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6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6部分
遗魂记-第6部分朋友,死也无憾了。以后我会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两位老人的,希望我们也能成为朋友。”林宇枫说的是心里话,在心里对徐振泽充满了感激。徐振泽说道,“林浩博,我叫徐振泽,既然大家都是宇枫的朋友,你叫我震泽好了,很高兴能认识你。”林宇枫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震泽,伯父伯母以后可能要常常麻烦你了。”徐振泽说道,“浩博,这都是应该的。浩博,我们分头行动吧,你去接伯父,我去收拾房间,我们一会儿见。”林宇枫点头答应着,“好的,我这就去带伯父来。振泽,那我先走了。”徐振泽点了点头,俩人一起走出了办公室。林宇枫和徐振泽分手后,他向左面走来。走出没多远的林宇枫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掏出来一看,不由得愣住了。电话显示的名字是汤雪莉!第二十三节电话仍在响个不停,林宇枫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接听电话。林宇枫看着手机,稍一迟疑,但还是摁了关机键,他知道汤雪莉会再打进电话的。林宇枫从她发给林浩博的短信上能看出来,她在很焦急地找着林浩博。可是,林宇枫却不敢接起汤雪莉的电话。林宇枫猜不到汤雪莉会和林浩博说些什么,俩人之间又有些什么事。他现在没有时间和心情去考虑他们的事情,他现在只想和父母呆在一起。林宇枫快步向病房走去。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呢,便看到父亲正搀着母亲往外走。林宇枫连忙跑到父亲的跟前,在另一边扶着母亲,他问道,“大叔,你要和大婶去哪里啊?”林庆海说道,“林浩博,你回来了。你大婶要去厕所,我扶她去厕所。”“大叔,我来吧。”林宇枫很自然地站到了母亲的另一侧,搀着母亲的胳膊,边走边说道,“上次住院的时候不是买了个带盖的便盆的嘛,这次怎么没带来呢?”他想都没想脱口说道。林庆海跟在后面说道,“好像是买了这样一个便盆,你要不说,我都忘了家里还有这个便盆了。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使了,经常忘这忘那的。这次来住院的时侯匆匆忙忙的,再加上就我一个人跑里跑外的,好多事都是后来想起来的。以前宇枫在的时候,这些事都是宇枫在做的,现在宇枫不在了,我哪里想得那么周全呢?哎,这都是老天在惩罚我啊,老了老了,却让我们饱尝失子之痛。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孽啊,老天要这样惩罚我们?”他说到伤心处,是老泪横流。刘亚萍早已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我那可怜的儿子啊,为什么不让妈妈代你去死啊?我这把老骨头还活着干什么啊?妈妈跟了你去了吧。”林宇枫也是泪流满面,他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惹得父母如此伤心,看着陷入悲伤之中的父母,林宇枫心如刀割,“爸,妈,原谅我的不孝吧,看到你们这样地悲痛,我也更加难过。爸,妈,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再难过,不要再为我悲伤。爸,妈,我求你们了,一定要高高兴兴地生活下去!”林庆海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很有些感激地说道,“林浩博,幸亏你提醒我了,天一亮我就回家去取,你婶还能用两天。宇枫他妈,你怎么也没想起来这回事呢?要不是林浩博提起来,我们都忘得干干净净了。林浩博,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曾买过这样一个便盆的?是宇枫告诉你的吗?”林宇枫稍稍一愣,马上察觉到自己不经意中说漏了嘴,他想了一下,急忙说道,“大叔,是宇枫跟我说过的。上次我母亲生病住院的时候,宇枫去看望。当时宇枫就给我说过这样的便盆,很适合老人住院的时候用。我母亲的那个便盆也是宇枫给买回来的,确实很方便。”林庆海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林浩博,你母亲的身体还好吗?”林宇枫连忙答道,“是的,我母亲已经好多了。