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9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9部分
遗魂记-第9部分我一直爱着你,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一辈子不会再爱别人了。浩博,遇到你,是老天给我的最大的恩惠。我真得很幸福。”齐瑞嘉的脸上现出深深的感动,她望向林宇枫的双眼更是充满了真情。林宇枫的心里却是装满了酸楚,看着一往情深的齐瑞嘉,林宇枫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他的嘴角微微地抖动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了。齐瑞嘉并没有看出林宇枫的神色有些不对,她接着说道,“浩博,我只想告诉你,无论你是否能想起从前的事情,我都会守在你的身边的,我要永远陪伴着你,牵着你的手走完这一生,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林宇枫听了齐瑞嘉的这番话,心里更加哀伤,自己也曾对单佳娜说过这样的话,结果又怎么样呢?当初的海誓山盟,也难以改变阴阳两隔的悲惨命运。齐瑞嘉见林宇枫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停留在林宇枫的脸上,很是期待地说道,“浩博,你也是这样想的,对吗?”林宇枫勉强地笑了笑,他一脸诚恳地对齐瑞嘉说道,“瑞嘉,我明白你的心意,我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情意。但是,瑞嘉,我不想像现在这样活着,一个没有了记忆的人是不会快乐的。瑞嘉,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努力恢复记忆的。从前的记忆对我很重要,我不愿意我们之间有一段空白,我一定要找回那些记忆。瑞嘉,希望你能理解我,帮助我。”齐瑞嘉没有迟疑,她深深地点了点头,说道,“浩博,我会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你尽早恢复记忆的。”林宇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很自信地对齐瑞嘉说道,“瑞嘉,有了你的帮助,我想我会很快地康复的。”齐瑞嘉也笑了笑,一脸关切地神情看着林宇枫。两个人静静地相互望着,脸上的神情很平静。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吕医生走进了林宇枫的病房。看到林宇枫和齐瑞嘉在说话,他一边向床前走,一边笑着说道,“林浩博,看你今天的状态要比昨天好多了,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听到吕医生的这句话,林宇枫和齐瑞嘉一起笑了起来,还真让林宇枫说着了,不管谁见了他,第一句话保准就是“感觉好些了吗?”吕医生不知道他俩笑什么,他笑着说道,“林浩博,看来今天心情不错,什么事这么高兴呢?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我昨天跟你说的关于催眠疗法的事,院里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就在明天的上午,这是个好消息吧。到时候我们会请你的母亲陪在你的身边的,相信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林宇枫连忙说道,“吕医生,辛苦你了。”吕医生急忙摇了摇头说道,“谈不上什么辛苦,这都是我们医生的职责。林浩博,希望通过催眠疗法治疗后,你能康复,我们可是对你抱着很大期望的。”林宇枫笑着回答道,“吕医生,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吕医生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林浩博,我们相信你还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奇迹的,让我们一起来努力吧。”林宇枫点头答应着,神情很是认真。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心里是怎样的无奈和悲哀。吕医生临走的时候,一再地嘱咐林宇枫要好好地休息,精精神神地迎接明天的治疗。直到确信齐瑞嘉和林宇枫能够做到,他才离开病房的。 