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2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2部分
遗魂记-第2部分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眼前一黑,只觉得似乎和什么人擦肩而过,但只是瞬间,他便没了知觉……第五节“浩博,浩博,你醒了,浩博,”林宇枫听到一个女人的呼唤声,他慢慢地睁开眼睛,顺着声音望过去,朦胧当中他看到一个满脸泪水的女孩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那女孩紧紧地拉着他的手。林宇枫并不认识这个女孩,他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没有做到。女孩抓的很紧,林宇枫的手被她牢牢地握在了手心里。林宇枫的头还在痛,他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任凭女孩拉着他的手。看到他睁开眼睛,在片刻的惊喜之后,那女孩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扭头冲着门外喊了起来,“医生,医生,你们快来啊,浩博醒过来了,浩博醒了。”她的话音刚落,走廊里便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很快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他们迅速地围拢到林宇枫的周围,各司其职,开始给林宇枫做着各种检查。林宇枫看着在自己周围忙成一团的医生们,脸上现出了疑惑的神情。林宇枫刚要说话,一个医生低头看着林宇枫,问道,“林浩博,能看到我吗?你感觉怎么样?”林宇枫迷惑了,他看着医生茫然地说道,“医生,我不叫林浩博,我是林宇枫。我这是在哪呢?”他说完就要坐起来,但脑袋一阵剧痛,让他不由得“哎呀”叫了一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屋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惊讶地看着林宇枫,神情很是惊异。一个医生走到林宇枫的床前,他俯下身,伸手扒开林宇枫的眼皮,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说道,“林浩博,你觉得哪不舒服吗?告诉我好吗?”林宇枫有气无力地看着这个医生说道,“大夫,我头疼得好厉害,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在医院里呢?”他说完又扭头向旁边看去。刚才那个女孩连忙趴到林宇枫的近前,脸上仍然带着泪花,“浩博,你总算醒过来了,太好了,这太好了!”女孩子说着竟又哭了起来。林宇枫一脸的疑惑,他愣愣地看着这个紧紧拉着自己手的女孩子,迟疑着问道,“对不起,我好像不认识你啊。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女孩子呆住了,她看着林宇枫紧张地说道,“浩博,我是瑞嘉啊。浩博,你不要吓我,你这是怎么了?浩博,我是你的齐瑞嘉啊,你怎么会不认识我了呢?”女孩说完,竟呜咽起来,眼眶里更是噙满了泪水。林宇枫在脑海里努力地回想着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子呢,他想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一点印象,自己根本就不曾见过这个女孩,一定是这个女孩认错人了。想到这,林宇枫把头转向了别处,想看看有没有自己熟悉的人在跟前。林宇枫忍着疼痛把房间里的人挨个地瞅了一遍,他发现满屋子的人竟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他的心里更加困惑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同样感到困惑的还有站在林宇枫身边的医生们,他们脸上的神情更是惊异。尤其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医生,林宇枫的话让他吃惊不小,他盯着林宇枫观察了好一会儿,他又问了一遍,“林浩博,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吕庆海。你知道自己刚才在说什么吗?我们正在给你做检查,能重新说一下你的名字吗?”