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记-第1部分_遗魂记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遗魂记-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遗魂记-第1部分
遗魂记-第1部分《遗魂记》第一节 镜子里现出一张年轻帅气的脸,空气里夹杂着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林宇枫一边对着镜子整理着发型,一边摆动着身体,他的嘴里吹着欢快的曲子,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好极了,一脸的明媚阳光。 看着镜子里英俊潇洒的模样,林宇枫的神情不无得意扬扬,“太帅了,这张脸不迷倒一片才怪呢。”他越看越兴奋,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响指,身体跟着摇摆起来。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自己苦追三年的单佳娜,林宇枫更是心花怒放,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单佳娜那明眸皓齿的模样,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林宇枫回头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首饰盒,那里装着他精心挑选的钻戒,他准备送给单佳娜的求婚信物,他要在今天向她求婚,情人节,多有意义的日子啊!今生今世的情人节他都要和单佳娜一起度过。 这时候的林宇枫可谓满面春风,心情荡漾啊!什么叫“人逢喜事精神爽”,林宇枫可是深有感受啊,他可真想放声高呼,“生活多美好!爱情更美妙!老天你对我太好了,我万分感谢你啊!生活万岁!林宇枫万岁!我的单佳娜万岁!”林宇枫欢快地跳了起来,双手做出了胜利的姿势。 林宇枫收拾停当,再一次看了看镜子中西装笔挺,仪表堂堂的自己,又一次打了一个响指,愉快地说道,“OK,哪来的帅哥啊,真是天下难寻啊,太帅了!帅哥,出发!”他兴冲冲地走出了家门,来到了大街上。 夜幕下的城市少了阳光下的喧哗,却多了一份妖娆。霓灯闪烁,万家灯火,将城市的别样繁华尽显无疑。大街小巷到处是手拿鲜花成双结对的年轻人,他们那洋溢着幸福的笑脸,给这座美丽的城市更增添了欢快的气氛。 林宇枫没有迟疑,直奔花店。 林宇枫从鲜花店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红玫瑰。那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令人心情荡漾,浮想翩翩。林宇枫盼望着自己的爱情也能像这红玫瑰的花语那样,真实、热烈的爱情直到永远,地久天长。 林宇枫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红玫瑰的芳香更让他心潮澎湃,他真想马上飞到单佳娜的身边,把自己的快乐告诉给她。林宇枫的耳畔响起了单佳娜那娇滴滴令人难以抗拒的声音,他的心跳不由得加快,只觉的周身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见到单佳娜,一起分享这份甜蜜。 林宇枫加快了脚步向单佳娜工作的酒店走去。 已经能够远远地看到单佳娜工作的酒店了,遥望着酒店大厦,林宇枫的眼前再一次出现了一脸娇笑的单佳娜的样子,他的心情更加激动了,这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那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林宇枫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红灯亮了,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站在斑马线上的林宇枫似乎看到了娇艳的红玫瑰花束中出现了单佳娜含情脉脉的笑脸,那甜蜜的笑脸让林宇枫的心一阵悸动,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鼻子贴在了鲜花上,忘我地嗅了一下,深深地陶醉在幸福之中。 沉醉在美丽幻想中的林宇枫没有想到,一场劫难正向他袭来。 由远而近,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风驰电掣般地向林宇枫冲过来,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清发生了什么事,飞驰而过的奔驰车转眼间将他撞向了空中。