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5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5部分
遗魂记-第15部分林宇枫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明白。林宇枫又从手包里拿出来那个手机和通讯录。林宇枫一页一页地翻看着通讯录,前一部分不仅有许多人的电话号码,还标明了他们的地址,有些人的名字前还画上了重点符号。后一部分则简单地记录了生活上的一些小事,林宇枫把这一部分重点看了看,尽可能地多记下来一些。看着通讯录上那洒脱的字体,林宇枫也不得不赞叹林浩博写了一手的好字。合上通讯录,林宇枫刚刚拿起那个手机,门外就响起了王丽芸的声音,“浩博啊,瑞嘉的电话,你来接一下吧。”林宇枫一听,连忙站起身走出了房间,拿起了话筒,“瑞嘉,是我。什么事?”“浩博,刚才唐思宇又给我来了一个电话,似乎有事找你,他还提到了梅所。我不明白唐思宇是什么意思,所以打电话告诉你一声。”“啊,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什么事。瑞嘉,又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林宇枫有些内疚地说道。齐瑞嘉连忙说道,“浩博,没什么麻烦的。如果不想打,就不要打。你不用考虑到我,我没有关系的。”“谢谢你,瑞嘉。我本来想昨天给他打电话的,结果忘了。我现在就给唐思宇打电话,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你说吧。好了,我记下来,你先撂了吧。”放下电话,林宇枫看了看手里拿着的手机,想了一下,随后摁下了几个数字,手机竟然开机了。这个手机的密码同样是林浩博的生日。林宇枫拨通了唐思宇的手机。电话刚一接通,便传来唐思宇极不满的声音,“林浩博,怎么回事啊?我不是一再告诉你给梅所打个电话嘛,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打呢?你什么意思啊?这让梅所怎么看我啊?”林宇枫一愣,问道,“梅所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不清楚。梅所让我转告你,如果有时间,这两天去他办公室一趟。”“那好吧,这两天我抽空去趟单位。唐思宇,如果没事的话,我挂了。”林宇枫不想和唐思宇多说,便准备放下电话了。“喂,林浩博,你今天有时间吗?我现在在处里呢,我过去接你去单位吧。”唐思宇连忙说道。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你知道我家吗?”“我知道大概的位置,是和平路7号吧,我现在就过去了。”“唐思宇,我现在在父母家呢。你到南明路口等我吧,我换件衣服就过去。”结束通话,林宇枫对刚刚走过来的王丽芸说道,“妈,我要去趟单位,出院好几天了,我去跟梅所打个招呼。唐思宇过来接我,我很快就回来。”王丽芸点了点头,说道,“去吧,路上小心一些。你这一住院,给梅所添了不少麻烦。见了梅所,好好地谢谢他对你的关心。”“我知道了。妈,我去换件衣服。”林宇枫说完,走进了房间。林宇枫来到小区门前,向路口望去,便看见了站在车旁的唐思宇。林宇枫向唐思宇走了过去。第六十四节看到林宇枫,唐思宇开车迎了过来。“什么时候到的?”林宇枫坐好后,扭头问唐思宇。“我刚到。你父母家离你家可是够远的,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起的够早的。”唐思宇说道。“我出院后一直住在父母这里,根本就没回自己的家。我们走吧。”唐思宇发动了车,笑着说道,“我说呢,我去你家找过你几次,可家里总是没人,我还以为是地址错了,谁想到你一直住在父母家里啊。”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想让老人担心,所以过来和父母一起住了。唐思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知道你出院了,想和你喝一杯。怎么样,一会儿一起喝一杯吧?”“我现在身体还不允许,改天吧,我请你喝茶。”林宇枫想起了王丽芸的话,林浩博并不会喝酒,他婉转地拒绝了。“听梅所说起过,你不会喝酒这件事。坦白地说,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真是不容易。男人不应酬又能办成什么事呢?可你却好像没有办不成的事。梅所最欣赏的就是你这一点,昨天梅所还提起这件事呢。”林宇枫笑了笑,说道,“我只是不大喜欢那种气味,这并不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有时候也会引起别人的误会,还以为我自视清高,不得不费一番口舌解释。”“这倒也是实话。”唐思宇也笑了,说道,“我有个同学在企业做推销工作,常常和客户打交道,就因为有高血压,每次碰到饭局那才遭罪呢。不喝,对方觉得不给面子,弄得彼此都很尴尬;喝吧,身体又受不了。一通解释后,也没有了喝酒的兴趣,气氛马上就冷清了不少。