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巡猎者-第32部分_都市巡猎者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都市巡猎者-第3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巡猎者-第32部分
都市巡猎者-第32部分溢出鲜血,但这样对碰下去肯定是沈威占据优势,因为他生命力和自我修复能力比洪天宇强盛很多。 数十招后两人都是吐血退开,战斗到现在已经不止是实力的对碰,还有生命力的对耗,到此刻两人都已经没多少战力了。 洪天宇冷笑着看向沈威道“沈威,你已经快到极限,虽然我也没多少战力了,却依旧保留着斩杀你的能力,你安心去死吧。” “中华斩舞!”洪天宇一声大吼,手中长刀快速舞动,形成无数到残影,一道道刀芒连续不断飞出,刀芒的数量多的可怕,将沈威周围都封锁住,让他根本没有退路。 “御剑术:剑气冲霄!”沈威也是沉声大吼,面对洪天宇的中华斩舞沈威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他已经从中华斩舞中感觉到了巨大危险,这一招绝对是真正的杀招,如果自己不全力以赴的话必定会被斩成血雾。 御剑术是酒剑仙的看家本领,沈威施展出御剑术:剑气冲霄威势自然不弱于洪天宇的中华斩舞,无数剑气飞出,迎上洪天宇的无数刀芒。 “嘭嘭嘭…”剑气和刀芒不断对碰,刀芒、剑气四散飞溅,青峰山顶端沈威他们所在的地方方圆百米内全部树木都被绞碎,地上也是斩出无数裂痕,尘土弥漫,木屑、树叶四散飞溅。 周围数座山头上很多人都脸色煞白,虽然他们隔的距离足够远,不至于被波及到,但这种程度的对碰却让他们心中恐惧,同时那扩散出来的气息也让他们颤抖。 不管是沈威还是洪天宇都处在中心地带,两人虽然实力强悍,可此时却是都受了重伤,所以两人也无法幸免,身上被肆虐的剑气和刀芒划出一道道伤口。 即便沈威第一时间开启圣光之盾也没能完全避过,不过也起到一定作用,让沈威身上划出的那些伤痕不是太深,洪天宇就没这么好运,他全身划出无数深深的伤口,如若不是他实力强悍的话估计已经死透了。 如今的洪天宇明显已经失去战力,不过幸运的是他还没死,洪家的人已经顾不得太多,全部冲上去想要救下洪天宇,乌家主、乌五爷见洪家的人动了也全部冲向青峰山顶,他们自然是要护住沈威。 “瞬杀!”沈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洪天宇早已经对他起杀心,沈威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也不打算让洪家的人救下洪天宇,只有击杀洪天宇才一次解决掉后悔,而沈威虽然也是受伤无比严重,已经摇摇欲坠,但他却还有一击之力。 瞬杀出手,只见沈威身体骇然消失,速度快的惊人,洪天宇只感觉眼前一花,沈威已经出现在他面前,此时洪天宇心头巨震,见到沈威眼中的杀意有了一丝后怕,他自然也知道沈威的打算。 沈威一闪而过,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洪天宇背后,瞬杀虽然没有华丽的招式,也没有巨大威力,却把快发挥到极限,别说洪天宇此时重伤,即便没受伤的洪天宇如果稍有不注意都很有可能被瞬杀重创,毕竟这一招太快。 “沈威,你敢!”洪家数名族老开口大吼,可惜他们的声音慢了半拍,等他们开口时沈威的瞬杀已经结束,而且即便他们及时开口,沈威也不见得会给洪家人面子。 见洪家一干人冲上来,沈威咬牙踏出龙翔步,拖着随时可能倒下的身体快速后退,乌家主、乌五爷此时已经冲上来,把沈威护住,乌长风、罗炎也冲了过来,两人同样是拦在沈威身前,罗毅、乌琴语则是扶住摇摇欲坠的沈威。 “噗~”到此刻洪天宇胸膛才裂开,鲜血喷涌而出飞出去好几米,沈威施展瞬杀时的一剑直接贯穿洪天宇胸膛,连带这洪天宇的脊柱骨都被斩开,洪天宇断然没可能活下去。 