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21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21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21部分阅读
髁四缘绮觳椋⑾帜圆ㄆ轿龋颖ǜ嫔峡矗谏涤锖艹晒Γ闼闶奔洌撇畈欢嗷嵩谡飧鍪焙蜃匀恍牙矗簿腿么蠡锒飧鍪焙蛞黄鹑タ此  至于她醒来后,他们会编一个她出了车祸的理由,去搪塞她在黑色暗语催眠下而产生的近一年的空白。  狄克下巴抽搐了一下,紧绷的下颌,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阴沉,他抬眸,望着阿洛拉,海蓝色眸子里什么光彩都没有。  “她不人认识我,不是吗?”去了又如何,该怎么解释他的身份,是长官,还是其他什么的,他说不出这些话。  阿洛拉明白他心里此刻的心情,爱人就在眼前,却和他已是形同陌路了。  “也好,你在窗口站了一夜,去医务室休息一下吧。”   他垂下眼,脚跟一转,他在长廊的椅子上坐下,交握得双拳微微的颤抖着,有些发白的唇泄露了他的疲倦,但他仍是颤声说道,“不累。”  阿洛拉叹了一口气,走近他,“抱歉!”  这一句,她很早就想说了,如果她的医术能够再出色一些的话,或许就不会用黑色暗语,他也就不会如此痛苦了。  “不。”狄克抬起首,尽管眼里充满了痛苦,但他丝毫没有责怪她,“是你救了她。”他突然扯出一抹虚无的笑,微沉的笑声,让人心里发酸。  阿洛拉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轻拍了他一记背。  走廊上,约好时间的卡尔和娜娜,以及欧阳决站在一边,同样的无言以对,这个时候任何安慰只会让他更痛苦。  那扇门扉被打开,里面的护士小姐未察觉此刻凝重的气氛,一看到阿洛拉就叫道,“病人醒了。”  这一句,让所有人都从凝重的气氛中转醒了过来,狄克猛地站起身,刚想起步,却又停了下来,他看着那扇微微打开的门扉,迟疑了,他死死地握紧拳头,别过脸,不想让他们看到他此刻的表情,暗哑地说道,“你们先进去。”  知道他需要时间去面对这一切,他们也没说什么,打开门,走了进去,徒留狄克一人,站在病房外。  最后一个进去的卡尔,看着狄克隐忍着痛苦,有意没把门关上,开出一个小空当,好让他能看到她。  病房内,整洁雪白的床榻上,慕容悠从沉睡中醒来,张开双眼的那一霎那,她有些惊愣,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在那,眨巴着眼睛,她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以及周边洁白的一切,这里似乎是病房。  她怎么了?  她听到把手转动的声音,回首一看,看着进来的两男两女,她又愣了一下。  她的反应,让进房的卡尔、娜娜和决也吓了一跳,想着不会是连他们,她都不记得了吧。  幸好阿洛拉还比较镇静,“悠,你觉得怎么样?”  慕容悠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空荡荡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把某些回忆给删除了,她看了他们好一会儿,好半晌,她才认出他们是谁?  “阿洛拉……”她出声唤道,却艰难有些发不出声音,喉咙里像是被沙子堵住了,沙哑而无力。  “是,是我。”阿洛拉顿时喜极而泣的冲上去握住她冰冷的手,“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悠有些怔忡,挤压着嗓子又吐出一句,“我怎么了?”穿过她,看向卡尔和娜娜,他们几乎是热泪盈眶的瞅着她,至于决则是别过脸,不让她看到他的脸,但是他用来抹眼睛的手背上,她看到了一片湿漉。  她不自禁的颦蹙眉心,对他们的反应有些纳闷,脑中努力思索着,可是那些脑细胞像是罢工了,让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事情。   她只记得……  她下意识看着房内的四人,然后再看向门口,表情有些疑惑。  阿洛拉似乎察觉到她正在努力回想,忙不迭说道,“悠,你先躺下,别让自己太累了,你身体还很弱。”  “对,对,你看你,现在都瘦得跟排骨似的。”