大叔,大婶,你们也要保重身体啊。”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在心里提醒自己说话一定要小心一些了。从厕所回来后,林宇枫扶着妈妈躺在了床上,替妈妈仔细地盖好被子后,林宇枫站直了身子,回头看到一脸疲惫的父亲正忧伤地望着病床上的母亲,林宇枫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他压下心里的悲哀,尽量很平静地对父亲说道,“大叔,我刚才找过徐大夫了,他给您找了个休息的地方,您去歇歇吧。我在这里陪大婶,您就放心吧。”林庆海一听,连忙说道,“孩子,这哪行啊。你也跟着忙活半天了,明天还要出差,你快去歇一会儿吧,大叔在这就行了。”林宇枫知道父亲不会轻易就答应的,他于是说道,“大叔,您不要担心我,我出差也累不着,在车上我还可以休息的。大叔,还是您去休息吧,徐大夫在等着您的,我送您过去吧。”林庆海哪里会同意,他一边在凳子上坐下来,一边说道,“孩子,你快去吧,我在这陪着你婶就行了。你婶觉轻,睡不多长时间就醒了,醒了就找宇枫,会影响你休息的。孩子,什么也不要说了,你的好意大叔心领了。”林宇枫似乎早就猜到父亲会这么说,他也在另一个凳子上坐了下来,对父亲说道,“大叔,既然这样,那我们谁也不要去了,都在这陪着大婶吧。就让徐大夫等着吧。徐大夫还有许多病人,我跟他说好了,您会去找他的,让他等着你。这个徐大夫是宇枫的好朋友,我想,他会一直等着您的。如果其他病人因为找不到大夫再出现什么事情,那徐大夫可是要担责任的。大叔,如果您想连累徐大夫受处分,那您就不用去了。”这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刘亚萍说话了,“宇枫他爸,孩子有这份心,你就去吧,这几天你也累坏了。孩子,只是辛苦你了,大婶这个病拖累着你们跟着受罪。大婶心里过意不去啊。”林宇枫连忙说道,“大婶,您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们该做的。大叔,您就别推辞了,我送您去休息吧。大婶,我很快就回来陪您说话,您稍等我一会儿。”刘亚萍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去吧,孩子,让你受累了。”林宇枫站起来对父亲说道,“大叔,我们走吧。”林庆海一看他这么坚持,也只好同意了,而且,他自己也感觉到确实很疲惫了。林庆海站了起来,点点头说道,“宇枫他妈,那我就去歇会儿了。你也早点睡吧,别影响孩子休息。”刘亚萍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林庆海转身走出了病房,林宇枫随后跟了出来。林宇枫便和父亲说着话便向徐振泽的休息室走去。徐振泽的休息室在四楼的最里面的位置。两个人很快地来到了休息室的门口。林宇枫抬手敲了敲门,门很快地打开了,徐振泽看到站在门口的是林宇枫,脸上略显出一丝意外的神情,说道,“这个休息室不太好找,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过来了。伯父,你快请进,我都已经替您收拾好了,您就好好地在这歇歇吧,伯母有我和浩博照顾,您就放心吧。”林庆海很是感激地说道,“徐大夫,谢谢你了。总是给你添麻烦,我心里过意不去啊!”徐振泽说道,“伯父,您不要见外,我们是宇枫的朋友,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伯父,您先休息吧,我那边还有病人,和浩博就回去了。”他说完扭头对林宇枫说道,“浩博,那我们就走吧。”林宇枫点了点头,对父亲说道,“伯父,我们走了,您休息吧。”俩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徐振泽像是忽然想起来似的,问道,“浩博,以前经常来我们医院吗?”林宇枫一愣,不明白徐振泽为什么会这么问,他想了一下说道,“是来过,但不是常来。怎么了?”徐振泽笑着说道,“我说呢,怎么能那么快就找到了我的休息室。说句实话,我那休息室位置太偏,不太好找,如果不熟悉这里的环境,还真得找上一阵子。”林宇枫一听,心里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林浩博不是林宇枫,怎么可能很轻松地就找到徐振泽的休息室呢?自己一时考虑不周,倒忘了这回事了。”他连忙说道,“我也是向一个护士打听到的,那护士人不错,把我送过来的。”徐振泽笑了,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说怎么这么快呢。好了,浩博,我不和你说了,得赶紧回办公室了。有什么事你就过来找我吧,我先走了。”