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巡猎者-第21部分_都市巡猎者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都市巡猎者-第2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巡猎者-第21部分
都市巡猎者-第21部分一丝诧异,他没想到卡梅特是一名异能者,或者说魔法师,这种能力可谓是相当特殊,但沈威也不惧,他早便猜到卡梅特肯定会出手和自己过一两招,如此来判断自己的实力。 沈威没有丝毫保留,瞬间进入狂暴状态还叠加了六倍禁区之力,龙之力注入口中,张嘴一吸把卡梅特那能够瞬间融化钢铁的火浪吸入嘴中,“火龙咆哮弹!” 吸入卡梅特的火焰后沈威大吼一声喷出一个巨大的火球,火球高速旋转着朝卡梅特席卷去,因为这次沈威吞噬了卡梅特的火浪,火球直径超过两米,旋转起来威势滔天。 卡梅特双眼一凝,他没想到沈威竟然如此强悍,张嘴便吞噬掉自己的火焰复苏,卡梅特不敢有丝毫保留,双臂探出大吼道“炎火炮!”这招是卡梅特的底牌之一,他此时却因为沈威火龙咆哮弹的威势不得不动用底牌。 “轰!”剧烈的爆炸,且都是火焰,在这冰天雪地中造成的动静无与伦比,周围全部融化,地面那无比厚实的冰层破碎,海水喷涌飞出,一个直径超过五十的大坑出现,即便喷涌飞出的海水都变成了温水,这等实力堪称恐怖。 两人在冰层碎裂时都以最快速度后撤,远离海水涌出的地方,同时也都没有再出手,各自都没打算死磕,无疑是试探对方实力而已。一百零四章浮出水面的高手 而在两人数百米开外的乌琴语却是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她因为对沈威有着一丝好奇,所以偷偷吊在沈威背后,见沈威和卡梅特出手后她本来还打算冲上去帮忙,毕竟卡梅特的实力绝对是强悍无比,她不认为沈威能匹敌卡梅特,加上沈威也救过她一次,所以打算帮忙,卡梅特虽然厉害,但乌琴语认为如果她和沈威联手的话应该能击退卡梅特。 出现在乌琴语面前的场面却让她后背发冷,恐怖,简直是毁灭般的力量,她已经开始怀疑沈威、卡梅特到底是不是人,两人年纪都不大,却有着这般变态的实力,根本已经超出人类范围,乌琴语此时才发现以往她太高估自己,和这些真正的怪物比起来她还有不小差距。 卡梅特深吸口气看向沈威说道“好强,你的实力已经足以和我匹敌,不如你我联手,只有这样遇到虚无情才有一丝机会。”沈威展现出来的实力得到卡梅特认可,同时卡梅特更加认识到虚无情的恐怖,以沈威这般强悍的实力都说出遇到虚无情转身便逃为最好,这足以看出虚无情的可怕。 沈威摇了摇头“卡梅特,这一场考核主考官已经限制互相厮杀,我们不需要忌惮虚无情,如果下一场考核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联手。”听到沈威的话卡梅特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离开。 沈威心中苦笑,卡梅特当真恐怖,自己已经动用所有底牌才能和卡梅特不相伯仲,要知道自己这种状态可是最多维持五秒,如此看来如果对上卡梅特必定输多赢少,不过如果有需要的话倒是能多一个强力帮手,这对于沈威来说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这般剧烈的战斗可是十分少有,如此大动静在这南极无疑相当于一场小型地震,附近所有强者都被吸引了过来,很多人见到是沈威和卡梅特交手后都倒吸一口冷气,去年有卡梅特这么一个怪物已经让所有人够呛,今年又冒出一个和卡梅特势均力敌的怪物,这让大家怎么活。 乌琴语还在震撼当中,却看到蛇男出现,蛇男迈开脚步朝着沈威走过去微笑道“怎么样?” 沈威深吸口气“很强,卡梅特不愧是去年独占鳌头的人,而从卡梅特的话中不难看出蓝革应该要压卡梅特一筹,蓝革又是一个不能招惹的人。” 乌琴语此时也走了过来,眼神复杂的看向沈威道“卡梅特、蓝革是怪物,你又何尝不是,连卡梅特都只是与你势均力敌而已。” 