第三十七节 待吕医生离开后,齐瑞嘉看着林宇枫,沉思很久,她很有些担心地说道,“浩博,你现在这个状况就接受催眠疗法会不会有些为时过早呢?我曾听别人说过,患者一旦被催眠后,意识深处的某些不愿想起的记忆也会被唤起,令患者痛苦不安。我很担心,你在被催眠的过程中因想起不愉快的经历而难过,这对你恢复记忆没有好处。浩博,你这个决定是不是仓促了一些?你考虑清楚了吗?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齐瑞嘉说话的时候,脸上现出深深的担忧神情。 林宇枫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很平静,他缓缓地说道,“瑞嘉,谢谢你这么担心我。我想有吕医生在,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表面平静的林宇枫却在心里暗自哀叹,“齐瑞嘉,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不是林浩博,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关系呢?结果都是一样的,这只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 齐瑞嘉看林宇枫的态度很坚决,她也只好放弃了打算劝林浩博过一段时间再做催眠治疗的想法。她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浩博,明天治疗的时候,我可不可以陪在你的身边呢?”她的脸上流露出期盼的神情。 林宇枫心里有些感动,他看出齐瑞嘉是从心里替林浩博担忧,那份自然流露的真情,是那么的真切。 林宇枫能理解齐瑞嘉的心情,自己心爱的人接受治疗,她内心的焦虑是可想而知的。她要陪在林浩博的身边,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毕竟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 可是齐瑞嘉这合理的要求,却让林宇枫的心里多了一丝的犹豫,面对齐瑞嘉那满是期待的目光,他有些慌乱了,不知该不该拒绝齐瑞嘉的要求。 林宇枫心里暗暗地思忖道,“如果生硬地拒绝,肯定会引起齐瑞嘉伤心。林浩博出事后的这几天,她已经够难过的了,我没有理由这么做,再去增添她的痛苦。可是,如果不拒绝的话,我也不知道在催眠的过程中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更不应该让齐瑞嘉跟着担惊受怕的。这倒真让我为难了,不知道林浩博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林宇枫沉吟着没有说话,暗暗地思考着该如何回答齐瑞嘉。 齐瑞嘉见林宇枫没有说话,她脸上现出一丝的忧伤,她接着说道,“浩博,你在想什么吗?我让你很为难了吗?浩博,我只是想,有我陪在你的身边,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想,我会对你有所帮助的。” 林宇枫一脸犹豫不绝的神情,他内心是矛盾重重。他想了好一会儿,才看着齐瑞嘉说道,“瑞嘉,你不要误会,我有我的想法。瑞嘉,我已经带给你很大的痛苦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因我而难过。瑞嘉,我不知道明天的治疗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情况,假如让你痛苦的话,即使被催眠,我也会感觉到的。我的心就会感觉到深深的不安的,那样,我就无法一心一意地接受治疗了。瑞嘉,你当然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的。瑞嘉,有妈妈陪着我就可以了,我会没事的,你放心吧。”林宇枫说得极是诚恳,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 齐瑞嘉虽然觉得林宇枫说得似乎有一些道理,但是想到明天她并不能陪在林浩博的身边,她的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失落的神情,她的目光里流露着担忧,默默地看着林宇枫没有说话。 林宇枫也觉得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齐瑞嘉未必会认可他这个理由,可是他一时也找不出更好的理由来拒绝齐瑞嘉了。 林宇枫的心里有些惶然了,他望向齐瑞嘉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他在担心齐瑞嘉如果仍然坚持的话,自己倒也无话可说了。 