娜娜擦干眼泪,绕到另一边,替她将病床的上半部分摇高,好让她可以躺得舒服些。  看着她们两人你一言你一语的,她狐疑更甚,“我怎么了?”她想不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躺在病房里。  阿洛拉背着她向卡尔使了个眼色。  卡尔了解地点头,赶紧说道,“你出了车祸,你不记得了吗?”  “车祸!?”她瞪大了眼睛。  “对,就是因为车祸,你昏迷了快一年了。”决胡乱地抹了抹眼睛跟着说道。  “昏迷了一年,你说我吗?”她美眸几乎脱窗的问道。  四人点头。  “一年,我竟然昏迷了一年……”她喃喃自语道,脑子拼命的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就连零星的片断都没有。  “怎么,你想不起来了?”卡尔故作惊讶地问道。  她看着他,皱起眉,又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上帝!”娜娜惊叫。  “难不成你失忆了。”决也状似吃惊的问道。  悠听闻,眉头皱得更紧,垂着头,思索着这其中的可能性,如果不是失忆,她又怎么会想不起来呢。  四人对望了一眼,知道她已经开始相信了。  “你放心,这只是短暂性的失忆,你可能对当时车祸的现场存在着恐惧,所以下意识将一些事情忘记了。”阿洛拉替她整了整毛毯,“或许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脑子很空,像是什么都没有似的。”  她点头,“好像里面缺少了什么似的。”  “这就对了,没事,你好好休息一下,很快会好的。”  她是医生,悠当然相信她的话,但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她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出车祸后该有的样子,至少也要绑个绷带什么的吧,而且……她动了动四肢,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僵硬或迟缓的感觉。  “我怎么会出车祸的?”  “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你那天要出去买东西,后来下午的时候警察局打电话过来,我们才知道你出了事情,当时你已经昏迷了。”娜娜回答道。  “对,你身上只有一点擦伤,不过却昏迷不醒。”卡尔接口道。  “然后我们就送你到WFP医学中心,阿洛拉也没法弄醒你,我们还以为你会一直昏迷下去呢。”欧阳决挥舞着手,一副惊叹。  “只是这样?”他们说得话,她总觉有些奇怪。  阿洛拉检查了一下她架子上的点滴,然后说道,“是的,当时你就昏迷了,我想你一定是在车祸的时候看到什么能刺激到你的东西了,才致使你醒不过来,不过现在好了,醒过来就好了。”  悠看着她们四人一唱一合,心里依然毛毛地,但他们都是自己的生死之交,没理由骗她,或许真是自己昏迷太久了,所以才会如此,但是昏迷了近一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她似乎一点都没感觉到自己睡了那么久。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阿洛拉恐她胡思乱想,故意岔开她的思绪。  她摇头,“只是觉得有些气虚,说一会儿就有点喘。”  “正常,你睡了一年,只靠营养剂维持生命,身体弱是正常,等能吃固体食物的时候,你就会恢复的。”  “也对。”她苍白的露出一抹笑,眼睛不经意瞥见门口处,那半启门扉口露出一只黑色男式皮鞋,黑亮的反射着窗外的阳光,她刺了一下眼,往上看去,瞬间就对上一双眸子。  正偷偷瞧着她的狄克,下颌一绷,想要离开,可是却无法移动步子,他想多看她两眼,但……他的心剧烈的抽痛着,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由于近视,在加上阳光反射,她一时间看不清来人是谁,迷茫的出口问道,“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整,决也发现了,顿时神色一凛,张口就嚷道,”狄克,你也来了。”  他这一喊,房内的另三人也跟着神色骤变。  