碰上那能理解的还好,几句客气话也就过去了。一旦碰上那不依不饶的主儿,经常是不欢而散,还能谈成什么生意啊!为了这事,我那同学没少挨上司的训。现在,我那同学托门子找人也调到咱交通系统了,听说也没少花钱。”林宇枫笑了,说道,“权当破财免灾吧,你那同学总算是脱离苦海了。”“是啊。前两天我还碰到他了,他也在给领导开车,比在企业那时候精神多了,人也胖了不少。”林宇枫笑了笑,没有接茬。轿车驶上了出城的高速公路,车速也快了起来。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已来到了收费所。唐思宇在公路上的隔离带前摁了摁喇叭,电子拉门缓缓地拉开了。唐思宇开车来到了收费所楼前。这是一栋四层楼,颇有些欧式建筑的风格。门的上方悬挂着一个牌子,上写“黑家口收费所”几个字,白底红字,倒也醒目。林宇枫下了车,左右看了看,见楼前停了一些很上档次的轿车。林宇枫的心里也是有些紧张,“不知道会发生一些什么事,碰到哪些人呢?唉,既然来了,也只好见机行事了。阴曹地府都走一遭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林宇枫的心里倒也释然了。唐思宇锁好车门,走到林宇枫身边说道,“我回车队了,你去找梅所吧。完事后你去车队找我吧。”林宇枫心里犯难了,“这么大的一栋楼,梅所的办公室在几楼呢?自己冒失地去找,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他略微想了一下,对唐思宇说道,“你和我一起去见梅所吧。我想当着你的面跟梅所解释一下,没打电话的原因在我,并不是你没有通知到我。”“那好吧,我和你去一趟吧。”唐思宇马上说道。他在心里嘀咕道,“你小子不知道,为了这事,梅所可是没少尅我。”林宇枫跟在唐思宇的身后走进了楼里。唐思宇带着林宇枫直接上了三楼。往楼上走的时候,林宇枫碰到了一些人,他们看到林宇枫,脸上无一例外地露出了吃惊的神情,纷纷和他打着招呼,“来了,好利索了吗?”林宇枫微微地笑了一下,一一回答着每个人的问候,但却没有停下来。当他们走到楼梯的拐弯处时,从挨着楼梯的科室走出来一个女人,挺着腰板,一扭一扭地向走廊尽处走去。一眼望去,身材倒是不错。走上三楼的林宇枫看着走在前面的女人,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起来跟时装表演的模特似的,扭捏作态,找错地方了吧。也许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那女人回过身来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差点没让林宇枫把早上吃的那点饭吐出来,林宇枫都怀疑是不是《红楼梦》里的刘姥姥穿越时空跑到这里来了,那五官长得就跟一个窝头拍扁了,在上面愣抠出五官一样:像夏天树上的毛毛虫般的眉毛下一双小眼睛几乎就要肩并肩了;如果不仔细瞅,能看到的只是两个朝天的鼻孔,那趴在脸中央的鼻子几乎和颧骨一样高了;一张嘴却大得出奇,并且向往凸出。“这模样的女人也敢如此扭动身体招摇过市啊!真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害臊这两个字。”林宇枫心里暗自说道。林宇枫不由得笑了,他想起了周自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那妞,从后面看想犯罪;从前面看想自卫。真他妈的糟践了那身材。”看到那女人回头,走在他旁边的唐思宇脸色却微微一变,他赶忙快走了几步,来到那女人近前,嘴里打着招呼,“尹所。”那尹所看着唐思宇,很深沉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她并没有说话,直接进了一个科室。林宇枫走到了唐思宇跟前,刚要说话,唐思宇却先说道,“是新来的副所长,尹所,你不认识。我们走吧,梅所的办公室在前面。”林宇枫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尹所的办公室,跟着唐思宇向前走去。隔了两个科室,就是梅所的办公室。唐思宇站住了,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进来。”室内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唐思宇应声推开了门,“梅所,林浩博来了。”“噢?进来吧。”梅向东一边说,一边滑动鼠标。唐思宇和林宇枫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梅所的办公室。“坐吧。”梅梅向东坐正了身体,抬起头看着林宇枫说道,“听说你出院了,身体好些了吗?”林宇枫连忙回答道,“是办了出院手续,我实在无法忍受医院的那股气味。现在还在康复之中,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林宇枫暗暗观察着梅向东。梅向东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要注意休息,病好后再来上班吧,劳资那我去给你打个招呼,你就放心地好好养病吧。”