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8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8部分
遗魂记-第8部分的齐瑞嘉的背影,她对林宇枫说道,“浩博,瑞嘉真是个不错的孩子!你住院的这些天,她一直守在你的身边。你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瑞嘉。妈妈看出,瑞嘉和你的感情很深。是啊,你们也认识有几年的时间了,虽说你们不是同学,但也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妈妈和爸爸原先一直以为你能和艾琳结婚的,你俩是一起长大的,从幼稚园到高中,你俩就形影不离地进进出出。妈妈和艾琳的妈妈是好姐们,你们的父亲又是同学,没成想你后来喜欢上了瑞嘉。说起这个瑞嘉,命也够可怜的,她是艾琳的表姐,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撇下她孤单单一个人,那时候她还是个高中生。艾琳的父母不放心瑞嘉一个人住,把她接了回来,转到了你们的学校。瑞嘉虽说只比艾琳大几个月,但却比艾琳成熟懂事得多,做事也很认真,这些年很少让大人操心。浩博,妈妈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想问问你,等你病好出院了,就把婚事办了吧。你和瑞嘉都不小了,浩明和艾琳也快完婚了,你们也抓紧吧。” 林宇枫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齐瑞嘉竟会有着如此不幸的经历,难怪有时候她看起来似乎有些忧伤。 王丽芸见林宇枫没有说话,继续说道,“妈妈虽然不知道你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妈妈也看出你出事前的那几天有些生气,瑞嘉来家里看你,你也不像以前那样高兴。浩博,人无完人,谁能不犯错呢?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浩博,你是怎么想的呢?” 林浩博想了一下,说道,“妈,您放心吧,我会考虑您的话的。” 王丽芸欣慰地点了点头。 林宇枫却陷入了沉思当中……第三十二节 齐瑞嘉是和艾琳一起返回医院的。 林宇枫看着在齐瑞嘉前面走进病房的时尚女人,不由得在心里猜测着她是谁。这个女人看起来和自己的年龄倒是差不多,那长长的秀发被烫成了大波浪,白皙的皮肤加上那漂亮的长相,犹如那芭比娃娃一般。 林宇枫尽管并不知道她是谁,但也不由得在心里说道,“好漂亮的女孩啊!” 走进病房的女孩一看到坐在床上的林宇枫,她很快地跑到了林宇枫的跟前,抱着林宇枫的胳膊,高兴地说道,“浩博,看到你好好地坐在这,太好了!我都要高兴死了。看吧,我说的没有错吧,浩博没事的。”她边说边抱着林宇枫的胳膊晃了起来,那高兴的神情就像个跟哥哥撒娇的小女孩,特真诚,毫无做作之嫌。 林宇枫被女孩抱了个结结实实,虽说还不知道她是谁,但也猜出她和林浩博的关系绝不是一般的关系。林宇枫看见齐瑞嘉一脸笑容地看着他,心里忽然想到这个女孩有可能是艾琳——齐瑞嘉的表妹。林宇枫心里释然了许多,他似乎也被艾琳的情绪所感染,脸上露出了微笑看着艾琳说道,“看到你,我心里也很高兴啊。” 齐瑞嘉走到了林宇枫的近前,笑着说道,“艾琳,你这个丫头,你轻点吧。浩博头上有伤,哪能受得了你这般折腾?你还不赶快放手。”齐瑞嘉的话倒是印证了林宇枫的猜测,林宇枫心里有数了。 艾琳受到提醒,赶忙松开了手,一脸紧张地看着林宇枫,担心地说道,“浩博,我没弄痛你吧,我一看到你就高兴得什么都忘了。浩博,你还好吗?” 林宇枫微微地笑着说道,“艾琳,我已经好多了。看到你,我觉得自己都应该出院了,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了。”他的语气也是极自然随和。 艾琳高兴地差点跳了起来,说道,“我就说嘛,浩博一看到我,心情会特别好的。浩博,在你昏迷的时候,大家都很害怕,我告诉他们,你是最听我的话的,没有我的允许,你是哪里也不会去的。浩博,是不是这样?” 林宇枫乐了,没想到这漂亮的女孩还有这么天真稚气的一面,他这才明白浩明为什么会说艾琳刁蛮可爱了。 林宇枫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如果艾琳不同意,我又敢去哪呢?艾琳,你比那招魂大师还要厉害,怕你哭鼻子,我这不是又乖乖地回来了嘛。”林宇枫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齐瑞嘉一脸笑容地说道,“艾琳,说来我还要好好地谢谢你了。