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7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7部分
遗魂记-第7部分且自言自语地说着,“唐昕磊,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的啊。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噢,我的头好痛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林宇枫神情忽然变得很痛苦,声音也是流露出极大的惊恐,“瑞嘉,我脑子里模模糊糊地好像有那样的一个影子。可是,我却看不清楚,我再仔细地想一想。天呐,我的头怎么会这么疼呢?好像要裂了一样。”林宇枫极其痛苦地呻吟着,他的双手紧紧地捂着头,似乎只有把自己的脑袋摁扁了,他的痛苦才会减轻一样,那脸上因剧烈的疼痛而表现出来的神情更是令人心痛。齐瑞嘉见状吓坏了,她的眼泪都下来了,她慌忙奔到林宇枫的近前,伸手去拉林宇枫的手,试图把他的手从脑袋上移开,她的心里怕极了,生恐林宇枫弄痛了他自己。齐瑞嘉用了好大的劲才把林宇枫的手从头上拿开,她把林宇枫的双手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里,一脸泪水地说道,“浩博,你不要这样做!你这样会弄伤自己的。浩博,想不起来了,就不要去想了。浩博,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好了,我会告诉你的。浩博,我求你别想了,你这个样子会吓到我的。浩博,”齐瑞嘉已是泣不成声。林宇枫一脸心酸地说道,“瑞嘉,我现在是不是很没用,我竟连自己的同事都想不起来了,我还能干什么呢?瑞嘉,我心里好惶恐,我该怎么办呢?”齐瑞嘉擦去脸上的泪水,她的手仍然拉着林宇枫的双手,她颤声说道,“浩博,你不要怕,我会帮助你的。浩博,我会帮你一件事一件事地想起来的。浩博,你只管养病,其它的事,还是让我来处理吧。”林浩博脸上现出为难的神情,嗫嚅着说道,“瑞嘉,我心里很怕,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见我的朋友同事啊?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失去了记忆,已经不记得他们了,他们会怎么想?又会怎么看我呢?同情,可怜,还是把我当成无知的人看待。我好怕他们会瞧不起我,我真得好怕啊!”齐瑞嘉是潸然泪下,她的心里装了太多的难过,她想了一下,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着林宇枫,“浩博,我能体会你现在的心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浩博,你现在还很虚弱。这几天你先不要急着见你的那些朋友同事了,我很担心你因为紧张和想事情而用脑过度,再次引起头痛。浩博,一会儿唐昕磊还会再打电话来的,我会把我的意思转告给他,相信他也会理解的。”林宇枫想要的就是齐瑞嘉这句话,他静静地听齐瑞嘉说完,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道,“瑞嘉,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不住来看望我的朋友和同事。瑞嘉,你说的没有错,一看到他们,我就想要想起来从前的事情。可是,我的头却会很痛。瑞嘉,我该怎么办啊?这种情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齐瑞嘉心里无限悲伤,她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不要再想这些事了,我们就顺其自然吧。浩博,你只管安心地养病,其他的事我会替你处理好的。”林宇枫的脸上现出感激的神情,他一脸真诚地说道,“瑞嘉,你能这样说,我真得很感激,只是让你为我如此操心,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瑞嘉,我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你受累了。”齐瑞嘉眼圈红红的,她有些难过地说道,“浩博,我不需要你感激,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为了你,再苦再累,我都心甘情愿。浩博,不要担心,等你身体好一些了,我陪你多看看,多走走,也许会在突然之间就会找回那些失去的记忆的。