林宇枫笑着和他挥挥手,看着徐振泽走进了办公室,林宇枫在心里告诫自己,一举一动要时刻注意了,稍一疏忽便有可能引起别人的怀疑。林宇枫向病房走去,正走着呢,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的心不由得剧痛起来,他好想听到单佳娜的声音啊,哪怕就是一句话也行啊!林宇枫拿出了手机,迟疑了一下,还是开机了。不过,他的心里倒是有些害怕汤雪莉再次打进电话来。让林宇枫始料不及的是,手机一开,十几条短信接踵而至,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手机铃声刚一停,林宇枫连忙拨通了单佳娜的手机号码,单佳娜的手机却关机。林宇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过才十一点多,单佳娜这个时间是不会睡觉的。林宇枫想了一下,把电话打到了她的家里。电话铃声响了半天,才被接通,“喂,哪位?”电话里竟然传来一个男人陌生的声音。林宇枫不由得呆住了,他没有想到独自居住的单佳娜,家里怎么会有男人呢。第二十四节片刻的惊愕之后,一股愤怒瞬间涌上林宇枫的心头,他的另一只手握成了拳头,脸上的神情变得更是非常的难看,心里不由得气急败坏,“单佳娜父母常年在外地经商,几乎就不回来。她独自一人居住,家里怎么会有陌生的男人呢?”林宇枫被气昏了,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时竟忘了自己是在和对方通话中。“喂!你找谁?说话啊!”电话那端的男人半天没有听见回答,似乎很有些恼怒,语气也变得极其不友好起来。林宇枫这才缓过神来,他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平静了一下自己愤怒的情绪,回答道,“不好意思,我打错电话了。”“神经病!”那个男人恨恨地骂了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林宇枫犹如被人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一样,屈辱,愤怒占据了他的心里。林宇枫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单佳娜已经另有了男朋友!仅仅在我死后的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就另觅新欢了。”这个念头一过,他的耳边又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你已是已死之人,还有什么权利要求单佳娜该如何如何呢?单佳娜已经和你毫无瓜葛了,林宇枫,不要再去想她了,忘了她吧,这才是你该做的。”一时间,林宇枫犹如被雷击了一般,浑身战栗,心里更是装满了悲哀,他的眼里噙满了泪水。握着手机的林宇枫极其痛苦地站了好一会儿,想到母亲刘亚萍还在病房里等着他呢,林宇枫擦去脸上的泪水,满腹心事地向病房走去。走进病房的林宇枫看到妈妈在瞅着他,他连忙收起自己的痛苦心情,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刘亚萍说道,“大婶,你还没睡呢?你想要什么吗?”刘亚萍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孩子,我什么也不需要。孩子,快坐下吧,大婶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大婶在等你呢。”林宇枫连忙走到了病床前,坐了下来,说道,“大婶,我不会走的。我刚才接了个电话,耽搁了一会儿。大婶,您放心吧,大叔已经在休息了。” 刘亚萍很吃力地笑了一下,说道,“孩子,谢谢你了!我知道,自从宇枫走后,你大叔比我还难过,他是强撑着才没有倒下去的。”刘亚萍说到这,又想起了儿子林宇枫,她的脸上现出悲哀的神情,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林宇枫心里更加难过,他说道,“大婶,我以后会常来看您的。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我不会再让大叔这么辛苦的了。大婶,您跟我也不要客气。宇枫不在了,您就把我当成宇枫好了,我会做得和宇枫一样好。”刘亚萍抬手抹去泪水,看着林宇枫感激地说道,“孩子,你能来看我们,我们就已经很感激了。宇枫的好些朋友和同学都来看过我们,他们也是这样安慰我们的。我和你叔从心里面感激你们。”林宇枫听了母亲的话,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单佳娜。