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令人瞠目结舌,附近的人犹如遭雷击一般,呆傻而立。 林宇枫眼前一黑,眨眼的功夫,他已经站在了空中。 站在空中的林宇枫眼瞅着自己的身体像一块石头那样坠落到地面上,鲜血四溅。他惊愕地看着地面上血肉模糊的自己,恐惧地长大了嘴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林宇枫同样看到了将自己撞得惨不忍睹的那辆奔驰车好似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眨眼之间钻到了一辆大车的车厢底下,只露出了一个尾部。伴随着一声巨响,那辆大车很快地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几个人,他们来到了车后。但仅几秒的时间,他们全都拼命地跑开了,他们的身后响起了爆炸声,随即燃起了大火。 火光中,林宇枫看到一个身影向西飘去,速度很快,全无牵挂一般。林宇枫马上想到了那是奔驰车的司机。 林宇枫并没有跟着他走,他好像觉得自己的心还在痛,提醒他不能离开。 尽管离那熊熊的烈火很近,但林宇枫并没有感觉到炙烤。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地面,在那冰凉的马路上,他的肉身无声无息地躺在那。 林宇枫知道自己在哭,可是他却不曾看到自己有泪流下来。这时候,林宇枫才明白自己已经死了,他不过是一个灵魂罢了。 地面上的人越聚越多,很快就有消防车,警车开过来了。 大火很快地被扑灭了,事故现场的惨象令人触目惊心。 警察们忙碌起来,有个警察正在向一个路人打听着什么。 林宇枫看了看那个路人,发现他是刚才和自己一起站在斑马线上等绿灯的那个人。林宇枫对他很有印象,从花店出来后,他曾向自己打听过花束的价格,俩人一起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直到站在斑马线上。 林宇枫很奇怪,同样是站在斑马线上的人,他为什么没事,自己却被撞得这般凄惨。而当时俩个人站得很近啊,几乎就是并肩而立的,车撞过来的时候,他为什么一声不吭,竟不提醒自己一下。林宇枫想不明白自己比那路人要年轻要敏捷,自己却被撞身亡,他又是如何躲过这一劫的。 太多的疑问,林宇枫心生疑惑。林宇枫很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要不他即使死了,也心有不甘。林宇枫抬手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手上并没有感觉到有泪水,但林宇枫知道自己确实在哭,只不过他不会再有泪水了。 林宇枫想要下去看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会要了自己的命。林宇枫刚想到这,他已经飘到了警察的身后。林宇枫对此并没有感到奇怪,他看着那路人,仔细听着他说的话。 那路人对警察说道,“太惨了!那么帅的一个小伙子转眼就被撞得血肉横飞,鲜血淋漓的,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瞧,就是那束花,小伙子低头闻花的时候被撞飞的。看样子小伙子是要去酒店见自己的女朋友的,可怜呢,女朋友没见上,倒先去见了阎王,真是飞来横祸啊。” 林宇枫顺着那路人的手指看过去,就见他刚才捧在手里的那束红玫瑰此时散落一地,破碎的花瓣随风而动,犹如那斑斑血迹在移动,它们和自己肉体周围的鲜血一样触目惊心,令人惊悚。 林宇枫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流泪了,他悲痛到了极点,望着那具一动不动的尸身,他慢慢地走了过去,蹲了下来,轻轻地抚摸着自己那几乎没有了体温的肉体,抑制不住地啜泣起来,那抽动的双肩,显示出他巨大的悲伤。 警察和那路人一起走了过来,警察蹲了下来,查看着尸体。他的一句话让林宇枫立即止住了哭声,“你是说他要去酒店见自己的女朋友,知道是哪家酒店吗?要尽快通知他的家人才行啊。”警察看着那路人说道。 那路人连忙说道,“这就不清楚了,我和他并不认识。”他的神色微微一变,一丝慌乱一闪而过。警察并没有注意到路人的神情有些不对,他把头低下去接着查看现场的情况了,脸上透露出惋惜的神情。 一直盯着路人看的林宇枫却看到了路人脸上的变化,路人的话让他心生疑惑,他马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路人的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那路人并不知晓这些,他左右看了看,在确信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情况下,悄悄地退到了人群的后面,脸上现出如释重负般的神情。 