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6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6部分
遗魂记-第16部分道是什么原因。至于她去哪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和她并不是很熟悉。”林宇枫想了一下,问道,“那么能告诉我单佳娜和这里的谁关系比较好一些吗?我受单佳娜男朋友之托,有事要找她。”女孩想了一下说道,“倒没有听说谁和她关系不错。单佳娜刚来这里上班没多久便不干了,而且她的工作并不在餐厅里,所以,我们和她也没什么接触。”林宇枫对这些倒是知道的,他曾听单佳娜说起过在酒店的具体工作是人事管理。这样看来,自己只能去人事部打听一下了。林宇枫便问道,“那么,请告诉我酒店的人事部在哪层楼,我去那里问问吧。”女孩说道,“我不知道人事部具体在哪,但在五楼有两个办公室,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那里?你去那里看看吧。”林宇枫道谢后转身走进了电梯间。林宇枫很快地来到了五楼,还没等走出电梯间,便听到从一些包间里传来男女嬉戏声,还有那五音不全的“嚎”歌声。林宇枫站在电梯门前,左右看了看,犹豫着不知该往哪边走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服务生。林宇枫连忙叫住了他,问道,“请问人事部在哪个房间?”那服务生脚步稍一迟疑,还是站住了,看着林宇枫,脸上现出一丝警惕的神情,说道,“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林宇枫说道,“我要去人事部找一个朋友,请告诉我人事部怎么走?” “请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找领班问一下。”服务生说完接着向前走去。 林宇枫心里有些奇怪,“我找人事部,干嘛要领我去见领班呢?怎么觉得有些神秘兮兮的。”但林宇枫还是跟在服务生的后面走进了一个房间。 “欣姐,这位先生找人事部,我带他过来了。”服务生对一个背对着门正在打电话的女人说道。 欣姐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很快地结束了通话。她转过身,看着林宇枫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你好,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宇枫心里一动,说道,“你好。我是单佳娜的同学,路过这里,听说她在这里工作,所以上来看看她。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好吗?” “单佳娜?”欣姐脸上现出沉思的神情,想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我看你是找错地方了。” 林宇枫暗暗地一愣,但脸上的神情却很平静,他说道,“是吗?应该没有错,单佳娜在人事部上班,我去人事部找一下吧。” 欣姐马上说道,“我就在人事部,但是我从没有见到过你说的单佳娜这个人。而且,人事部现在已经下班了,你请回吧。” 林宇枫忽然想起单佳娜确实是上常白班的,除非有极特殊的情况需要加班,否则下午五点就下班了。自己一时心急,竟把这事给忘了。但是,欣姐的话却引起了林宇枫的怀疑,她是人事部的,却说不知道有单佳娜这个人,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林宇枫心生疑问,“虽说单佳娜来这个酒店上班没多久,但两个人同在一个部门工作,怎么可能说没有这个人呢?难道说这个欣姐是在单佳娜离开后才来的。”想到这,林宇枫又说道,“那么,请你把人事部负责人的电话告诉我吧,我向他打听一下。也许他能知道。” 欣姐看了林宇枫一眼,神情冷淡地说道,“我是人事部的‘老人’了,我都没听说过的人,其他人更不会知道了。”她说完转头看着那个服务生说道,“小雷,你去503看一下,那里有同学聚会,珊珊忙不过来,你去帮忙招呼一下客人,一定不要慢怠了客人,他们都是些有身份的人。” “是,欣姐,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小雷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欣姐不再理会林宇枫,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用极讨好的语气说道,“毛经理,您好!我是欣欣呢,包间我们给您留着呢,请问您什么时候到呢?”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极暧昧的笑声,“欣欣,想我了?哥马上就到。哥会好好地‘犒劳’你的,你可要准备好了。” 欣欣的声音也变得娇滴滴的了,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旁若无人地和毛经理打情骂俏起来。俩人是越说越热乎,欣欣的神态嗲的令人肉麻,说出来的话也渐渐地下道,不堪入耳了。林宇枫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倒会引起这个欣欣的怀疑。林宇枫带着一连串的疑问,转身走了出来。“俩人既然同在人事部,欣欣竟然会不认识单佳娜,这太令人不可理解了。