洪天宇愣愣的看着自己胸膛的伤,他眼中尽是不甘,可此时却也毫无办法,只能感受着生命力快速流失,洪家一干人冲上来发现洪天宇的情况后全都是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沈威,甚至有几名老辈高手都想要出手。 洪家一名族老看向乌家主寒声说道“乌家主,你们要护住这杀害天宇的凶杀?难道不怕我们洪家和你们乌家拼了鱼死网破吗?” 乌家主开口道“年轻一辈交手,生死由天,你们洪家既然让洪天宇出战,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想要动沈威,就先击败我。” 洪家族老恨的咬牙切齿“天宇明明已经失去战力,可沈威却还下杀手,今天我洪家必须要讨个说法,天宇不能白死。” “老东西,你还要不要脸,如果是洪天宇胜了你估计就不会这么说吧,一大把年纪都活狗身上去,简直没脸没皮。”罗炎丝毫不留情的顶撞洪家族老。 “好好好,罗家小子,你如此目无尊长,今天我便代蘀你们罗家的长辈教训下你。”洪家族老已经是怒不可遏,他直接便出手了。 “老狗,罗家子孙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一声大吼传来,一道人影拦下洪家族老,一掌便震的洪家族老吐血倒飞出去。 见此罗毅松了口气,来人正是他爷爷,罗毅的爷爷可不是简单人物,洪家的人敢开口威胁乌家主,却未必敢在罗毅他爷爷面前放肆。 “今天如果你们洪家的人敢动我两个孙子还有沈威小子,我罗恒便敢灭了你洪家!”罗毅的爷爷罗恒这话一出口洪家的一干人即便怒目圆瞪也没有人敢再开口,罗恒确实说得出就做得到,何况罗家也有这个实力。 “罗家主,今天的事洪家记下了。走!”洪家族老咬牙切齿,他让人带着洪天宇的尸体便准备离开。 “洪家老儿,现在想走未免太晚了。”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可这道声音却是让洪家族老全身一震,即便罗恒都忍不住有些诧异,开口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沈威的师傅酒剑仙。 “我说过,年轻一辈争雄,生死由天,即便沈威战死我也不会管,但老一辈的人如果有人敢动我徒弟,那我这老胳膊老腿也只能动动。”说完酒剑仙便伸出右手两指,凝指成剑,一步踏出十余丈出现在洪家族老面前,指剑缓缓的刺向洪家族老。 洪家族老眼中尽是恐惧想要躲避,可酒剑仙是何人,他被酒剑仙锁定后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酒剑仙的指剑刺入他心中,然后感受着生命力慢慢流逝。 洪家一干人没一个敢开口,在酒剑仙面前他们如同婴儿一般,根本没反抗的能力,而且老辈人物都知道,酒剑仙虽然平时超然脱俗,不理世事,可他一旦出手绝对是狠辣无比,此时如果他们还敢开口的话肯定会面对酒剑仙无情的出手。 杀掉洪家族老酒剑仙便直接离开,酒剑仙一走洪家的人才敢离开,此时他们已经没有了报复沈威的想法,当然这只是说明面上没有了这想法而已,如果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沈威,洪家肯定会下手。 罗毅有些不可思议开口道“阿威,之前我听说你拜酒剑仙为师还不相信,没想到这是真的,有这么个牛逼的师傅撑腰,你简直可以横着走。” “罗毅,你也听到了,师傅已经言明,只有老辈人物出手对付我他才会管,年轻一辈的人他可不管,一切还得靠自己,而且师傅也不可能随时在我身旁,他老人家一向漂浮不定,鬼知道过几天他消失到哪去了。”一百五十九章野外激、情 罗毅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不管怎么说有酒剑仙的名头在,沈威以后肯定安全很多,起码很多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沈威。冰@火!中文 突然沈威双眼一凝,脸色变的郑重起来,乌长风见到沈威的表情后开口问道“沈威,怎么了?” 