“多谢梅所,给您添麻烦了。本该早点给您来个电话的,可是每天忙着应付那些医生没完没了的检查,头都大了,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唐思宇也找了我好几次,正好今天上午不用去医院,我就和他一起来单位了。梅所,谢谢你,我住院这段时间,让您操心了。”梅向东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坐吧,小林,我也正想问问你的身体情况呢。小唐,你去忙去吧,我和小林谈一会儿。”“那我回车队了。林浩博,你去车队找我吧。”唐思宇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小林,看到你来,我很高兴。我一直在担心着你,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梅向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小林,你是个很有办事能力的年轻人,脑瓜有灵活,事情交给你去做,总是能有令人满意的结果。这些天你不在,我觉得很不方便。对了,小林,我叫你去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收下了吗?”梅向东话锋一转,单刀直入地问道。说完后便盯着林宇枫,等着他说话。林宇枫心里一沉,他一时没有弄清楚梅向东这话的意思,神情不由得愣住了。 第六十五节看到梅向东脸上那略带焦虑的神情,林宇枫很快地恢复了镇定,他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梅向东叫林浩博去办什么事呢?看梅向东的神情,事情似乎很重要。是给谁送什么东西吗?依林浩博的办事能力,他应该已经送到了。”想到这,林宇枫平静地回答道,“办好了,梅所,你放心吧。”梅向东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却现出一丝沉思的神情。林宇枫见梅向东脸上的神情带有一丝的疑惑,他在心里也猜测着,“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梅所的神情并没有轻松,难道是林浩博并没有把事情办好吗?这个时候,我应该采取一些主动,先发制人。”拿定主意,林宇枫先打破了沉默,“梅所,有什么不对吗?”“啊,没什么,先等等再说吧。”梅向东从沉思中缓过神来,脸上露出关切的神情,看着林宇枫说道,“小林,你是在替我办事的时候受伤的,我很过意不去。小林,你放心地休息吧,我会吩咐劳资按满勤给你做工资,满勤奖也一分少不了你的。什么时候养好了身体再来上班。”“谢谢梅所,我会尽快地上班的。”林宇枫连忙客气地说道,他的心里却不由的一动,“林浩博是在替梅所办事的时候受的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回去应该问问王丽芸。”梅向东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小林,你先回去休息吧。”林宇枫站了起来,“梅所,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出去了。”“我没事了,你去吧,要注意休息。”“是,我知道。”林宇枫转身走出了梅向东的办公室。林宇枫来到走廊,心里真有些犯难了,“这么大的一栋楼,车队的办公室在几楼呢?盲目地去找,肯定会引起他人的猜疑。怎么办好呢?”林宇枫想了一下,最后决定到一楼的大厅给唐思宇打个电话,就说自己要去医院,叫他出来。想到这,林宇枫向楼下走去。林宇枫刚刚走到大厅,便看到唐昕磊从外边走进来。因为曾经在医院见过面,林宇枫知道他是吴所的司机。看到林宇枫,唐昕磊倒很感意外,“林浩博,你来上班了?”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还没有,我今天只是来单位看看。马上就回去了。刚回来啊?”“是啊,出了一上午的车,真有些累了,回车队歇会儿。你干嘛去啊?”“我也去车队找唐思宇,一起走吧。”俩人边说边走,很快地就到了车队办公室。办公室内只有唐思宇在桌前,看样子正在电脑上玩游戏。看到林宇枫走进来,唐思宇笑着说道,“你完事了?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打完这一局了。”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玩的不亦乐乎。林宇枫走到近前,俯身看着屏幕,见唐思宇玩的是DNF这款游戏。看来唐思宇的技术并不高,在决斗场中,他45级的剑魂已经被不到30的漫游劈死好几次了。唐思宇不免着急起来,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决斗中。林宇枫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他快玩完了。