楼下的服务员都听说过单佳娜的事情,欣欣却一口咬定人事部没有单佳娜这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俩人有过节,欣欣才会这样说的,可好像也不应该啊!单佳娜来这个酒店上班没多久,不可能和欣欣结下这么大的仇啊。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事情怎么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呢?”林宇枫边走边想,拐了一个弯儿,来到了电梯门前。电梯门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脑后打着一个发髻,一丝不乱。从她的容貌上可以看出她曾经的美丽,大有一笑倾城的魅力。虽说人到中年,却更具别样的魅力:体态丰满,穿着时尚得体,周身隐隐透露出一种富贵逼人的气息。中年妇女微微仰着头,神情高傲地向前走去。经过林宇枫的身边时,留下了一股特殊的香水味。林宇枫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心里莫名地一颤,望着即将转过弯儿去的女人,他皱着眉头,一脸的困惑。走出酒店的林宇枫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他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会没来由地颤抖,自己又不认识那个女人,可是心里怎么会隐隐地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呢?是不安吗?还是……林宇枫一时有些茫然了。第六十九节林宇枫到家时,虽说比昨天早了一些,他在中午的时候也曾经给王丽芸打过电话的,即使这样,还是惹得王丽芸很是生气。王丽芸板着脸,生气地看着林宇枫。如果不是碍于齐瑞嘉就在旁边,王丽芸准会发脾气了。林宇枫陪着笑脸,一个劲地道歉,并解释说和同事吃过饭后回到自己的家里休息了一会儿,没想到睡着了,所以,才回来的晚了一些。王丽芸脸上的神情这才好转了一些,她狠狠地批评了林宇枫几句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客厅里只剩下了林宇枫和齐瑞嘉。齐瑞嘉神情忧郁,默默地看着林宇枫,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林宇枫在齐瑞嘉的对面坐了下来,神情变得复杂起来。他在心里想了好一会儿,决定趁这个机会和齐瑞嘉好好谈一谈,有些话是应该和她说清楚了。“浩博,我想知道理由,为什么还是不把手机带在身边呢?我不想听到你说又忘记了,我觉得这不是原因。浩博,你这样做,我很伤心的。看到我坐卧不安地等着你打来电话,你觉得很好玩吗?”没等林宇枫说话,齐瑞嘉首先打破了沉默,一脸忧伤地说道。林宇枫脸上现出深深的歉意,他沉吟半晌儿,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我真得很抱歉!道歉的话我也不想再重复了。瑞嘉,我知道你在担心我,这一点我很感激,也令我感动。可是,瑞嘉,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希望你不要生气。有时候你这样苦苦的等候让我感到负担,看到你一脸焦急地等着我回来,我心里就充满了愧疚,我会觉得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心里很是不安。这种感觉真得很糟,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在心里一样。”他说到这,似乎心情极是压抑,脸上也是一副难过的神情,很是痛苦地低下了头。齐瑞嘉心头一紧,神情变得紧张起来,“浩博,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害你这样不安,我真得很抱歉。”林宇枫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瑞嘉,我不想对你撒谎,这真的是我的感受。瑞嘉,原谅我这么说,因为我觉得你我之间不该有所隐瞒,所以我才会告诉你这些。请你不要生气,我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所以我并没有怪你。”齐瑞嘉神情微微一变,声音有些颤抖,“浩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了吗?你为什么要说这些呢?”林宇枫慢慢地抬起头,眼光停留在齐瑞嘉的脸上,痛苦地说道,“瑞嘉,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对不起你。你无法了解一个从鬼门关回来的人的内心感受,我也无法向你说清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可有一样我却很清楚,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呆上一段时间,好好地理一理我那混乱的记忆。我更想无拘无束地出去走走,希望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能够唤醒我从前的记忆。瑞嘉,我很渴望能这样生活一些日子。我知道,我这样说有些不负责任,会让你伤心,但还是请你理解,原谅我有些自私的想法。”