娜娜当下意识到事情不妙,怕悠的反应会伤到狄克,连忙说道,“悠,我来……介绍一下,那个……那个……”  “悠,他是……”决有些紧张,以至于说出得话也吞吞吐吐的,心里暗叫,惨了,惨了,这下怎么办。  只见悠对他俩的反应有点莫名其妙,刚想开口,又被卡尔打断了。  “悠,他是我们的队长,你记得吗?”  “对,他叫……”阿洛拉也急得兜兜转。  站在门外的狄克知道自己已经躲不开了,只好打开门,在看到她迷茫的眼神时,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脚步沉重地往前跨了一步,像是走上断头台的死囚。  此时,悠看着房内四人慌张的神情,以及狄克纠苦地五官,眉头几乎挤成了一条线,脑门顿时挂上了三条黑线。  他们在搞什么?  “悠……他是……”决跑到她跟前,一副打算替她介绍的模样。  她又看了一眼在门口磨蹭了半天,想走进来就会死一样的狄克,火气在这一刻轰的一声爆发开来。  她深吸一口气也顾不得气虚体弱,大吼道,“你们在搞什么鬼,耍我嘛,我是被车撞了,不是神经秀逗了。”  她火药味十足的吼声吓得四人一震,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发彪了。  由于吼得太大声,她下一刻脸色就更白了几分,咳喘了几下,然后怒瞪向门口也惊到的狄克。  “你该死的还杵在那干什么,你和他们串通好了是不是,我告诉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狄克全身都为之一震,纠苦的五官在听到她的话惊颤起来。  除了他,另外四人也惊得长大了嘴。  阿洛拉更是被口水呛了一下,“悠……你……”她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手指指向狄克,她问道,“你……认识他?”  “废话!!”她翻了一下白眼,用一种你是不是傻了表情回应道,“我当然认识他,你们怎么了,是我病糊涂了,还是你们傻了。”  “等一下,你真的认识他?”这下,阿洛拉像是被人灌了几十颗耗子药,整个人都处于惊吓状态。  “当然,阿洛拉,你别和他们一起闹,好不好。”要命,这群人说她失忆了,我看他们失忆的更严重才对。  “上帝!!”娜娜用手挤压着脸庞,狂呼道。  狄克站在门口,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他蓝色的眸子瞬间凝聚起一股水气,他有些不敢置信,也有些慌乱,站在那,动也不敢动,他怕这是一场梦。  好半晌,他唇齿发颤的问,“你认识我?”  悠发狠的看着他,“废话,狄克&8226;雷&8226;霍尔德,别让我动手打你。”  狄克颤抖的身躯一僵,瞬间,他冲了过来,紧紧抱紧她。  她感受到他的拥抱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箍得她生疼,“雷,你放手,弄疼我了。”  他像是没听到,力量越来越大。  悠突然感觉到颈间有烫热的液体淌下,仿佛窜流进她的心,让她停止了反抗,“雷……”她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但回答她的,只是耳畔他哭声似的喘息声。  下意识地,她安抚的拍抚着他宽阔的背。  那一下下的拍抚,却让她听到了他的哭声。  仿若一场倾盆的大雨。  这算不算是喜极而泣。  门被静悄悄的关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娜娜朝身后的阿洛拉问道。  这也是卡尔和决的疑问。  阿洛拉看着他们,“你们知道吗?世界上有一种爱是无论用何种方法都无法抹消的。”  “什么?”  她神秘一笑,看向那紧闭的门扉,口气多了份感叹,“那份爱比那份痛深太多太多了,又何来的等价交换。”  听闻,三人明白了,相视一笑。  是的,从一开始它们就不是等价的,那份爱超出太多太多了。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四十八幕 往事(三十一)]  芬兰 米涅罗瓦  还是那座黑色的城堡,在一片翠绿的树林中,犹如盘踞在天使之地撒旦之身,充彻着地狱的恐怖。  一声狂躁的怒吼,打破了旭日东升的宁静,在这日照极短的国度里,本是象征着光明的太阳,此刻却像极了专门迎接恶魔的号角。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