沈威摇了摇头没多说什么,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短时间内确实可以力敌卡梅特,甚至他有信心压卡梅特一筹,却无法取胜,但他一旦施展狂暴叠加六倍禁区之力将后续无力,五秒无法击败卡梅特必定是自己落败,所以真正和卡梅特拼命的话他绝对是输多赢少。 深吸口气,蛇男再次开口道“沈威,如今我对所有人的大概实力都有了具体判断,想听听吗?” 沈威笑道“自然乐意,我也很好奇所有人的大概实力排名。” 蛇男开口道“最强的无疑是虚无情和来自沙皇国那头野兽洛克,或许你觉得洛克未必是最前人员之一,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洛克绝对比我们强悍。” 这一点沈威没有怀疑,不止是蛇男这么说,罗炎也叮嘱过自己不能招惹洛克那头野兽,由此不难看出洛克的强大,或许他将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和虚无情叫板的人。 蛇男再次说道“其次应该是罗炎、蓝革,蓝革能压卡梅特一筹,足以证明他的强大,至于罗炎,虽然我没见他出手过,却看过他去年一人枪挑西方年轻一辈高手的视频,从中不难看出他的强大,罗炎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让我觉得他不会比蓝革弱。” 这一点沈威也认可,蓝革的强大卡梅特已经承认,至于罗炎,沈威和他接触最多,确实能感觉到罗炎身上散发出的一丝气息带给的巨大压力,罗炎绝对不简单。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还是得说到现在才轮到卡梅特、你、我还有络丽丝,虽然没和络丽丝有过交集,也没见她表现的太过抢眼,但他的招式太过诡异,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再下来则是乌琴语、麦罗、杰森、钱海、毕索、小和尚、乔尼等人,至于其余人应该都不会太强,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次杀出一匹黑马。” “同样这些人的实力也只是我的判断而已,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几人中小和尚、钱海,还有乌琴语三人应该比你、我弱,至于麦罗、杰森、毕索、乔尼只是我的猜测,无法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比我们弱,毕竟我没和他们交手,当然我也不敢保证、卡梅特、络丽丝就真的和我们一个档次,如果他们有什么特殊底牌的话一切都不好判断。” 听到蛇男的话乌琴语脸色有些不好看,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如蛇男,同样也敌不过沈威,到还真不是蛇男小看了她,不过她依旧开口道“蛇男,你对于最前面那些人实力的判断我认可,关于卡梅特、你还有沈威的实力也确实都不是我能匹敌的,但络丽丝是否有你说的那么强大就有些可疑,同时小和尚的实力我不认为他能和我一个级别。” 沈威笑道“乌琴语,小和尚或许确实比你们弱一点,但差距不会太大,至于络丽丝是以幻术和魂之力战斗,这样的人招数太过诡异,或者说防不胜防,我还真有点忌惮这女人。” 说完沈威看向蛇男问道“蛇男,这乔尼又是谁?之前好像没听过这么个人物。” 蛇男沉声道“乔尼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有这么号人物,他来自美洲,实力很强,只是之前一直很低调,就在刚才乔尼和钱海为了抢夺一名死刑犯大打出手,后来有第三人出现他们两人才各自罢手,至于乔尼还有没其他底牌我不敢确定。” “蛇男,多谢你的情报。”说完沈威对蛇男拱手。 蛇男笑道道“不必客气,沈威,那我们就此别过,这附近一带所有死刑犯都因为你刚才和卡梅特的战斗惊走了,我们留在这里已经没办法完成考核。”