齐瑞嘉含在眼里的泪水落了下来,她哽咽着说道,“浩博,你还在生气,仍然不肯原谅我吗?我究竟该怎样做才能求得你的谅解呢?”林宇枫暗暗地一愣,马上想起了齐瑞嘉曾经在医院里说过的话。他静静地看着齐瑞嘉,等着她接着说下去。齐瑞嘉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水,颤声说道,“我知道是我做错了,我向你道歉。浩博,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并不是有意的,是我一时迷惑了,可是我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林宇枫仍然沉默着,他的头又垂了下去。面对齐瑞嘉的一往情深,林宇枫也暗自惭愧,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不地道。齐瑞嘉是不会想到此时林宇枫心里所想的是什么,事实上,这时的林宇枫心里正在想着该如何利用齐瑞嘉曾经做错的事情渐渐地疏远她,直到齐瑞嘉对他彻底死了心,离他而去。齐瑞嘉潸然泪下,神情痛苦,“浩博,你看到的不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那只是巧合,真的是你误会了。”林宇枫双手十指深深地插进了头发里,眼睛紧闭,脸上的神情愈加痛苦。他拿定主意,今晚一定要把戏演得逼真,无论如何也要说服齐瑞嘉答应他的要求,这段时间不要来找他,给他一些自由的空间。林宇枫从齐瑞嘉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意思,林浩博生前肯定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因为那件事,他的自尊心深受打击,所以才会特别生气,迟迟不肯原谅齐瑞嘉。而齐瑞嘉在这件事上,应该是有过错的,否则她也不会如此恐慌,在林浩博面前小心翼翼,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林宇枫现在倒很想知道齐瑞嘉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了。他的眉头紧皱,在脑海里把齐瑞嘉曾经说过的话和现在所说的联系到一起,暗暗地想着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够让齐瑞嘉接着说下去。“浩博,为什么不说话?我要怎样做你才会相信呢?你知道吗?自从在酒店被你看到我和安廷伟一起吃饭的情景后,我一直很难过,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那个样子。如果我事先知道,我是绝不会去的。”齐瑞嘉说到这已是一脸的泪水,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自责和痛苦。一直低着头,在心里仔细揣摩着齐瑞嘉话里的意思的林宇枫,忽然找到了自己要说的话,他声音低沉地说道,“可是,你还是去了。面对那样的情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瑞嘉,人是骗不了自己的,我真的很郁闷。”齐瑞嘉抬起手,慢慢地擦去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道,“我知道你很受伤,你的自尊心一向都很强,那件事让你无法接受。可是,那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只是被当时的环境和气氛所感染,一时迷惑了。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安廷伟,更没有想过要嫁给他。为什么你不能相信我呢?你这样,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林宇枫慢慢地抬起了头,定定地看着齐瑞嘉,缓缓地说道,“瑞嘉,让你难过,我很抱歉。我觉得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应该正视自己的感情。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也许,我并不是你真正所爱的人。”齐瑞嘉流着泪说道,“浩博,不要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受不了的。自从和你相识,我便深深地被你吸引了,这些年来,我的心里只有你。我请求你,不要从我的心里走开。一旦失去你,我会死去的,我说的是真的。”林宇枫的心一颤,从齐瑞嘉嘴里说出来的那个“死”字深深地刺痛了他,他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沉默了一会,林宇枫对泪流满面的齐瑞嘉说道,“我并不是想要离开你,你误会了我的意思。瑞嘉,假如我要结婚的话,新娘一定会是你,我向你保证。只是在这之前,我求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充分地享受一下单身生活。这样可以吗?”齐瑞嘉轻轻地点了点头,极力控制着自己悲伤的心情,抽泣着说道,“浩博,我听你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只要你肯原谅我。浩博,我会耐心地等着你来找我的,只是不要让我等得太久。”林宇枫心里一阵激动,连忙点头答应着,“瑞嘉,你放心,不会太久的。”