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1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1部分
遗魂记-第11部分的那个平江大厦吗?那离这儿可是不近啊!你不是还要去医院打点滴的吗?” 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下午回来再说吧,我要急着去看望朋友的父母。” 胡师傅点了点头,又问道,“你那朋友在平江大厦里工作啊?在那里工作的人可都是些精英啊!平江大厦那可是蓝湖区标志性的建筑啊!你的朋友可真了不起,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林宇枫连忙说道,“我朋友不在平江大厦里工作,他家住在附近。我这样说,你不就知道该走那条路线了嘛,方便你开车。” 胡师傅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明白了。放心吧,平江大厦我去过,不会走冤枉道的。”他边说话边提快了车速,出租车向前疾驰而去。 出租车进入蓝湖区以后,林宇枫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刘亚萍接的。当她听出是林浩博的声音时,她的语气马上变得有些焦急起来,似乎是一直在等着林浩博的电话一样,“是林浩博吗?孩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林宇枫听到母亲的声音,心里一阵酸楚,他尽量平静地说道,“大婶,是我,您还好吗?我现在正准备去看望您呢。” 刘亚萍急忙说道,“孩子,我很好,大婶在家呢,你能找到这里吗?” 林宇枫连忙答道,“大婶,你把地址给我吧,我找找看。” 刘亚萍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林宇枫。 林宇枫放下电话后,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胡师傅说道,“小林,有什么事吗?” 林宇枫看着前面,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胡师傅,顺着这条路右拐,这样近一些。” 胡师傅点点头,减慢了车速。 林宇枫又说道,“在前面那个路口左转吧。” 胡师傅笑着说道,“小林,说实话,我原先还担心你找不到路,耽误时间,本想找个向导的。现在看来,是我瞎操心了,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啊。” 林宇枫的心里又是一痛,脸上的神情也随之变得复杂起来。为了不引起胡师傅的怀疑,他勉强地笑了一下,说道,“是啊,是很熟悉!我从前在这里打过工,替一家大公司发海报,几乎走遍了这里的大街小巷。” “我说呢,你怎么会这么熟悉这里的环境呢。”胡师傅说完笑了起来。 出租车在林宇枫的指点下,很快地来到了平江大厦附加的一个居民区。 林宇枫示意胡师傅把车停了下来,“胡师傅,很抱歉不能请你一起进去坐坐。你找个地方歇会吧。我办完事给你打电话。” 胡师傅很理解地对林宇枫说道,“你去忙你的,我也正好转转,好久没来,看起来这里的变化挺大的啊,我要好好地瞅瞅。” 林宇枫点点头,便下了车,朝小区里走去。 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亲切,庭院内的健身器,供居民们茶余饭后休闲打麻将的石桌、石墩,还有那庭院中间的一座不大的假山,勾起了林宇枫对往事的回忆,他的眼睛有些潮湿了。 林宇枫抬头向自家的窗户望去,正看到刘亚萍趴在阳台上向这边张望着。 林宇枫连忙挥了挥手,快步走到单元门前,伸手摁响了门铃。 门铃一响,便传来了小狗的叫声。 “小小,”林宇枫一下子就听出来那是他养的小狗小小的叫声,这时候,电子门也打开了,林宇枫走了进去,径直来到了家门前。第四十六节 房门一开,狗狗小小就跑了出来,它先是冲着林宇枫很不友好地叫了一声,但随即就不叫了,歪着小狗头看着林宇枫,那狗脸上也是一副很困惑的样子。 林宇枫心里一阵激动,脸上露出喜爱的神情。他情不自禁地蹲了下去,伸手抚了抚小小的头,然后习惯性地点了点它的小鼻子。 小小低声地“呜呜”了两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林宇枫,随后围着林宇枫就转了起来,一边转还一边使劲地嗅着鼻子。 “快进屋坐吧,孩子,别在门口站着了。小小,快回来,别弄脏了客人的裤子。”刘亚萍说道。 林宇枫连忙抬起头来,冲着刘亚萍笑了笑,说道,“大婶,你好。没关系,这小狗挺可爱的。”他的心里可是百感交集,异常的难过。 刘亚萍心酸地说道,“这是宇枫养的小狗。平常见了生人就叫起来没完,好像和你还挺亲近的。小小,别闹了,快回屋吧。” 小小似乎没有听见刘亚萍的话,继续围着林宇枫转来转去的,并不时地发出“呜呜”声,样子也变得有些急躁起来。 林宇枫抱起来小小,站起身,说道,“大婶,没关系,我也挺喜欢它的。”他边说边走进了屋里。 小小在他的怀里变得安静下来,小狗头歪来歪去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林宇枫的脸,鼻子也是一个劲地噏动。 