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3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3部分
遗魂记-第3部分那端的哭声很是悲伤,这才想起来该问一下是儿子的哪位朋友,他止住心里的悲哀,声音不再哽咽,但仍凄惨地说道,“孩子,你也别太难过了。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我听着你的声音很是耳生儿,好像以前没来家里玩过啊。”林宇枫也止住了哭声,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想了一下说道,“大叔,我是宇枫的同学,我叫林浩博。我和宇枫是好朋友,在大学的时候,我俩一个寝室。”林庆海点了点头说道,“是宇枫的大学同学啊。孩子,大叔先谢谢你打电话来。孩子,谢谢你啊。”林庆海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他心如刀绞般的疼痛,又一次流泪了,“宇枫啊,我的儿子,你这个不孝子啊!你怎么能走在爸爸的前面呢?你这不是要了我和你妈的老命了吗?我的儿子啊——”听到父亲凄惨的呼唤声,林宇枫似乎看到了电话那端悲痛欲绝的父亲。他的心在颤抖着,好像正被生生地撕扯着,泪水更是顺腮而下。林宇枫强忍悲痛,对父亲说道,“大叔,您也不要太难过了,如果宇枫地下有知,看到您这么难过,宇枫也会不安的。大叔,事已至此,您老也节哀顺变吧,大婶还需要您来照顾呢。大叔,过两天我就去看望您和大婶,请您老一定要保重身体。”林庆海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不该让儿子的同学跟着自己难过。他忍住巨大的悲痛,勉强装出很坚强的声音,说道,“孩子,谢谢你惦记着我们,我代表宇枫谢谢你。孩子,你不要担心了,我和你婶会挺过去的,会挺过去的。”好像也是在安慰着自己,林庆海重复着说道,“会的,一定会的。”他的声音里隐藏着巨大的悲伤。林宇枫更加心痛,他能够想到此时父亲该是怎样强压心中的悲哀,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林宇枫心里难过,他轻声地对父亲说道,“大叔,你一定要保重身体。请代我问候大婶,我会去看望你们的。”林庆海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孩子,我这就告诉你婶。孩子,你也要保重身体。”林宇枫一听连忙说道,“大叔,大婶就在旁边吗?”林庆海心酸地说道,“你大婶在病房呢,我在给你婶取药。自从宇枫出事后,你婶已经好几天不说话了,就这样昏昏沉沉地躺着,这可怎么好啊?”林宇枫更加担忧,急忙问道,“大叔,那医生是怎么说的?”林庆海深深地叹口气,忧心忡忡地说道,“医生说是忧伤过度,你婶的意识现在有些模糊,需要慢慢地恢复。”林宇枫心里更添悲伤,说道,“大叔,您一定很疲劳了。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我会尽快过去帮您照顾大婶的。”他的声音里流露出深深的愧疚。林庆海说道,“孩子,谢谢你了。”林宇枫不忍再耽误父亲的休息时间,他说道,“大叔,你也回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不打扰您了。”林庆海说道,“我知道。孩子,那我挂了。”他说完,便合上了手机。林宇枫默默地地看着手机,脸上的神情痛苦异常。想到病床上憔悴的母亲,忙里忙外疲惫不堪的父亲,林宇枫更是心如刀割:身为人子,非但没有尽孝,反倒将父母拖进了痛苦的深渊,自己真是罪孽深重。泪水又一次滑落,林宇枫呆呆地坐在病床上,他好像也没有了意识……第十节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将林宇枫从悲痛中拉回,他不由的一愣,连忙看了一眼手机,见时间还没到六点呢,他猜不到这个时间有谁会来。不过有一样他倒是能肯定的,不管进来的是谁,他都不会认识的。林宇枫不想让自己处于被动尴尬的境地,他对林浩博身边的人一无所知,他需要时间去了解,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避开他们。想到这,林宇枫拿起毛巾擦去脸上的泪水,重新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又一次响起了敲门声,响声过后没多久,病房的门便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人脚步很轻地走了进来,原来是一个年轻的护士。因为快交接班了,她进病房例行查看一下,做好当班的记录,以方便来接班的护士掌握病人的情况。护士来到了林宇枫的病床前,仔细地看了看病床旁仪器显示的数字,在一个本子上认真地记了下来。做完这些后,她扭头看了看病人,见病人似乎还在睡觉,她便没有说话,动作很轻地转过身,准备去另外一个病房检查一下。林宇枫在这个护士做记录的时候,他微微地睁开眼睛,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下。见进来的是个护士,林宇枫便没有睁开眼睛,接着在想一些事情。当他发现护士准备离开时,他才睁开双眼,望着护士的背影虚弱地说道,“护士,请等一等。”这个护士听到声音,连忙回头看着林宇枫,见他已经醒了,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这护士说道,“先生,你醒了,需要我帮您做什么吗?”