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2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2部分
遗魂记-第12部分前开吧。”胡师傅一边向前开,一边问道,“小林,你准备去哪?”林宇枫想了想说道,“我们先到出城口吧。具体到哪,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到了出城口,我再告诉你吧。”胡师傅点了点头,开着车向出城口驶去。第五十节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的林宇枫在王丽芸千叮咛万嘱咐声中离开了家门,来到小区门前。胡师傅没有像往常那样早早地等候在小区的门前,林宇枫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径直走到了一辆等客的出租车前,打开门坐了进去。林宇枫在医院的走廊里碰到了昨晚值夜班的吕医生。林宇枫笑了笑,和吕医生打着招呼,“吕医生,该下班了吧?”吕医生点了点头,说道,“林浩博,我正要去病房找你呢。今天下午有北京著名的脑科专家来我院进行学术交流,我觉得你这个病例很典型,想请北京来的专家一起探讨一下,到时候可能要到病房去实际查看一下。你今天输完液先不要急着回去,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吧。”林宇枫想了想,便答应了。他说道,“吕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我已经完全康复了,是不是可以办理出院了?”吕医生看着林宇枫一脸严肃地说道,“林浩博,你恢复得这么好当然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但是,从医生的角度上来看,我觉得你现在出院还有些早,我有些担心,你头部的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随时有感染发炎的情况发生,如果处理不及时,后果不堪设想,我希望你能慎重一些。”林宇枫“吕医生,这一点,我会很小心的,你就放心吧。”吕医生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林浩博,医院也是尊重病人的意愿的。如果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定要马上来医院,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我知道,我会的。”林宇枫点头答应着,心里却暗自说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疾病能威胁到我的生命了,我的命是捏在冥界使者黑风的手里的,他要来带我走的时候,纵使你们医术再高明,也不过是束手无策地摇头而已。”林宇枫直接回到了病房,他刚躺下,护士就走了进来,利索地给他插上针头,调好了输液开关,看着他说道,“林先生,明天开始换药了,输液的时间就不用这么长了,你可以晚些时候过来了。”林宇枫脸上现出一丝郁闷的神情,连忙问道,“还需要输多久呢?每天像个废人一样躺在这里,说实话,我真有些受不了了。”护士说道,“这个疗程时间短,只有七天,就是加强巩固而已。为了你的健康,再忍耐一下吧。对了,林先生,吕医生在找你呢。”林宇枫说道,“我来的时候看到吕医生了,他已经告诉我了。对了,护士,北京来的专家什么时候到达这里?”护士想了一下说道,“听说下午的会议是定在两点钟的,都是一些著名的脑科专家。对了,催眠大师高仁圣现在也在医院里呢。刚才他还问到你呢?看来他对你好像也很关心的。林先生,你要见见他吗?”林宇枫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以后再说吧。我感觉有些累,想休息一会儿。”他说完,慢慢地闭上眼睛,好像在闭目养神一般。护士看了看林宇枫,没再说话,转身走出了病房。听到关门声,林宇枫睁开了眼睛,望着缓缓滴下的药水,他的脸上现出疑惑的神情,想到昨天无功而返,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一丝惆怅爬上了他的脸。林宇枫再次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在脑海里仔细地回想着那个路人被本田轿车带走时的情景。林宇枫努力地回忆着本田轿车途径的路线和到达乡间那栋三层楼时所用的时间。林宇枫清楚地记得,那路人坐进车里后,本田轿车便沿着公路向前开去。出了城以后,本田轿车开得极快,风驰电掣一般,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车身飘起来了。林宇枫暗暗地算了一下,以这样的车速行驶半个小时左右,那也该跑出百公里左右了,这还是保守一点的说。那就是说,轿车至少是在百里之外才拐到乡间小路上的,在乡间小路又颠簸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那栋三层楼前的。