你赶紧发功让浩博头上的伤愈合吧,等浩博出院,我们就去好好地庆祝一番。浩明他们可是把时间都定下来了,地点就在你们家的新房。” 艾琳脸上露出了惊喜,她连忙说道,“真的?那太好了,我来准备食物,保准让你们一个个高兴而来,满意而去。” 齐瑞嘉也笑了,说道,“这个我们都相信,你可是个美食家。上次在宇航家聚会的时候,你准备的食物可把大家撑坏了。宇航还替浩明担心呢,娶了你,真不知浩明会变成什么样子。浩博,你不是也说,艾琳的厨艺是越来越厉害了,真不愧是你的徒弟吗?不过,幸亏艾琳要嫁的是浩明,浩明是那怎么吃也不会胖的人。如果换个人,一定会被艾琳养成世界超级巨胖的。” 林宇枫听了心里一动,他没想到林浩博还有这手艺。林宇枫在心里可就有些犯愁了,自己就会简单地煮碗快餐面,自己哪懂什么厨艺啊。不过他的脸上仍然带着笑容说道,“艾琳,你不会真要创造吉尼斯超级巨胖吧。到时候不要忘了请我们一起庆祝一下。对了,浩明怎么还没来呢?” 艾琳说道,“浩明的姨妈从美国回来了,浩明去机场接姨妈去了。” 林宇枫一听,心里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浩明的姨妈一定是回来参加浩明的婚礼的。林宇枫看着艾琳,关切地问道,“艾琳,你们的婚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艾琳一脸幸福的神情,说道,“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浩博,你不知道,你出事后,我们有多难过。幸亏你醒来了,要不我们一定会推迟婚礼的。我们的婚礼没有你参加怎么行呢?你可是和我手拉手一起长大的哥哥,我一定要等你醒来才结婚的。浩博,谢谢你。” 齐瑞嘉笑着说道,“浩博,好在你醒来了,要不然浩明可是要埋怨你的了,艾琳的任性,可是有目共睹的。浩明还说呢,这都是你一直迁就艾琳的结果。” 林宇枫笑了,这一点,他倒是从林浩博的妈妈那里听说了。王丽芸告诉林宇枫,从小到大,他就一直像个小大人似的让着艾琳。俩人在一个幼稚园,一直到高中,几乎就是寸步不离的在一起。直到后来,齐瑞嘉转学走进了他们的生活,俩人的关系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加上浩明苦苦追求,艾琳喜欢上了浩明,而浩博则爱上了齐瑞嘉。 这样的结果当然出乎两家长辈的意外,但也笑着接受了他们的选择。 林宇枫知道,在艾琳的眼里,林浩博就是像兄长一样的朋友。在林宇枫面前,艾琳似乎就是那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任性,还有一点点的刁蛮。 林宇枫对艾琳有了好感。虽说是刚刚和艾琳见过面,但林宇枫在心里还是蛮喜欢艾琳无拘无束,坦然真诚的性格的。所以,当听到齐瑞嘉的话时,林宇枫笑着答道,“瑞嘉,这你就冤枉我。你是不知道小时候的艾琳有多能哭鼻子,哭起来就是惊天动地的,惹得街坊邻居都跑过来打听出了什么事了。当知道是我把艾琳惹哭的时候,所有的人无一例外地说我不懂事,怎么不知道让着妹妹点呢?你说我还敢惹她吗?”林宇枫说的很自然,煞有其事一般。 齐瑞嘉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她似乎看到了好兆头。 但是,只有林宇枫自己知道,他刚才说的那些不过是现学现卖而已,他是上午才从王丽芸那听说的这些事,现在正好用到了。 艾琳一听,不由得得意地笑了,说道,“浩博,你如果敢惹我生气,我还会给你来这一招的,看你怕不怕。” 林宇枫也笑了,说道,“艾琳,我当然怕了,所以我才不敢惹你生气的。” 艾琳刚要说话,她的手机响了。艾琳拿出来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对着手机娇柔地说道,“浩明,我在医院里呢。浩博好多了,没事了。你放心吧,我对浩博说一声就行了。你小心开车,我们一会饭店见。我挂了。”艾琳收起手机,对林宇枫说道,“浩明要和你说话,我告诉他要小心开车,注意安全,就没让你接电话。浩博,你不会生气吧?” 林宇枫笑着摇摇头说道,“艾琳,你做得很对,任何时候都要注意行车安全。艾琳,我听你的意思还要去饭店,是不是浩明的姨妈要见你一面,那你就快去吧,别让长辈等着。” 艾琳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浩博。你也要好好地养好身体,我明天再来看你。”艾琳这时候脸上的神情倒像是个懂事的小妹妹一般乖巧。 林宇枫点头答应着,“我会的,艾琳,你别担心我了。” 艾琳说道,“浩博,那我就先走了。” 