果不然,没两分钟,唐思宇便懊恼地拍了一下桌子,随口说道,“完了,我又死了,这漫游太牛了,每招都把我弄趴下了。”林宇枫听了,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心被深深地刺痛了。这句话,他以前也是经常说的,几乎就是口头禅了。那时候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听起来怎么觉得那么难受呢?活着,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唐思宇并没有发现林宇枫神情的变化,他关掉了游戏,抬头看着林宇枫说道,“没事了?都这个点儿了,吃完午饭再回去吧?”林宇枫心里难受,勉强一笑,说道,“不用了,下午还要去医院。唐思宇,麻烦你送我一趟吧。”唐思宇连忙站了起来,说道,“你还要去医院?那我就不留你了。快走吧,我送你回去。”林宇枫笑着和唐昕磊打声招呼,跟在唐思宇的身后走出了车队办公室。在经过停在所门前的那些车旁时,唐思宇指着一辆车说道,“林浩博,你的车可是好久没擦了,赶紧回来上班吧,它可是在等着你回来给它洗澡呢。”林宇枫看了一眼那辆落满灰尘的丰田吉普,问道,“梅所换车了?”唐思宇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出事的第二天,梅所就换我这辆车了。本来我这辆车是处里准备给其他所的,你出事后,所里借机留了下来。”林宇枫随口问道,“那是不是就把我那辆车送给其他所了?”唐思宇笑着说道,“怎么,舍不得了?不过,这一点你倒是可以放心了。你刚才不是也看到了新来的副所长了吗?她现在和梅所都坐我那辆车呢。林浩博,你不知道,这俩所长住在相反的方向,送完梅所再送尹所,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真把我累坏了。听说所里正准备给尹所配辆车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辆车应该是给尹慧雅用了。林浩博,你也赶紧上班吧,替哥们分担一下。”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想替哥们分担,可是,心有余力不足啊。我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上班,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也开不了车了。哪个领导敢做病人开的车啊!我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吧。”唐思宇也笑了,说道,“这倒也是,现在的领导一个比一个惜命,他们还真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这也不错,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和女朋友出去溜达溜达。一旦上了班,说不上啥时候才能休息。现在有时间,抓紧出去玩玩吧。”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我正准备去上海一趟呢。听说那里有家医院治疗脑伤特有效果,医生建议我去那里全面检查一下。”“是吗?你刚才跟梅所说这件事了吗?”“没有,这边还有一些检查要做,和那边也没有联系好,一旦定下来,我再给梅所打电话。唐思宇,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林宇枫拉开车门先上了车。唐思宇上车后,打着了火,启动了轿车。林宇枫从倒车镜里看着越来越远的黑家口收费站,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也放回了肚里。这次黑家口收费站之行算是安安全全地应付过去了。唐思宇看到林宇枫很是专注地望着收费站,便笑着说道,“怎么,才几天没来上班,就如此留恋单位了?还真是难得!要不要我明天再把你拉来?”林宇枫回过头来,笑了一下,说道,“不是留恋,只是觉得有些不习惯了。休了这么长时间,冷不丁来上班还真不适应了。”他的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在心里却想着明天是母亲的生日,自己该以怎样的理由对林浩博的妈妈提出外出的事呢?林宇枫的脸上现出沉思的神情,眉头也微微地皱了起来。唐思宇见林宇枫似乎不想再说话了,样子也有些疲倦,他便也沉默了,专心地开着车。唐思宇开车很快地就进入到了市区。在一家大型超市门前,林宇枫下了车。看着唐思宇驾车离开,林宇枫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飞快地向前驶去,速度是越来越快。第六十六节出租车很快地来到了蓝湖区,在经过一家花店时,林宇枫叫司机停了下来。林宇枫下车后走了进去,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大束的康乃馨鲜花。林宇枫上车后,又去了一趟超市,然后,直接叫司机把车开到了自家的楼下。林宇枫伸手摁响了电子门铃。“谁啊?”