有一点,林宇枫是能肯定的,轿车是拐向了右侧的乡间小路。因为,在行驶的过程中,司机曾差一点和对面开过来的没有开大灯的一辆拖拉机撞到一块,司机本能地向右一打舵,才避免了一场事故。记得当时司机还狠狠地骂了一句,“妈的,找死啊!老子不是今天有事,非把你扔沟里去。”听得出他是相当的生气,语气也是极其霸道。坐在后面的一个人马上说道,“往右靠靠吧,这黑灯瞎火的,别弄出点事来,老板还在等着呢,赶紧消停地赶路吧。”林宇枫对这件事记得特清楚,他当时还回头看了看那辆拖拉机,也是在这个时候,他隐隐约约地看到在远处似乎矗立着一座好像是信号塔一类的建筑。所以,在昨天,当他们驾车跑出百里之外后,林宇枫才会特别肯定地让胡师傅拐上了右侧的乡间小路。只是让林宇枫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走了一遍,他才发现,这条公路上向右侧延伸的弯弯曲曲的小路可不只是一条。每隔十里八里的,便会出现这样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也不知每条小路通向哪里,但看起来似乎都很远,好像一条爬行的巨蟒一般,把庄稼地一分为二。林宇枫凭印象让胡师傅把车开上了一条小路,结果小路的尽头是一个村庄,整个村子里连二层楼都没有,更不要说三层楼了。万般无奈的林宇枫只好又叫胡师傅倒回了公路上,接着向前开了一段距离,重新拐上了另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更是难走,坑坑包包一个接着一个,稍不注意便陷进了坑里。再加上前两天下雨的关系,道路还有些泥泞。胡师傅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把车开到了小路的尽头。没想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养猪场,一阵风吹过,空气里都融合着一股的臊气。这一回,林宇枫连哭的心都有了,他愣愣地地望着不远处一排排的猪舍,半天没有说话,他的心情低落到极点。林宇枫隐隐觉得想要找到那栋三层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脸上的神情暗了下来……“必须尽快出院,我没有时间可耽误了。当务之急是找到那栋楼,可是,要怎样去找呢?”林宇枫越想越觉得事情毫无头绪可查,他呆呆地看着输液管,脸上渐渐布满了愁云,不知不觉中他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病房门轻轻地开了,林宇枫扭头望了过去。护士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很清瘦,带着一副近视镜,穿着一件宽松的棉服,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林宇枫仔细地想了一下,脑海里对这个人似没有一点的印象。林宇枫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觉得林浩博有可能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因为在林浩博遗留下来的碟片里和影集里都不曾见到过这个人的身影。当然,这仅仅是林宇枫的猜测而已,看着走向床前的这个男人,他的心里多少也有一些紧张。林宇枫不由得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应付,千万不能贸然说话。想到这,林宇枫的脸上很快地就恢复了平静的神情。第五十一节来人很快地就走到了林宇枫的跟前,带着一脸的笑容,“你好!林浩博,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催眠大师高仁圣。正好今天来医院,听说你在输液,我就过来看看你了。”高仁圣不待护士说话,他抢先说道,语气极是热情自然,脸上的神情也好像是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一样。“高仁圣?”林宇枫重复了一句,然后说道,“你好!我听吕医生说起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的语气可是不热情,脸上的神情也是不冷不热的。护士看出林宇枫似乎并不想和高仁圣多说话,她一边给林宇枫拔下针头,一边对他说道,“大师是从吕医生那来的,吕医生把你目前的情况向大师介绍了一下,大师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希望你不要介意。”她说完冲着林宇枫歉意地笑了一下,扭头对高仁圣说道,“患者刚输完液,可能会有一些困倦,还请大师不要占用病人太多的时间。”高仁圣点点头,他并没有在意林宇枫的态度,对护士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和林先生谈谈。”