他以为眼前的病人刚刚醒来,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刚才的话不过是一种无意识的回答罢了。林宇枫看着这个自称吕庆海的医生,脸上现出一丝不满的神情,他说道,“我知道,我叫林宇枫。大夫,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在医院里呢?”吕庆海一脸疑惑的神情,他扭头对其他的医生说道,“一切都很正常啊,怎么会这样呢?真是让人费解。”其他的医生也围到了林宇枫的病床前,他们的眼睛观察着林宇枫,脸上的神情大同小异,谁也想不出原因。林宇枫感觉到了疲倦,他慢慢地闭上眼睛,不再去理会这些医生。过了好久,林宇枫听到一个人说道,“吕主任,会不会是由于外力的作用伤到了脑组织,暂时失去了记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林宇枫听了心里这个气啊,他恨恨地骂道,“白痴!不懂别装懂,误导他人。你他妈的才失去了记忆呢!我的脑袋比你都好使,我叫林宇枫,男,今年二十六岁。我女朋友叫单佳娜,二十二岁,在大酒店工作。我去酒店接佳娜,”想到这,林宇枫心里一动,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人一脸的惊愕,“可是我怎么会到了医院,而且还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林宇枫下意识地重又打量了一下病房内每一个人,试图找到一点答案。可是他还是失望地闭上了眼睛,因为满屋都是陌生的面孔。林宇枫忍着剧烈的头痛仔细地回想着,忽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黑衣人,那是冥界使者黑风。林宇枫惊愕地睁开眼睛,骤然间他想起了一切,去酒店接单佳娜,遭遇车祸,那路人,黑色本田,遇见黑风,再次回到阳间……林宇枫恍然大悟,他是借助别人的肉身回到世间的,这些人认识他,他却不认识这些人,难怪他的话让这些人吃惊呢。林宇枫再一次闭上眼睛,脑海里再一次仔细地回想着自己的经历。病房内安静下来,林宇枫听到一个医生说道,“病人现在很虚弱,他需要安静,无关人员先到外面等候吧。”这话倒是很符合林宇枫的心意,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安静地呆一会儿,他要好好地理理头绪,他现在可不想和任何人说话。林宇枫感觉到有个人的脸贴近了他的脸,他的手也随之被轻轻地握住了,那个女孩子,不,应该是林浩博的女朋友齐瑞嘉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浩博,你好好地休息吧,我一会儿再来看你。”林宇枫没有睁开眼睛,他要思考的事太多,而且他对林浩博的事情一无所知,他要尽快地了解林浩博,这是最主要的。林宇枫听到齐瑞嘉离开的脚步声,当轻轻地响起关门声时,林宇枫才慢慢地睁开眼睛,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脑海里想象着林浩博的样子。一时之间,林宇枫竟迫切地想知道林浩博究竟长得什么模样,他环顾了一下病房内,并没有找到镜子,他有些失望了,扭头向窗外看去。当他的眼睛看到玻璃时,立即有了主意,他强忍着疼痛坐了起来,向玻璃望去。玻璃上出现了一个长相年轻的帅气的脸,林宇枫暂时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他对着玻璃端详了一会儿,竟自言自语地说道,“还行,这张脸和我一样俊美,也是帅哥一个!”他直起身来望向了窗外,一眼看到了悬挂在空中皎洁的月亮,他隐隐约约地看到冥界使者黑风似乎就站在月亮的影子里,林宇枫的心情随即暗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世界,用不了多久,他便要跟随黑风返回冥界了,那时,他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个世界来了。林宇枫呆坐在病床上,脸上充满了痛苦,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还有他深爱着的单佳娜,不知不觉中他的眼泪流了下来。林宇枫想到,这个时候他的父母应该已经接到了他车祸死亡的噩耗,他不敢想象此时父母那痛不欲生的样子,还有单佳娜泪水涟涟的模样。林宇枫忍不住低声哭泣了,声音凄凄惨惨,令人心碎。病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林宇枫觉得那说话的声音有些耳熟,林宇枫连忙擦去脸上的泪花,很快地躺到了病床上。第六节病房的门轻轻地打开了,蹑手蹑脚走进来的是齐瑞嘉,她的身后跟着一对中年夫妇。他们脚步轻轻地向林宇枫的病床前走过来,似乎怕吓着病床上的人。