这时,120救护车赶到了,他们检查了一下,很遗憾地对现场的警察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个年轻人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他,已经死了。 有人过来,把尸体抬到担架上,救护车一路鸣叫着,很快地消失在马路的尽头了。 直到看不见救护车的影子了,林宇枫才收回目光,他没有跟着自己的肉体走,他对路人的话产生了怀疑。林宇枫清楚地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这个路人自己要到酒店去见女朋友,他不过是一个顺道的路人,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情的呢? 林宇枫寻找着那路人,他发现那路人已经离开了人群,他的脸上现出焦虑的神情,左顾右盼,好像在等着什么人。 林宇枫飘到了路人的身旁,仔细地观察着路人。没多久,那路人的手机响了起来。那路人连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匆匆向前走去。 林宇枫丝毫没犹豫,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他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了。 那路人走了一会儿,确信四周没有人了,才接通了手机,小心翼翼地说道,“李总,按您的吩咐,事情办好了,那小子肯定活不成了。按照约定,你也该放人了吧。” 林宇枫一愣,赶紧把耳朵贴在了路人的耳朵旁,就听李总在电话那端阴冷地说道,“你能肯定吗?不会有意外吗?” 那路人连忙说道,“不会,李总,我敢保证,那小子肯定死了。他被车撞飞后,又摔下来,百分之百地活不了了。” 李总稍一沉吟,说道,“那就好。在你前面不远有一辆黑色本田,你上车吧,他会带你过去的。你干得不错,我会奖励你的。” “谢谢李总。我只想见到我老婆。”那路人连忙说道。 林宇枫也听出了一个大概,自己的死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李总指使,这个路人实施的一场阴谋。林宇枫想不出来这个李总是谁,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李总的,自己对这个李总根本就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害自己呢?林宇枫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个叫李总的人非要置他于死地。 这个路人很快地走到车窗上贴着茶色薄膜的本田车前,伸手拉开了车门,车门一开,这个路人明显地愣了一下,稍一迟疑,他还是弯腰钻进了车里。 林宇枫跟着这个路人坐进了本田车里,这时候,他才看清车里的情况,也明白了路人刚才为何犹豫了。 车里除了司机,还坐着两个人。这三个人都戴着墨镜,一身黑色西装,扎着一样的领带。他们直视着前方,脸上的神情一样地冰冷,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个活物,倒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冻猪头。 林宇枫看到坐进车里的路人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惊慌。林宇枫半站起身探头看着坐在前面的两个男人,他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那路人陪着小心,扭头对坐在旁边的大汉说道,“这位兄弟,我刚和李总通完话,他已经答应放人了。麻烦你告诉我,我老婆现在在哪呢?” 这大汉都不曾看路人一眼,冷冷地说道,“开车吧。”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咔嚓”一声,轿车的门全部锁上了。 那路人随声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的男人,只觉得自己好像在瞬间掉进了冰窟,一股寒气立即包围了他。第二节轿车启动后,速度是越来越快,好似那离弦的箭一般,带着一股风声,向前疾驰。马路两侧的路灯渐渐地稀少了,车外的情景也变得荒凉起来。没用多久,轿车便驶出了城市,道路两旁漆黑一片。