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23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23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23部分阅读
“那你到时要救我。”  她没有回答,眼神闪过一抹淡淡的苦涩,然后搂得他更紧,她无法回应他。  因为那时她恐怕已经不在了。  “给女儿起个名字吧。”她转移他的注意力。  “对啊!我高兴都差点忘记了,名字还没起呢!”他赶紧在脑袋里思索着人名,“叫什么好呢,什么才适合我的小公主呢。”  他脸上有着为人父的喜悦和兴奋。  整夜,他们都在讨论给女儿取什么名字,他想了好多,可是每一个他都又说不满意。  “就叫她米娅吧。”她说。  “米娅?”狄克咀嚼这个名字,“有什么含意吗?”  她扬起笑容,深情款款地看着他,“希腊语的意思就是,给我最爱之人的礼物。”  他绿色的眸子亮起绚丽地光彩,“好,就叫她米娅。”  她重新窝进他怀里,笑容收起,换上一抹哀然。  她没有告诉他,米娅的真正意思其实是:给我最爱之人最后的礼物。  只差两字,却是天差地别。  只愿这最后的礼物,能让他在失去她后,带给他活下去的希望。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五十二幕 哥哥]  成年人之间的辱骂?  情人之间的气话?  都不是!  最残酷的便是那稚龄儿童无心之下说出的话。  比如:“你是没有妈妈的野孩子!”  “你妈妈不喜欢你,所以他不要你了。”  但凡单亲家庭的孩子,或多说少都会在幼年的时候,因为这样的话使得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创伤。  孩子的言语是无心的,却往往最恶毒。  他,可爱的如同天使下凡,却没有纯真的笑容,阴冷地、面无表情地站在一群孩童之中,他们讥笑他,因为他没有母亲,他不发一言,只是紧紧地拽着手里的布偶玩具,冷冷地看着他们。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吓人,就像魔鬼似的,让包围他的孩子们下意识地噤声,他仍旧什么也没说,光是用眼睛冷冷地瞪着他们,仿佛要瞪穿他们。  那些孩子真的被他吓到了,有些胆小的当场的就哭了起来。  “不要和没有妈妈的怪小孩玩!”其中一个抖着唇皮的孩子,佯装胆大地说道。  其他孩子也附和起来,然后缩着脖子一个个离开。  等他们都走光了,他才收回狠瞪地视线,慢慢地红了眼睛,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手里的布偶上,他不让自己哭出声,用小手胡乱的抹着。  “妈妈……”那是他从未喊过的词汇,那么地陌生,又那么地渴望。  他从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确切的说他根本没有母亲。  太阳渐渐落下,夕阳的余晖将他的小小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他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小可怜,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紧紧地抱着布偶,仿佛它就是母亲,仿佛那样就能感受到母亲的温暖,还有慈爱。  天色暗了,公园里响起母亲温柔的呼唤,小孩子们都欢天喜地的围着自己的母亲打转,小手牵着母亲的手,一对对,一双双地离开公园。  天黑了,无人的公园里,只剩下他孤寂的身影,他拖着手里的布偶,形影单只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再也不要来公园了,再也不要了。“卡奥利~!!”