林宇枫径直来到沙发前坐下,把小小放到了沙发上,顺手在小小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示意它到地板上去玩。 小小得到了指令,欢快地跳到地板上,它正要跑开,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悲哀地叫了两声,就趴在了地板上,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宇枫。 刘亚萍走过来,坐在了林宇枫的对面,看着林宇枫说道,“你这是从单位来的吗?单位忙不忙啊?还特意跑来看望我们,大婶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孩子,你吃过早饭了吗?大婶这现成的饭菜,大婶给你热热,你吃一口吧。” 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婶,您别忙了,我吃过饭了。大叔呢,没在家吗?” 刘亚萍叹了一口气,伤心地说道,“去宇枫的商店了,早上连饭都没吃就走了。”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脸上现出悲伤的神情,接着说道,“宇枫不在了,扔下了一大摊子,你大叔又不懂商店里的事,这些天把你大叔都愁坏了,饭都吃不下了。哎,我可怜的孩子,谁能想到他会这么早就离开我们呢?”她说着话忍不住啜泣起来,眼泪流了下来。 林宇枫心里也是悲痛不止,但他没有流露出来,妈妈的话提醒了他,他知道当务之急是赶在离开阳界之前把商店的事处理好,也算他对父母有一个交代了。想到这,他对刘亚萍说道,“大婶,我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而且,宇枫开公司的时候也曾和我商量过,我对宇枫的公司还是比较了解的。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话,我可以帮大叔一把的。” “是吗?”刘亚萍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孩子,那太好了。你大叔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孩子,就请你帮帮你大叔吧,我和你大叔非常感激你。” 林宇枫急忙说道,“大婶,你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大婶,你把商店的地址告诉我,我过去看看大叔,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刘亚萍忙不迭地说道,“孩子,大婶也没有什么事,还是我送你去吧。” 林宇枫点了点头,“大婶,这样更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刘亚萍一脸歉意地看着林宇枫,说道,“孩子,你刚来,也没让你歇一歇就给你添麻烦,大婶心里过意不去啊!” 林宇枫赶紧说道,“大婶,我一点也不累的。您不用担心我。” 刘亚萍一脸感激地答应着,站起身回房间拿外套穿上。 林宇枫环顾着四周,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自己的房间门上。看着紧紧关闭的房间门,他的心里装满了悲哀,“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要如此惩罚我?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啊?!”林宇枫的心在呐喊,在流血,他的神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痛苦不堪。 一直趴在林宇枫面前的小小,不知何故,这时候忽然冲着他哀哀地叫了两声。 林宇枫极其痛苦地低下了头。 刘亚萍走出房间说道,“孩子,那我们走吧。” 林宇枫连忙收起自己的悲伤,站了起来。 小小看到林宇枫站起来了,它似乎意识到他要走了,它马上爬了起来,迅速地跑到林宇枫的脚跟前,小脑袋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的。 刘亚萍摇了摇头,哀伤说道,“宇枫每次出门,小小都会这样讨好宇枫,想要宇枫带它出去玩。宇枫不在了,家里没有年轻人了,小小也觉得孤单了,这段时间也显得没精打采的。它这是把你当宇枫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林宇枫的心里不由得一动,“难道小小认出我来了吗?”林宇枫又蹲了下来,抚了抚它的头,轻轻地点了点它的小鼻子。 小小这回儿立即就做出了反应,马上就用小脑袋蹭着林宇枫的手,样子很是欢快,看来它已经习惯了林宇枫的这个动作。 林宇枫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欣慰,但更多的好像还是悲伤。 刘亚萍看到这一幕,她落泪了,想到自己的儿子,往事历历在目,让她更觉悲痛。她看着林宇枫,恍惚中觉得林浩博似乎就是自己的儿子林宇枫。 刘亚萍默默地注视着林宇枫,不想开口说话,好像很怕这种感觉消失了一样。 林宇枫似乎感觉到了妈妈的目光,他慢慢地站起来,故意特开心地说道,“大婶,小小似乎特别喜欢我,和我好像早就认识一样。看来我对它要更好一些了。” 