说完蛇男便转身离开。 乌琴语冷笑着说道“沈威,这蛇男也太高估自己了吧,虽然我承认上次我是败给了他,但他也没比我抢太多,他的实力不见得能和你、卡梅特相比。” 沈威却是一脸凝重的说道“乌琴语,你低估蛇男了,他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即便是我也很不愿意和他对上,这个人不简单,他和你交手时没全力以赴。” 乌琴语一脸诧异的看向沈威,但她却没办法怀疑沈威的话,从沈威的脸上她能看出这是真话,蛇男或许真是一个不能招惹的人物。 说完沈威对着乌琴语拱手道“乌琴语,我们就此别过,等猎杀掉两名死刑犯后营地再见。” 乌琴语黑着脸吼道“沈威,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其他男人都恨不得拜倒在我面前,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你身旁难道让你觉得碍眼吗?何况这冰天雪地的,你要把我一个女流之辈丢在这里?我遇到蛇男、卡梅特这种高手怎么办?如果我因此受伤,那就全是你的责任,你得负责。” “额~”被乌琴语这么一吼沈威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心里yy着这女人不会是因为自己救过她想要以身相许吧?一百零五章与美女同行 乌琴语说完后才发现自己的话好像有些不对,脸上顿时出现一抹红晕,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话突然就从嘴里冒了出来,此时才有些后悔,气愤一时有点尴尬,两人都不再说话。冰@火!中文 沈威心中苦笑道“女人真是奇怪,美女的心思更是猜不透。” 乌琴语见沈威不说话气的直跺脚,同时也觉得丢脸,自己这样说话了沈威这混蛋竟然不开口,难道真觉得自己是厚着脸皮硬要跟在他身边,乌琴语仔细一想确实好像是自己厚着脸皮要和沈威一起走吧,想到这里乌琴语顿时有些无地自容,准备离开。 沈威此时却开口道“我们走吧,这附近的死刑犯确实如同蛇男所说都被惊走了,看来我们得走远一点才能找到猎物。” 乌琴语本来面子挂不住准备转身离开,听到沈威的话心中顿时想着“既然他邀请本小姐了,那我就和他一起走吧。” 两人一同朝着远处走去,冰天雪地打出一片白茫茫,两道人影并肩朝前方走去,而且其中一人还是一名长相、身材都绝佳的美人,至于沈威也算的上棱角分明,身材也不错,加上那一股强者的气息,到也显得不配,此情此景显得十分浪漫,美女、强者还有飘落的雪花,沈威想着这算不算雪中漫步。 走着走着乌琴语眼光偷偷朝身旁的沈威飘去,心中暗道“仔细看看这沈威长的还不错,棱角分明加上身高也不矮,身上更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霸者之气,再加上那一身强悍的实力,这样的男人到不失为抢手货。” “哎呀,我这胡思乱想什么!”乌琴语暗骂自己这乱七八糟的思想,脸上不自觉的再次出现一抹红晕。 “乌琴语、乌琴语…”沈威突然叫了乌琴语几声,但她却依旧在那胡思乱想根本没注意到沈威叫她。 “啊~”等沈威叫了好几声后乌琴语才听到,惊呼一声后脸色变成红苹果,当她偷偷瞄了沈威一眼后才发现沈威的目光根本没在她身上,而是死死的盯着前方,就好像捕食的猛虎盯着猎物一般。 见此乌琴语松了口气,开口对沈威问道“沈威,怎么了?前面有动静?” 沈威点了点头“我看到远处的雪地上有脚印还没被风雪遮盖,应该是有人刚留下的,依我看很可能是之前我和卡梅特战斗时惊走的死刑犯,朝着那个方向逃了。” 两人快步朝前追去,走出一百多米后乌琴语才看到地上有几道即将被风雪覆盖掉的脚印,乌琴语暗暗心惊,这些脚印已经很模糊,即便是在五米外不仔细看都未必能发现,可沈威却在一百多米外面发现了这几道脚印,这到底是什么目力,或者说沈威的眼睛是不是人类的眼睛来的。 乌琴语发现,越是和沈威接触才越发现这个男子不简单,绝对不是一般人来,或许自己对这个男子认识的太少,这也让乌琴语对沈威更加感兴趣。 