沈威看向远处的山头沉声说道“虚无情在那里。” 乌长风对于虚无情不了解,他有些疑惑为何沈威脸色会如此凝重,罗炎和乌琴语却是全身一震,因为他们都知道虚无情的强大绝对是年轻一辈中所有人的巅峰人物,不止是华夏,而是全世界。 罗炎见乌长风一脸的疑惑开口说道“乌兄,虚无情是一个近乎无法估计的年轻强者,他的背景很神秘,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师承和人,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虚无情便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朝沈威等人走过来,就好像一个普通观战的人一样,如今战斗结束他转身便走了。 重伤的沈威被罗毅、乌琴语扶着离开青峰山,周围观战的人也全部退去,自此一战华夏五小怪中的洪天宇成为过去,沈威则走入华夏年轻一辈所有人眼中,成为和乌长风、罗炎、沈坤、陈海天他们齐名的华夏天才。 洪家可谓是心头都在滴血,洪家不比罗家和陈海天所在的陈家,这些巅峰家族每一代都会有那么几个像样的天才。洪家、乌家虽然也属于华夏一流的古世家,但和巅峰世家终究有些差距,出一个名震华夏的天才不容易,就这样夭折了他们能好过吗?这可是洪家的希望。 沈威这次直接被乌家主带回乌家养伤,沈威受伤十分严重,乌家主不得不好好帮沈威调理,担心他会留下什么病根,现在的乌家主完全是把沈威当做孙女婿来看待,这一辈他们乌家难得出现了一个能和罗家、陈家小怪物齐名的天才,如今又冒出一个牛逼女婿,乌家主甚至已经看到乌家未来一段时间的无限风光。 沈威的恢复速度更是让所有人感觉到惊天,受伤如此中,短短三天时间便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有一点伤,这种变态速度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乌家主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伤势恢复沈威的实力再次变强,和洪天宇的一战对沈威来说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体验,这种把自己逼到生死边缘的大战对实力的提升无疑是最显著。 这天沈威被乌家主叫到大厅中,乌家大厅没有其余人在,只有他们两人,沈威不解的问道“乌爷爷,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乌家主笑道“我找你来只是想随便聊聊,听说你家是杭州的?” “恩,我家在杭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 “琴语说你和她是在世界猎人考核的时候认识的,你一直都是在做赏金猎人吗?这个职业可不是一个安全的职业,即便你天赋不弱,但终究还年轻,有些高手的强大超出你想象。” 沈威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我已经习惯赏金猎人的生活,而且只有不断战斗才能让我保持高速进步,如果平平静静的苦修,对于我实力的提升未必有好处。” 乌家主笑了笑再次说道“阿威,我不会阻拦你和琴语来往,也不会劝你退出赏金猎人界,但你要记住,一切都要注意安全,琴语这孩子对你可是一往情深。” “还有,你们现在也都还年轻,我希望你依旧能把重心放在自己实力的提升,你和琴语可以自由交往,但其他事情过几年再说,毕竟现在的你们才刚刚二十出头。” 沈威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其实他自己也不想这么早结婚,只是因为和乌琴语的感情所以才会选择来塞北一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可能现在就把重心放在婚姻上,乌家主的话正和沈威的意。 