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0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0部分
遗魂记-第10部分的同事现在在护士站询问是否可以看望林浩博。因为你曾嘱咐过,林浩博现在病情不稳,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我来问一下,你们是否见这个人。” 齐瑞嘉看了一眼林浩博,说道,“请你让他先回去吧,浩博头上的伤还没有愈合,暂时先不要和外人接触了。” 护士点点头,刚要说话,林浩博说道,“护士,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们单独谈谈。” 护士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齐瑞嘉微微地一愣,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你有什么事吗?” 林宇枫说道,“瑞嘉,我不知道见到同事后是否能想起来他是谁,所以,可不可以请你去接他来呢,你去问清楚,然后找机会告诉我,好吗?” 齐瑞嘉想了想,说道,“浩博,你想好了吗?如果你要见他的话,我这就去看看。”她说完便站了起来,看着林宇枫,等着他的回答。 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瑞嘉,我应该见见我的同事了,躲着也不是办法。见了面,兴许就会想起来了。” 齐瑞嘉听后没再说什么,点点头走出了病房。 林宇枫在心里猜测着会是谁来看望林浩博的,他的脑海里一个接一个闪过他在碟片里看到的那些人。 没多久,走廊里传来了齐瑞嘉的声音,林宇枫向门口望去。 门开了,齐瑞嘉先走了进来,她笑着看了一眼和她一起走进来的人,抢先对林宇枫说道,“浩博,唐思宇来看你了。”说完,她又回头说道,“唐思宇,快请进吧。浩博在等着你呢。” 唐思宇随着话音走进了病房,他看着林宇枫说道,“林浩博,听说你好多了,我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没什么问题了吧?” 林宇枫勉强笑了笑,说道,“唐思宇,谢谢你来看我。快坐吧。”他在心里却不由得小心起来,暗暗猜测着林浩博和唐思宇之间的关系如何。 唐思宇冲着林宇枫很含蓄地一笑,在床前坐了下来。 林宇枫看着唐思宇微微地一笑,他并没有说话,静静地打量着唐思宇。林宇枫在心里也不由得对唐思宇赞叹有加,“真够帅气的一个伙计啊!林浩博也可算得上是一个帅哥了,这个唐思宇更胜一筹!” 也不怪林宇枫对唐思宇称赞不止,这唐思宇也确实是一表人才:身高足有一米八,身材匀称健壮,长相俊美,白净的脸庞上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周身流露出一种从容不迫的气质。 林宇枫暗忖道,“从神情举止上看,这个唐思宇应该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他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定神闲的气质和特自信的神情并不是刻意强装出来的,那可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是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中人特有的一种居高临下的气质。” 林宇枫在唐思宇的身上似乎看到了林浩博的影子。林宇枫在和王丽芸聊天的时候已经了解到林浩博是在一个家境殷实的环境中长大的,自小就受到家人的宠爱。所以,他的性格当中就有着自恃清高的一面,这一点,林宇枫从王丽芸带来的碟片中得到了验证。碟片中的林宇枫似乎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即使是在同事讲笑话的时候,别人都是开怀大笑,而他也不过是微微一笑,显得很深沉。 但是让林宇枫疑惑的是在另一盘同学聚会的碟片中林浩博却表现出迥然不同的性格,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随和,亲切,如同邻家哥哥一般。 林宇枫糊涂了,这两盘碟片中的林浩博,到底哪个是真实的林浩博。现在看到唐思宇,林宇枫似乎有些明白了林浩博看似谨言慎行的另一面。 唐思宇也在看着林宇枫,他见林宇枫没有说话,他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林宇枫,他的心里却升起一丝的不快,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他的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神情淡定自若。 两个人都在等着对方先说话。林宇枫是想从唐思宇的话里听出他和林浩博的关系如何,希望能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对他有所了解。 唐思宇心里也没闲着,他在想,“你小子都躺进医院里了,还是这么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真服了!” 站在一旁的齐瑞嘉见俩人都不说话,空气似乎都有些沉闷了,她连忙说道,“浩博,你刚刚打完点滴,如果感觉不舒服就躺下歇一会儿吧。虽说我是第一次见到唐思宇,但是我知道他是不会介意的。唐思宇,我说的没错吧。