护士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病房。高仁圣先是看着林宇枫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一直在关注着你的情况。你制造了医学界上的一个奇迹,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林浩博,我很愿意帮助你早日恢复记忆。我听吕医生介绍过你的病情,针对你的情况,我回去研究了一套治疗方案,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试一试?”林宇枫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先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并不需要接受什么催眠治疗,我的记忆正在逐渐地恢复,我已经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完全恢复记忆的。所以,我目前还不打算接受催眠治疗。”他一口回绝了高仁圣。高仁圣似乎早就料到了林宇枫会拒绝,他并没有就此放弃自己的计划,他诚恳地对林宇枫说道,“这一点,我已经听吕医生说过了,这也正是我好奇的地方。你头部伤得如此厉害,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神奇地好转,这简直就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坦白地说,我接触过很多像你一样的患者,但是他们却远没有你这般幸运,甚至有些人经过好长时间的治疗,可以说是用尽了各种方法,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到现在仍然是无法完全恢复记忆。我考虑了很久,觉得这和患者自身的条件有着密切的联系。林浩博,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来找你的原因。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怎样做到的?这很有研究价值,我想知道这里面的原因。”林宇枫心里多少有些不快,他现在可没有心情和高仁圣谈论这个问题,况且,就是他把原因告诉了高仁圣,高仁圣也不会相信的,准以为他是大白天在说胡话呢。林宇枫不想把时间白白地浪费在高仁圣身上,他说道,“对不起,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我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谈的。”高仁圣看出林宇枫并不想和他谈论下去,他似乎是有备而来的,接着说道,“林浩博,我知道你可能很抵触催眠治疗,我并不是一定要你接受这种治疗,我只想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宝贵的经验。因为,在我的诊所有很多你这样的患者,我真得很希望你的经验对他们能有所帮助。”林宇枫在心里服了高仁圣这股执拗劲,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但是高仁圣似乎还是不死心。林宇枫意识到如果自己不答应高仁圣的要求,相信高仁圣是不会离开的,他实在是不愿意再说下去了。林宇枫压下心头的不满,脸上尽量保持着平静的神情,应付道,“那好吧,你给我一些时间,我想想再告诉你吧。”高仁圣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感激地说道,“谢谢你!林浩博。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师兄,我师兄在催眠这方面很有造诣,他可称得上是国内催眠第一高人了。说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就是一个正在跑步的人,我师兄都能在瞬间让他站着睡着了,这绝不是夸张。只是我师兄是个很低调的人,知道他的人并不多。不是关系比较密切的朋友,他一般是不会答应出面的。不过,有一个一直困扰他的问题,这个问题说起来话就长了,我今天也就不跟你说那个问题了。但话说回来,我觉得你的情况可能会对他有所帮助,他要是知道了你这件事会立刻赶过来的,你这件事本身就让人感到很惊奇了。”林宇枫可不想听他谈什么师兄师弟的,他心里暗忖道,“我怎么会不相信?我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天底下还有什么事不会发生的呢?”此时的林宇枫只想着赶紧把他打发走,“大师,我们以后再谈论这个问题吧。我感觉有些疲倦,请让我休息一下。”他婉转地下了逐客令。高仁圣这时候也已经准备起身告辞了,他满脸笑容地说道,“那我就先离开了,待我联系到我师兄,我们再一起来看你。”林宇枫赶紧点头答应着,“好的,我们改日见吧。”高仁圣笑着点点头,这才放心地离开了病房。