一路上,这三个大汉谁都没说一句话。那路人更加不安起来,林宇枫看到由于害怕这路人的心狂跳不止,如果不是那层还算有弹性的皮挡着,他那颗剧烈颤抖的心早就蹦出来了。轿车拐上了一条乡间小路,四周黑魆魆的没有一点光亮,车外时不时响起凄厉的风声,令人毛骨悚然。轿车开始颠簸起来,那路人的身体更是抖个不停,他脸上渐渐现出恐惧的神情。经过一段弯弯曲曲的小路,轿车开进了一个大院,终于在一幢三层楼房前停了下来,大门随后被站在门口的另一个大汉关上了。“啪”地一声,司机打开了轿车门的锁,他第一个走了下来。“下车。”坐在后面的人语气极冷地说了一句,墨镜后的眼睛里流露出冷酷的目光。那路人犹豫了一下,颤抖着手打开了车门,硬着头皮下了车。他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周围,双腿不禁哆嗦起来,脸上更是布满了恐惧。林宇枫看到,在这天寒地冻的季节,即使穿着厚厚的棉服也不会感觉到热的夜晚,路人的额头上竟渗出了细微的汗珠。和路人一起下车的还有那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大汉。几乎在同一时间,他和先前下车的司机一左一右地站在了路人的两侧,“走吧。”其中的一个人生硬地说道,那语气比这凛冽的寒风还要冷上百倍。由不得路人反对,他几乎是在他们的挟持下向楼里走去。最后一个下车的大汉则紧紧地跟在了路人的身后,三个人呈“丁”字形包围了路人。林宇枫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他也隐隐地感到这个路人凶多吉少。他正要跟过去看个究竟,就在这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令他心颤不止的声音,“你站住,”他的身体随着这声音莫名地哆嗦起来。林宇枫连忙转过身子来,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又高又瘦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看着他怪异的打扮,林宇枫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黑衣人,一时没有弄不清楚这个人喊他做什么。没看到黑衣人张嘴说话,但林宇枫耳边却响起了一种令他心惊胆颤的声音,“你该回去了,跟我走吧。”那声音既冰冷又尖厉,听在耳里,摄人魂魄。林宇枫浑身颤抖着,他惊惧地看着黑衣人,还是没明白黑衣人的话是什么意思。黑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如无数只利剑刺向林宇枫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你已是个灵魂,这阳间岂是你的容身之处。跟我来吧。”林宇枫随着那刺耳的声音抖动得更厉害了,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停下来。过了一会儿,林宇枫总算平稳下来,他嘴角哆嗦着连声问道,“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呢?”黑衣人的声音更冷了,林宇枫摇晃起来,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左右摔打着,令他摇摇欲坠,痛苦万分。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林宇枫,说道,“我是冥界使者,来带你回冥界。”林宇枫随着他的声音又左右摇晃起来,他挣扎着向后躲去,惊恐万状地喊道,“不——不——我不跟你走,我哪也不去。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还这么年轻,我要去见女朋友。你走开,我不去——”冥界使者寒冷的语气中夹带着一丝的怒气,“年轻人,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动用器械。假如你不识抬举,坏了我的心情,可休怪我对你不客气。”林宇枫拼命地向后挣脱着,嘴里苦苦地哀求着,“大叔,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死得好冤啊,我已经看到了杀害我的凶手,我要去找幕后的元凶。我要报仇,我不能和你走,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呢。大叔,我求求你,不要带我走了。大叔,”林宇枫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昏天暗地,喊得声嘶力竭,但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一滴的泪水。