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4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4部分
遗魂记-第4部分的眼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是把眼睛闭上,还是移向旁边,林宇枫一时竟忘记了做出选择。齐瑞嘉确实在望着林宇枫,她的神色极是苍白憔悴。自从知道了林浩博出事被送进医院后,她是天天守在医院里,看着进进出出神色紧张的医生们,她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每次听到医生说林浩博病情危急,巨大的悲痛令她的心缩成了一团,她泪如泉涌,双眼哭得红肿。这几天齐瑞嘉是在极度的恐惧中度过的,每天提心吊胆地看着昏迷中的林浩博,就怕他从此一睡不醒。在度日如年的期盼中,齐瑞嘉总算盼着林浩博悠悠地醒来了,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林浩博的第一句话竟然问她是谁?这让齐瑞嘉惊愕的同时,更是心酸不止,心里装满了巨大的悲伤。医生后来的话解除了齐瑞嘉心里的疑惑,但却增添了她心里的不安。“伤到大脑,暂时失去了部分记忆”,医生说出这话时,似乎是见惯不怪了,很平常的一件事。但在齐瑞嘉听来不啻于晴天霹雳,几乎把她击晕过去。齐瑞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天真地以为那不过是医生的猜测,事实根本就不会是那么回事。她在心里暗暗地安慰着自己,“医生的话不可能是对的,也许他们是误诊了。浩博不过是刚刚醒来的缘故,昏迷了好几天,浩博可能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过个一两天,等他完全清醒了,一切又都和从前一样了。”齐瑞嘉在心里盼着林浩博能完全恢复记忆,两个人还能像从前一样。但是随后发生的事让齐瑞嘉对自己的想法也产生了怀疑,她有些动摇了,心里装满了不安和焦虑。尤其是林浩博对父亲林杰民说的话,更让齐瑞嘉心神不安。林浩博一脸无助的神情,还有那复杂的眼神,齐瑞嘉一一看在眼里。林浩博说的“爸,我感觉脑子里很空,我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印象了”这句话,令齐瑞嘉又惊又怕,她不知道,林浩博的伤究竟有多重,对两个人的过去记住了多少。这是让齐瑞嘉最害怕的事情,她不敢想象,假如在林浩博的记忆里她从来不曾存在过,林浩博视她如路人,那时候,她该怎么办?而且,那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自己是否有勇气承受这一切呢?心里装满疑虑和恐惧的齐瑞嘉无法将满含忧虑的眼神从林浩博的身上移开,她神情紧张地观察着林浩博的一举一动,满心希望林浩博能够用自己的行动否决了医生们的论断。可是,越是观察,齐瑞嘉的心里越是不安,她隐隐地觉得林浩博似乎有什么不同。但是哪里不一样,齐瑞嘉自己也说不清楚。心里忐忑不安的齐瑞嘉更加留意起林浩博的一举一动来,她充满疑虑的双眼时常停留在林浩博的脸上,她脸上的神情也是忧虑中夹带着淡淡的哀伤。只是齐瑞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行为却让林宇枫深感不安。林宇枫是在刻意地躲闪着齐瑞嘉的注视,面对齐瑞嘉那充满关切的眼神,林宇枫的心里却满是悲哀,“我不是你的林浩博!请不要这样关心我!”所以,当齐瑞嘉说出要替他擦去脸上的血渍时,林宇枫想了想就拒绝了,他不想让别的女孩碰到他的脸。只是林宇枫没有想到齐瑞嘉会坚持,他也只好顺从了,闭上眼睛让齐瑞嘉替他擦去血渍。林宇枫虽说答应了齐瑞嘉的要求,但他的心里却莫名地多了一丝的不安,隐隐觉得齐瑞嘉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让人难以琢磨。林宇枫在心里想着该怎样摆脱这尴尬的境地,找个理由把齐瑞嘉支开。林宇枫默默地想着,但是,他从齐瑞嘉放在他脸上的手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齐瑞嘉的动作是很轻,在给他擦脸的时候,时不时地稍稍停一下,似乎在他的脸上发现了什么,仔细地观察着而停止了替他擦脸。林宇枫尽管闭着眼睛,同样感觉到了齐瑞嘉在看他。林宇枫暗暗地伤心,心里是说不出的痛苦,替自己,也替齐瑞嘉。他仔细地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睁开眼睛,对齐瑞嘉说声谢谢。