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4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4部分
遗魂记-第14部分闹,违者按公司的规定予以处罚。”周自强心里这个不服气啊,“你算什么啊?你不过也是给林总打工的,你又有几天是按时上班的,怎么还好意思张嘴说别人?”林宇枫似乎看透了周自强的心思,他说道,“我虽说是暂时替林总的父亲管理这个公司,但是制度还是要遵守的。我因为不能按时来上班,所以我并不拿工资,我只是出于朋友的友谊才在这里帮忙的。周自强,你却不同,你是这里的员工,就有义务遵守公司的制度。我曾说过,在公司的管理和经营上,一切都将按照林总的模式进行。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可以让你选择,第一,经济处罚,按公司的规定,扣除你最后一次奖金的10%作为处罚。刚才我听李会计说你这次的奖金可是不少啊,10%应该在1500元左右吧?”周自强也自知理亏,听到林宇枫说还有第二个选择,他急忙问道,“林总,那第二个选择是什么?”林宇枫微微一笑,说道,“这第二个选择可能有点丢面子,你出去把办公室的卫生好好地清扫一遍,这个星期就由你负责办公室的卫生了。”周自强一听,脸上有了笑模样,马上说道,“林总,我还是出去搞卫生吧,这件事确实是我错了,我认罚。”林宇枫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周自强,希望我们在一起工作愉快,我会等着你的好消息的。”“林总,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我现在正和一家新开业的旅店洽谈一笔生意,我保证做成这笔生意。林总,在你手下工作心情不郁闷。”周自强特自信地说道,脸上根本就没有因为受到处罚而闷闷不乐的神情。林宇枫笑了,说道,“周自强,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提出来,我们相互担待一些吧,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公司盈利了,我们才有钱赚。”周自强赶紧说道,“林总,您太客气了。对您的能力,我是心服口服。林总,那我去搞卫生了,您忙吧。”林宇枫笑着点点头。周自强转身走了出去。林宇枫这才有时间打开自己的电脑,调出了一些资料看了看。就在这时,外间的办公室响起了聂荣全调侃的声音,“周自强,今天怎么这么勤快呢,主动搞起卫生来了,是我看错人了,还是这大白天的你梦游呢?”周自强也没觉得难堪,一边拖着地,一边笑着说道,“兄弟我不是犯错误了嘛,林总罚我打扫一个星期的卫生。你小子也别难为兄弟,赶紧把你的脚抬起来,兄弟我帮你擦一擦。”聂荣全笑了起来,说道,“这可是件好事啊!这个星期我们可以不用搞卫生了,有专职人员了。林总真是伟大啊!”周自强嘴也不闲着,“聂荣全,你小子也别得意,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聂荣全一边把脚抬起来,一边说道,“我说你什么时间请客啊?这个月可是数你拿奖金最多的啊,我们可都等着呢。上次大力拿到奖金请客的时候,咱们可是涮的大螃蟹,吃完了你可是横着出来的。这次咱们换换口味,去吃正宗的川菜吧,酒店我们都找好了。周自强,别不说话啊,倒是给我们个音儿啊。”坐在一旁的大力说话了,“得了,给我留点脸吧,这个月我就开了个底薪800元,打车都不够,心里别提有多失落了。我得玩命地跑业务了,每个月开万八千的,那感觉是真够爽的啊!行了,我不跟你们闲扯了,赶紧联系我那客户吧。”随即便响起大力离开的脚步声。外间的几个人笑了笑,随后也没有了声音。坐在里间的林宇枫听着几个人的对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林宇枫是在三点多的时候离开电脑城的,没用多久,便到了自己家的楼下。林宇枫抬头望着自家的阳台,心痛得难以自制,眼里噙满了泪水,好半天儿他才伸手摁响了电子门铃。铃声刚落,便传来父亲林庆海那带着一丝倦意的声音,“谁啊?”林宇枫忍住心里的悲痛,尽力以平静的语气答道,“大叔,是我,林浩博。”“你来了,快上来吧。”随着林庆海的话音,电子门打开了。林宇枫刚走上两层楼便听到了小小的叫声,随后便看到小小从楼上跑了下来。小小围着林宇枫转了一圈,便在他的裤腿上蹭来蹭去的。