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觉得自己似乎有可能误会了单佳娜,在没有弄清楚那个男人是谁以前,自己是不应该生单佳娜的气的,自己刚才有些急躁了。想到这,林宇枫忍不住问道,“大婶,我也知道宇枫的朋友很多,宇枫和他们的关系处得非常好。这些都是他们应该做的,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对了,宇枫的女朋友也来过吗?我听宇枫说,那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她也常来看您和大叔吗?”他说完,心里还真有些紧张,脸上的神情也流露出一丝的不安,生怕母亲说出单佳娜不曾来过的话。刘亚萍又流泪了,说道,“那孩子来过几次,来一次哭一次,哭得我都揪心。我听说,宇枫就是为了接她才遇到车祸的。她也很后悔,说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她就不让宇枫去酒店找她了。我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怎么能怪她呢?我没有责怪她,这都是命啊!是我的命不好,老天爷才带走宇枫的。”刘亚萍说到这,抑制不住心里的悲伤,又哽咽起来。林宇枫听后心里虽说很是悲伤,但也稍微有了一些安慰,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了单佳娜并没有忘记他,还再为他的离去而难过,在流泪。林宇枫看到母亲又在哭,他连忙安慰着妈妈,“大婶,您不要这样说,宇枫是场意外,我们大家都很难过。您也不要难过了,您这样,大叔会更难过的。大婶,我看您也有些累了,先睡一觉吧,我在这陪着您。”刘亚萍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貌似平静的她似乎暂时忘记了痛苦,但是没过多久,泪水顺着她那紧闭的眼角流了下来。林宇枫望着刘亚萍,心痛得难以自制,“我的离去带给父母是怎样的伤痛啊!妈,原谅我!我会加倍地努力,让您和父亲快乐地度过每一天,直到我离开。”林宇枫也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去擦,任泪水簌簌而下。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刘亚萍似乎是睡着了。林宇枫望着母亲那憔悴的脸庞,心里异常悲哀,他不忍再看下去了,慢慢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出了病房。已是半夜时分,走廊里静悄悄的,整个一层楼内看不到一个人。走出病房的林宇枫无声地靠在走廊的墙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微微地颤抖着,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往事历历在目,林宇枫想起了很多,很多…...林宇枫是在早上四点刚过的时候离开医院的,他离开时,刘亚萍已经醒了,林庆海也刚刚回到了病房。因知道林宇枫要出差,林庆海和刘亚萍也没有挽留,只是一再地嘱咐他路上要小心,别忘了吃早饭。林宇枫点头答应着,和他们告别走出了病房。走出医院大门的林宇枫站在路边等着出租车。这个时间,马路上几乎没人,偶尔有车辆出现,那也是一阵风似的开过去,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林宇枫连忙伸手拦了下来,他坐进车里后,出租车风驰电掣般地向前开去,比来时的速度还要快上很多。林宇枫到达医院时,医院里寂静无声。林宇枫放慢了脚步,轻轻地走上了楼梯,来到了自己的病房门前,林宇枫这才常常地出了一口气,原本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林宇枫暗自庆幸如此顺利地去看望了父母,心里在想着下次再去看望父母的事情,他伸出手去推门。让林宇枫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门从里面打开了。林宇枫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站在门里的人。第二十五节病房内站着的人竟然是齐瑞嘉!这太出乎林宇枫的意外了,林宇枫做梦也没有想到齐瑞嘉竟然会这么早来到医院里。林宇枫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一双眼睛吃惊地看着齐瑞嘉,整个人似乎在这一刻被突然静止了,一时竟忘记了开口和齐瑞嘉打招呼。