林宇枫轻声地说道,“是的,护士,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有气无力的,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完这句话的。护士说道,“这是达康医院。”她刚说到这,见林宇枫的眉头一皱,脸上是一副有些吃惊的样子,她连忙又问道,“先生,您怎么了?感觉身体有什么不对吗?”林宇枫没有说话,护士的话确实让他吃惊不小,他竟身在“达康医院”里!林宇枫对这家医院很熟悉,这是全省最有名的一家医院,聚集着众多的医学界的精英。这家医院虽说所处位置不是在省城,但仍以精湛的脑科手术闻名于世。这里收治的病人大多数是疑难病症,或者是病情严重的患者。林宇枫想起自己的朋友就是在这家医院动的手术,手术很成功。林宇枫也是因为看望这个朋友的关系而多次往返这家医院的。这家医院离自己的家虽说不是千里之遥,但开车也需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林宇枫心里是悲喜交加,自己被撞身亡,但借他人之尸再次回到阳界,竟能离自己生前居住地如此之近,想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林宇枫脸上的神情极其复杂,倒把站在旁边的护士吓了一跳,她见林宇枫不说话,又一次问道,神情极是小心翼翼,“先生,你还好吗?请你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吗?”听到护士的问话,林宇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神情让护士担心了,他暗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护士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很好。我只是不明白,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呢?究竟出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吗?”护士看着林宇枫的脸,见他已经平静了许多,她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一些,说道,“你是因脑部受伤需要手术才被送到这里来的。不过,先生,你尽可以放宽心了,你的手术很成功。恭喜你!”经护士这么一说,林宇枫又隐隐地感到头部传来一阵疼痛,他不由得皱了皱眉,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痛苦。林宇枫很想知道事情的经过,更想从这个护士的嘴里知道一些有关林浩博的事情,于是,他忍住了疼痛,对护士说道,“护士,我怎么会头部受伤的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我脑子里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他说完,一脸期待的神情看着护士。护士说道,“这个,我倒是听说了一些,你好像是被阳台上掉下来的花盆砸中了头部的,据说那个花盆很大很重。你是不知道,听送你来的人说,你当时就被砸晕了,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被送到医院时,情形已经是很危急了。医生们全力抢救了十几个小时,你才被推出手术室的。你已经昏迷了五天了,医生们本来对你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没想到你竟苏醒了,这真是个奇迹!我们都为你高兴!”林宇枫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总是头痛,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是他更奇怪了,又大又重的花盆怎么会从天而降,砸中了林浩博的脑袋呢?他不解地问道,“护士,花盆怎么会掉下来呢?是刮大风了吗?”护士说道,“不是,那花盆的主人也跟着一起来医院了。他说那是一场意外,工人在给他家装修阳台,没想到凳子倒了,工人倒下去的时候碰到了花盆,花盆坠了下去。你却在这个时候正好经过楼下,便被花盆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头部。”林宇枫听完,在心里同情起林浩博来,觉得他死得也够怨冤得了。林宇枫心里升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林浩博的遭遇和他是一样的,都是在不知晓的情况被夺去了生命,糊里糊涂地做了鬼。不同的是,自己碰到了冥界使者黑风,借用了林浩博的肉身重返阳界。护士接着说道,“你被送来的时候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脸上全是血,脑顶一个坑,几乎没有了生命的迹象。医生们围着你忙了十多个小时,才算是把你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护士说到这,脸上还现出一丝后怕的神情。