冥界使者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愠色,“那已是世间之事,与你无干了。你不要自讨苦吃。”林宇枫在他恼怒的声音中犹如一片枯叶来回飘荡着,他痛苦地哀嚎着,声音极其凄惨。冥界使者右手向空中一举,随着一阵铁链的响声,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条长长的锁链,他一脸怒色地看着林宇枫说道,“年轻人,不识好歹,令我心情不爽,我只好把你锁回去了。”止住摇晃的林宇枫双腿一软,他“扑通”一下跪在了冥界使者的跟前,磕头如捣蒜,“大叔,我求你了,饶了我吧。大叔,我求求你,大叔,”林宇枫感觉自己的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但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痛了,拼命地磕着。冥界使者更加恼怒了,他抬起手正要把铁链抛向林宇枫,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怪异的风声,掩盖了凛冽的寒风。那怪异的风声让林宇枫觉得自己又被杀死了一次,他瞬间瘫在了地上,身体抖动个不停。冥界使者连忙收住了铁链,屏住呼吸,侧耳聆听起来。风声很快地划了过去,消失在远处,刺骨的寒风接着刚才的劲头再次响了起来。恢复常态的冥界使者脸上现出为难的神色,他看着林宇枫犹豫不决。这时的林宇枫只觉得自己已哭得肝肠寸断,眼泪横飞了。冥界使者想了一会儿,他的神情有所缓和,声音也不似先前那般尖厉。他对林宇枫说道,“你先起来吧。我还要去参加御使召开的重要会议,如果把你先拉回去,时间上也不太宽裕。这样吧,我今天就破一次例,先不把你送回冥界。你暂时先跟我去一趟御使府,等会议结束了,我再处理你的事。好了,跟我走吧。”冥界使者说完,右手一抖,手上的铁链便不见了。林宇枫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身体不再抖动。他下意识地抬起手去擦脸上的鲜血和泪水,但他什么也没有擦到。冥界使者看着悲痛欲绝的林宇枫说道,“你不过是一团人形的气体,你这样暴露在世间,不出世间的一日,便将化为灰烬。我先送你一粒定形丹,这样你就不会对冥界的声音感到恐惧了。”就见他一边说着,手指一弹,一粒小丸随风而来。林宇枫只觉得喉咙间一动,便有物进肚,他立即感觉到自己站在了地上,身体也不再轻飘飘了。林宇枫再一次跪在了地上,感激涕零。冥界使者说道,“你要记住,你要时刻跟在我身边,当你离开我的距离超过了千米之外,定形丹将失去法力,顷刻之间你将化为乌有。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切记,无论谁问到你,你都要告诉他,你是我刚收的门徒。这件事一定要牢牢记住,一旦出了纰漏,那时我将被冥王定个玩忽职守之罪,而你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你可记住了?”林宇枫连连点头,嘴里更是忙不迭地答应着,“是,是,我记住了。”又一阵怪异的风声响起,比先前更加尖厉。不过,林宇枫这一次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隐隐听到那风声中有着另外一种声音。冥界使者待风声过后,对林宇枫说道,“他们又来信儿催促了,我们快走吧。”他说完,身体已飘向半空。林宇枫不敢怠慢,他悲愤地向楼里看了看,飞身飘向冥界使者。第三节一阵风声过后,林宇枫便被冥界使者身后刮起的飓风吸到了黑袍之下。林宇枫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他已经随着冥界使者来到了一条幽暗的地洞里。林宇枫睁开眼睛,努力想看清眼前的情景,但除了隐隐觉得眼前有个人影外,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洞内实在是太黑了。洞内两侧相隔很远才有一盏昏暗的油灯,那火苗忽明忽暗,更显洞内阴森恐怖。跌坐在地的林宇枫模模糊糊地看到冥界使者背对着他,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的前面,好像在参拜着什么人。迎面袭来一股阴森森的冷风,直刺魂魄,林宇枫随着风声浑身一哆嗦,只觉得胆颤心惊,他赶紧站了起来,压下了心里的恐惧,规规矩矩地笔直而立。冥界使者在这一时间,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念着什么咒语。