林宇枫睁开眼睛后便看到齐瑞嘉在注视着自己,齐瑞嘉那定定的眼神,将她内心里的疑惑流露出来,这让林宇枫顿觉手足无措,他不知道齐瑞嘉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齐瑞嘉看到林宇枫睁开了眼睛,她的目光并没有躲闪,静静地望着林宇枫。齐瑞嘉见林宇枫脸上露出一丝吃惊的神情,她的手停了下来,小声地说道,“浩博,我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我会再轻一些的。”林宇枫说道,“没有,瑞嘉,你的动作很轻,我并没有觉得痛,只是,你这样很辛苦,谢谢你。”齐瑞嘉摇了摇头说道,“浩博,我并没有觉得辛苦。你一向喜欢洁净,我不想让你有不舒服的感觉。”她说完又一次看着林宇枫,脸上的神情恢复了平静。林宇枫感激地冲着齐瑞嘉笑了一下,说道,“瑞嘉,这没什么,护士刚才已经替我擦过了,应该不会太明显的。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了,谢谢你!”林宇枫满以为自己这样说完,齐瑞嘉也会客气一下的,却没想到齐瑞嘉眉头微微一皱,嘴角动了动,看着他没说话。林宇枫也不知该说什么了,病房内变得寂静无声,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许是为了缓解病房内沉默的气氛,齐瑞嘉说道,“浩博,我去把水换了,马上就回来。”她说完,站了起来。林宇枫说道,“瑞嘉,你去吧。”他的眼睛看着齐瑞嘉,像是要说什么,但随即又止住了。齐瑞嘉点了点头,端起水盆走出了病房,她向盥洗室走去,边走边想,脸上重又现出疑虑的神情。齐瑞嘉的心中又增添了一个疑问,一向以洁净出名,近乎于洁癖的林浩博,为何会对脸上的血渍毫不在意,并且还拒绝她帮忙擦拭。齐瑞嘉想不明白,林浩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连这个记忆也失去了?她心里惶惶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林宇枫也在猜想着齐瑞嘉神情悄悄变化的原因,他想不明白,自己并没有说什么,齐瑞嘉怎么会忽然之间就不说话了呢,而且,她脸上的神情也有些奇怪,令人琢磨不透。林宇枫在脑海里仔细地回想着和齐瑞嘉接触的情景,每一个细节都不曾遗漏。但是,直到齐瑞嘉回到了病房,林宇枫也没有想出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对了,才会让齐瑞嘉如此的神情。第十五节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陷入沉思中的林宇枫被吓了一跳,那是放在小柜子上林浩博的手机铃声响了,有人打进电话来了!林宇枫心里微微一愣,他这才想起给父亲打完电话后竟然忘记关机了。林宇枫暗暗自责,“怎么可以犯这样的错误呢?电话是打给林浩博的,和自己毫无关系,自己就是接通了,又能说什么呢?”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林宇枫迟疑了一下,慢慢地坐了起来。他拿过手机看了看,见显示的是同学肖宇航的号码。林宇枫愣愣地看着这几个字,脸上渐渐显出迷茫无助的神情。他不知道这个肖宇航和林浩博是什么时候的同学,是小学同学还是中学同学,或者是大学同学,两个人的关系究竟如何,这些对他来说全都是个未知数。林宇枫没敢贸然接通电话,他无法猜到电话接通后肖宇航会说些什么,会问到什么事情。林宇枫眼睛盯着手机,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心里更是有些懊悔,“怎么就忘了关机了呢?不管是谁打进来的电话,自己都不会认识的,所以没必要开机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便没有了声音。林宇枫不知道肖宇航会不会再次打进电话来,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出去倒水的齐瑞嘉快回来了。这也是让林宇枫有所顾虑的原因,他并不想让齐瑞嘉知道这件事。林宇枫担心的是齐瑞嘉在场的时候,肖宇航再次打进电话来,那时,他将更加左右为难。林宇枫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关掉了。虽说他也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但事已至此,也别无选择了。