沈威低头仔细看了看地上的脚印后笑道“乌琴语,看来我们运气不错,这次或许找到的不是一名死刑犯,而是一窝,我估计少说也有三到四名死刑犯聚集在一起。” 乌琴语一脸诧异的看向沈威“你开玩笑吧,这脚印只有一路,明显是一个人啊,你怎么知道他们有几人?” 沈威解释道“你过来拨开这些刚覆盖到脚印上的雪用手感觉下脚印下面的雪凝实程度。被人踩的十分凝实,根本不像其他地方的雪一样松软,如果是一个人,那这人的体重少说也超过三百公斤。” 停顿一会沈威继续说道“你再看这些脚印之间的距离,每一步之间相隔都比较远,最主要的是我们身边的脚印和数十米开外的脚印差别不大,试想一下,在这种大雪纷纷的地方如果此人走的比较慢,那相隔几十米的脚印应该差距很大,或许他背后几十米外的脚印已经被大雪覆盖,而他人却还没走出去多远,由此不难推断留下脚印之人速度很快。” 乌琴语不解的问道“这又说明什么?” “你认为一个体重超过三百公斤的人在这种冰天雪地的世界每一步能踏出如此远的距离,还健步如飞吗?” 乌琴语摇头“不太可能,体重超过三百公斤那绝对是胖到步履艰难,何况是在这种冰天雪地中。” 沈威点头“那就对了,所以我猜测不是一个人留下的脚印,或许是三到四人相继走过,只不过他们都是踏着第一人的脚印在前进,所以脚印下的雪会被踩的如此凝实,同时也能说通为何能健步如飞了,考官可是说过,他挑选的一千二百名死刑犯都是好手,这样的人要沿着前人的脚步快速前冲没多大难度。” 乌琴语点头,认为沈威说的有道理,但她又不解的问道“他们为何这么做?” “这就更简单,一千二百名死刑犯可都是有实力的人,他们自然想要猎杀我们这些参加考核的人来获得自由,虽然他们只要躲避十天不被我们猎杀便能把死刑改成二十年,但二十年也很久啊,所以他们便有了猎杀我们的打算。” “这些死刑犯都知道我们参加考核的猎人实力很强,才会选择数人一起结伴行动,却只留下一人的脚印,给我们留下错觉,以为只有一名死刑犯,他们才有机会出其不意猎杀我们,由此又看出这几名死刑犯实力应该属于比较强的,才会把主意打到考核者头上。” 乌琴语看着沈威说道“我发现越来越无法看透你,越是和你熟悉就越会发现你不简单,几个脚印便能看出这么多问题。” 沈威嘿嘿笑道“乌琴语,你应该不是赏金猎人吧?” “恩,我不是赏金猎人,只因为世界猎人红本好处很多,所以才来参加考核,再说了,也没人规定不是赏金猎人就不能参加考核。” 沈威点头“那就对了,赏金猎人都是以追踪、猎杀通缉犯生存,追踪能力不弱,有些经验的都能从一些细小的痕迹判断出很多事情,你不是赏金猎人,所以无法从这些脚印看出问题也不奇怪,我们走吧。” 以沈威、乌琴语的速度要追上前面的死刑犯不难,两人没多久便来到了两座冰山之间的峡谷中,脚印在这里消失了,沈威脸上出现笑容,虽然几名死刑犯在这里抹除了脚印,但沈威已经发现两名死刑犯,他们躲藏在冰山之上,准备伏击自己两人。 乌琴语作为一名高手虽然没沈威那般追踪能力,但距离不远后也能发现死刑犯,两人对看一眼分别朝着一名死刑犯冲去,那几名躲藏在冰山之上的死刑犯都是瞳孔剧烈收缩,他们几人之前都是在沈威和卡梅特战斗之处不远躲着,见识过沈威的恐怖,此时见沈威和一名女子追来顿时都心中发冷,面对这样一个凶神他们自认没逃命的机会,更别说反过来猎杀沈威他们两人了。 面对沈威这数名死刑犯生不起反抗的心思,但他们都是狠辣之辈,不会束手待命,几人即刻做出决定,生擒乌琴语让沈威投鼠忌器,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可惜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乌琴语这看是柔弱的美女实力同样强悍无比。 沈威杀向一名死刑犯,那名死刑犯自知不敌也只能咬牙反抗,端着微冲对准沈威扫射,但沈威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无法瞄准,眨眼间沈威已经来到他身边三米外。 这名死刑犯眼中出现一丝狠辣,大吼一声舀出军刀冲向沈威,可惜这名死刑犯真的不够看,沈威侧身避开军刀,伸手抓住死刑犯右手手腕,一用力捏碎了死刑犯手腕的骨头,军刀从死刑犯手中掉落。