齐瑞嘉擦净了脸上的泪水,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神情带着一丝的忧伤,“浩博,天色很晚了,我该回去了。”林宇枫也站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愧疚的神情,说道,“瑞嘉,我送送你吧。”齐瑞嘉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林宇枫看着齐瑞嘉的背影,心里很是不安,他知道自己深深地伤到了无辜的齐瑞嘉,自己带给她的痛苦也许会陪伴她很长一段时间。也正是想到这些,林宇枫才主动提出送齐瑞嘉一程的,希望这样能够减轻齐瑞嘉的一些痛苦。这是林宇枫第一次送齐瑞嘉。俩人默默地向前走着,脸上的神情都很复杂。一阵汽车喇叭响,一辆轿车来了一个急刹车,稳稳地停在了林宇枫的身旁,着实把林宇枫吓了一大跳,他连忙向车里望去。第七十节车门一开,肖宇航笑吟吟地走了下来,“没打扰你俩的浪漫气氛吧?浩博,不会在心里怪我来的不是时候吧?”林宇枫看着肖宇航,笑着说道,“宇航,你怎么会在这?”肖宇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哎,别提了,我又受伤了。刚刚和女友分手,本想来找你诉诉苦来着,看到你俩这么亲热,心里更郁闷了。我看我还是回去吧,免得坏了你俩的好心情。”齐瑞嘉闻听一愣,连忙问道,“宇航,你和田梅分手了?为什么?”“没感觉。”肖宇航随口答道,他似乎并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把头转向了林宇枫,“浩博,你们打算去哪?上车吧,我送你们一程。”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宇航,你来得正好,瑞嘉准备回去了,你送她回家吧。”肖宇航看了一眼齐瑞嘉,笑着说道,“浩博,你放心吗?想当初我也是瑞嘉的追求者,你不怕我把瑞嘉拐跑了?”林宇枫心里一动,也笑着说道,“宇航,那你就试试好了。”肖宇航讪讪地一笑,说道,“行了,我还是消停点吧。面对你们那坚贞的爱情,我缴械投降吧。浩博,时间还不算太晚,我们出去喝一杯吧。”林宇枫笑着摇摇头说道,“我还是算了吧,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还真有些累了。对了,瑞嘉晚饭倒是没有吃好,你请瑞嘉去搓一顿吧。”“真的?我说瑞嘉最近看起来瘦了不少,闹了半天是在你家受虐待了。”肖宇航开着玩笑,“瑞嘉,知道浩博家的饭碗不好端了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那大门可是随时为你敞开着的,”说到这,肖宇航竟唱了起来,“归来吧,归来呦,在外漂泊的爱人,可怜我倚在窗前盼你回……”齐瑞嘉笑了起来,说道,“行了,宇航,你不要制造噪音了,一会儿狼都被你引来了,你快点消停一会儿吧。”肖宇航收起了嬉笑的神情,认真地说道,“浩博,一起去吧,我们也有些日子没在一起吃顿饭了。正好今天还不晚,我们吃过饭去KTV潇洒潇洒吧,现在一想,好像真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瑞嘉那美妙的歌声了。瑞嘉,今天要不要和我合唱一曲《知心爱人》啊?哈哈哈…...”齐瑞嘉笑着说道,“还是算了吧,我跟你丢不起那人。你一张嘴,那服务生都捂着耳朵跑出去了,速度都快赶上刘翔了。”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林宇枫笑着说道,“宇航,我倒是很想和你们一起去,但是,今天真不行。我得赶紧回家和老妈聊聊了,我一天没着家,老太太正在生气呢,刚才要不是瑞嘉在场,老太太都能吃了我,我可不敢再惹她了。你们去吧,我们改天再聚。瑞嘉,和宇航吃完饭再回去吧。宇航又不是外人。”齐瑞嘉本不想答应的,但让林宇枫这么一说,她反倒不好意思拒绝了,只好说道,“那好吧,浩博,我们去吃饭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林宇枫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瑞嘉,我明天给你打电话。宇航,那瑞嘉就拜托你给护送回家了。”肖宇航笑着说道,“好嘞,你放心吧,保证不会少一根头发的。瑞嘉,我们走吧。”他说完冲着林宇枫挥挥手,伸手拉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齐瑞嘉说道,“请上车吧,我会安安全全地把你送回家的。我的车技绝不次于浩博的,浩博还曾跟我练过车呢,从这点上说,我还是浩博的师傅呢。”齐瑞嘉笑了一下,扭头看着林宇枫似有话要说,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但最后只是嘴角动了动,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上了车。“浩博,那我们走了。”肖宇航关好车门后说道。“走吧,开车小心。”林宇枫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有瑞嘉在车上坐着,我会加倍小心的。”肖宇航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随后上了车。望着渐渐消失的轿车,林宇枫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何不促成肖宇航和齐瑞嘉呢?