乌家主继续和沈威聊了些家常,一会后沈威离开乌家大厅,这次沈威在塞北一直停留半个月,大多时间都是和乌琴语在一起,有空的时候和乌长风切磋一番。 罗家兄弟这半个月也没急着离开,一直客居在乌家,对于罗家兄弟乌家十分欢迎,要知道罗家在华夏的是巅峰世家之一,能让罗家年轻一辈的两个领军人物在乌家做客绝对是好事。 半月后几人聚在一起,沈威开口说道“来塞北已经有一段时间,可能这几天就会离开。”乌琴语虽然希望沈威一直陪着她,但她也知道沈威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没多说什么。 罗毅笑道“正好,我们兄弟两人也来塞北有一段时间,这几天也打算回去,今晚我们就痛痛快快的喝一场。” 当然这肯定是不能让乌琴语喝酒,沈威、罗炎都见识过乌琴语的酒品,而她是沾酒便醉,乌长风更是了解自己妹妹,小时候乌琴语意外喝了一口酒便闹出不少问题,几人见到乌琴语也准备舀一瓶都坐不住了,好说歹说才让乌琴语没放下。 几人一直在乌家后山喝到晚上才相继离开,只有沈威和乌琴语还留在后山,两人四目相对,没有多余的话语,一切都如同水到渠成般相拥在一起。 沈威此时正是酒劲上头,已经顾不得其他,而乌琴语又刻意的迎合,两人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减少,月光下两具酮体相拥在一起,乌琴语的美不同于安妮·罗宾逊,安妮的美属有很浓的西方韵味,乌琴语则是典型的东方美女。 沈威紧紧抱住乌琴语,右手在乌琴语身上不断游走,乌琴语被沈威抚摸的娇喘连连,脸色已经变的如同红透的红苹果。 “嗯~”一声轻哼,乌琴语眉头紧皱,眼角出现一丝泪痕,沈威攻破了乌琴语最后一层防守,沈威停下动作,乌琴语却忍受着下体的疼痛,主动开始迎合沈威,沈威慢慢展开动作,两人进行着最原始的交融,在这乌家后山月光之下无限春光。 随着两人的不断翻,一切越来越激烈,周围草地被弄的乱七八糟,而两人却顾不得这些,沉醉在激、情当中,或许是因为沈威身体进行过基因改造的缘故,‘战斗力’比之之前和安妮时强悍很多,初经人事的乌琴语哪里承受得了沈威不断攻伐,她开始无力的喘息。 不知道过去多久,乌琴语已经彻底融化了一般,沈威也抵达巫山,一阵洪流喷涌而出,两人彻底水**融在一起。 一切停止后只剩下草地上泛起点点红花,乌琴语珍藏二十年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沈威,自此她已经是沈威的女人。 被沈威抱在怀里的乌琴语轻声说道“阿威,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但我希望你能小心点,我会在乌家一直等着你来吧我带走。” 沈威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暗暗下决心乌琴语将会是自己用一生去守护的女人,自己一定要踏出一条强者的路,等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属于自己的女人后再带着乌琴语离开乌家。 同时沈威还想到了安妮,那个野性的金发美女,虽然安妮嘴上不在乎,但沈威知道安妮的情义,他自然也要给安妮撑起一片天。 因为这里是在乌家后山,两人不可能久待,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何况现在两人还**着身体,乌琴语从沈威怀着挣扎着爬起来,下身却传来一阵剧痛,但乌琴语也是习武之人,一咬牙还是爬了起来,穿好衣物。 沈威自然也是快速穿好衣物,两人一同离开乌家后山,沈威继续在塞北待了三天便离开了,本来沈威想带着乌琴语去杭州,但乌琴语摇头拒绝。乌琴语的事情处理完沈威感觉到轻松不少,起码不用再记着这么件事。一百六十章骗去越、南 沈威刚回到杭州便接到安妮电话,这次沈威去塞北为了乌琴语闹的最后和洪天宇对决的事情安妮自然也知道了,到不是说沈威和洪天宇的对决引起的轰动传遍全球,而是安妮比较关注沈威的事情,所以才知道。