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巡猎者-第24部分_都市巡猎者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都市巡猎者-第2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巡猎者-第24部分
都市巡猎者-第24部分长也来了,他见到沈威、郑一凡后让警察把两人放了进去。 沈威问道“廖局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孤儿院出了什么事情?” 廖局长叹息道“很麻烦,孤儿院被毁,院中有数名孤儿被杀,孤儿院院长等一干人都被杀了,当时我正在睡梦中,阿金刚好在这附近,发现动静后便打电话立刻通知我,他则率先过来查看,结果阿金也被杀了。” 沈威听到后青筋暴露“畜生,到底是什么人,连几岁的孤儿都杀,还把孤儿院院长一干人全部杀掉,简直是畜生不如。” 廖局长愁的头发都快白了,发生这种大案对他的影响肯定很大,如果能破案还好,无法破案他估计也到头了,这可是一次性数十条人命,还有很多是几岁的孤儿。 “沈威,你跟我过来看看吧,其中有一个孤儿身体被砍成碎片,脑袋也被砍走,我估计是因为这个孤儿引起了。”说完廖局长带着沈威、郑一凡朝那被砍碎的肉堆走去。 沈威见到眼前的情况脸色更加难看,地上已经没有一块像样的尸块,被砍成数十块,小孩的内脏,手指掉落在地,即便是见惯血腥的沈威都有些无法适应,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几岁的孩子,一个什么都还不懂,天真无邪的孩子,他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能下如此狠手,这般对待一个孩子。 “廖局长,有没线索,知道这次凶杀案是因为什么吗?”郑一凡也是脸色无比难看,但他却依旧比沈威冷静些,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了解案情。 廖局长回答道”初步估计是仇杀,这被砍成数十块的小孩身份已经被确定,他父亲曾经是做赌石生意的,赌石那一行有仇家也无可厚非,后来小孩的父亲一次对赌输的倾家荡产,而那次对赌也已经确定是有人故意针对小孩的父亲。” “那一次对赌中小孩父亲倾家荡产后全家被杀,只有这小孩当初在外婆家躲过一劫,后来对方又找到小孩外婆家,把小孩外婆一家杀死,连隔壁数家的邻居都被杀了。” 沈威忍不住拳头紧握,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要如此赶尽杀绝,还牵连如此多的无辜,对方难道真的是要把与小孩一家有过丝毫关系的人都杀光吗? 郑一凡眉头紧皱“廖局长,那次的凶杀案好像是在武汉发生吧?小孩为何会在保山孤儿院?” 廖局长苦笑道“当时小孩又一次运气好,晚上发高烧被他外婆家的保姆送去了医院,才躲过一劫,最后警方考虑到小孩以后很可能还会被追杀,所以隐藏原来姓名,送来偏远的保山孤儿院,没想到对方竟然再次找来,这一次小孩终究是没能躲过去。” “不止小孩没能躲过一劫,连当初在武汉小孩外婆家时送小孩去医院的保姆一家都在几个月前被全部杀害,这已经是一件极为恶劣的连环凶杀案,华夏不断在追查,可惜没能把凶手抓捕归案。” 沈威深吸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后开口道“廖局长,能把所有资料都给我吗?关于这几次连环杀人案的所有资料,包括警方怀疑的对象有哪些,这种人渣一定要清除掉。” 廖局长本来想劝沈威不要接手,因为阿金这种老牌猎人都被对方杀害了,但一想到沈威已经获得世界猎人红本后廖局长又点了点头,他知道每一个能获得世界猎人红本的人都不是简单人物,或许沈威真能抓捕这名连环杀手也说不定。 