耳边很快地传来林庆海的声音。“大叔,是我,林浩博。”林宇枫连忙答应着。他的话音一落,电子门也开了,林宇枫走上了楼梯。在楼梯的拐弯处,林宇枫抱起了跑下来的小小。小小不安分地伸着脖子嗅着林宇枫身上的气味,小脑袋转来转去的。林宇枫没理它,紧走了几步来到了家门口。林庆海看到林宇枫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连忙接了过去,“浩博,你这是从哪来啊?”“大叔,我今天休息,过来看看你和大婶。大婶呢?”“你大婶在屋呢,快进来吧。”林宇枫换上拖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点了点小小的鼻子,又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小小立即安静下来,低声地“呜呜”了两声,便趴在了林宇枫的胳膊上。刘亚萍这时候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神情恹恹,好像那大病初愈一般,“你来了,屋里坐吧。”她有气无力地说道。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林宇枫心如针扎般的痛。他的嘴角微微地哆嗦着,双眼也有些模糊了,“大婶,身体不舒服吗?”刘亚萍轻轻地摇了摇头,眼泪落了下来,“孩子,没什么,进屋坐吧。”她说话的时候抬起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林宇枫强压下涌上心头的悲哀,跟着刘亚萍走进了客厅。林宇枫待母亲坐下后,他才在母亲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并把小小直接放到了地板上。小小老实地趴在林宇枫的脚边,歪着小脑袋看着林宇枫。“孩子,你吃饭了吗?让你大婶去给你做碗饭吃吧。”林庆海也跟着走进了客厅,对林宇枫说道。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叔,你和大婶也没吃午饭呢吧?我买了一些菜,我们一起做吧。大婶,如果您不舒服就歇着吧,我和大叔来做。”刘亚萍听后摇摇头,说道,“孩子,你和你大叔唠嗑吧,我去给你们做饭。”林宇枫一听急忙说道,“大婶,怎么能让您一个人忙呢,我和大叔给您打下手吧。我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高高兴兴地吃一顿。走吧,我们开工吧。”他说完,第一个向厨房走去,他是不想让父母看到他噙在眼眶里的泪花。看着林宇枫的背影,刘亚萍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宇枫他爸,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这不是宇枫经常说的话吗?”林庆海心情也很悲痛,他走到了刘亚萍的身边,小声地说道,“宇枫他妈,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没有心情做事。可是,难得浩博大老远的来看我们,就是难受也忍着点吧,别让孩子扫兴,我们也去厨房帮着忙活忙活吧。”刘亚萍点了点头,擦去了脸上的泪水,跟着林庆海走进了厨房。厨房里,林宇枫已经忙活开了,他把塑料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摆在灶台旁,又是鱼又是虾的,水果蔬菜一样也不少。大大小小的盘子摆了十多个。刘亚萍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孩子,你怎么准备了这么些菜啊?”林宇枫收起悲伤的心情,让自己笑了笑,说道,“大婶,没什么,只是好想和你们在一起吃顿晚饭。大婶,您来做鱼吧,您做的‘松鼠鳜鱼’比那酒店的大厨做出来的味儿还正宗呢。我很想吃了。”刘亚萍一愣,问道,“孩子,你吃过我做的鱼吗?”林宇枫心里“咯噔”一下子,立即反应过来,知道是自己说走了嘴,他连忙解释道,“没有,只是听宇枫说起过。大婶,我帮你打下手,我们一起做吧。这个鱼我来收拾吧,大婶,用什么收拾鱼呢?您把工具给我吧,收拾鱼我拿手。”林宇枫怕引起刘亚萍难过,嘴里是不停地说着,把话题转到了如何收拾鱼上,他是不想给母亲留一点想念过去的时间。刘亚萍果然弯下腰在橱柜里找到了刮鱼鳞的小工具,递给了林宇枫,关切地说道,“孩子,还是让你大叔来吧,别刮到手。”林宇枫笑了笑,说道,“没事,大婶,我会小心一些的。”俩人在这边收拾着鱼,林庆海在那边已经淘好米,插上了电饭锅。厨房里热闹起来,你做鱼,我炒菜,闲下来的那一个便往饭桌上端菜,你来我往的,边说着话边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刘亚萍看着在自己眼前转来转去的年轻人,好几次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的眼角噙着泪,趁着没被发现的时候悄悄地擦掉了。林庆海看到林宇枫忙得脸上都流下了汗,脸色也有些涨红,便对站在灶台前煮大虾的林宇枫说道,“孩子,这厨房里热,你把帽子摘下来吧。”