林宇枫的眼睛看着手机,他的脸上现出了淡淡的愁云,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要以林浩博的身份接触许多人了,这里包括林浩博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但自己却对这些人一无所知,自己该怎样去认识这些人呢?林宇枫忽然想起了有个医生曾说过的话,“伤到了脑组织,暂时失去了意识”,林宇枫顿觉眼前豁然一亮,他的心里有了主意,自己何不将错就错,假装失去了记忆,那样,即使自己说错什么,做错什么,别人也不会有所怀疑的。而且现在除了这个办法,自己再也想不出其它更好的办法了。林宇枫拿定了主意,决定就这么做了,先解决了眼前的困境,至于以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林宇枫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神色,他在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病房的门轻轻地开了,齐瑞嘉端着半盆水走了进来。当她看到林宇枫是坐在床上的时候,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的神情。齐瑞嘉把水盆放到凳子上,转过身看着林宇枫,脸上满是不解的神情,轻声问道,“浩博,刚才宇航给你打电话了吧?你怎么没接呢?”林宇枫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齐瑞嘉竟会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他本来是不想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的,但齐瑞嘉竟问起了这事。林宇枫想不明白齐瑞嘉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脸上显出疑惑的神情看着齐瑞嘉,没有马上回答齐瑞嘉的问题。齐瑞嘉见他不说话,接着说道,“宇航打不通你的电话,便给我打电话了。宇航说你没接电话,再打,你却关机了。浩博,宇航很担心你,他怕你有意外,所以连忙给我打电话,叫我赶紧回病房看看你。浩博,为什么要关机啊?是手机没电了吗?”她说话的时候走到了林宇枫的近前,这才发现林宇枫的手里拿着手机。她的眼睛落在了林宇枫手里的手机上。林宇枫无语了,这时候他才知道是自己失误了,情急之下倒忘了肖宇航和齐瑞嘉也认识,他俩之间也能联系上的。林宇枫明白自己犯了一个特幼稚的错误,自己关机了,非但没有解决问题,还让齐瑞嘉产生了疑惑。林宇枫在心里很是后悔,表面平静的他内心却很乱,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齐瑞嘉的问题。齐瑞嘉似乎很在意他关掉手机这件事,说完话的齐瑞嘉一直在看着他手里的手机,静静地等着林宇枫的回答。林宇枫却无话可说,他根本就无法解释这件事。他从齐瑞嘉的话里听出林浩博和肖宇航关系非同一般,那是相当的好,自己却没有接肖宇航的电话,还把手机关了,这事让谁听了都会觉得奇怪的。林宇枫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齐瑞嘉看林宇枫仍然没有说话,她想了一下又说道,“浩博,你怎么了?怎么会不接宇航的电话呢?宇航一直在担心着你,他来过医院好几次了,可是你都在昏迷之中。每次看到你昏迷的样子,宇航都很难过。宇航昨晚打来电话询问你的情况,我便把你苏醒的消息告诉了宇航。宇航听后高兴得想马上过来看你,我把他拦住了,说你在休息,这个时间医院也不允许探视,宇航才没赶过来的。宇航给你打电话,是想和你说几句话他才放心,可你却没接,宇航很是担心,叫我赶紧回来看看你。宇航现在正在路上,可能一会儿就到了。浩博,你给宇航打个电话吧,告诉宇航你现在很好,叫他别着急了,慢点开车。”齐瑞嘉说完,静静地看着林宇枫,等着他的回答。林宇枫脸上的神情很有些复杂,齐瑞嘉的话更让他感到不安,他知道自己这件事做的是大错特错了。此时齐瑞嘉心里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每个问题都让她感到费解。