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终点站永恒的守候-第1部分_爱情的终点站永恒的守候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的终点站永恒的守候-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爱情的终点站永恒的守候-第1部分
爱情的终点站永恒的守候-第1部分《爱情的终点站——永恒的守候》全文 第一节平凡的相遇,特别的感觉 NO.1 “喂,你这个臭小子,敢在本姑奶奶地盘上撒野。不想混了啊!”一个穿着露背装和超短裤的女生对着一个比她小1、2岁的男生吼着,而这个男生已经吓得不敢啃气,几乎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女生吼完后,那个小男生便连滚带爬的一溜烟不见了。 刚才对着那个小男生吼的女生是这条巷子的大姐大。现在在某高校的二年級就读。据说,她家以前是这个市的首富,但是因为生意在一夜之间一落千丈,她的爸爸负债累累,在第二天就逃跑了,而她的妈妈在生下她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之后,她认识了一个比她仅仅大3岁的一个不良少年,这个少年是这个市的黑道大哥,随后,这个乖乖女便也成了黑道上的一个女生,就这样在这一条巷子上一混,就是混了2年…… 这个女生名叫樱蝶妗,一头的乌黑秀亮的黑发被她染成了银白银白的白发,头发又直又长,向左偏的刘海让她增添一丝冷淡又神秘的气息。 樱蝶妗所在的这条巷子的原名叫如意巷,但樱蝶妗不喜欢这个名字,便给它改名为樱花巷…… NO.2 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明媚的阳光抚摸着大地,和煦的微风吹拂着杨柳,令人感觉神清气爽。 樱蝶妗起床后将自己柔顺的白发梳理了一下,换了一套休闲的衣服,不过跟昨天比起来淑女多了:一件黑色的长袖,一条深色牛仔裤,带了一条红色串珠蝴蝶结项链。之后便拿起书包出了门…… 走进校门后,一眼望去,所有人都是“清一色”,而樱蝶妗却显得特别,在这些学生的衣服中,樱蝶妗的衣服也显得格外显眼。樱蝶妗走进了教室,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來,当然,她的一头白发也很特別。老师已经说了她N次,让她上课要穿校服,不能染头发,可她就是不听。老师和校长已经对她无奈了…… 上课看小说,听MP3,打游戏机,涂指甲油,嚼泡泡糖等已经成了她的家常便饭,因为这些她每节课都在做,老师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课间,樱蝶妗从来都不会主动跟別人搭讪。因为她在这个班很孤僻,几乎——没有朋友。 …… “哎,听说我们班要转来一个超级大帅哥耶!” “不会吧!真的吗?大帅哥耶……” “听说这个人是跆拳道黑带。他平常走路的样子也是很酷的!” “哦?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不会放掉这样的大鱼啊!” 几个平常爱倒是非的女生聚在一块议论着。不久,她们将目光集中在了樱蝶妗的身上,而这时的樱蝶妗在听MP3,看小说,嘴里还嚼着泡泡糖。她们围到樱蝶妗的身旁: “樱蝶妗,那个……我们班今天可能会转来一个超级大帅哥,你知不知道是谁啊?”女生A满脸花痴地问道。 樱蝶妗白了她一眼,说:“嘁~~~~我怎么会知道呢!” “那你会爱上他吗?”女生B白痴地问道。 “人还没见呢,我怎么知道啊!我爱不爱上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樱蝶妗用无奈的话语说,而且还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些女生见情况不对,赶快撤了。因为她们知道,把樱蝶妗惹毛了的后果…… NO.3 第四节课一上课,老师就将一个清秀,英俊的男生带进了教室。老师在讲台上介绍着这个男生,不过樱蝶妗还是事不关己的在下面该干嘛干嘛,,根本就不理会老师在讲台上介绍的男生。