不过,林宇枫的担心很快地就消失了,齐瑞嘉的一番话让他彻底地打消了顾虑,齐瑞嘉的体贴倒让他极是感动。 齐瑞嘉看出林宇枫面露为难之色,她没有再坚持。她轻声地说道,“浩博,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会听你的话的。浩博,我会默默地守在门外为你祈祷的。浩博,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她脸上又一次现出担忧的神色,看得出她是在强忍着内心的极度不安。 林宇枫心里也有些不忍了,他也知道尽管自己说得很婉转了,但齐瑞嘉仍然觉得被冷落了,换上谁都会有这样的想法的,林宇枫感到很对不住齐瑞嘉。他正在心里想着该怎样向齐瑞嘉解释呢,听到齐瑞嘉的话,他没有回避齐瑞嘉注视的目光,看着齐瑞嘉,连忙痛快地说道,“瑞嘉,你说吧,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林宇枫想弥补刚才自己的过错,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特诚恳,他以为这样的话,齐瑞嘉的心情会好一些的。 林宇枫却想错了,齐瑞嘉脸上忧虑的神情更浓了。她担忧地说道,“浩博,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想尽快地恢复记忆。所以,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可是,浩博,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不要伤到自己。适可而止,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我很担心你会不顾后果一味地坚持。” 林宇枫心里更加感动,他点了点头,连忙说道,“瑞嘉,我答应你。我向你保证,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 齐瑞嘉的目光停留在林宇枫的脸上,好半天,她才轻轻地点了点头,但脸上的忧虑之色并没有减少。 林宇枫深知齐瑞嘉此时心里肯定是很难过的,但他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林宇枫没敢再看齐瑞嘉,将头转向了窗外,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的神情。 齐瑞嘉也没有说话,看到林宇枫望向了窗外,她静静地看着林宇枫,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很奇怪,既熟悉又陌生,但却说不清。 林宇枫也感觉到了齐瑞嘉在看着他,但他并没有回头。这时候,他在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事情很多,这让林宇枫的心多少有些混乱。 林宇枫在心里想着今天该是母亲出院的日子了,也不知道母亲准备在什么时间离开医院。林宇枫很想打个电话问问父亲,怎奈齐瑞嘉从早上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陪在身边,他很难找到机会给父亲打电话。 林宇枫心里难免有些着急,但也不敢表露出来。 好不容易盼着齐瑞嘉拎着暖水瓶去打水了,林宇枫连忙把手机打开了。手机刚一开机,便接连响起短信的铃声。林宇枫这功夫哪有时间去看那些短信呢,他连忙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电话响过之后,好半天才被接起来,父亲林庆海的声音传了过来,“林浩博,是你吗?孩子,你出差回来了吗?” 林宇枫急忙说道,“大叔,我还要再呆两天才能回去。大婶今天出院吧,你们什么时候回家呢?” 林庆海说道,“孩子,谢谢你还惦记着。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我现在正给你大婶办理出院手续呢。办完后,我们就走了。” 林宇枫心里一痛,想到年迈的父母相携着回到家的身影,他的眼眶潮湿了,悲哀包围了他。林宇枫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对父亲说道,“大叔,您老要慢点,我没能帮上什么忙,心里真的很惭愧。” 林庆海赶紧说道,“孩子,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啊?我和你大婶都很感激你能来看我们。孩子,有时间来家里玩,我和你大婶等着你。” 