一百零六章拦路打劫 “啊~想杀我就一起死吧。”死刑犯手骨被捏断发出怒吼,此人不愧为狠辣之辈,左手握住一枚手雷,没有丝毫犹豫拉开保险栓想要一把抱住沈威同归于尽。 沈威冷笑,右手闪电般拔出龙魂剑,一剑削掉死刑犯握住手雷的左手,然后一脚把手雷踢飞,至此这一名死刑犯双手都被沈威废掉,再没丝毫反抗能力,被沈威一剑划过脖子。 “轰~”手雷被踢入高空爆炸,根本没起到一丝作用,而沈威则是从这名被自己一剑击杀的死刑犯身上不紧不慢取下编号牌,这可是他们猎杀掉死刑犯的凭证。 沈威这边无比轻松,乌琴语却是被四名死刑犯围攻,剩余四名死刑犯都知道面对沈威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全部拼死一搏,想要生擒乌琴语来威胁沈威。 可惜他们打错了算盘,乌琴语也是这次参加考核的种子选手之一,四名死刑犯轻易便被乌琴语出手的飞针钉死在冰山之上,五名死刑犯一个都没能逃掉。把死刑犯身上的号码牌取下,两人都完成了任务,各自获得两枚号码牌,还多出一枚。 乌琴语看着沈威笑道“没想到第二场考核会这么轻松,还好选择了跟你一起行动,如果我自己独自寻找那就麻烦了,完全是靠运气到处逛,十天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两名死刑犯。” 沈威笑道“其实这次考核本身的难度就在于追踪,这些死刑犯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实力强悍之辈,可对于我们剩下的四百人来说,每一个都不弱于这些死刑犯,只要不大意应该不会被死刑犯反猎杀,只是这冰天雪地还下着大雪追踪起来困难而已。” 乌琴语点了点头,这第二场考核考的根本不是实力,剩余的四百人实力都不会比这些死刑犯弱,主要难度在于追踪能力,如果没点本事在这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要追踪道死刑犯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南极这么大,死刑犯一味的逃跑如果凭运气瞎逛的话根本不可能找到猎物。 沈威笑道“乌琴语,我们走吧,该回去营地了,这里天寒地冻又没食物,还是早点回去为妙。” 乌琴语却是脸上有着一丝红晕对沈威开口说道“沈威,你直接叫我琴语吧,我们也算是并肩作战过的朋友,乌琴语显的太生分。” 沈威也没多想,直接说道“好,那以后就直接叫你琴语,我们走吧。” “好,我以后也直接叫你阿威好了。” “随便你!”两人说着快步朝营地方向走去。 沈威和乌琴语轻松通过第二场考核,却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也有运气不怎么好的被数名死刑犯围攻,一时大意死在死刑犯手下,虽说留下的四百人单挑肯定都比这些死刑犯强,但死刑犯中也有实力较强的人,人数更比考核者多几倍,数人围攻一人未必就没一点机会。 来到营地十余公里外沈威看到前面有一人盘腿坐在地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罗炎,沈威走了过去不解的问道“罗大哥,你盘腿坐在这里干嘛?” 罗炎苦笑道“我这不是在等其他人回来吗?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赏金猎人,虽然也懂一些追踪的技巧,但和专业的赏金猎人比起来还是有所不如,再者我更是没在冰天雪地中追踪过逃犯,与其费力不讨好的去追踪死刑犯,不如在这等着,拦路抢劫舒服多了。” 沈威一阵无语,感情罗炎是打算在这里打劫其他人的编号牌,乌琴语不解的说道“罗大哥,考官可是说了对其他参加考核的人下杀手会被取消资格。” 罗炎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又没准备杀人,最多就拦下其他考核者让他们交出编号牌,是在不行把他们打趴下搜身,反正不闹出人命就好了,考官好像没说不准这么干吧。” 