当肖宇航给她打电话说林浩博不但没接电话,竟然还关机了,叫她快点回病房看看林浩博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她都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她是最清楚林浩博和肖宇航的关系的,俩人的友谊好多年了,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林浩博可能会不接其他人的电话,但是绝不会不接肖宇航的电话的。而且,以他俩的关系,林浩博应该能想到肖宇航是在担心着他,打电话来是询问他的病情的,林浩博没有理由不接肖宇航的电话的啊!齐瑞嘉觉得可能是林浩博的手机正好在这个时候没电了,自动关机的。或者是手机处在静音状态,林浩博根本就没听见。肖宇航却不这么认为,他焦急地催促齐瑞嘉赶紧回病房看看,以防发生意外。让肖宇航这么一说,齐瑞嘉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结束通话后,齐瑞嘉尽管对这件事还有些疑虑,但她也没敢大意,听从了肖宇航的话,急忙走回了病房。齐瑞嘉回到病房看到林浩博时,齐瑞嘉更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手机就在林浩博的手里呢,他是不可能不知道肖宇航打来电话的。她不明白林浩博为什么不接肖宇航的电话,一脸困惑的齐瑞嘉试图在林浩博的脸上找到答案。林宇枫避开了齐瑞嘉的眼光,他实在找不出搪塞的理由,面对齐瑞嘉那探询的眼神,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他把头转向了窗外。齐瑞嘉见林宇枫仍然没有给肖宇航打电话的意思,她的神情也变得复杂起来,一双眼睛久久地停留在林宇枫的脸上。林宇枫看着窗外,脸上满是落寞的神情,沉默好久,他缓缓地说道,“瑞嘉,医生快来会诊了,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我的头很痛,只想安静地呆一会儿。”看着林宇枫那有些无助的神情,齐瑞嘉的心里也是痛痛的,她没有再说什么,一脸担忧地看着林宇枫,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大了。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跑步声,声音由远而近,仅几秒钟的功夫,病房的门便被推开了,一个人几乎是冲了进来。俩人同时向门口望去。“肖宇航!是你!你怎么会这么快?”齐瑞嘉最先从片刻的惊愕之后反应过来,冲着来人脱口说道。来人正是肖宇航!第十六节肖宇航几步来到了林宇枫的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浩博,你都要把哥们吓死了,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林宇枫在心里微微一愣,虽说齐瑞嘉刚才已经对他说过肖宇航正在向医院赶来,他也在默默地思考着该如何面对肖宇航,但是他并没有想到肖宇航会这么快就来到了他的面前,他还没有想好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肖宇航。看着站在眼前的肖宇航,林宇枫一时没有想到该说什么。肖宇航倒是一脸的惊喜,“浩博,看见你清醒过来,真替你高兴。浩博,你还好吗?你不知道,这几天你可把我们吓坏了,都在替你担心呢。瑞嘉告诉我说你醒过来了,把我乐坏了,如果不是医院晚上不让探视,我昨晚就过来了。浩博,说什么也要好好地庆祝庆祝啊。”肖宇航是特高兴,几乎是一口气说完了心里话,脸上流露着特开心的神情。林宇枫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他看着肖宇航笑了,脸上的神情也自然随和了许多,“宇航,谢谢你来看我。我很好,你不要担心了。”林宇枫心里很是感激,尽管以前和肖宇航并不认识,但是听到肖宇航的这番话,还是很感动的。肖宇航说道,“浩博,谢什么谢,跟我还客气什么。浩博,什么时候出去聚一聚,大家在一起庆祝一下。时间由你定。”林宇枫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没问题,宇航,等我身体稍微恢复一些,我们便去庆祝一番。”齐瑞嘉笑着插了一句,“浩博,你哪也不能去,先在医院乖乖地养几天吧。”肖宇航也笑了,说道,“浩博,那我们就等着你了,大家可都盼着你早日康复呢。对了,我昨晚知道你苏醒后,马上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浩明了。浩明乐坏了,说今天到单位签个到就过来看你。浩博,你这一受伤住院,浩明那火儿上的,连装修房子都没有心情了,就跟丢了魂儿似的。浩博,一会儿等浩明来了,你快点安慰安慰他吧,要不可就有人埋怨你了。”