林宇枫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他的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林宇枫本想和父亲说上几句话的,但是走廊里却传来脚步声,他知道那是齐瑞嘉回来了。 林宇枫慌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对父亲说道,“大叔,我要去开会了,一会再给您打电话。大叔,请带我向大婶问好,二老保重!” 林庆海说道,“孩子,你快去忙吧。我和你大婶没什么事。” 林宇枫连忙说道,“那么,大叔,我先挂了,改日我会去看望您和大婶的。”他说完就挂断了手机,随即关机了,把手机塞到了枕头下面。 林宇枫刚做完这一切,齐瑞嘉就走了进来。第三十八节 齐瑞嘉并没有发现林宇枫的异样,她径直走到桌前,把手里的暖水瓶放到了桌上,返身对林宇枫说道,“浩博,你先喝杯水吧,伯母给我打电话,说她很快就要到了。伯母已经知道你要做催眠治疗的事情了吗?” 林宇枫轻轻地摇摇头说道,“我还没有告诉妈妈。吕医生是昨天晚上才跟我说起这事的,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决定要做这个治疗的,所以还没来得及和妈妈商量。一会儿等妈妈来了,我想当面告诉妈妈这件事。妈妈应该会同意的。” 齐瑞嘉听了,神情一愣,她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我没有想到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原先还以为你是和伯母商量后做的决定呢,所以我才没有多说什么的。浩博,你想过没有,你这么做,伯母会不高兴的。这么大的事,决定以前是不是应该和家人商量一下呢?” 林宇枫听后很是不解,他的脸上现出困惑的神情,看着齐瑞嘉,想了一下,说道,“瑞嘉,我有些糊涂了,接受治疗,也许我就会恢复记忆的,这是好事啊!妈妈怎么会不高兴呢?瑞嘉,是不是你想得太多了?” 齐瑞嘉轻声地叹口气说道,“浩博,我们都能理解你想要早日恢复记忆的迫切心情。可是,你怎么没有想到呢,你现在伤得这么厉害,稍一用脑便会引起疼痛。你自己可以不在乎,可是,你想过我们的感受吗?看到你痛苦的样子,我们是心如刀割,我们又怎么能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你痛苦不堪而无动于衷呢?浩博,为什么不替我们想想呢?你一向做事果断,这是好事,但那是在你健康的时候。你现在是个病人,如果一意孤行,会让亲人伤心的。” 林宇枫无语了,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仔细一想,齐瑞嘉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时候林宇枫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有些仓促了,但事已至此,也只好等王丽芸来了,再跟她解释了。 林宇枫从齐瑞嘉的话里听出林浩博是一个做事果断的人,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情况。林宇枫一直在暗暗地猜测着林浩博的性格到底是怎样的,从他和艾琳的关系上看,他应该是个很开朗的人。按理说他应该有很多的朋友,和同事相处的也应该不错。但是,单单从他的手机里的联系人来看,他的朋友并不多,而且多数还是他的同学。 这也是让林宇枫困惑的地方,他听王丽芸说起过,林浩博有着一个不错的工作,在单位是所长的专职司机。这样的话他应该有很多同事才对。但是,在林浩博手机里的同事的名字却寥寥无几,少得可怜。 林宇枫虽说是自己经营着一个不大的电脑专卖店,但他也是常常和一些单位的负责人接触的,对他们也有所了解。他观察过,多数领导会选择守口如瓶的人或者是亲信做自己的司机的,这当然是出于他们自己的需要和目的。那么从这一点看,林浩博应该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这样的人大多都很内向。 林宇枫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了,这也是他现在并不想见到林浩博的同事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林宇枫也听齐瑞嘉说起过,这两天有林浩博的同事要来看望他,都被她以病情不稳定,暂时无法会客为由给挡了回去。 对齐瑞嘉的这个做法,林宇枫还是从心里很感激的。尽管他并不知道是哪些同事要来看望林浩博,但是他目前还没有做好和林浩博的同事见面的准备,他想再对林浩博多了解一些,然后再接触他的同事们。 