浩博,你先吃饭吧,好好地休息一会儿,等医生来了,他们还要给你做好多的检查。”林宇枫点了一下头说道,“好的,瑞嘉,我听你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有些疲惫了。林宇枫这时只想早点躺到床上休息一会儿,昨晚劳累了一夜,回到医院也没休息,现在他还真觉得有些累了。吃过饭的林宇枫躺到了床上,他知道用不了多久,林浩博的母亲就要到了,她来以后,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做。齐瑞嘉看林宇枫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她蹑手蹑脚地走出了病房,站在门口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尽管齐瑞嘉的声音很小,但躺在病床上的林宇枫还是听了个真真切切,齐瑞嘉在婉转地告诉每一个人,林浩博目前很虚弱,暂时还不能和他们见面,请他们多包含一些。林宇枫知道,林浩博的那些同学和朋友一两天之内是不会来打扰他了,他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了解林浩博了。王丽芸到医院时,手里拎着一个装得很满的挎包,她走进病房看到林宇枫正在睡觉,于是轻轻地把挎包放到了病床前的小柜上,转身走出了病房。齐瑞嘉这时候正在水房打水,她没有看到王丽芸。齐瑞嘉在水房等了好一会儿,直到水开了,她才接了一壶水往回走。当她走进病房的时侯,看到林宇枫已经醒了,正望着床前的挎包出神。齐瑞嘉放下手里的水壶,走到床前,看了看那装得鼓鼓的挎包,低声问道,“浩博,谁来了?怎么没看到人呢?”林宇枫抬头看了她一下,说道,“我也没看到,可能是妈妈来了,好像是去找医生了吧。瑞嘉,妈妈来了,你收拾一下去上班吧。我听妈妈说,因为我,你已经好几天没去上班了。瑞嘉,你的工作也很忙,不能总这样耽误。我现在也已经好多了,你该上班就上班去吧,不要担心我了。”齐瑞嘉想了一下说道,“浩博,等一会儿我见了伯母再说吧。浩博,你不要替我担心,我已经和领导打好招呼了,领导也给了我假,你放心好了。再说,浩博,你刚刚清醒过来,还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伯母岁数大了,我不想伯母太劳累。浩博,我想有我在你身边,你会感觉轻松一些的。”林宇枫满怀感激,他说道,“瑞嘉,只是这样太辛苦你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不知该怎样表达我的谢意?”“那好办啊!你抓紧时间养好身体,然后请我们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天不就行了吗?”齐瑞嘉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俩人的身后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林宇枫和齐瑞嘉一起向来人看去。第二十八节 “浩明?怎么会是你?”齐瑞嘉脱口说道。 林宇枫一听,马上想到了肖宇航所说的话,知道这个浩明和林浩博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那是超乎寻常的好。林宇枫不由得打量着正走向自己的浩明,浩明的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从这一点上来看,浩明应该是林浩博的同学,至于是哪个阶段的同学就不一定了。 浩明走到林宇枫的病床前,一脸的关切之情,“浩博,好些了吗?刚才听到你的声音,知道我有多高兴吗?这几天你可把我们哥几个吓坏了。浩博,你还好吗?医生怎么说?” 林宇枫冲着浩明笑了笑,说道,“浩明,你来了?你不是也看到了嘛,我很好,应该是死不了了。浩明,怎么会来这么早啊?”因为知道了浩明和林浩博的关系不错,林宇枫说话的语气自然亲切和随意了许多。 浩明也笑了,看着林宇枫的脸,说道,“浩博,听到你这么说,我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可以落地了,差点没让这块石头压死。浩博,我昨天就过来了,可是接到瑞嘉的电话,说你还很虚弱,暂时不能见这些哥们,我就先回去了。我回去后,艾琳还问我你怎么样了,她也想过来看看你。我跟艾琳说没见到你,艾琳还很担心你呢。浩博,我昨晚是一宿都没睡踏实,做梦还梦见你呢。这不,早上一睁眼,洗了一把脸就赶到医院来看你了。” 林宇枫脸上带着笑,看着浩明,说道,“浩明,让你和艾琳担心了。你回去告诉艾琳一声,我很好,叫她放心吧。”林宇枫在心里猜到了这个叫艾琳的一定是浩明的女朋友,也就是林浩博的初恋。 