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22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2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22部分阅读
赫然是狄克,还有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安德鲁。  卡尔呼了口气,明了地说道,“总比他强行进入的好。”否则,一旦他暴走,问题就严重了,这里可是救死扶伤的医院。  “但他是安德鲁!!”决压低声音说道,“他可是全球第一的国际通缉要犯。”而他们可是WFP的警员,这么放任通缉犯不管,真的可以吗。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方法了,总之不要激怒他,他的杀伤性可是比原子弹还恐怖。”  “我当然知道,可是你不觉得他们两个随时虽是都有可能爆发吗?”决小心翼翼地看向低气压的源头,那两个男人的样子,看起来恐怖地就像魔王。  “我想暂时还不会有冲突。”卡尔沉凝地说道,起码在还没有确定悠是否无恙之前,他们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  “你还真能安慰自己,我可没你那种心情。”万一发生暴乱,这里可是直属WFP的重要基地之一,他们这些公然把通缉犯带进来的人,可就麻烦了。  “不让他进来,难道还让他炸了大楼不成。”  WFP医学研究中心和一般公立医院一样,也接受普通病患来求诊,不过四十层以上,是直属WFP专用的特等病房,大楼的底层到三十五层和一般大楼设计无异,但大楼的三十六层到三十九层并不存在,也就是说,一般病患和人员是无法上四十层的,要到达四十层楼区,必须要通过特殊的电子密码磁卡,从另外一座大楼上来才行,其间还有重重的身份验证装置,比如指纹,脸部轮廓,还有眼球的视网膜等,这也主要是为了保证WFP警员的安全。  三天前,悠在一片惊惧中昏了过去,在他们到达的时候,就看到狄克和安德鲁那张惨白到极点的脸孔,阿洛拉当机立断准备送悠回病进行急救,而安德鲁也紧跟其后,在他们拒绝后,他强硬地表明了除非亲眼确定悠无事,否则他绝对不会离开,但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进入这里的专属病房的,但如果不让他进入这里,谁知道他会采取什么手段,为了悠,他们只好妥协。  还好,这三天由于悠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狄克和安德鲁都因为担忧而没有发生冲突,一直都分立两旁静静地等待,但按照这两个人的恩怨,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到时出得乱子可就大了。  “我只怕到时候,势态的演变会不受我们控制。”决忧心地说道。  “总之,我们只能静观其变。”这是最消极的方法,但也是最有效的。  卡尔再次呼了一口气,松了松颈口的领带,“现在只希望悠安然无事。”这才是问题的最关键。  说到这个问题,两人都不自觉地眉头紧蹙,不知道醒过来的她,会怎么样,是虚惊一场,还是……  六年前,她那双空洞的眼睛,他们不想再看到了。  *  张开眼,她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白得让她心寒。  为什么要让她想起来,她宁愿忘记,宁愿回忆里多一份空白,也不要像此刻这般承受锥心的痛。  为什么,在她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这一刻,还要再经受一次撕裂的痛。  她不想去想,可是回忆就像心口上火红的烙铁,让她不得不记起,她的悲,她的痛,她的恨,是如此的鲜明,仿若昨日发生。  闭上眼,她想选择逃避。  现在的她,无法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一味的龟缩,对她来说等于浪费生命,而生命对于现在她来说是即将燃尽的蜡烛,已经经不起浪费了。  再次张开眼睛,她决定去承受这份早在六年前就该承受的痛。  “悠,你醒了?”  她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到阿洛拉一脸惊喜的表情,想要回答,但却发不出声音,喉咙干燥的像是塞满了沙子。  “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摇头。  