林宇枫微笑着点点头,艾琳这才转身向病房外走去,齐瑞嘉则跟在她的后面,姐妹俩一起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的林宇枫却琢磨开了,这个林浩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原先的判断似乎并不是正确的,以艾琳的性格,她是不会和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相处的如此融洽的。“看来,我应该尽快地看看林浩博的日记,早一些时候了解他。”林宇枫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旁边的笔记本电脑上。 《遗魂记》在天下书盟更名为《孤男寡女》敬请朋友们移驾支持!多谢您了!!第三十三节齐瑞嘉离开医院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她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只是她并不知道,林宇枫一直在心里盼着她赶快离开医院的。她的好心陪伴,换来的却是林宇枫心急如焚的等待。待齐瑞嘉一离开,林宇枫连忙拿起了手机,直到这个时侯,他才有时间给父母打电话。今天整整一天,病房里总是有人进进出出,他的跟前也是总有人陪伴。护士、吕医生也跟着凑热闹,不时地过来查看一下他的情况,好像对他格外地关心。林宇枫心里惦记着母亲的病情,想要找个时间给父母打个电话聊上一会儿都没能如愿。林宇枫虽说心里很是焦急,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耐心地等到傍晚的时候。好不容易等到齐瑞嘉离开了。齐瑞嘉出去的时候,她帮林宇枫带上了门。坐在床上的林宇枫常常地出了一口气,现在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了,自己可以无所顾忌讳地和父母聊上一会儿了。林宇枫心里想着,手指摁下了拨出键。电话一接通,便传来父亲林庆海的声音,“孩子,是你吗?林浩博?”林宇枫连忙答应着,“大叔,是我,我是林浩博。”听到父亲的声音,他的心里涌起一阵痛楚,他强忍悲哀,尽量以平静的语气说道,“大叔,大婶还好吗?”林庆海说道,“孩子,谢谢你还惦记着你大婶,你大婶挺好的。”林宇枫说道,“大叔,你也要注意休息。大叔,大婶在跟前呢吗?我想和大婶说两句话。方便吗?”林庆海说道,“方便,孩子,你稍等一会儿。”他说着便把手机递给了正看着他的刘亚萍,嘴里说道,“宇枫他妈,是林浩博的电话。孩子想和你说句话。”刘亚萍接过了手机,说道,“浩博,是你吗?孩子,大婶挺好的,谢谢你惦记了。大婶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孩子,你出差还顺利吧?要注意休息啊。昨晚让大婶折腾的你都没合眼,今天就好好地睡一觉吧。”她的语气里流露出深深的自责,但更多的还是关切。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婶,您别担心了,我现在就在客房里休息呢。大婶,你今天感觉好些了吗?我今天也没能赶回去看您,您老没生我的气吧。”刘亚萍声音里充满了歉意,说道,“孩子,你说的是哪里话?大婶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来看我们,我们心里很感激了。浩博,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要去很多天吗?”她的声音里隐隐流露出一丝的牵挂。林宇枫感觉到了那份亲情,他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暖的感觉,那是母亲对孩子的牵挂啊!林宇枫眼里满含了泪水,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说道,“大婶,我很快就会去看望您的,您放心吧。大婶,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刘亚萍声音里透露着深深地期盼,她说道,“孩子,大婶想对你说,大婶就是觉得你很亲切,看到你,大婶心里就觉得很踏实。孩子,有时间,你一定要来看大婶啊。”林宇枫听了妈妈的话更觉心酸,他的眼泪流了下来,想到妈妈躺在病床上那副病恹恹的样子,他的心犹如刀割一般。林宇枫强忍悲痛,他对妈妈说道,“大婶,你放心吧,我会去的,一定会去的。”刘亚萍却忍不住自己的悲伤,她哽咽着说道,“孩子,宇枫不在了,按理说是不该给你添麻烦的。可是,大婶岁数大了,脑袋好像也不中用了。自从昨天看到你,今天一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宇枫。