林宇枫知道想要更多地了解林浩博,唯一的途径就是和王丽芸多聊天。林宇枫在昨天和王丽芸说话的时候,听王丽芸说起家里还有林浩博和同事、同学出去玩的时候拍的几盘碟,林宇枫就对王丽芸说想看看那几盘碟,也许就会想起来一些往事。 王丽芸一听自然答应,说好今天就会给他带来的。 林宇枫在心里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他想从那些碟里多了解一下林浩博。他想着,一会儿见了王丽芸再和她多聊聊林浩博单位的事情,毕竟自己不能总躲着不见同事的。至于治疗的事,如果王丽芸反对的话,他也没必要坚持,就听王丽芸的安排好了。林宇枫想到这,他的心里反而平静了许多。 齐瑞嘉见林宇枫半天没有说话,还以为林宇枫为难了呢,她想了一下,慢慢地说道,“浩博,在想什么呢?觉得为难了吗?浩博,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这件事也没有什么难办的。一会儿伯母来了,征求一下伯母的意见,听听伯母是什么意思,我们还是听伯母的吧。” 林宇枫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瑞嘉,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没有考虑到你们的感受。等妈妈来了,我会和妈妈商量一下再做决定的。瑞嘉,幸亏你提醒我了,要不,我真没想到这些。看来,我的脑子是真的出毛病了,考虑事情怎么能这样不周全呢?。”他的脸上现出沮丧的神情。 齐瑞嘉见了,连忙体贴地说道,“浩博,你不要这么说,你是因为太着急了,所以才想尽快治疗的,我们都能理解。你不要想得太多,免得引起头痛。浩博,我先给你倒杯水喝吧。”齐瑞嘉边说边拿起水杯,倒了一杯水端给了林宇枫,说道,“浩博,知道你不喜欢喝白开水,但你受伤了,医生建议先不要喝那有刺激性的咖啡之类的东西,你就忍忍吧。过两天,我给你买咖啡来。” 林宇枫接过了水杯,顺口说道,“没什么,瑞嘉,我本来就不喜欢喝咖啡。”他边说便低头慢慢地喝了一口水。 齐瑞嘉一愣,脸上的神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看着林宇枫欲言又止。 林宇枫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又喝了一口水后,把杯子递给了齐瑞嘉,嘴里说道,“瑞嘉,你今天去上班吧,我已经没事了,你该上班就上班吧,也不能总耽误工作啊。白天有妈妈来陪我,你就放心吧。” 齐瑞嘉慌忙收起脸上疑惑的神情,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刚才接到同事的电话,他下午要去机场接亲属,偏偏赶上单位要进一批货,我俩必须有一个人在场,他请我今天下午临时替他一下。浩博,等伯母来了,我就到单位看看,忙完手头的活儿,马上就回来,时间不会太长的。” 林宇枫轻轻地点点头,说道,“好吧,瑞嘉,你去吧,工作上别出错。你不用着急回来的,我没有什么事的。” 齐瑞嘉还是不放心,她想了一下,说道,“浩博,什么事也不要着急,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林宇枫点头答应着,“瑞嘉,我知道了,你不要担心了,以后再有什么事,我会和你们商量的,放心吧。” 齐瑞嘉笑了笑,她也知道自己有些罗嗦了,便没再说什么。 林宇枫看着齐瑞嘉,心里倒有了一丝亲切的感觉,就好像忽然之间有了一种亲情,那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感情,很美好。 林宇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很亲切地看着齐瑞嘉。 齐瑞嘉也静静地看着林宇枫,她的脸上挂满了笑意。 病房里的气氛很是温馨。 王丽芸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第三十九节 听到声音,林宇枫和齐瑞嘉一起回头望向了门口。 “妈,你来了。”林宇枫先说道,他很自然地叫出了“妈”字,听起来好像还很亲近,没有了以前的忸怩之感,这倒是林宇枫没有想到的。 王丽芸一边点着头,一边来到了林宇枫的近前,还没等放下手里的保温饭盒,便看着林宇枫问道,“浩博,你怎么样?好些了吗?”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看得出她走得很急。 林宇枫笑着说道,“妈,我好多了,你别担心了。” 齐瑞嘉走到王丽芸的跟前,伸手接过来她手里的保温饭盒和挎包,说道,“伯母,您累了吧,快坐下说吧。” 