林宇枫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他们,但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他知道自己只能从他们的对话中认识每个人,理清这些人和自己的关系。林宇枫的手被轻轻地拿了起来,一双暖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这让他想起了妈妈的手。耳边响起一个慈爱的声音,“浩博啊,我是妈妈,你还在睡吗?妈妈来看你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好吗?浩博,我的儿子,你把妈妈吓坏了,你醒醒好吗?浩博,浩博。”那中年妇女连声呼唤着,声音里夹带着深深的焦虑。“丽芸,你冷静一些,孩子会好起来的,医生不是也说了嘛,孩子现在还很虚弱,我们再耐心地等一会儿吧,浩博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别担心了,我们出去吧。儿子,我是爸爸,你安心地睡一会儿吧,不用害怕,我们会在门口守着你。”男人的声音有些哽咽,听得出来他在竭力地控制着自己。“杰民,我们该怎么办啊?我真得好害怕啊。”王丽芸小声地哭了起来。林宇枫想到了自己的妈妈,他流泪了,泪水顺着眼角落下。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这对中年夫妇,神情很是复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浩博,你醒了,妈妈就知道你会醒来的,你一直是个孝顺的孩子,不会让妈妈担心的。我的儿子啊,”王丽芸说着就哭了起来,她紧紧地抱着林宇枫,生怕她一松手林宇枫便会消失了一样。中年男子,也就是林杰民,他也很快地趴到了林宇枫的脸上,高兴地流出了眼泪,“儿子,你可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他的声音哽咽起来。林宇枫无言地看着他们,心里却在想着该如何称呼他们。林宇枫想满脑子都是自己父母的影子,这时候他们也身陷痛苦之中,为了他们唯一的爱子死于车祸。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母亲悲痛欲绝的样子,他的父亲则呆坐在一边默默地垂泪。林宇枫伤心不止,想到父母望眼欲穿盼儿归的样子,泪水又一次顺着眼角流下。王丽芸不知道林宇枫心里想的是他自己的父母,还以为林宇枫是看到她难过才流泪的,她连忙替林宇枫擦去眼泪,连声安慰着林宇枫,“浩博,妈妈是高兴的,你不要难过,妈妈是看见你醒了高兴的。浩博,你说话啊,告诉妈妈,你现在怎么样啊?哪里感觉疼吗?浩博,快和妈妈说话啊。”林宇枫看着王丽芸,心里却在替她难过,他们的儿子林浩博早已经死去,现在躺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和他们根本不相干的人,一个别人的儿子。林宇枫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既然他使用了林浩博的肉身,那么就暂且代替林浩博来安慰他们的父母吧,虽说不知道时间会有多久,但只要他在这个世上一天,他就要让林浩博的父母开心幸福一天,直到他离开。想到这,林宇枫张嘴说话了,“妈,我很好,你别担心了。”林宇枫被自己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那声音太陌生了,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声音。王丽芸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她连声说道,“浩博,妈妈没难过,妈妈没难过。”说着话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林杰民赶忙对林宇枫说道,“浩博,你妈妈是高兴的。孩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快告诉爸爸。”林宇枫看着一脸焦急神色的林杰民,轻轻地摇了一下头,小声地说道,“爸,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了,你们不要难过了。”林杰民连连点着头,他说道,“儿子,你好好养伤,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和你妈妈,我们都会给你买回来。儿子,你已经昏迷了五天了,饿坏了吧。现在想吃什么吗?快告诉爸爸,爸爸马上就给你买去。”