<冰火#中文 虽然安妮说不会干预沈威的事情,也不打算和沈威结婚生子,只做沈威的情人,但作为女人多少还是有些吃醋,沈威在电话中也能听出一丝,无奈之下沈威只能答应陪安妮去旅游一段时间,陪她好好散心一番。 在杭州休息三天沈威便前往西方去找安妮,来到西方刚出机场便见到安妮来接自己,安妮迎上沈威一个拥抱然后热吻,才带着沈威离开机场。 回到住处后安妮带着一丝酸味开口道“阿威,你还真了不起啊,为乌家千金竟然大闹塞北,还斩了洪家天才,和洪家结怨,真是个了不起的情种。” “额~那个是因为…” 沈威还没说完安妮便打断了沈威的话“你不需要解释,我也说过不会干预你的事情,何况我知道你和我认识之前便先和乌琴语有一段感情。” 说完安妮不等沈威开口便吻上了沈威,两人身上的衣物也是一件件减少,大白天连窗帘都没拉上便打的火热,一番折腾后沈威总算喂饱了这母豹子。 两人聊了一会休息不到十分钟安妮又爬到了沈威身上不断挑逗沈威,好似要榨干沈威一样,还好沈威现在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到也不惧,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 不知道安妮是不是因为乌琴语的事情有些醋意,一个下午不断的索取,可把沈威累的够呛,即便沈威体力不是一般的好可存货也不够多啊,还好一下午下来终于摆平了这母豹子。 晚上吃过晚上安妮还来,沈威真是有些无语了,他开口说道“安妮,我们能休息一会吗?我体力能撑的住,‘小威’也要休息啊。” 安妮此时也是累的娇喘不断,但她嘴上却开口说道“我看‘小威’还有再战之力,难道说你在华夏被乌家小姐榨干了才来西方的?” 沈威无语,这下总算听出意思来了,感情这母豹子确实是因为乌琴语的事情所以才一个劲的榨取自己精华,沈威只能无力哀嚎,感叹女人真的是口心不一的动物,安妮嘴上说不在意,其实却依旧很吃醋,沈威只得继续开垦,到最后安妮总算累的睡死过去,沈威才得以休息。 在西方休息两天,安妮定了两张去越南的机票,沈威有些无语,这跑一圈又转会亚洲了,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反正是陪着安妮来旅游,安妮说去哪就去哪。 两人来到越南没有住在酒店中,而是去了一间教堂住下,对此沈威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安妮也是教堂的人,一切由她安排。 但进入教堂后沈威却看到教堂中的神职人员都在照顾一些十多岁甚至几岁的孩子,见到这情况沈威眉头微皱,不明白为何教堂会有如此多的小孩。 沈威侧头看向安妮,发现安妮眉头紧皱,脸上带着一丝苦恼,安妮深吸口气开口道“海因神父,这些孩子怎么样了?” “哎~这些孩子有些情况很不好,有一些还染上性、病,其余的倒是大部分都只是营养不良,但孩子太多,我们没办法一次性送走,而且这需要很大一笔开销。”海因神父一脸愁容。 安妮歉意的看了沈威一眼,然后开始帮忙照顾这些孩子,沈威笑了笑表示没什么,这次安妮拉他来估计不是真的旅游,或者是被拉来当免费劳动力。 沈威一边帮忙照顾这些孩子,一边开口问道“海因神父,这些孩子是怎么了?” 海因神父叹息一声道“这些孩子都是我们从人贩子手中救下的,其中很多孩子都被人贩子集团当做皱、妓,染上了病,还有一些男孩子更是直接被人贩子集团的人打断手脚,然后让他们手脚无法正常恢复,把他们养成畸形,再卖给马戏团或者一些其他需要畸形儿的地方。” “咯咯…”听到海因神父的话沈威拳头紧握,发出骨骼摩擦的响声,心中对这些人贩子有了浓浓的杀意。 海因神父继续说道“我们救下的终究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孩子没能被救出来,可我们现在也因为这样的罪了那伙人贩子集团,才会让安妮赶来越南,我打算让安妮带着教会的人和这些孩子离开,我则继续留在越南,和那些人贩子纠缠,看能不能想办法再救下一些孩子。” 沈威深吸口气道“海因神父,你知道那些人贩子的总部吗?