王丽芸看着齐瑞嘉说道,“孩子,辛苦你了,一大早就过来了,累坏了吧。”她边说边坐了下来。 齐瑞嘉摇了摇头,说道,“伯母,我不累,倒是您辛苦了一早上。” 王丽芸说道,“孩子,你也坐下吧。”她说完,抬头看了看输液瓶,又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妈妈没担心,就是有些不放心。浩博,已经输完一瓶了吧?这瓶也快滴完了。等会儿护士拔了针后,你起来喝碗粥吧,还热着呢。妈妈熬了一上午,很好喝的。瑞嘉,你也喝一碗吧,伯母特意多熬了一些。” 林宇枫连忙说道,“妈妈,不用那么辛苦的,在粥铺买一碗就行了。 王丽芸说道,“那怎么行呢?浩博,你是最喜欢喝妈妈熬的粥的,三天两头儿的就跑回来要妈妈给你熬上一锅粥。浩博,出院后就回来和妈妈一起住吧,等你和瑞嘉结婚了,你们再搬回去住,好不好?” 齐瑞嘉的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看着林宇枫笑了笑。 林宇枫虽说脸上带着笑容,但心里却在思考着这件事。他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每天和王丽芸在一起,自己可以有机会更多地了解林浩博了。至于和齐瑞嘉结婚的事,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再说吧。 “好不好?浩博,就回来和妈妈爸爸一起住吧,这也是你爸爸的意思。”王丽芸见林宇枫没说话,又问了一次。 林宇枫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妈,我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王丽芸笑了,说道,“浩博,妈妈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很少让妈妈操心。”她的脸上挂满了慈祥的笑容。 林宇枫看着王丽芸笑了笑,说道,“妈,有件事还要和你商量一下。昨晚吕医生找我,说催眠疗法可能对我恢复记忆有所帮助,希望我能接受治疗。我答应了吕医生,明天上午要做催眠治疗。” 王丽芸一听,脸上的神情当时就一变,她看着林宇枫,是一脸的担忧神情,她连忙说道,“浩博,这能行吗?你的病情还很不稳定,怎么可以接受那种治疗呢?万一因为用脑过度,引起其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那可怎么办呢?浩博,这件事不是着急的事,等你头上的伤愈合了再说吧。” 林宇枫看了一眼齐瑞嘉,心里说道,“还真让齐瑞嘉说中了,林浩博的母亲真就不同意。”他想了一下,犹豫着说道,“妈,我已经答应吕医生了,他也替我安排好了治疗时间,现在取消治疗的事,这好吗?” 王丽芸说道,“浩博,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让妈妈去处理吧,你只要安心地养伤吧。瑞嘉,我现在就去找吕医生,和他谈谈。”她倒是雷厉风行,说做就做。王丽芸说话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好像担心林宇枫再坚持治疗似的。 林宇枫不好意思地说道,“妈,又给你添麻烦了。妈,你不用这么着急的,歇一会儿再去找吕医生也不晚的。” 王丽芸说道,“浩博,妈妈找吕医生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妈妈去去就回。瑞嘉,伯母去了。”她是不想给林宇枫犹豫的机会。 齐瑞嘉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她连忙点头答应着,“伯母,你去吧。” 王丽芸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病房。从她进到病房再离开,前后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十分钟。 林宇枫不知道王丽芸为何会这么急着去找吕医生,他在心里还有些奇怪呢。他望着齐瑞嘉,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齐瑞嘉也正看着林宇枫呢,他俩同时笑了一下。 齐瑞嘉先说道,“浩博,我没有猜错吧。” 林宇枫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真是我错了。没想到妈妈竟会这么反对,竟然马上就去找吕医生了。” 齐瑞嘉笑了,她说道,“浩博,伯母是怕你再坚持治疗,她说服不了你。你要是认准的事,一般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伯母太了解你了,所以才不给你机会说出你的理由的。” 