齐瑞嘉看到林宇枫,悲喜交加,那噙在眼里的泪水“哗”地一下流了出来,她的嘴角微微地颤抖着,声音里夹带着极大的不安,“浩博,你去了哪里?你都要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齐瑞嘉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声音里已带着一丝的哭腔,那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尽管齐瑞嘉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林宇枫还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看到齐瑞嘉因害怕而变得极度惶恐的神情,林宇枫心里也有一些的不忍,好像是为了制造轻松的气氛,他笑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道,“瑞嘉,你以为什么?还以为我被护工推到太平间了吗?我哪会那么容易死呢?放心吧,我很好,我只是出去散散步而已。”齐瑞嘉似乎更是委屈了,她抽抽搭搭地说道,“浩博,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怎么可以下地走动呢?浩博,即使你真的很想出去散散步,也该等到我们来了以后再去啊,你这样一个人出去,出了意外可怎么办啊?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吗?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浩博,你好过分!你怎么可以让我如此担心呢?”她说完,竟小声地哭泣起来。林宇枫听后,看到齐瑞嘉哭得伤心,他的心里也难过起来,短暂的沉默之后,林宇枫对齐瑞嘉说道,“瑞嘉,你别哭了,我以后不再这样就是了。我今天只是心里有些闷,才想到出去走走,散散心的。没想到让你这么担心,对不起。”齐瑞嘉擦去脸上的泪水,止住哭泣,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只是,浩博,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医生也很担心你的病情,我们大家都在为你担心,你自己怎么能不小心一些呢?浩博,答应我,一定要听从医生的安排,不要自作主张地外出活动。这样我们才能放心啊。”林宇枫连忙点头答应着,“瑞嘉,我知道了,你不要担心了,以后,我不独自出去就是了。对了,瑞嘉,你怎么会来得这么早呢,什么时候到的?”林宇枫不想再和齐瑞嘉说这件事,他转移了话题。林宇枫的本意是想说点轻松的话题,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会惹得齐瑞嘉更加伤心了。齐瑞嘉听到林宇枫这么问,她的脸上立即现出惧怕的神情,哭泣着说道,“我也是刚到的。浩博,我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你被一个黑衣人拽着拖进了黑黑的洞里。我在后面拼死拉着你的手,哭喊着求你别走,可是你却甩开了我的手,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洞里。浩博,我被吓醒了,不放心你,就跑到医院来了。可是到了病房却没有看到你,我差点昏过去。缓过神来正想跑去找护士的,你就回来了。浩博,你去哪里了,我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呢?”齐瑞嘉的一双泪眼久久地停留在林宇枫的脸上,她的脸上仍然流露着心有余悸的神情。林宇枫心里一痛,填满了悲伤,他没想到齐瑞嘉竟然会做这样的梦,也许这就是所说的情侣之间的心有灵犀吧,林浩博已在梦里告诉了齐瑞嘉,自己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更让林宇枫心痛的是自己心爱的单佳娜是否也曾梦到过自己,自己那惨不忍睹的尸体又将给她怎样的打击?林宇枫的双眼变得模糊了,他的脑海里浮想出单佳娜痛哭失声的样子。林宇枫的心跟着颤抖起来,脸上现出悲伤的神情,他好像完全忘记了齐瑞嘉站在眼前,陷入了悲痛之中。齐瑞嘉被林宇枫的神情吓了一跳,她连忙收起了自己的悲伤,慌忙问道,“浩博,你怎么了?浩博,哪里不舒服吗?”她边说边快步走到林宇枫跟前,伸手扶住了他,脸上现出紧张的神情。林宇枫听到齐瑞嘉的声音,恍然从梦境中醒来一般,看着齐瑞嘉,猛然惊醒过来。