我的宇枫要是活着,那该有多好啊。我可怜的孩子啊。”刘亚萍已经泣不成声。林宇枫潸然泪下,妈妈的话更让他心痛不已,自己的妈妈就在眼前,但是,他却无法相认,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悲哀的吗? 林宇枫似乎看到了妈妈那双绝望的眼睛在看着他,那历尽沧桑的脸上布满了悲哀。林宇枫越想越难过,妈妈的啜泣声,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他的神情更加痛苦起来,嘴角也微微地颤抖着。林宇枫忍住心中的痛苦,好言安慰着还在小声哭泣的母亲。刘亚萍渐渐地止住了悲痛,母子二人在电话里说了好半天。林宇枫放下手机后,拿过床前的毛巾擦去手心里的汗。他想起,这种情况只有他在和单佳娜煲“电话粥”的时候经常出现,俩人总是有那说不完的情话,常常是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给妈妈打电话却是三言两语就结束了,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不孝啊!林宇枫想到这的时候,很自然地又想起了单佳娜。林宇枫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单佳娜的手机,他此时说不出自己是怎样的心情,紧张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不安。不过,林宇枫的这种情绪马上就因手机里响起的那个毫无感情的提示音而改变,“空号?”林宇枫不由得愣住了,自己以前每天都要打上几十遍的电话号码竟然变成了空号。林宇枫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有些怀疑是自己拨错了号码,他连忙仔细地看了看手机显示的号码,“没错啊,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一脸的疑惑,再一次拨了过去,结果还是一样的。林宇枫心里一沉,脑海里骤然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他马上想起了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没有犹豫,林宇枫立即拨通了单佳娜家里的电话。电话却无人接听!林宇枫颓然地呆坐在床上,好像没有了意识一般。时间过去了好久,林宇枫才回过神来。他看着窗外的明月,脸上挂满了悲哀,“我已是隔世之人,还有什么权利要求她呢?林宇枫,算了吧,从此在你的记忆里抹去单佳娜这个名字吧。”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第三十四节 “铛铛铛”,门口响起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将陷入痛苦之中的林宇枫拉回了现实当中,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还会有谁能来看他,这个时间,住院处除了病人,值班医生和护士,应该是没有其他的人了。 林宇枫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稍一犹豫,关掉了手机。他很快地躺了下来,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冲着门外说道,“请进吧。” 林宇枫的话音刚落,病房的门便被轻轻地推开了,他的主治医生吕庆海医生和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吕医生的脸上带着微笑。 林宇枫看到吕医生,心里不由得一愣,他不知道这个时间吕医生来到他的病房有什么事。 吕医生看到林宇枫脸上有些意外的神情,他冲着林宇枫笑了笑,说道,“林浩博,还没睡呢吧?是这样,我今天值班,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他边说话边走到林宇枫的床前坐了下来。 林宇枫看着吕医生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吕医生,我很好。” 吕医生一脸的笑意,他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一样,亲切随和,他说道,“林浩博,这次痊愈出院后,有没有出去旅游散散心的打算呢?以前都去过那些地方呢?哪个城市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刻呀?”