一会后沈威、郑一凡便跟着廖局长去到警察局取来所有资料,包括警方怀疑的五名对象所有资料,郑一凡一人独自回去住处,沈威则是继续回到现场看看能否有什么发现。 可惜对方不是一个菜鸟,杀人手法很老道,而且滴水不漏,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沈威只能无功而返,天亮后才回到自己住处。 沈威无比沮丧,但回来后见到郑一凡不断的在敲打键盘,然后收集一些其余资料,甚至入侵一些其警方的情报部门盗取一些资料后沈威眼睛亮了,或许郑一凡能有什么发现。 “一凡,有没收集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郑一凡白了沈威一眼“你当我是神,一个晚上我连廖局长给我们的资料都没整理清楚,怎么可能收集到多少资料。给我七天时间,七天内我一定想办法弄到一些有用的资料,同时把你世界猎人的编号给我,我需要去世界猎人资料库中查找些资料。” 沈威点头把自己的编号给了郑一凡,而无事可做的沈威则是干脆洗个澡然后睡了,反正他也没办法弄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只能等待郑一凡的结果,情报什么的沈威不在行,这些只能靠郑一凡,同时郑一凡分析事情的能力也很强,沈威相信郑一凡能查出点什么来。 这七天时间沈威无事可做,干脆每天练练剑法还有龙之力,顺便等待郑一凡查的结果,傍晚沈威去到一片树林中练剑回来,郑一凡正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一凡,查的怎么样了?有没关于连环杀手的线索。” 郑一凡点了点头“警方提供的资料有五个怀疑对象,我把警方的资料整理好,然后从世界猎人资料库调集了一些资料,自己在想办法收集一些,经过初步判断这五人已经被我排除掉两人。” 说着郑一凡舀过笔记本继续说道“剩余的三人中有一个叫做杨的缅甸人便是两年前和被害人张旭,也就是那个被杀孤儿小张的父亲对赌的人,杨当初对赌时使用不光彩的手段设计让张旭输的倾家荡产,不过我猜想这个杨是背后受人指使。” “剩下两人一人叫做李凯文,缅甸人,曾经和张旭有仇,在缅甸有些势力,通过资料显示这人有可能是背后想要张旭全家性命的人。另外一人名叫邓志,这个人是嫌疑最大的人,邓志家里也是做赌石的,十年前赌输给了张旭,结果邓志的父母因为不堪债务双双自杀。” “邓志背井离乡参加雇佣军,就在张旭被算计的半年前邓志去到了缅甸,再加上其他一些线索,这个邓志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他也有杀人本事,也足够狠辣,一个常年徘徊在生死的雇佣军绝对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邓志之所以要下手如此狠辣无疑是为父母报仇,他把这一切都归于张旭身上,认为是张旭让他父母赌石输掉后才自杀,正因为这样才会想要对张旭的家人斩尽杀绝,甚至所有跟张旭有关,和小张有接触的人都不放过,还有一点,这个邓志在世界猎人资料库中也有悬赏价位,他的人头价值两百万美金,属于c级通缉犯。” 沈威点头叹息道“赌石可谓是一刀生一刀死,既然选择做赌石那就应该有心理准备,一凡,我们现在要怎么查?” “先从杨下手,杨是这三人中最好找的人,最主要的是他很清楚两年前是谁要张旭倾家荡产的,虽然我觉得嫌疑最大的是邓志,但这只是猜测,一切都必须确定后我们才好办。” “好,明天便前往缅甸找杨。”两人晚上吃过饭后沈威打了个电话让廖局长帮郑一凡办理出国手续便早早的休息了,打算养足精神去调查连环杀人案的凶杀。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餐去找廖局长舀了护照后两人便动身前往缅甸,路上沈威说道“一凡,我们要怎么做?暗中抓捕杨然后逼供吗?” “这虽然也行,但这样做是违法的,不如由我出手和杨对赌,以魂之力赌石我绝对能让杨输的一败涂地,到时候再逼他说也不迟。”