而其它的女生从这个男生一进教室门起,视线就没有从这个男生的身上离开过一秒。 因为樱蝶妗的旁边有一个空位子,老师便把他暂时安排坐在了樱蝶妗的身旁。其它的女生都像樱蝶妗投来了嫉妒又羡慕的目光。 这个男生叫欧阳影,家世显赫。父母都在外地做生意,可以说是他们家是百万富翁吧! 当欧阳影要做到樱蝶妗的旁边时,她还在若无其事的听着音乐。欧阳影坐下后,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樱蝶妗:一个好好的女孩,干嘛把头发染成白色,而且,上课干什么都没人管,真是自由啊!欧阳影独自想着,樱蝶妗发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便抬头向她旁边看去。樱蝶妗见他第一眼时,顿了顿,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欧阳影,狠狠的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美女啊!”说着,还翻了他一眼。 放学后,午后的阳光洒满大地。樱蝶妗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风,肆无忌惮的吹着她的白发,樱蝶妗的眼神变得有点凄凉…… “你为什么这么孤僻啊?”突然有个声音从樱蝶妗的背后传来。樱蝶妗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欧阳影。 “孤僻?有吗?你的眼睛有问题吧?”樱蝶妗冷笑着说。 “我的眼睛当然没有问题!我能做你的朋友吗?”欧阳影微笑着问道。 “朋友?我的字典中,根本没有朋友这个词。虚情假意……”樱蝶妗冷漠依旧。 “喂!你最多给点面子嘛!你既然没有朋友,那我愿意当你的朋友,你还不接受。哪有你这样的人啊?!”欧阳影无奈道。 “你这是在可怜我,还是在嘲笑我啊!”说完,樱蝶妗便加快了步伐……而欧阳影也很识相,并没有跟上来…… 回到家后,樱蝶妗又气又喜。“欧阳影这个小子竟然想和我做朋友!呵呵……”樱蝶妗想着,会心的笑了…… “哪里有彩虹能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樱蝶妗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喂,谁啊?” “哎,你别用那么凶的语气说话好不好啊!心脏病迟早被你吓出来!”欧阳影用责怪的语气道。 “啊,是你啊!我习惯那样说话啦,一时间,可能改不过来!找我有事吗?” “额……没事就不能聊天吗?” “哦~那如果没有事的话,挂了啊!” “哎……别挂!” “又要干嘛啊?!” “那个……做你朋友的事?行不行啊?” “你怎么还那么坚持啊?受不了你了!随便吧,你想当就当。”樱蝶妗实在无奈,随口说了一句。 “Yes!”欧阳影兴奋地在电话那头几乎快要跳起来了。 “你有病啊!有话快说,有P快放。别浪费本姑奶奶青春时光!” “我……”欧阳影还没说完,樱蝶妗就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NO.4 樱蝶妗到了学校,像往常一样干着每一件事。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老师走进门,毕恭毕敬的说道。不过一会儿,老师的视线就被樱蝶妗额一头白发吸引了过去,老师抬了一下眼镜,问:“请问,那位白发女生,你为什么不穿校服,为什么要把头发染成白色?”樱蝶妗在玩游戏机,听着MP3,根本就没有理会老师的问题。老师深呼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问道:“那位白发女生,老师再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这时樱蝶妗才反应过来,她拔下MP3的耳麦,嘴里嚼着泡泡糖,盯着老师,说:“哟,新来的老师啊!我叫樱蝶妗,不叫白发女生。还有,你刚不是问我为什么不穿校服吗,我告诉,因为我觉得校服太难看;我染成白发因为我喜欢!”