浩明笑着说道,“这个是当然的了,我一会儿就给艾琳打电话,告诉她你很好,看样子是死不了了,叫她别惦记了。浩博,如果不是看在你和艾琳从小一起长大,多年同学的份上,我是真会吃醋的。不过,看你受伤住进医院,我们都很为你担心,咱们高中同学有十几个都来看过你。知道你苏醒了,他们这两天也会来看望你的。” 林宇枫笑了笑,心里明白了一件事,暗自猜到,“艾琳是和林浩博一起长大的,两家即使不是邻居,他们的父母也应该是关系不错的朋友。这样看来,艾琳有可能是和林浩博一起上的小学,并且初中和高中也应该是在同一个学校。林浩博和浩明应该是高中同学,浩明十有八九是在高中的时候认识艾琳的,并且在那个时候确定了恋爱关系。如此看来,林浩博和艾琳之间的关系倒像是兄妹,难怪肖宇航可以当着齐瑞嘉的面无所顾忌地说起林浩博和艾琳是曾经的初恋,而齐瑞嘉并没有生气。”林宇枫心里这样想着,尽管他也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但是,有一件事他却可以肯定下来了,那就是汤雪莉另有其人! 林宇枫虽说也拿定主意不再去理会那个叫汤雪莉的女人,但他的心里总还是隐隐地有一丝不安的感觉,他无法完全忘记汤雪莉发来的短信内容。汤雪莉,这三个字似乎也在和林宇枫作对,时不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这让林宇枫内心难以安宁。林宇枫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让林宇枫恐惧的是,假如因为自己的过错,汤雪莉真的有个不测,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林宇枫心里矛盾着,脸上的神情也显得有些神不守舍,他看着浩明没有说话。 “浩博,你怎么了?”齐瑞嘉见林宇枫神情不对,连忙轻声呼唤着,“浩博,浩博,你在想什么呢?” 林宇枫连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齐瑞嘉,心里一动,他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瑞嘉,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浩明,艾琳可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你可不能欺负她啊!如果让我知道了你惹艾琳生气了,我可是不会轻饶了你。” 浩明是一脸的委屈,故意做出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说道,“浩博,你们兄妹俩是怎么回事啊?一个比一个不讲理!我还敢惹艾琳生气?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天天哄着她,她还跟我耍小脾气呢。都是因为有你在背后撑腰,我受老气了。我算是看明白了,落到你们兄妹俩的手里,我这辈子是别想翻身了。” 齐瑞嘉也笑了,说道,“浩明,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是谁天天追着浩博屁股后面,苦苦央求浩博做月老的。你能追到艾琳,浩博可是帮了你的大忙的。一会儿等艾琳来了,我会把你的委屈告诉艾琳,叫艾琳改改她的脾气。” 浩明一听,连忙摆着手说道,“瑞嘉,你还是呆着吧。艾琳要是知道了我跑这来找浩博诉苦来了,她会变本加厉地‘收拾’我,我可受不了她的‘折磨’。瑞嘉,你这哪是帮我啊,你这是变相地把我往‘火坑’里推啊!不过,话说回来,艾琳一耍起小脾气来倒是蛮可爱的,我还真挺喜欢。”浩明的脸上现出甜蜜的笑容,看得出来他是很幸福的。 齐瑞嘉被气乐了,说道,“行了,浩明,没人管你俩唧唧我我的事了。对了,浩明,离结婚的日子也没有多久了,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浩明看着林宇枫说道,“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等浩博的身体恢复好了,我请这些哥们去我那好好地庆祝一下,替浩博压压惊。浩博,我们可都在等着你呢,宇航可是挨个地给咱们同学打电话了,就等着你出院的好消息了。” 林宇枫也被他俩的谈话感染了,心情轻松了不少,他笑了,说道,“浩明,没问题。你们就多准备一些吧,到时候我可要大吃特吃一顿了。” 浩明也笑了起来,说道,“浩博,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浩博,你可快点康复,宇航可是要把时间定在下个星期的,我们这么些人可都在等你一个呢,大家都在盼着你早日出院,你可快点好起来。” 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浩明,你放心,我保准到。