阿洛拉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之前担心的空洞和绝望,意识也很清楚,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  “太好了!”她有些欣慰地红了眼眶。  悠试着蠕动嘴唇,可还是无法发声,她有太多话想对她说了。  “别急,你还很虚弱,先喝点水。”她用沾着水的棉花棒,湿润了一下她干燥的唇。  少许的水分让她缓解了喉咙里的干涩,让她得以开口说话,吐出的第一句,就是:“谢谢你,阿洛拉。”  她眼里闪着泪,看着挚友。  谢谢她,让自己没有任何阴影的度过了六年幸福的时光,这六年会是她一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也是最宝贵的。  谢谢!  阿洛拉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切。   ;“你想起来了?”  她点头。  这让阿洛拉一颗心有提了起来,急忙道,“不要去想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  “我知道。”她费力轻拍了一记她的手以示安慰,她愿意醒来,就代表她愿意承受一切,苦也好,痛也好,她都不会再逃避了。  见她这么说,阿洛拉稍许松了一口气,但仍是小心翼翼的问道,“想见狄克吗,他就在病房外。”  听到这个名字,她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你还不能释怀,是吗?”对于女人来说,有些事情不是想忘,就能忘,尤其还是在面对最心爱的人时。  “我……”她的确害怕见到他,因为不知道该用哪种表情去面对他。  她了解的拍拍她的手,“我明白,不过他现在很憔悴,要是再看不到你苏醒,我真怕他会倒下。”  听闻,悠担忧极了,扯住她的袖子,“他还好吧?”  “你可以自己亲眼确认一下。”这三天过得委实的艰难,除了抢救之外,还要安抚狄克,以免他因为担忧而拆了病房,为了不影响她的医治,卡尔和决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架出去,她也发了狠话,才让他乖乖的在病房外等候。  不过最重要的是,如果他进来的话,那么安德鲁也一定会进来,不过还真是奇迹,这两个人这三天竟然相安无事。  但,悠醒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想想就担心。  “安德鲁,他也在外面。”有些事,还是先告诉她比较好。  听到这个名字,悠下意识的颤抖,许久不曾有的恐惧让她全身都坠入冰窟般的寒冷,那曾有过得痛和绝望,让她每一根神经都在发颤。  过了好一会,她才平静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恐惧是她最不需要的东西。  她黑色的眸子闪出一抹坚定,“我要见他们。”  “咦?”这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既然来了,逃避是最差劲的行为。”她不想再浪费所剩不多的时间了,也不想带着恨意离开。  迟了六年,该了结了。  病房的门被打开,病房外的所有人都屏息看着走出病房的阿洛拉。  首当其冲的就是狄克和安德鲁,两人几乎同时从椅子上跳起,然后抓住她的手臂,一个是左,一个是右,力道之大,她差点会认为自己的手会断掉。  两人的表情都充满了忧心和疲乏,三天的时间,他们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这里,满脸的胡茬子,让他们看起来颓废得像路边的乞丐。  “她怎么样了?”  同样的问话,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每次她出来,他们说得都是这一句,没有剑拔弩张,没有恩怨敌仇,心心念念的只有所爱的人。  “她醒了。”挣脱不开他们的钳制,她忍着痛说道。  话落,欢呼声一片,她的手臂也被放开,避免了她可能再也没法拿手术刀的命运。  两人几乎忘乎所有一切地跨步想要奔进病房。  但,有一人迟疑了。  安德鲁怔怔的看着那扇开启的门,迈出的步伐收了回去。  这也让处于战斗戒备状态的卡尔和决松了一口气。  “她好吗,有没有……”他握紧拳头,克制自己想要见她一面,但却无法忘记她昏倒前的情景,她声声叫嚷着恶魔二字,还有她眼里的恐惧。  “托你的福,她想起了一切,不过没有发疯。”阿洛拉讽刺他。  他颤了一下,这后半句,让他的心落下了,“那就好,那就好。”  