他收起脸上的哀伤,看着齐瑞嘉说道,“瑞嘉,没什么。只是想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看来有些困难,有些模糊,所以觉得难过。”齐瑞嘉一听连忙说道,“浩博,你刚刚清醒过来,先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情了。等你完全康复了,会想起来的。浩博,我看你也有些累了,我扶你躺下歇一会儿吧。”林宇枫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刚要答应,忽然想到一件事,他连忙说道,“瑞嘉,我现在还不想躺下。瑞嘉,我有些饿了,本想出去买些早餐的,可是我的头有些疼了,就回来了。瑞嘉,你能去替我买些吃的回来吗?”齐瑞嘉一听,连忙说道,“浩博,我先扶你进屋吧,然后,我就去给你买回来。”她说完,一双眼睛流露出征询的目光看着林宇枫。林宇枫没有躲闪,看着齐瑞嘉说道,“瑞嘉,这么早让你去买早餐,我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瑞嘉,谢谢你了。”齐瑞嘉一听,连忙说道,“浩博,不要跟我说客气话了。我现在就去买,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林宇枫点了点头,冲着齐瑞嘉感激地笑了一下。齐瑞嘉把林宇枫扶到病房内的凳子上坐下,她深情地看了一眼林宇枫,然后,才转身走出了病房。待齐瑞嘉走出病房并随手关上了房门,林宇枫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也觉得轻松了许多。林宇枫是有意把齐瑞嘉支走的,他刚才忽然想到自己没有穿病号服,他不想让齐瑞嘉看到他竟然连病号服都换下来了。林宇枫知道,齐瑞嘉如果看到他没有穿病号服,心里肯定会有所疑惑,到时候又要费一番口舌解释。所以他才借口自己很饿,把齐瑞嘉支出病房,这样,他好有时间换上病号服。林宇枫的心里也是有一丝的愧疚感觉的,他明明知道这个时间卖早餐的饭店未必会开的这么早,齐瑞嘉去了,也是要在附加等上一会儿的。这么冷的天,让一个女孩子站在寒风里,林宇枫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林宇枫仔细地听了一下,待齐瑞嘉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后,他连忙站了起来,快步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从里面拽出病号服,迅速地换上了。林宇枫做完这些,他便坐在凳子上静静地等着齐瑞嘉回来。尽管他也感觉到很有些疲惫,但他并没有躺倒床上,他想等齐瑞嘉回来后,简单地吃一口再躺下,以免再令齐瑞嘉心里产生失落的感觉。坐下后的林宇枫更觉浑身无力,这时候,他的头还真隐隐有些痛了。林宇枫脸上现出疑惑的神情,心里暗自忖道,“这身体明明是林浩博的,自己不过是个借居其中的灵魂,怎么会感知林浩博的疼痛呢?”林宇枫百思不得其解,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头顶,脸上疑惑的神情也越来越重了。林宇枫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的无助,他的眼光无意之中看到了床上的手机,那是他刚才换衣服时顺手放到床上的。看着手机,他的心里不由得一动,稍一思忖,伸手拿过了手机。林宇枫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手机,脑海里却不知不觉地想起了汤雪莉这个女人来。林宇枫猜不到汤雪莉究竟为了什么事竟然接连给林浩博发过来那么多条短信,汤雪莉那份迫切的心情倒是表露无疑。林宇枫迟疑着,在心里想着要不要开机看看短信的内容。他向门口看了看,是一脸犹豫不决的神情。林宇枫知道齐瑞嘉回来还需要一些时间,他倒是有足够的时间来看短信的。思量再三,林宇枫还是决定开机看看那些短信,希望从中对林浩博有所了解。林宇枫心里有种预感,这个汤雪莉和林浩博之间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己想要了解林浩博这个人,汤雪莉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女人。拿定主意,林宇枫打开了手机。让林宇枫出乎意料的是,手机刚一开机,随着一阵短信铃声,又进来三条短信。林宇枫一看发信人,竟然全都是汤雪莉!第二十六节林宇枫稍一犹豫,点开了第一条短信,他只看了一眼,心便不由得提了起来,这条短信是这样写的,“浩博,你的沉默会扼杀一条生命!请一定给我回电话!!