林宇枫勉强笑了一下,对林杰民说道,“爸,我不想吃,您别忙了。”林杰民连忙点着头说道,“我知道了,儿子,你感觉还好吗?”林宇枫略一迟疑,慢慢地说道,“爸,我很好,只是我感觉脑子里很空,我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印象啊。爸,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林杰民赶紧说道,“儿子啊,别着急,慢慢都会想起来的,先把身体养好。”站在后面的齐瑞嘉连忙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林宇枫的面前,紧紧地抓着林宇枫的手说道,“浩博,你别担心,有我们陪着你呢。浩博,你可把我吓坏了。”齐瑞嘉说着竟呜呜地哭了起来,泪水顺着她红肿的双眼流了下来,滴落到林宇枫的手上。林宇枫从齐瑞嘉的神情上看出这几天她是在忍受着多大的煎熬,林宇枫黯然神伤,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单佳娜因他车祸而亡痛哭流涕的样子。林宇枫的鼻子酸酸的,他望向齐瑞嘉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温柔,“齐瑞嘉,你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齐瑞嘉一边擦着泪一边点着头,听话地止住了哭声。这时有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对围在林宇枫床前的几个人说道,“病人现在还很虚弱,需要安静,你们请回吧。”林杰民对林宇枫说道,“孩子,你好好休息吧,我和你妈先回去了,我们明天再来看你。”他又转头对王丽芸说道,“丽芸,让孩子休息吧,我们回去吧。”王丽芸站了起来,她一脸不舍地看着林宇枫说道,“儿子啊,好好地养病,妈妈明天一早就来看你。”她说完,又看了看齐瑞嘉说道,“孩子,我和你伯父先出去了,你也不要和浩博说太多的话,快些出来吧。”俩人走出了病房,他们的身后是护士。病房里只剩下了林宇枫和齐瑞嘉两个人,林宇枫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神情,他看着齐瑞嘉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盼着齐瑞嘉能够赶快离开这里。齐瑞嘉看着林宇枫轻声地说道,“浩博,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不好,身体也很弱。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会早早的来看你的。我走了。”齐瑞嘉说完俯下身子去亲吻林宇枫的脸。林宇枫下意识地把脸转向了一边,意在躲闪。他的举动让齐瑞嘉一愣,齐瑞嘉看着他神情变得有些愕然。林宇枫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他转过头来对齐瑞嘉说道,“对不起,齐瑞嘉,我现在感觉很累,你先请回吧。”齐瑞嘉愣了一会儿,她看着林宇枫,脸上现出难过的神情,但她并没有说什么。齐瑞嘉又默默地注视了林宇枫一会儿,她开口说道,“浩博,我走了,你休息吧。”林宇枫也觉得有些不安了,他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伤到了齐瑞嘉,为了减轻自己不安的心情,林宇枫对齐瑞嘉说道,“齐瑞嘉,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们明天见。”齐瑞嘉只觉得自己心里涌上一丝的委屈,她的鼻子一酸,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入眼眶,她的声音更是流露出深深的不舍,“浩博,我回去了,我们明天见吧。”她说完转身向外走去。在她转身的时候,泪水滴落了下来。林宇枫也看到了齐瑞嘉的眼泪,但他并没有再说话。林宇枫呆呆地望着屋顶,泪水簌簌而下,他模糊的双眼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单佳娜就站在他的眼前……第七节夜深人静,万般寂静,整个住院处变得静悄悄的,少有人走动。林宇枫慢慢地坐了起来,他环视了一周,目光最后停留在了他那双陌生的手上。林宇枫缓缓地抬起双手,放在眼前,他的眼睛久久地盯着这双本不是自己的双手,泪水慢慢地涌进了眼眶,嘴角噏动,神情异常痛苦。林宇枫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泪水簌簌而下。他那极力压抑着的哭声,在这寂静的病房里飘荡,更显凄惨悲凉。