“天哪,这是什么人呢?怎么这么磨叽啊!”待高仁圣走出病房,林宇枫常常地出了一口气,用手拍着脑门,忍不住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估计那些失忆的患者不是被他的催眠术治好的,应该是受不了他的磨叽,让他给絮叨好的。谢天谢地,幸亏当初我没接受他的治疗,还真是万幸了。”他的脸上倒也现出一丝后怕的神情,苦笑着摇了摇头。傍晚的时候,林宇枫是和齐瑞嘉一起离开医院的。在医院的门前,齐瑞嘉没有看到胡师傅,她不由得奇怪地问道,“浩博,怎么没看到胡师傅呢?这几天不是他一直接送你的吗?”林宇枫连忙说道,“啊,胡师傅今天临时有点事情,实在脱不开身,我便叫他不要来接我了。这里打车也很方便,我们叫辆出租车吧。”齐瑞嘉点了点头,说道,“浩博,我明天休息。明天早上我陪你来医院吧。”林宇枫听后,马上说道,“你刚上班,这几天单位一定很忙吧?你也累坏了,明天就在家好好地休息一下吧。”齐瑞嘉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在家也无法安下心来休息,我还是陪你来医院吧。浩博,这几天单位加班,我一直都没能去看你,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呆会儿。浩博,可以吗?”她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期盼的神情。林宇枫无法回绝了,齐瑞嘉的要求并不过分,他实在找不到拒绝的借口了。想到明天本打算去公司一趟的,现在看来是有些难了。林宇枫心里有些着急,他的脸上难免现出了一丝的为难之色。“浩博,你在想什么呢?我让你为难了吗?”齐瑞嘉的神情变得有些不安起来,她看着林宇枫的眼睛,很有些委屈地问道。林宇枫原想找借口搪塞一下的,但看到齐瑞嘉脸上那略含哀怨的神情,他心里有些不忍,面带歉意地说道,“瑞嘉,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我等你。”齐瑞嘉这才露出了一些笑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回家的路上,齐瑞嘉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林宇枫,他心里有个想法,决定明天找个适当的机会去那里看看。 第五十二节林宇枫是在第二天的傍晚齐瑞嘉走后才和王丽芸提出来要回林浩博自己的住处一趟的,他的理由倒是很简单,他想出去走走,顺便取几件衣服。王丽芸倒是显得有些吃惊,她说道,“浩博,你的住处离这很远的,今天有些晚了,改天再回去吧。你爸这两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叫你爸开车送你过去。你想出去走走,妈妈就陪你到楼下散散步吧。”林宇枫心里是很想现在就过去看看的,昨天在出租车里,齐瑞嘉是无意当中对他提起自己住的小区最近一段时间供暖特别不好,居民正准备上访去呢,她随口问了林宇枫一句,“浩博,也不知道你自己的住处最近供暖怎么样 ?要不要回去看看啊? ” 虽说林宇枫当时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但是林宇枫却把齐瑞嘉的话记在了心里。可是他拿不准林浩博的住址是否就是身份证上的地址,他没敢贸然自己去。林宇枫马上就想到了林浩博的母亲,她是可以帮助自己的。尽管和王丽芸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林宇枫却觉得自己现在很依赖她,在心里暗暗地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也只有在她的面前,林宇枫才不会把自己完全隐藏起来,遇到什么难事,他会首先想到要她来帮忙的。所以当林宇枫决定回“家”看看的时候,他没有和齐瑞嘉说这件事,而是告诉了王丽芸,他知道王丽芸应该会答应他的。林宇枫这样做自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想尽快地去一趟林浩博的家看一下,既熟悉一下路线,也想更多地了解林浩博这个人,当然顺便取些衣服回来也是必须的。但是,王丽芸的话却叫他没法再坚持了,他想了一下,便做出一副无奈的神情说道,“好吧,妈不想去,我也只好听妈的了。”说到这, 他还故意做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说道,“好想回去看看啊!可是妈嫌远,也只好改天了。”王丽芸听后心里倒觉得有些难受了,她连忙说道,“浩博,真得很想回去看看吗?那好吧,妈妈陪你去就是了。”林宇枫一听就乐了,高兴地说道,“妈,谢谢你!”王丽芸竟然能很快地改变主意,答应他,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林宇枫的脸上露出了特开心的笑容。王丽芸也笑了,说道,“你这孩子,从小就这毛病,决定做的事情绝不会往后拖,否则,晚上睡觉都不踏实。看来,这都是妈妈把你惯坏的。”