你先替我谢谢那些哥们,到时候咱们再喝个痛快。” 浩明笑着答应了,看到林宇枫神情这么好,他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不知不觉,他又和林宇枫谈起了他的婚事,他是越说越兴奋,脸上写满了幸福。 林宇枫静静地听着,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他在心里也替浩明高兴。虽说和浩明初次相识,但是他很快地就发现浩明是个心胸坦荡,说话直来直去的人。林宇枫在心里很是欣赏浩明的性格,豪爽,坦荡,让人有种亲切的感觉。 说得正高兴的浩明突然听到手机铃声,他连忙对林宇枫说道,“是艾琳的电话。”他边说边接通了电话,声音也变得温和起来,说道,“艾琳,是我,我就在浩博身边呢。浩博挺好的,我知道了。”他说完就把手机递给了林宇枫,“浩博,艾琳要和你说话。” 林宇枫连忙伸手接了过来,说道,“艾琳,是我,浩博。” 电话那端先是沉默了几秒钟,随即传来一个女孩子略带哭腔的声音,“浩博,你好些了吗?我都要被你吓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林宇枫急忙说道,“艾琳,你不要担心了,我已经好多了。让你们这样担心我,我真是过意不去。艾琳,你不要哭了,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林宇枫听到艾琳在那边抽抽搭搭的哭声,他的心里也难过起来。 “浩博,我今天单位很忙,没法请假,下班后我去看你。浩博,你一定要注意休息啊。”艾琳说道。 林宇枫连忙答应着,“好的,艾琳,我知道。你安心地上班吧,我们晚上再聊。我把电话给浩明了。”他说完便把电话递给了浩明,嘴里说道,“听到艾琳难过的声音,我心里也不好受。浩明,你跟艾琳说吧。”林宇枫说的是实话,听到艾琳哭泣的声音,他的心里也很难过。 浩明接过了电话,一边安慰着艾琳一边向窗台前走去,说话的声音极是温柔。 林宇枫和齐瑞嘉同时看着对方,他俩知道浩明在哄着艾琳,俩人心领神会地笑了。 浩明和艾琳结束通话后没多久就告辞离开了。 病房里就剩下了林宇枫和齐瑞嘉。 片刻的沉默之后,齐瑞嘉突然问了林宇枫一个问题。 林宇枫不由得愣住了。第二十九节齐瑞嘉看着林宇枫,像是刚想起来似的,问道,“浩博,你说你刚才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和艾琳有关吧?是这样吗?”尽管她的语很平静,似乎在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她的语气里却隐隐地流露出淡淡的醋意,望向林宇枫的目光似乎也多了些许的忧伤。林宇枫的心里不由得一紧,他完全没有想到齐瑞嘉会问起这件事,他刚才也是因为想多了解一些浩明和艾琳,才故意那么顺口说的,意在引起浩明和齐瑞嘉俩人多谈些以前的事情。林宇枫说的随意,自然也就没放在心上。但是现在齐瑞嘉问起来了,他也只好小心应对了。林宇枫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是吧,我模模糊糊地有点印象,但不是太清楚。怎么了?瑞嘉,有什么事吗?”林宇枫故意反问道,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让齐瑞嘉以为自己完全丧失了记忆,自己还是有记忆的,只是暂时有些模糊而已。林宇枫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不过是阳界的匆匆过客,有必要撒这个谎吗?可是,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做得很对。林宇枫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齐瑞嘉听到林宇枫的话,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浩博,我只是随便问问,我觉得应该是那样的,毕竟你是和艾琳一起长大的,再加上你们两家是世交,艾琳理所应当地在你的记忆里占了很大的空间。”林宇枫脸上现出一丝难过的神情,他的眼睛看着齐瑞嘉,很有些伤感地说道,“瑞嘉,我只是想尽快地恢复记忆,有时候,一些记忆的碎片一闪而过,我想抓住都很难。这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瑞嘉,我自己都无法面对现在的我,我心里很惶恐,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齐瑞嘉一脸的担忧,忧虑地说道,“浩博,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不要操之过急了,你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你也不要过分地用脑。