林宇枫静静地听护士说完,他又想到了另外的问题,林浩博会不会是别的医院转过来的病人,他真正的住址是哪里呢?能不能是其他城市的病人啊?林宇枫的心里暗暗一沉,脸上的神情也跟着微微一变。林宇枫看着护士,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们了!能告诉我,我是在哪被砸伤的吗?距离这医院很远吗?”他说完,脸上流露出一丝紧张的神情。护士想了一下说道,“听说并不太远,因为出事后没多久,你就被送过来了,应该是不远吧。但具体在哪,我就不太清楚了。这个问题,一会儿等你的家人来了,你问他们吧,他们更清楚一些。”她说完,很有些抱歉地冲着林宇枫笑了笑。林宇枫也感激地冲着护士笑了笑,能够从护士嘴里知道了这么多事情,他已经很满足了。现在,他已经基本上能肯定林浩博的家就住在这个城市,这就可以了。林宇枫这会儿是放心了,他知道自己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林宇枫心里想着,要尽快地找到时间去看望自己的父母。母亲还躺在医院里,他要替换下筋疲力尽的父亲,守在妈妈的身旁......第十一节待护士走后,林宇枫慢慢地坐了起来,他在脑海里仔细地考虑着该怎样离开医院而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的办法。林宇枫左思右想,却也没有想到合适的理由。林宇枫想得头都有些痛了,他轻轻地转动了一下头,他的的目光渐渐地停留在小柜子上的手包上。林宇枫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必须尽快解决,只要这个问题解决了,其它的事情也都好办一些了。林宇枫抬起手摸了摸头顶的纱布,脸上仍然是一副思考的的神情,只是神情缓和了许多,不再似刚才那般紧张中夹杂着一丝的无助。从他的样子看,他好像已经想到了什么主意,并且已经决定去做了。走廊里想起了脚步声,由远而近,正在向这边走来。林宇枫没有马上躺下,他还以为是刚才的那个护士因为忘记了什么事又回来了。林宇枫扭头看着病房的门,神色平静地等着来人开门进来。门开了,看到走进来的人,林宇枫不由得一愣,脸上的神情也跟着一变,进来的人是齐瑞嘉——林浩博的女朋友。林宇枫心里暗暗责怪自己大意了,怎么就没想到会是别人呢?林宇枫现在并不想见到齐瑞嘉,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他的心里便隐隐地有种感觉,自己借林浩博的肉身重返阳界这件事可以瞒过任何人,唯独瞒不过他的女朋友。林宇枫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的,自己对齐瑞嘉并不熟悉,可是为什么一见了她,心里便觉得不踏实了呢?而且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是越来越强烈,以至于让他都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林宇枫神情很有些复杂地看着齐瑞嘉,心里在想着将要说的话。齐瑞嘉倒是深感意外,她本来以为林浩博还在睡觉,所以她是轻轻地推开房门的。当她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林宇枫坐在床上,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惊喜的神色,她快步走到林宇枫的病床前,很是欣喜地说道,“浩博,你醒了。你怎么坐起来了呢?这样行吗?浩博,看到你恢复的这么好,我太高兴了,太好了!”她说着说着,眼眶里竟溢满了泪水,看来她是太高兴了,竟然喜极而泣。林宇枫冲着齐瑞嘉勉强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替她难过,“林浩博已经死了,坐在你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和你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他有着自己所爱的女孩,只是这一切,你不知道罢了。”林宇枫在这时又想起了单佳娜,悲哀袭上了他的心头,他只觉得心痛如裂,伤心不止,“我也已经是个灵魂了,我的命运何尝不是和林浩博一样的呢?”林宇枫的脸上挂满了悲哀的神情。齐瑞嘉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林浩博了,她还以为林浩博是因为受伤的事难过的,她连忙安慰着林宇枫,说道,“浩博,你不要难过了,现在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浩博,你别再去想这件痛苦的事情了,这会让你的头更痛的。浩博,都已经过去了,想些开心的事吧。”林宇枫仍然没有说话,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单佳娜的影子,他不敢想象自己的死会给她造成多大的痛苦,更不敢去想单佳娜这些日子是怎么熬过去的。齐瑞嘉见林宇枫仍不说话,她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连声问道,“浩博,浩博,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呢?浩博,和我说话啊。”