救下一部分孩子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只有将他们全部除掉才是最好的办法。” 安妮也点头道“海因神父,这次我之所以带着阿威一起来,就是打算拔掉那一群人贩子的总部,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杜绝这一伙人贩子继续祸害儿童。” “安妮,你想的太简单的了,这一伙人贩子势力很大,你们两人根本对付不了,即便是神之仆从佣兵团的人全部调集过来也未必能解决掉这一伙人贩子。” 沈威开口说道“海因神父,我们不需要把那群人贩子全部解决掉,只要以铁血手段把他们一干主要人物解决掉,剩下那些人不必担心,他们自然会散了,我不相信这些人贩子都不怕死。” 安妮见海因神父还是有些担心,于是再次开口道“海因神父,你放心吧,一群人贩子不足为惧,或许你还不知道阿威的实力有多强,我特地把他找来肯定是有把握能对付那些人贩子。” 海因神父诧异的看了沈威一眼,做为教会的人海因神父自然知道安妮是神之仆从中最强的一人,安妮说沈威很强,那应该没有问题。 “好,不过也得等几天才行,为了保险先要把现在这些孩子转移走,同时也让一部分神职人员先离开这里,这样的话即便我们没能解决掉那一群人贩子也不必担心他们报复。” “谁在外面?”沈威突然脸色一变,双脚迈开朝着教堂外冲去,教堂外五名鬼鬼祟祟的中年转身便逃,可他们的速度哪里快的过沈威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一个都没能逃掉,被沈威全部抓了回来。 一审问才知道这些人是那群人贩子一伙的,他们连续被劫三批小孩,开始还没怀疑到教堂,第三次终于被那群人贩子找到一些线索,于是他们便派出这几人偷偷来教堂附近查看。 得到这结果后沈威脸色变的凝重,他开口道“海因神父,人贩子已经怀疑到教堂,今天晚上这几人来查看没回去他们最迟明天早上便会有所行动,所以今晚大家必须撤离这里。” 听到沈威的话海因神父、安妮都变了脸色,安妮不惧这些人贩子,海因神父以前也是神之仆从出来的,实力还算可以,对付普通人贩子没问题,可教堂中有上百孤儿、十余名普通神职人员。 这十余人中只有一人和海因神父一样是从神之仆从退役的,另外几人都没有战力,如果这些人不撤离的话肯定会有危险,可现在又是大晚上,根本没办法离开越南,最主要的是教会也不是太有钱,在越南的教堂就更加了。 海因神父一脸的为难,他苦笑道“沈先生,这大晚上我们哪有办法离开,何况要离开越南还得先联系车队,而那群人贩子肯定不会让我们轻轻松松离开,他们已经猜到是我们做的,肯定会拦截我们。” “这里离河内不远,直接打车去河内机场,我们下飞机的时候我看了下航班的时间表,现在还不算太晚,能赶上最后一班离开越南的飞机,不管去到哪个国家都可以,只要让所有非战斗人员全部离开,然后明天早上再转飞机把这些孩子送去教会的孤儿院就行了。”一百六十一章人贩子 海因神父面色发苦,沈威见此眉头微皱,他不明白海因神父有什么好犹豫的,安妮却知道海因神父的难处,朝沈威开口道“阿威,把你的卡舀出来,这些孩子乘坐飞机可不是免费的,你知道我们不富裕。” 听安妮这么一说沈威才明白海因神父面色发苦原来是因为这事,不等沈威有所动作,海因神父便摇头道“安妮,你别为难沈先生,这么多孩子的机票不是小数目,而且中途还要转一趟飞机,沈先生愿意来帮忙,我们给不了酬劳就算了,怎么还能让沈先生垫付这么大一笔钱。” 对于海因神父来说这是一大笔钱,可对于沈威来说还真不算多,他们从虚神界带出来的黄金便有一立方多,三人平分后各自都算是暴富了,加上沈威做赏金猎人收入也不低,又和郑一凡合伙搞了家公司,他完全不缺钱。 沈威笑道“海因神父,你不必担心,这些钱我还是有的,就当做是我送个这些孩子们的一个礼物吧。” 