刘亚萍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水,说道,“小小很通人性,宇枫走后,小小两天没有看到宇枫的时候,它变得不安起来,趴在宇枫的门前不肯离开。喂它食物,它也不爱吃,它是想宇枫了。我可怜的孩子,小小都在想你啊!” 林宇枫心痛加剧,他看着小小,忽然心头涌上一种想哭的感觉,但他马上忍住了。他对妈妈说道,“大婶,我们走吧。” 刘亚萍轻轻地点了点头,“走吧,孩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家门。 走在后面的刘亚萍无法知道此时的林宇枫心里是怎样的难过,她的心里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对这个林浩博充满了信任和好感,完全没有生疏感。 俩人来到马路上。林宇枫并没有给胡师傅打电话,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后面的车门,扶着妈妈坐了进去,他也挨着妈妈坐在了后面。 出租车向电脑城开去。第四十七节走进商店的林宇枫一眼就看到会计李欣岚和出纳聂荣全俩人唠得正欢,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满的情绪。看到他们进来,李欣岚和聂荣全一起回头看着他们。刘亚萍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她看着李欣岚问道,“孩子,你大叔呢?”李欣岚瞅了瞅站在刘亚萍身后的林宇枫,指了指身后的门说道,“大叔在仓库里呢。”刘亚萍说道,“孩子,麻烦你去叫你大叔出来,我有事找他。”她说完扭头对林宇枫说道,“孩子,我们去浩博的办公室等你大叔吧。”林宇枫点了点头,跟着刘亚萍走进了里间的办公室。两人刚走进办公室,身上沾着灰尘的林庆海就走了进来。他一看到林宇枫,倒是愣住了,“林浩博,你来了。”他边说边拿起桌上的抹布擦着手,脸上似乎还隐隐地带着细微的汗水。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叔,我给您倒杯水吧。”他说着走到饮水机旁,才发现饮水机里空空的,一点水也没有了。林庆海不好意思地说道,“孩子,这里已经几天没换水了,外间有,我叫他们给你倒杯水吧。”林宇枫说道,“大叔,我去吧,您坐下歇歇吧。”林宇枫说着,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来到外间,他看了一眼仍在聊天的李欣岚和聂荣全,便直接走到靠近墙角的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李欣岚和聂荣全似乎对林宇枫熟视无睹一样,仍然聊性正浓。另一张桌子前小张和推销员周自强正在忙着摆棋子,其他几个推销员却连影子都看不到。林宇枫微微地皱了皱眉,压下心里的火气,经过他们的身边走进了办公室。刘亚萍已经把林宇枫来这的目的告诉了林庆海,林庆海心里很是高兴。看到林宇枫进来,他满脸感激的神情说道,“林浩博,这样太麻烦你了,叫我们怎么好意思呢?”林宇枫把手里的水杯递给了父亲,说道,“大叔,跟我就不要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大叔,你准备把这个商店怎么办了吗?”林庆海叹了口气说道,“唉,还能怎么办呢?把东西拢一拢,差不多就处理了吧。宇枫开店的时候,还借了亲戚不少钱,得抓紧时间还上了。”林宇枫一听,马上说道,“大叔,你这样急着处理的话会赔上很多钱的。”林庆海又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我对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懂,刚才小张跟我在仓库里归拢了一下,说是卖也卖不了多钱。唉,卖多少算多少吧,好歹也比扔了强啊。”林庆海是一脸的愁容。林宇枫想了想,说道,“大叔,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先别忙着处理库存,我最近有些时间,如果你能相信我的话,我可以来店里帮着你做些事情。”林庆海听后脸上现出感激的神色,说道,“孩子,那不是太麻烦你了吗?大叔怎么好意思呢?”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叔,你不要跟我客气,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大叔,我以前也曾在这样的公司工作过,我可以临时替你打点一下。大叔,你能学会多少算多少吧。等情况有所好转的时候,大叔再考虑如何处理这个公司。你看这样行吗?”林庆海连连点头答应着,“孩子,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个公司就交给你了,大叔听你的。”“那好吧,大叔,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从现在开始,公司必须像宇枫在的时候那样运转。大叔,先给员工开个会吧,把员工的心稳定下来。”“行,孩子,你看着办吧。”林庆海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从心里对这个林浩博充满了信任。