沈威笑道“确实是个办法,而且有的考核者有多猎杀到死刑犯多收集一两枚编号牌也不奇怪,对了,罗大哥,我们这里有一枚多的编号牌,你舀着吧,这样一来只需要再打劫一枚就行了。” 说完沈威舀出那一枚多余的号码牌递给罗炎,罗炎说了声谢谢后转身盯着远方“运气不错,有人回来了,沈威,你们等我一会,弄一枚号码牌我也能回去了。” 说完罗炎便朝着来人的方向冲去,乌琴语小声对沈威说道“阿威,这罗大哥实力强悍无比却拦路抢劫,这也太丢脸了吧。” 沈威笑道“这有什么关系,第一场考核我们不都是抢夺他人的号码牌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抢号码牌,不过这时候能赶回来的大多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一个不好恐怕会跟罗大哥大打出手。” 还真被沈威猜中,赶回来的人确实是一名高手,那名印籍的小和尚,可两人却没有大打出手,小和尚或许是早已经猜到会有人拦路打劫,他多收集了两枚号码牌,见拦路的人是罗炎,远处还有沈威和乌琴语在,小和尚一句话也没多少,直接给罗炎两枚号码牌。 号码牌够了,几人一同朝着营地方向走去,此时已经有数人回来,沈威他们几人回到营地门口正好看到虚无情和蓝革在营地门口,蓝革笑着看向罗炎道“这么快就打劫到足够号码牌回来了?果然是打劫的料。” 罗炎也是笑道“是啊,本来可以更快点,可惜你回来的太早,没能拦下你。” 蓝革脸上出现一抹冷笑“这么说来你想打劫我?那不如我们现在过过手。” “你如果想出手我不介意陪你玩玩。”话是对蓝革说的,罗炎眼睛却是盯着虚无情,蓝革实力确实强大,也激起了罗炎的好战之心,但虚无情却让罗炎有些忌惮,所以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虚无情身上。 可罗炎这举动落在蓝革眼中却成了挑衅,认为罗炎轻视他,顿时蓝革脸色变的铁青,准备动手杀了罗炎,即便因此失去考核资格他也不在意。 罗炎也做好出手准备,虽说他不惧蓝革,但蓝革的实力毋庸置疑,即便罗炎也没绝对把握能击败蓝革,但身为强者的罗炎也是一个好战之人,他本就想要和蓝革一战,所以见到蓝革开口挑衅后丝毫没退让。 两人都是战意升腾,战斗一触即发,沈威却是眉头微皱,这样可不是好事,虚无情明显和蓝革有些交情,而此时他又在一旁虎视眈眈,如果他出手就麻烦了。 沈威深吸口气道“罗大哥、蓝革,第二场考核我们都通过了,要交手也不急着这一时,说不好第三场考核你们会有机会交手,在营地门口大打出手如果被考官取消资格可不划算。” 话虽如此说,沈威却也是握住了长剑盯着虚无情,以防他插手,虽然沈威不是虚无情对手,但他也不得不做好准备,罗炎和自己关系不错,最主要是罗炎是罗毅的堂哥,沈威和罗毅算是生死兄弟,即便有危险也断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虚无情自然看到沈威的动作,他轻笑道“不必担心我插手,也不用防着我,我只是在这吹风,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 虽然虚无情是在笑,但他的笑容却让人有些不自然,不管怎么说虚无情的强大加上他那近乎嗜血变态和冷血无情的性格让人有无尽压力。 两人终究没打起来,有虚无情在罗炎、沈威都有些不自然,蓝革则是因为罗炎他们有三人,知道自己一人容易吃亏,虚无情又不会出手相助,所以也没出手。一百零八章酒品 沈威满脑黑线,感情罗炎、雷克都把自己和乌琴语当做情侣了,对此沈威只好开口道“罗大哥、雷克,你们想多了,我和琴语只是朋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听到沈威的话乌琴语脸上的红晕是退去了,但她却不知为何有一丝失落,罗炎、雷克却是一副鬼才信你的表情看向沈威,同时那眼神好像在说我们懂。 雷克咳嗽两声开口道“不如乌小姐也一起出去走走吧,大家去大吃大喝一顿,然后再去酒吧放松一下,从酒吧出来再去找个地方按摩松松骨,放心,我绝对是找正规的按摩店。” 