林宇枫弯腰抱起了小小,轻轻地拍了拍它的头,并用手指在它的小鼻子上点了点,小小马上就安静了下来,老实地趴在林宇枫的胳膊上。站在门前的林庆海连忙向屋里让着林宇枫。林宇枫换上拖鞋,问道,“大叔,怎么没看到大婶呢?没在家吗?”林庆海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大婶在屋里躺着呢。一天了,也没起来。唉——”他的神情极是痛苦。“我去看看大婶。”林宇枫一听便有些急了,也没等林庆海回答,他几步就走进了母亲的房间,“大婶,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吗?”他焦急地问道。“大婶没有不舒服,大婶心里痛啊!”说着话,刘亚萍那原本含在眼里的泪水“哗”地一下流了下来,人已泣不成声,“我想宇枫啊!我可怜的孩子啊!”林宇枫鼻子一酸,他的眼眶潮湿了,“大婶,您不要难过了,如果宇枫地下有知,看到大婶如此伤心,宇枫也不会安息的。大婶,就是为了宇枫,你也应该好好地生活啊。”刘亚萍擦去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道,“大婶是不想难过的,可是我怎么能忘了宇枫呢?我昨天晚上还梦到了宇枫了,宇枫一脸的血,瞅着我一直在哭。我怎么叫他,他都不答应。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不把我带走,留下我的孩子啊?”林宇枫含在眼里的泪水跟着落了下来,他好想陪着妈妈大哭一场,把自己这些天憋在心里的痛苦和委屈一起倾泻出来。可是,林宇枫没敢这么做,那样妈妈会更难过的。林宇枫只好强压下自己的悲痛。站在一旁的林庆海看到这情景,急忙对刘亚萍说道,“你别哭了,浩博过来看你,别让孩子跟着你难过。浩博,你别介意,你大婶这几天心情不好,你多担待一些吧。”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叔,没关系的,我能理解的。大婶,你心情不好,我们出去散散步吧。”刘亚萍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孩子,谢谢你的好意了,可是我哪也不想去。”“大婶,你总这样躺着怎么行呢?就算是陪我,也出去溜达溜达吧。”林宇枫恳求着。林庆海也在旁边说道,“孩子大老远地来看你,你也该给孩子做口饭吃啊。”刘亚萍慢慢地坐了起来,很没力气地说道,“宇枫他爸,你去饭店要两个菜回来吧。我这就起来去焖点米饭。”林宇枫马上说道,“大婶,我们去饭店吃吧。那里人多有气氛。”刘亚萍本想不答应的,但是看到林庆海一个劲地点头,她也只好同意了。几个人下楼后,林宇枫便叫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按照他说的地址飞快地向前驶去。半个多小时后,林宇枫他们来到了李欣岚定好的酒店门前。林宇枫第一个走下了出租车。 第六十节“凯歌大酒店”,林宇枫抬头看着酒店的牌匾,小声地说道,“难怪蔡国立如此地傲慢,拥有这样的酒店,他的资产也该在几百万之上。”刘亚萍下车后,可能是有些不适,她咳嗽了起来。林宇枫连忙走到她的跟前,伸手搀着她的胳膊,说道,“大婶,您慢点。我们进去吧。”刘亚萍点了点头,在林宇枫的搀扶下走进了酒店。林宇枫轻轻地推开包间的门,随即想起了热烈的掌声。公司的所有员工都到了,看到刘亚萍他们一起鼓掌致意。刘亚萍一愣,看到大家热情地笑脸,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林宇枫扶着妈妈在椅子上坐下了来。服务员迅速地把菜上齐了。林宇枫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给父母斟满酒,然后说道,“大叔,大婶,我代表全体员工敬二老一杯,感谢二老给了我们施展才能的机会,我们敬祝二老健康长寿,开心如意。大叔,大婶,我们一起喝一杯吧。”“是啊,大叔,大婶,我们敬您二老一杯。”所有的人都端起了杯,一起望着刘亚萍。刘亚萍心里充满了感动,看着每个人脸上那真诚的神情,尽管她心里仍然有些难受,但也不忍拂了大家的好意,她眼里含着泪,慢慢地端起了酒杯,对林宇枫说道,“孩子,大婶先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的帮助,大婶和你大叔可能已经露宿街头了。大婶该谢谢你们才对。浩博,大婶更要谢谢你,宇枫走后让你受累了,大婶心里很过意不去。