浩博,有些事是急不来的,我们就静下心来,随遇而安吧。”林宇枫没有马上说话,他把脸转向了窗外,一副落寞孤寂的样子。齐瑞嘉看了心里很是不忍,她等了一会儿,见林宇枫仍然没有说话,齐瑞嘉轻声地说道,“浩博,在想什么呢?是我说错什么了吗?”林宇枫回过头来看着齐瑞嘉,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瑞嘉,你并没有说错什么,我似乎是有些着急了。瑞嘉,让我最恐惧的是我不知该怎样面对我的同事和领导。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我是个失去记忆的人,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会不会把我当成白痴一样看待。假如真是那样,我倒情愿昏迷。”齐瑞嘉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她难过地说道,“浩博,我也知道你一直很注重自己的形象,对此,我能理解,也能接受,所以,我也没说过什么。可是,现在不一样啊,你是个病人,有什么还能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呢?你可以不考虑我的感受,但是你总不能置伯父和伯母的感受于不顾吧,这些天他们为你操碎了心,你怎么还能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呢?”齐瑞嘉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林宇枫看到齐瑞嘉伤心难过的样子,他的心里也有些不忍,但他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他并没有说些安慰的话。林宇枫可谓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这样做的。他是在昨天听到肖宇航的话后,受到启示,在心里酝酿了好久才决定这样做的。林宇枫从肖宇航的话里听出林浩博是个极其干净,近乎于洁癖的人,格外注意自己的形象。林宇枫也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想起齐瑞嘉要给自己擦去脸上的血渍被自己拒绝时脸上那吃惊的表情,他明白了齐瑞嘉吃惊的原因,以林浩博的性格,哪会容忍自己的脸上有污秽呢?可是自己因为不知道,所以才生硬地拒绝了齐瑞嘉的帮助,齐瑞嘉怎么能不感到意外呢。林宇枫在心里暗暗地想到,“如果单从这一点上来看,林浩博应该是个性格有些严肃,为人处事一丝不苟的人。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和林浩博的性格正好相反,看来,我以后要多加注意了,尽可能地多了解一些林浩博的情况,而最能帮上忙的只有林浩博的母亲和他的女朋友齐瑞嘉。”林宇枫清楚地知道,自己出院后将要以林浩博的身份去面对很多人,这里包括林浩博的家人,亲戚朋友,还有同事,自己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最让林宇枫头疼的事,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林宇枫的同事,他不可能在阳界的这三年五载都伪装成失忆人,那样不仅他痛苦,林浩博的父母会更难过。林宇枫却不想让林浩博的父母每天都生活在伤心难过之中,所以,他必须尽快“恢复”记忆,在林浩博父母跟前,彻底地让自己变成林浩博。齐瑞嘉并不知道林宇枫心里所想的是这些事情,她满脑子都在担心她的林浩博有个意外,从此在她的生活中消失,那她可真的就没法活了。所以,当她听到林宇枫说出那样的话来,她的心里忽然之间装满了不安,她好害怕林浩博会在某一天不声不响地离开她。齐瑞嘉越想越害怕,忍不住抽泣起来。林宇枫心里也不好过,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缓缓地说道,“瑞嘉,你不要难过,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不要往心里去。瑞嘉,你可以帮我找回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吗?我好想知道在我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到底是什么?瑞嘉,能帮帮我吗?”林宇枫一脸恳求的神色望着齐瑞嘉。