林宇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很认真地说道,“我是妈的儿子,当然只有妈妈是最了解我的了。妈,我们现在就走吧。”他还真来了那股说做就做的劲了。王丽芸笑着点点头,母子二人走出了家门。出了小区门,王丽芸就坚持叫了一辆出租车,她可是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辛苦。林宇枫只好同意了。一上车,林宇枫就假装看手机上的短信,当司机回头问去哪时,自然就是王丽芸回答的,地址也正好是林浩博身份证上的地址。林宇枫心里有数了。出租车行驶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在一个小区门前停下。母子二人下车后走进了小区。林宇枫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个小区。这也是个高层住宅楼。尽管天色已有些晚了,但也能一眼就看出小区里的环境极是干净,庭院内看不到一点的垃圾废物,就是花坛内都不曾有一点的废弃物。这个小区的豪华气派绝不亚于王丽芸住的小区,可算得上是个富人区了。俩人乘坐电梯到达15层的时候,王丽芸开门先走了进去,并没有看到她开灯的动作,但室内的灯随即亮了,灯光柔和不刺眼。王丽芸俯身从鞋架上拿下两双拖鞋,她先换上了。随后走进室内的林宇枫隐隐闻到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他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四处打量了一下门厅,门厅该有十多平米,单是这一个小小的门厅,就让林浩博不由得在心里暗暗佩服林浩博的生活品味。门厅的装修很简洁,仅在门后的位置打了一组鞋柜,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两排拖鞋。雪白的墙壁上,左右两边各悬挂了一幅很大的精美壁画。左边的壁画是一只卧在平原上的老虎,安静中透露出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黑白相间的斑纹清晰可见,虎目炯炯傲视着前方,它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那份威严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到深山里的猛虎,雄壮矫捷,称霸于崇山峻岭之中。右边的壁画则是一幅高山流水的风景画,蓝天映衬着高耸的山峰,几朵淡淡的白云点缀在蓝天之中,好似那盛开的雪莲花,晶莹剔透。潺潺的清水顺着山体涓涓流下,疑是天上之水到人间,那份清澈令人心旷神怡。整个门厅最引人瞩目的就是这两幅价格不菲的壁画了,除此之外,雪白的墙壁上再也找不到其它的赘物,更不要说是一丝的划痕和灰尘。林宇枫很自然地抬头望向了棚顶的灯,他发现棚顶并非是一盏灯,而是左右各一排小射灯,只是现在亮的却只有中间的一个圆形的吊灯。“浩博,怎么了?”换上拖鞋的王丽芸回身看着林宇枫问道。林宇枫连忙收回了目光,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很亲切。”他边说边又使劲地吸了一下鼻子,“这味道才是家的味道呢。”王丽芸一愣,心里倒多了一丝的担心,她连忙说道,“你这孩子,不是要告诉妈妈你打算回来住吧?妈妈可不会答应的。”林宇枫笑着摇了摇头,真诚地说道,“妈,你放心,我没有回来住的想法。如果妈妈不嫌我烦,我愿意永远和妈妈住一起。”王丽芸笑了,说道,“行了,不要用好听的话哄妈妈开心了。妈妈倒是盼着你永远和爸爸妈妈住一起,不过那也是不可能的。等你的伤好了,你就会吵着搬回来了,你就不会记着刚才说的话了。再说了,你和瑞嘉很快地就要结婚了,哪能和我们住在一起呢?”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倒显出一丝的伤心。林宇枫收起了笑容,一脸认真地说道,“妈,我不结婚了,永远和爸妈住一起好不好?”王丽芸以为他在开玩笑,所以认真地说道,“结婚也没什么,妈妈和爸爸欢迎你们回来一起住。浩博,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瑞嘉娶进门呢?”林宇枫这回却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低头换上了拖鞋。王丽芸也没再说这件事,她对林宇枫说道,“浩博,你回房间拿衣服吧,妈妈到客厅做会儿。”她说完,径直走进了客厅。林宇枫观察了一下,觉得右侧的这个房间应该是林浩博的卧室,他便走了过去,伸手拉开了门。门一开,灯就亮了,林宇枫这才知道这是卫生间。当他看到王丽芸好像要回头时,他迅速地走进了卫生间里。卫生间看起来足有十平米,装修简洁,但却不失高档,四周是白色瓷砖,拦腰一条黑色条形瓷砖,使卫生间看起来层次分明,立体感很强。靠里侧有一个很大的白色浴缸,在浴缸的一侧是一个两层的不锈钢托架,上面分别整齐地摆放着洗发香波和沐浴露之类的日用品,大大小小的各种形状的瓶子不下十个。