林宇枫的脑海里浮现出妈妈的影子,他似乎看到妈妈一次次哭得昏死过去,妈妈那凄惨的悲号声更是一声声地传过来,犹如一把把尖刀直刺林宇枫的心脏,痛得他浑身痉挛。林宇枫难以控制自己悲痛的心情,他的头埋在了手掌里,是呜呜痛哭。远处传来一声怪异的风声,尽管很轻微,但痛哭中的林宇枫还是听到了,他马上止住了哭声,侧耳倾听起来。风声消失了,夜幕下的一切依然照旧。林宇枫的心里却莫名地紧张起来,他对那风声似曾听到过。林宇枫在脑海里急速地回想着。猛然间,林宇枫愣了一下,他忽然想起来了,当初黑风为了惩罚他擅自离开,抬手挥向空中,就是伴随着这样一阵风声黑风的手上就多了一副铁链。林宇枫的神情不由得一紧,不明白在这半夜时分怎么会突然传来这样的风声。他连忙躺到了病床上,闭上双眼,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捕捉夜色下那怪异的风声。渐渐地,林宇枫感觉到那阵风已经到了近前,隐隐约约地还觉得有人站在他的床前。林宇枫更加心惊,他突然想到了黑风的话,在夜色下活动着的勾魂队。联想到刚才听到的那阵令人战栗的风声,林宇枫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林宇枫竭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慌,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的样子就好像是睡着了,呼吸听起来也很均匀,脸上的神情更是平静。林宇枫在心里暗暗地嘱咐着自己,给自己壮胆鼓气,“林宇枫,一定要镇静,一定!你还有许多事要做,你要去看父母,你要去见单佳娜,你还要找出杀害你的凶手。你要做的事太多,太多,所以,你不能跟他们会回去。不能,绝对不能!”林宇枫心里想着这些事,不让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去想站在跟前的鬼魂,这样他才不会感到恐惧。时间在慢慢地过去,林宇枫紧张的神经几近崩溃,全身的骨骼都已酸痛。林宇枫觉得自己快窒息而死了。就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声音,那声音又尖又厉,刺人魂魄,“毒蛙王,该不会是你记错了吧,这林浩博尚未归阴,你我又怎能捉他回去?”随后响起的另一个声音更加令林宇枫难以忍受,“人面螳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虽年岁已高,但尚未聋到连名字都听不清的地步。捕头传下话来,差我俩前来捕捉林浩博的魂魄,我是听得真真切切,不差丝毫。”人面螳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毒蛙王,捕头差遣下来,我等理当执行。只是现在看来,我俩恐难完成使命,此人未死,我等若是生生将他拽了去,恐犯冥界戒律。若空手而归,捕头责问下来,我等又要背个失职之罪,轻则杖责三百,重则滚油锅。这该如何是好?毒蛙王,你又有何良策?”毒蛙王的声音里也夹带着一丝的恐惧和焦虑,“人面螳螂,我这老胳膊老腿的,那经得住那种惩罚。杖责三百!一百就能要了我的老命。人面螳螂,事情有些蹊跷,我们又该如何是好啊?真真愁煞我也。”人面螳螂也是心生骇然,想到那煮沸的油锅,他是一脸的惊恐之色,“毒蛙王,新任捕头脾气暴戾,岂会轻易放过我等,看来是难逃此劫了。” 毒蛙王没有出声,他的面色凝重起来。病房内重又寂静下来。林宇枫微微地将眼睛睁开一点点缝儿,悄悄地观察着。他只看了一眼,唬得他立即又闭上了眼睛。就这一眼让林宇枫的心便狂跳不止。站在床前的这两个鬼魂都是面对着林宇枫的,只是他们都在沉思,并没有发现林宇枫的举动。林宇枫虽说只看到了他俩一眼,便被这俩个鬼魂的恐怖模样吓得胆颤心惊,这时候,林宇枫才明白两个鬼魂为何一个叫毒蛙王,一个叫人面螳螂了。毒蛙王是个身高不足一米的鬼魂,骨瘦如柴的身体泛着绿光,不如婴儿胳膊粗的脖子上顶着一个大大的脑袋。让林宇枫感到恐惧的是毒蛙王那大如斗的形似青蛙的脑袋,硕大的脑袋两侧笔直地向上立着两个三角形的小耳朵,一张大嘴占据了半张脸。剩下的那半张脸又被两只如同乒乓球般大小的眼睛占据了,鼻子被挤到了中间,仿佛就剩下两个孔了。人面螳螂更是形如螳螂般高高瘦瘦,足有两米高,那三角形的脑袋上长着一副人类的五官,一双眼睛不大却突出眼眶很高,似乎与鼻梁一般高,神情阴冷,透露着一股凶残。林宇枫只觉得周身一冷,他更加小心了,大气不敢出一口。这时候就听毒蛙王说道,“人面螳螂,事已至此,怕也无用,当务之急是想出应对之策。我倒有一个主意,不知你可否同意?”人面螳螂一听急急地说道,“毒蛙王,这都什么时辰了,焉能由得我等犹豫?什么主意,快快说来。”毒蛙王迟疑地说道,“人面螳螂,此计倒是能暂缓一时之急,至于能否长久地隐瞒下去,那就要看我等的运气了。”