他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在闲聊,其实,却在有意引起林宇枫对过去的回忆。 林宇枫也看出吕医生是在测试他的记忆恢复了多少,他的脸上现出沉思的神情,好像在努力回想,但事实上他却在想着另一个问题。吕医生的话倒是提醒了林宇枫,他暗自忖道,“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借外出旅游散心的机会,回去陪自己的父母一些日子,这倒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想到这,林宇枫在心里拿定了主意。 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吕医生,我倒真想出去走走了。吕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 吕医生笑着说道,“林浩博,你现在出院还为时尚早,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怎么可以出院呢?林浩博,想到要去哪里了吗?是以前去过的地方吗?” 林宇枫一脸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很抱歉,吕医生,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模模糊糊地连成了一片,根本理不清头绪。有些事明明就在眼前,但是,我却无法看清楚。吕医生,我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呢?” 吕医生想了想,说道,“林浩博,你这种情况很难解释清楚。从医学的角度上说,在头部受到那样的重创之下还能存活下来,理论上是说不过去的。但你却苏醒过来,这,已经是个奇迹了。这很有研究的价值,林浩博,我们准备把你的病例当成一个典型的个案来研究,到时候还需要你的配合。” 林宇枫心里暗自哀叹,“岂止是奇迹啊!整件事情说出来令人难以置信,如果我告诉你,真正的林浩博已经死去,而我却是个魂魄的话,相信你也不会相信的。你肯定会认为我是伤到了大脑,在说胡话。” 吕医生见林宇枫没说话,接着说道,“林浩博,有件事情还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鉴于你是因脑部突然受到外力的撞击而伤到脑细胞的,造成记忆的暂时性丧失,有医生提出,是否可以试试催眠疗法,让受到损伤的脑细胞在深度睡眠的情况下自行修复。这个想法得到了多数医生的认可,大家一致认为可以一试。当然,这要首先征得你的同意。林浩博,我今天过来也是想和你谈谈这件事情。林浩博,你是怎么想的,我们想知道你的想法。” 林宇枫心里充满了悲哀与无奈,暗自伤心,“吕医生,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我不是林浩博。你不要说是催眠,就是给我喝上安眠药沉睡十天,我也不可能想起林浩博的事情。可这话我又怎么能跟你说得清呢?”林宇枫仍然没有说话,他的脸上仍就是一副茫然的神情。 吕医生见林宇枫还是不说话,他看了一眼护士,接着对林宇枫说道,“我们医院也曾有过这样的先例,病人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催眠疗法后,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虽说这不是绝对的,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按我个人的看法还是值得一试的。我叫小高把病历给你拿来了,你可以参考一下,然后再做决定。”他说完,抬头对站在一旁的护士说道,“小高,你来给林浩博讲一讲吧。” 护士小高立即走上前来,翻开手里的本夹,从里面抽出一份病例递给了林宇枫,然后说道,“这是个很典型的病例,患者是个建筑工人,在施工现场失足从三楼坠下,在坠落过程中,头部撞到了防护架上。抢救过来后,完全丧失了意识。后来接受了催眠疗法,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再有就是这个患者,和人打架,头部受到棒击,失去了部分记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催眠疗法,逐渐恢复了意识,现在也已康复。还有,”高护士还想接着说下去,吕医生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了。 吕医生看着林宇枫说道,“林浩博,高护士向你介绍了这几个典型的病例,相信你对催眠疗法也有了一定的认识。