不再有任何留恋,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打开的门扉,他转身,打算离开。  “她要见你。”见他打算走,阿洛拉觉得挺诧异的,本来就想让他就这么走了也好,但悠心里的梦魇,需要面对他,才能消除得了。  她的话,让卡尔和决同时惊叫道,“阿洛拉!!”  安德鲁更是全身猛颤,他怀疑自己是听错了,或者是自己的在幻想。   她示意卡尔和决不要轻举妄动,然后说道,“不要怀疑自己听觉。”  他震惊莫名的看她。  “她的确要见你,因为她不想再有任何阴影存在,她要一次性了结这一切。”  阴影?了结?安德鲁苦涩的勾起嘴角,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五十幕 安德鲁与悠]  在阿洛拉把病房门打开的那一霎那,慕容悠意味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面对一切了,但当狄克从门外冲进来的时候,她却不知所措,不知道该用哪一种表情去面对他。  还来不及调整心态,她却已经被狄克紧紧拥在怀里。  “悠……”只是一个字,却包含了他最浓烈的爱恋。  他的怀抱是何其的让她感到温暖,他的声音又是何等的让她感到安心,被他牢牢锁在怀里,嗅闻着他的味道,心里的无措就这么一点点的消失了。  “你觉得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轻柔地捧起她的脸颊,狄克忧心忡忡地问,他害怕再看到六年前的她。  她摇头,“很好,别担心。”  他像是卸下了所有的忧虑,紧绷的身体全然放松,然后再次把她拥入怀,此刻他不想去问,她是不是想起了一切,只要她平安无事,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  窝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温暖,听着他的声音,这一刻,她很深切感觉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她曾经遭受过什么,在他的心里慕容悠永远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最完美的。  他那几乎将她融入他身体里的怀抱,就是这么表达的。  泪沾湿了她的睫羽,化作一份深深的感动与爱恋,打碎了她自卑的藩篱,她是慕容悠,永远都是狄克&8226;雷&8226;霍尔德最爱的女人。  这就是答案。  即便海枯石烂,也不会改变。  轻轻地推开他的怀抱,她抚上他满是胡茬的脸颊,看着他因疲惫而有着黑影的眼窝,“看你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她的口气像是在责备,眼泪却流露着心疼。  她哽咽了一声,红着双眼继续说道,“我不许你再这么折腾自己。”  他伸出手,紧贴着她的手,用脸颊厮磨着,“好,只要你说得什么都好。”他喜极而泣地承诺着。  她温柔得用手指扒弄着他有些凌乱的发丝,细心将它们整理整齐,然后看着他的眼睛,绽放出最绚丽的笑容。  “雷,我爱你。”即便我死了,也不会停止我对你的爱。  他红了双眼,“我也爱你,爱得如痴如狂。”  说完,他再次将她拥入怀,紧紧地毫无缝隙。  她尽情地享受着他的温暖,这是她这一生无悔的选择。  她贴着他的胸膛,静静地聆听着他的心跳,享受着此刻的甜蜜,眼角的余光却不小落到了门口。  那里站着一抹身影,僵直在那,散发着孤寂与悲凉,他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站在那,就这么回望着她。  银色发丝折射着阳光,但却看不到该有的光彩,依然是灰暗的。  他身上有着依然有着记忆里的魔魅,但那双灰色的眸子却没有记忆里冰冷,有的只是纠痛。  痛得鲜血淋漓。  她一震,噩梦般的回忆全然苏醒。  狄克察觉到怀里的她明显的震颤,下意识的看向门口,顿时全身的神经都进入的戒备状态。  他将悠挡在身后,蓝色的眸子涌动着杀气,“你进来干什么,滚出去!!”他想杀了门外的那一干人,他们竟然让安德鲁进来了。  而他也更担忧起悠的情况,忐忑看向她,“悠?”  但她没有预期中的尖叫,也没有抖瑟,她只是看着安德鲁,黑色的眸子看不出她此刻是害怕,还是其他什么。  这一点也是安德鲁同样担心的,他紧张的看着她,害怕看到眼里的恐惧。  回忆就像海浪涌上心头,痛苦的,惨烈的,恐惧的,绝望的,一幕幕地在她眼前回放,她下意识用冰冷的手指紧握住床单,她不想去想,因为心里的痛让她透不过气来。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