林宇枫笑了笑,像是很随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齐瑞嘉,见齐瑞嘉也在看着他,林宇枫心里不免紧张起来。林宇枫冲着齐瑞嘉也笑了一下,但他却没有说话。林宇枫在心里想着这个浩明和林浩博究竟是什么关系,浩博、浩明,怎么听起来倒像是兄弟俩呢。浩明在装修房子,是乔迁之喜,还是准备结婚的?这些问题一股脑儿地涌进林宇枫的脑海里,他更加谨慎起来,暗暗地告诉自己,一定要谨言慎行,以免出现漏洞,引起他俩的怀疑。面带微笑的林宇枫在脑子里仔细地把林浩博手机里存储的电话号码回想了一遍,看能不能找到浩明的电话号码是在哪个分组里的,这样他也就能知道这个叫浩明的是林浩博的同学还是亲属了。林宇枫最终也没有回想起有关浩明的记忆,万般无奈下,林宇枫只好再次对肖宇航报以微笑了,静静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肖宇航见林宇枫没说话,他也有些意外,不由得说道,“浩博,你不问问我浩明的事吗?这可怪了,浩明的未婚妻可是你的初恋啊!”林宇枫听到这话,不由得转头看着齐瑞嘉,他没想到肖宇航竟会当着齐瑞嘉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但他看到齐瑞嘉并没有生气,相反还笑了笑的时候,林宇枫的心里更加奇怪了,弄不明白林浩博和浩明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林宇枫很清楚,齐瑞嘉似乎并不在意林浩博和浩明未婚妻的事,看样子对他们的事好像很了解,也很放心。林宇枫也从肖宇航的话里听出了一件事,浩明装修房子,十有八九是因为要结婚的缘故,要不肖宇航也不会提到他的未婚妻。“浩明的未婚妻是林浩博的初恋,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林宇枫心里装满了疑惑,他忽然想起了那个给林浩博发来短信的女人,他在心里暗自说道,“难道浩明的未婚妻是那个叫汤雪莉的女人吗?可是看情形又不太像啊!如果林浩博和浩明的未婚妻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齐瑞嘉哪能置之不理呢,肖宇航也不会这般无所顾忌地信口乱说啊。看样子,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很熟,很密切,更主要的是坦荡无邪。”林宇枫越想越觉得事情乱糟糟的,理也理不清,他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当林宇枫看到肖宇航和齐瑞嘉都在看着他时,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接着沉默下去了,必须想办法转移他俩的注意力。林宇枫在心里思考着,他的眼睛落到了肖宇航的帽子上。他看着肖宇航,心里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他先是冲着肖宇航笑了笑,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宇航,你的帽子挺时尚啊,看起来就挺酷的!先别说别的,告诉我是哪个牌子的?”他的话刚说完,齐瑞嘉的眼光很自然地转向了肖宇航,肖宇航也是沾沾自喜。林宇枫就这样很巧妙地把俩人的视线转移到了肖宇航戴的帽子上。肖宇航脸上的神情很有些显摆,笑着说道,“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个行家,识货。浩博,喜欢吗?一会儿我去给你买一顶来。”他边说边从头上摘下帽子递给了林宇枫,“浩博,看见商标了吧,名牌!戴着就是和别的杂牌子感觉不一样。”林宇枫伸手接了过来,慢慢地戴在头上,用手摸了摸额头,正好把缠在头上的纱布严严实实地扣在了里面,不知道底细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个头部受伤的病人。林宇枫心里特满意,他的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宇航,就它了,你去买顶新的吧,我戴这个就行了。”肖宇航笑着说道,“行,浩博,你先戴着,我一会儿再去给你买一顶新的回来。浩博,别说,你戴上这帽子还真有股帅劲。”林宇枫笑了笑,说道,“宇航,那我就不客气了,帽子我留下了。”站在一旁的齐瑞嘉说道,“浩博,你在医院里穿身病号服,却带着这么时尚的帽子,看着都有些怪怪的。