如果俩人能够成为情侣,这是再好不过的了。听肖宇航话里的意思,肖宇航曾经也暗恋过齐瑞嘉。看他刚才的神情,似乎对齐瑞嘉还是很有好感的。而齐瑞嘉也并不是一点不喜欢肖宇航的样子,两个人在一起倒也亲切自然。至于那个安廷伟,也许真的就是个误会。对,这件事就这么做吧,不管结果怎么样,一点要试试才行。”林宇枫拿定了主意,转身向家里走去。林宇枫是在第二天的中午见到了林杰民的。林杰民下了飞机没有去公司,是直接回到了家里的。看到站在门口等着他的林宇枫,林杰民关切地问道,“浩博,身体怎么样?伤口愈合了吗?”林宇枫伸手接过了林杰民手里的拎包,说道,“爸,我已经好多了,您放心吧。”他的语气极其自然,神情也多了几分亲切。林杰民点了点头,换上拖鞋向餐厅走去。林宇枫把拎包放好后,也走进了餐厅。王丽芸这时候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气氛极是融洽。林杰民一脸笑容地看着林宇枫,高兴地说道,“浩博,这次的工程结束了,比先前的预算还净赚了很多。老爸打算送你一辆新车,你有没有相中的新款车型,去买一辆吧。楼下车库里的那辆丰田,我把它抵债给了供货商,自从你受伤后,爸爸便不想让你再碰那辆车了。”林浩博竟然自己有车,这又是一个意外!林宇枫看着林杰民,说道,“爸,我又不是车祸受伤的,不用换车。再说,我现在呆在家里,还不需要车。”林杰民摇了摇头,说道,“浩博,即使是那样,爸爸也不愿意你再开那辆车了。听老爸的话吧,明天爸爸陪你去选一辆车吧。老爸觉得宝马X6性能不错,我们先去车行看看这款车吧。”林宇枫并不打算让林杰民破费,他想了一下说道,“爸,你刚刚从外地回来,肯定很疲劳的,先好好的休息几天吧。车,过一段时间再买吧。对了,爸,你装修的那家大酒店是个人的吗?还是外企投资的?”“听说是私人企业。老板炒股炒房淘了几桶金,投资开了这家大酒店。浩博,你问这个干什么?”林杰民不解地看着林宇枫。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老爸,这几天我在想一件事情,我想和你学做生意,你看行吗?”“什么?”王丽芸吃惊地看着林宇枫,手一哆嗦,碗里的汤洒到了餐桌上,“浩博,你在说什么?妈妈不同意!”她言辞激烈地说道。林宇枫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王丽芸,不明白她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林杰民看了看王丽芸,脸上现出迟疑的神情,他转向了林宇枫,一时没有说话。林宇枫静静地看着王丽芸,心里在想着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让王丽芸如此反对林浩博跟着父亲一起做生意,王丽芸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合常理。但是,看到林杰民脸上犹豫的神情,林宇枫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原因。林宇枫一脸复杂的神情看着王丽芸,在等着她把话说下去。只是林宇枫没有想到,王丽芸一开口说出来的话,就狠狠地吓了他一大跳。 第七十一节王丽芸见林杰民和林宇枫都沉默着,她叹了一口气,脸上现出深深的忧虑,说道,“浩博,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妈妈不想让你的生命再次受到威胁。妈妈是绝不会答应的,家里并不缺钱,不需要你去东奔西跑。你只要平平安安地呆在妈妈的身边,妈妈就知足了。”林宇枫没明白王丽芸这话的意思,他做出思考的神情,慢慢地低下了头。王丽芸接着说道,“那年的事情,妈妈经历一次就够了。如果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妈妈没有勇气面对,妈妈会受不了的。”林宇枫小声地说了一句,“妈,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嘛,你不用这么担心的。”王丽芸生气地说道,“可是妈妈没有忘,那两个混蛋差点要了你的命。你还想让妈妈跟着你担惊受怕吗?妈妈的岁数也大了,再也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了。浩博,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每天按时上下班,你的工资加上妈妈给你的钱也足够你用的了。将来等你和瑞嘉结了婚,一切都稳定下来,那时候妈妈和爸爸自有打算。”半天没有说话的林杰民看了一眼王丽芸,脸上的神情很有些复杂。“爸,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林宇枫看着林杰民,略带期盼的神情问道。林杰民把目光转向了林宇枫,说道,“浩博,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爸爸的装饰公司规模越来越大,靠着爸爸的人脉,签下的装修工程也都是大项目。我现在倒是真的希望有你跟在身边,慢慢地熟悉爸爸的业务,将来也好继承爸爸的事业。丽芸,我很理解你担忧的心情,所以,我一直迟迟没有和你谈论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浩博主动提出来了,我想和你谈谈了。”王丽芸马上说道,“杰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从此以后,绝不会再让浩博踏进商圈。