安妮也开口说道“海因神父,阿威可是一名很厉害的赏金猎人,一些强大的赏金猎人都不缺钱,这些孩子的机票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沈威舀出一张卡递给海因神父“这卡的密码是六个八,里面有一百多万美金,足够给这些孩子买机票和一路开销,至于用剩下的直接捐给教会的孤儿院,当做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完沈威没有给海因神父开口的机会,直接把卡塞到他手里,沈威继续说道“海因神父,先动身带着这些孩子离开,安妮你也一起去吧,这样的话不用担心被那些人贩子半路拦截。” “阿威,那你了?”安妮看向沈威。 沈威嘴角出现一抹冷笑“我在教堂等着那些人贩子找来,他们来打听消息的五人被扣押在这里,一会后没回去他们肯定会再次带人过来,这些败类全部该杀。” 海因神父学着华夏人的礼仪深深的对沈威鞠躬,然后郑重的说道“沈先生,我代表那些孩子和教会多谢你。” “阿威,小心点,我知道你实力强悍,但也不要逞能,如果有危险就直接退走。”安妮说完便转身离开教会去市区找车,海因神父则是进入教会去召集那些神职人员,让他们组织孩子们,同时简单的收拾下,因为赶时间,所以海因神父特别叮嘱了那些神职人员轻装简从。 半小时后安妮和海因带着所有孤儿,还有教会的非战斗人员陆续离开,只有沈威一人还留着这里等那些人贩子找来。 沈威边等人贩子到来,边看着时间,如今一个半小时已经过去,安妮他们都到机场了,那些人贩子应该也快来了。 沈威搬了张凳子坐在教会大门口等着,又过去一会后他看到远处一群人影朝着这边赶来,人数不是很多,只有二三十人,但沈威的目力极好,隔着很远便看到对方有几人腰间带着手枪。 想来二三是人应该是人贩子,他们等了好几小时都没看到来教会附近查看的那几人回去,所以才再次来了几十人来看个究竟。 一行人越来越近,沈威嘴角出现一抹冷笑,依旧坐在门口没有丝毫动作,当那二十多名人贩子靠近教会,看到之前派来查看的五人都被绑着丢在地上全部鼻青脸肿时立刻有人舀出手枪对准沈威开枪。 可惜沈威不会等着这些人贩子动手,见有人开枪沈威立刻动了,快速避开对方的手枪,龙魂剑出鞘,一剑把那名人贩子劈成两半。 旁边的几名人贩子都傻眼了,但相隔了几人的那些人贩子还是尽快反应过来,舀出手枪便扣下扳机,沈威冷哼一声脚踏阴阳,速度快如鬼魅。 这些普通人贩子哪里能跟上沈威的速度,三名人贩子根本没反应过来便被沈威一剑削掉脑袋,因为沈威出剑太快,那三名被沈威削掉脑袋的人贩子丝毫没感觉到疼痛,他们只感觉到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然后看到了自己背后,这便是他们见到的最后画面。 此时沈威心中早已被怒吼占据,手中长剑不断挥舞,对于这些人贩子丝毫没有留情,如果只是普通人贩子到不至于让沈威大开杀戒,可这群人贩子却丝毫没有人性,不止贩卖人口,还培养皱、妓,更把一些小男孩打断手脚,把他们养成畸形儿来卖个一些特殊群体,所以才会让沈威大开杀戒。 二十多名人贩子哪里见过沈威这样的高手,被沈威一连斩杀十余人,而且没一个是完整的后剩下的人贩子都怕了,大叫一声死命的逃窜。 沈威没有去追击那些逃窜的人贩子,到不是沈威对他们仁慈,而是必须要有人贩子回去报信,才能引出一些比较重要的人贩子。 当然沈威把这些来查看的人全部留下也有可能能再次吸引一些人贩子过来,但也有可能这些人贩子比较谨慎,以为教会中有很多人的话他们不会来,但如果知道只有沈威一人的话估计那些人贩子肯定会再带人来。 沈威静静的等待,半小时不到便看到远处一大群人朝着这边赶来,人数有近百,沈威自言自语笑道“这些人贩子还真不是一般胆小,明知只有我一个人还带着这么多人来,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可以一次性多解决掉他们一些人。” 等那些人贩子靠近后沈威提着龙魂冲上去,这一次再没有保留实力,直接开启了十倍禁区之力,龙之力运转,龙魂剑吞吐出五米长的剑芒,一剑扫过顿时数人被拦腰斩断。 “快开枪,全部开枪,他再厉害也就一人一剑,我们近百人怎么都能围杀他。”领头的人贩子开口大吼,但他的吼声中却带着一丝恐惧。 沈威轻蔑的看了领头那名人贩子一眼,直接朝他杀了过去,领头那名人贩子见到这情况眼皮直跳,赶紧叫身边的人围上去,想要堵住沈威,同时他自己则快速后退。 