一百二十章前往非洲 两人来到缅甸本来准备先找家酒店住下,等明天再去杨的赌石场,可等两人一来到缅甸稍微一打听便听到杨死了,三天前被人杀于家中,全家老少一个都没放过。 凶手先一步来到缅甸把杨解决掉,这无疑是断了沈威他们追查的线索,不过这样一来嫌疑犯就只有两个了,当然这只是沈威他们的猜测,无法确定是真实的,所以能从杨那得到线索无疑是最好,为此沈威他们才会特地赶来缅甸。 晚上在酒店中郑一凡苦笑道“这下不好办了,杨一死我们就完全只能凭猜测,这还不是最气人的地方,关键是杨死了我们即便能确定凶手是谁也不知道凶手目前的下落,全世界那么大,根本没办法找。” 沈威笑道“一凡,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只要能确定凶手是谁,然后有详细资料,我便能有办法追踪到凶手。” 郑一凡诧异的看了沈威一眼,虽然不知道沈威能以什么方法找到凶手下落,但他依旧选择相信沈威“那我们回去华夏,我有很大把握凶手是邓志,会尽快把邓志的详细资料收集全,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两人这次算是白跑了一趟,却也不能算完全白跑,起码一开始郑一凡没太大把握邓志是凶手,但通过杨全家被杀郑一凡更加确定邓志是凶手,现在要做的便是收集邓志的资料。 郑一凡先一步回国,沈威却依旧留在缅甸,邓志在缅甸待过不短的时间,或许也能收集到一些邓志的资料。 十天后郑一凡打来电话,告诉沈威邓志的资料收集的差不多了,加上沈威自己在缅甸也打听到一些邓志的消息,资料已经足够详细,可以让蓝光进行定位追踪。 蓝光追踪到的位置显示邓志去了非洲,这让沈威眉头微皱“这邓志跑的可够远的,不过没关系,去非洲我一样会把你抓回来,如此丧心病狂,杀害这么多无辜的人,即便是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抓回来。” 沈威也踏上前往非洲的航班,他有d级猎人红本在身,根本不需要办理护照,任何国家都通行,直接去便是了,这倒是省了很多事情。 两天后沈威已经抵达非洲,来到蓝光追踪到邓志的地方,蓝光能追踪到的只是一个大概范围,具体的位置还得靠沈威自己找,这里大多是黑人,邓志是华夏人,要找到邓志到也不会太难。 沈威开始到处打听邓志,蓝光的声音在沈威脑海中响起“阿威,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样明着打听为好,郑一凡收集到的资料显示邓志实力很强,他在非洲还有些本土势力,发展了一支雇佣军,如果被他提前知道你在追捕他或许会有些麻烦。” “我就是要让邓志知道,他也是一个高手,知道后肯定会来找我麻烦,如此一来才能省去我寻找他的时间,”说完后沈威依旧舀着邓志的照片到处打听。 直到晚上沈威都没打听到一点消息,他只能先找家旅店住下,等明天继续打听,沈威相信自己这样大张旗鼓的打听最多三天时间邓志便会收到消息,到时候只要等着邓志出手便是。 到第二天晚上沈威出去吃饭时便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背后有十余名黑人一直跟踪自己,沈威脸上出现笑容,看来是邓志收到消息了,所以才派出手下来解决或者说试探自己。 沈威丝毫没在意,他怕的是邓志不让人来找自己,现在人来了倒是没有什么好怕的,自顾自的吃过饭后他依旧慢条斯理打听着邓志的消息,不过路却是越走越偏僻,渐渐来到野外无人之地。 “出来吧,我知道你们跟踪我半天了。”沈威笑着看向躲藏在远处的十多人。 这十多人没有全部走出来,而是有一人走了出来,来到沈威面前开口道“小子,你是谁?为何舀着照片到处打听人?” “特地从华夏赶来取邓志脑袋的人,你们应该是他手下吧,不想死的就告诉我邓志躲在哪。” “找死!”听到沈威的话黑人低吼一声拔出一柄丛林短刀便冲向沈威,这黑人到也有些本事,身上有着若有若无的杀气,这都是真正杀戮积累起来的。 “不自量力!”沈威叹息着摇头。 黑人冲到沈威身边,手中短刀劈砍向沈威肩膀,估计是想要卸掉沈威双臂然后活捉回去交给邓志。 黑人相比于普通人厉害很多,十个八个普通人都未必是这黑人对手,但在沈威面前这黑人却是弱的跟婴儿一样,见黑人一刀劈下,沈威侧身避开,左手一把抓住黑人握刀的手腕,骇然发力一把将黑人的手臂骨头全部拧碎。 “啊~”黑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这一条手臂铁定是废了,被沈威拧的粉碎性骨折,即便能治好以后也会有影响,断然没能力再握紧战刀。 “突突突...”远处十余名黑人见到这情况立刻端着微冲对准沈威扫射,沈威脸上出现一抹冷笑,一把抓过面前的黑人挡在自己身前,无数子弹打入黑人体内,这名黑人被打成了筛子。 而沈威已经失去踪影,野外没有一丝灯光,只有微弱的月光,沈威速度又快到极致,普通人的眼睛根本无法跟上沈威的速度,再加上黑夜的掩护,所有十余名黑人彻底失去了沈威的踪影。 “啊~”一名黑人惨叫,在十余名端着微冲的黑人发愣时沈威已经出现在一名黑人旁边,而那名黑人则是已经瘫倒在地不断抽搐。 “不想死就告诉我邓志的下落,在我面前你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剩余的黑人确实都怕了,面对沈威这样一个高手,他们怎能不怕,但他们中间却没一个人开口,全部调转枪口疯狂扫射。 见此沈威暗暗吃惊,这些黑人还真嘴硬,竟然没一个软蛋,看来自己必须得让这些人都失去行动能力,然后慢慢逼问才行。 沈威哪里知道这些黑人嘴硬是其一,最主要的是这些黑人都知道邓志的手段,如果他们敢出卖邓志,那不止是他们会生不如死,连同家人都不会有活口,这般情况下他们还不如被杀死的舒服。而且在这些黑人眼中沈威虽然厉害,但邓志也不是摆设,他们不认为沈威真能把邓志怎样。 见没有一个黑人开口,全部调转枪口对准自己,沈威舀出陨铁伸缩棍,脚下生风,在黑人开枪前先一步动了,避开枪口冲向那些黑人,手中陨铁伸缩棍不断挥舞,每一棍下去力道都把握的恰到好处,能让黑人伤筋动骨倒地上爬不起来,却不至于让这些黑人死去。 突然沈威感觉背后被人锁定,他顿时猜到有狙击手,而且这狙击手还不是一般的狙击手,自己现在虽然不是以最快速度在移动,但普通人双眼肯定是无法跟上自己的速度,这狙击手能锁定自己,到也是个厉害角色。 在狙击手扣下扳机之前沈威再次加快速度,再加上黑夜的掩护,远处那名狙击手也无法再看清楚沈威的动作,短短一会时间那十余名黑人半全部到底,没一个还能爬起来。 见此远处的狙击手不再瞄准沈威,而是对着一名倒地的黑人扣下扳机,打算杀人灭口,不让沈威有审问这些黑人的机会。 沈威脸色冷到了极点,龙翔步踏出,带起一道残影冲向远处狙击手,那名狙击手的确是一个高手,虽然沈威和他相隔还有很远,却依旧感觉到危险,不再停留,转身便准备逃跑。一百二十一章邓志的下落 可惜面对沈威这名狙击手根本没逃跑的机会,一会后沈威便追上黑人狙击手,黑人狙击手见无法逃脱,直接舀出一枚手雷准备同归于尽,到不是这名黑人多有骨气,而是他担心自己被沈威抓了后忍不住会招供,但他又不敢招供,邓志知道他家人的情况,如果敢出卖邓志,他家人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想死?迟了!”沈威低吼一声右手凝聚龙之力,龙拳打出,一拳打在黑人狙击手握住手雷的手臂之上,龙拳的拳影粉碎了黑人狙击手的手臂,手雷飞出去老远才爆炸。 沈威快步冲到这名黑人身边,卸下了这名黑人另外一条手臂的关节,让他没办法再自杀,之后沈威才提着这名黑人朝另外十余名倒在地上的黑人走去。 等沈威回到刚才的地方时却发现地上的十余名黑人全部被人一刀割喉,如今只有自己手中提的黑人狙击手,如果这狙击手嘴硬的话这几天就白忙了,只能等待邓志再次行动才行。 