杰民,你忘了吗?”林杰民说道,“我没有忘记,那个时候我和你一样恐惧和不安,面对歹徒的勒索束手无策。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但想起来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可是,话又说回来,现在和以前不同了,浩博已经成熟了很多,我觉得是时候放手让他施展自己的才能了。丽芸,每当看到别人的子女在商界崭露头角,呼风唤雨,我心里真得很不是滋味。以浩博的才智,绝对在那些公子哥之上。丽芸,你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叫浩博跟在我身边实习一段时间。假如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浩博请一个保镖。”王丽芸没有马上回答,她看了看林宇枫,然后对林杰民说道,“杰民,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吧。先吃饭吧,菜都凉了。”林杰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先吃饭。浩博,吃过饭你来我书房一趟,我有话跟你说。”林宇枫连忙点头答应着。王丽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的眼睛不时地望向林杰民。林杰民则假装没看见,和林宇枫边吃边聊,这俩人倒是很开心。吃过饭,林宇枫就跟着林杰民走进了他的书房。望着爷俩的背影,餐厅里的王丽芸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情。只是让王丽芸没有想到的是,林宇枫从书房出来时,脸上的神情却极是高兴。“浩博,来跟妈妈谈谈吧。”王丽芸说道。林宇枫点了点头,跟着王丽芸来到了客厅。俩人坐下后,王丽芸说道,“浩博,妈妈知道你一直都很想和爸爸一起做生意的,只是因为妈妈的关系你才忍着没有说出来。在这一点上,妈妈是很感激你的。有时候妈妈也觉得这样做有些自私,好像很对不住你。妈妈了解你的实力,你爸爸说的没有错,你很有做生意的头脑,这在几年前就被很多人肯定过的。你爸生意场上的伙伴中,没有一个人的子女能够超过你的。如果不是后来出了那件事,你在商界应该是小有名气了。可是,即使是这样,浩博,妈妈还是希望你过那种平静的生活,有个稳定的工作,旱涝保收,将来也能有个保障。吃穿不愁,舒舒服服的过日子,这样就可以了。”林宇枫看着王丽芸,诚恳地说道,“妈,我知道你是怕我辛苦,不愿意我在外风餐露宿。可是,妈,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爸爸的岁数渐渐地大了,那么大的公司让爸爸一个人打理,爸爸会很累的。我年纪轻轻却坐享其成,心里很不安的。况且,我真的很想跟着爸爸出去见识见识。妈,您就答应我吧,我已经长大了,懂得保护自己的。而且和爸爸在一起,不会有危险的。”王丽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浩博,不是妈妈不放手,妈妈也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可是每当想起那件事,妈妈就会感到不安。人心叵测,谁知道会不会再碰到那样的人了。妈妈真得很担心。”“妈,那不过是个意外,不会再发生的。谁也不能保证我不做生意就能平安无事,我这次受伤又该怎么解释呢?我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不也是差一点就去见了阎王吗?生命同样不是受到了威胁吗?妈,事情不是绝对的,我已不再是那年轻气盛的懵懂青年,遇事我会三思而后行的。我保证绝不会再发生那种被人诱骗到偏僻山村差点丢掉性命的事情了。”林宇枫肯定地说道。“妈妈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每天看到你在眼前转来转去,妈妈就觉得踏实。浩博,为什么要改变这一切呢?我们这样生活不是很好吗?”王丽芸仍在试图说服林宇枫放弃他的想法。林宇枫已经知道了王丽芸固持己见的原因,刚才和林杰民说话的时候,已经听他说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原来,林浩博刚大学毕业那年,跟着父亲拉生意,跑工程,渐渐地结识了很多人。这些人当中有两个外地人,也是子承父业跟着父辈做生意。他俩由于年龄和林浩博相仿,几个人称兄道弟,很是谈得来。但是让林浩博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人特嗜赌,却又逢赌必输。在一次豪赌中输掉了几十万后,俩人把目光盯在了林浩博的身上。他俩谎称去山村钓鱼,把林浩博骗到了一个人际荒芜的地方,捆绑的结结实实后扔进了一个废井里。如果不是警察及时破案,林浩博早就一命呜呼了。林宇枫被救时已是七天后,他已经奄奄一息,人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生命迹象几乎就等于零了。在医生们的全力抢救下,林浩博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在医院整整躺了两个月后,林浩博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在家休养了两年多。这也是林浩博档案中空缺那两年的原因。为这事,王丽芸深受刺激,发誓决不许林浩博再踏进生意圈一步。