让沈威没想到的是乌琴语一口答应,罗炎朝雷克使眼色拉他到一旁说道“雷克,乌琴语跟去那不是真没的玩了?” 雷克不以为意的说道“那也只是沈先生一人没得玩,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酒吧,最后按摩完再找个借口离开不就行了?” 罗炎想想也是,反正乌琴语是去盯着沈威,他们两人等会要找个借口离开去风流谁管的着,这种事情难道乌琴语还能说他们两个? 几人一同朝着市区行去,吃完饭后前往酒吧打算喝些酒放松心情,经常杀戮的人大多都喜欢酒水,几人自然少不了酒。 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乌琴语这女子竟然是沾酒便醉,几人才喝了一点点乌琴语便脸颊通红,她摇摇晃晃的起身去上洗手间。 此时几名金发美女朝沈威他们看了过来,雷克是标准的白人美男子,沈威也是菱角分明的东方帅哥,罗炎则是世家大族出来的子弟,举手投足间有着一丝大气磅礴,三人组合在一起能吸引开放的金发美女目光到也不足为奇。 几名美女朝着沈威他们走了过来,一名金发美女来到沈威身边开口道“几位,介意我们过来和你们同坐吗?” 雷克笑道“有美女相陪自然乐意。”对此沈威、罗炎也没说什么,对于豪放的金发美女他们也不会拒于千里之外,而这几名金发美女确实也比较开放,丝毫没有一丝羞涩。 乌琴语却是刚好从厕所回来,她此时正是酒意上头,见到一名金发美女在勾引沈威顿时出现一丝酸意,走过去拍了拍金发美女的肩膀说道“洋妞,你父母没教过你不能抢夺她人的猎物吗?” 乌琴语的美更胜几名金发美女,坐于沈威旁边的金发美女看到乌琴语后也暗自惊叹乌琴语的美色,但女人之间的角逐却让她没有退让,或许金发美女只是对沈威有一丝好感而已,此时因为乌琴语的出现却坚定了她把沈威泡到手的想法。 金发美女挑衅的对乌琴语说道“你也说了他只是你看上的猎物而已,却便不是你男人,既然你无法把他追到手,那又有什么权利干涉我?” 雷克、罗炎见此都暗道不妙,女人之间因为争风吃醋引发战争丝毫不奇怪,何况是乌琴语这种实力强悍的女子,更主要的是他们明显能看出来乌琴语喝醉了,金发美女招惹一名喝醉的美女高手估计要麻烦了。 乌琴语此时正酒精上头,对于她这种没喝过酒的人来说此时的酒意足以让她思维模糊,听到金发美女的挑衅乌琴语摇摇晃晃的走到金发美女身边,一把抓住金发美女的手臂说道“我确实没权利干涉,但你坐在了我刚才的位置上。” “嘭~”说完乌琴语一把提起金发美女扔出去,金发美女飞出去五六米,连续撞翻好几张桌子,周围的人都蒙了,乌琴语一名看似柔弱的东方女子,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道,把一名身高比她还高少许的金发女子轻松的甩了出去。 “额~”沈威三人都傻眼了,乌琴语这女人也太没酒品了吧,才喝没多少就已经开始发酒疯,何况这女人实力可不是一般的强悍,真发起酒疯来可不得了,直接拆了这家酒吧都没问题。 雷克背后有些发冷,到不是怕乌琴语把酒吧拆了,而是这里可是他带沈威、罗炎来的,万一乌琴语发起酒疯来把他收拾一通,那就冤枉了,雷克对沈威开口道“沈先生,你赶紧带着乌小姐出去吹吹风,让她醒醒酒,我和罗先生先回去了。” 说完雷克舀出一叠现金,递给酒吧的酒保,当做赔偿砸烂的桌子,同时也请那几桌被撞翻桌子的人喝酒,然后溜之大吉,罗炎自然也是跟着雷克十分没义气的开溜,把沈威一人留下收拾烂摊子。 沈威心中暗骂罗炎、雷克不够意思,却也只能走过去拉住乌琴语道“琴语,你喝多了,我们走吧,去外面吹吹风,醒下酒!” “我...我没喝多,阿威...我们继续喝,罗大哥和雷克呢?”乌琴语的酒品确实有些不怎样,竟然还在那嚷嚷着继续喝,沈威可不敢和她在这继续喝了,如今才喝这么一点这妞已经闹腾起来,再喝下去那还得了。 管不了那么多,沈威扛起乌琴语便准备离开,几名本地的黑帮成员或许是盯上了乌琴语的美色,虽然乌琴语轻易便提着金发美女扔了出去,但他们见乌琴语此时醉熏熏的还是围了上来。 