人面螳螂早已着急,“毒蛙王,只要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就好,至于以后,再慢慢斟酌吧。说吧,我等该如何是好?”毒蛙王四处瞅了瞅,确信周围无耳目后,凑近人面螳螂的近前,低声耳语道,“想那捕头初来咋到,事务繁忙,应该不会顾及到这等小事。我俩到那荒郊野外寻个孤魂野鬼回来,冒充林浩博,先应付过去。我也观察过,拉回去的魂魄直接扔到十三层地狱,接受奴役之苦,少有能上到十二层的魂魄,更何况是最上层的冥界了。捕头并不亲自过堂讯问,这倒给了我等机会。只要瞒过三载,那鬼魂便要转世投胎去了,我等便可高枕无忧了。”人面螳螂脸上现出沉思的神情,想了一会儿,像是拿定了主意,“毒蛙王,就这么定了!躲过一时是一时,也别无他法了。”毒蛙王说道,“螳螂妖,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万万不可外泄。一旦走漏风声,不要说飞升做神仙,恐怕连鬼都做不成了。那时,你我将魂飞魄散,遭受那粉身碎骨的磨难,永世不得超生。”人面螳螂说道,“毒蛙王,你我搭档几十载,对我还心存疑虑吗?况且你我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我岂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毒蛙王,我倒是对你有些担忧,你那嘴一沾到酒桶就是不醉不休,倒真叫我有些担心了。”人面螳螂的话刚说完,毒蛙王已有些羞恼,“人面螳螂,咱俩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一旦事发,谁也跑不掉。多说废话也无益,还是快快去找那孤魂野鬼吧,耽误了时辰,捕头问下来,你我恐难自圆其说。”人面螳螂听罢说道,“毒蛙王,这话不假。时间紧迫,我倒有个主意,你我分头行动,你奔南,我往西,一旦发现目标,再会合。毒蛙王,你意下如何?”毒蛙王点头说道,“此话正合我意,我去也。”话音刚落,毒蛙王已不见了踪影。人面螳螂稍一迟疑,旋即随风而去。第八节 林宇枫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他侧耳仔细地听了一会儿,直到确信这两个鬼魂已经走远了,林宇枫这才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林宇枫没敢马上坐起来,他的身体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双眼睛警惕地搜寻着病房内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天棚的四个角他都观察了一遍,生怕上面悬浮着某个鬼魂,冷不丁地伸出怪爪将他抓了去。 林宇枫静静地等了一会儿,忽然想到床下也是极易躲藏的去处,他强忍着头部的剧痛,探身向床下看去,床下空无一物。林宇枫这才放下心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身体又疲惫地躺到了床上。 林宇枫心有余悸地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脸上是恐慌的神情。那两个鬼魂的话更是令他心生恐惧,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林宇枫是悲从心来,忍不住黯然泪下。 林宇枫把头转向了窗外,望着夜空中那皎洁的月亮,想到明天的自己不知将魂归何处,林宇枫难以自制地低声哀号起来。 林宇枫再一次想到了父母,此时他迫切地想听到父母的声音,哪怕是短短的一句话也好啊。林宇枫在病床上寻找着自己的手机,但是他却没有找到,他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依附在林浩博的身体里,这里的一切,每一样东西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是在哪里。 林宇枫止住了悲痛,他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林宇枫了,从今以后,他就要以林浩博的身份活在这个世上,尽管不知道时间有多久,但还是应该对林浩博这个人有所了解。 林宇枫心里痛痛的,他转头向床边看着。林宇枫以为,林浩博已经在这个病房里躺了五天了,他的家人肯定会给他送来一些生活用品的,他想从这些日常用品中,看看能不能对林浩博这个人有所认识。 林宇枫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重又坐了起来,他的眼睛停留在病床前的小柜上。林宇枫伸手拉开了小柜的抽屉,发现里面有一个男士手包。林宇枫慢慢地拿起了手包看着,这是个品牌手包,时下正在流行。