林杰民也有些后怕,再加上王丽芸坚决不肯让步,便听从了王丽芸的建议,通过关系把林浩博安排到收费所上班,工作也比较清闲,给副所开车。林浩博自从答应了母亲之后,还真就安下心来上班了。如果不是受伤住院,他们的生活还是会如从前一样平静的。王丽芸在心里盼着还能如从前那般生活,内心的忧虑写在了脸上。望着王丽芸那带着恳求的目光,林宇枫心里暗生悲哀,“这一切早就改变,只是你不曾察觉而已。我不是林浩博,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不能听从您的安排,请原谅。”想到这,他对王丽芸说道,“妈,这件事不是着急的事,您也不用担心,爸爸也不同意我现在就跟着他。等我伤好了之后,我们在研究这件事也不迟。”“你爸是这样说的?”王丽芸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浩博,我去找你爸谈谈。”她说完,也不等林宇枫回答,就向林杰民的书房走去。林宇枫无奈地笑了一下,也马上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他立即拨通了周自强的手机。 第七十二节林宇枫在电话里足足和周自强谈了十分钟,周自强不时地点着头,脸上的神情渐渐地变得凝重起来。一番交谈后,林宇枫放心地挂断了电话,脸上的神情轻松了很多。林宇枫拿着手机沉思了很久,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陈慧佳的影子,她那略带忧伤的脸也越来越清晰了。林宇枫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好像被狠狠地刺到了一般。他微微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会儿,随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眉头蹙到了一起,他脸上的神情渐渐地复杂起来。林宇枫在心里想着该如何给陈慧佳打个电话,让林宇枫担心的是即使陈慧佳接了电话,是否会同意见面呢?毕竟在陈慧佳的印象中,他无异于一个陌生人。冒昧地打电话,有可能会引起陈慧佳的反感。“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让陈慧佳坦然地应允见面呢?”林宇枫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愁云,他无助地看着窗外,苦苦地思索着。手机铃声骤然响起,陷入沉思之中的林宇枫被狠狠地吓了一跳。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见是李欣岚打来的,马上想到了可能是公司有事情。他连忙接通了电话,“你好,李会计,是我,有什么事吗?”“林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先前购进的那批电脑主板,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扬,导致了电脑主板价格上涨了50%,林总,你真有远见,这批货为公司净赚了五万元呐。”李欣岚的声音很是兴奋,语气里流露出深深的敬佩之情。“噢?”林宇枫很感意外,“是吗?李会计,你能确定吗?”“千真万确!我已经给厂家打电话核实过了,他们说确有其事,他们可是对你佩服得不得了呢。尤其是你跟他们签的那份生意合同,更让他们惊叹不止,那真是一份滴水不漏的合同啊!即使他们有反悔之意,却也找不出一丝的破绽。林总,你可真让我们长了见识。”李欣岚越说越高兴,由衷地赞叹道。林宇枫也是一脸的笑容,说道,“李会计,你过奖了。那批货全部运到了吗?”李欣岚说道,“还没有。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问题,厂家要求我们尽快返还剩余的货款。可是,公司账面上并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厂家催的又很急。林总,我们该怎么办呢?”林宇枫沉吟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想办法把钱汇到公司的账面上的。李会计,还有什么问题吗?”李欣岚停顿了一下,说道,“公司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刚才接到了一个叫陈慧佳的女士打来的电话,她说假如你到公司来了就给她回个电话,她有事情找你。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公司,所以,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是陈慧佳吗?”林宇枫喜出望外,连忙问道。“是叫陈慧佳,听声音好像很年轻。”李欣岚肯定地说道。林宇枫心里一阵狂喜,他简单地说了几句话,便匆忙地挂断了电话。林宇枫找出陈慧佳送给他的名片,毫不迟疑地拨通了陈慧佳的手机,“你好,我是林浩博。”电话一接通,林宇枫连忙说道。“你好,我是陈慧佳。是这样的,林先生,酒店客房部欲购进一批电脑,不知你是否对这笔生意有兴趣?”陈慧佳极其客气地说道,直奔主题,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谢谢。承蒙你关照,我们当然愿意做这笔生意了。”林宇枫抑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