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7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7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7部分阅读
“有这个可能,还记得我们从塔里救狄克时,他说得话吗,他说你们根本不知道悠遭受了什么,他语气简直恨不得可以将安德鲁碎尸万段。”  “但之后,我们无论怎么问,狄克都不说,而且每每提到,他那张脸就恐怖像阿修罗。”娜娜想着当时的情景,就不自觉地心悸。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该不该让狄克知道。”欧阳决烦躁的扒着头,这才是最重要的。  “绝对不可以,你知道的,他的身体只恢复了七八成,根本不可以有激烈的运动。”作为医生,阿洛拉必须提出自己的建议。  “他早晚都要知道的,如果我们瞒着他,我怕将来朋友都没得做。”卡尔唏嘘道,这次任务,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失败,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难道你想让他去送死。”欧阳决猛地站起身,“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就算要说,也得等他恢复了才行。”  阿洛拉赶紧附和道,“我也不同意。”  卡尔的眼神暗了暗,他也知道不能说,但……“你们应该知道他的个性,从他开始做复健开始,我们是有目共睹的,普通人要做一年的时间,他半年就完成九成了,他那么拼命的做复健,为的什么,他为的就是去救悠,而且他也不只一次拜托我们去查探悠的情况,我们也是推了又推,在这样下去他会起疑的。更甚者,说不定我们推搪导致他胡思乱想也说不定。”  欧阳决和阿洛拉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他的顾虑是对的,但是要是让狄克知道,难保他不会发疯。  “那……怎么办?”娜娜小心翼翼的问。  卡尔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某种决定,然后站起身,“我去说!”说完,他就跨步走出办公室。  余下的三人,思前想后,还是绝对跟着一起去,因为如果狄克真的发狂了,那么卡尔一个人绝对是对付不了的。  *  WFP医学研究中心  罗马斯隔着复健室的玻璃窗,看着里面那个正努力轻举哑铃的男人,心里不自觉地发酸,和他认识有十二了年了吧,从来没看到过他这么孱弱过,就像是身体里的元气全被抽干了,胸膛上那根根肋骨清晰可见,还有一道丑陋的疤痕像条蜈蚣一样将他的胸与腹硬生生的分开,脸色也还是灰白色的,眼窝下还有深深的凹陷,哪还有往日那种雄昂的气势,此刻的他就是个病人,病得连两公斤重的哑铃举几下都要喘息个不断。  罗马斯摇了摇头,示意正指导狄克做复健的医生过来。  年轻的摩纳将病人的复健表交于一旁的护士,走了过来。  “队长,有事?”  “他恢复得如何了?”  摩纳看了一眼狄克回答道,“他简直不是人。”  罗马斯挑起眉,“怎么,他又不听话了?”  “不是,是太听话了,而且有点听话过头了,我让他每天举三十下哑铃,但他……”他再次看了一眼狄克,摇头无奈道,“他竟然自己每天举三百下不止。”  罗马斯也心有所料,倒是没怎么吃惊,“好好看着他,他的身体还很弱。”  “不过也算奇迹,你别看他有时候气喘吁吁的,他的复健情况比预想的理想很多,可能是平常就经常锻炼的缘故。”  “那是,他可是我们WFP出了名的搏击冠军,想当初我差点被他打断鼻梁骨。”说起这个,他还真牙痒痒,不过是在年终舞会上邀请悠跳只舞而已。  “为什么?”摩纳好奇道,他是个新人,来WFP不过一年的光景,很多人,他还都不认识,而罗马斯是他的上司,对他向来器重。  罗马斯轻咳了一声,涩然道,“这个你不要问,反正你给我好好照顾他,一有情况就告诉我。”  正说着,眼尖的就看到了卡尔一行人脸色异常沉重的从电梯门走了出来,心里没来的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赶忙上前去。  “怎么了?”  卡尔只是绷着脸,没有说话。  倒是阿洛拉开口问道,“狄克今天情况如何?”  “能吃能睡,就是脾气还是固执得跟粪坑里的石头一样。”他指得是那种拼命做复健的疯狂举动。  罗马斯看他们个个脸色沉重,想起先前有告诉过他,查到悠的消息了,莫非……  “是不是悠出事了?”他问得时候脸上也不自觉地感染他们沉重的气氛,千万不要,以狄克现在的情况,如果悠有个好歹,那家伙肯定会发狂的。  “罗马斯,能不能让我和狄克单独谈话。”卡尔拍了一下他的肩。  “好,我安排一下,稍等一会儿。”他心知卡尔如此要求必然有什么顾忌,也欣然同意,吩咐身旁的摩纳去把复健室里的其他病患请到另一间复健室去。  等人全走了,他才又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卡尔没理他,径自走到复健室,顺便还把门给关上了。  罗马斯只好跟留下的三人隔着玻璃窗往里面窥视,他扫了几眼身旁的欧阳决和娜娜,两人似乎都很紧张,一瞬不瞬的看着里面的动静,仿佛时刻准备好冲进去似的,他也不免紧张起来,朝着室内探了探,只不过门被关上了,里面的人说什么谁都听不到。  正这么想着,突然狄克手中的哑铃飞了过来,砸在玻璃窗上,玻璃应声而碎,幸好四人身手敏捷,要不他们就得到外科去报到了。  “狄克,冷静点!”  玻璃碎了,卡尔的劝慰声清晰从里面传来。  只见狄克原本灰青的脸色变得黑气沉沉,那魔魅的神色让病弱的他看起来就像刚从乱葬岗爬出来的食人兽。  原本以为他会直接冲出门,或者发出震天的怒吼声,但奇异的是那双暗涌滚动的蓝眸,在一瞬间平复了下来。  “她好吗?”他抬首看着卡尔颤声问道,由于病未痊愈的关系,他嗓音有些沙哑,“我想知道她好吗?”  “很好……”卡尔说了谎,因为他知道如果说不知道,他的反应可能就不是这样,眼下只能先劝慰住他才行。  “是吗?”他蓝眸在瞬间亮了起来,眼中涌起些许欣慰,“那就好,那就好。”  他闭上眼睛,身体些微的颤了一下,等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继续举起地上的另一只哑铃,显然是在完成今天该做完的复健。  “狄克,你……”卡尔疑惑了,他现在这样似乎不太对劲,他该和刚才一样,发怒发狂才对,现在怎么平静下来了。  同是在外的罗马斯等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糟了,这家伙不会病糊涂了吧。  “狄克,你不会独自一个人去找安德鲁,对吗?”卡尔忧心的问道,前车之鉴,他不得不防。  “不会。”他答得肯定。  “你确定不会?”卡尔无法就这么相信他。  他停下动作,“不会,我很清楚,现在的我要对付安德鲁是以卵击石。”  这是他此刻不得不承认的事情,乍然听到这个消息,他的确愤怒,但是他却更感到欣慰,那就代表她还好好活着,没有因为当时他摔下悬崖生死不明而伤害自己,这比任何东西都来得让他高兴,而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健康,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哑铃,只不过两公斤,他却觉得沉如磐石,他的急,他的怨,就像沸腾的水倒在了胸口上,痛得心焦,但他不可以冲动,在没有十分的把握前,他不可以贸然行动。  他的悠不会心甘情愿嫁给安德鲁的,她一定有她的理由,她一定在等着他。  无论她是谁的妻子,他都会将她抢回来。  因为,她属于他,他只会是他的妻子。  时间不多了,与其生气,愤怒,不如全身心投入到恢复健康当中去,他不能够再浪费时间了。  想到此,他继续重复枯燥乏味的上下举动哑铃。  他不再说话,神色也看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这让卡尔稍稍放了心。  “你放心,我们已经让别的小队帮忙了,如果还有悠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他默然的点头。  “那我们先走了。”说完,卡尔特意看了一下他的表情,发现他仍旧专注于举哑铃的动作,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就这样?”欧阳决不敢置信的问道。  卡尔朝里看了看,了然道,“他现在比谁都苦,让他一个人静静吧。”平静的外表下,他知道狄克是在忍。  众人都下意识的看着他,只觉得狄克背影苦涩的让人揪心,想他是不需要人安慰的那种人,他们只好悄悄地退场。  现在忍耐,为的就是夺回所爱。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三十九幕 往事(二十三)]  在米修的提议下,安德鲁带着伤势痊愈的慕容悠到赛舌尔德首都维多利亚散散心。  搭乘三个小时的私家游轮,他们来到这座坐落在马埃岛东北角的港口城市——维多利亚,它是世界上最小的首都城市,只有一座红绿灯,不必半小时就能将整个城市走完,感觉就像电脑游戏‘simcity’里的模拟城市,相当‘玩具’。  中午他们在一间Pirates’Arms的西餐厅用完餐后,便去了国家植物园,园内集中了塞舌尔群岛上的各种珍奇植物,包括八十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植物,包括高大的阔叶硬木、两种兜树、白色的凤尾状兰花、奇特的瓶子草、极为稀罕的海蜇草以及塞舌尔国宝海椰子树等。  由于这个时节属于塞舌尔岛的观光季节,所有来往的人群里除了当地的黑人之外,也多了一些白种人或是黄种人,但不管是哪个国家来的,来到这座植物园,绝大部分都是冲着被称作‘树中之象’的椰子树海椰子而去的,这可是赛舌尔的国宝,是一种富有神秘色彩的树种,分雌雄异株,一高一低相对而立,合抱或并排生长,如果两株中一株被砍,另一株便会“殉情”而死,故而当地居民称它们为“爱情之树”。海椰子的果实也有雌雄之分,雄的长1米多,粗约20厘米,状似男性生殖器;雌的呈椭圆状,直径约20厘米,状似女性生殖器,相当的惟妙惟肖。  这种椰子的果实,果汁稠浓,味道香醇清凉,既是上等饮料,又可作药用,有补肾壮阳之奇效,完全成熟后的椰肉清脆香甜,也是非常好吃,但是如果你想把这个果实带回家,那么就必须得到政府的允许,谁叫它是塞舌尔的国宝呢。  当安德鲁和悠来到海椰子的观赏区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这个时候大多旅游者都会在海滩上洗日光浴,所以人不算多,加上他们不过十人左右。  即便是看到如此珍贵的植物,慕容悠的表情仍是木然的,只有安德鲁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讲解员的话,她手腕上的伤口也还包裹着一层纱布,脸色可能是因为日照的关系,看起来红润了一些,等到讲解员讲解完后,旅客们纷纷照相留念,过不了多时,旅客们便一哄而散。  安德鲁看着眼前七八棵,时而相对,时而拥抱的巨大椰树,心情是复杂的,在这名为爱情之树面前,他的爱情更显得苦涩而揪心。  他蹲下身子,与坐在轮椅上的悠平视,明知道她根本听不见他说得话,他仍是喃喃自语道,“它们如同我一样,如果失去你,我便会枯萎,那么你呢,是否也因为失去我,而枯萎呢?”  说完,他摇头自答,“不,你不会,你的枯萎只会为了另一个男人,那个人永远都可能不是我。”  或许这就是他的爱情,心爱的女人就在自己身边,但却永远得不到她的爱,如果是这样,他宁愿化作这些椰树,它们虽没有感觉,但双方同生共死,永不离弃。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