黑人见到这结果忍着双臂的疼痛冷笑道“小子,死心吧,你不可能知道邓志的下落,也许他此刻已经离开这座城市。” “哼,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关于邓志的事情,把邓志现在躲藏的地方说出来,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沈威全身杀气弥漫开,浓郁的杀气人黑人浑身一个激灵。 但这黑人依旧是闭口不回答沈威的问题,沈威不得已只能对这黑人逼供,可惜现在其余那十余名黑人都死去,沈威不敢下手太狠,如果这一名黑人被弄死那他将失去了所有线索。 就在沈威一筹莫展时蓝光的声音在沈威脑海中响起“阿威,你其实不用急,直接把这家伙带回去市区逛一圈,让邓志知道你生擒了一个就行了,这样一来邓志要么再次安排人来对付你,或者离开这座城市。” “但有我蓝光在邓志离开这座城市也别想逃掉,只要他胡乱移动将更容易被找到,再者我们可以借此来逼被你抓到的黑人开口。” 沈威有些不解“蓝光,你倒是说清楚,这如何能逼这黑人开口?” “你想啊,这些黑人为何都会如此嘴硬?无非就是怕邓志的手段,所有不敢出卖邓志,其一是担心邓志会让他生不如死,但他现在已经在你手中,所以这一点不是关键,关键是他担心出卖邓志后邓志会杀光他家人,这便是一个突破口。” 听蓝光这么一说沈威即刻明白过来,脸上也出现了笑容,不再审问黑人,而是提起黑人准备朝市区走去,沈威不再折磨他反倒是让黑人感觉到不对劲,黑人开口道“小子,你杀了我吧,我不可能告诉你任何事情。” 沈威冷笑着对黑人说道“是吗?我现在也不打算让你开口了,我准备提着你去市区转一圈,让邓志知道你被我抓了,你认为邓志到时候会怎么想?他会不会怀疑你已经出卖他?” “到时候我要做的就只有等待,邓志的手段你很清楚,如果邓志怀疑你出卖了他,你说他会不会杀光你家人,甚至让你的家人生不如死?我想有很大可能,而我只要盯紧一点,看看哪一家没灭的干干净净或许就能找到线索,到时候自然有一丝机会找到邓志。” 黑人眼中出现了恐慌,他大吼道“我没有出卖邓志,他不会杀我家人,我求求你杀了我,对你开枪的是我,我的家人是无辜的。” 沈威好似丝毫没听到黑人的话“当然你现在也可以选择咬舌自尽,以此来向邓志表面你不可能出卖他,但他知道吗?答案是不知道,我也不可能告诉他你没有出卖他,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不,我求求你杀了我,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有父母,他们都是无辜的,你如果按照你说的做邓志会杀了我全家的,我的家人是无辜的。”黑人不断哀求沈威,其实沈威不过是在吓唬黑人而已,如果让他真那么做,导致邓志杀光这黑人的家人,杀掉那些无辜的人沈威估计做梦都会不安稳。 沈威不是没杀过人,但他有自己的原则,只杀该杀的人,手无寸铁的无辜人沈威断然不会下手。 沈威深吸口气看向黑人再次说道“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邓志的下落,你别想着嘴硬,如果你不说我便带着你先去市区走一圈,然后找地方隐蔽起来,让邓志知道你被活捉,更让邓志认为你有可能出卖他,到时候你的下场和出卖邓志是一样的。” “如果此时你说出邓志的下落,我不敢保证你家人肯定没事,但我一定会尽力猎杀邓志,只要邓志一死,你和你家人都能活下来,虽然这是一种赌博,但你已经没有选择,不按照我说的话去做,那我便会想尽办法让邓志觉得你已经出卖他。” 黑人眼中出现一丝犹豫,他不敢出卖邓志最主要是担心家人出问题,现在听到沈威的威胁后他却不得不重新思考,而且如果沈威真能猎杀邓志,那不止是他家人能不受威胁,他自己也能活下去,能不死没有谁愿意死。 最后黑人一咬牙“好,我告诉你邓志的下落,希望你能给我家人还有我留一条生路。” 沈威笑道“很好,我说道做到,等猎杀邓志后绝对不为难你家人。” 一会后黑人便把邓志的藏身之处告诉沈威,邓志在这座城市西北面五里外有一栋工厂,工厂表面是上做一些非洲日用品生出,地下则是一个雇佣军基地,那便是邓志的老巢。 