林宇枫点点头说道,“大叔,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员工叫进来了。大叔,您先坐吧。”林宇枫说完,走到门前,打开门对外间的几个人说道,“你们进来一下,林总的父亲有话要说。”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这几个人闻声瞅着林宇枫,脸上闪过疑惑的神情,稍一迟疑,还是站了起来,走进了林宇枫的办公室。林宇枫走到林庆海的身边站好,待几个人坐下后,看了看他们,说道,“应该还有人吧?他们不在吗?李姐,一会儿,你给他们打个电话,叫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内回到公司,我有话要说。好了,我们先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开个会吧。宇枫虽说不在了,但是公司还是要开下去的。刚才我和宇枫的父亲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决定还像宇枫在的时候一样,大家要尽心尽力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林总的父亲对各位的工作也简单地向我介绍了一下,我对各位也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林宇枫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他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巡视了一遍。林宇枫接着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浩博,是宇枫的朋友,暂时来帮宇枫的父亲工作一段时间。公司的所有事物均由老人家决定,各位在公司的职务我也听老人家介绍了,我代表宇枫感谢几位这段时间坚守岗位的精神。还有,一会散会后,会计和出纳你们两位把帐合一下,小张,你也清点一下库存,我想知道这个月的运营情况。还有一件事我必须交代清楚,属于公司的财物,哪怕就是一个螺丝钉,任何人都无权动用。账面上每支出一分钱,都需经过老人家的同意。如果没有老人家的签字,就是我也不能提出来一分钱。至于大家关心的工资问题,我向大家保证,一切都不变,仍和宇枫在的时候一样,能者多得。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林宇枫干净利索地说完,面面俱到,让人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啥也不懂的外行人。几个人脸上的神情很有些惊讶,看着林宇枫一时没有回答。林宇枫看了看他们,接着说道,“大家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出去忙吧。”李欣岚站了起来,看着林宇枫说道,“有件事要告诉你,公司和馨海酒店签订的一笔合同,应该付货了。但是林总不在了,这批电脑没有到货。如果违约,我们将要赔付对方一笔很大的违约金。这件事现在该怎么做?”林宇枫问道,“付货的最后期限是哪天?”“我们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可以运作,厂家要求我们先预付30%的货款,他们才肯付货。但是账面上没有钱,周转不过来。”李欣岚一脸无奈地说道。“大约需要多少周转资金呢?”“至少也要四万元。但是违约的话,我们可能要掏出比这笔钱还要多的违约金赔付给馨海酒店,这件事必须抓紧时间办了。”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我和老人家商量一下,再做决定。你们先去忙吧。”待几个人离开后,林宇枫对父亲说道,“大叔,李会计的话你也听到了。如果我们不能按时付货,那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林庆海是一脸的愁容,“孩子,不瞒你说,家里已经没有钱了。如果真像李会计说得那样,我们只有卖房子赔人家了。”林宇枫想了想,说道,“大叔,这样吧,我想办法把这笔钱凑上,先把这件事解决了,以后的事就好办了。”林庆海更加过意不去,“孩子,这怎么可以呢?我们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哪能还让你往里扔钱呢?孩子,说什么也不能这么做。”林宇枫诚恳地说道,“大叔,你放心吧,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对了,大叔,宇枫的手机在吗?宇枫一定把对方的电话号码存进了手机里,我可以看看吗?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先和他们沟通一下,看能不能延缓一段时间。”“哎,在这里呢,我这就拿给你。”林庆海边说边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来一个黑色的手机,递给了林宇枫。林宇枫心里是百感交集,如果不是父母在跟前,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流泪的。