大婶知道,你在担心大婶。孩子,你放心吧,大婶没事的。”刘亚萍虽是这样说,但她的声音里仍然带着一丝的悲伤。面对母亲那悲伤的神情,林宇枫心里的那份痛自是无法形容,他强压涌上心头的悲哀,脸上带着笑容,和父母一起喝下了这杯酒。刘亚萍只是慢慢地喝了一口,便放下了酒杯。林宇枫比刘亚萍更快,在她之前就已放下酒杯,麻利地剥好一只大虾,用手拿着送到了刘亚萍的嘴边,“快吃个大虾,压压酒味。”他这样说道。刘亚萍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这情景太熟悉了,每次她喝下第一口酒的时候,只要是林宇枫在她的身边,保准会像现在这样利索地剥好大虾送到她的嘴边,母子间的浓浓亲情好似再现一样。恍惚之中,刘亚萍忽然觉得自己的儿子就在眼前,是那么的真切,触手可及。刘亚萍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嘴角哆嗦着却没有说出话来。林宇枫的心犹如正在被撕裂,痛得他浑身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他望着妈妈,双眼也有些潮湿了,他想安慰妈妈,可是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他就那样有些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暗暗地压下了涌上心头的痛苦。“大婶,如果不是林总及时地接管了公司,那后果可就真的很严重了。公司关门事小,弄不好还要赔付对方一大笔违约金的。林总来后,不仅扭转了局面,还为公司净赚了很多,我们大家也都拿到了奖金。林总,我们也敬你一杯。”周自强站了起来,端着酒杯来到了林宇枫的面前,接着说道,“林总,自从你来后,我们每一个人又看到了公司的大好前途。坦白地说,如果不是你的到来,公司可能早已关门了,我们也失去了工作。林总,冲这一点,我们也要敬你一杯。”林宇枫闻言谦虚地笑了一下,说道,“周自强,你过奖了!公司能起死回生,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在座的每一位都功不可没。如果不是大家同舟共济,勇度难关,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又能改变什么呢?我应该谢谢大家才是。来,为了公司今后的发展,也为了我们相处愉快,工作顺利,我们大家干一杯。”林宇枫的话音刚落,其他人便纷纷地站了起来,大家的酒杯碰到了一起。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包间里的气氛渐渐地热闹了起来。陪在刘亚萍身边的李欣岚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刘亚萍的脸上竟然有了笑容。林宇枫的心里充满了对李欣岚的感激。他走过去敬了李欣岚一杯。聂荣全和周自强也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林庆海的身边,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说得林庆海一个劲地点头,脸上的神情也开朗了许多。林宇枫欣慰地笑了,他借口上厕所走出了包间。林宇枫顺着楼梯来到了一楼的大厅,他稍微观察了一会儿,便向站在吧台后面看起来像是领班摸样的一个女孩走了过去。“小姐,我问一下,你们的老板蔡国立在酒店里吗?我是他的朋友。”林宇枫问道。那女孩谨慎地看着林宇枫,很小心地说道,“对不起,先生,我并不清楚。”“他平常不在这里办公吗?”林宇枫抱着一线的希望,看起来好像很随意地又问了一句。那女孩脸上的神情更加警惕起来,冷冷地说道,“对不起,先生,这个也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如果您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们的前台经理,我们的经理在那边,我可以带您去。”女孩下了逐客令。林宇枫看问不出来什么,只好冲着女孩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还是给你们的老板打电话吧。”林宇枫转身向楼上走去。他刚走到包间门前,便看到母亲从里面走出来。