坐便盖上也有两个卡通人物造型的小圆盒,那是空气清新剂,卫生间里那股幽香味就是从这两个小圆盒里散发出来的,清香高雅,沁人心扉。看到这些东西,林宇枫更加确定林浩博在生活中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有着严谨的生活规律。当林宇枫走进林浩博的房间时,他不由得在门口站住了,脸上闪过一丝吃惊的神情。 第五十三节林宇枫一进门,灯就亮了!灯光很是柔和,那是两盏白色的圆柱形吊灯。林宇枫这才看清林浩博的卧室很大,至少也有四、五十平米,装修简约气派,虽说这个时候没有阳光的照射,但是林宇枫还是感觉眼前豁然一亮,室内颜色搭配实在是太棒了!布局更是无可挑剔!雪白的墙壁,一侧是暗褐色的通体实木壁柜,光泽鲜亮如初。另一侧则是一张白色的木质床,床头柜也同样是白色的,上面的台灯造型别致,好像是一个曼妙的少女手托着一个果盘一样。床罩的颜色却是和落地窗的窗帘是同一种颜色,都是暗褐色。落地窗很大,几乎占据了一面墙。落地窗前是一盆生机盎然的盆栽植物,足有一人多高,绿绿葱葱的。这娇嫩的绿色和壁柜中间部分的淡绿色玻璃相互映衬,给这个房间增添了无限的生机。浅色的实木地板上铺着洁白的地毯,脚踩到上面,犹如踏在棉花上,那种感觉,极是轻柔舒适。室内整体装修浑然一体,找不出一点的瑕疵。窗外,更是万家灯火尽收眼底,这别样的景象叫人心情舒畅。 虽说林宇枫在走进林浩博的卧室以前心里也猜到了他居室的装修应该是相当有水准的,但是当他看到室内的陈设以后,心里却不得不佩服林浩博的个人品味,这样的室内装修设计,没有一定的审美观念还真想象不出来。林宇枫暗竖大拇指,很是佩服林浩博的眼光。更让林宇枫佩服的是室内的洁净,真可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一个男人能把自己的家打理得如此井井有条,还真是不多见。如果不是林宇枫亲眼所见,任别人怎么说,他也不一定会相信的。林宇枫的目光落到了床头柜上整齐码放着的书和笔记本上,他的心里一动,便走到床头柜前,伸手拿起了那个笔记本,翻开一看,竟然是个通讯录,里面记了很多的电话号码和一些日常琐事,内容很多,差不多记满了笔记本。林宇枫又拿起了那本厚厚的书,见是一本武侠小说,这可不是自己喜欢看的书,自己喜欢看些描写成功人士的经历和经商之道的书籍。林宇枫把书又放回了床头柜上。他顺手拉开了床头柜的小抽屉,抽屉里有一个小手包,一部手机,还有一个档案袋,档案袋里似乎装了很厚的纸张。林宇枫想都没想就把档案袋拿了起来,抽出里面的纸张一看,竟然是林浩博的个人简历,还有立功奖状。林浩博的各种证书也都在里面,最让林宇枫感到惊奇的是林浩博的母子健康证也在里面。这会儿,林宇枫真服了林浩博的这股一丝不苟的细致劲了。林宇枫想了一下,便把林浩博的个人简历拿了出来,放进了手包里,然后把手机和手包一起放进了外套兜里。林宇枫这才走到壁柜前,伸手拉开了壁柜左侧的门。这组两米宽的柜子里挂满了好几种颜色的衬衫,以白色居多,水粉色和浅蓝色的衬衫也各有几件,但款式却不相同。这些衬衫熨烫得平平整整的,按颜色的深浅排开。林宇枫只是粗略地数了一下,至少也有四、五十套之多。这么多的衬衫,难道林浩博是在收藏衬衫吗?林宇枫看着都觉得有些晕了,还以为自己到了商场里的男士柜台前了呢。林宇枫拿了几件衬衫,当然是他自己喜欢的颜色。他把衬衫挎在胳膊上,准备再去右侧的壁柜里拿两件外套。林宇枫正要转身往那边走,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壁柜中间浅绿色玻璃后面,一瓶古龙香水引起了他的注意。林宇枫决定把它带回王丽芸的家里。他走到中间,拉开玻璃,伸手去取那瓶香水,他的脚无意之中碰到了壁柜中间最下面的抽屉。抽屉竟然慢慢地开了,倒把林宇枫吓了一跳。林宇枫连忙低头一看,抽屉里装满了林浩博的内裤,一摞一摞,码放得整整齐齐。林宇枫弯腰拿起了一摞,放到了另一只手上。他伸手去关抽屉,他的手刚刚碰到抽屉,没想到抽屉竟然自己动了起来,慢慢地关上了。林宇枫稍微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又用脚尖轻轻地碰了一下抽屉,抽屉果然自己开了。原来这是感应抽屉,林宇枫对这种五金可是了如指掌,因为他的同学郑仕军就在哈尔滨独家代理意大利品牌五金特瑞尼,虽然这种五金价格不菲,但由于质量上乘,生意是相当得不错。郑仕军曾笑着说过,以他们现在的经济实力,想要把家里的橱柜全部换上特瑞尼五金,那还得奋斗几年。没个百八十万的,你想都别想!“难道,林浩博的橱柜全都是感应的吗?”想到林浩博家的富有,林宇枫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浩博,你在做什么呢?收拾好了吗?”王丽芸走进了进来,说道,“天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马上就好了,妈,你再稍等我一下。”林宇枫连忙回答道,他边说便走到另一侧壁柜前,从里面随便拎出两件夹克衫。看到壁柜里还有一个整理袋,他顺手拿了出来。王丽芸帮他把衣服叠好,放进了整理袋里,两个人这才走出了房间。在回来的路上,林宇枫扭头看着车外,他在心里说道,“明天有时间的话再来一趟吧,尽快熟悉林浩博的家。”