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不用,大叔,我戴着帽子习惯了。摘下来感觉头顶凉凉的,好像少了什么似的。”林庆海听林宇枫这么说,便没有再说什么,他也笑了一下,顺手端起那已经跳闸的电饭锅走出了厨房。“孩子,头受过伤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刘亚萍把鱼炖上后,看着林宇枫,很是担心地问道。“没有,大婶。可能是小时候落下的病根,头一凉些,便会觉得昏沉沉的。所以,我多数时候都是戴着帽子的。”林宇枫连忙解释道。“噢,是这样,那可要注意了。现在年纪轻轻的还不觉得有什么,将来岁数一大,那病可就全找都上来了。浩博,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刘亚萍关切地说道。林宇枫笑了笑,点头答应着,“大婶,我知道,您放心吧。”面带笑容的林宇枫,内心却犹如被尖刀捅了一个洞,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下,疼得他心都揪成了一团,“我哪里还有将来啊!一大把岁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作梦。我现在的身体都是他人的,我还有什么可值得注意的,也许明天或者后天就是我离开的日子,有谁能够了解每时每刻都在等着回归阴界的一个灵魂的悲哀和恐惧呢?”刘亚萍当然不会知道林宇枫此刻的痛苦,她一边慢慢地翻动着锅里的鱼,一边继续关切地和林宇枫说着一些注意保护身体的事情。林宇枫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不停地点头答应着。忙忙活活地近两个小时,一家人才算消消停停地坐到了饭桌前。林宇枫刚刚从母亲手里接过筷子,家里的固定电话就响了起来。林宇枫刚要起身去接,母亲说了一句话,就让他立即打消了接电话的念头。 第六十七节 刘亚萍看到林宇枫要去接电话,她连忙说道,“孩子,你快坐着歇会儿吧,你接了,也不认识是谁,还是叫你大叔去接吧。” 林宇枫一听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凉意,脸上的神情也暗了下来。他暗自忖道,“妈妈说的没有错啊,我已经不是林宇枫了,去接电话又能说些什么呢?我现在这个样子,又有谁会认识我呢?”他的心里痛痛的,身体还没有站起来便接着又坐下了,悲哀再一次包围了他。林宇枫勉强冲着母亲笑了一下,下意识地把头扭向了已经拿起电话的父亲。 “噢,孩子,我和你大婶都很好啊,谢谢你还惦记着。你现在在哪里啊?过来一起吃饭吧。”林庆海的眼睛看着刘亚萍,声音却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些,似乎是在有意说个刘亚萍听的,他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尽管林庆海脸上的变化稍纵即逝,但是林宇枫还是把父亲脸上的神情变化一一看在眼里,他的心里不由的疑惑起来。 林气候接着说道,“好,好,好,孩子,那你忙吧,有时间来家里坐吧。”他说完便匆忙地挂断了电话。 “宇枫他爸,谁打来的电话啊?”刘亚萍看着走过来的林庆海,很奇怪地问道,“听起来那孩子好像很忙的,是谁啊?” 林庆海笑着说道,“是公司里的孩子,昨天不是在一起吃的饭吗?打个电话来问候一下。我们也吃饭吧,菜都凉了。” 刘亚萍点了点头,也没多想,赶紧对林宇枫说道,“孩子,咱们也吃饭。”她一边说一边把菜加到了林宇枫的碗里。 林宇枫心里却多了一个疑问,“公司的那几个人自己了如指掌,他们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打来问候电话的。看父亲的神色也有些不对,好像在刻意掩饰着什么,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呢?” 林庆海打开了一瓶啤酒,对林宇枫说道,“浩博,大叔不知道你来,也没准备什么好酒,今天咱爷俩就喝啤酒吧。你大婶身体不大舒服,就不让她喝了。” 林宇枫连忙接过了啤酒瓶,慢慢地给父亲斟满,然后把酒杯端给了父亲,说道,“大叔,我又不是外人,您不要太客气了。我敬您老一杯。” 俩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林庆海一仰脖就喝干了酒杯里的酒,放下酒杯,他抬手擦了擦嘴角,借机用手遮住了微微颤抖的嘴唇。 林宇枫把这些看在了眼里,他什么也没用说,而是转向了母亲。他给母亲倒了一杯茶,对脸上挂满忧伤的母亲说道,“大婶,您身体不舒服,我敬您一杯茶吧。我希望您老一定要开开心心地生活。大婶,我虽然不能每天陪在您和大叔的身边,但是,请二老相信我,我却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二老安度晚年的。所以,大婶,不要再难过了,打起精神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您一定要让自己高兴起来才行啊。” 