尽管以前不曾听说过你,但还请你谅解了。浩博的病情还不稳定,不能过于疲倦。” 唐思宇一听连忙说道,“林浩博,那你快躺下吧,和我,你就不要见外了。” 林宇枫的心里很是感激齐瑞嘉的聪明做法,虽说还无法弄清唐思宇和林浩博之间的关系如何,但至少让他摆脱了目前的窘境。 齐瑞嘉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床前,扶着林宇枫躺下了。 林宇枫脸上现出一丝的倦怠神情,看着唐思宇歉意地一笑,说道,“唐思宇,这样躺着和你说话,真的很抱歉。只是我心有余力不足,这头疼的厉害,还请你多担待吧。”林宇枫说完这些话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神情也显得还是吃力。 唐思宇见状连忙说道,“林浩博,你不要这么客气。我今天就是顺道过来看看你,梅所长也很关心你的病情,知道你苏醒了,梅所特意嘱咐我有时间就过来看望你。对了,林浩博,这几天我先暂时接替你给梅所开车。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给我打电话好了。” 林宇枫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情,说道,“唐思宇,谢谢你!请带我向梅所转达我的谢意。请告诉梅所,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过几天我就会去上班的。” 唐思宇点了点头,看着林宇枫,似有话说,但看到齐瑞嘉站在旁边,林宇枫又是一脸疲倦的神情,他犹豫了一下,转念一想,说道,“林浩博,你也累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地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林浩博,你放心吧,我回去后会把你的话转告梅所的。”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语气竟然加重了不少。 林宇枫看着站起身的唐思宇,他并没有挽留,“唐思宇,谢谢你来看我。瑞嘉,替我送送唐思宇。” 唐思宇笑了一下,说道,“林浩博,你好好养病吧,我就告辞了。”他说完,转身对齐瑞嘉说道,“那么,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电话吧。” 齐瑞嘉点了点头,送唐思宇走出了病房。 林宇枫望着门口,脑海里却在极力回忆着和唐思宇有关的点点滴滴,但他最终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齐瑞嘉回到病房,大约是在半个小时以后。走进病房的齐瑞嘉看到林宇枫,她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好像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一样。第四十二节 林宇枫抬头看着一脸笑容的齐瑞嘉,他放下了手里的影集,笑着对走到近前的齐瑞嘉说道,“瑞嘉,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啊?对了,你怎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呢?发生了什么事?” 齐瑞嘉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兴奋,她笑着说道,“浩博,你知道我刚才碰到谁了吗?你不会想到的,我在走廊见到了吕医生和那个催眠大师。听吕医生说,他是来给另一个病人进行催眠治疗的,效果好像不错。那个大师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他很愿意帮助我们的。”齐瑞嘉边说边把手里的名片递给了林宇枫,接着说道,“这是那大师的名片,他叫高仁圣,头衔还挺多的呢,你看看吧。” 林宇枫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也不知道他的催眠术对我是否也能起到作用?”他脸上的神情并不乐观,隐隐地带着一丝的沮丧。 齐瑞嘉见状,脸上闪过一丝的歉意,当初见到高仁圣的时候,她只想到了假如有那么一天,林浩博真得想不起任何事情,她可以找高仁圣帮忙替林浩博做催眠疗法。她却没有想到林宇枫的心情会很郁闷,这倒是她的疏忽了。 看到林宇枫一脸沮丧的神情,齐瑞嘉心里闪过一丝的不安,她连忙说道,“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说让你现在就去做这个治疗。我刚才在想,等你头部的伤完全愈合了,那时候你如果还是没有恢复记忆,我们再找这个高仁圣试试催眠疗法的。我是这么想的,才留下高仁圣的名片的。浩博,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就是想要你放心,即使你想不起来任何事,我们还有这个办法的。你能知道我是这样想的吧?” 林宇枫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齐瑞嘉的良苦用心,知道齐瑞嘉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才留下高仁圣的名片的。林宇枫并没有责怪齐瑞嘉的意思,他见齐瑞嘉脸上流露出一丝的不安神情,便诚恳地说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我先谢谢你了。