他不久前曾在商场看到过这个样式的手包,价格不菲,几乎是他两个月的工资。如果当时不是为了给单佳娜买定情戒指,他就买下了这个款式的手包了。 想到单佳娜,林宇枫的心又是一阵剧痛,嘴角也微微地颤抖着。本想在情人节给心爱的单佳娜一个惊喜,却不想惨遭横祸,从此变成了阴阳两界人。林宇枫不敢去想单佳娜在知道了他的死讯后该是怎样的悲痛欲绝,泪流成河。 林宇枫的泪水滴落到手包上,他的脑海里全是单佳娜的影子。 林宇枫的双眼变得模糊起来,他把头埋在了手包上,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这时的他更加痛恨那掠夺了他生命的路人,还有那幕后黑手,那个被称作李总的人。林宇枫的心里充满了仇恨,那愤怒的双眼似乎要喷出火。 林宇枫在脑海里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仔细地回想了一遍,他的神情变得坚定起来。他慢慢地抬起头来,望向窗外,一双眼睛很久才眨动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整个人如同一尊雕塑。 过了许久,林宇枫才转过头来,看了看手上的包,然后打开了。 手包里并没有太多的东西,除了一个手机,再就是一些证件和银行卡、健身卡。 林宇枫拿起驾驶证看了看,发现林浩博竟是和自己同龄,不过是生日比自己大几个月,自己是十月份的,而林浩博却是五月份的。 林宇枫拿起了手机看了看,见林浩博的手机是关机状态,他摁下了开机键,却出现了提示输入密码的字样。林宇枫想了一下,试着输入了林浩博的生日数字,让他想不到的是竟然开机了。 林宇枫没有想到林浩博会和自己一样用生日做密码,这倒帮了他的忙。林宇枫在手机上找到了电话薄,他先点开了“家庭”这一栏,发现里面记录着不下几十个的电话号码,有长辈的、有兄弟姐们的,唯独没有父母的。 林宇枫猜想,这个林浩博应该是把父母的电话号码记在脑子里了,所以在电话薄里找不到。自己的手机里也是没有父母的手机号码的,父母的手机号码已经被自己牢牢地记在大脑里了。 林宇枫看完这些亲属的电话号码后,他有选择性地挑了十几个他认为比较重要的号码记了下来,这些号码在林浩博的通话记录中有过记录,看来这些号码的主人似乎是和林浩博来往比较亲近比较频繁的一些人。 林宇枫在重要人士栏里看到了齐瑞嘉的名字,在这一栏里多数是女性的手机号码,这让林宇枫或多或少地觉得有些失望,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林浩博父母的电话,在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也将是自己的父母了。 林宇枫把林浩博的手机里的电话号码挨个看了一遍后,他又查看了一下短消息,他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一个名叫汤雪莉的女孩子发来的的短信最多,而且内容也很有些隐晦,言语之间透漏着一些的暧昧。 林宇枫不明白了,这个叫汤雪莉的女孩到底和林浩博是什么关系?汤雪莉又是什么人呢?从短信上看,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是很不寻常。“难道,”林宇枫自言自语地说道,“汤雪莉才是林浩博真正喜欢的女孩子吗?” 林宇枫心里充满了疑惑,看完这些短信后,林宇枫点开了同事一栏,这里的号码并不多,除了所长就是主任,还有几个只是标明了姓氏,连名字都没有写。但是既然能和这些人物的名字放在一起,想必也是不一般。 林宇枫倒对林浩博产生了兴趣,他想了半天,也没猜到这个林浩博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和这些头头脑脑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林宇枫把手机里的所有内容逐一看了一遍,用去了很长时间。手机的内容实在太多了,林宇枫看完后,把他认为相对重要的信息一一记在了脑子里。 林宇枫做完这些,便把手包重新放回了小柜上。林宇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见时间已是早上五点多。林宇枫在手机上摁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码,此时的他很想听到父母的声音,但他犹豫着没有拨过去,他知道,以往这个时间父母应该是起床了。可是,他现在不在了,父母又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因他的意外死亡而痛哭,彻夜不眠呢?如果这个时候父母才刚刚睡着,他的电话岂不是惊醒了父母。林宇枫又想到的是母亲的身体本来就不好,遭受这样的打击,承受不住她又怎么能受得了呢? 