浩博,你还是快点摘下来吧,一会儿医生看到了也不会让你戴的,你头顶还有伤,怎么能戴帽子呢?”林宇枫笑了笑,摘下了帽子,但他并没有还给肖宇航,而是放到了枕头旁边,他看着齐瑞嘉说道,“我也没说在医生面前戴的。我下地活动的时候再戴上,免得让别人看到我头上的伤,还以为我是黑社会的,和人打架受伤的呢,再拿我不当好人看,那我多没面子啊。”肖宇航笑着说道,“浩博,你好面子这个毛病是到了啥时候也该不了了,什么事你都想得那么多,这是在医院里,有几个人会那么想的?就你想得多!行了,瑞嘉,你也别管他了,他就这毛病,多少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齐瑞嘉笑着摇摇头,心里清楚肖宇航的话没错,相处几年,自己对林浩博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真就是这样的人,特注意个人形象。齐瑞嘉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她便没再坚持。这时候,病房的门开了,林杰民夫妇走了进来,他们的身后跟着一些医生。医生们来给林浩博会诊了!第十七节林杰民来到了林宇枫的近前,关切地对他说道,“浩博,爸爸刚才和医生谈过了,医生说你的病情很稳定,你放心吧。医生来给你会诊,我们去外面等一会儿。”他说完扭头对肖宇航说的,“宇航,我们都出去吧,叔叔有话对你说。”肖宇航点了点头,对林宇枫说道,“浩博,不会有事的!我们一会儿再来看你。浩博,你是好样的!我们在外边等着你的好消息。”林宇枫微微地点点头,说道,“宇航,谢谢。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了。”林杰民看了看林宇枫,随后和肖宇航、齐瑞嘉两个人走出了病房。王丽芸则走到了林宇枫的病床前,轻轻地拉起了他的手,拍了拍,脸上露出深深的关爱之情,“浩博,妈妈会在这里陪着你,你就安心地接受医生的治疗吧。”面对王丽芸那满是关切的眼神,林宇枫心里很是难过,“伯母,让你担心了,真的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可是我却无法向你说明这一切,还请你原谅!”林宇枫望向王丽芸的眼光里流露出更多的亲情和感激。他点了点头,说道,“妈,你放心吧,我真的很好,已经没有事了。”王丽芸点了点头,看着林宇枫欣慰地笑了笑,扭头对身后的医生说道,“吕医生,你们开始吧。”她说完便站起身走到了一旁。吕庆海点点头,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林宇枫的跟前,俯身看了看林宇枫头上的伤,伸手又轻轻地按了按他的额头,然后看着林宇枫说道,“林浩博,今天感觉怎么样?头还很痛吗?”林宇枫明知医生的检查也不过是徒劳的事,他们哪里会知道坐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林浩博,真正的林浩博早已死去,现在他们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暂时躲藏在林浩博尸体内的另一个人的灵魂。所以,即使他们翻烂了所有的医学书,也不可能查出真正的病因的。林宇枫心里很是无奈,却也不得不回答着吕医生的提问,“吕医生,我现在很好,只是还有些头晕。”吕医生接着说道,“林浩博,我们现在要给你做下病历记录,需要填下表,能说一下你的出生日期吗?”吕医生说的话合情合理,好像是例行公事一般。 这个问题,林宇枫倒是能回答上来,他看过林浩博的身份证,已经牢牢地记下了林浩博的出生年月日和家庭住址。林宇枫心里很明白,吕医生是在对自己进行记忆测试,看看他究竟丧失了多少记忆。林宇枫虽说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并不想回答吕医生太多的问题,他心里清楚地知道吕医生接下来会问他工作单位,籍贯,学历等一些问题,这些却他是回答不出来的,他必须想办法终止吕医生的询问。想到这,林宇枫故意做出仔细回想的神情,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吕医生,我是八三年五月十七日出生的,家庭住址是”,说到这,他忽然痛苦地呻吟了两声,脸上的神情变得极是难过,他接着说道,”吕医生,我的头很痛,很痛,吕医生。”林宇枫说完,一双手放到了头上,一双眼睛求助地看着吕医生。 吕医生脸上现出疑惑的神情,他看着林宇枫说道,“林浩博,你安静一些。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突然头疼了呢?”