你现在的病情和他们很相似,都是头部因受到外力的撞击才丧失了记忆的。而且,我们向你推荐的这个催眠大师是很有名的,催眠技术相当的高超。林浩博,有兴趣试一试吗?” 林宇枫看着手里的病例单,脸上现出思考的神情。林宇枫在心里想着该如何回答吕医生的话,他知道自己是不能拒绝的,如果自己一口回绝,那样肯定会一起一些人的怀疑,这当然包括吕医生在内。 吕医生的眼睛始终在看着林宇枫,脸上的神情很是期待。 林宇枫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吕医生,如果你觉得有必要,那就试试吧。” 吕医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说道,“那好吧,林浩博,明天一上班,我就在早会上提出来,会很快给你安排时间进行催眠疗法的。林浩博,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比方说,当你在进行治疗时,你希望妈妈还是其他人陪在你身边吗?” 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那就请我的母亲陪着我吧,和母亲在一起,我的心情会比较放松一些。” 吕医生赞许地点点头,说道,“林浩博,这的确是个明智的选择。那么,我们就尊重你的意见,到时候会请你的母亲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林宇枫点头答应着,“谢谢你了,吕医生。” 吕医生连忙说道,“林浩博,能够看到你早日康复,那才是最让人高兴的。林浩博,为了那一天,我们一起努力吧。” 林宇枫笑着点点头。 吕医生站了起来,对林宇枫说道,“林浩博,你休息吧,我去看看其他的患者。我们明天见。” 林宇枫笑着说道,“明天见,吕医生。” 吕医生点了点头,和高护士一起走出了病房。 看着重又关上的房门,林宇枫的心却难以平静下来,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脸上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第三十五节林宇枫想到的是假如经过催眠疗法的治疗后,他不能想起林浩博从前的事情,那将会带给林浩博的父母很大的失望。但是又不能拒绝,那会引起种种的猜测。思量再三,林宇枫还是觉得答应吕医生做这个催眠疗法是对的,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吧。林宇枫想到这些,倒也变得坦然了,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林浩博的笔记本电脑上。林宇枫伸手拿过来笔记本电脑,只看了一眼便知这是一个品牌机,价格不菲。林宇枫对这个牌子的电脑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自己也是每天和电脑打交道,经自己的手卖出去的电脑也已经无数了。况且自己的隔壁就是这个品牌机专卖店,这个品牌的电脑几乎就没有五千元以下的,就连那特价机都在七千元左右。价格虽说贵了些,但销量还是不错的。想到这的林宇枫忽然心里一惊,他猛然想到了自己生前所经营的电脑专卖店。林宇枫想到的是自己离世也有半个月之多了,不知道商店的情况怎么样了,父母年迈,又深受打击,再加上对电脑一窍不通,他们是不可能有心情顾及到商店的经营情况的。可是自己现在又没有办法脱身,商店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做呢,这可怎么办好呢?林宇枫是一筹莫展。林宇枫的脸上布满了愁云,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回到原先的环境中去,他要做的事太多,他必须利用有限的时间,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全部处理利索,那样自己走得也安心了,也给自己的父母一个交代。林宇枫大脑飞快地转动着,暗暗地想着可行的办法。他想到了吕医生的话,看来自己只有在催眠疗法上想办法了。林宇枫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林宇枫打开林浩博的笔记本电脑,差不多是在一个小时之后了。电脑一开机,便自动连接上了林浩博的qq号。让林宇枫没有想到的是,他竟无法进入林浩博的个人空间。林浩博在他的个人空间加设了密码,林宇枫试着用林浩博的生日做密码,他就是用这个秘码打开林浩博的手机的。但在林浩博的空间里,这个密码却不正确,林宇枫仍然无法进入到林浩博的空间里。