老师的眼里充满了怒火,冲着她大喊:“樱蝶妗,你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樱蝶妗满不在乎的接着玩。 下课,欧阳影问她:“樱蝶妗,你不去老师办公室吗?”樱蝶妗瞟了一眼他:“如果老师不来请我,我就不去了呗!”欧阳影惊讶的看着她。 “影,帮我签个名吧!”女生A拿着本子,在欧阳影面前白痴地看着欧阳影,欧阳影友好的对她笑了笑,顺手在她的本子上签了名,女生A又痴痴地说:“影,我好爱你哦!”欧阳影什么也没说,只是示意的点了点头。 接着,欧阳影拉起樱蝶妗的手,出了教室。教室内的女生看得都惊呆了。“你干嘛啊!松手!”樱蝶妗使劲甩掉他的手,樱蝶妗刚想像往常对待别人一样,踹上他一脚,可不知为什么,樱蝶妗总是不想踹他。“哎呀,你到了就知道了!”欧阳影坏笑着说。 “切~~~~”樱蝶妗冷哼了一声。他把她带到了初中部,欧阳影又把一个初二的女生叫了出来,对樱蝶妗说:“樱蝶妗,看在朋友的份上帮我个忙!”樱蝶妗点了点头,欧阳影又接着说:“这个女生是你那个樱花巷的一员,她今天放学后要被一个初三的女生群殴,所以……”欧阳影的话还没说完,樱蝶妗就开口说:“打架是吧!简单,正好我好久都没有打架了!”欧阳影看着我,说:“没错,就是打架!” “学姐,今天下午……”那个女生轻轻的说。 “放学后去高中部找我。”说完樱蝶妗便转身离开了,欧阳影也跟了上来。 “你真的要去打架啊!”欧阳影担心的问道。 “干嘛不去?欺负人都欺负到本姑奶奶头上了,太不像话了!姑奶奶这两年又不是白混的,今天不好好教训她,姑奶奶就不姓樱!”樱蝶妗狠狠地说。 “好可怕啊!我看,我今天还是别去观看了吧!”欧阳影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不行,你还要务必到场观看!谁让这是你拜托我的呢,必须到场!不然你死定了……”樱蝶妗瞪着欧阳影,欧阳影只好一脸苦笑的点了点头。 放学后,樱蝶妗刚走出教室的门,那个初二的女生就走到樱蝶妗的身旁,说:“学姐,我到了!”“带我去你和初三女生约好的地方。”樱蝶妗冷冷的说。 “哟呵,学妹啊,你怎么找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来做帮手啊!”一个初三女生,名叫若晓,是初中部的一个公主帮的领袖,她的身后还有十几个女生,各个看起来都是凶神恶煞的。若晓跟初二学妹说完后,又对樱蝶妗说:“老奶奶啊,你就别掺和这件事了。如果把你的老骨头打散了,算谁的啊?”樱蝶妗面不改色,对她说:“还不知道是谁的骨头散架呢!你最好在我面前把嘴巴放干净点。”之后,若晓身后的一个女生走到樱蝶妗面前,气势汹汹的说:“你最好小心点,别把我们老大惹急了!”“哼,先容我打个电话,我在替初二学妹跟你们打!” 樱蝶妗拨通了那个比我大3岁的少年,他叫:天锘杰。 “喂,哥。我现在要帮我的朋友一个忙,你能带点人过来帮我忙吗?” “蝶妗啊。好,你在哪儿,我现在就过去。谁那么大胆,敢动你!” “……”樱蝶妗将地址告诉了天锘杰,挂了电话。 “哈!”只见那个女生,一拳过来,樱蝶妗顺势赶快往旁边一闪,拽住她的手,一个过肩摔,就见那个女生躺在了地上,可那个女生,仍不放弃,又想用脚勾樱蝶妗,将我樱蝶妗也弄倒在地,幸好樱蝶妗反应很快,跳到了一旁。那个女生爬起来,樱蝶妗一个回旋踢,又将那个女生踢倒在地,只见那个女生疼的在地上打滚。恰巧这时,天锘杰赶到,见樱蝶妗被一群女生围攻,立马带着他的人准备帮她“解围”,不过这些女生见天诺杰带人来,便灰溜溜的逃走了……站在一旁的欧阳影,目光呆滞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一会儿,公主帮的那些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只有这个所谓的公主帮老大还在他们手里,樱蝶妗拽着她的衣领,狠狠地瞪着她,故作轻柔地说:“看来,姑奶奶这个老骨头还蛮结实的嘛!若晓,本姑奶奶警告你,以后不准在找本姑奶奶这个初二小学妹的麻烦,否则……你的下场会比今天还惨……”若晓吓得全身发抖,直冒冷汗,颤颤巍巍地说:“是……我……我再也…不敢了!”樱蝶妗将她松开,大喊一声:“滚!” “蝶妗,哥哥这次不错吧!”天锘杰说。 “是啊,哥!对了,我给你介绍个人!”樱蝶妗一把将欧阳影拽了过来“哥,这是欧阳影,我的朋友!” 