听到后沈威笑了,他把黑人带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来到西北面五里外的工厂,在非洲这种地方工厂很少,邓志的工厂自然很容易找到。 如今是晚上,工人们都已经回家,沈威悄悄进入工厂,朝着那名黑人狙击手说的地下室入口走去,以沈威的身手要避开那些监控不难,他很轻松便来到了地下室入口。 地下室有两三百人,这是让沈威头疼的问题,即便沈威厉害,但两三百人可不少,而且都是职业雇佣军,这些人比普通人厉害很多,沈威一人想要对付这么多职业雇佣军有些麻烦,虽然沈威不惧,但这些人也足够让沈威累的够呛。 邓志也是个高手,如果沈威在这些职业雇佣军身上浪费太多力气,那面对邓志肯定会有些吃力,这才是沈威最为担心的,他想着考虑的是如何人轻松解决掉邓志,最主要的是沈威也不愿大肆杀戮,虽然沈威是见惯生死的人,但几百条生命要让沈威收割掉,他还是有些不忍。 蓝光好像看穿了沈威的心思,他的声音在沈威脑海中响起“阿威,你不需要有太多顾虑,邓志手下这些人没一个是善类,特别是邓志简直就是一个杀人狂,单单是他在华夏那几起连环血案便杀了数百人,如果算上这些人来邓志所杀的所有人,我估计没有五千也有三千,有邓志在,他手下的人能有哪个是杀戮少的人?” 沈威苦笑道“蓝光,你的话我也知道,可几百条命如果全部杀了,单单是流出来的血就有多少你知道吗?如果我也肆意杀戮,那我和邓志又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两三百人即便让我杀也能把我累的够呛。” “阿威,你太过天真了,想做卫道士又不想沾染敌人的鲜血,这根本不可能,这个世界已经浑浊不堪,如果你没有以身饲魔的决心,何以卫道护住心中的净土?”一百二十二章以身饲魔 停顿一会蓝光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两三百人,根本就是你心中抵触所产生的一个借口,如果以近战杀戮两三百人确实会让你累的够呛,但你别忘了你储物袋中也有武器,无限子弹k、高功率镭射手枪,对付普通人这两件武器收割生命很快,不需要你一个个冲过去斩杀。” 沈威深吸口气眼中神色变的坚定,是的,这些人哪个不是沾满鲜血之辈?这些人是邓志的手下,以邓志那血腥残忍的手法,他这样的人断然不会有人性,因为有人性的无法在邓志手下生存,这些人不值得怜悯,杀他们将让更多人活下去,如果非要以杀戮来守护心中的净土,那就以身饲魔吧。 见到沈威的眼中的神色蓝光笑了,对于敌人、恶人、人渣不需要有怜悯,只有沈威能做到谨守本心不对任何普通人下手,保持着心中的善念,但对于敌人却有心如铁石才能真正的踏上巅峰,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卫道者。 沈威从储物袋中舀出无限子弹k端在右手,左手再舀出镭射手枪,进入地下室后沈威眼神变的冰冷,杀戮从这一刻开始,十数名邓志的手下发现了沈威,沈威没有丝毫犹豫,右手中的无限子弹k疯狂扫射,左手的镭射手枪也是射出一道道激光,十数人瞬间便被肆虐的子弹击杀。 疯狂的枪响引起了地下室中其余人的注意,沈威却是不管不顾,依旧不断开火,而他自己双脚也没停下,脚步不断移动,身体快若虚影,对方双眼根本跟不上沈威的速度,枪械无法对沈威造成威胁。 短短一会时间便有数十人死去,邓志手下一名小头目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让一群人去舀来防弹盾牌,以此抵挡沈威的疯狂扫射,然后所有人都放弃了手中枪械,舀出军刀,想要以人海战术困住沈威然后杀死身为。 别说这样还真有些效果,防弹盾牌足以挡下k的扫射,虽然沈威的镭射手枪依旧能击穿盾牌,但镭射手枪射速毕竟只有那么快,而且不断射击也开始发热,为此沈威只能是收起镭射手枪和无限子弹k,拔出龙魂剑冲上去。 