吕医生迟疑地看了看其他的医生,其他的医生也是一脸的不解,一起轻轻地摇了摇头。王丽芸听到林宇枫这么说,她马上走到了林宇枫的跟前,连声问道,“浩博,你怎么了?浩博,快告诉妈妈,你哪里不舒服啊?”林宇枫望着王丽芸一脸焦虑的神情,虽说心里很有些不忍,但却不得不继续做出更加痛苦的样子,“妈,我的头好痛啊!要疼死我了。”他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更加的难过,他双手用劲地按着头,似乎在努力地控制着疼痛。“孩子,不要碰你的头,那样会更痛的。”心急如焚的王丽芸连忙把林宇枫的双手从头顶拿开,紧紧地拉着,生怕林宇枫再弄痛了自己。一脸痛苦神情的林宇枫看着王丽芸,似乎在极力回想着什么,他边想边说道,“妈,我是怎么了?我的脑袋里好像很乱,模模糊糊地连成一片。我想想,咱家的地址是和平路七号,三单元,是几楼呢?妈,我的头好痛!我想不起来了。”王丽芸一听连忙说道,“浩博,你别着急,想不起来就不要去想了。妈妈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浩博,不要想了。”她一脸焦急地对吕医生说道,“吕医生,不要再问浩博了,浩博刚刚清醒,他的意识还很模糊,我们不要再问了。”吕医生是一脸困惑的神情,看着痛苦万分的林浩博,他的脸上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林宇枫则一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几位医生交换了一下意见,没多久便走出了病房。王丽芸轻声地对林宇枫说道,“浩博,妈妈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躺下歇一会儿吧,什么也不要想了。”林宇枫心里也正是这个意思,他听到吕医生他们走出去的脚步声,马上想到的是浩明可能已经到医院来了,他们会进来的,自己更无法面对的是他们。趁着现在这种情况,推说自己很疲倦,先静静地躺一会儿,暂时躲开浩明和肖宇航,等他们走后,再从林浩博的妈妈那里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林宇枫拿定主意后,脸上露出倦怠的神情,很是无力地看着王丽芸说道,“妈,我现在好累,我好想睡一会儿。可是宇航和浩明还在外面呢,他们来看我,我怎么能睡觉呢,心里觉得对不住他们。”王丽芸连忙说道,“浩博,你先睡一会儿吧,妈妈去跟浩明他们说一声,他们会理解的,你不要担心,妈妈知道该怎么说。浩博,妈妈扶你躺下吧。”林宇枫轻轻地点点头,在王丽芸的帮助下躺了下来。他拉着王丽芸的手说道,“妈,您可以在这里陪着我吗?我只想和妈妈单独呆一会儿。”王丽芸轻轻地拍了拍林宇枫的手,点头答应着,“浩博,妈妈哪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浩博,妈妈去和浩明他们说一声,叫他们先回去吧。妈妈就回来。”王丽芸说完,站起身走出了病房。林宇枫神情复杂地默默注视着王丽芸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渐渐地,王丽芸的身影变成了自己妈妈的模样,林宇枫的双眼模糊了,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暗自伤心。没过多久,林宇枫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床前,他还以为是林浩博的妈妈回来了,也没多想,睁开眼睛看着进来的人,他不由得愣住了。走进病房的却是齐瑞嘉!第十八节望着一脸泪水的林宇枫,齐瑞嘉也愣住了!两个人就这样呆呆地互望着,一时谁也没有说话,空气在这一刻好像都凝固了,病房内更是静得似乎连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齐瑞嘉的眼睛微微地有些潮湿了,她极力控制着自己难以名状的心情,先打破了沉默,“浩博,我进来和你打声招呼,我先回去了,我下午会再来看你的。你心里不要有负担,没有人责怪你,宇航也很理解。浩明还在路上,你不用担心了,宇航会和他解释的。浩博,你好好地休息吧,我走了。”她说完,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哀怨的目光,她静静地看着林宇枫,眼眶里已含着泪水了。