天锘杰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欧阳影,点了点头:“嗯……我警告你,以后不准欺负我蝶妗,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啊?我欺负她?天啊……她没有欺负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天锘杰听后狂笑着回去了。樱蝶妗走到初二学妹面前,轻柔的说:“好了,学妹,以后如果还有人欺负你,就来给我说,知道了吗?”樱蝶妗的语气简直就是360°大转变啊。学妹点了点头,回家去了…… 樱蝶妗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为何,心情格外好!难道是今天打了一架;还是……她自己也说不清说为什么! NO.5 “哪里有彩虹能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这里的天那么安静,所有的云都跑到我这里……”樱蝶妗的手机响起,正在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她,懒懒地接起了电话:“喂?” “喂,蝶妗。你现在在哪啊?”天锘杰语气平和地说。 “哥啊!我现在在家啊。怎么了?” “今天晚上10点,把欧阳影带上,到梦雨娱乐厅找我。记住了吗?” 樱蝶妗听后一下坐起来,问:“啊?我自己去就好了吗,干嘛还叫那个笨蛋啊!” “好了,一定要叫上哦。886!”说罢,天锘杰便挂了电话。 樱蝶妗放下手机,撅了一下嘴,自言自语道:“真是,哥哥这是干什么嘛!见了那个笨蛋一面,出去玩就要叫上。哼~~!”樱蝶妗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服气着。 “喂,欧阳影。我哥让你跟我们一起去玩,务必到。你今天9:00到我家找我。晚一分钟拿你是问!听到没有!”樱蝶妗拨通了欧阳影的电话,口气凶煞的说着。 “啊?为什么叫我啊!哎~~~~~命苦,还要去叫你。” “务必!”樱蝶妗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樱蝶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看了挂在墙上的钟表,现在是8:30,还有半个小时欧阳影就要来找樱蝶妗了,现在樱蝶妗走到了自己的衣柜前,苦苦寻找着一件适合自己的衣服。终于,樱蝶妗找到了一个胜似辣妹的衣服,她的下面配的是一条宝蓝色的短裤,脚上穿的是一双跟的高度有8厘米的白色高跟鞋。然后,她又将自己的白发梳理了一下,就OK啦! “叮咚~~~~~”门铃响起,樱蝶妗看看了表,正好是9:00整。樱蝶妗开门:“呵呵,想不到,你这家伙还蛮准时的吗!” 欧阳影冲樱蝶妗傻傻的笑了笑:“嘻嘻,蝶妗交代的事,我能不办好嘛!我可不想挨揍啊!”他的这一番话,搞得樱蝶妗是女魔头一样,真是让樱蝶妗很汗! “切~~~~~~~好了,先进来吧!”樱蝶妗让欧阳影进了她自己家。 欧阳影进来后,四处张望着。让他不敢想象的是,樱蝶妗平时看起来很冷,但她的家里竟然干净的不得了。在欧阳影的印象中,像她这样的人,家里一般很乱才对啊!欧阳影忍不住问了出来:“蝶妗啊,你们家好干净耶!?” 樱蝶妗看看了他,白了他一眼,道:“我喜欢这样。我可不想生活在‘猪圈’里。”欧阳影汗颜…… “走吧!”樱蝶妗说着,走出了门。让她惊讶的是,欧阳影竟然开来了一辆宝马车,她目瞪口呆的问:“这……这是你的……?”欧阳影站在樱蝶妗的面前,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并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樱蝶妗看懂了欧阳影的意思,上了车。 “欧阳影,你今天怎么……”樱蝶妗想说又不太好说的说着。 “哦!这是我爸从外地运来给我的生日礼物啦。我每年生日都没有陪我过,我爸妈只是从外地给我寄一些礼物罢了。”欧阳影说着,眼里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种遗憾,一种悲伤的目光。 “不然,今年我陪你过吧!”不知为什么,樱蝶妗很顺的说出了这句话,而且——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不知为什么,樱蝶妗再说这句话时,心里有种开心,期盼的感觉。 “啊?你陪我过,我没有听错吧!我可不想在我生日的时候挨揍啊!”欧阳影开玩笑的说。 “你说什么啊!”樱蝶妗听后顺手把放在车上的一本杂志拿了起来,砸向欧阳影。欧阳影大叫着:“喂,你小心啊!不过是开个玩笑吗,至于吗!我在开车,你别闹啊!小心出车祸。”“好,不愿意算了。正好本姑奶奶还不想花那个时间呢!”樱蝶妗似小孩子一样发起了脾气。 “好好好!你千万别生气啊!我可吃不消的!”欧阳影笑着说。 樱蝶妗开心的笑着,调了下眉毛。 梦雨娱乐厅中 “蝶妗,你终于来了啊!”天锘杰示意樱蝶妗坐到他旁边。 “哥,你今天叫我们来干嘛啊!?” “蝶妗,今天哥哥要送你一个礼物。你先闭上眼睛。”樱蝶妗依照天锘杰的话,把眼睛闭上了。 当天锘杰让樱蝶妗睁开眼时,樱蝶妗惊讶的连话都快不会说了,天锘杰,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樱蝶妗,轻柔的说:“怎么样,漂亮吗?”樱蝶妗看着桌子上的礼物,点了点头。天锘杰送了樱蝶妗一个用纯水钻打造的爱心型的音乐盒,上面还有纯金的金玫瑰做装饰。这是天锘杰一年前专门为樱蝶妗在法国订造的,听说,这个音乐盒花费了法国顶尖钻石设计师11个月零5天的时间打造成功的。后来又从法国空运到这里的。 “哥……你…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啊?”樱蝶妗吞吞吐吐地问道。 “我要告诉你,今天是你的生日,你18岁的生日。你难道忘了吗?” “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过生日了。我都对它渐渐淡忘了。谢谢你,哥!”说着,樱蝶妗给了天锘杰一个拥抱。 “蝶妗,你已经18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你……什么时候想离开我,就离开吧,我不会怪你的!” “不,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哥哥的。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剩哥哥唯一的亲人了,我不想离开哥哥。不想离开……”说着,樱蝶妗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 “好,永远都不离开!你永远是我的蝶妗!不要哭了。”天锘杰一边说一边为樱蝶妗擦拭着眼泪。 “欧阳影,蝶妗之后再学校你要多多照顾知道吗?蝶妗外表看起来很坚强,其实内心是很脆弱的,一定要照顾好她。如果让我知道她在学校受伤了,你就要小心点,知道吗?”天锘杰对坐在一旁的欧阳影说。欧阳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樱蝶妗笑了笑,笑的很甜,很可爱。这的看不出来,她是一个黑道上的女孩。 在梦雨娱乐厅玩完后,欧阳影开车把樱蝶妗送回了家。“蝶妗,我明天早上来接你上课好吗?”欧阳影问。 “好啊!谢谢你了。”樱蝶妗用超温和的语气说着。 …… 回家以后,樱蝶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一遍一遍回想着今天在梦雨娱乐厅的一分一秒,因为这对她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NO.6 “叮咚~~” 樱蝶妗,手忙脚乱的去开门:“欧阳影,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我……我才刚起床!”樱蝶妗,一脸尴尬的说。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是害怕,来晚了,被你K一顿!”欧阳影开玩笑道。 “臭小子,你说什么啊!姑奶奶有那么凶吗?”樱蝶妗又恢复了本性。 “哎~~~这还不凶啊!