林宇枫急忙迎了上去,“大婶,你去哪里?”刘亚萍说道,“孩子,我去趟卫生间,你先进去陪他们喝一杯吧。”“大婶,卫生间在走廊的那边,不太明显,我送你去吧。”林宇枫赶紧说道。刘亚萍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趁刘亚萍去卫生间的功夫,林宇枫和站在旁边包间门前的一个服务生聊了起来。服务生岁数不大,看样子就是刚刚从农村来到城里,身上还流露着一股纯朴。服务生倒是很愿意回答林宇枫的问题,可惜他知道的太少了,林宇枫问了好几个问题,他则是一问三不知。林宇枫知道从服务生这是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他的心里难免有些郁闷,脸上的神情也暗了不少。林宇枫等了一会儿,见母亲还没有从卫生间出来,他不由得有些担心了,便向卫生间的方向望去。没一会儿,母亲走了出来,不过让林宇枫疑惑的是母亲是和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一起走出来的。林宇枫看着那女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在脑海里仔细地回想着这个女孩是谁,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难道会是她?”林宇枫呆呆地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女孩,一脸惊愕的神情。 第六十一节女孩的美令人心悸!一头秀发满是大卷,柔顺地搭在肩上。白净的皮肤看起来就像婴儿般娇嫩,富有弹性,似乎弹指可破,映入眼底都像是透明一样。弯弯的细眉下一双漂亮的眼睛虽说不是很大,但却是天生的笑眼,极有古典美人的韵味,倒叫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在翠绿的竹林里手抚古筝神情恬静的婀娜女子,犹如天使般善良可爱。只是这时的女孩的脸上似乎隐隐流露出一丝的忧伤,更叫人心生怜爱。女孩的穿着更是令人赏心悦目,一件浅粉色的紧身小衫外搭配了一件白色小夹克,下穿一条未及膝盖的深色花边褶裙,一双长靴正好到膝盖处。长靴上方镶嵌的仿真珠宝与褶裙下摆的装饰物相映成辉,衔接的恰到好处。随着女孩的走动,女孩身上的这些大小不一的珠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极是亮丽明显。这身装扮将女孩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女孩一路走来,倒引得走廊里的来往男人纷纷回头侧目。女孩似乎对这些人视而不见一样,挎着刘亚萍的胳膊,俩人说着话,径直朝林浩博这边走了过来。女孩渐渐地走近了,当林宇枫看到女孩额头中间那颗米粒大小的黑痣时,他的脑海里瞬时涌现出儿时的情景,小小的他怀里抱着一个布娃娃,泪流满面地看着坐在轿车里不停地向他挥手道别的小女孩,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佳佳不要走,佳佳不要走……”“佳佳,真的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林宇枫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他轻声地说着,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那女孩的脸,似乎被定住了一样。女孩来到了林宇枫的面前,脸上已收起了那淡淡的忧伤。看到林宇枫的样子,她并没有感到不快,冲着林宇枫微微地笑着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你好!我叫陈慧佳,很高兴认识你。”陈慧佳边说边向林宇枫伸出手来。林宇枫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陈慧佳是不可能认出自己的。林宇枫心里涌上深深的痛,脸上痛苦的神情瞬间闪过。他也笑了一笑,说道,“林浩博,很高兴认识你。”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就在这一刻,林宇枫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他想起了小时候俩人手拉手去上学的情景……那情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他竟然忘记了松开陈慧佳的手。