刘亚萍含着泪水颤声说道,“孩子,谢谢你,大婶没事的。只要看到你,大婶这心里就舒坦多了。” 林宇枫眼窝也湿了,他强压下心里的悲哀,神情坚定地对母亲说道,“大婶,您放心吧,只要我一有时间,我一定会来陪您的。” 刘亚萍感激地点着头,连连说着,“孩子,有你这句话,大婶就已经很感谢你了。这些日子,大叔和大婶没少给你添麻烦,孩子,你受累了。” 林宇枫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大婶,您不要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大婶,大叔,我们一起喝了这杯吧。” “哎,好,好,我们一起喝。”林庆海连忙答应着,一家三口同时端起了酒杯,轻轻地碰到了一起。 放下酒杯,林宇枫伸手拿起了一个大虾,边扒着皮边说道,“大婶,这大虾特新鲜,您尝尝。摊主跟我说是刚刚空运过来的,一下飞机就被酒店买走了很多,到了摊床没剩下多少。幸亏我去得早,再晚一点,连虾皮都看不到了。大婶,咱们吃吃看,这空中飞来的大虾和陆地坐车过来的大虾有什么不同。”他说话的时候把扒好的大虾送到了母亲的嘴边。 刘亚萍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看到林宇枫在望着她,刘亚萍伸手接了过来,放进了嘴里。 “大婶,怎么样?味道有什么不同吗?”林宇枫脸上故意露出很期待的神情。 刘亚萍吃完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味道很新鲜。孩子,谢谢你了。” 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婶,那您就多吃些。我下次来再去他家买一些过来。” 刘亚萍赶忙说道,“孩子,不要再麻烦了,大婶想吃就叫你大叔去买。你事很多,就不要惦记大婶了。” 林宇枫是因为担心母亲难过才故意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的,就是不想让母亲有时间想起已经死去的自己。 林宇枫又找到了另一个话题,接着和母亲聊了起来。 刘亚萍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吃完饭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林宇枫心里怕王丽芸在担心他,所以和父母聊了一会儿便提出要回去了。 林宇枫走出家门的时候,小小跟着他跑到了楼梯,刘亚萍过来抱起了小小。 林庆海执意要送林宇枫一段路,俩人便一起下了楼。 向小区外走的路上,林庆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现出深深的自责,他语气沉重地说道,“我心里很不安啊!浩博,你对刚才打来的电话感到奇怪了吧?我知道你是不相信是公司里的人打来的电话。是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打来的,她是宇枫的女朋友。可是,我是不敢告诉你大婶那个电话是宇枫以前的女朋友打来的,如果你大婶知道了会更难过的。老了老了,我却不得不拿谎话来应付你大婶了,我心里有愧啊!” “什么?”林宇枫的心里猛然一惊,脸上的神色也是骤变。好在天色已黑,林庆海并没有注意到林宇枫脸上的变化。 林庆海接着说道,“那孩子昨天晚上还打来电话呢,可能也知道了昨天是宇枫的生日,所以才给我们来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说了一些安慰你大婶的话。宇枫这一走,那孩子也挺难过的,提起宇枫就哭,哭得我心里这个难受啊!” 林宇枫压下心里的焦虑,尽量平静地问道,“大叔,我听你刚才说请她来吃饭的,她怎么没答应呢?” 林庆海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问她了,可那孩子说,她现在没在本市,过不来。她还说,以后有时间会来看我们的。” 林宇枫心里无法再平静下来了,眼前似乎出现了单佳娜的影子。原本就是勉强压制住的对单佳娜的思念,这时候一股脑地涌上了心头,他再也无法让自己不去想单佳娜,他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马上去酒店打听一下单佳娜的情况,而且,自己是真的很想见她一面。 林宇枫来到了小区的门口,和父亲道别后,转身打车离开了。 出租车直奔单佳娜工作的酒店而去。第六十八节远远地便看到“麒麟大酒店”灯火辉煌,宾客盈门。林宇枫走进了酒店的大厅。大厅里座无虚席,食客们吃得热火朝天,大汗淋漓,那场面要多尽兴有多尽兴。林宇枫四周望了望,见右侧有一个收银台,便径直走到了吧台前,对站在吧台后面的一个年轻女孩说道,“你好!麻烦问一下,单佳娜在吗?”原本一脸微笑的女孩脸上顿时露出意外的神情,说道,“你找单佳娜?对不起,她已经不在这里干了。”林宇枫心里一愣,脸上现出疑惑的神情,连忙问道,“不可能吧?为什么不干了?请问你知道她去哪了吗?”女孩摇了摇头说道,“是不干了,我不知(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