她的语气里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听到齐瑞嘉的呼唤,林宇枫连忙收起了自己的悲伤,看着齐瑞嘉说道,“齐瑞嘉,我没事,我只是在想这种事为什么让我碰上了呢?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林宇枫一门心思在想着单佳娜,一时没想到该和齐瑞嘉说什么,于是信口这样说道。齐瑞嘉看着林宇枫,真诚地说道,“浩博,不管以后会怎样,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齐瑞嘉的话让林宇枫心里的疑问更大了,他对林浩博和齐瑞嘉两个人的关系有些疑惑了。林宇枫弄不明白,林浩博生前和这个齐瑞嘉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从齐瑞嘉和林浩博父母的对话中,林宇枫看出齐瑞嘉还是很受林浩博父母的喜欢的,两位老人似乎已经认可了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林宇枫第一次看到齐瑞嘉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因为齐瑞嘉对林浩博的关心程度已远远地超过了普通恋人,再加上齐瑞嘉对林浩博的亲密举止,这让林宇枫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这个看法。假如后来没有看到林浩博手机里的内容,林宇枫也会一直这样认为的。可是,林浩博手机里的内容却让林宇枫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林浩博和齐瑞嘉的关系似乎很微妙,执着的也许只是齐瑞嘉一个人;林浩博却似另有隐情,那个叫汤雪莉的女孩似乎和林浩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只是那个叫汤雪莉的女孩似乎并不知道林浩博出了意外,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因为最近几天她给林浩博发来的短信都是一个内容,“博,你在哪?为什么不给我回话?我在等你!!!爱你的雪莉。”这也是让林宇枫感到奇怪的地方,汤雪莉究竟是什么人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汤雪莉并不是林浩博的同事,林浩博出事住进了医院这件事,当天就会被同事们知道的。可是汤雪莉并不知道,可见她和林浩博是不在一个单位工作的。林宇枫不知道林浩博对待齐瑞嘉的态度是怎样的,他俩的关系又进展到何种程度,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个谜。林宇枫在脑海里思考着,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齐瑞嘉才不会引起她的怀疑。他脑子里想着这件事,半天没有说话。齐瑞嘉见林宇枫又不说话了,她的心里更加紧张起来,担心地问道,“浩博,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浩博,你别这样,我心里好害怕。”林宇枫抬头看着齐瑞嘉,见她一脸担忧的神情,心里多少有些不安,他想了一下,说道,“齐瑞嘉,我很好,你不用担心。你怎么会来这么早呢?”齐瑞嘉神情幽怨地看着林宇枫,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忧愁,说道,“浩博,不要这样称呼我好吗?这让我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外人,我心里好难过。浩博,你以前不是这样称呼我的,为什么要改变呢?我不是埋怨你,只是我真得不想听到你这样地叫我。浩博,还向从前一样,叫我瑞嘉好吗?”林宇枫心里一动,说道,“瑞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是觉得这样称呼你,可以表示我对你的谢意和尊重。你不喜欢,我会改过来的。”齐瑞嘉破涕为笑,连连地点着头,说道,“浩博,我要谢谢你!因为你坚强地挺了过来,谢谢!浩博,一定要尽快地好起来,一定会的。”林宇枫微微地笑了一下,说道,“瑞嘉,谢谢你!我昏迷的这几天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你一定很辛苦吧,谢谢。”齐瑞嘉摇了摇头,一脸真诚地说道,“浩博,我没什么,只要你能恢复健康,再苦再累我都心甘情愿。”林宇枫从齐瑞嘉的神情上看出她说的是真心话,心里也有了一丝的感动,他说道,“瑞嘉,谢谢!我真得很想对你说这句话。”林宇枫说完这句话,稍一停顿,随后又加了一句,“瑞嘉,不管将来如何,我都想对你说出这句话。”他的话里隐含着另外的一层意思,而这层意思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齐瑞嘉是听不出林宇枫话里的意思的,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听这句话,“浩博,不要去担心将来,无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的。”林宇枫又一次无语了,面对齐瑞嘉的真情,他却是无话可说的,也许沉默是最好的办法。