林宇枫没有将自己悲伤的感情流露出来,他脸上保持着平静,把手机开机了。手机一开,那未接电话便接踵而至,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林宇枫一个一个地查看着,把最主要的电话电话号码记在了本子上,他要一一地回复……林宇枫是在下午的时候和母亲一起离开电脑城的,把母亲送回家后,林宇枫连忙给胡师傅打了一个电话。胡师傅早就在附近等候了,接到电话没到五分钟,他便出现在林宇枫的眼前。林宇枫上了车,出租车飞快地向医院赶去。 第四十八节林宇枫急匆匆赶回医院,他刚在病床上躺好,吕医生就走了进来。林宇枫被吕医生狠狠地批了一顿,吕医生很生气,告诫林宇枫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林宇枫一再地道歉,解释说自己因为贪睡起来晚了,还请吕医生原谅。吕医生这才消了一些火气,叫护士抓紧时间给林宇枫输液。待吕医生他们离开后,林宇枫把输液的开关开到最大,不到两个小时,林宇枫就拔下了针头。傍晚五点多的时候,林宇枫离开了医院。在回家的路上他给王丽芸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快到家了。林宇枫到家没多久,齐瑞嘉的电话便打到了家里,问他怎么没开手机呢。林宇枫连忙说自己的手机落在家里了,自己也是刚到家。放下电话不久,齐瑞嘉就来到了林浩博家的楼下。待齐瑞嘉坐下后,林宇枫也在她的对面坐下。林宇枫有些心不在焉地和齐瑞嘉说着话,他的心里却在想着明天该怎样筹到四万元钱以解救公司的危机。齐瑞嘉很快就发现林宇枫似乎有心事,想到他刚从医院回来,齐瑞嘉的心里倒多了一丝的担忧,她问道,“有什么事吗?医生说什么了吗?”林宇枫先是一愣,继而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感觉好像要想起来什么似的,但是有些模糊,还是没有想起来。”齐瑞嘉说道,“原来是这样,吓了我一跳呢,我还以为吕医生说什么了呢。浩博,把你的那种感觉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林宇枫歉意地一笑,说道,“我说不清。瑞嘉,我们别说这个问题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齐瑞嘉说道,“我下午的时候和同事去银行,路过这,本想上来看看你的,电话没打通,我就直接回单位了。”“银行,”林宇枫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句,齐瑞嘉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他猛然想起了林浩博包里的那几张银行卡,他的心里一动,似乎有了主意, 不过他脸上的神情也显出一丝的不安。王丽芸到家时,便和齐瑞嘉走进厨房做晚饭了。林宇枫则推说有些累了,趁机回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林宇枫也学聪明了,他先到医院打完点滴,然后在医院直接去的银行。林宇枫把林浩博包里的银行卡全都拿上了,他想看看林浩博的银行卡里能不能有一些钱,他先暂时借来用一用。林宇枫本来也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的,他也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想到这样做碰碰运气的。而且,就他目前的处境,他也想不出其它的办法来了。林宇枫把林浩博的银行卡一一插进了取款机里,摁下了几个数字,让林宇枫没有想到的是,密码竟然对了。林宇枫急忙摁下查询键,没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一组数字,这张卡里有3000多元钱。林宇枫又插进去另一张卡,这张卡上也有4000多元。林宇枫一连查询了几张卡,每张卡上都有钱,其中一张透支卡竟能透支一万元,林宇枫的心里也有底儿了,这些卡上的钱加一起,数目也是不小的。林宇枫把最后一张卡插进去以后,待屏幕上显示出一组数字的时候,他不由得愣住了,他有些不相信地仔细地看了一遍,直到确认无误,他才敢相信林浩博的这张银行卡上竟然会有10万元钱。林宇枫是在窗口提出的五万元钱。他的心里觉得这样做很不应该,甚是过意不去,默默地在心里说道,“林浩博,请你原谅我,我这样做,事出有因。这笔钱我先借用一下,待公司的资金回笼后,我会如数奉还。当我离开的那一天,我会分毫不差地把这笔钱交给你的父母的。”林宇枫不想耽误时间,他来到电脑城的门前时,还没到中午呢。和胡师傅约好回去的时间后,林宇枫行色匆匆地走进了商场里。走进自己的公司,他发现所有的雇员都在公司里等着他呢。林宇枫走进办公室,见父亲一脸焦急地地坐在椅子上。看到他进来,林庆海急忙站了起来,说道,“孩子,你来了。刚才接到厂家的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把货款汇过去。现在可怎么办呢?”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叔,你不要着急,这些就交给我办吧。”他边说边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说道,“你好!