……”欧阳影对樱蝶妗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真是的,姑奶奶懒得跟你计较!进来等我吧!”说完,樱蝶妗便让欧阳影进了家门。随后,樱蝶妗就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她换完了衣服,走出房间,看见欧阳影正在给她做早餐。 “欧阳影,你在干嘛啊?”樱蝶妗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肯定没有吃早餐,我在给你做早餐啊!” “你?会做早餐!”樱蝶妗一脸惊讶的望着欧阳影。 “行了,快来吃吧!要来不及了!”欧阳影说罢,便把樱蝶妗拉到了餐桌前做了下来。樱蝶妗顺手拿了一个三明治,尝了一口,欧阳影立马追问道:“哎,味道不错吧!”樱蝶妗瞥了他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这小子还会做饭呢!好了,我吃饱了,送我去学校吧!” 到了学校,每个人都用及其惊讶的目光看着欧阳影。 “欧阳影还敢送‘白发魔女’上学啊,天啊!他不想活了。”一个学生议论道。 “就是就是,‘白发魔女’可是不好惹的啊!”另一个说道。 樱蝶妗下车后,狠狠地瞪着刚才议论的那两个人,走到她们两的面前。那两个人早已吓得全身麻痹,不会动弹,微微颤颤的说:“白发……不……那个……我们错了,不要揍我们啊!”樱蝶妗对她们微微一笑,轻轻地对她们说:“姑奶奶今天心情好,滚!”那两个听后,连滚带爬的跑了。欧阳影在一旁快看呆了,问道:“蝶妗,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吧?”樱蝶妗点点头,说:“对啊,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我的风格,但我今天心情好!不行啊!”欧阳影摇摇头说:“没有啊,没说不行啊!”樱蝶妗听完便向班中走去。 …… 课间,几个女生在班里聚到一起:“你们听说了没有,旁边的那个班转来了一个的大帅哥唉!听说他在他们以前的那个学校是最拽的一个,连校长都要敬他三分呢!”刚好,这句话被樱蝶妗听到了,她像平常一样,冷若冰霜的问:“喂,你们说的那个男生是谁啊?” “樱蝶妗,他的名字叫冥逾。”那个女生说,“他们说,冥逾是一个超级冷酷,而且特别会整人,尤其是他看不顺眼的人……” “是吗?哼……”樱蝶妗冷哼了一声。心里想:哼,我以为是什么人物呢,原来也是一个混混。 第二节莫名其妙的第三人、突如其来的噩耗 NO.7 中午篮球场 樱蝶妗和欧阳影在篮球场上打篮球。其实说是打篮球,不如说是装个样子罢了。当樱蝶妗将篮球投入篮筐的那一刻,突然有掌声响起,但这个不是欧阳影的。 “真是久仰‘白发魔女’大名呀!”一个少年霸气地走到樱蝶妗面前说。 “哼!不敢当啊。”樱蝶妗摆出一副女霸王的架势道。 “在下冥逾,还望多多关照!”冥逾诡异的笑了一下。 “影,不要理他!我们走!”樱蝶妗漠视了冥逾一眼后,转身离去了。 冥逾望着蝶妗的背影,自语道:“你是我的了!” …… 下午,冥逾便转到了樱蝶妗所在的那个班。樱蝶妗一见冥逾也转到了这个班,就一直漠视着他,而其他女生就像花痴一样一直盯着冥逾看。 课间,冥逾走到蝶妗的座位上,将嘴轻轻的移到蝶妗的耳边,轻声说:“你很漂亮。你是我的女孩了。”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回了座位。樱蝶妗瞪着他,狠狠地说:“走着瞧吧!切~~~~” 两天后,学校要办一个化装舞会,樱蝶妗也参加了。而这几天她一直与欧阳影在一块儿。而且——挺融洽的,还挺亲密的。 ………… 化装舞会上 樱蝶妗今天穿上了一套妖娆,雪白的魔女衣服,正好与她的白发很相配,而且,她也戴上了面具。 音乐响起,华丽的殿堂中热闹非凡。突然,门被慢慢推开,樱蝶妗出场了。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樱蝶妗从红地毯上走过,像一位用雪雕刻出来的公主,虽然冷若冰霜,但气质不凡。 欧阳影扮成了一位骁勇善战的骑士,令全场的花痴女生看的目瞪口呆。