瑞嘉,我也会努力的,我希望能从以前的点点滴滴中找回我的记忆。所以,一有时间,我就会看看这些照片,但愿忽然之间我的记忆就全部回来了,就像做梦一样。”他说完还冲着齐瑞嘉笑了笑。 齐瑞嘉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看着林宇枫说道,“那不是梦,我坚信会有那么一天的。浩博,你的笔记本里也保存了许多的照片,还有我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拍的片子,你也拷到了电脑里了,我们一起看看吧。” 林宇枫心里一愣,马上笑了一下,说道,“那些我都已经看过了,现在不想再看了。瑞嘉,妈妈什么时候来,我有事要和妈妈商量一下。”林宇枫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他是不会和齐瑞嘉一起看的,因为林浩博的笔记本电脑里,有许多窗口都被林浩博设定了加密程序,他根本就没办法打开。 齐瑞嘉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但她并没有坚持,只是冲着林宇枫笑了笑,说道,“伯母也快到了,你找伯母有什么事吗?” 林宇枫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先和齐瑞嘉说一声才对,尽可能的征得她的帮助,那样事情也许会更好办一些。想到这,林宇枫有意沉吟了一下,脸上现出为难的神情,说道,“是有一件事,我正要告诉你。我想先得到你的同意,再和妈妈商量这件事,我打算出院回家养病。瑞嘉,我需要你的帮助,请你帮我一起说服妈妈,我想尽快出院,医院的气味我实在难以忍受下去了。瑞嘉,你可以帮我说服妈妈吗?”林宇枫一脸求助的神情看着齐瑞嘉。 齐瑞嘉吃惊地睁大了双眼,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不由得提高了声音说道,“你说什么呢?这怎么可以呢?先不说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就是你目前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你出院啊!你每天还要输液,医生也要观察你的病情,你怎么可以说出院呢?别说伯母不会同意,就是吕医生也不会答应的。浩博,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林宇枫似乎早就料到了齐瑞嘉会反对一样,他的脸上故意现出一丝无奈的神情,说道,“我并不是心血来潮才要求出院的,我是真的忍受不了医院的这股气味。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很洁净,呆在医院这种地方,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遭罪一样。我也问过吕医生,他说我还需要输液十几天,我怎么受得了呢。你也看到了,除去输液的那几个小时,医生和护士也很少到我的病房里来了,这就说明,我恢复得不错,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我的身体状况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还没到一定要卧床静养的程度,适当的运动对恢复健康也是有益的。而且,回到我熟悉的环境,对我恢复记忆有很大的帮助。瑞嘉,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他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齐瑞嘉,一脸恳求的神情。 齐瑞嘉的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看得出她心里很矛盾,她从心里不愿意让林浩博现在就出院的,万一遇到什么突发事件,后悔都来不及了。可是不答应林浩博,林浩博一旦做出了决定,他是轻易不会改变的。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齐瑞嘉一脸为难的神情看着林宇枫,没有说话。 齐瑞嘉脸上的神情让林宇枫似乎看到了希望,他想到了林浩博任性的一面,他的心里有了底儿。他好像猜到了齐瑞嘉的想法,接着说道,“这里,我不想再住下去了,所以,我一定会说服妈妈的。相处这么多年,你该了解我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帮帮我。” 齐瑞嘉担忧地说道,“浩博,我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但是,如果你一定坚持的话,我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只是,我心里很不踏实,真要有个意外,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她的脸上现出忧郁的神情。 林宇枫也知道齐瑞嘉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原先并没指望齐瑞嘉会真的答应他,他也明白自己的要求是有些过分了。现在听到齐瑞嘉竟然答应帮助他,林宇枫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他知道有了齐瑞嘉的帮助,自己的计划实施起来要容易得多了。 