陈慧佳慢慢地抽回自己的手,很友好地看着林宇枫笑了笑。林宇枫也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他不好意思地冲着陈慧佳笑了一下,为了摆脱自己的困窘,他扭头看着刘亚萍。刘亚萍看着陈慧佳说道,“这是宇枫小时候的伙伴佳佳,也出息成大姑娘了。如果不是佳佳提起宇枫,我还真认不出来了。佳佳刚搬走那会儿,宇枫天天念叨着佳佳的名字,晚上也要抱着佳佳送的布娃娃才肯睡觉。后来渐渐地大了,就不再提起佳佳了。我可怜的孩子,现在佳佳回来了,你却不在了。”刘亚萍忍不住伤心起来,她眼泪落了下来。陈慧佳的眼里也含着泪水,她对林宇枫说道,“我刚才听伯母说了宇枫的事。宇枫走后,你一直在照顾着伯父伯母,我心里很感动,谢谢你。”林宇枫看到陈慧佳难过的神情,他的心里装满了巨大的悲哀,可是却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一旁的母亲已泣不成声。他连忙对陈慧佳说道,“公司员工在这里聚会,向可敬的宇枫父母致谢。如果可以的话,请进去喝一杯吧。”陈慧佳点了点头,说道,“你和伯母先进去吧,我到那边打个招呼,随后就过来向伯父请安。”“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进去了。”林宇枫冲着陈慧佳点了一下头,扶着刘亚萍走进了包间。他几次欲回头看看陈慧佳,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李欣岚看到刘亚萍在流泪,虽说不知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很快地走到刘亚萍身边,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轻声安慰着她。林宇枫坐下没多久,便传来了敲门声。声音刚停,包间门便被轻轻地推开了。陈慧佳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手托餐盘的服务生。包间内顿时安静下来,看着宛如天人的陈慧佳,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异的神情,空气似乎在这一刻都停止了流动。陈慧佳微微地笑了一下,径直朝林庆海走了过去。“伯父,好久不见,佳佳来给您老请安了。”她举止优雅,落落大方地说道。“佳佳?哪个佳佳啊?”林庆海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宇枫他爸,你不会认出来的,这孩子就是咱家老邻居陈家的姑娘小佳佳啊,搬走好多年了,现在长成大姑娘了。如果不是佳佳先跟我说话,我也没认出来。”一旁的刘亚萍赶紧说道。“噢,是佳佳啊!难怪瞅着面熟呢?佳佳,你也在这里吃饭呢。快坐,就在这里吃吧。”林庆海也想了那个可爱的小女孩,连忙让着。陈慧佳说道,“知道伯父在这里,我叫厨师给伯父做了一道菜,表达一下我的心意。”她的话刚说完,服务生就把餐盘放到了桌子上。林庆海连忙说道,“佳佳,伯父谢谢你了。你父母还好吗?”陈慧佳答道,“他们都很好。只是我父母还在南方居住呢,并没有回来。我去年大学刚毕业,也是回来没多久。”一直注视着陈慧佳的林宇枫听了,马上想到陈慧佳有可能是读完研后才回来的。林宇枫并不感到意外,小时候的陈慧佳就很聪明,她能顺利地考上大学并且读完研究生应该不是件难事。林宇枫心里难过,默默地低下了头。母亲刚才的话说到了他的痛处,他暗暗地悲泣道,“为什么要在我死后才相遇呢?佳佳,为什么要现在出现呢?你知道吗?你的出现揭开了我尘封多年的感情,知道我有多痛吗?”“林浩博,尽管你也是宇枫的朋友,但我还是要代宇枫谢谢你!谢谢你对伯父伯母的照顾,也谢谢你为宇枫所做的一切。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这顿饭我来买单。”陈慧佳来到了林宇枫的跟前说道。林宇枫连忙抬起头,看着陈慧佳说道,“请不要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我先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买单的事还是我来吧。”