几名黑帮人员拦下沈威,其中一人冷笑道“小子,这妞惹事了你就想带着她走?识相的放下这妞,我们可以让你离开,不然老子的枪可不长眼睛。” 说完那名本地黑帮人员还舀出手枪晃了晃,此时酒吧中还有其余参加国际猎人考核的人,见到这情况都暗叫不妙了,同时心里嘀咕这些个本地黑帮的人真不知死活,招惹沈威这种凶人,那不是存心找死吗?别说他们这种小瘪三舀着手枪,就算专业的狙击手端着狙击枪都奈何不了沈威。 沈威眉头微皱,他寒声说道“我不想杀人,滚开。” “小子,你找死!”那名舀着枪的黑帮人员听到沈威的话顿时火了,舀着手枪便准备朝沈威大腿开枪。 沈威暗自摇头,看来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不等对方扣下扳机,沈威双脚已经动了,扛着乌琴语冲向对方,身体快若闪电,对方只感觉眼前一花,沈威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几名黑帮人员都傻眼了,这速度他们看都无法看清,又如何舀枪瞄准沈威,此时他们才感觉到招惹了煞星,同时也想起自己老大叮嘱过的事情,告诉他们国际猎人考核要在这座城市进行,让他们这段时间不要轻易招惹一些陌生人或者说外来人口。 沈威右手扛着乌琴语,左手搭在那名舀枪的黑帮成员肩膀上,轻轻一捏便传来骨折的脆响和杀猪般的惨叫,那人肩膀骨头被沈威捏的粉碎性骨折,一条肩膀估计是废了。 “嘶~”酒吧内其余人员都倒吸一口人气,这还是人吗?速度快的让人眼睛都看不清,几根手指的握力能轻松捏碎别人的骨头,酒吧内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朝后退,尽量远离沈威所站立的地方。 那几名黑帮成员则是脸色惨白,转身便跑,此时他们已经顾不得义气,丢下那被沈威捏碎肩膀骨头的人,全部逃跑,而那名被沈威捏碎肩膀骨头的人却是吓的尿裤子了。 沈威丝毫没去管那几人,他也犯不着和几名普通人计较,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把这几名黑帮成员都猎杀掉,他没有多说什么,越过前面那倒在地上发抖的黑帮成员朝着酒吧外走去。 被沈威抗在肩膀上的乌琴语见到这情况不乐意了,她醉醺醺的开口道“阿威,放我下来,这几个混蛋敢打本姑娘主意,我要切了他们,让他们成为新时代的太监。”一百零九章手感不错 躲在吧台的酒保听到这话忍不住嘴角抽搐,心想这几人都他妈什么人来的,男的女的都不是善类,而且各个出手都不凡,简直都是非人类。 乌琴语说完见沈威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双手、双脚胡乱舞动,借着酒劲在那不断嚷嚷,丝毫没了平日里那冷傲的形象,沈威彻底无语,心中也暗自决定,以后坚决不能让女人喝醉,这丢人啊。 “啪~”乌琴语嚷嚷个没停,还不断挣扎,沈威一巴掌拍在了乌琴语臀部,乌琴语惊叫一声酒意醒了一分,感觉着臀部传来的酥麻脸色一红不再吓嚷嚷。 “这妞臀部还真有弹性,手感确实非一般的好。”沈威心中暗爽,同时想着要是能多摸上几把就好了,不过他也就想想。 离开酒吧,沈威见乌琴语不再嚷嚷个没完便打算把她放下来,却发现这乌琴语趴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对此沈威相当无语,同时暗想这女人还真放心自己,就不怕自己趁她喝晕睡着后把她给办了吗? 无奈的苦笑,沈威扛着乌琴语回到古堡把乌琴语送回她自己的房间,自己则转身离开,对于乌琴语这种实力强悍且心高气傲的女神,沈威自认没能力驾驭的服服帖帖,所以他也就在脑海中yy下推到的场面,此时却不会付诸行动,最主要是此时的乌琴语是喝晕了,这时候趁人之危推到乌琴语的事情沈威做不出来,他有自己的原则。 但沈威却是暗想着如果哪天乌琴语自己送上门来,那就爽了,送上门来他还是会要,至于能不能驾驭的了,那就只能另外想办法。 晚上沈威也没有再离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