林宇枫看着一脸担忧神情的齐瑞嘉,心里升起一种愧疚的感觉,他明白自己的作法让齐瑞嘉心里有了负担,此刻她的心情应该是很不好受的。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林宇枫再也不想把时间白白地浪费在医院里了,他不是林浩博,根本就不需要那些徒劳的治疗。他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是瞬间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挡住他离去的脚步。 现在让林宇枫恐惧不安的是他无法知道自己还会在阳界呆多久,冥界使者黑风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而至,将他的灵魂带走,他是没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的。他不仅要提防毒蛙王和人面螳螂的抓捕,更要时时防范那些孤魂野鬼的骚扰,他怕自己一不小心便被捉了回去。 林宇枫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他没有时间沉浸在悲伤之中。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利用有限的时间,抓紧做完自己该做的一切事情。况且,他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不想离开的时候带着遗憾而去。 林宇枫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提前出院的,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肯定会遭到众人的反对的,所以他才觉得更应该得到齐瑞嘉的帮助。 只是齐瑞嘉忧心忡忡的样子反倒让林宇枫心里不安了。 林宇枫看着齐瑞嘉,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说道,“瑞嘉,我知道你在担心我,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要担心了。” 齐瑞嘉脸上的神情并没有轻松多少,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不是错了?我只希望我这一辈子都不会为了这个决定而后悔。” 林宇枫心里被齐瑞嘉的这份深情所感动,他在心里暗暗地说道,“齐瑞嘉,我向你发誓,当你的林浩博再次离开的时候,我不会再让你流泪!”想到自己不久于人世,林宇枫的心里陡然升起无限的悲哀,但他看到齐瑞嘉在注视着他,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故作轻松地说道,“瑞嘉,你应该相信我,我不是那种做事没有分寸的人。好了,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一会儿你陪我去院里走走吧,再这么躺下去,我怕自己连走路都不会了。” 齐瑞嘉见事已至此,知道多说也无益,她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一直都很相信你,这次也听你的吧。今天的天气也不错,我陪你去散散步吧。” 林宇枫笑了,望向齐瑞嘉的眼神也柔和亲切了许多。 齐瑞嘉见林宇枫很开心的样子,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是,她的心里却觉得这件事是不会如林宇枫所想的那么简单的,一会儿待林宇枫和妈妈谈到这件事的时候,事情兴许就会峰回路转了。第四十三节林宇枫是在下午的时候和王丽芸提起这件事的。事情果然没出齐瑞嘉所料,王丽芸对这件事的反应相当的激烈,脸上顿时挂满了吃惊的神情。林宇枫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还没容他解释一下自己这样做的理由,王丽芸便生气地打断了林宇枫的话,语气里也是充满了责怪,“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呢?你以为你是感冒发烧吗,随随便便地就可以出院?这件事根本就不用商量,妈妈绝不会答应的。浩博,你也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安心地在医院接受治疗吧。”林宇枫等王丽芸说完了,他耐心地说道,“妈,我不是说停止治疗,我是觉得回到我熟悉的环境会对我恢复记忆有很大的帮助。妈,我不能总是躺在医院里等着啊,这样对我一点益处都没有。而且,这里的气味让我心烦意乱,感觉很不舒服。妈,你就考虑一下吧,我回家后,瑞嘉也可以安心地去上班,你也不用这么辛苦地跑来跑去的了。”王丽芸的态度却异常坚决,好像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你不用替妈妈担心,妈妈并没有觉得辛苦。浩博,你伤得这么厉害,不在医院好好地接受治疗,谁能保证不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不管你说什么,妈妈也是不会答应你的,妈妈可不想拿你的生命开玩笑。