没一会儿,他冲着前面深深地弯下腰鞠了一躬,半天没直起身。林宇枫不敢怠慢,赶紧学着冥界使者的样子,把腰弯了下去。就在这时,只听“嘎吱吱”的一阵响声,他们前面的洞壁忽然向两旁裂开,一扇拱形的小门出现在他们眼前。小门里忽明忽暗地发出墨绿色的光,犹如那猛兽的眼睛,在黑暗中狰狞着。冥界使者随声而动,伸手拎起黑袍,一低头,弯腰走了进去。林宇枫没敢迟疑,急忙跟着走了进去。又是一阵响声,小门在他的身后关上了。走进洞内的林宇枫这才发现,这是一条更细更长的隧道,仅仅只能容下两个人并排而行。冥界使者走得很急,似乎带起了阵阵阴风,几次险些把林宇枫吹倒。即使这样,林宇枫也不敢停留,加紧脚步紧随其后,唯恐被落下。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在林宇枫几乎跟不上的时候,又是一阵风声疾驰而过,冥界使者忽然站住了,肃然而立。林宇枫也赶紧站稳了,悄悄地向四周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岔口。冥界使者的前面,一个瘦得皮包骨、脸色惨白像是守卫一样的幽灵伸手拦住了冥界使者,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傲慢,“哪个冥区的,报上名来。”冥界使者毕恭毕敬地回答道,“回御卫,我是三十七区的冥界使者黑风。”那御卫翻了翻几乎是挂在眼眶外的眼睛,拖着长音说道,“黑风听好了,你的座位是一百零七号。进去吧。”他说完闪身站到了一旁。冥界使者黑风向御卫深深地鞠了一躬,神情特谦恭,嘴里说道,“谢御卫。”黑风直起身往里面走去。林宇枫尽管刚看到御卫的样子时,确实被狠狠地吓了一跳,但他马上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的头低下去的时候几乎碰到了膝盖,神情极是尊敬。御卫转动了几下眼珠看着林宇枫,好半天才点了点头,说道,“你也进去吧。”林宇枫站直了身体,目不斜视地经过御卫的面前,跟着黑风走进去。他听到黑风轻声说道,“表现不错。”听得出来,黑风对他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林宇枫也没敢接话,更加小心地跟在黑风的身后。在拐了好几个弯后,前面渐渐变得宽敞起来。黑风站住了,他看着林宇枫说道,“我进去聆听御使训话,你们门徒在右侧的大厅里等候。记住我的话,要谨言慎行,不可多嘴。”黑风说完,径直向左侧的一扇稍大一些的门走去。林宇枫目送着黑风走进门后,他稳了稳自己稍有些慌乱的心情,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林宇枫向右侧望过去,这时候,他才发现右侧的小门只有半扇窗户大,就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走进去都有些困难,他是不可能走进去的。更糟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够进去,他更不敢去问其他人的,那无异于自寻死路。林宇枫不由得紧张起来,他知道这功夫如果被揭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他只有下地狱这条路了,没有人会来拯救他的,现在必须靠自己了。林宇枫四处看了看,脑子里急速地想着对策。就在这时,他发现远处隐隐约约地有黑影晃动,似乎正向这边走来。林宇枫连忙闪身躲进了旁边的一条岔道上,屏住呼吸盯着那黑影。没一会儿,那黑影走到了小门前。就见他笔直地站立着,双手伸直高高地举过头顶。忽然,他的身体飘了起来,整个人悬浮在空中,变成了趴着的姿势,随后,他被吸进了门里。林宇枫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进门的啊。林宇枫没有迟疑,他快步走到小门前,站直,举手。一阵强烈的风迎面而来,惊愕之间,他已经被吸了进去。林宇枫感觉到自己又站直了,他连忙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迅速镇静下来,他不动神色地观察着门里的情况。这是一个百十多米的大厅,厅内站了许多人,他们一排接一排有秩序地站立着,犹如部队里的士兵一样,笔直,安静。整个大厅内鸦雀无声,好似无人之境。林宇枫没敢贸然行动,他看出了这些门徒并不是随意地站在队伍里的,他们好像都有各自的位置。林宇枫心里有些惧怕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站到哪里。林宇枫不敢想象假如自己这个时侯被识破的后果,厅内这么些人会如何处置他。林宇枫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紧,后背冒凉风,他更加小心起来。