林宇枫的脸上现出倦意,他冲着齐瑞嘉抱歉地笑了一下,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齐瑞嘉见状连忙柔声地说道,“浩博,你累了,那就睡一会儿吧。我会守在你身边的。”林宇枫没有说话,但是脸上闪过一丝的微笑,算是回答了齐瑞嘉的话。病房里安静了下来,表面似乎在睡觉的林宇枫却在默默地想着心事,他想了许多许多。到后来,他竟真的睡着了……第十二节也许是真的有些累了,林宇枫这一觉儿睡得很沉。他似乎还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模模糊糊地好像在和一个人说话,林宇枫想看清那个人是谁,但是俩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一段的距离,林宇枫看到的只是那个人的身影。林宇枫隐隐地有种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虽说看不清他的脸,但从这个人的身形上看,似曾相识。他在脑海里仔细地回想着,但是他却没有想起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在不停地说着,脸上带着泪水,似乎是在请求着什么。至于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林宇枫听得也不是很清楚。林宇枫想听清楚一些,他努力地向这个人靠近着,可是这个人始终在躲闪。林宇枫靠近了一米,他却好像躲出去了两米,俩人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大。林宇枫心里有些着急,忍不住冲着这个人大声喊了起来,叫他站住别动,结果却把自己喊醒了。林宇枫醒来时才发现床前又多了一个人,那是林浩博的母亲王丽芸。看到王丽芸,林宇枫才忽然想起,梦中的那个人是林浩博!自己曾与他擦肩而过,难怪自己觉得似曾相识呢。林宇枫不由的一愣,仔细地回想着梦中的情景,但这时他对梦中的情景已经没有了印象。林宇枫暗暗地叹了口气,也说不清是因为林浩博而难过,还是为自己悲伤。他看着王丽芸,脸上的神情令人难以琢磨。王丽芸的神情看起来要比昨天好多了,虽说还有些难过,但却不再是忧心忡忡了。她一直坐在病床前静静地等着儿子醒来。林宇枫刚刚睁开眼睛,王丽芸便看到了。她连忙俯下身子,看着林宇枫的脸,轻声地问道,“浩博,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坐在王丽芸旁边的齐瑞嘉也是一脸紧张的神情望着林宇枫。林宇枫心里多少有些不安,想到刚才的梦,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躲闪,但随即他又冷静下来,目光迎着王丽芸的注视,声音虚弱地说道,“妈,您来了。我很好,您别担心了。”这时候的林宇枫猜想林浩博很有可能是拜托他照顾自己的母亲,林宇枫在心里说道,“林浩博,即使你不请求我,我也会替你尽孝的,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我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你我的父母幸福。”王丽芸见林宇枫很是虚弱的样子,她伸手去摸了摸林宇枫的额头,嘴里说道,“浩博,头很疼吗?要不要叫医生来?”林浩博答道,“妈,不用了,现在好多了。您来很久了吗?”王丽芸点点头,说道,“妈妈来了有一会儿了,见你在睡觉,妈妈一直在等你。浩博,你爸去你家了,给你取些日常的生活用品。你看你有没有什么要让你爸带来的东西,妈妈给你爸打个电话,叫他一起拿来。”林宇枫一听,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他略一迟疑,对王丽芸说道,“妈,叫我爸给我带套衣服来吧,过两天出院的时候要穿的。妈,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了?”林宇枫最想知道的是这件事,他在心里想着要尽早的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他一天也等不下去了。王丽芸愣了一下,脸上现出惊诧的神情,说道,“浩博,你伤得这么厉害怎么能出院呢?你还需要住院观察,怎么想到要出院了呢?”齐瑞嘉也在一旁说道,“浩博,你刚刚恢复意识,身体很虚弱,怎么可以出院呢?浩博,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和伯母,我们替你去办去。”林宇枫也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了,自己刚刚恢复意识,医生们还没有给自己会诊,在这种情况下便想着要出院,让谁听了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林宇枫想了一下,对王丽芸说道,“妈,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现在就出院。我想知道医生是怎么说的,我的伤很严重吗?”王丽芸点点头说道,“孩子,你不要担心,你的伤不是很严重,但是伤在头部,就不得不小心一些了。医生说要观察一段时间,以防有什么突发的情况。浩博,我们还是听从医生的建议吧,该出院的时候,医生会通知我们的。”林宇枫微微地点点头说道,“妈,我受伤住院连累着你们担惊受怕的不说,还要一趟趟地往医院跑,我心里过意不去。妈,让你们受累了。”