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林宇枫脸上现出闷闷不乐的神情,说道,“妈,不是我想到的,只是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妈,可不可以这样呢,每天打完点滴我再回家去。你也看到了,就是在医院,医生也仅仅是在早上巡诊的时候进来看看我,我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没有什么事了。吕医生不是也说,我已经过了危险期,剩下的就是慢慢地静养了嘛。”王丽芸哪肯同意,马上说道,“吕医生并没有说你可以出院。这怎么行呢,让你跑来跑去的,妈妈更不放心。浩博,这不是儿戏,万一路上出现意外,你让妈妈和爸爸怎么受得了呢?而且,妈妈正要告诉你,昨天你父亲又接了一个工程,这两天就要去外地出差了,至少也要十天八天的才能回来。你现在回家,你父亲也会担心的,万一有个什么事,妈妈也帮不上你啊。”林宇枫一听,更坚定了要回去住的念头,只有在家里,属于他自己的时间才会多一些,他也方便做一些想做的事情。林宇枫想到了林浩博任性的一面,这时候也许会帮上他的忙的。林宇枫心里忽然有了主意,他小声地嘟囔道,“妈,我知道了,我不回去了。看来,还是自己的家好啊!”王丽芸听后吓了一跳,很吃惊地问道,“浩博,你准备回自己的家吗?”林宇枫假装失言的样子,慌忙掩饰着,“妈,没有,我就是说说。”王丽芸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她太熟知儿子的性格了,她现在反倒担心儿子不声不响地回到他自己的家里了,那样的话,岂不是更危险了吗?站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的齐瑞嘉看了一眼林宇枫,她脸上的神情和王丽芸一样的忧虑,林宇枫的话让她同样感到不安。齐瑞嘉思量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帮助林宇枫是对的。她看了看林宇枫,然后对王丽芸说道,“伯母,浩博跟我说过,很不习惯睡现在的病床。如果休息不好,不利于身体的康复。伯母,您看这样行嘛,就让浩博回家住吧,每天早上我会陪浩博来医院点滴的。”王丽芸拿不定主意了,她迟疑着说道,“我总觉得这么做很危险,这件事我还是回去和你爸商量一下再说吧,我们还是听听你爸是怎么说的吧。”林宇枫这时候觉得不该再让林杰民跟着担惊受怕的,自己已经带给他们太多的忧虑了。想到这,林宇枫连忙说道,“妈,爸爸马上就要出差了,这件事就不要告诉爸爸了,为什么要让爸爸跟着担心呢?”王丽芸生气地说道,“你也知道你爸会担心的,浩博,你一定要这么做吗?”林宇枫心里也觉得对不住林浩博的父母,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林宇枫硬着心肠说道,“妈,真对不起 ,这件事还请你原谅。”王丽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真是为难妈妈呢!浩博,你爸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埋怨妈妈的,妈妈该怎么跟你爸解释这件事呢?”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妈,你看这样行嘛,我爸走后我再回家住,你暂时也不用跟爸爸说起这件事的。妈,只是吕医生那还要麻烦你去解释一下了。”王丽芸也只好点点头,说道,“妈妈会去找吕医生谈的。浩博,妈妈今天回家就把你的房间收拾一下,你先安下心来在医院里呆两天。瑞嘉,浩博回家住了,有伯母在跟前,你也去上班吧。浩博说的没错,你歇的时间也不短了,也该去上班了,不能总给领导添麻烦。”齐瑞嘉点头答应着,“伯母,我知道了。我下班后再过去看望浩博。”林宇枫的心里暗暗地高兴,齐瑞嘉不在身边陪着,他的时间更多了,他一定要好好地利用这段时间,多做几件事情。林宇枫是在三天后的中午离开医院的,这期间他陆续见到了一些来医院看望他的同事和同学。不过,因为有齐瑞嘉在旁边陪伴着,这些人并没有看出林宇枫和住院前有什么不一样的,这全都归功于齐瑞嘉的机敏。林宇枫在心里也特佩服齐瑞嘉的聪明劲,每当看到他的脸上闪过沉思的神情,齐瑞嘉马上就把话题岔开,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林宇枫也是从齐瑞嘉和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了每个人的名字,而且,每次都是齐瑞嘉主动问起林浩博同事的名字的,林宇枫把他们一一的记在了脑海里。送走了最后一个同事,林宇枫才有时间换下了病号服。王丽芸今天没有来医院,林杰民是十点多才离开家去机场的。林宇枫担心王丽芸太疲劳,所以没有让她来医院接他回家。这个时间,她正在家给林宇枫准备午饭呢。想到儿子马上就要进家门了,王丽芸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虽说还是有一些担心,但更多的倒是盼望着儿子现在就站在眼前了。林宇枫和齐瑞嘉一起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天高云淡。但是,三月的天还是很有些寒冷的,路上的行人也是脚步匆匆。林宇枫回头看着医院的大楼,心里想起这些天的遭遇,不由得生出很多的感慨,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很有些复杂了。齐瑞嘉看着林宇枫,轻声地说道,“浩博,外面还是有些凉,我们走吧。”