林宇枫用眼睛的余光向两旁扫了扫,发现队伍的两侧各站了一个穿长袍的人,这两个人与厅内穿西服扎领带的门徒比起来,他们的等级似乎高一些。林宇枫正迟疑间,右侧穿长袍的人已开始移动,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来到了林宇枫的跟前,林宇枫不由得微微一抖,他赶紧恭敬地低下头,脸上闪过一丝的惶恐。“冥区号多少?主子是谁?报上名来。”林宇枫的耳边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林宇枫强压住内心的惊慌,他想到刚才黑风回答御卫的话,连忙恭顺地回答道,“回您话,我是三十七区的,主子冥界使者黑风,我是门徒林宇枫。”“林宇枫?三十七区,跟我来吧。”长袍人转身向右侧飘去。林宇枫稳住心里的恐惧,这时候他反倒镇定下来了,“左右不过一死,豁出去了。”林宇枫想到这,赶紧跟在长袍人的身后飘向了右侧。他一边飘一边留意着那些门徒,发现他们一个个双目紧闭,好像被施了法术定在了那里。长袍人在一个空位前收住了身形,“归位。”他的声音更加阴冷。林宇枫没敢迟疑,连忙站到了空位上。他刚站到位置上,只觉得一股冷风倏然而过,他浑身一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四节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林宇枫渐渐地有了意识的时候,似乎感觉到身体正缓慢地从大厅里飘出来。好奇的欲望促使林宇枫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会有种悠悠醒来的感觉呢?林宇枫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飘到了门外。林宇枫隐隐绰绰地看到冥界使者黑风就站在他的面前,尽管看不清黑风的脸,但从他站立的姿势上,林宇枫也看出黑风在看着他。林宇枫连忙站稳了,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要忘了礼节,以免引起那些不知隐身在何处的幽魂的不满。想到这,林宇枫迅速返身冲着门里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他几步来到了黑风的跟前,又冲着黑风深深地弯下了身体。林宇枫知道,在这鬼生地不熟的冥界,自己只有得到黑风的庇护,他的命运也许会好一些。如果能够真的成为黑风的门徒,那就更好了。林宇枫的心里可真有些害怕了,他隐隐地觉得在这黑魆魆的地府里似乎到处都有他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他。林宇枫更加了小心,他告诉自己一定要谨慎从事,恭顺一些,卑微一些,决不能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林宇枫在这个时候更加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唯一的出路,是讨得黑风的欢心,跟随在黑风的左右。林宇枫的举止更加恭顺,站直了身体后,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似乎在等着黑风的训示。黑风看了林宇枫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我们走吧。”说着话,他的身体已经飘了起来,带起了一股强劲的阴风。林宇枫不敢迟疑,身体也飘了起来,寸步不离地跟在黑风的身后飘着。林宇枫被迎面刮来的一股强烈的阴风吹得睁不开眼睛,他拼着全身的力气,时不时地睁开眼看一下前面的黑风,这一路下来,他几乎是凭着感觉跟着黑风飘。耳畔的风声渐渐地小了许多,林宇枫连忙睁开了双眼,向前望去。这一看,林宇枫吃惊不小,他竟看到了月亮,原来他又回到了阳间。站在空中的林宇枫向地面看去,他的心顿时哆嗦起来,他又一次感觉到自己泪流满面了。林宇枫看到自己出事的地点仍然围着很多人,警察还在忙碌着。路面上的斑斑血迹令人触目惊心!林宇枫抬起手习惯性地去擦眼泪,但他的眼睛始终在向下看着,没有离开地面,他在仔细地看着地面上忙碌的警察。林宇枫发现刚才和路人说话的那个警察正蹲在地上观察着一截烟头,看了一阵后,就见他用镊子小心地夹了起来,举在眼前又瞅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放进了一个小塑料袋里。起先林宇枫并没有明白那个警察收起烟头的用意,他心里还很奇怪呢。就在这时,他看见那个警察站了起来,来到了他倒下的地方,好像在丈量着距离。那个警察四处看了看,似乎在找什么人。林宇枫忽然想起来了,那路人在和他一起等绿灯的时候手里曾经夹着一支烟。