陈慧佳说道,“请不要和我争了,这家酒店是我舅舅开的,我现在在酒店帮忙。朋友来吃饭,哪有要钱的道理。就这样定了吧,希望你们在这里开心满意。”林宇枫神情一变,急忙问道,“请问你舅舅叫什么名字?”“蔡国立。有什么事吗?”陈慧佳说完后不解地看着林宇枫。“没什么,我们也是听朋友的介绍来这里的。”林宇枫慌忙解释着,他的心里好像一块大石头落了地,顿觉轻松了不少。这时候的他真正体会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了。看到陈慧佳在看着他,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他连忙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了。”陈慧佳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你们请接着用餐吧。伯父伯母,我先去餐厅看看,一会儿再过来陪你们。大家请慢用吧。”她说完,冲着大家笑了一下,转身走出了餐厅。林宇枫看到陈慧佳在转过身的时候,脸上又一次现出一丝的悲伤神情,虽说是稍纵即逝,但是林宇枫还是看在了眼里,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个疑问。 第六十二节傍晚七点多的时候,林宇枫他们走出了包间。林宇枫打算到楼下买单后再给陈慧佳打个电话道别的。尽管陈慧佳已经那样说了,但是林宇枫并不想让陈慧佳替他买单。当林宇枫来到一楼的吧台时,却看到已经等侯在那里的陈慧佳,她是接到服务生的电话后匆匆赶过来的。林宇枫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他突然有种冲动,好想走到陈慧佳的跟前轻轻地牵起她的手。陈慧佳走上前对刘亚萍说道,“伯母,您要回去了?我会过去看望您和伯父的,二老要保重身体啊。伯母,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定要告诉我。这是我的电话,你拿好。到家后不论多晚,一定给我来个电话,我会等着您的电话的。”她说着把一张名片放到了刘亚萍的手里。刘亚萍点了点头,说道,“孩子,谢谢你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声音里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丝的悲伤。陈慧佳脸上也现出难过的神情,那自然流露出来的忧伤布满了她的脸庞。林宇枫默默地看着陈慧佳,心里有些痛。陈慧佳转向了林宇枫,极客气地说道,“林先生,欢迎您再次光顾本酒店,希望本酒店的服务令您满意。”说完,她也递给了林宇枫一张名片。林宇枫接过来看了一下,见名片上写着“凯歌酒店,餐饮部经理。”他收起名片,冲着陈慧佳一点头,说道,“今天,多谢你的款待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再一起吃顿饭吧。我请客。”陈慧佳点了一下头,说道,“那我先谢谢你了。我想请你帮个忙,如果伯父伯母有什么需要的话,请一定告诉我。”林宇枫点头答应了。陈慧佳一直把他们送到了酒店门口,看着他们打车离开。林宇枫先把父母送回家。到了楼下,刘亚萍想请林宇枫上楼坐会儿,喝杯茶再走。林宇枫婉转地拒绝了。和父母告辞后,林宇枫连忙叫司机直奔王丽芸的家。坐在车里的林宇枫心情极是不平静,他拿出陈慧佳给他的名片,看了好半天,脑海里浮现出陈慧佳那略带忧伤的脸。不知不觉中,林宇枫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在幼稚园里,他们曾经一起度过的日子……吃过午饭,两个小朋友悄悄地离开了饭桌,一前一后跑到了室外。“看,那有一只好漂亮的蝴蝶啊!”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指着落在牵牛花上的蝴蝶兴奋地对旁边的小男孩说道。“佳佳,你要吗?我去给你抓住好了。”小男孩稚声稚气地说道。“不要抓它了,它会死掉的,那多可怜啊!林宇枫,你不要吓到它哦。”佳佳连忙把手指放到嘴边,小声地说道。“好的,佳佳,我听你的。小蝴蝶,你一定要快乐地飞哦!”小男孩的声音也小了下来,轻轻地对女孩说道。蝴蝶舞动着翅膀翩翩飞了起来,在花丛的上方尽情地展示着它的美丽,好似一个快乐的小精灵。