如果是上百名受过训练的军人或许能围住沈威,可这些人贩子根本就是普通人,甚至吃喝嫖赌早把身体掏空了,这些人想围堵住沈威简直不可能。 只见沈威入龙归大海一般,不受丝毫阻拦,提着长剑快速冲向那名领头的人贩子,而沈威所过之处全部是残肢断臂,但凡拦截沈威的人全部被他手中龙魂剑削成两半。 “嗡~”领头那名人贩子只听见一丝轻微的剑鸣,他双脚便从膝盖处被斩断,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上,过去两三秒他才感觉到双腿传来的剧痛。 一剑削掉那名领头的人贩子双腿后沈威张嘴发出一声龙吟,周围靠的比较近的十人都双耳流出鲜血,有几人更是一头栽倒在地,而沈威则是趁机斩杀了十余人。 短短一会时间便有三十余人被杀,而且没一个是完整的,这种血腥、霸道的手段对于这些人贩子来说哪里见过,他们全部怕了,立刻有人转身便逃,有了第一个逃的其余人也都全部四散开来,一百余人气势汹汹的来到教堂,却是这结果。 而不巧的是此时安妮和海因正好赶回来,两人直接便动手了,两头都被堵死,他们根本没地方逃,有的人直接被吓的跪在地上求饶。 对于这些跪地求饶的人贩子沈威全部把他们丢进了教堂,打算交给警方处理,那些求饶的人听到沈威打算把他们交给警方后都松了口气,因为他们起码不用面对沈威这个杀星了。 至于那名被沈威削断双腿的人贩子小头目则没这么好运气,他被沈威提着朝远处上坡走去,沈威必须要审问一番才能了解这群人贩子的具体情况。一百六十二章动手前的准备 安妮也在教堂中对那些人贩子的小喽啰进行审问,老实交代的人自然最后会交给警方,如果不老实的肯定少不了要逼供。 海因神父此时却是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在胸前画着十字架,虽然他以前也是从神之仆从出来的,但他毕竟很久没上过战场了,何况沈威击杀掉那些人贩子的手段如此血腥,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不过海因神父也没多说什么,不忍归不忍,他却很清楚这些人贩子的可恶,也赞成沈威的做法,因为对付这些人只有以暴制暴,一次让他们从心底发寒,他们才会永远记住,当然这也只能是对于现在跪在教堂中那剩下的七十余人来说,对于那些被沈威斩成两半的人就只能去找阎罗王忏悔了。 一番审问过后总算搞清楚那群人贩子的情况,而被沈威一剑削断双腿的那名小头目在他们的团伙内和其中的重要人物有裙带关系,这倒是让沈威得到了不少消息。 得到有用的消息后沈威一剑斩杀那名小头目,回到教堂一脸凝重的对安妮、海因神父说道“这次的事情看来有些麻烦,这一伙人贩子不只是单纯的人贩子。” 安妮不解的问道“阿威,你审问到些什么?” 沈威深吸口气说道“外号为影子这个人你们听过没有。” 安妮摇了摇头,海因神父却是脸色变的很难看“影子是一个杀手,五年前名气很大,却不知道为何突然消失,这个人形同鬼魅,在黑夜中如同一道黑影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别人都称他为影子。” 沈威点了点头“这活人贩子背后便是影子,影子之所以拐骗很多小孩是想要训练出一批杀手,所有小孩要经过赛选,合格的他则当做杀手训练,不合格的便让人贩卖掉。” “很少人知道影子是这伙人贩子背后掌舵人,恰巧今天带队的那名小头目属于他们这伙人中重要人物的亲戚,他也是偶然偷听到的消息。” 安妮和海因神父没去怀疑沈威的话,因为他们相信沈威既然说出来,那就肯定是审问到有可靠的消息。 安妮开口问道“海因神父,你听过影子这人,那了解他的一些具体情况吗?” 海因神父苦笑着摇头,沈威却开口说道“影子和我一样是华夏人,最厉害的招数是影子身法和潜伏、暗杀,五年前因为被人追杀所以消声灭迹,世界猎人资料库中记载他属于b级悬赏犯,他却暗杀过两名b级世界猎人,都是一次得手,影子的实力很强大。” 听到沈威的话安妮脸色也变了,她知道(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