林宇枫收回思绪,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齐瑞嘉没有迟疑,她刚刚把手举起来准备叫一辆出租车,只是眨眼的功夫,一辆车已经停在了他们的面前。林宇枫顺手拉开了副驾驶一侧的车门刚要弯腰坐进去,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又把车门关上了。林宇枫的异样的举动倒把齐瑞嘉弄愣了,她疑惑地看着林宇枫,脸上的神情有些吃惊,猜不到他这是怎么了。第四十四节林宇枫也是在拉开车门的一瞬间想到的,自己并不认识路,坐在前面岂不是给自己找难堪吗?所以他才又连忙把车门关上的。林宇枫走到后面的车门旁,对一脸诧异神情的齐瑞嘉笑着说道,“我还是坐在后面吧,如果感觉累了,我可以靠在你的肩上歇一歇的。”他说的很自然,又像是在开玩笑。齐瑞嘉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你是最不愿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的,说看着别人开车,心里没底。怎么这回的理由可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呢?”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现在不是受伤了嘛,需要你的细心照顾嘛。”齐瑞嘉也笑了,心里觉得甜蜜蜜的。她说道,“你也知道自己是个病人啊!病人不在医院里好好地呆着,还满城市地跑,这像话吗?你呀,怎么做起事来还是那么任性呢?真拿你没办法了。”林宇枫讪讪地笑了一下,拉开车门对齐瑞嘉说道,“瑞嘉,上车吧。我可是真要靠在你的肩上歇一会儿了。”齐瑞嘉笑了笑,先坐进了车里。林宇枫坐进车里后,他像是开玩笑似的靠在齐瑞嘉的肩上,闭上眼睛,脸上带着很孩子气的微笑,样子很是享受。齐瑞嘉被林宇枫的样子逗乐了,她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出租车的司机扭过头来问道,“二位,去哪啊?”齐瑞嘉看了一眼林宇枫,连忙说道,“南明路87号,亨利大厦旁的云梦轩苑。”司机点了点头,好像对那个地方特熟悉一样,二话没说,出租车便向前驶去。林宇枫的心里便有了数了,林浩博的父母家住在南明路,那么林浩博身份证上的地址和平路7号肯定是林浩博自己的住所地址了。林宇枫慢慢地睁开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记下了周围的环境。齐瑞嘉见林宇枫一脸沉思的神情,便轻声地问道,“浩博,在想什么呢?”林宇枫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窗外,他幽幽地说道,“说出来你可能无法理解,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窗外的一切对我来说是那么的亲切,我似乎是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一样。”想到自己的处境,他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的伤感。齐瑞嘉并不知道林宇枫心里想的是什么,看到林宇枫脸上有些忧伤的神情,她连忙安慰道,“浩博,我明白你此时的心情,你不要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都已经过去了,想些开心的事吧。事情不是越来越好了嘛,你应该高兴才对。”林宇枫没有说话,他的眼睛仍然注视着窗外。从他不时地皱眉头的轻微动作中,看得出他这时的心情极不平静。出租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小区门前停了下来。齐瑞嘉递给了司机一张面值五十元的人名币,很自然说道,“谢谢你,师傅,不用找了。”她打开车门从另一侧下了车。林宇枫刚要下车,司机说道,“兄弟,看样子你也是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这里住的可都是有钱人。我每天早上都在这个门口等活儿,需要用车的话,给我打个电话,我随叫随到。这是我的名片,麻烦兄弟留一张吧。”林宇枫接过了司机的名片,看了看,放进了兜里。司机先是多少感到有些意外,随后一脸感激的样子说道,“兄弟,看得出来你和这里的一些人不一样,他们接过我的名片看都不看,下了车就扔到了地上。就冲这,兄弟你也是大好人一个!”林宇枫笑了笑,忽然想到每天都要往返医院输液,便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大哥,我明天早上还真要返回医院,麻烦你明天早点过来接我吧。”司机一听乐坏了,连忙问道,“兄弟,你说几点吧,我保准早早的过来等你。”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那就七点吧,我要在医生上班前赶回医院。”司机连连点头答应着,“兄弟,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明早我六点半就在门口等你。你啥时候出来,咱们啥时候走。”林宇枫笑了笑,打开车门走下了车。他和司机挥了挥手,司机驾车走了。望着开走的出租车,齐瑞嘉笑着问道,“什么事和他说了这么长时间啊?”林宇枫淡淡地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和他说好明早来这里接我。我们走吧。”他边说边向小区里望去,心里相信了出租车司机的话。