男孩和女孩高兴地跳了起来,追逐着美丽的蝴蝶,在幼稚园里欢快地跑着,跳着,洒下满园的笑声。直到有阿姨出来找他们,俩人才手拉手跑进了楼里……“兄弟,我们已经到南明路了,你在哪里下车啊?”出租车司机的问话打断了林宇枫的思绪。他连忙扭头看了看车外,说道,“师傅,你就在前面的路口停下来吧。”司机点了点头,一脚油门,就到了林宇枫说的地点。林宇枫下了车,急匆匆地走进了小区。林宇枫走进家门时,便看到王丽芸一脸担忧的神情站在门口,“浩博啊,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开手机呢?知道妈妈找了你多久吗?你想把妈妈急死吗?”她的声音里流露出极大的不满。林宇枫一脸的愧疚,他说道,“妈,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吗?我和同事在一起呢。喝完咖啡,我们又去吃了口饭。我手机在房间里呢,忘带了。”王丽芸生气地说道,“手机没带,也不该这么晚回来啊!这都已经九点多了,你一整天在外边,身体怎么受得了。累了吧,先进屋躺下歇会儿吧。我赶紧给你爸去个电话,你爸打回来好几次电话了。瑞嘉也急坏了,你这孩子啊!”林宇枫心里更加过意不去,连忙说道,“妈,还是我给爸打吧。”王丽芸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你先给你爸打电话吧,我也告诉瑞嘉一声,免得她担心。”她说完便欲转身去客厅,可是,她忽然又停住了,看着林宇枫问道,“你是喝酒了吗?”她的神色紧张起来。林宇枫一脸歉意地说道,“妈,实在推辞不掉,我只喝了一杯,您别担心。”“浩博啊,你现在还没有痊愈,是不能喝酒的,你怎么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你以前可是很少喝酒的,现在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呢?”王丽芸是真的生气了,脸上挂满了不满。看得出她心里极是担心。林浩博不喝酒,这倒是林宇枫没有想到的。稍一迟疑,他连忙解释道,“妈,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同事要结婚了,心里高兴,非拉着我喝一杯。看他那么高兴,我也不好拒绝了,只好喝了一杯。妈,别生气了,我以后会注意的。”王丽芸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说道,“你这样说,妈妈就放心了。妈妈不是唠叨,你的身体还在恢复之中,一切都要小心才是。对了,浩博,你刚才说到结婚,妈妈想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婚事办了。你俩的岁数也都不小了,选个日子结婚吧,我和你爸都在等着这一天呢。”“妈,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了。”林宇枫神情淡淡地说道,“妈,我给爸打个电话就睡了。您也早点休息吧。”王丽芸点了点头,走进了客厅。林宇枫回到房间后,马上就给林杰民去了电话。在和林杰民通话的时候,林杰民提到的一个情况,却让林宇枫想到了另一件事,林宇枫有些犹豫了。放下电话后,林宇枫陷入了沉思之中…... 第六十三节第二天早上,林宇枫和王丽芸刚刚准备吃早饭,电子门铃就响了。王丽芸感到有些奇怪,像是自语地说了一句,“这么早,会是谁呢?”她说完便准备站起身去看看。林宇枫连忙说道,“妈,你坐吧,我去看看。”说着话,他已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前,看了一眼可视门铃,嘴里说道,“是瑞嘉。”说完,抬手摁了开关。“瑞嘉不上班吗?怎么会来这么早呢?”王丽芸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你和瑞嘉要出去吗?”林宇枫脸上也是疑惑的神情,说道,“没有,瑞嘉并没有给我打电话。可能是顺道上来看看吧?”俩人正说着呢,齐瑞嘉已经走出了电梯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林宇枫,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满,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马上又压了回去,只是冲着林宇枫笑了笑,静静地看着林宇枫。