请问是销售部葛经理吗?是这样,我是‘枫之翼’电脑经销公司的经理助理,是这样林总在你处订了一批电脑,货款马上就给你们汇过去。你们能保证及时发货吧?”“那当然!货款一到,我们马上就发货!”葛经理肯定地答道。“那就好,我们就等着接货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林宇枫说完撂下电话,冲着外间喊道,“李会计,你进来一下。”林宇枫对父亲说道,“大叔,事情已经解决了,一会儿还需要你签个字。”林庆海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里说不出有多感激了,他刚要说话,李欣岚走了进来,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林宇枫说道,“李会计,我刚才往账面上存了五万元,你马上给厂家打过去货款,抓紧时间把那批货提回来。另外,我们还预定了一批电脑主板,这件事也要抓紧时间办。”李欣岚一脸意外的神情,“林总,这么快?”她下意识地叫出“林总”二字,很不相信地说道,“有回执吗?”林宇枫从包里拿出存款回执单递给了李欣岚,接着说道,“这是回执。你填好支票后找大叔签字吧。大叔,你签字后,跟李会计跑一趟银行吧。”林庆海连连答应着,“好,好,我签,我签。孩子,这些事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吧。大叔把商店交给你,大叔放心。李会计,你们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浩博就行了,商店里的事就由浩博全权处理吧。”他的心里装满了感激。林宇枫也没有推让,对李欣岚说道,“李会计,还有一件事,这个月谁的业绩最好,一会儿你统计一下报到我这来。我这没有什么事了,你可以出去了。对了,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叫一下销售员,我要给他们开个会。”李欣岚点了点头说道,“林总,那我准备一下,先和大叔去银行吧。”林宇枫点头同意了,对父亲说道,“大叔,那你就辛苦一趟吧。”林庆海连忙说道,“孩子,你辛苦了。大叔不跟你说感激的话了,总之,我和你大婶从心里对你说声谢谢。”林庆海脸上的愁云不见了,他觉得压在自己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这时候也突然不见了,他的心里可是敞亮多了。林庆海跟着李欣岚走出了办公室,那几个销售员随后走进了办公室。他们出来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神情,好像要来场比赛似的。出纳聂荣全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倒叫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哎,哥们,我怎么觉得咱们的林总又回来了呢!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啊?”大家面面相觑,一时谁也没有说话。第四十九节林宇枫再次见到唐思宇是在十天后的上午,他正在输液。唐思宇走进来的时候,护士刚刚替林宇枫拔掉针头。看到唐思宇,林宇枫的心里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唐思宇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来医院了,这让他感到很意外。林宇枫看着唐思宇,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你来了,坐吧。”唐思宇说道,“送梅所去处里开会,正好有些时间,便过来看看你了,怎么样,好些了吗?”“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谢谢你过来看我。”林宇枫笑了笑,说道。“我前天来过医院,可是护士说你出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却关机。林浩博,准备出院了吗?”唐思宇边说边坐了下来。“是啊,有这个想法,但是,医生还没有同意。”林宇枫有些无奈地说道。“是嘛,医生也是考虑到病人的健康才会这样做的,你就听医生的吧。不过,车队的同事可是都盼着你快点出院呢。大家说好了,等你出院后,大家聚一聚,庆祝一番,也为你压压惊。”“我这一住院,让他们受累了。唐思宇,代我谢谢他们,这顿饭我请了。”林宇枫一脸感激地说道。唐思宇笑了笑,接着说道,“梅所也很关心你的病情,特意嘱咐我有时间就过来看望你,看得出来,梅所一直在牵挂着你的病情。梅所还说,这几天会过来看望你的。”林宇枫一听连忙说道,“请代我转告梅所,出院后我马上去当面谢谢梅所。”唐思宇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转告。林浩博,如果方便的话,还是先给梅所打个电话吧,这样,梅所也会放心了。”林宇枫说道,“好吧,我会打的。”唐思宇点了点头,和林宇枫聊了一会儿单位的事情,见林宇枫的脸上现出一丝的困意,他连忙问道,“昨晚没有休息好吗?我看你好像很困倦的样子。”