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9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9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9部分阅读
这让她感到疑惑,有种不明白的情绪开始在心里沉淀,淡淡地,但足以让她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对劲。  她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香,我们去海边散步,好吗?”  安德鲁的声音让她从思绪中回过神,“噢……好啊!”她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走出门外。  看着他又恢复了生气,她的心也松了一口气,或许是自己多虑了也说不定,她是他的妻子,她爱他。  她重复的告诉自己,但……这些似乎开始不起作用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他死了,他死了,永远也回不到你身边了。  他……他是谁?她想不起来,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她的心好痛,为什么如此的痛,仿佛心被人剜去了一块。  真的好痛,好痛……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四十三幕 往事(二十六)]  或许是长年在刀口舔血的日子养成的直觉,看着眼前这海天一色的美景,安德鲁竟然没有丝毫心旷神怡的感觉,直觉告诉他,眼前的风平浪静下似乎隐藏着什么,连吹来的风都显得有些紊乱。  那是一种危险的味道,已经浓到让他全身的毛细孔都为之张开,他对自己在岛周围布置得安全系统绝对有自信,他相信没有陌生人可以突入,但他也知道这是世界没有绝对安全的保卫系统。  “我们回去。”  “嘎?”慕容悠莫名地看着他,她感觉得出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就像面临危险时,猫会拱起背一样。  “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拉紧她的手,在四周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然后拉着她回到了庄园。  “安!”她只好一路小跑的跟着他。  一回到庄园,安德鲁就拉着她进入书房,“香,坐在沙发上,乖乖的别动。”他神色凝重地叮咛道。  “噢!”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事情,只觉得他身上散发着一种野兽在捕猎时才会有的气息。  安德鲁来到书桌旁,按了一下桌底的按钮,‘哔’地一声,本来在他身后挂着的那幅山水画,从两边分开,一个巨大的电子屏幕从墙壁里缓缓出现。接着,书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就像是个箱子,桌面裂处一道缝隙,从里面升起一台台仪器。  只见安德鲁在那些仪器上按了几下,墙上那巨大的屏幕出现了深浅不一的绿色地图,看起来似乎是岛屿与周边的海洋,还有一些红色的点状物体分布在岛屿的各个的角落,一根深绿色的直线从屏幕的左方向右边移动,顺时巨大的屏幕上有分别出现了几个小屏幕。  “BOSS!”几个小屏幕里出现了几张不同的脸孔,他们恭敬地同声说道。  安德鲁先查看着地图上的各个方位,然后问道,“有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没有,BOSS!一切正常。”  没有!?安德鲁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诧,不可能,他的直觉绝不会有错,“打开所有雷达,包括热能探测器。”他感觉得到某种危险的东西在逼近,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备战的暴戾气息。  “是!!”  “一旦发现什么,立刻向我报告。”  “是,BOSS!”话落,小屏幕逐个消失,又恢复到了原先的那张巨大的电子地图。  “安,这是什么?”站在他身后,她一直看着,这些东西就算她不知道也明白,这不会是普通人会有的。  安德鲁回过身,不动神色的按了一下桌面背部的按钮,下一秒,书桌和墙壁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防卫系统。”他轻描淡写的回答,然后走向她,牵起她的手,“你知道,这里是海岛,而且海域上也时常出现海盗,这是必要的防护措施。”  她当然知道,塞舌尔虽然是公认的世外桃园,但由于地处海洋,而且分布的岛屿又多,有一些还是自然状态下的无人岛,塞舌尔的政府为了财政收入而出售这些无人小岛以供一些有钱人作为私人岛屿而用来度假,这也就让这一带的海域成了一些非法海盗的摇篮,以往新闻里也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但刚才出现在这里仪器,显然是属于军用的,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更何况他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商人。  “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刚才下命令的神色让她深觉他绝不是个商人那么简单。  “香,别胡思乱想。”他握紧她的手,“我们是在海洋中的岛屿上,一旦发生危险,塞舌尔的海警是没办法及时赶过来的。”  “可是……”她有点慌乱,觉得他身上神神秘秘的。  “好了,别去想它了,我这是在保护你,明白吗?”他搂她入怀,“我不希望你遇到任何危险,懂吗?”  他的怀抱是温暖的,他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背脊,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静的靠在他怀里。  “你每天只要快快乐乐的做个小妻子就行,其他的都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嗯!”她在他怀里点头,她不该怀疑他,他是他的丈夫,她应该信任他。  “快十二点了。”安德鲁看向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糟了,我忘记做午饭了。”她从他怀里抬起头,看向钟,果然还差三分钟就到十二点了,“你一定饿了吧,我马上去做午饭。”  “好,我陪你。”  *  在离安德鲁和悠所在的岛屿三百海里处,一艘银灰色的军用船只停靠在海中的礁石处,海风飞扬下,旗杆上飘扬着一面金色白底的旗帜,上面图案相当特别,那是三个头的老鹰,展着巨大翅膀,下面则是雄壮的狮身,这便是加陵罗烈鹰旗的标徽——三头狮鹰旗。  甲板上,狄克正用红外线望远镜察看着前方那一片汪洋,而他身后站着的是一排黑色长袍装束的列队,他们似乎正等着他的命令。  “狄克,岛上有热能探测器,只要是人,都会被探测到,看起来要接近没那么容易。”说话的是从船长室走出来的欧阳决,“还有,除了这个,我还发现有卫星雷达,我们只要再靠近五十海里,一定会被发现。”  狄克放下望远镜,湛蓝的眸子深沉发黑。  “我们有几件KE…12装备?”所谓的KE…12装备,就是冷冻服,穿上后可以让人体的表面体温降至34摄氏度,这样就能轻易地躲过热能探测器了。  “皇子殿下,只有十五件。”猎鹰旗队长卡哈恭敬地答道,他的年纪大约四十多岁,五官就像是石雕的,所以说起话来也是面无表情,对加陵罗他是绝对的忠心,所以对身为皇长子的狄克,自然是恭敬有礼,只不过他有点疑惑,为什么皇帝陛下突然将猎鹰旗交给皇子殿下指挥,而自己却在WFP医院里不出来了。  但,他既然是加陵罗的皇家警卫队队长,皇子又有号令猎鹰旗的金色狮印,他自然是遵命行事。  “十五件……”决计算了一下,“加上我和你,还有娜娜,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带十二个猎鹰旗队员。”至于卡尔,他留在了WFP负责妥善处理加陵罗皇的事宜,不过只能带十二个猎鹰旗队员,他怀疑够吗,安德鲁的实力他可是领教过的。  “殿下放心,即便只有一个猎鹰旗队员,也一定会誓死保护殿下的。”像是听出了决的忧虑,卡哈急忙说道,褐色的眼睛也不免狠瞪了他一眼。  欧阳决搔了搔脑袋,“卡哈,我很清楚猎鹰旗的每个人都是精英,不过那个岛上的人可是恶魔,他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我绝没有轻视你们的意思。”不愧是队长,瞪人的眼神还真恐怖。  “如果欧阳先生怕死的话,可以不用去,有我卡哈在,即使是恶魔也休想伤殿下一根头发。”猎鹰旗素来都是骁勇善战的,每一个都是熬过了非人的地狱训练,无论是海陆空都是出类拔萃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卡哈不再理他,恭敬的作揖道,“殿下,请带我一起去。”尽管他不知道殿下为何要去那座小岛,但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  “狄克,你打算怎么办?”决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次救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且他们时间也有限,只有五天的时间,因为卡尔说过五天就是极限,否则他不能保证到时候没有人察觉现在在病床上躺着的事加陵罗皇,而不是狄克。  “卡哈,挑出你认为最出色的十二个队员。”狄克深思了片刻道,“另外,我们需要一架小型潜水艇,我们从海里过去。”  “是,我马上去集合队员。”卡哈领命道。  “至于决,我需要你想办法让潜水艇躲过雷达探测器。”  “没问题,这个可是我的专业。”他可是反追踪专家。  一切就绪,就只等正式行动了。  狄克站在甲板上,他的身体还是虚弱的,强劲的海风吹在他身上,让他几乎站不住脚,但是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倒下,他必须要撑下去,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她在等他,他一定要去救她。  海风中,他轻吻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本来是一对的,而另一枚就在那座小岛上。  “等着我,悠,等着我。”  *  猝然地,慕容悠心中一阵激荡,手中的盘子掉落在地上,‘哐当’一声碎裂开来 。  “香?”安德鲁听到声音,急忙冲进厨房。  “没事,只是手滑了。”她抚着心,她好像有听到有人在呼唤她,为了掩饰心里的慌乱,她蹲下身子,去捡碎片,一不小心,手指被锐利的碎片割出一刀口子,猩红的血缓缓渗出,她似乎感觉不到痛,看着血滴落在雪白的瓷砖上,某种影像在脑海里闪现。  猛然地,她无意识地拿起碎片,木然地看着它,她好像有件事情要做,想着,她拿起碎片,想要用它去割开手腕上的动脉,就沿着手腕上那条疤痕,就这么割下去……  “香,你干什么!?安德鲁心胆俱裂的看着她的举动,一把夺过她手中随便,将它扔得远远的。  她仿佛没有感觉,眼神是空洞地,一直一直看着那些碎片。  “香,你醒一醒。”他激烈的摇晃她,她这副模样似乎又恢复到了之前,他甩着头,不会的,还有五天,毒素应该还没全部消失才对。  “香!!”他大吼道。  慕容悠一震,空洞的眼神闪出了些许光泽,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我……我怎么了?”  “你醒了?”安德鲁捧起她的脸,仔细地查看着,“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摇头,看见他脸色惨白,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老天,你没事,你没事。”他将她拥入怀里,她吓坏他了。  “安,你别那么担心。”她看着他担忧的神色,她露出笑容。  “真的不要紧?”  “嗯。”她重重地点头,以免他再担心。  “要不要回房休息一下。”他提议,或许他该让米修尽快赶过来,她的情形很不妥。  “说了,没事了,你别瞎担心了,我只是想把碎片捡起来。”她作势伸手。  “别去碰他它!!”安德鲁捉住她的手,“娜安,过来打扫一下厨房。”他吩咐着,然后将她抱出厨房。  “是的,先生。”  安德鲁让她坐在沙发上,蹲下身子,看着她,“你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刚才可能是太累了,有些开小差了。”  他在她脸上搜寻着,即使没发现任何异状,他也仍是不放心,“还是回房去睡一下好不好。”  她摇头,“我想去花园。”现在的她哪可能睡得着。  “好,我陪你去。”  “嗯。”  来到花园,悠静静的坐在花丛中的藤椅上,看着这满园的瑰丽的花朵,她的心也豁然开朗了起来,她心情愉悦的走到栽有玫瑰的花圃,想摘几支,打算用来装饰餐桌。  瞧她开心的样子,安德鲁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想起她刚才的模样,他是一阵心惊肉跳,当下决定先打电话给米修,好让他连夜赶来,他招来娜安,让她去拿电话过来,没发现悠正沿着花圃里的小径走出玻璃房。  她来到一片芭蕉丛,正打算再摘几支养在室外的小昌兰,猛地芭蕉丛中伸出一支手将她拽了过去。  一种熟悉的温暖让她有片刻的迷茫以及沉沦。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