书最后,但正文中不会列出这首诗的本体。难道这首诗又是一个“珍珑棋局”?no!其实最一开始这首诗就以隐藏的形式发出来了。 有兴趣又有时间的读者可以尝试寻找《百花藏》,并看看能在主角之前解到第几层……请先看:八部各自的风格 () 整体构架:前四部就是在不断的挖坑,直到第五部剧情大转折后,才能猛然醒悟很多东西,之后便是渐渐明朗,把坑填平。 全书初定80w字左右,但可能会有较大出入,但绝无拖文、碎文。 ----第一部:刹那芳华---- 除了最后一章,整体上简单、轻快、欢闹,甚至都没有明确的主线,可以当做预热以及熟悉。如果是第一遍读,看不懂的设定什么的大可不必管,后面都会有解释。 当然,作为全书的第一部,隐藏的各种大坑自是数不胜数,只有读到后面才会体会到这部的价值…… ----第二部:流金岁月---- 几名重要角sè的登场,以及惊喜,然而好不容易的惊喜之后却又是无奈……这部的后半部分,即使穿插着艳丽,穿插着腾达,但整体上会显得相当压抑,有可能让初读者感觉是全书最黯淡的地方。 主角xìng格从本部后半段开始有明显的变化。 ----第三部:波谲云诡---- 文风猛然骤变,似乎一切都是巨大的yīn谋,让人死的不明不白。跑吧……可纵使逃避到世外桃源中却仍是躲不开的yīn谋诡计…… 随着遇到的事情,主角在此部中变化极大,xìng格、能力等等均是。还有谁值得信任?还有什么算得上真情? ----第四部:镜花水月---- 既然世间找不到清净之地,那就去追逐功名利禄吧。此部尾端,兄弟的反目,旧恋的偷袭……恨!…… 主角在前半部开始奋起,中间达临了武技上的巅峰。结尾又是xìng格骤变,满腔只剩无尽的恨意。 ----第五部:碧染红霞---- 由恨开头,剧情超大转折,文风也转向霸气回肠。如果是第一次读本书,一读到这部开头,肯定能瞬间醒悟前面很多模模糊糊的东西……此部开始转入填坑。 主角xìng格已完全没了一部时的影子,甚至到了相反的极端。何须情?何须义?只要有本事,世间哪有得不到的东西? ----第六部:傲雪凌霜---- 文风由霸气转向豪迈,也不再有什么模模糊糊的东西。前四部挖的那些坑,将填平很多…… 随着对一件件事前因后果的查明,再加上别人不断的点化,主角xìng格从极端又开始向中间方向靠拢。也许世间还不是那么的绝情…… ----第七部:快意恩仇---- 就如名字那样,酣畅淋漓,无须多言。如果每一部都单独拿出来的话,肯定是这一部会更受欢迎,但本书是由八部串联起来的,不可分割的…… 主角xìng格基本定型,其实有很多本xìng的东西真的是改不掉的。但还有一些经验、知识、思考方式等等却是可以历练的…… ----第八部:浮生若梦---- 全书收尾,有悲、有喜,却既不像悲剧,又不像喜剧,留下更多的大概就是无限的深思……大穿越+严格的时空规则 () 本来笔者想什么都不说,一直到第五部开头,给读者一个超大的惊喜。 但后来发现自己作为一个第一次正式发书的新人,本身就没有什么读者。 如果因为过大过多的伏笔给初读者造成难以读懂、甚至是乱七八糟的感觉,反而是得不偿失。 所以在此发一下本书最大的一点剧透。也就是第五部开头剧情是如何超大转折的。 如果你读书喜欢自己深深品读的话,请不要看下面的内容。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书的设定中是有时、空属xìng的。 但本书中有严格的时空规则: 1,真实发生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 2,任何存在都是有始有终的,不会因为时空的穿越造成无法解释的存在出现。 更详细的规则和说明是清楚的写在第二部救回景玉之前的那些剧情对话中的。 --- 这里只剧透一点: 第四部最后的结尾,是理海发动了“十大禁招”中的最后那招“轮回”,造成了陈天竹的时空穿越,并且改变了他的体型容貌。 第五部的开头是陈天竹穿越到了,比本书开始时还早一年多的、进行着人妖战争的芒州。 眼前看到了仇敌贾熊,将其直接击杀,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贾熊的容貌…… --------- 如果在不知道这一剧情的情况下,初读本书的前四部肯定会觉得处处迷云,甚至是不知作者在写什么。直到读到第五部才会恍然大悟很多的东西…… 但还是那句话,我实在不想因为过长过大的伏笔而导致读者的流失,所以这里提前剧透这最核心的剧情设定了。 只要知道这个核心设定,前面的那些章节的大量伏笔实际就能看清很多了,甚至能直接猜测出五部之后的剧情编排。 ======= 也在这里顺便说一下,本书因为设定的太过复杂,加之作者能力有限,更新速度偏慢,目前是每周更新3章内容。 但本书绝不会阑尾,更不会TJ。第一章:拥梦入怀 () 《新韵七律·景玉》 绛紫鬓眉藏妙月,黝黑瞳孔闪奇星。 飘飘雪缎含琼玉,柳柳红绸揽琭瑛。 翠雀青簪彷峭壁,彩蝶白履憩花丛。 chūn风沐体环香雾,秋水撩人献恋情。 “怎么样?二哥这次没吭你吧,给个分吧。”,弘松胳膊肘捅了下陈天竹。“10分。”,陈天竹不自觉地随口轻吐了句。 “不会吧!!这种女人你给他打10分!”,弘松突然就全力大喊了一句。看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过来,赶快不好意思的朝四周做做抱歉的手势,再笑着向景玉挥挥手示意她注意这边。 全场几点喧闹,中郎中将、乾柱头严厉自西北起身跨前两步,全身斗气突然就是一爆,除了身后的太子和夏菏公主以及景玉等人,其他人均是受到气势上的一震,马上安静了下去。严厉转头施礼后又坐回了太子一侧。 稍一等,弘松再次捅了陈天竹一下,见他还是没反应,只好自己抬手装作小声,却刚好能让对面都听到的吐到:“这种女人打十分,三弟纯属找挨喷;胜过燕阡媲美神,起码也得十二分。” 周围复起小哄,景玉也听到了,朝这边先是点头一笑,引起一片哗然,随后一个鞠躬。陈天竹看到这一躬,脑中只觉响起了:“……永缥缈……”。“难道真的是她?”,陈天竹愣愣的嘟囔了一句。 “她是谁啊?”,一侧张兔问道,弘松抢答,“我看是你三哥的‘梦中情人’。”“三哥三哥,真的吗?”,张兔催问,陈天竹先摇头,后急急点头,“确实很像我梦中那人,可是……”。“那就行,这个美女今天是抢定了。” 除了陈天竹他们这边,其他各方位的人也都熙熙攘攘了起来。严厉眉头一皱,再yù上前,可夏荷公主却抢先一步站了起来,走上几步,压了个手势。立刻周围闹得最吵的几人反而一转脸“维持”了秩序。“都别出声了!谁再说话今晚给他爆天灯。” 伴着嬉闹,众人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夏荷公主身上,只见她环视一圈,不怒自威。轻哼一笑,缓缓但有力地说道:“众位兄弟姐妹们。”。全场再次鸦雀无声。稍顿,“今天我们又要多一个姐妹了。” …… “小妹景玉,生rì是108年6月12rì,今年正好18岁……”,景玉又重新开始了自我介绍,“父亲为紫貂族族长,母亲为芒州名门之后……”“哗!”,周围一阵惊讶,续而各种议论。 “妈呀,半妖人!这俏脸不会是变出来的吧?”,弘松轻声问向陈天竹,可陈天竹仍然冲着对面目不转睛,只是轻微的摇摇头。张兔翘着鼻子笑道:“切!二哥真没见识,从来都是‘妖化’会变丑,哪有能变俏的道理?”,陈天竹似听非听的点点头。张兔昂头,“还是那个字:‘抢!’”。 对面景玉这次没怎么停的一直在介绍,听了一阵,弘松又笑着耳语:“乖乖!张扬却得体,盈笑不欠礼,若非生蛮夷,必惹万人祈。俺从今天开始要改变对妖人的看法了。”。陈天竹接下问道:“看来二哥对她评价挺高的。”“能被推荐到护戚府来,必有一流的本领自不必说。再看这俏脸娇体,赞为超一流的容姿也不为过。最后听谈吐、观举止,其心智也绝非常人所及!” 没等弘松总结完,张兔撅着小嘴打断道:“打住打住打住!你这说着说成什么东西了?”“哈哈,小妹妒忌了?”“妒忌个屁!论摸样,我承认她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可要是论本领、心智,那不比划比划怎么能知道呢?”“好好好,本领、心智现在都还是我们小妹高那么一点点。!”“且!不和你贫嘴了,看我怎么抢过来吧!” “我去抢!”,这次是陈天竹坚决的插了句。“要,三哥‘复活’了。”“想再多也没用,抢过来问问就知道了。”,陈天竹嘴角一撇,做了个笑样,弘松拍了下他肩膀,“这就对了,笑脸才能赢得美女的好感。这个极品就让给你了,但说好了,下次再有可就是我的了!” 几人谈笑间,对面的景玉结束了自我介绍,回头冲太子和夏荷公主点了下头。一旁严厉问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护戚府共分为八柱。”“正是,震柱头、贾将军已经详细说明过了。”“入柱的‘抢人规则’呢?”“也已知晓。”“好,省去口舌了。” 严厉一旁不再多语,夏荷公主续而问道:“景妹妹此次入柱可愿遵从‘抢人规则’?”“期盼已久,请务必按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