爱你的雪莉!!!”林宇枫看完吓了一跳,猜不到汤雪莉为什么会给林浩博发这样一条短信,她的用意又是什么呢?林宇枫不加思索地点开了第二条短信,这条短信是这样写的,“浩博,我已身心交瘁,虽生犹死,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谁!浩博,不要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求你,给我打电话吧!”这次倒没有署名“爱你的雪莉”。林宇枫心里更加疑惑了,他连忙又点开了第三条短信,“浩博,为什么要关机?我让你厌烦了吗?不要不理我,浩博,给我打电话好吗?求你了!”林宇枫看了一下这三条短信发过来的时间,见每条短信间隔都不曾超过半个小时,但语气却是一次比一次急迫。林宇枫想不明白这个汤雪莉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竟然如此迫切地要见林浩博,两人之间又是发生过什么事,竟让汤雪莉以死相逼。林宇枫又把这三条短信之前的短信看了一遍,内容几乎都差不多,都是汤雪莉要求见面,或者是求林浩博给她打电话的意思。林宇枫看了看最早的那条短信发来的时间,竟然是十几天前,这条短信的内容倒是很温馨,字里行间透漏着对林浩博的关心。林宇枫又往下看了几条短信,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前几条短信虽说能看出汤雪莉和林浩博两人之间有些暧昧,话里话外倒也流露出情侣之间的甜蜜。这时候的汤雪莉看起来似乎很幸福,对以后的生活也是充满了憧憬。而汤雪莉语气变得焦急起来的时间,恰恰是林浩博出事住进了医院里。林宇枫暗自思索起来,“林浩博出事,汤雪莉并不知道。也许是汤雪莉自以为林浩博厌倦了她,悄然地离开了。从这一点上来看,汤雪莉似乎对林浩博并不是很了解,甚至可能连林浩博家住哪里,从事何种工作都不清楚。她和林浩博之间唯一的联系可能就是这个电话号码,林浩博手机关机,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林浩博,所以她才这样苦苦地等候着林浩博的电话。”林宇枫心里又产生了一丝的疑惑,“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呢?难道是一见钟情,还是在网上认识的呢?”思来想去,林宇枫肯定了后面的想法,“林浩博有可能是在网上认识的汤雪莉,两个人比较谈得来。林浩博也许是抱着玩一玩的想法和汤雪莉交往的,而这个汤雪莉似乎动了真情。这样的爱情游戏,多的数不胜数,就连那情节也都是大同小异,先聊天认识,再彼此试探,最后是迫不及待地见面,接下来的事情更是如出一辙。这样的女孩子自己不自重,最终难免不被抛弃,这样的结果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想到这些,林宇枫心里有些释然了,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俩人真是这样的一种关系,那林浩博想必对齐瑞嘉还是有感情的。这样看来,我也就没必要去接触这个汤雪莉了,就让他俩的关系自生自灭好了。”林宇枫略一思考,他的手指飞快地跳动着,没多久,他就把汤雪莉发来的短信全部删除了。林宇枫刚刚删完最后一条短信,便听到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林宇枫仔细听了一下,猜想十有八九是齐瑞嘉回来了!林宇枫连忙把手机关掉了,放到了枕头底下。林宇枫刚坐直了身子,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拎着早餐的齐瑞嘉走了进来。她的脸冻得红红的,再加上走得急促,看上去样子很是辛苦。她先是冲着林宇枫歉意地笑了笑,脸上现出内疚的神情,说道,“浩博,等急了吧?饭店没开门,我等了一会儿。浩博,你一定饿了,我现在就把粥给你端出来,你先喝碗粥吧。”她边说边把手里的食品袋放到了床前的小柜子上。林宇枫看着齐瑞嘉冻得红红的脸,他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脸上现出一丝的愧意,他先冲齐瑞嘉笑了一下,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瑞嘉,冻坏了吧?辛苦你了,快坐下歇一会吧。我还不是很饿,你先暖和一下吧。”齐瑞嘉摇了摇头说道,“浩博,我不累。你感觉好些了吗?”林宇枫连忙说道,“瑞嘉,我很好,你不要担心了。”