随后,冥逾也进了舞会的大门,他打扮的是一个霸气十足的魔王,令全场花痴女生发出花痴的尖叫声…… 樱蝶妗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鸡尾酒。欧阳影走了过来:“我有这个荣幸,能请全场最漂亮的公主,跳一支舞吗?”这时,冥逾突然出现:“我能请公主跳一支舞吗?”樱蝶妗微微一笑,将手搭到了欧阳影的手上,去跳舞了。 “蝶妗,你今晚真的很美,很美……”跳舞中的欧阳影对樱蝶妗说。“蝶妗,我爱你。我们交往好吗?” “你不是一直认为我是女魔头吗?怎么……”樱蝶妗俏皮地说着。 “蝶妗,我是认真的。答应我好吗?” “嗯!”说着,蝶妗羞涩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也会脸红啊?!”影笑着对她说。 “不行啊!我乐意……” 这时,突然从台上传来了歌声,蝶妗和影停止了舞蹈,像台上望去。 “一场烟花雨/让我遇见了你/第一眼/我爱上了你/现在的我/只想对你说/我爱你……”冥逾在唱着,走到了蝶妗的身边,搂住了她的腰。欧阳影见此,一把推开了冥逾,拉起蝶妗的手跑出了舞会……冥逾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种敌意。 欧阳影把蝶妗带到了一个池子的旁边,大喊:“樱蝶妗,我爱你!生生世世都要和你在一起!” “欧阳影,我已经收到了。谢谢你!我也一样爱你……”蝶妗也对着水池大喊了一句。 这时,他们俩互相望着。慢慢的,影,慢慢的靠近了蝶妗——他吻了她…… 第二天,阳光格外的明媚,和煦的风轻柔的吹着,蝶妗和影依然沉浸在昨天的甜蜜中。 教室里 “樱蝶妗,我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你下午跟我约会吗?”冥逾走到樱蝶妗桌前说。 “真不好意思,你没有这个荣幸。我也没有这个福气!”樱蝶妗冷冷的说。 “蝶妗,我们今天下午一起出去玩吧!”影微笑着对蝶妗作出邀请。蝶妗也笑了笑,点了点头。冥逾把这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对影也是怀恨在心。 中午,冥逾派人把影引到冥逾的地盘。 “冥逾,你找我有事吗?”欧阳影好心的问。 “欧阳影,你应该知道我是对樱蝶妗一见钟情,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很爱她,非常爱她。但是,她现在却和你在一起……”冥逾开门见山道。 “你很爱蝶妗,我也很爱蝶妗,我是真心爱她的!你有什么事,请直说。”欧阳影一下脸色大变。 “你看,你要多少钱,才肯吧蝶妗让给我!”冥逾说。 “什么?钱!”欧阳影听后大吃一惊,“我对蝶妗的感情是无价的,我不会用钱出卖自己的感情的!”说完,便气愤的转身离去。 “你会后悔的!”冥逾在后面大喊,但欧阳影并没有去理会他。 从这件事之后,欧阳影在学校就一直很不顺:被人整,被人耍……当然,影自己知道是冥逾在背后搞鬼,但他一直没有告诉蝶妗,因为她不想让蝶妗知道自己与冥逾的恩恩怨怨。直到有一天…… “影……”樱蝶妗刚想喊影,却看到影正在和冥逾说着什么,她便躲了起来。 “冥逾,你到底要整我整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啊!” “当然是樱蝶妗爱上我后喽!” “卑鄙,我和蝶妗是真心相爱的,你为什么……” “我不卑鄙。你爱蝶妗,我也爱蝶妗。跟你公平竞争有错吗?” “公平竞争?你那也算是公平竞争!” “当然啦!我是很爱她的,非常爱她的!我们走着瞧吧!” “……”影无语。 “影!”樱蝶妗突然走了出来,“我们走吧!” 冥逾突然飞速的跑到蝶妗身边将她搂入怀中,蝶妗用力挣脱了出来,并狠狠地给我冥逾一个耳光:“冥逾,你以后再别来找影的麻烦了,我以后在也不想看到你。我是真心爱着影的……” “蝶妗,我……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啊!我哪点配不上你,你为什么会爱那个小子啊!”冥逾像疯了一样冲着蝶妗大声说道。 “影,我们走!”说完,蝶妗拉起影的手离开了。冥逾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 NO.8 “滴……滴……”樱蝶妗正拨着天锘杰的手机,可天锘杰就是一直都没有接。