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8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8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8部分阅读
“没问题,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知道他已经开始妥协了,米修扯开嘴角,“包括成功以后,你将会获得自由,以及无限的研究资金。”  法米拉眼前一亮,他戳中他的需求了,虽然他研究出了这项技术,但医学界未必都会认同他,而他极为需要金钱来做更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那好,我答应帮你。”他终究敌不过对研究的痴迷。  “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米修想起了安德鲁的那番话。  法米拉疑惑的看着他。  “它必须是黑头发,黑眼睛,另外必须很像一个人。”  “这个没问题,只要有基因就可以,不过可能比较费时。”  “无所谓。”他踱步走到法米拉跟前,伸出手,“祝我们合作愉快。”  于是,在这个僻静的小房间里,一个小生命正开始茁壮的成长。  *  “安,可以吃早餐了!”  这一声短短的呼唤,足以让他回味一辈子。  “好。”安德鲁走到餐桌旁,他无心去看今天早餐吃得是什么,有的只有慕容悠系着印有蔷薇花的围兜,从厨房走出来时那甜甜的一笑。  那是只有妻子对这丈夫时才有的微笑。  “要全都吃光吗?”他看着桌面上摆放的食物,几乎堆满了整整一桌。  悠吐了吐舌头,今天她才知道自己会下厨,一时兴起就在厨房里大干了起来,尽管她的左手不太灵活,但那些锅碗瓢盆还是使得是得心应手,随手就能做出一道菜,本来她只是小试身手,但是他似乎很高兴,所以就做出了一大堆东西。  “我以为你会喜欢。”她脱下围兜,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好像的确是太丰盛了,有海鲜粥,也有新鲜的火腿三明治,还有蔬菜沙拉,还有玉米浓汤,对两个人而言,好像的确是太多了。  “怎么会?”他笑着搂着她的腰,在额头烙下一吻,“我想一辈子都吃你做的饭。”如果时间可以停止的话,他愿意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像刚才那样静静的坐在她身后,看着她像妻子一样在厨房里忙碌。  但,这样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见他不说话,她仰首看着他,“安,你怎么了?”她又看到了他眼里那熟悉的哀伤。  “没什么,吃饭吧。”他扬起嘴角,拉着她一同桌下,“让我看看,你今天又作了什么?这一大锅子的是什么?”他指着放在陶瓷大碗里的东西。  “海鲜粥啊,你没吃过吗?”她亲手盛了一碗递给他,突然想起他不是中国人,对粥的概念几乎是没有的,而她对他的喜好还处于空白期,“抱歉,我是凭着记忆去做,因为好像很熟悉,所以就做出来,你尝尝看。”  安德鲁尝了一口,新鲜的银鱼混着甜香湿糯的米粒在他齿间融为一体,有说不出的鲜甜,“很好吃。”他眼前一亮,加速了动作,不一会儿碗里的粥就已经底朝天了。  “是吗?”她开心的大叫,急忙又给他盛了一碗,“那多吃一点,喜欢的话,那我经常做好了。”  “经常嘛……”接过她递给过来的碗,他灰色的眼眸暗淡了些许,这个经常还有多久?不自觉地他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看着碗里的粥,他不舍得这么快吃完它,他想牢牢记的这个味道,那是只属于她的味道。  以往,他极少在乎三餐吃什么,但他很富有,每餐皆是上等的料理,而如今,他却发现那些都抵不上这一碗散发着鲜甜味的海鲜粥。  如果,她能永远像今天这样,他宁愿一辈子只吃粥。  “安,你看着粥干嘛。”见他一直看着碗里,却没有动口,她问道。  “我不想那么快吃完它。”因为它太珍贵了。  扑哧一声,她笑了出来,“傻瓜,还有很多啊。”  他不语,只是轻轻的扬起笑容,慢慢的品茗着,这些对于半个月以后的他来说,是太少,太少了。  “香!”  “嗯?”她又盛了一碗给他。  “我明天还想吃。”  “好啊!”他喜欢就好。  “后天也要。”  “嗯!”  他静默了一会儿,“以后的每一天都做给我吃,好吗?”  她诧异了一下,看着他象是舍不得吞下去似的,每一口都要在嘴里含上好一会儿,“好啊!”他是不是吃上瘾了。  “是一辈子哦。”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手里的匙子在颤抖,却没有看他。  “嗯,一辈子。”  他闭上眼,“谢谢。”  他会永远记得,她曾说过要一辈子为他煮海鲜粥。  足够了。  *  用完早餐,他们都会手牵着手,在沙滩上散步,扑面而来的是栀子花的香味,犹如日出前的凉风,从四面八方袭来,铺着浓密热带植被的山坡,以及由摇曳的棕榈树点缀的海岸线,碧波荡漾的清澈海水和触感细腻温柔的白色沙滩,这里的一切都仿佛只属于亚当和夏娃的地方,只属于恋人们的地方,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这远离尘嚣的宁静与悠闲。  “安,你不工作吗?”听着海浪的拍打声,悠轻轻的问道,他们在这里已经好些日子了,她都不曾听他提及过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只是说他们是来这里度假的,但身为妻子,尽管失去记忆,对丈夫的工作,还是要了解一些的吧。  “不高兴我这么陪着你。”他低下头,为她拂去粘在脸颊上的发丝。  她摇头,“最近一直有电话找你,我想你可能很忙吧。”电话里那些人口里的BOSS,想来应该是他吧。  “别管那些。”他皱眉,或许他该把卫星电话全都丢到海里去。  “我不要紧的,如果工作忙,你不常常陪我也没关系。”  “小傻瓜,没有比陪伴你更重要的事情了。”由于他最近的避世,黑道上暗潮涌动,以为他打算退隐了,私下吞了他不少货,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会将他们生吞活剥,现在,他不想浪费一分一秒在那些生意上,他的财富够多了。  “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没有蜜月旅行,你有想好去哪吗?”  “蜜月旅行?”对哦,他们结婚才刚半年,她就因为生病而一直在这里修养,哪都不能去,现在既然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是该想想去哪里度蜜月了,“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失去记忆的这段日子里,她的脑子经常处于空白,对于旅行倒是没有怎么想过,一下也想不起来要去哪。  “在这里也很好啊,那么美丽的地方,我都舍不得离开。”  “你真容易满足。”如果时间能再长一些,他想带着她踏遍整个世界,那么他就能收藏更多的回忆。  但,这终究是奢望。  “来日方长啊,等我想到的时候,再告诉你。”她的视线转移到那细白的沙滩上,猛然看到一个贝壳,“好票亮。”她欢快的跑上前,捡起它,又跑了回来,“安,你看,是紫色的贝壳,我听说紫色的贝壳很少见的。”  她手中那只贝壳大约巴掌大小,泛着深浅不一的紫色,煞是美丽,宛若一块巧夺天工的玛瑙。  “香,你知道这个贝壳为什么是紫色的吗?”他突然问道。  她摇头,“你知道?”  他拥着她,“传说,在古希腊,有一只紫色的小鸟,在某一天,她遇到了海王波塞顿,对他一见钟情,可惜他却早有了一个深爱的妻子,无论她如何努力,海王波塞顿都对她视若无睹,她很伤心,只想着每天都能看到它,但是长期在空中飞行,对她来说太劳累了,最后她想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他取过她手里的贝壳,“她变成了一个紫色的贝壳,她和海浪约定,只要海王波塞顿来的时候,就拍打岸边,那么她就可以从沙子里浮上来看到他。”  “好凄美!”她为这个故事感到动容。  “你知道她在变成贝壳之前对海王波塞顿说了什么吗?”他轻柔地抬起她的下颌。  “嗯?”他眼里有一种淡淡的哀伤,仿佛那故事中的小鸟就是他。  “你的心里可以永远藏着别人,可是你不能拒绝我的心里只有你。”  “安?”她有种感觉,这句话像是他说给她的听得。“香,答应我,当你发现不在爱我的时候,你要记住这句话,好吗?”  他在说着这句话的同时,眼中的哀伤浓得几乎像带着漩涡的海浪,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她的心。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说如此伤感的话?”  他用食指抵住她的唇,“嘘……别问,你只要记住就好。”  她点头。  他笑了,笑得极为开心,“我们把贝壳放回去吧。”他将手中的贝壳重新埋进沙子里,“这样,它才可以每天都看到海王波塞顿。”  “只是这么望着,它太可怜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何其无辜。  “或许,它在等待,终有一天,它的痴情会感动海王波塞顿也说不定。”一如他。  只是,他是否能等到那一天呢。  或许,他永远都等不到吧。  “好了,我们回去吧。”他牵起她的手。  她默默地和他并肩走在沙滩上,心情异常的复杂,她觉得越来越不懂他了。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四十二幕 往事(二十五)]  对相爱的人而言,思念是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一种情感,它或许是幸福的开始,但更可能是痛苦的催化剂,因为它必须等待,必须去压抑,等待着与爱人相见的那一时刻,也压抑着灼热得近乎将整个身体燃灰烬的情愫。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