这是三栋高层住宅楼,每栋楼该有三十多层之高,沐浴在阳光之中,那气势磅礴的壮观景象令人赞叹。单是它那雕龙铸凤的铁艺大门就足以显出这个小区不同凡响的气势。庭院内,距离铁门不远,便是一座高高耸立的假山景观。从山体被水腐蚀的变色的石头上的斑斑渍迹可以看出那是个经常有水至上而下流出来的类似瀑布的设计。齐瑞嘉看了看林宇枫,说道,“浩博,我们进去吧,伯母还在等着我们呢。”林宇枫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走吧。”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小区。到了小区里以后,林宇枫有意放慢了脚步,他边走边看,脸上流露出沉思的神情。齐瑞嘉一直是走在前面,她走走停停,等着林宇枫走过来。齐瑞嘉走向了中间的一栋楼,来到了二单元的门前。她回头看着离她还有几步远的林宇枫说道,“累了吧?我们到家了。”她说完,回头摁响了电子门上的“1701”键。马上就响起了王丽芸的声音,“浩博,你们回来了,妈妈给你开门。”随着一声响,齐瑞嘉拉开了电子门。俩人坐电梯很快地就到了17层。电梯门一开,林宇枫就看到了王丽芸。王丽芸看着林宇枫,很有些担心地说道,“浩博,累坏了吧?快进屋躺下歇会儿。妈妈一直在等着你呢。”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妈,我不累,您不要担心了。”他随着王丽芸走进了家门,他一进门便被客厅内富丽堂皇的装修所吸引了。客厅很大,足有四、五十平米,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射进了,房间内暖洋洋的。客厅内摆放着十几盆名贵的花卉,在阳光的照射下争奇斗艳,倍显生机盎然。一组布艺沙发摆在落地窗前。林宇枫径直走向了沙发,坐了下来。齐瑞嘉看了看手里的笔记本电脑,问道,“浩博,我把你的东西放回你的房间呢,还是放在这里?”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你放我房间去吧。”齐瑞嘉答应着,转身走进了另一个房间。王丽芸看着林宇枫,关切地说道,“浩博,你先回房间躺一会吧,妈妈很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林宇枫想了想,便答应了,“我知道了。妈,那我回屋了。”他说完,站起来,走进了齐瑞嘉刚才进去的那个房间。 第四十五节 林宇枫走进房间后才发现,林浩博的房间很是宽敞明亮,室内的摆设也很简洁,靠墙一侧是张单人床,一个电视柜,对面是一组实木家具,即组合柜和一个长沙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简简单单,洁净清爽,令人心旷神怡。 组合柜上的一些日常用品摆放的整整齐齐,让人一看就知道主人是个生活规律极强的人。林宇枫一眼就看到了组合柜上的古龙香水瓶,他也嗅到了房间内隐隐散发着古龙香水的芳香。 林宇枫对这气味特熟悉,他没有想到林浩博竟也会对这款香水情有独钟。林宇枫好像遇见了久违的老朋友一样,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细细地品味着这淡淡的幽香,一脸留恋的神情。 站在电视柜前的齐瑞嘉,看到林宇枫的样子,她不由得笑了,说道,“这才是你最喜欢的气味呢!感觉特亲切吧。” 林宇枫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由衷地说道,“这才是家的味道啊!直到现在,我才觉得真正的回到了现实之中,感觉以前好像都是在梦里一般。” 齐瑞嘉笑着说道,“没见过像你这么喜欢古龙香水的男人,真的无法想象,假如有一天古龙香水不再有,那时候你会怎么样?” 林宇枫心里一颤,他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的笑容,冲着齐瑞嘉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心里却剧烈地痛起来,暗自悲叹道,“假如,如果真有假如就好了,我要是能够在世间停留到那一天,我死也无憾了。只是,一切都是假如而已。” 齐瑞嘉见林宇枫没有说话,还以为他有些疲劳了,便走到床前,伸手掀开床罩,对林宇枫说道,“你也累了吧,快躺下歇歇吧。” 林宇枫点了点头,躺到了床上。他冲着齐瑞嘉歉意地一笑,闭上了眼睛。 齐瑞嘉替林宇枫盖了盖被子,默默地注视了他一会儿,返身走出了房间。 林宇枫一觉醒来,已是下午的三点多钟了。 齐瑞嘉是吃过晚饭才离开的。 送走了齐瑞嘉后,林宇枫和王丽芸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着电视节目,一边聊天。林宇枫的心思并没有在电视节目上,他在暗暗地考虑,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借口独自出门,去看望自己的父母,那边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做。 林宇枫是在两天后找到机会回去看望父母的。那天是林浩博的姥姥的祭日,王丽芸要赶回乡下拜祭母亲。临走前,她一再叮咛林宇枫暂时在医院多呆一会儿,她回来时去医院接他。 林宇枫一口答应着,看着王丽芸坐着出租车离开了。 林宇枫马上坐进了早就等在门前的出租车里,对司机说道,“胡师傅,送我去平江大厦。”看来俩人已经处的很熟了。 胡师傅一愣,但还是发动了车子,边向前开边问道,“是蓝湖区(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