林宇枫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歉意地说道,“药里可能有安眠药的成份,每次输完液,我都感觉很困,这眼皮也好像有千斤重似的,一个劲地往下垂。”唐思宇连忙站了起来,说道,“是这样啊,那么我就不影响你休息了,先回单位了。林浩博,你好好睡一觉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给我打电话,我会随叫随到。”林宇枫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唐思宇。”唐思宇笑了笑,又嘱咐道,“不要忘了给梅所打电话。我走了。”他说完,又冲着林宇枫笑了笑,转身走出了病房。林宇枫拿起林浩博的手机,沉吟了半晌,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最后还是把手机放下了。出了医院,胡师傅已经在等候了。林宇枫一上车,胡师傅二话没说,就启动了出租车。到了蓝湖区,林宇枫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去电脑城,他今天没打算去公司,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林宇枫现在不再担心公司会有什么麻烦了,事情进展的异常顺利,公司那边已经按部就班地开始运转了。馨海酒店的事已经顺顺当当地解决了,资金也已回到了账面上。和厂家预定的那批电脑主板也已经到货了,剩下的就是将这些货品如何卖出去了,五个销售员已经在努力地奔波工作了,这倒也用不着他操心了。林宇枫对这些人的工作能力还是比较肯定的。在昨天回来之前他又特意吩咐李欣岚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而且,还有父亲在公司里,林宇枫也嘱咐父亲,真要有重要的电话打进办公室,马上打电话告诉他的。林宇枫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为了今天能有时间去做自己最该做的事情。林宇枫叫胡师傅把车开到了他出事那天买花的花店门前。望着摆放在花店门前那些娇艳欲滴的花束,林宇枫的脑海里出现了事故现场那散落一地的玫瑰花瓣,还有他那跌落在冰冷马路上的血肉模糊的尸体。林宇枫瞬间被痛苦紧紧地包围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剧烈地颤抖着,那种痛令他的身体也跟着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小林,你要买花吗?要不要我去替你买来?”胡师傅看林宇枫专注地瞅着花店,好心地问道。“走吧。”林宇枫轻轻地摇了摇头,转过头看着前面,缓缓地说道,“就慢慢地往前开吧。”胡师傅没再说什么,启动了车子,出租车慢慢地向前开着。到了十字路口,林宇枫示意胡师傅靠边停下。林宇枫下了车,走到了斑马线上。透过车流的缝隙,林宇枫遥望着单佳娜工作的酒店。泪水在不知不觉中涌进了他的眼眶,他的视线模糊了。想到单佳娜不知何故忽然失去了联系,至今不知所踪,林宇枫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使劲地揉搓着,令他痛不欲生。绿灯亮了,林宇枫并没有过马路。汽车的鸣笛声提醒了他,他扭头向左侧看去。林宇枫的脸上渐渐现出疑惑的神情,他想不明白,肇事司机究竟在想什么呢,竟然把车开得那么快,竟让他连抬头看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撞飞了。林宇枫顺着他的身体被撞飞出去的方向走了过去,来到他身体坠下的地方站住了。林宇枫的眉头紧皱,他向右侧看了看,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疑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肇事司机在撞到人后丝毫没有减速,他又怎么会把车径直开进了大货车的底部呢?这是怎么回事呢?”林宇枫百思不得其解,他脑海里的疑问越来越多。林宇枫向那天大货车爆炸起火的位置看了看,那距离他被撞的位置至少在千米之外,这么远的距离足够司机采取紧急措施。就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司机也应该踩刹车或者向旁边打方向盘啊!偏偏司机没有这么做,这太令人奇怪了,司机怎么可能想不到呢?林宇枫边想边走到了那辆黑色本田轿车停车的位置,他试图想起那辆车的牌照,但是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林宇枫的神情变得失望起来,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暗暗后悔当时没有记下那辆车的车牌号,以至于自己现在连丝毫的线索也没有,想要找到杀害自己的凶手,简直就如大海捞针一般。“小林,你怎么了?”胡师傅把车开到了林宇枫的近前,看到林宇枫脸上的神情很有些郁闷,他有些担忧地问道。林宇枫微微一愣,马上说道,“胡师傅,我没事,我们去一个地方吧。”他说着转身走到车门前,坐进了车里,“胡师傅,你沿着这条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