林宇枫把林浩博的生日数字反复排列出十几个密码,他一个一个地试着。所有的号码都试过了,他还是没有进入到林浩博的空间里。失去耐心的林宇枫上网下载了一个“密码破解器”,他按照步骤一步步破解着,但到最后他仍然没有破解开林浩博的qq空间。林宇枫自认也可以说是个电脑高手了,但在林浩博的笔记本电脑前,他却自叹弗如了。林宇枫不得不放弃了想要打开林浩博qq空间的想法,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水平,想要打开林浩博的qq空间似乎是有些难,看来他还需要向高人请教了。不过林宇枫倒是在笔记本电脑上的“我的文档”中的图片收藏里看到了许多的照片,更让林宇枫高兴的是林浩博竟然在每张的照片下面注明了拍摄时间,地点,甚至有些照片还特意写明了当时的心情,因为何事留影纪念。林宇枫心里是一阵狂喜,这些照片对他了解林浩博周围的人太有帮助了。林宇枫一张一张地看着,牢牢地记在了脑子里。林宇枫又把林浩博记在记事本里的事情也一一记了下来。林宇枫把林浩博记在笔记本电脑里的事情,全部看了一遍,他尽可能地记住了每一件事。做完这些,夜已经很深了。林宇枫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轻轻地晃了晃头,似乎是要赶走疲劳一般。林宇枫的眼睛望向了窗外,脸上的神情暗淡下来。窗外倒是明月高悬,群星璀璨。林宇枫的心情可是低落到极点,回想自己重返阳界之后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情,林宇枫的心里是无法说清的感觉,悲愤,恐惧,忧伤,还有那深深的离愁,所有这些感觉一起涌进了林宇枫的脑海里,令他心绪难宁。林宇枫躺下后,很久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过睡梦中的他几次被夜空中传过的尖厉的风声所惊醒,但他没有睁开眼睛看,自从上次经历了女鬼的事件以后,林宇枫已经记住了教训,他是不敢再随随便便地观察任何人了,尤其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林宇枫虽说没有睁开眼睛,但经过这三番两次的折腾,他已经没有了困意,他在心里又开始想着自己的事情了。齐瑞嘉推门进来的时候,林宇枫在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看着走向自己的齐瑞嘉,林宇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他一脸关切的神情,说道,“瑞嘉,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呢?为什么不在家好好地休息一下呢?”齐瑞嘉的脸上好像还带着一丝的疲惫,她说道,“浩博,我睡不着,我很早就醒了,怕你还在睡觉,所以我现在才过来的。浩博,你感觉怎么样?”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瑞嘉,我很好。每个人见到我,都是这句话,我让大家这么担心,心里真是不安。”齐瑞嘉一听连忙说道,“浩博,我不是那意思,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齐瑞嘉也没话了,事实上她就是担心,所以才睡不着的。林宇枫看出了齐瑞嘉脸上那有些窘迫的神情,他笑了笑,转移了话题,“瑞嘉,你好像瘦了很多,我好像觉得你以前并没有像现在这么瘦的啊。瑞嘉,一定是因为我,连累着你担惊受怕的。”齐瑞嘉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惊喜,她连忙问道,“浩博,你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吗?是这样的吗?浩博。”林宇枫故意做出回想的样子,说道,“瑞嘉,我好像有些印象了,但还不是很清晰。瑞嘉,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全部想起来的。”齐瑞嘉连连点着头,说道,“浩博,你也不要着急,我相信你一定会想起来的。浩博,这真是个好消息。太好了。”林宇枫看着齐瑞嘉笑了,他从那些照片上看出,林浩博还是很爱齐瑞嘉的。林浩博在俩人的合影下无一例外地详细地描写了自己当时的感受和快乐的心情,单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俩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深的。