一声超乎年龄想象呼喊声,将他的视线从一对在医院草坪上嬉笑吵闹的母子身上拉回。  他回头,就看见三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朝他挥手,向他急速奔来。  “卡奥利,你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啊!”安迪抓着他的手大叫道。  “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出去之前也要打声招呼,决叔叔可是找了你好久了,小心他打你PP。”修伊装着欧阳决愤怒的模样,做出打屁股的动作。  “你去哪里了,我告诉你哦,我们有妹妹了,好可爱的妹妹。”凯文一见到他,就情不自禁告诉他这个喜讯,那模样就好像他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哥哥。  “对,对!她好可爱,好像妈咪,她叫米娅噢,是不是很好听。”安迪也高兴得像什么似的,“她好小,才那么一点大。”他比了比手,整个人都因为有一个妹妹而兴奋着。  “你要不要去看看,她真的好漂亮,好可爱!!”为了让他相信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修伊重重地点着头。  “妹妹……”卡奥利呢喃着,黑色的眸子里窜过一丝亮光。  “我带你去看!”安迪拉着他的手,拖着他往医院大楼走去。  “你一定会喜欢的,对了,你消失了几天了,妈咪也怪担心的,顺便去看妈咪吧,妈咪的一定很高兴。”凯文背着手,正对着他后退地走着。  他的话,让卡奥利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怎么了?”拉着他的手的安迪疑惑的问道。  他眼里有些黯然,“妈……不是,她醒了?”  “废话,要不怎么把妹妹生下来。”  “就是,就是,你怎么了,消失了几天,怎么性格都变了,你不想见妈咪吗?”以往看到妈咪,他可是比他们还会粘。  “不是!”他有了片刻的迟疑,他没忘记父亲的话,他是不可以随便见她的,但他太担心她的情况了,所以又偷偷跑了出来。  “走啦,走啦!”三人又是推,有是拖的,将他往医院大楼里送。  心底的那股渴望,让他无法拒绝,他想见她,就见最后一面,因为明天他就要回芬兰了,以后可能都见不到她了。  他要牢牢记的她的一切,慈爱的笑容、温暖的怀抱,侬软的话语,还有每次她柔声叫他名字的模样,他会是伴随着他成长,最美丽、最珍贵的东西。  位于四十三楼的婴儿房,贴着玻璃的四个脑袋正齐齐往里张望着,负责照顾新生婴儿的护士,一看见他们,立刻绽放出最甜美的笑容。  “又来看妹妹吗?”不愧是霍尔德将军的儿子,这么小就已经帅得一踏糊涂了,要是长大了,岂不是要惊天地,泣鬼神,恨只恨,自己还没结婚,要不一定生个女儿,先预订一个再说。  三兄弟用力的点头,只要妈咪睡觉,或者被老爸赶出病房,要求和妈咪独处的时候,他们就会来这里,看妹妹,是他们现在最快乐的事情。  “这个孩子是……”护士看到了卡奥利,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眼花了,“是你们的兄弟吗?”她问,可是脑子却疑惑了,她记得霍尔德将军只有三个儿子啊,可是这个小弟弟长得和慕容将军好像哦。  “他是卡奥利,不是弟弟了,是好朋友。”是可以站在同一战线上,和父亲争夺母亲的同志。  “是吗?”护士小姐歪着脑袋,怎么看都觉得像是慕容将军的缩小版。  “漂亮的护士姐姐,我们要看妹妹啦。”安迪看她一点都没有打算把妹妹抱出来的意思,只好提醒她。  这声漂亮的护士姐姐,当场就让她忘记了今夕是何年,双手捧着脸颊笑得更花痴一样,“就你的嘴甜,呵呵,我这就把妹妹抱出来,呵呵~~”  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走进去,三个小家伙背着她扮着鬼脸。  “女人真是麻烦的动物。”他们异口同声说道。  当然,他们的母亲除外。  