林宇枫犹豫再三,最终也没能抵住想听到母亲声音的迫切心情,他按下了拨号键。第九节耳旁传来电话铃声,但是直到铃声停止,电话却无人接。林宇枫的心不由得一沉,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难道是妈妈受不了打击,被送进了医院?”这个念头一过,林宇枫不由得全身一紧,他连忙又把电话拨了过去,这次仍然没有人接。种种猜测一起涌进了林宇枫的脑海里,一个比一个糟,个个令他心惊肉跳,他似乎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林宇枫的心里是焦虑万分,他没有迟疑,连忙拨打父亲的手机。电话响了没几声,便接通了,“爸,我妈呢?家里怎么没人接电话呢?”林宇枫急急地问道,“我妈怎么了?”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电话里传来一个有些诧异的声音,“你是谁啊?是不是挂错电话了?”林宇枫一下就听出了父亲林庆海的声音,尽管此时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有些嘶哑。但是,父亲的话却如同给了他当头一棒,瞬间把他打醒了。林宇枫这才想到自己一时情急,竟忘了自己现在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改变的不仅仅是外貌,还有声音。自己的声音已经改变了,父亲根本就不可能听出来他的声音的。林宇枫面部肌肉痉挛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揪成了一团,痛得他浑身颤抖。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悲伤,声音尽可能地保持着平静,他说道,“大叔,我是宇枫的朋友,我刚听说了宇枫的事,我也很难过。大叔,你和大婶还好吧?大婶没在家吗?”林宇枫说完这话,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惊恐地等着父亲的回答。“你是宇枫的朋友啊。唉,宇枫他,”林庆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悲痛地说不下去了,那拿着话筒的手也在颤抖着。林宇枫泪流满面,他的嘴角哆嗦,差一点就要失声痛哭了。他抓起病床边一条毛巾捂在了嘴上,无声地痛哭着。林庆海最先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他觉得不该这样怠慢了儿子的朋友,他对着话筒说道,“孩子,你还在吗?”林庆海试探着问道,他以为自己半天没说话,对方有可能已经挂了电话了。“大叔,我在。”林宇枫擦去脸上的泪水,急忙回答道。林庆海这才放宽了心,说道,“孩子,你别挑理儿。宇枫不在了,我和你婶都变的木木呆呆的了,这脑袋也都不好使了,忘这忘那的。正说着话呢,一提到宇枫,就啥都忘了。孩子,你别见怪,叔不是不搭理你,你不要生气啊。”林宇枫的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他没有去擦,哆嗦着嘴唇说道,“大叔,我没生气。我理解你的心情,大叔,事已至此,您老也要保重身体啊。”林庆海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保重身体又有什么用啊?这老天也不长眼睛啊,为什么不叫我去呢?我去了把宇枫换回来也行啊。宇枫,我的儿子啊——”他说到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是老泪纵横。林宇枫也不再压抑自己,跟着一起放声痛哭。过了许久,林宇枫忽然想到了母亲,他连忙止住了哭声,带着颤音问道,“大叔,大婶还好吗?她好像没在家啊?”林庆海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声音哽咽着说道,“你大婶住院了。她的身体本来就病病怏怏的,宇枫一出事,你大婶就垮了,已经在医院躺了半个月了。你大婶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这个家就真的散了,我也跟着他娘俩去了。”林宇枫只听得肝胆俱裂,悲愤交加,他没有想到自己离世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这么长的时间父母是怎么熬过起来的啊!林宇枫双手抱头痛哭着。如果他现在不是坐在病床上,他真的会用脑袋去撞墙了,以此减轻自己内心巨大的悲痛。林庆海听到电话(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