林宇枫看到齐瑞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也很难过,想到自从林浩博发生意外后,齐瑞嘉担惊受怕地守候在医院,在惊恐不安的煎熬中苦苦等待林浩博醒来的情景,他的心里也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做的似乎有些过分了,自己是借助林浩博的肉身重返阳界的,齐瑞嘉并不知晓这些,还以为是自己心爱的人苏醒过来,她渴望陪伴在林浩博身边的迫切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可是自己却拒绝了,自己的行为无疑伤害到了齐瑞嘉,此刻的她一定很受伤。林宇枫的心里不安起来。他看着齐瑞嘉,眼神里多了一丝的歉意,“瑞嘉,真得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让你伤心的,请你原谅。瑞嘉,我感觉很累,我好想睡一觉。可是,瑞嘉,我在担心你,看到你一脸憔悴不堪的神情,我的心很痛。瑞嘉,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不想你再为我身心交瘁。瑞嘉,你该了解我的心情,就是为了我,你也要好好地休息啊。”听到林宇枫的话,齐瑞嘉脸上现出感动的神情,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哽咽着说道,“浩博,听了你的话,我好高兴,我原先还在担心,以为你在生我的气,故意不理我的。浩博,我知道了,你不要担心我,我会听你的话回去的。你也要好好地休息啊。”林宇枫冲着齐瑞嘉微微地笑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似乎也多了一丝的亲切,他接着齐瑞嘉的话说道,“瑞嘉,我没有生气,你不要想太多,回去好好地休息吧。”齐瑞嘉擦去脸上的泪水,连连点头答应着,“我知道,浩博,谢谢你能这样说,谢谢。”她激动得竟然说不下去了,一脸感激的神情。林宇枫虽说不知道齐瑞嘉和林浩博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但从齐瑞嘉的神情上能看出,俩人之前确有事发生,似乎错在齐瑞嘉,林浩博应该是很生气的,所以齐瑞嘉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林宇枫暗暗地想了一下,说道,“瑞嘉,你跟我说过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的,瑞嘉,你怎么倒客气起来了?瑞嘉,你也累了好几天了,先回去歇一歇吧。”齐瑞嘉连忙说道,“浩博,那我回去了,你一定要注意休息啊!我下午会再来看你的。”她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林宇枫。林宇枫看了齐瑞嘉一眼,便避开了她的目光。林宇枫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我知道了,瑞嘉。”齐瑞嘉静静地看了林宇枫一会儿,她心里本想俯下身亲吻林宇枫一下的,她望向林宇枫的眼神也装满了期待,但看到林宇枫神情很是倦怠,她最终没有这么做,转身恋恋不舍地向外走去。林宇枫也看出了齐瑞嘉的意思,他的心里惶惶的,真怕齐瑞嘉这么做,所以他的脸上才表现出一副很疲倦的神情。看到齐瑞嘉离开了,林宇枫的心这才放到了肚里,暗暗地出了一口气。林宇枫在心里猜测着林浩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不过短短一天的功夫,他便感觉到林浩博是个生活经历很复杂,有着太多故事的人。林宇枫脸上现出沉思的神情,他知道自己要花上许多的时间才能对林浩博有所了解,而能帮上自己的只有林浩博的父母了。王丽芸走进病房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林宇枫正在仰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之中。尽管王丽芸的脚步很轻,但是,林宇枫还是转过头来看着她,轻声地说道,“妈,您回来了。宇航说什么了吗?浩明没有生气吧?”王丽芸走到病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林宇枫的额头,说道,“浩博,你不要想太多,宇航和浩明是你的好朋友,他们不会挑你的理的。宇航临走的时候还要我转告你,一定要注意休息。浩明也给我打电话来,说明天再来看你,你就不要担心他们会对你有看法了。浩博,现在感觉好些了吗?”她关切地问道。林宇枫脸上现(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