王丽芸心痛地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跟妈妈不要说这客气话,这些都是妈妈该做的。只要你能尽快地好起来,妈妈累点没什么。”林宇枫心生感动,他真诚地说道,“妈,谢谢您!我知道了,我会听从医生的安排好好养伤的,您不要替我担心了。”王丽芸宽慰地笑了一下,说道,“浩博,这就对了。你安心地住院治病,妈妈才会放心的。而且,这里的医生医术高超,我们还是相信他们吧。”林宇枫也点了点头,他把头转向了齐瑞嘉,这才发现齐瑞嘉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她的眼睛虽说在看着自己,但脸上的神情却像是在思考。林宇枫的目光不由得停在了齐瑞嘉的脸上,好像要看透她在想什么。齐瑞嘉很快地就察觉到了来自林宇枫的目光,她连忙冲着林宇枫笑了笑,说道,“浩博,你还没有吃早饭呢,我去给你买些粥来吧。”王丽芸说道,“孩子,亏着你提醒了,我到把这事给忘了。浩博,你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吧,你想吃点什么吗?”林宇枫看着齐瑞嘉说道,“瑞嘉,你帮我买碗粥吧,我好像真有些饿了。”齐瑞嘉说道,“浩博,我这就去,我很快就回来。”齐瑞嘉说完站起身便要向外走。林宇枫像是在提醒她,说道,“瑞嘉,你有零钱吗?我那包里有零钱。”齐瑞嘉说道,“我兜里有 ,浩博,我很快就回来。”她说完话,便走出了病房。待齐瑞嘉走出病房,林宇枫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王丽芸说道,“妈,我的手包在这呢,可是里面的钱却没有了。妈,您带钱来了吗?借我一些,我出院后还您。手里没有钱,想买什么也不方便。”林宇枫说完这话,心里有一种愧疚感,他在心里说道,“伯母,这钱权当是您借我的,将来我一定会还您的。”王丽芸连忙打开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拿出钱包,抽出一沓钱来,一边递给林宇枫,一边说道,“儿子,这些钱你先拿着,想吃什么,尽管买,用完了,妈妈再给你。浩博,花妈妈的钱是天经地义的,说什么还不还的。”林宇枫接过了钱,心里满怀感激,他说道,“妈,我一定会还您的。妈,谢谢您!”王丽芸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儿子,怎么跟妈妈变得这么客气起来了。妈妈的钱就是你的钱,只要你把身体养好了,花多少钱妈妈都不会心痛的。浩博,不要想得太多,安心地养病吧。”林宇枫感激地点点头,他的心里装了太多的感激,望向王丽芸的双眼也多了一些亲近……第十三节林杰民是和齐瑞嘉一起走进病房的。俩人是在医院的门前遇到的。林杰民最先看到齐瑞嘉的,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便看到齐瑞嘉正向医院里走去,只是齐瑞嘉走得很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林杰民起先并没有在意,他从车上拿下一个整理袋,随后锁好了车门。林杰民也走向了医院里。看着走在前面似乎有心事的齐瑞嘉,林杰民忽然想到了儿子林浩博,他的心里不由得一紧,连忙紧走了几步来到了齐瑞嘉的旁边,说道,“瑞嘉,你什么时候来的?见到浩博了吗?浩博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的神情很有些担忧,语气里流露出内心的紧张。正在想着心事的齐瑞嘉听到有人说话,连忙转头看着旁边,见是林杰民,赶忙答道,“伯父,您来了。我来半天了,浩博有些饿了,我来给他买碗粥。”她从林杰民的神情上看出他在担忧林浩博,于是马上说道,“伯父,浩博很好,正在和伯母说话呢,您不要担心了。”林杰民这才放心了,说道,“这就好,这我就放心了。”齐瑞嘉说道,“伯父,我们回病房吧,浩博还在等着我们呢。”林杰民点了点头说道,“走吧,瑞嘉,我也惦记着浩博的病情呢。昨天和医生谈过后,医生说浩博可能是伤到了大脑,选择性地失去了部分记忆,具体的情况还要等今天医生们会诊后才能知道。瑞嘉,如果浩博真的暂时性地失去了某些记忆,还需要你来帮他恢复记忆,到时候可就要麻烦你了。”齐瑞嘉点了点头说道,“伯父,您放心吧,我会陪在浩博身边的。伯父,昨天医生还和您说什么了吗?”林杰民说道,“其他的倒没说什么,医生只是说要我们家属也要随时注意浩博的病情,以防突发事件的发生。浩博伤得不轻,他能再次醒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我们每个人千万不能大意了,时刻注意浩博的身体变化。”齐瑞嘉点头答应着,“伯父,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林杰民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说道,“瑞嘉,浩博就拜托给你了,有你照顾浩博,我和你伯母都很放心。只是辛苦你了!”齐瑞嘉连忙说道,“伯父,您别这么说,照顾浩博是我应该做的,我并不觉得辛苦。伯父,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浩博的。”林杰民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许的神情。两个人这时候已经来到了病房门前,林杰民轻轻地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林杰民只看到了林浩博静静地躺在床上,王丽芸却不在病房内。