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24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24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24部分阅读
较,她是他的妻子,是他们孩子的母亲,这就足够了,其他的见鬼去吧。  “我爱你。”她贴在他的背脊上,唯一能说得只有一句。  他扬起笑容,将她搂在臂弯里,轻轻吻上她的唇。  “拜托,你们也不怕看到的人长针眼。”说话的是正抱着一堆食材的欧阳决,两只手都被装买食物的袋在给占满了,没有办法遮住自己的眼睛,只好用空闲的嘴提醒一下。  “嫉妒啊。”身后的娜娜踢了他一脚,让差点摔倒在地上,“让开,你挡路了。”  “该死,你的嘴是干什么用的。”  “和你一样,吃饭用的。”  “你……”决被她激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别过头,哼,好男不跟女斗,“我去把食物放到厨房里。”  “真不知道你们俩是不是前世有仇啊,一见面就斗嘴。”卡尔手里拎着香槟也走了进来。  跟在他后头的是正推着某些仪器的阿洛拉,那些仪器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大大小小地放满了推车。  “狄克,麻烦把这些东西搬到你们房间去。”  只见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蹦出来,阿洛拉也就算了,另外几个……他的脸都黑了。  “你们来干什么?”他接过阿洛拉手里的推车,语气很不客气地质问另外三个不受欢迎的人。  “庆祝悠出院啊。”卡尔晃动着手里的香槟。  “吃饭啊,不是说吃火锅吗?”决从厨房里走出来。  “我……”娜娜垂着头,“我是来道歉的。”  三个人,三种意思,气得狄克的脸拉得老长的,见此,悠急忙出来打圆场。  “好了,好了,反正都已经来了,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  她走到娜娜身边,拍了拍她的手背,要说的话不言而喻。  娜娜感激得就快掉眼泪了,卡尔赶紧将她搂了过去。  “雷,来厨房帮忙吧。”  本来还想发彪的,但是一听到悠的呼喊,狄克就什么都忘记了,粘着她屁股后面就往厨房走。  “先把桌子擦一擦。”知道男主人不高兴,欧阳决可有自觉了,白食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我来清理一下椅子,好久都没回来了,估计都是灰。”卡尔脱下西装也加入白食前的准备工作。  娜娜想加入,可是她现在怀有身孕,好像不能够做太粗重的活,只好坐在沙发上发号施令。  一时间,气氛热烈得犹如以往他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但不同于他们的是,阿洛拉的脸上却没有喜悦。  厨房里,狄克正帮着悠打下手,切切白菜,拨拨毛豆,做得甘之如饴,虽然悠的左手不太灵活,但她的右手可算是神乎其技,炒菜的动作没有任何停顿,一气呵成,只不过那个锅子是要狄克拿着,否则肯定砸锅。  一晚上是宾主尽欢,仿佛过年似的热闹,欢声笑语,让这初春的夜晚变得热气沸腾。  *  半夜时分,该是安歇的时候,慕容悠却睡不着,好不容易从熟睡的狄克那堪比铁链还坚固的臂膀下抽身,刚下床,她就觉四肢冰冷,仿佛身体里有一股寒气正拼命地往外冲,她扶着墙壁,缓缓地走到楼下,颤抖的手从冰箱里取出有着维他命标识的药瓶,费力地旋转着瓶盖,却怎么也打不开,手一抖,药瓶掉落在地上,刚想去捡,另一个人已经比她快了一步。  “阿洛拉!”  “我帮你。”她打开药瓶,倒出墨蓝色的药丸递给她,然后倒了杯水,在她吞服后,送到她手里。  “谢谢!”  “好些了吗?”她审视着她的脸色,有着最浓的担忧。  “好多了,别担心。”她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大的手术,脸色发青,还不住地冒着冷汗。  “这些药只能让你的症状推迟发作,可是不治本,我觉得还是回医院比较好。”这些药是她制作的,功效和副作用她自是最清楚不过了,这些药的成分会让她的脸色红润,体力也会瞬间提升,但这是表象,只是把她剩余不多的生命力集中在一起使用。