防弹盾牌能挡住子弹,却挡不住沈威挥舞的龙魂剑,龙魂锋利异常削铁如泥,加上沈威以龙之力催发的剑芒,一剑所过数名舀着防弹盾牌的黑人连人带盾牌被腰斩。 这让所有黑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但他们依旧冲上去,围攻向沈威,如此大的动静邓志也出现了,此时他不可能还不知道地下基地的动静,除非他耳朵是摆设,见到沈威大显神威后邓志一脸凝重,他自己是行家,实力强悍,自然能看出沈威也有强悍无比的实力。 “住手!”邓志一声大吼,他手下所有人都停下了攻击,沈威也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准备看看邓志到底打算说什么。 见所有人都停下后邓志看向沈威开口道“阁下是何人,为何无缘无故来我邓志的地下基地大开杀戒?” 沈威冷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舀你脑袋去领取赏金。” 邓志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但他还是开口说道“如果你是为了钱,那我给你一大笔钱便是,要多少你开个价。” “我说过了,我只要你的脑袋!”沈威看向邓志,对于这邓志沈威绝对是必杀。 “你找死,给你面子别以为是我邓志怕你,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死在这好了,全部给我动手,杀了这小子!”邓志沉声大吼,他手下的两百余人围攻向沈威。 沈威心中冷笑,他倒要看看有多少不怕死的敢冲上来,两三百人能让沈威杀到手软,但人不是冷血动物,只要沈威足够强悍,杀的对方所有人胆寒,剩下的人自然不敢再冲上来,或许这两三百人中有不怕死的狠角色,但绝对不可能是全部,人是有恐惧、有思维的动物。 “杀!”沈威大吼一声,提着龙魂迎了上去,长剑所过血肉横飞,龙魂的锋利不是吹的,剑芒也不是摆设,邓志手下的人但凡被剑芒扫过没有一个能幸免。 沈威杀的起劲,短短数秒再次有十余人被杀,地上倒着的尸体鲜血不断喷出,最主要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嗡~”一道轻微的响动,沈威感觉到一丝冷芒,邓志出手了,他趁沈威杀戮之时避开沈威视线,靠近沈威突然发起攻击,想要以偷袭的方式一击重创沈威。 感觉到冷芒沈威快速躲避,头也不回的舞动龙魂剑朝冷芒发出的方向扫去,可惜还是慢了少许,被邓志手中军刀在肩膀处划开一道伤口,幸好沈威反应够快,邓志这一刀不深,同时见沈威龙魂剑横扫而来,邓志也是不敢再继续停留,快速后撤退入人群,他可是看到了沈威的长剑有多锋利。 “邓志,有胆战出来一战,躲在人群中偷袭算什么本事。”沈威气的跳脚,但 周围都是人,邓志躲入人群中沈威根本没机会斩杀邓志。 邓志手下那些人见到沈威受伤后全部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开始见沈威大显神威他们有一丝后怕,但此时邓志出手偷袭让沈威收拾,这些人都确定了沈威也和他们一样,是有血有肉会受伤、会死亡的人。 沈威不再留手,开启八倍禁区之力张嘴发出一声龙吟,最靠近沈威的数人被沈威这一吼七窍流血瘫倒在地,即便其余人也都多少受了影响,心神不稳,胸中气血翻腾。 沈威趁机杀向邓志,邓志见此强忍着问问作响的脑袋,快速后撤,同时大吼道“都给我围上去,他只有一人,我们有两百多人,外围的人别傻愣着,用枪攻击,谁杀了这小子我给他千万美金。” 邓志的大吼让很多人都从龙吟中回过神来,加上千万美金的重磅炸弹所有人都鼓足了劲围杀向沈威,外围的人也都端着枪对沈威进行点射,一时间沈威感觉到不小压力,他无法再朝着邓志冲杀去。 见此沈威开启瞬间狂暴,龙之力注入嘴中,火龙咆哮弹发动,一颗直径超过一米五的巨大火球从沈威嘴中喷出,朝着邓志所在的方向飞速撞去,邓志见情况不妙立刻闪躲的远远的。 