林杰民把探寻的目光转向了跟在他身后走进病房的齐瑞嘉,说道,“瑞嘉,你伯母并没在这里,她去哪了呢?”齐瑞嘉也是一脸的疑惑,她向床前看了看,说道,“伯母的包还在这呢,可能是刚出去吧。浩博应该知道伯母去哪了?”林杰民小声地说道,“瑞嘉,不要去惊动浩博,让他睡吧。我们等一会吧。”齐瑞嘉点点头,没再说话。她脚步很轻地走到病床前,把买来的粥放到小柜上,扭头看着林宇枫。林宇枫并没有睡着,俩人一进门他便知道了。他没有立即睁开眼睛,直到听出是林杰民的声音时,他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正看到齐瑞嘉在床前瞅着他。林宇枫虽说有些意外,但还是冲着齐瑞嘉笑了笑,把头转向了林杰民。林杰民一看儿子醒了,连忙走到了床前,放下手里的整理袋,俯身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林宇枫的心里再一次涌上不安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难过。林宇枫看着林杰民,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爸,您来了,我很好,您别担心了。”林杰民点点头说道,“浩博,看你的气色还不错,爸爸真的很高兴。儿子,医生说你创造了医学上的一个奇迹,你是好样的!浩博,从现在开始,你什么也不要去想,只管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等你伤好出院后再说。”林宇枫感激地冲着林杰民笑了一下,真诚地说道,“爸,谢谢你!连累你们受累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好了之后会报答你们的。”他说的是心里话,他要代替林浩博去尽一个儿子的义务。林杰民说道,“儿子,你说的是什么话,怎么能说连累呢?爸爸和妈妈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只要你能健健康康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了。”林宇枫心里很是感动,他没再说客气话,他知道任何华丽的客气话在这样伟大的父爱、母爱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他要用实际行动回报林浩博的父母。林杰民见林宇枫没再说话,他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齐瑞嘉,对林宇枫说道,“浩博,你不是饿了吗?瑞嘉给你买来粥了,浩博,你吃一些吧。”林宇枫说道,“爸,先放那吧,刚才医生来过了,说一会儿要做一些检查,先不要吃饭。妈妈去医生办公室了,医生说有事要和妈妈商量。”林杰民一听连忙说道,“浩博,那我过去看看。瑞嘉,你在这陪浩博一会儿吧,伯父去找你伯母,听听医生有什么事。”齐瑞嘉点头答应着,“伯父,你去吧,这里有我照顾浩博。”林杰民点了点头,对林宇枫说道,“浩博,我去医生那里看看。瑞嘉,浩博就麻烦你了。”他说完,便转身走出了病房。齐瑞嘉静静地看着林宇枫,憔悴的脸上挂满了心痛的神情。好一会儿,她才轻声地说道,“浩博,你的脸上还有些淤血,我帮你擦干净好吗?”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那么的亲切,看不出一丝的忸怩之态。林宇枫被齐瑞嘉看得心“砰砰”乱跳,他望向齐瑞嘉的眼神也不是那么的坦然。听到齐瑞嘉的话,林宇枫的心里更是多了一丝的慌乱。他本想拒绝的,但看到齐瑞嘉一脸关切的神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林宇枫知道,齐瑞嘉的话在情理之中,如果自己硬是拒绝,肯定会引起她的怀疑。想到这,林宇枫说道,“瑞嘉,先不要管它了,我的头还有些痛,一会儿再说吧。”齐瑞嘉脸上闪过一丝的疑虑,她看着林宇枫说道,“浩博,我会很轻的,不会弄疼你的,你放心吧。”林宇枫没敢再拒绝,轻轻地点了点头,慢慢地把眼睛闭上了。齐瑞嘉拿起毛巾在水盆里沾上水,开始轻轻地在林宇枫的脸上擦拭着,她的动作很轻,很柔,如同在给一个刚满月的婴儿擦脸一样。表面平静的林宇枫,心里却难以平静,他想到了单佳娜。单佳娜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林宇枫却不知道,齐瑞嘉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久久地凝视着他,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的疑惑。林宇枫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他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正碰到了齐瑞嘉那双流露着疑惑的眼睛…...第十四节林宇枫虽说已经感觉到了齐瑞嘉在注视着他,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看到齐瑞嘉真的在盯着他看的时候,他还是愣住了。林宇枫呆呆地看着齐瑞嘉那布满疑问(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