林宇枫也乐了,笑着说道,“妈妈怎么可以这样做呢?我都多大了,还做不了自己的主,妈妈也太过分了。” 齐瑞嘉也笑了起来,说道,“伯母都总结出经验来了,要是和你商量的话,伯母是说不过你的,你的理由肯定能有一大堆。浩博,这回可好了,你不做催眠治疗,我也放心了。” 林宇枫看着齐瑞嘉一脸担忧的神情,心里很是内疚,他歉意地笑了笑,说道,“瑞嘉,对不起,没想到让你这么担心,我真得很抱歉。”这时候他对林浩博好像又有了一些了解,看来林浩博还有任性固执的一面。 齐瑞嘉连忙说道,“浩博,不是这么回事,我只是不愿意你现在就接受这种治疗,那太痛苦了。” 林宇枫笑了笑,说道,“瑞嘉,谢谢!”他脸上的神情很是真诚。 齐瑞嘉一脸深情地看着林宇枫,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爱意。第四十节 王丽芸去找吕医生还没有回来,齐瑞嘉却再次接到同事的电话。同事在电话里先是很不好意思地道歉一番后,对齐瑞嘉说因为忘记了带很重要的证件,需要回家一趟,希望她能现在就到到单位来。 齐瑞嘉看着林宇枫,稍一犹豫,还是答应了。 林宇枫已经听明白了大概,待齐瑞嘉挂断手机后,林宇枫望着齐瑞嘉,笑着说道,“瑞嘉,看来你该走了。” 齐瑞嘉冲着林宇枫歉意地一笑,说,“浩博,我要去单位上班了。这个同事很粗心,我要早点去接替他。” 林宇枫点了点头,笑着对她说道,“瑞嘉,要注意安全。工作上可是要细心一些的,千万别马虎大意。” 齐瑞嘉也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浩博,你也要注意休息。待伯母回来,替我解释一下吧。我就不等伯母了。” 林宇枫笑着答应了,齐瑞嘉这才转身离开了医院。 齐瑞嘉走后没多久,王丽芸就回到了病房。她看林宇枫正坐在床上看着她拿来的那几本影集,而齐瑞嘉却不在,她便问道,“浩博,瑞嘉呢?” 林宇枫连忙抬起头看着王丽芸,说道,“瑞嘉去上班了,她的同事临时有事,瑞嘉去单位看看。”林宇枫说到这,想了一下,说道,“妈,你去找吕医生,结果怎么样?吕医生没有说什么吧?” 王丽芸笑着说道,“没有,吕医生说尊重病人家属的意见。浩博,这件事还是等等再说吧,你也不要太着急了。” 林宇枫脸上现出内疚的神情,说道,“妈,都是我考虑不周,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以后我会注意的。” 王丽芸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脸慈爱地说道,“浩博,跟妈妈不用这么客气的,妈妈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浩博,妈妈理解你的心情,妈妈的心情是和你一样的,妈妈也很想你能尽快恢复记忆。但这却不是着急的事,浩博,妈妈不希望你再受伤。所以,浩博,你也不要急于求成,什么事情都是慢慢来吧。” 林宇枫在心里被王丽芸的话语所感动,他的脸上流露出很自然的亲情,他说道,“妈,我知道了,我听你的话就是了。” 王丽芸欣慰地笑了,说道,“浩博,你这样说妈妈就放心了。妈妈把你要的碟带来了,这是你们单位组织野游的时候拍的,你和妈妈一起看的,记得你当时很高兴,还把你的同事发生的笑话讲给妈妈听呢。”王丽芸一边说一边拿过挎包,从里面拿出两盘碟片来,递给了林宇枫。 林宇枫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他连忙接了过来,高兴地说道,“妈,太好了!谢谢你!”他把碟片拿在手里,好像得到了无价之宝似的。 王丽芸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又和妈妈客气起来了,不过是两盘碟,看把你高兴的。不过,看到你这么开心,妈妈心里也很高兴。浩博,要不要妈妈陪你一起看呢?” 林宇枫想都没想,马上说道,“妈,当然要您陪我一起看了。妈,我们现在就看碟吧。”林宇枫一脸征求的神情看着王丽芸。 王丽芸点了点头,说道,“浩博,浩博,妈妈就和你一起看碟吧。” 林宇枫这时候已经把笔记本电脑打开了,他把碟放了进去,随着一阵欢快的音乐声,屏幕上出现了很多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他们很有顺序地站成了几排,看样子像是要拍照的样子。他们的身后是气势磅礴的山峰,绿意盎然。 林宇枫和王丽芸一起看了起来,当看到有两个同事因操作不当从漂流着的小筏上掉入水中的时候,母子二人一起笑了起来。 王丽芸边笑边说道,“浩博,还记得那两个人是谁吗?” 林宇枫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说道,“妈,我好像记不起来了。