他们谁也没发现,卡奥利在听到那句兄弟的时候,眼里流露出的哀伤。  护士小姐屁颠屁颠的把包裹在粉色襁褓里的小女婴抱到他们面前,触及婴儿那粉嫩粉嫩地小脸时,卡奥利克制不住地用手紧紧贴在玻璃上,小脑袋也抵着玻璃使劲往里瞧。  “她是不是好漂亮,好可爱。”自豪啊,三个小家伙说话的模样就像妹妹是他们生的一样。  “她好小哦!”卡奥利凝视着小婴儿好梦正酣的睡容,“她好可爱,就像洋娃娃一样。”  “是吧,是吧,我说她可爱吧。”安迪插着腰,骄傲的昂起下巴。  “我好想现在就抱抱她。”他脸上浮现出宠溺的笑容。  修伊立刻摆出好似最重要的宝物要被抢走的紧张样,“不行!我们还没抱过她呢。”  “就是,就是。”凯文也插着腰,表情凝重的附和着。  卡奥利有些失望得暗下双眼,“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安迪一口回绝,“你得排队!,要排在我后面。”  “对,没错。”修伊和凯文重重的点着头。  “再说了,妹妹是早产儿,阿洛拉阿姨说还不能让我们抱,再过一个月就可以了,你耐心等,等我们抱过了,再轮到你,不过……”安迪凶狠地瞪着他,好像生怕他把妹妹抢走了似的,“你只能抱一会儿。”这最后一句才是顶重要的。  卡奥利失望极了,心里好难受,明天就要回芬兰了,他就没机会抱她了。  “呃……”看他好像快难过地快要哭了,安迪以为他嫌抱得时间太少了,又急忙说道,“好啦,好啦,就让你多抱几分钟,唔……五分钟好了。”他开恩似的说道。  卡奥利一点都没有雀跃的心思,只是贴在玻璃上直盯着襁褓里的小婴儿。  或许是他的视线太执着了,襁褓里的小婴儿缓缓张开双眼,对上他的,朝他甜甜的一笑。  “她笑了,她对我笑了,看到没有。”卡奥利兴奋地扯着身旁安迪的衣服。  安迪臭着一张脸,凯文和修伊脑门上更是乌云笼罩。  因为妹妹从来没对他们笑过,每次来她都闭着眼睛在睡觉,那股被卡奥利捷足先登的醋意,让他们脸色看起来发青。  “太过分了,我是大哥,她应该先对我笑才对。”凯文贴在玻璃上,一脸的扼腕。  “妹妹,我是哥哥,对我笑啊,再笑一个。”修伊更是努力贴在玻璃上逗弄着她。  “我也是哥哥,妹妹,看我,看我啊。”安迪也不落人后拼命扮着鬼脸。  可惜,她完全不甩他们,闭上眼,又睡了。  “妹妹!!!”顿时,三人发出哀号。  “好了,好了,时间到了,我要抱她回去了。”护士小姐提醒他们探望时间到了,明天请早。  看着护士把小婴儿抱走,卡奥利还贴在玻璃上傻傻地笑着,忽地,他被身后的拖力,给拉离了玻璃,转头就看见三张臭得不能再臭的脸。  “走啦,下次不带你看妹妹了。”安迪吃味的说道。  “哼!”凯文和修伊扭过头不理他。  卡奥利搔了搔头,“不要这样了,你们有的是时间……”说到这,他难言失落地垂下眼睛。  是的,他们有的时间,而他……  “走了,带你去看妈咪!”没发现他的失落,他们推着他走。  离开之际,卡奥利恋恋不舍的看着玻璃窗的尽头,看着护士小姐把她放回到婴儿床上。  妹妹,我也是你的哥哥哦。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五十三幕 被遗忘在回忆里的孩子]  “妈咪,妈咪,你看我带谁来看您了!”安迪童稚的嗓音嘹亮地就像一架小钢炮,话音刚落,他已经拉着卡奥利像火车头一样冲进了病房。  “妈咪……呃……”可惜,他的兴奋劲在遭受到狄克怒目瞪视后,迅速的萎靡了下来。  看起来他又打扰到父母恩爱的时刻了。  “老爸……”他搔了搔头。  他的乍然停止,让身后另两个小罗卜头来不及刹车,冷不丁地撞了上去,结果就是四个小家伙像叠罗汉一样的摔倒在地。  “雷,快看看他们摔伤了没有。”嘴唇还呈现嫣红状态的慕容悠,焦急地扯了扯身旁的丈夫。  狄克意犹未尽地盯着她的嘴唇看了一会儿,气馁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就像煞神似的走向门口。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