王丽芸似乎有些困倦了,闭着眼睛靠在车后座上。林宇枫暗暗地猜测着林浩博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性格,像他这样的富家子弟常常会有一种优越感,性格中自然就有一些的傲慢,但是看他和艾琳的关系,他倒像是一个和蔼的哥哥,亲切随和。林宇枫困惑了,他实在搞不懂林浩博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想得头都有些疼了。林宇枫这时忽然感觉到他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在轻微地震动,那是他自己的手机。林宇枫一愣,不由得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王丽芸,见她仍在闭目养神,林宇枫便悄悄地掏出了手机,看了一下,原来是胡师傅发来的短信,意思是事情有眉目了,约好明天早上过来接他。林宇枫的脸上现出了沉思的神情…… 第五十四节第二天早上,林宇枫比往常早一些出了门。他来到小区门前时,看到胡师傅已经在等他了,手上的烟已经吸掉了大半支,看样子,胡师傅已经等很久了。林宇枫冲着胡师傅挥了挥手,紧走了两步,伸手拉开车门坐进了车里。胡师傅扭头看着林宇枫,问道,“先去医院吗?”林宇枫连忙说道,“不,胡师傅,直接去蓝湖区吧。”胡师傅点了点头,启动了轿车,向蓝湖区驶去。林宇枫看着胡师傅,一脸感激的神情,说道,“胡师傅,辛苦你了!这几天累坏了吧,昨晚回来的一定很晚吧?”胡师傅倒不好意思起来,“小林,说什么辛苦啊,你付了我那么多的车费,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按照你说的那些特点,我把那里的乡间小路跑了个遍,只有这家和你说的很相符,往返时间上也差不多。为了更把握一些,免得你跑冤枉道,浪费时间,我昨天晚上趁着天黑又去了一次。你说的回头看到了信号塔,其实那不是什么信号塔,而是高压线架子,从远处看,它们还真差不多。”林宇枫听后觉得这回应该是错不了了,心里对胡师傅更加感激,他说道,“胡师傅,让你受累了,谢谢。”胡师傅笑着摇摇头,接着说道,“谢什么呀,如果不是你详细地告诉我那房子的大概位置,我还真找不到那里。我顺便也打听了一下,房子的主人叫蔡国立,是个理石加工厂的老板,听说在市里的买卖很大。那栋楼原本开了一家老年公寓,起先生意还挺红火的。谁也没想到有个老太太因为一点小事想不开从三楼跳了下去,摔死了。从那以后,老年公寓就不行了,其他的老人也陆续地离开了,老年公寓再也撑不下去了,就摘牌子关门了。现在那楼还闲着呢,只有一个老头在那里看房子。这些事我也是从他那里听说的,应该假不了。”林宇枫仔细地听着胡师傅的话,待他说完后,林宇枫问道,“胡师傅,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呢?”“时间不是很长。老太太跳楼能有半年了,最后一位老人离开公寓也是在四个多月前。也就是说,从四个多月前,那栋楼就闲置下来了。蔡国立有意出售或出租这栋楼,曾在报纸上打过广告。最近倒是有几拨人去看过房子,但一直没谈成。我第一次去的时候,那老爷子还把我当成买房子的人,领着我楼前楼后地转了一圈。那房子确实不错。小林,你不是要买那栋楼吧?”林宇枫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也是听朋友介绍的,想和朋友合伙做个项目。但要看过房子后才能做决定。”出租车这时正好经过乡间小路上的高压线架,林宇枫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脸上现出沉思的神情。经过一阵颠簸,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栋楼房,出租车很快地停在了一扇大铁门前。林宇枫先下了车,只是左右看了一下,就在心里已经肯定了那个路人是被带进了这栋楼里的。这栋楼虽说是三层,但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林宇枫眼睛望着这栋似曾相识的三层小楼,他的心里很是复杂,想到自己无辜被害,他的心揪成了一团。“我们进去吧。”随后下车的胡师傅对林宇枫说道。林宇枫压下自己悲痛的心情,脸色平静地点了点头。大铁门是虚掩着的,胡师傅走到门前,伸手推开铁门,走了进去。林宇枫跟在胡师傅的身后走进门,稍一迟疑,他回身又把大铁门关上了。林宇枫向院内走了几步,来到了院中间,再次回头看着大铁门,回想起那晚的情景,悲哀再一次包围了他。“你又来了,想好了吗?你们可要抓紧了,昨天来了几个人,他们可能想买下这房子。”耳畔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林宇枫的思绪,他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一个很瘦的老人从楼里走了出来。“大爷,还记着我呢,我(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