齐瑞嘉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看着林宇枫,颤抖着声音说道,“浩博,你想知道什么,你尽可以问我,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我也好想你能尽快恢复记忆,对于以往的事情,我会一件一件地告诉你,希望对你恢复记忆有所帮助。”林宇枫心里有了一丝的安慰,有了齐瑞嘉的帮助,他会更容易进入角色的。林宇枫脸上的神情缓和了许多,看起来不再是那么的悲伤了。林宇枫很有些愧疚地看着齐瑞嘉,本想对无辜的齐瑞嘉说声谢谢的,但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来。林宇枫明白自己带给齐瑞嘉的痛苦哪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抚慰得了的,也只好在心里求得她的谅解了。两个人各怀心事,默默无语地相互望着,病房里再一次沉寂下来。 第三十节 王丽芸在这个时候回到了病房,看到俩人的神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上立即现出担忧的神情,她连忙走到病床前,关切地问道,“浩博,你怎么了?” 林宇枫抬头看着王丽芸,笑了一下,说道,“妈,没什么,我和瑞嘉在说着以前的事情。妈,我总是要试试才行啊,要不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啊?” 王丽芸点了点头,但仍有些担心地说道,“浩博,你头上的伤还没有好,想不起来也不要勉强。我刚才也问过医生,他说像你这种情况,只是暂时性地失去部分记忆,应该会很快地恢复的。等你康复后,回到你熟悉的环境,那对你恢复记忆大有好处。” 林宇枫一听连忙问道,“妈,那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 王丽芸说道,“浩博,你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等你拆线了,伤口愈合的很好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林宇枫点了点头,在心里想了一下,说道,“妈,我感觉已经好多了,我们尽快出院吧,这里的环境和气味让我受不了。” 王丽芸似乎很理解林宇枫的感受,她说道,“浩博,妈妈知道你是个特别干净的孩子。这个病房已经是这家医院里位置最好,卫生也是最干净的了。浩博,再忍耐几天吧,如果你的身体状况允许,妈妈会尽快给你办理出院的。” 齐瑞嘉静静地听着母子二人的对话,她一直在看着林宇枫,脸上的神情平静了许多。当她看到林宇枫在看着她时,她便会冲林宇枫笑一笑。 林宇枫也知道齐瑞嘉有心事,但他却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和王丽芸说着话,尽量避开齐瑞嘉的注视。 王丽芸看儿子的精神头很好,她的心里也很高兴,她想了一下,对林宇枫说道,“浩博,妈妈把你要的东西给你带来了。这些照片,还有你最喜欢的东西,兴许对你恢复记忆能有些帮助。对了,妈妈把你的笔记本电脑也带来了,你从小就有记日记的习惯,看看这能不能让你想起以前的事情。浩博,妈妈还是那句话,不要太勉强,要量力而行。即使想不起来的话,也不要太着急。只要你能健健康康地站在我和你爸的面前,我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知道了吗?浩博。”王丽芸心里有些不放心,她在担心自己的儿子再因为用脑过度而引起头部疼痛,所以,她不放心地加了一句。 林宇枫心里不由的一阵惊喜,林浩博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林宇枫首先想到的是,有了林浩博的日记,那对了解林浩博这个人太有帮助了。林宇枫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他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坐在旁边的齐瑞嘉闻言却不由的微微一愣,神情好像是感觉很意外,望向林宇枫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齐瑞嘉脸上的变化比没有躲过林宇枫的眼睛,他的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个疑问,他看着齐瑞嘉,笑着说道,“瑞嘉,有了这些,再加上你的帮助,我想我会很快恢复记忆的。” 齐瑞嘉连忙冲着林宇枫笑了一下,说道,“浩博,应该会的,我们都会帮助你的。”