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不想再浪费在医院里。”  “可是这样下去,你会垮的。”此刻她犹如风中残烛火,已是药食无用了,有的只是延长活下去的时间,但这个药却是在加速她的死亡。  “我不想他和孩子最后的回忆是在病房里,是我苟延残喘躺在病床上,那太惨了。”她靠在墙壁上,等待着身体里的冰冷过去,“今天你看他们有多高兴,从头到尾都在笑,雷就是睡着了也在笑,而我不想让他们坠落到地狱。”  “可他们早晚都会知道。”可能三天,也可能三个星期。  “我会撑下去的,不管多辛苦,都会撑下去。”  “是我太没用了。”就算有五个学位又如何,却仍是救不了她。  “谢谢你帮我隐瞒,更重要的是这个真相要有你一个人来背负,连让人分担的权利都没有。”她握着阿洛拉的手,对她,她有太多的感激了。  “好吧,我答应你,可以留在家里,可是检查都不能免,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放弃。”“好,我答应你。”她承诺。  *  时间就在幸福天伦之乐中流逝,一天、三天、一个星期……  清晨,慕容悠都是最早起床的,而后是狄克,他总是粘着她,一起在厨房准备早点,然后她会用最甜的早安吻将孩子从睡梦中唤醒,接着和他们一起用早餐,尽管她的味觉已经消失了,根本吃不出味道,但她却从未在下厨的时候出过纰漏,因为她已经练习过无数次,如何用克数来增减味道的浓淡。  有时候,她的眼睛又沉入黑暗中,但她未曾让身边的狄克知道过,一个脚步声,一句话,一阵呼吸,她都会知道他在哪里,离自己有多远。  当她听不到,也看不到的时候,她就会假装睡觉,希望症状赶快消失,她细心地处理好任何一个可能被发现的细节,只想着份幸福不要那么快就消失。  她也尽力地做好一个母亲该做的一切,她会围着围裙烘烤着加了奶油的甜甜圈,还有水果味浓郁的布丁,也会在他们睡前说着那些不知道打哪听来的故事,直到他们沉沉睡去。  她提出了要让他们去上学前班的建议,理由就是希望他们能多接触一些同龄的孩子,但真正的原因是,她想亲自接送他们上下学,让他们牵着她的手,漫步在街道,公园里,就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做一个母亲该做的,而可能再也没有时间在做得。  唯一遗憾的是,她的小女儿还尚在氧气箱里,她无法做更多,只好在空余的时候,将自己要说的话,最甜美笑容用摄像机记录下来,那么等有一天她不在了,她的小女儿长大了,她依然可以感受到母亲的爱,不会怪责她的失职。  对狄克,她是个妻子,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少喝点咖啡,要记得不能空腹的时候喝酒,还有领带是放在抽屉的倒数第四层,袜子是倒数的第三层,他喜欢地带着茶树香味的洗发水是在十一大街的那家中国货品店才能买到的,胃疼的时候吃苏打饼干是最好的,它就放在厨房靠右边的柜子里……  还有太多太多她来不及叮咛的,只好写在信里,然后由她亲自邮寄出去,等再寄回来的时候,她一定不在了吧。  对着镜子,她总要运用到她最出色的易容术,因为她的脸色已经不是靠药物就能好转的,眼窝出的阴影已经深得泛出青色,这些都是她极力要遮盖的,她必须要在雷的眼里依然是最美丽的慕容悠,健康地,一个微笑就能颠倒众生。  只是今天,她为什么连化妆笔都在颤抖,好似它有千斤地重,眼睛看到东西为什么又是那么虚幻。  今天是几号了?  星期三,还是星期四?  几点了?  为什么她的脑子开始无法集中了。  “2XXX年,三月X日,维多利亚号油轮将迎来零事故的五十万安全里程纪念,今夜七点,将会在纽约XXX海港迎来第一百次出航……”  电视机里,记者正高亢地说着某条重要的新闻报道。  她回首,看着电视里那艘雪白色,巨大的豪华游轮,它挂满了彩旗,漫天的彩带在飞舞。  “维多利亚号……”她眼里有了片刻地清明,仿佛这艘船勾起了她某些回忆。  但只是一瞬间,她就闭上了眼,手中的化妆笔掉落在厚厚地波斯地毯上,缓缓往后倒去……  幸福为什么要如此短暂呢?  犬犬:绝恋前卷的结局,我会在这个星期上传的,请放心~~  后卷已开始着手写了,抱歉,我工作实在很忙。。请见谅。。