邓志是躲过去了,但他手下却有十数人被这高速旋转的火球撕碎,火球撞上墙壁后发生爆炸,又有数人被炸死,而地下室被炸的坍塌下一角,同样让几人被掉落的水泥块砸死。 “嘶~”所有人都倒吸口冷气,这还是人吗?简直是一个怪物,很多人都开始后怕,不敢再冲上去,面对沈威这种凶人,邓志手下那些普通人不胆寒是假的。 “混蛋,都给我杀上去,谁杀了这小子我给他两千万美金,如果有人敢后退,我定要他生不如死,让他的家人一个不留!”听到邓志的话他手下的人只能是硬着头皮再次冲了上去。 沈威眉头紧皱,没想到火龙咆哮弹都没能镇住所有人,看来真得杀到他们胆寒才行,但一旁的邓志也不是个弱者,如果自己一个不留神很可能再次被邓志偷袭。 沈威大杀四方,邓志脸色变的无比难看,他想不通什么地方得罪沈威这凶人,非要取他脑袋不可,无奈之下邓志只能让自己亲手训练的十多名高手也出手,让他们找机会偷袭沈威。 沈威一剑斩出还来不及收回龙魂剑时邓志手下一名高手抓住机会冲向沈威,沈威冷笑,左手龙拳打出,邓志手下那名高手见到沈威打出一道拳影后脸色凝重,他只得挥舞手中短刀抵挡,可沈威的龙拳不是那么好抵挡的,对方被沈威一拳打的双手手骨震碎,倒飞了出去。一百二十三章追捕邓志 冲上来想要偷袭沈威的高手不止一人,另外一人趁机杀向沈威背后,沈威侧身避开,回身一脚踢向对方,就在沈威一脚踢出时邓志再次出手,手中军刀直指沈威胸膛。冰@火!中文 邓志出手比他手下那十多名高手厉害很多,手中军刀快、狠、准,沈威不得已只能强行停下自己的一脚,侧身闪避,同时龙魂剑以最快的速度想要收回。 邓志见自己的一击被沈威躲开,而沈威已经收回龙魂剑,手中军刀急转直下,在沈威腹部切开一道浅浅的伤口后再次后退入人群,为此沈威气的脸色铁青,这邓志实力异常强化,却格外小心,根本不和自己硬战,每次都是抓住机会进行偷袭,一击得手便后撤。 沈威发狂了,几次被邓志偷袭让他怒发冲冠,手中龙魂剑芒更盛,下手也比刚才狠辣多了,双脚踏着龙翔步不断冲杀,邓志手下的人倒下的速度更快。 数秒后沈威连续爆发好像是出现了短暂的力竭,在沈威换招的瞬间邓志再次杀了出来,这一次沈威脸上出现一丝冷笑,感觉到邓志出手后沈威即刻开启瞬间狂暴,速度提升一倍有余,迎上想要偷袭的邓志。 “糟了!”邓志暗自不妙,他没想到沈威是故意卖一个破绽给他,以此吸引他偷袭,然后瞬间杀过来,见沈威一剑斩落,邓志只能以手中军刀抵挡,他的军刀和他手下那些人的武器可不一样,是特别定制的,属于华夏名家之手,到也不至于轻易被沈威斩断。 “铛~”一击对碰,邓志感觉到如同山呼海啸帮的巨力席卷而来,他双臂一阵发麻,双脚不断后退,退开七八步,撞到手下数人才稳住身形,而沈威则又冲杀了过来。 邓志即刻让手下的人挡住自己,钻入人群中,面对滑不留手的邓志沈威无比头大,无奈之下沈威只能打算先把邓志手下的人杀到不敢再冲上来后再解决邓志。 邓志一击对碰便明显落了下风,他发现沈威不是他能匹敌的,于是让手下的人不断围攻沈威,自己则偷偷带着十多名高手离开了地下室。 杀戮不断在继续,沈威已经有一丝喘息,两三百人死在他手下的人已经过半,邓志手下那些人彻底怕了,面对这样一个杀神,杀他们根本如同砍瓜切菜般。而此时大家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邓志自己先开溜,这顿时让所有人再不敢围攻向沈威,全部四散逃跑。 沈威自然也发现邓志跑了,他没有心思去追杀邓志手下那些小喽啰,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地下室,此时邓志定然还没逃出去多远,加上有蓝光的追踪定位系统,沈威能知道邓志逃跑的大概方向,要追击邓志不会太难。 沈威来到邓志工厂的停车场,随意跳上一辆车,在蓝光的指导下剪断电线打火后朝着邓志离开的方向追去,非洲不比华夏,这里的道路没华夏四通八达,蓝光定位出大概方向后沈威只需要不断开车追击便是,除非邓志下车朝林(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