林宇枫决定从林浩博的那些照片入手,含蓄地和齐瑞嘉聊聊过去的事情,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东西。拿定主意,林宇枫笑着对齐瑞嘉说道,“你的生日快到了,我应该送你一件有意义的礼物,向你表示我深深的谢意。”齐瑞嘉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看着林宇枫,喜出望外地说道,“浩博,你还记得我的生日?这太让我感动了!浩博,去年我生日的时候,你曾经对我说过,当我再过生日的时候,你会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浩博,我一直在等着你兑现那个诺言。浩博,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说的吗?”一句话就把林宇枫给问住了。 第三十六节林宇枫犹豫着没有说话,面对齐瑞嘉那双流露出深深期待的双眼,林宇枫一时无语了,不知该怎么来回答齐瑞嘉的话了。病房里顿时静了下来,两个人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齐瑞嘉哪里会知道林宇枫是从那些照片上知道她的生日日期的,她还真以为林浩博想起了从前的事情,她的心里是不由得一阵惊喜。林宇枫却是有口难言,他之所以能够知道齐瑞嘉的生日,这全得益于林浩博喜欢把发生过的事记录下来的好习惯。林浩博在那些照片下面不仅注明了日期,还写清了俩人是在“友情大酒店”庆祝的。这让林宇枫对他俩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林宇枫从字里行间看出林浩博在心里还是很在乎齐瑞嘉的。林宇枫发现,照片总共不过十几张,大部分都是齐瑞嘉的单人照,只有三张是俩人的合影,俩人亲密地靠在一起,笑得很甜蜜。林宇枫也是从俩人的合影上看出林浩博对齐瑞嘉的感情还是很深的,林浩博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下面写了这样一段话,“在瑞嘉闭上双眼默默地许愿的时候,我暗暗地对自己说,‘林浩博,你一定要给瑞嘉永远的幸福!’这是我的誓言,瑞嘉,我一定会做到的。”林宇枫能够理解林浩博当时的心情,他能看出,那是林浩博内心真情的流露。林宇枫把那些照片反复看了几遍,他想等见到齐瑞嘉的时候,和齐瑞嘉聊一些关于生日的事情,从齐瑞嘉的口中进一步对林浩博有所了解。可是,林宇枫却没有想到,自己一张口,竟引来了齐瑞嘉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这令他措手不及。林宇枫在心里暗暗地想着该如何回答齐瑞嘉。齐瑞嘉见林宇枫没有说话,脸上是一副沉思的神情,她的心里多少有了一些的失落,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齐瑞嘉看着林宇枫,微微地笑了一下,轻声地说道,“浩博,想不起来了吗?没关系的,你不要特意去想了,我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林宇枫在心里被齐瑞嘉的体贴感动,齐瑞嘉的话让他摆脱了窘境,林宇枫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他看着齐瑞嘉,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瑞嘉,我的脑海里还是有些混乱,没想起来,真得很抱歉。”齐瑞嘉轻轻地摇摇头,很体贴地说道,“浩博,你不用向我道歉,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以后会想起来的,你先不要着急。”林宇枫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下,说道,“瑞嘉,谢谢你能这样说。瑞嘉,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很轻松,我不用逼着自己去努力回想起从前的事情,心里也没有一点的负担。那种感觉真的很好!瑞嘉,我知道,你是不会笑话我的,无论我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你都不会怪我的。瑞嘉,每次看到你脸上那坦诚的微笑,我心里就很感动,我知道你一直在包容着我。瑞嘉,谢谢!”林宇枫真诚地说道,他的脸上流露出感激的神情。齐瑞嘉的鼻子一酸,感觉自己的眼眶里好像涌进了泪水,她是被林宇枫的话感动的。齐瑞嘉拉起林宇枫的手,一脸深情地说道,“浩博,听你说出这样的话,我好幸福。浩博,(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