“你来了,进屋吧。”林宇枫弯腰替齐瑞嘉拿了一双拖鞋,对她说道。“瑞嘉,你来了。吃饭了吗?过来一起吃吧。”王丽芸也走了过来,说道。“伯母,早上好!我不放心宇枫,所以过来看看。”齐瑞嘉看了一眼林宇枫,扭头对王丽芸说道。王丽芸也说道,“是啊,我昨天也提心吊胆了一整天,直到宇枫进门,我这心才放回了肚里。我昨晚狠狠地说了宇枫一顿,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能让人这样操心呢?瑞嘉,一宿儿没睡好吧?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你昨晚一定没睡好。快进屋,吃完饭再歇一会儿吧,我这就给你盛饭去。”她说完,转身走进了餐厅。齐瑞嘉看着林宇枫,脸上现出委屈的神情,说道,“昨晚听伯母说你累了,才没有给你打电话的。宇枫,昨天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听不到你的声音,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所以早早地就醒了。宇枫,为什么不能给我来个电话呢?你想不到我会担心你吗?”林宇枫看到齐瑞嘉一脸的憔悴,心里早已过意不去,齐瑞嘉的一番话更让他惭愧,他昨天还真就没想到应该给齐瑞嘉打个电话,更没想到齐瑞嘉会因为没听到他的声音而彻夜未眠。林宇枫无语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向齐瑞嘉解释昨天没给她打电话的事情。林宇枫一脸歉意的神情,看着齐瑞嘉勉强笑了一下,没说话。齐瑞嘉并没有追究下去,她转移了话题,“浩博,下次出门一定带着手机好吗?我们联系不到你会很担心的。你昨天去医院,医生怎么说呢?”“啊,医生说伤口愈合的挺好,没什么问题。”林宇枫连忙回答道,见齐瑞嘉没有再说下去,他暗暗地松了一空气,在心里很感激齐瑞嘉能够如此善解人意,他还真的害怕齐瑞嘉再问下去的。“那你还哪天去医院复查呢?这次我一定要陪着你去。你一个人家里医院的跑来跑去的,我真是不放心。浩博,你和医生约好下次去医院的时间了吗?我和同事打个招呼,到时,我陪你去。”齐瑞嘉一脸坚决地说道。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瑞嘉,你不用这么紧张 ,你还怕我走丢了吗?不要把我当成病人了,我已经好多了。前些日子,你因为我已经给同事添了很多的麻烦了。现在我都已经出院了,你再这样多事,你的同事会有意见的。再说了,去趟医院还需要有人陪着,让你的同事知道了,还以为我病得不轻呢!日后见了你的同事,叫我的脸往哪搁啊。瑞嘉,你快饶了我吧。”齐瑞嘉也笑了,说道,“那好吧,我不会特意去请假了。不过,浩博,你一定要答应我,下次出门,一定把手机带在身边,让我随时都能找到你。”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瑞嘉,还没吃饭吧?吃完饭再去上班吧。妈妈已经把饭给你端进去了。”“你们俩过来吃饭吧,饭要凉了。”林宇枫的话音刚落,王丽芸走出餐厅对他俩说道,“时候不早了,瑞嘉还要上班,先吃饭吧。”俩人相视一笑,走进了餐厅。吃过饭没多久,齐瑞嘉就去上班了。林宇枫和王丽芸在客厅聊了一会儿,也回到了林浩博的房间。林宇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伸手拿起了林浩博的手包。从里面抽出那份简历,这是那天从林浩博的住处拿回来的,一直还没有抽出时间看呢。林宇枫先把林浩博的个人简历仔细地看了一遍,对林浩博的成长过程大致有了一些了解。这份简历显示林浩博到这个单位上班的时间并不长,从大学毕业,到林浩博到这个单位上班,其间有两年的空档。这两年,林浩博在做什么呢?待业在家吗?还是……林宇枫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可没过多久,他马上就想到了林杰民。林杰民多年搞工程,这两年的时间,林浩博也许是跟着父亲一起熟悉业务了,为将来子承父业打基础。可是,又是什么原因让林浩博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呢?(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