妈,你一定记得吧?他们是谁啊?”他边说边摁了暂停键,画面停留在那两个人的身上。 王丽芸点了点头,指着其中的一个人说道,“浩博,你曾经告诉我,他叫孙鹏伟,具体做什么工作的,妈妈有点记不清,好像是你们单位哪个部门的主任。另一个妈妈倒记得,他是你们办公室主任魏宝军。你出事的时候,魏宝军代表单位领导来医院慰问过你,只是你还昏迷,并不知道。浩博,你有印象了吗?” 林宇枫轻轻地摇摇头,说道,“没有,妈,只是感觉这两个人很熟悉。”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屏幕,他在心里暗暗地记住了这两个人。 王丽芸看到林宇枫一脸沉思的样子,接着说道,“浩博,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你不要用脑多度,知道了吗?” 林宇枫嘴里答道,“妈,我知道,你放心吧。”他说话的功夫又按下了播放键,屏幕上出现了其他的人。林宇枫的眼睛紧紧地盯在屏幕上,每当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或者是两、三个人的时候,他便摁下暂停键,详细地向王丽芸打听画面上的人是谁,在单位是做什么的。 有些人,王丽芸记住了,但是大多数的人,王丽芸也对他们没有多少印象了,王丽芸只记住了其中几个人的名字。 不过让林宇枫高兴的是在这盘碟的最后,竟出现了他最想认识和了解的几个人,地点是酒店的餐厅。林宇枫猜到,这个场面应该是大家玩累了回到酒店吃饭时拍下来的。 一个看起来很有些领导气质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他举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说道,“同志们,大家安静一下,现在请我们的吴所长讲话!大家欢迎!”他说完,带头鼓起掌来,扭头看着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人。 吴所长脸上带着深沉的微笑,他一边慢慢地点着头,一边环顾了一下眼前拍着巴掌的员工,然后,缓缓地说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平常大家都忙于自己的工作,很少有机会能够聚在一起沟通。我们所之所以组织这次活动,就是为大家创造一个沟通的平台,增进感情,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为了我们所能够更上一层楼而努力工作!我在这里代表所领导班子向大家道声‘辛苦了’,也祝大家玩得开心!我的话完了。”他说完,又深沉地点点头,把脸转向了刚才说话的那个人,说道,“志东,你安排一下,大家就餐吧。” 林宇枫连忙摁下了暂停键,指着那个叫志东的人问道,“妈,这个叫志东的人是做什么的,我怎么对他好像很熟悉呢?”他在心里暗自忖道,“能够和吴所长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他的身份也不应该是普通员工。他的一边是所长,另一边是办公室主任,他会是谁呢?” 王丽芸看了看,说道,“浩博,你就是他的司机,他是你们所的副所长梅向东。他一向对你挺关照,你这次出事,他派你们车队队长来过好几次了。等你上班了,一定要当面好好谢谢梅所长。” 林宇枫认真地点点头,记下了王丽芸的话。 林宇枫又按下了播放键。 一盘不过一个多小时的碟片,林宇枫放放停停,不时地向王丽芸打听着,一盘碟看完,用去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林宇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的心里也感觉到轻松了不少。 当林宇枫看完另一盘碟的时候,他在心里已经不再是很害怕见到林浩博的那些同事了。这两盘碟可是帮了林宇枫的大忙了,他对林浩博的领导和同事大致上也有了一些的了解。他在心里暗暗感激林浩博,幸亏林浩博留下了这两盘碟,并且还曾和王丽芸一起看过,才能让王丽芸大致地向他介绍一些人和事。 林宇枫思来想去,他决定不再躲避了,他要见见林浩博的同事。 这个机会很快地就来了,只是,让林宇枫没有想到的是,他见到的林浩博的第一个同事竟然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一个人。第四十一节 第二天的上午,刚刚打完点滴的林宇枫正在和齐瑞嘉说着话。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对齐瑞嘉说道,“有个林浩博(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