齐瑞嘉的脸上虽说带着笑意,但她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情,如果不是听林浩博的母亲说起,她还不知道林浩博会有这样的一个习惯。 齐瑞嘉马上想到的是林浩博肯定会记下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点点滴滴,这让齐瑞嘉的心里陡然升起了一丝的忧虑,有些事情她并不希望林浩博再次想起。当她刚刚知道林浩博失去了部分记忆的时候,她曾在心里暗暗地祈祷,希望林浩博把俩人曾经发生的不愉快统统忘掉,再也不要想起来。过后,她也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但她还是这样盼望着。 可是现在,林浩博的日记打破了她的幻想,她知道,做事一向严谨的林浩博是不会遗漏那件事情的。齐瑞嘉心里多了一丝的不安,她不知道,当林浩博看完日记,重新想起那件事的时候,会怎样看待她,林宇枫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这一连串的问题涌进了她的脑海里,她不由得心乱如麻。 林宇枫看出了齐瑞嘉此时有些心神不定,他并不想令齐瑞嘉过于难堪,他把脸转向了王丽芸,笑着说道,“妈,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我答应你,我只是看,绝不会去想。妈,这,总行了吧?” 王丽芸放心地点了点头,说道,“浩博,你这样说,妈妈就放心了。本来妈妈还犹豫呢,要不要给你带来。不给你带来,怕你不高兴;给你带来,又怕你用脑过度伤了自己,妈妈真的很为难。现在听你这么说,妈妈不担心了。” 林宇枫笑了笑,望着王丽芸,脸上自然流露出很亲切的神情。 门轻轻地开了,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林宇枫该输液了。 林宇枫躺了下来,护士利索地替他消毒,扎针,调好输液的速度,整个流程做完还不到两分钟,手法可是够专业的。 护士离开后,王丽芸对林宇枫说道,“浩博,这里有瑞嘉陪着你,妈妈回家给你熬些汤去。瑞嘉,浩博就麻烦你了。” 齐瑞嘉连忙说道,“伯母,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浩博的。” 王丽芸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病房。 林浩博待母亲离开后,他对齐瑞嘉说道,“瑞嘉,你也回家休息一下吧,我看你的神色似乎也很疲劳,昨晚你也没有休息好,回去睡一觉吧。” 齐瑞嘉摇了摇头说道,柔声说道,“浩博,我不累,就让我在这里陪着你吧。浩博,你如果感觉累了就再睡一会儿吧。” 林宇枫摇了摇头说道,“瑞嘉,我不困,只是看到你很辛苦的样子,我心里很不安。瑞嘉,即使为了我,你也要注意休息啊。” 齐瑞嘉心里一阵感动,她鼻子一酸,眼眶里含满了泪水,她哽咽着说道,“浩博,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好高兴。浩博,我会努力做得更好的。” 林宇枫看到齐瑞嘉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难过起来,他略一思考,对齐瑞嘉说道,“瑞嘉,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说的是心里话。你对我的帮助我永远不会忘,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说完这些话,林宇枫的心里更加的悲伤,他知道自己真的会离开的,而且还会很快地离开。这些齐瑞嘉是不会知道的。 齐瑞嘉果然没有听出林宇枫话里的意思,她还以为林宇枫是在向她表达着心意。她望向林宇枫的眼睛更加充满了爱意。第三十一节 林宇枫打完点滴已是下午的时候了。医生看他的气色好了许多,病情也很稳定,便把连接在他身上的检查仪器撤掉了。 林宇枫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他慢慢地坐了起来,笑着对坐在病床前的齐瑞嘉说道,“瑞嘉,我现在才觉得我和一个正常人一样了,有那些胶管连在身上,心里总有种闷闷的感觉,别提多难受了。”他说话的功夫还双手合在一起向前抻了抻胳膊,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很高兴。 齐瑞嘉也笑了,看到林宇枫神情如此高兴,她也很开心。齐瑞嘉说道,“浩博,刚才医生不是说你恢复的很快嘛,简直出乎他们的意料。照这样看来,我想,你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林宇枫也很兴奋,他可是早就在盼着出院呢。想到出院,林宇枫马上就想到了明天要出院的母亲,他多想亲自接母亲回家啊。 