林宇枫想要告诉那个警察这件事,他一着急竟一下飘到了那个警察的跟前,完全忘了自己已是冥界之人,还有站在他头顶的黑风。林宇枫听到那个警察向其他路人打听道,“你们有谁看到刚才那个目击证人了吗?奇怪,他刚才还在这呢,怎么这一会儿就不见了呢?”林宇枫心里只想着要把自己看到的情景告诉这个警察,他连忙说道,“我看到了,他刚才被人拉走了,我带你们去找他。”可是那警察并没有反应,继续问着其他人。林宇枫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是个鬼魂,凡人是听不到他的声音的。林宇枫恐惧地抬起头看着半空中的黑风,他已经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冷风向他袭来,他知道黑风发怒了。林宇枫胆颤心惊地望着黑风,身体慌忙飘了起来,直奔黑风而来。林宇枫飘到了黑风的近前,他翻身跪在了黑风的面前,浑身抖个不停。黑风冷冷地看了林宇枫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愠色,“年轻人,你是自寻死路。”黑风说着,他的手慢慢地抬了起来。林宇枫知道自己惹恼了黑风,黑风这是要惩罚他。林宇枫磕头如捣蒜,嘴里不住地哀求着,“您老大人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是一时情急忘了自己已是灵魂,您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黑风似乎并不是真的要惩罚林宇枫。看着匍匐在地的林宇枫,黑风的手停住了,脸上的怒色也稍敛了一些,面上倒颇有为难之色。黑风沉吟良久,才缓缓地说道,“年轻人,你倒让我很为难了。我本无收你为徒之意,怎奈御卫却对你颇有好感。我若把你流放冥界,御卫问下来,我倒难以自圆其说了。年轻人,我也只好将你收到门下了。年轻人,你可愿意?”林宇枫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这正合他的心意啊,他哪会不愿意呢。他赶紧磕头拜师,“师父,谢谢师父。我愿意,我愿意。徒儿林宇枫拜见师父!”林宇枫再一次叩头拜师,连声叫着师父。黑风看了林宇枫一眼,又抬头向远处望了望,他沉思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道,“林宇枫,为师现在要去冥王殿拜见冥王,少则三日,多则五日,为师方能回来。冥王殿戒备森严,并不是谁都能进入的。冥王召见的急,为师又不能带你前往。这几日,让你游荡在冥界,为师又恐你被勾魂队拉了去。左右为难,真是愁煞为师了。”黑风说着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林宇枫哪敢多言,一脸惶然地看着黑风。黑风思考了片刻,看着林宇枫说道,“林宇枫,为师利用法术暂且将你寄存在阳间,待为师从冥王殿回来,再将你招回。你要记住,冥界一年,阳间一天。你要好好利用这段时间积德行善,减轻自己的罪孽。你听到了吗?”林宇枫急忙答道,“是,师父,徒儿听到了,谨记师父教诲。”林宇枫的心里却糊涂了,他暗自想到,“在世间的时候,常听老人说起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师父怎么说冥界一年世间一天呢,是师父说错了吗?”黑风似乎看透了林宇枫心里的想法,他说道,“徒儿,为师说得没有错,冥界和仙界正好相反,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说到这黑风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徒儿,还有一件事你要切记,你是冥界之鬼这件事不可泄露给世人,一旦传到冥王那里,后果不堪设想。好了,为师要走了。你准备好了吗?为师现在要把你打入阳界了。”林宇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没有想到黑风竟能看透他的心思,他不敢再胡思乱想了,听到黑风的问话,他赶紧恭敬地回答道,“是,师父,徒儿听从师父的安排。我该怎样做呢? 请师父训示。”黑风看着林宇枫说道,“我将你打入世间刚死之人的体内,我会给你一些法力的同时,在你身上也加了一道符咒,一旦你心存恶念,这道符咒将会在瞬间把你拖入地狱。望你好自为之,不要毁了我的清名。”黑风的话刚说完,他的手轻轻一挥,林宇枫顿时觉得自己的体内似乎涌进了一股很强的气体,这股气体很快地遍布了他的全身,立时感觉清爽起来。林宇枫又一次磕头谢恩,心里充满了对黑风的感激。黑风低头向阳界看去,没一会儿,就听他说了一句,“徒儿,去吧。”林宇枫随声倏地一下飘起,他还没反应过来(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