“影,你说我哥回去哪呢?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呢?”樱蝶妗问。“不知道啊!哎,我觉得爱情真的能让人改变哦!”影说。 “有吗?”蝶妗好奇的问。 “你就是个例子啊!你以前是野蛮,泼辣的黑道小姐哎!” “臭小子,你才野蛮呢!”蝶妗大发雷霆。 “嗯,这样才是你嘛!”影得意的笑着。 “那好,我以后就这样喽。”樱蝶妗说完就觉得一阵眩晕,后来就昏迷了过去,影见后立马抱起蝶妗把她送到了医院。 …… 抢救室的灯依然亮着,欧阳影在门外坐立不安的,焦急的看着抢救室的门,并一直祈祷着蝶妗千万不要出事……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啊?”影焦急的问着。 “请问你是她什么人啊?”医生问。 “哦,我……我是她男朋友。” “哦!她正在昏迷中,但已经没有危险了。可是……我们初步诊断,你女朋友患了血癌,已经是晚期了。恐怕……哎。”说着,医生叹了一口气后摇着头的走掉了。 影听后一下瘫软在地上,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泪水已是溢出了眼眶…… 蝶妗被推到了重症监护室,影坐在蝶妗的身边,将蝶妗的手握的紧紧地,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想想两个小时前,眼前的这个女孩还在跟自己开着玩笑,而现在却躺在了医院中。 蝶妗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了,她看见影正握着她的手,她有气无力的说:“影,我没有事的。你不要为我担心好吗?”影用力的点头,温柔的说:“好了,你没有事的。现在不要说话,等身体好了在跟我一起聊‘长篇大论’吧!”影忍住自己的泪水,像平常一样对蝶妗说着。蝶妗笑了笑,点点头。 “樱蝶妗的病情在不断地恶化,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所以……你们还是出院吧,我们已经无药可救了!”冷清的楼道中,医生对影说的这一段话让影彻底失望了。影无奈的叹着气,可他又不能把真实的病情说给蝶妗听,他怕她会有自己放弃的念头。 回到病房,蝶妗看到影,问道:“影,我的病情有好转了对吗?” 影一下回过神,勉强地笑着说:“对啊,你的病在慢慢恢复,我们还可以出院了呢!” “真的!那太好了。”蝶妗开心时的样子真像一个小孩子,好可爱……谁又能忍心把这个噩耗告诉她呢? 在樱蝶妗住院的这几天里,冥逾被他的父母送到了国外留学,而天锘杰独自去了加拿大过着单身生活…… 回到家中,蝶妗就恢复了“黑道本性”。 “影,快给本姑奶奶端杯水,渴死我了!”蝶妗冲着影大喊道。 “是,大小姐!”影附和道,他知道她对他吼是幸福的…… 在后来的几天里,影已经向学校请了假。他决定每天都陪着蝶妗。可是,纸总是保不住火。一天,蝶妗无意间看到了自己的病历,她吃惊的看着“血癌晚期”这四个字,她不敢相信眼前的四个字…… 黄昏时分,蝶妗让影把她带到了那次他们打KISS的那个水池边。 “影,你爱我吗?” “当然啦!我爱你!” “影,我已经……已经知道了我自己患的是血癌晚期……你,你会不会嫌弃我呢?” “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可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的啊!” “我知道,我不会怪你的。如果,我真的死了,你还会爱我吗?” “会的!我会用自己剩下的时光去爱你,守护你,时时刻刻的去守护你!” “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 “因为……我爱你,一生一世!” 泪,从蝶妗的眸子中滑落了下来。蝶妗看着影。 她吻了他…… NO.9 蔚蓝的海水拍打着岸上的沙石,在这个四周环海的小岛上,埋着相爱的两颗心…… 蝶妗离开后,影休学,带着蝶妗的骨灰来到了这个小岛。将蝶妗的骨灰(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