林宇枫的心里多了一丝的感动,他从齐瑞嘉看他的目光里体会到了深深的关怀,他的目光柔和了许多,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亲切起来,他的语气很是温柔地说道,“瑞嘉,谢谢你这些天为我所做的一起,有你陪在我身边,我觉得很幸福。瑞嘉,我不想再对你说我心里的感激,我只想告诉你,为了你和我的父母,我也会努力地挺过去。如果老天只给了我很短的时间留在你们身边,我也会尽我所能让你们幸福。”林宇枫似乎动了真情,神情真切,语气令人感动。林宇枫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只说到齐瑞嘉,他也把林浩博的父母也带上了。齐瑞嘉的眼里满含了泪水,她也被林宇枫的话深深地感动了,她看着林宇枫深情地说道,“浩博,谢谢你能这么说,你的话令我欣慰,我真得很感动。浩博,无论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会永远守候在你的身边的。”听了齐瑞嘉的话,林宇枫的心里却是痛痛的,他在心里暗暗地说道,“齐瑞嘉,那是不可能的!你的林浩博早已不在人世,我也不过是世间的匆匆过客,明天的我还不知是否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希望不会再次带给你们痛苦,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林宇枫的脸上勉强带着一丝的笑意,他一脸愧意地对齐瑞嘉说道,“瑞嘉,我觉得我会拖累你的。你可能也听医生说了,我的头部受到重创,有些事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以后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瑞嘉,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不会埋怨你的。瑞嘉,你也不要有顾虑,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我能理解。”林宇枫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也平静了许多,“瑞嘉,不要为我考虑,你,” “宇枫,你不要说了,”齐瑞嘉打断了林宇枫的话,说道,“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帮助你恢复记忆的,即使你不能回想起从前的时光,我也会陪伴在你的身边的。浩博,不要再跟我提这件事好吗?你这样想,我会很伤心的!”她说到这,眼里又含满了泪水,难过地看着林宇枫,神情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林宇枫心里有些不忍,望着泪眼婆娑的齐瑞嘉,他没有再接着说下去。林宇枫的心里多少有了一些的安慰,他知道有了齐瑞嘉的帮助,他的处境会好过一些的。病房里安静下来,俩人相互望着,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许久,齐瑞嘉说道,“浩博,你也饿了,吃过饭后,躺下来歇一会儿吧。”林宇枫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来齐瑞嘉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手,正要说话,齐瑞嘉的手机响了。齐瑞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不由得抬起头看着林宇枫,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 第二十七节林宇枫见齐瑞嘉迟疑着不接电话,他心里很是疑惑,不由得看着齐瑞嘉,一脸的询问的神情。齐瑞嘉仍然没有接电话,她看着林宇枫,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她想了一下说道,“浩博,是你的同事唐昕磊打来的。你刚出事的时候,他来医院看过你,但你一直昏迷不醒。他临走的时候要去了我的电话号码,说会给我打电话询问你的病情。他已经打过几次电话来了,因为你一直没有苏醒,我就没叫他过来。浩博,唐昕磊可能是听说了你已经醒过来了的事,叔叔昨天下午的时候往你的单位打电话了,把你醒过来的事告诉了你们所长。我想,唐昕磊一定也知道了,所以打电话来问问你的情况。浩博,他可能会过来,你现在要见见他吗?”林宇枫心里不想现在就见林浩博这个叫唐昕磊的同事,他暗暗想了一下,拿定了主意,他的脸上故意现出回想的神情,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