林宇枫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陷入了沉思。 齐瑞嘉看着忽然之间就不说话的林宇枫,脸上显出疑惑的神情,她轻声地问道,“浩博,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吗?” 林宇枫连忙抬头看着齐瑞嘉,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又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了呢,齐瑞嘉还在旁边坐着呢,自己怎么能走神呢?林宇枫急忙说道,“瑞嘉,没什么,只是刚才好像要想起来什么似的,所以才有些愣神了。” 齐瑞嘉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喜悦,她急切地问道,“浩博,那你想起来了吗?” 林宇枫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模模糊糊有点印象,还是没有想起来。”他说完,脸上现出无奈的神情。 齐瑞嘉连忙安慰着他,说道,“浩博,这已经不错了,至少你对从前的事有了一些的印象,慢慢来,你会全部想起来的。” 林宇枫点了点头,略带感激地说道,“瑞嘉,谢谢你这样安慰我,我会努力恢复记忆的。瑞嘉,总是让你跟着我着急上火,我心里真的是装满了歉意。” 齐瑞嘉笑着摇摇头,一往情深地说道,“浩博,你不要这样想,在你需要照顾的时候,我能陪在你的身边,这让我觉得很幸福。浩博,我并没有感觉到辛苦,相反,我要谢谢你为我醒来。” 林宇枫看出齐瑞嘉对林浩博的感情很真诚,没有一丝做戏的成分。林宇枫想不明白,拥有齐瑞嘉如此真挚的爱情的林浩博怎么会移情汤雪莉的呢?这个汤雪莉和林浩博的关系究竟会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呢?林宇枫想到了林浩博的日记,假如林浩博能够把他和汤雪莉的事情详细地记录下来就好了。 林宇枫这时候在心里又想起了那个叫汤雪莉的女人,虽说他是不愿意想起她的,但是,汤雪莉总是莫名地钻进他的脑海里,这让他多少感觉到有些不安。尤其想到汤雪莉发来的那些短信的内容,更让林宇枫觉得不踏实,他还真怕因为自己的原因,汤雪莉那边再有个意外。 林宇枫决定等齐瑞嘉和王丽芸离开后,他首先打开林浩博的笔记本电脑,看看林浩博和这个汤雪莉到底是什么关系,自己心里也好有个打算。 林宇枫正想着呢,王丽芸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拿着几盒药。 林宇枫看着王丽芸,说道,“妈,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呢?人很多吗?一定等了很长时间吧?” 王丽芸走到林宇枫跟前,把手里的药盒递给了齐瑞嘉,说道,“没有几个人买药。妈妈是去了医生办公室,和吕医生聊了一会儿。浩博,感觉怎么样?” 林宇枫连忙说道,“妈,我好多了。您快坐下歇一会吧。” 王丽芸坐了下来,她看着齐瑞嘉说道,“孩子,你也累坏了吧?在这陪了浩博一上午的时间,辛苦你了。” 林宇枫看着齐瑞嘉说道,“瑞嘉,妈妈来了,你就回去歇一会儿吧。你的脸色很不好,别太辛苦了。” 王丽芸一听,连忙看着齐瑞嘉说道,“孩子,浩博说的没有错,这里有伯母呢,你先回去吧。这几天,你太累了,你为浩博吃了很多苦,伯母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孩子,听伯母的话,先回家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齐瑞嘉本不想回去,但一阵阵袭上来的困意却也让她别无选择,昨晚几乎就是一夜没睡的她,此时也觉得眼皮特别的沉重。她想了一下,说道,“伯母,那我就先回去了,一会儿我再回来陪您。浩博,我先走了。” 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瑞嘉,你好好休息吧。” 齐瑞嘉轻轻地点点头,满怀深情地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我休息一下,很快就回来。你也要注意休息。” 林宇枫被齐瑞嘉脸上的神情所感动,他冲着齐瑞嘉微微地笑了一下,答应着,“瑞嘉,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 齐瑞嘉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病房。 王丽芸望着离(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