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五十五幕 最浪漫的事]  WFP医学院  还是那条走廊,还是那间病房,还是那些人,只是没有了以往的严阵以待,还有剑拔弩张,有的只是一份浓得化不开的哀伤,这份哀伤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痛彻心肺。  病床上的慕容悠的手臂上插满了管子,粗地、细地、透明地、蓝色地、红色地,金属地,塑料地,仿佛没有了管子,她就少了羁绊,就会突然消失在眼前。  嘀……嘀……亮绿色的心电图,歪曲而起伏,每一次都混杂着急促的频率波动,所有人都注视着这条代表着心脏跳动的生命线,因为现在只有它才能告诉他们,她还活着,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米修拿下诊听器的时候,众人都屏息以待,一旁的阿洛拉已被打上了背叛的标志,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原谅的。  米修知道聚在这里的人都渴望从他嘴里听到好消息,但他给的消息,只能让人陷入最沉痛的悲伤中。  “抱歉!”简短的两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抽泣声已从女人和孩子嘴里倾泻,而男人们只是看着那张在氧气罩遮盖下,吐着薄薄白雾的容颜,没有血色地脸孔,已经开始发青,额头的黑气几乎将她的眉毛都隐藏了起来,即使米修不说,他们也知道,她的状况是何等的恶劣。  “为什么要骗我?”被噩耗打击地遍体鳞伤地狄克,已经没有力气在吼叫,只是低低地,带着破碎的声音质问着深爱的她。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你说过的,不准你失信,我不准,听到没有。”他伏在她耳边,反复地重复着这句话,他怕她再也听不到了,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米修,想办法,你说过有两成的机会。”安德鲁摇晃着束手无措的米修,灰色的眸子死寂地没有任何波动,话里有他的希望,可是他眼里却早已没了生气。  “她已经没救了,就算真让她活下去,也是痛苦,与其那样,还不如早点解脱。”  “不,这不是我想听得,告诉我你会有办法。”他颤抖着手拽着米修的领子,央求他再试一次,哪怕一次就好。  “安德鲁,清醒一点,我救不了她,这个世界以目前医疗水平,没人可以救得了她。”她的免疫系统完全遭到破坏,根本没法救。  “不!!”他的双手沿着米修的身体,一路下滑,他跪坐在地上,承受不了这句救不了。  哀伤的氛围席卷着众人的心,他们心里清楚,等待他们地是她的香消玉殒,没有任何挽救的机会,这样的结果,让他们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  “还有多久?”安德鲁宛如已经死过一会儿,哑声问道。  “今晚,也可能明天,看她的生命力了。”米修直言说道,这时候欺骗是无用的。  好短暂,短暂得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妈咪醒了!!”安迪的哭叫声,将哀戚的沉默打破。  她缓缓张开眼,气若有丝,氧气罩里的嘴唇蠕动着。  “她好像要说什么?”米修急忙赶过去将她脸上的氧气罩取下。  “悠,你想说什么?”狄克凑近她,不想听漏她任何的话语。  “维……维多……利亚……号……”她在他耳边艰难地说着。  “维多利亚号?”狄克诧异地看着她,却见她点着头。  “七点……晚上七点……”  “你想要去维多利亚号是吗?”他推测着她的话里的意思,也知道维多利亚号今天会停靠在纽约,这个新闻从早上开始就不停地在各大媒体上传播。  她点头,握紧他的手,“带……带……我去。”  她眼里有着坚决,仿佛这一口气就是为了想去维多利亚号而硬挺着。  如果说,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不,他无法这么去想,可是他更不想让她有遗憾,就在众人的惊呼中,他将她抱了起来。  “狄克,你疯了,干什么?”决和卡尔阻止他疯狂的举动。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